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6
  • 单集片长:40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法庭俏佳人剧情

赵舒扬(李锦梅饰演)是新进女律师,负责办理离婚官司。赵舒扬出生在一个破裂家庭,但是她一直都憧憬拥有幸福美满的婚姻。郑伟伦(曹国辉饰演)与赵舒扬从小就认识了。当年,赵舒扬的父母协议离异后,各自再婚,郑伟伦的父母郑志刚(陈澍城饰演)和李春玲(林丽云饰演)便收养了赵舒扬,让她得以在健全的家庭里成长。郑志刚与李春玲是一对令人欣......[详细]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女律师舒扬在法庭上进行官司,时有神秘男子高明不断的观察舒扬。官司完毕后,舒扬赶着要去参加朋友的注册仪式当证婚人,时朋友Kiki来电,要和舒扬谈离婚的事,叫舒扬提早来法庭…
    舒扬挂电后,跟保保笑说今天真是戏剧化的一天,参加一个朋友的婚礼,然后又帮另一个朋友打离婚官司。舒扬忽然发现没把礼服带来,不禁失措,正焦急着要赶回家去取礼服时,却见伟伦如救星把赶到,把舒扬的礼服送了过来,舒扬松了口气…
    众人在注册局外拍照,时有主...[详情]

    女律师舒扬在法庭上进行官司,时有神秘男子高明不断的观察舒扬。官司完毕后,舒扬赶着要去参加朋友的注册仪式当证婚人,时朋友Kiki来电,要和舒扬谈离婚的事,叫舒扬提早来法庭…
    舒扬挂电后,跟保保笑说今天真是戏剧化的一天,参加一个朋友的婚礼,然后又帮另一个朋友打离婚官司。舒扬忽然发现没把礼服带来,不禁失措,正焦急着要赶回家去取礼服时,却见伟伦如救星把赶到,把舒扬的礼服送了过来,舒扬松了口气…
    众人在注册局外拍照,时有主观镜注视伟伦对舒扬体贴,递水递纸巾等,原来神秘人高明又出现,在一角默默观察众人的举动,舒扬在和春玲谈话又接到Kiki的来电,舒扬只好提早离开。
    官司正式开始,舒扬和高明分别对Kiki和John问话,舒扬这方已经有许多证据,如John送礼物给情妇Ice、John和Ice在酒店独处等事,证明 John和Ice有不寻常关系。高明逐一反驳证据不足,如一对男女入住酒店未必一定是发生性行为等,John也一直否认有外遇,解释和Ice完全只是上司和下属的关系…
    长风和高明一起上班,高明见到志刚和舒扬出现,忽然脸色动容,目光停在志刚身上…。志刚和长风微笑寒暄,同时长风把高明介绍给志刚认识,说是新请来的律师。高明和志刚握手问好,仿佛若无其事的模样…
    高明进入自己的办公室后,终于压抑不住激动的情绪,烦躁不安的坐在椅子上,突然拿起飞镖掷向墙壁来泄恨,仿佛和志刚有恩怨。
    第二次法庭审讯。高明一一驳斥Kiki所谓的证据,道出有些证明John有外遇的证据不成立。如,Kiki曾说John在某时某地和Ice幽会,但John当时却在公司工作,有同事当时间证人。Kiki声称有请私家侦探查过。侦探上庭作证,却说出是Kiki蛮不讲理的坚持John当时有外遇,他为了赚钱所以只好迎合Kiki…
    高明和John正在谈论案件,突然门外穿来叫声,二人正惊异间已见Kiki持刀闯了进来。John紧张,以为Kiki是来伤害他,高明忙劝Kiki,不料Kiki激动,大骂John没良心,举刀要死在John面前。
    舒扬赶到,被这场面吓着,正不知所措,情况危急之际,高明突地挥拳打向John。舒扬、Kiki等众人顿时一阵惊愕…[收回]

  • 第2集

    高明继续挥拳打不知所措的John。Kiki忽然冲前去阻止高明,责高明为何打人?
    高明眼明手快,忽然一手把Kiki手中的刀抢过…
    舒扬问高明为何知道Kiki会因为John被打而放弃自杀?高明笑笑说不知道,只是赌一赌,希望Kiki对John还有夫妻之情,事实证明Kiki还是很在意John。舒扬对高明的机智颇为欣赏…
    舒扬陪伴Kiki,午夜时分醒来,突然见身旁的Kiki不见踪影,不禁疑惑。舒扬忙去找Kiki,却见Ki...[详情]

