• 年份:2007
  • 集数:26
  • 单集片长:50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打分:6.6
写影评 写短评 收藏
播放源:

夜奔剧情

故事发生在小城——洛城(虚拟名)。第一天到洛城刑警队报到的林冲接连遇到几次意外。先是手机在街上被飞车党抢走;然后发现将要工作的警队竟然蜗居在一座关帝庙内;接着就是在邝队的指派下,还有一个月就要退休的老刑警骆迦山成了自己的师父;尤其让他没想到的是:上班的第一天洛城就发生了了一起大案——洛城黑恶势力老大......[详细]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新婚的林冲从省厅到洛城县公安局报到,先是手机在街上被飞车党抢走;然后发现将要工作的警队蜗居在一座关帝庙内;接着是退休的老刑警骆迦山成了自己的师父;尤其让他没想到的是:上班的第一天洛城就发生了一起大案——华天集团董事长柳华南的女儿柳素素竟在她自己的婚礼上被人绑架了。
    柳家以为是四方集团方家的阴谋。小浦和骆迦山查到案情与铁嘴有关,赶到铁嘴藏身处,人已远逃,却发现了身背三件命案的变态连环杀手沈六的罪证。西山矿难,尤全在责难...[详情]

    新婚的林冲从省厅到洛城县公安局报到,先是手机在街上被飞车党抢走;然后发现将要工作的警队蜗居在一座关帝庙内;接着是退休的老刑警骆迦山成了自己的师父;尤其让他没想到的是:上班的第一天洛城就发生了一起大案——华天集团董事长柳华南的女儿柳素素竟在她自己的婚礼上被人绑架了。
    柳家以为是四方集团方家的阴谋。小浦和骆迦山查到案情与铁嘴有关,赶到铁嘴藏身处,人已远逃,却发现了身背三件命案的变态连环杀手沈六的罪证。西山矿难,尤全在责难逃,骆迦山带着林冲等人去夏天池的凤凰城搜查。[收回]

  • 第2集

    骆迦山带柴南下回去审查。林冲如同跟屁虫似的紧盯着骆迦山,令到骆迦山十分反感,邝队请林冲多理解老同志,声称他不熟悉基层才会理解不了骆迦山。柴南下死不开口,骆迦山为指认犯人,把钳子请到预审室,引起林冲的不满,师徒又闹矛盾,更意外的是:师徒再回到预审室,钳子已死。崔局大发脾气。法医鉴定钳子死于自杀。
    尤全还在医院躺着,骆迦山带着林冲赶到四方集团,方老大是钳子的叔伯哥哥,骆迦山请高森传话:钳子的事情有我骆迦山管。林冲问东问西...[详情]

    骆迦山带柴南下回去审查。林冲如同跟屁虫似的紧盯着骆迦山,令到骆迦山十分反感,邝队请林冲多理解老同志,声称他不熟悉基层才会理解不了骆迦山。柴南下死不开口,骆迦山为指认犯人,把钳子请到预审室,引起林冲的不满,师徒又闹矛盾,更意外的是:师徒再回到预审室,钳子已死。崔局大发脾气。法医鉴定钳子死于自杀。
    尤全还在医院躺着,骆迦山带着林冲赶到四方集团,方老大是钳子的叔伯哥哥,骆迦山请高森传话:钳子的事情有我骆迦山管。林冲问东问西,骆迦山要他多动脑子少动嘴。
    柳华南派人保释了柴南下。柳素素在沈六与铁嘴手下战战兢兢。柳华南得知女儿的下落,派魏伯前去营救。铁嘴毒瘾犯了,找青三买毒品,沈六在面包车内发现柳家保镖。[收回]

  • 第3集

    沈六开车逃过追捕。骆迦山到洗浴中心与柳华南密谈,林冲又与夏天池尴尬相遇。骆迦山办案时候的草莽英雄气,又使林冲不爽,但林冲也渐渐从骆迦山口中了解到洛城唯一的大富豪就是华叔的华天集团,而十字坡的四方集团因为金矿跑到洛城来跟华叔抢钱。骆迦山对四方集团的高森私自用刑,招致林冲的不满,质问他为何不去救柳素素。骆迦山照旧不理会林冲,我行我素。
    景凯旋来洛城采访金矿黑幕,顺便到刑警队探林冲,小两口一见面分外亲热,却被骆迦山打断好景...[详情]

