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6
  • 单集片长:40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钻石情缘剧情

李善奇抵达新加坡之后就发生了一连串倒霉事,她被误当是流莺遭扣留。被释放后,她以为混进美雅主办的珠宝展销会,就可以见父亲一面,没想到却被误当成窃贼,还被张美雅当众羞辱。 张铭生在展销会上看到李善奇戴着她母亲的遗物,追问李善奇。李善奇告诉他真相,他却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李善奇气极,拔了一根头发让张铭生验DNA,就匆匆离开了。李......[详细]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李善奇是个土生土长的台湾辣妹,从小和母亲相依为命,后来母亲病逝,为了要养活自己,不惜卖弄色相,当起槟榔西施。善奇有个同居男友,是个小混混,为求上位,不惜把善奇拱手让给老大。善奇险些就遭老大强暴,为了逃出魔掌,把老大打伤了,因而被黑帮追杀,危急间,善奇想起了母亲的遗言,于是,带着母亲的遗物来新加坡寻找素未谋面的生父张铭生。
    善奇抵新后,马上就乘着德士前往父亲家。怎知,这已经是二十年前的地址,早年的住宅区已变成高耸入云...[详情]

    李善奇是个土生土长的台湾辣妹,从小和母亲相依为命,后来母亲病逝,为了要养活自己,不惜卖弄色相,当起槟榔西施。善奇有个同居男友,是个小混混,为求上位,不惜把善奇拱手让给老大。善奇险些就遭老大强暴,为了逃出魔掌,把老大打伤了,因而被黑帮追杀,危急间,善奇想起了母亲的遗言,于是,带着母亲的遗物来新加坡寻找素未谋面的生父张铭生。
    善奇抵新后,马上就乘着德士前往父亲家。怎知,这已经是二十年前的地址,早年的住宅区已变成高耸入云的大厦,就连电话号码也联络不上了!善奇没办法,暂时入住廉价酒店,茫然失措的善奇只好从电话簿下手,把所有叫着张铭生的联络号码和住址抄下,打算挨家逐户去寻找!
    张铭生已有自己的家室,是名珠宝商,有妻陈宇春和独女张美雅,美雅是个珠宝设计师,聪慧但心胸狭隘。美雅一直倾心于杨氏集团的继承人杨至耘,正当她忙碌张罗着个人的珠宝展时,收到至耘献来的花篮,令她心花怒放,后来得悉在香港打天下的至耘已回来新加坡,倍感开心。
    至耘阔别新加坡数年,十分怀念本地美食,在前往小贩中心途中,险些撞上善奇,这场不愉快的邂逅,埋下了两人日后的情缘。两人跟着又再次在小贩中心巧遇,这一次,至耘对善奇奋不顾身,行侠仗义的精神,留下深刻印象,并暗中拍下了善奇的照片。。。
    人生地不熟的善奇,糊里糊涂的摸上了红灯区寻找父亲,还被阿伯误当是流莺,被调戏一番,又倒霉的遇上小偷,小包包被扒走,护照和金钱都遗失了!令善奇大表气煞,这时,善奇遇上了冷气公司的落魄小老板萧飞,萧飞误把善奇当流莺,见警察在扫黄,好心叫她逃,却害得善奇被警察逮住,还在警局蹲了一晚。[收回]

  • 第2集

    翌日,警察盘问善奇,善奇道出自己来新寻父的动机,一再的澄清自己并非来卖淫,警察不信,善奇大闹警局,惊动了陈树堂警官,善奇道出来龙去脉,同时,还出示了寻找生父的证物,一张陈年照片,树堂看了照片一眼,暗感惊讶……警方经过查证后,证实善奇的旅客身份,无罪释放善奇。
    善奇带着所剩无几的钱,正苦恼的走在路上,不知何去何从时,善奇再次遇到了萧飞,马上追前去,臭骂萧飞一顿,还闪了他一拳!萧飞感到很冤枉,好心被雷劈,反怪善奇的穿着...[详情]