    高明继续挥拳打不知所措的John。Kiki忽然冲前去阻止高明,责高明为何打人?
    高明眼明手快,忽然一手把Kiki手中的刀抢过…
    舒扬问高明为何知道Kiki会因为John被打而放弃自杀?高明笑笑说不知道,只是赌一赌,希望Kiki对John还有夫妻之情,事实证明Kiki还是很在意John。舒扬对高明的机智颇为欣赏…
    舒扬陪伴Kiki,午夜时分醒来,突然见身旁的Kiki不见踪影,不禁疑惑。舒扬忙去找Kiki,却见Kiki独自在厅内徘徊。舒扬心里怀疑Kiki精神有问题。
    志刚在打高尔夫球,巧见高明也在场,称赞高明球技不错,二人一见如故,志刚邀高明回家吃晚餐。高明眼见志刚、舒扬等一家人吃饭温馨的画面,忽然感到自己像是局外人,想起以前自己和母亲冷漠相处的情况…
    Kiki疑神疑鬼,突然拉住舒扬叫她细听,问是否身后有脚步声?舒扬回头看,却毫无任何人的踪影。Kiki害怕,突然拉住舒扬一起逃跑。
    舒扬说出Kiki被Ice骚扰,叫John最好阻止Ice继续这样做,否则后果自负。
    John听了觉惊疑,问详情,舒扬说出Ice这几天不停在纠缠Kiki的情况。
    舒扬回家,突然接到Kiki来电,说被Ice袭击,舒扬紧张,要马上去见Kiki。伟伦坚持要陪舒扬同去。舒扬和伟伦赶到,却见到Ice匆忙离开。舒扬惊愕,顾不得去追Ice,冲进Kiki家楼下…。舒扬和伟伦见Kiki家门也没关,快步冲进Kiki家内…只见Kiki手臂被烫伤,Kiki惊恐说出是 Ice所为!情绪显得激动…
    保保紧张的回到律师馆,大叫说发现大秘密!众人围了过来,听保保的报告。保保说自从昨晚开始暗中当了Kiki的保镖后,发现Kiki许多异常行为…
    咖啡座内,Kiki和对面的空气说话,自言自语的模样…。保保暗中观察Kiki,惊疑反应。Kiki时而拿出手机送简讯,保保走近查看,察觉Kiki有两台手机,居然在分别互送简讯给自己的两台手机…
    众人大是惊疑,开始怀疑Kiki可能有精神分裂,自己在扮演两个不同的角色。保保把摄像机开启给众人看,众人一看,不禁大惊…,见Kiki竟然手握叉子刺向大腿,明显在自残。众人一阵惊疑不定,舒扬担忧:为什么会这样?[收回]

  • 第3集

    众人见Kiki自残情况,一阵惊疑不定,舒扬担忧:为什么会这样?众人谈起Kiki之前提的证据,极有可能都是假的,甚至那晚Kiki说被Ice袭击的事都很可疑。舒扬和Kiki逛街散心,时偶遇一名朋友Joyce。三人轻松交谈,后Kiki离开。舒扬问Joyce的看法,Joyce说现在无法完全确定 Kiki的问题,但从Kiki的肢体语言看出她精神处在紧张的状态,应该进行心理咨询,这才知道Joyce是心理医生…
    高明和舒扬谈起案...[详情]