    沈六开车逃过追捕。骆迦山到洗浴中心与柳华南密谈,林冲又与夏天池尴尬相遇。骆迦山办案时候的草莽英雄气,又使林冲不爽,但林冲也渐渐从骆迦山口中了解到洛城唯一的大富豪就是华叔的华天集团,而十字坡的四方集团因为金矿跑到洛城来跟华叔抢钱。骆迦山对四方集团的高森私自用刑,招致林冲的不满,质问他为何不去救柳素素。骆迦山照旧不理会林冲,我行我素。
    景凯旋来洛城采访金矿黑幕,顺便到刑警队探林冲,小两口一见面分外亲热,却被骆迦山打断好景。柳华南质问柴南下为何要尤全去炸金矿。柳华南通知老骆,绑架柳素素的铁嘴抓到了,让他到华天大厦的地下车库来,林冲发现柴南下正在私刑逼供铁嘴,要将柴南下带回警队,两人争执。[收回]

  • 第4集

    骆迦山责备林冲坏事,他答应华叔24小时内找到柳素素的。林冲一搅和,他便电话崔局要把林冲退回去。两人闹腾一番之后又开始讨论案情。魏伯与柳华南逼问铁嘴,三辆车悄然开出车库,骆迦山与林冲尾随其后,到了一桥洞。四郎扛枪出现,柴南下被胁迫,骆迦山、林冲分头隐蔽,铁嘴揣开柴南下,打算逃跑,四郎跑在铁嘴身后,忽然射击铁嘴。骆迦山刚想抓住四郎,四郎已经被车撞死。柴南下、魏伯已消失在现场。
    沈六找小叶按摩,想趁机杀了她,却被她的儿子馒...[详情]

    骆迦山责备林冲坏事,他答应华叔24小时内找到柳素素的。林冲一搅和,他便电话崔局要把林冲退回去。两人闹腾一番之后又开始讨论案情。魏伯与柳华南逼问铁嘴,三辆车悄然开出车库,骆迦山与林冲尾随其后,到了一桥洞。四郎扛枪出现,柴南下被胁迫,骆迦山、林冲分头隐蔽,铁嘴揣开柴南下,打算逃跑,四郎跑在铁嘴身后,忽然射击铁嘴。骆迦山刚想抓住四郎,四郎已经被车撞死。柴南下、魏伯已消失在现场。
    沈六找小叶按摩,想趁机杀了她,却被她的儿子馒头破坏。景凯旋打林冲的手机,竟在夏天池手上,两人自此认识。景凯旋险些被青三占便宜,幸亏林冲赶到。
    方老三也在买柳素素的人头,铁嘴跟方老三谈好条件后,给沈六一张银行卡和手机号,称自己回不来了就听老骆的,老骆是谁?只能靠这个电话号码。警察监听了方老三的电话,得知铁嘴要和方老三见面,开会布置抓捕行动。[收回]

  • 第5集

    骆迦山在茶座查方老大与方老三,老三说是华叔自己绑架柳素素,想借警察的手搞垮四方。铁嘴在厕所里拎走方老三买柳素素的钱,方老三要买柳素素是因为柳素素看见他杀人,她一作证,他必死无疑。
    铁嘴走出茶座,被林冲注意到,赶紧叫骆迦山来支援。紧要关头,铁嘴死在柴南下的枪下。方老三打电话给沈六,他还是想买柳素素的人头。沈六出门,正遇见馒头被三个大孩子欺负,馒头因为母亲是妓女自己没有爸爸而被人嘲笑,沈六自称是馒头的爸爸,把小叶感动眼泪...[详情]

    骆迦山在茶座查方老大与方老三,老三说是华叔自己绑架柳素素,想借警察的手搞垮四方。铁嘴在厕所里拎走方老三买柳素素的钱,方老三要买柳素素是因为柳素素看见他杀人,她一作证,他必死无疑。
    铁嘴走出茶座,被林冲注意到,赶紧叫骆迦山来支援。紧要关头,铁嘴死在柴南下的枪下。方老三打电话给沈六,他还是想买柳素素的人头。沈六出门,正遇见馒头被三个大孩子欺负,馒头因为母亲是妓女自己没有爸爸而被人嘲笑,沈六自称是馒头的爸爸,把小叶感动眼泪涟涟,沈六受不住这感谢,正好叫小叶替自己去拿方老三的钱柜钥匙。沈六回来的时候,正遇上林冲在外拿着手台与骆迦山对话,骆迦山找到铁嘴的住处,见着柳素素,问了几句话,得到一些信息,却又被柳素素当成坏人“老骆”喷了眼睛,失去救她的机会,案情一时扑簌迷离,骆迦山听到柳素素提起张工。
    崔局对骆迦山的行为充满疑惑,间接建议他退休,骆迦山将局里早已准备好的退休手续签了,向崔局表示,只要自己还有一口气,就让柳华南的后半辈子在监狱过。[收回]

夜奔精彩对白

夜奔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夜奔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夜奔的短评

(12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全部12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