    众人见Kiki自残情况,一阵惊疑不定,舒扬担忧:为什么会这样?众人谈起Kiki之前提的证据,极有可能都是假的,甚至那晚Kiki说被Ice袭击的事都很可疑。舒扬和Kiki逛街散心,时偶遇一名朋友Joyce。三人轻松交谈,后Kiki离开。舒扬问Joyce的看法,Joyce说现在无法完全确定 Kiki的问题,但从Kiki的肢体语言看出她精神处在紧张的状态,应该进行心理咨询,这才知道Joyce是心理医生…
    高明和舒扬谈起案件,都认为Kiki很有问题。高明推测Kiki可能有妄想症,不断幻想John有外遇,又认为Ice每次来伤害她。
    舒扬带Kiki来到诊室,Kiki问舒扬是否要来约Joyce,舒扬只好说是…。进入诊室后,舒扬才正式介绍说Joyce是心理医生,希望可以帮助Kiki。Kiki一阵无措反应,舒扬安抚Kiki后离开…
    诊室外,舒扬等了一会,突然听到诊室内传出Kiki的怒叫声,砰地Kiki闯出诊室外,大骂道:我没有病!你们才有病!Kiki快步奔走。舒扬从心理咨询中心奔出,却已不见Kiki的踪影。街道上,舒扬焦虑的到处寻找Kiki。
    John气忿,骂舒扬多事。舒扬道歉,说让Kiki失踪的确是她的错,但Kiki的情况已经严重,应该让她寻求心理治疗。高明问John为何瞒住众人,John说出了前因后果…
    原来在3年前,John无意中害Kiki流产,失去了胎儿,之后Kiki从悲恸恢复过来,原以为无事,不料Kiki已经开始有轻微的忧郁症,老是幻想John有外遇。
    舒扬和高明遍寻不获Kiki的踪影,高明送舒扬回家。舒扬正要开门时,突然Kiki出现,把舒扬吓了一大跳。高明以为Kiki要对舒扬不利,紧护着舒扬。Kiki却突然放声大哭,说不知道该怎么办…。
    舒扬说出John早知道Kiki的情况,但却为了保护Kiki而默默忍受,说出John是真心爱Kiki。Kiki感动,时高明把John带来。两夫妻激动,相拥,终于和好…
    Kiki和John和好后,接受心理治疗,情况好转。一天和舒扬一起回家,开了信来看,突然僵住,心惊胆战的问道:舒扬,你帮我看看,是不是我的妄想症又发作了?舒扬拿过Kiki手上的信封来看,赫然发现里面都是John和Ice一起通奸的相片…[收回]

  • 第4集

    小浩然跑到律师楼找舒扬,把扑满里的钱都倒出来,要舒扬替他的父母办离婚,因两人没有一天不吵架,既然在一起这么不开心,为什么不离婚呢?舒扬啼笑皆非,认出浩然就是伟伦同学孙家福的孩子。
    舒扬带浩然回家,向孙家福了解情况时,看到了孙家福和老婆何美仪婚姻出问题,两人为了要争夺浩然的抚养权而争吵不断。舒扬触景感怀起自己的身世,回忆起童年时,离婚的父母各自有了新欢,都不想把她带在身边成为累赘。最后舒扬被母亲带进了志刚的家里。小伟...[详情]

    小浩然跑到律师楼找舒扬,把扑满里的钱都倒出来,要舒扬替他的父母办离婚,因两人没有一天不吵架,既然在一起这么不开心,为什么不离婚呢?舒扬啼笑皆非,认出浩然就是伟伦同学孙家福的孩子。
    舒扬带浩然回家,向孙家福了解情况时,看到了孙家福和老婆何美仪婚姻出问题,两人为了要争夺浩然的抚养权而争吵不断。舒扬触景感怀起自己的身世,回忆起童年时,离婚的父母各自有了新欢,都不想把她带在身边成为累赘。最后舒扬被母亲带进了志刚的家里。小伟伦见小舒扬难过的样子,给了她一颗巧克力,说这是一颗幸运星,可以把不开心的事都变成很开心。
    舒扬从回忆拉回现实时,见到伟伦又给了她一颗巧克力幸运星。舒扬感谢伟伦从小对她的呵护。伟伦说从舒扬第一天踏进他的家时,他就觉得自己有责任守护着舒扬,不让她受到任何的伤害,还暗示他希望和舒扬永远成为一家人,永远的生活在一起。舒扬故意装不明白伟伦的意思,巧妙的把话题转开。
    孙家福决定与美仪离婚,并委托舒扬为其代表律师。而美仪也找了高明当代表律师,准备与家福争夺浩然的抚养权。高明与舒扬为了家福和美仪的离婚官司而再次碰头,保保对高明充满敌意,觉得高明心机深,对舒扬不怀好意。春玲也紧张伟伦有了情敌,要伟伦快点行动,免得舒扬被高明所夺。伟伦初不以为意,但见到了高明与舒扬接触频繁,且志趣相投,心中也不禁开始紧张起来。
    美仪搬出孙家后,暂住在弟弟和弟妇家。因各方面的条件都不比家福好。故法官把浩然的看管权判给了家福,只在周末和星期天,美仪才有机会和浩然在一起。
    高明和舒扬对家福和美仪的离婚官司,持不同意见,两人有些小争执。舒扬为此闷闷不乐,惊觉高明已经在她的心中占据了一定的位置,否则自己不会如此耿耿于怀。与此同时,高明也终于向舒扬示爱,让舒扬有点措手不及。[收回]

  • 第5集

    高明向舒扬表白爱意,翌晨,还准备了早餐,约舒扬到天台一起享用。两人甜蜜的吃着早餐,感觉到两颗心已经紧紧的靠在一起。
    家福为了争取到浩然,想用金钱打动美仪放弃浩然的抚养权,美仪不肯答应,家福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不惜用卑劣的手段,打电话到补习中心揭发美仪伪造假文凭一事,致使美仪丢了工作。
    美仪向高明倾诉心声。当年曾是中国选美出身的她,对未来充满了憧憬,更想有机会走出国内,到外地看看。后来,她遇到了到中国经商的孙家福,两...[详情]

    高明向舒扬表白爱意,翌晨,还准备了早餐,约舒扬到天台一起享用。两人甜蜜的吃着早餐,感觉到两颗心已经紧紧的靠在一起。
    家福为了争取到浩然,想用金钱打动美仪放弃浩然的抚养权,美仪不肯答应,家福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不惜用卑劣的手段,打电话到补习中心揭发美仪伪造假文凭一事,致使美仪丢了工作。
    美仪向高明倾诉心声。当年曾是中国选美出身的她,对未来充满了憧憬,更想有机会走出国内,到外地看看。后来,她遇到了到中国经商的孙家福,两人一见钟情,就这样,她嫁来了本地,一心一意的想当个贤妻良母,不料因为文化背景的差异,她遭受到夫家的轻视,夫妻之间的感情也渐渐的转淡,甚至到了恶言相向,最终走上了离婚的道路。现在支撑她活下去的就只有浩然。高明答应尽力帮她打赢官司。
    美仪失去了补习中心的工作,又无其他一技之长,只好到咖啡店打打杂,赚取微薄的工资。舒扬见了,也有点同情,对家福使用的卑劣手段有点反感。家福理直气壮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浩然。
    高明应邀到志刚家吃饭,借此机会,有意无意的在众人面前展露他是舒扬男友的身份,更当众握着舒扬的手,态度亲密。伟伦看在眼里,失落不已,春玲更是气愤高明横刀夺爱,志刚反觉得高明和舒扬还蛮相配的,觉得年轻人的事顺其自然发展好了。
    舒扬觉得高明霸道,没经过她的同意就在志刚一家人面前以其男友自居,看得出伟伦很不开心。高明吃醋舒扬心中还有伟伦。舒扬说她和伟伦从小一起长大,伟伦处处呵护她,她不想伤伟伦的心。
    伟伦终向舒扬表白,从舒扬八岁到他家中,他总是牵着舒扬的手一起上学放学,而舒扬也总是处处依赖着他,他觉得自己有责任一辈子守护着舒扬,让她开心,让她幸福。但自从高明出现之后,他发现舒扬已经不再需要他了,他再也握不住舒扬的手了。舒扬望着伟伦一脸的失落和伤感,心中的歉意更深。
    浩然来找舒扬,额头有瘀伤。舒扬追问原因。浩然说见美仪工作辛苦,想煮面给美仪吃,被舅母阻止,还跌倒撞伤了头。美仪心烦浩然给她添麻烦,一气之下把浩然赶了出来。舒扬要打电话通知家福来接浩然回家。浩然不想让爸爸知道他在美仪那里撞伤头,趁舒扬打电话时跑了出去,舒扬急忙放下电话追出……[收回]

法庭俏佳人精彩对白

法庭俏佳人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法庭俏佳人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法庭俏佳人的短评

(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