    翌日,警察盘问善奇,善奇道出自己来新寻父的动机,一再的澄清自己并非来卖淫,警察不信,善奇大闹警局,惊动了陈树堂警官,善奇道出来龙去脉,同时,还出示了寻找生父的证物,一张陈年照片,树堂看了照片一眼,暗感惊讶……警方经过查证后,证实善奇的旅客身份,无罪释放善奇。
    善奇带着所剩无几的钱,正苦恼的走在路上,不知何去何从时,善奇再次遇到了萧飞,马上追前去,臭骂萧飞一顿,还闪了他一拳!萧飞感到很冤枉,好心被雷劈,反怪善奇的穿着打扮,难怪人家会把你误当是流莺。萧飞道歉后,善奇还不罢休,见他有车,灵机一动,强逼萧飞载她去找人。两人找了好几间,都徒劳无功,萧飞好奇的问善奇找谁,善奇不说!善奇后来知道萧飞没助手,自告奋勇要帮萧飞,条件是要萧飞载他去找人!
    善奇入住树堂介绍的酒店,用BEN给她的信用卡过帐,没想到竟然通行无阻,善奇再刷卡叫了豪华丰富套餐,一泄心头之恨,跟着还打电话回台湾,把BEN狠狠的臭骂一顿!
    杨家与张家一直是友好的世交关系,宇春特地安排了宴会替至耘洗尘。宇春一直想撮合美雅与至耘,进一步巩固两家人的交情,同时,也希望借助杨家的财力,进一步拓展张家的珠宝生意。至耘的父亲在数年前过世,这些年来都是她的继母玉涵在主持大局!玉涵早有退休念头,于是把公司的大权移交到至耘手中。至耘与玉涵母子感情深厚。玉涵劝至耘别为工作,忽略了终身大事,暗示美雅是个不错的人选,至耘却反劝玉涵寻找第二春。
    善奇终于找上了铭生家,正好铭生与美雅准备外出,善奇见铭生跟相片上的父亲酷似,便要求萧飞驱车紧跟,善奇后来借至耘过桥,混进了美雅的珠宝展,却被误当窃贼当场被美雅羞辱一顿![收回]

  • 第3集

    善奇不甘被美雅诬蔑,还以颜色。美雅得悉原来是至耘带善奇入场,心里更不是滋味!下令搜查善奇,却让铭生意外的发现了戴在善奇身上的信物-项链!铭生私下追问善奇,善奇终于表露这是父亲留给母亲的定情信物,铭生震惊。善奇看得出父亲的疑虑,拔了一根头发叫他去验DNA就气愤的离去!
    至耘,美雅,树堂这三位好友出海滑浪,美雅畅快的在海水滑浪时,却意外的坠入海里。树堂紧张,忙跳下水里去救美雅,树堂把美雅抱上岸后,美雅故意支开树堂,让至...[详情]

    善奇不甘被美雅诬蔑,还以颜色。美雅得悉原来是至耘带善奇入场,心里更不是滋味!下令搜查善奇,却让铭生意外的发现了戴在善奇身上的信物-项链!铭生私下追问善奇,善奇终于表露这是父亲留给母亲的定情信物,铭生震惊。善奇看得出父亲的疑虑,拔了一根头发叫他去验DNA就气愤的离去!
    至耘,美雅,树堂这三位好友出海滑浪,美雅畅快的在海水滑浪时,却意外的坠入海里。树堂紧张,忙跳下水里去救美雅,树堂把美雅抱上岸后,美雅故意支开树堂,让至耘送她回家,美雅乘机挨近至耘。。。
    善奇在期待着父亲跟她相认,奈何,一天天过去了,都没消息, 善奇担心已没钱缴酒店钱了!萧飞好心提议善奇来他家暂住,善奇犹豫了一下,接受萧飞的提议。
    善奇与萧飞去商场购物时,见到爱喜在大力推销保健品,同时还跟女儿婷婷合演一场戏,顾客纷纷掏钱购买,萧飞看在眼里,很不满爱喜利用这个方式欺骗顾客,两人吵了起来,善奇看在眼里,认定爱喜跟萧飞关系匪浅。
    善奇便回酒店准备退房时,信用卡出现状况,善奇要求赊帐,酒店职员以为她诈骗,不允许,善奇生气的跟职员起争执。时至耘正好在酒店巡视业务,了解情况后,替善奇解围,善奇很感激,表示日后一定会还钱给至耘,美雅与铭生正好来到,两人看到至耘跟善奇言谈甚欢,各有惊愕反应。见善奇充满着期待的目光看着铭生…[收回]

  • 第4集

    善奇见铭生对她视若无睹,失望的离开,那边铭生忍不住向至耘打听善奇背景,至耘把所知道的告诉铭生。铭生终于去领取验血报告,证实跟善奇有血缘关系,铭生一时间不知所错。
    萧飞把善奇带回家,却没知会父亲一声,萧老一如往常回到家里,上厕所小解时,没掩上门,善奇闻声进去张望,惊见在小解的萧老,两人惊叫!萧老因此仓促拉拉链时“夹到”,痛叫!后来爱喜来到,见善奇与萧老关系似乎很暧昧,还取笑萧老,萧老忙澄清是萧飞的朋友,善奇又误以为爱...[详情]

    善奇见铭生对她视若无睹,失望的离开,那边铭生忍不住向至耘打听善奇背景,至耘把所知道的告诉铭生。铭生终于去领取验血报告,证实跟善奇有血缘关系,铭生一时间不知所错。
    萧飞把善奇带回家,却没知会父亲一声,萧老一如往常回到家里,上厕所小解时,没掩上门,善奇闻声进去张望,惊见在小解的萧老,两人惊叫!萧老因此仓促拉拉链时“夹到”,痛叫!后来爱喜来到,见善奇与萧老关系似乎很暧昧,还取笑萧老,萧老忙澄清是萧飞的朋友,善奇又误以为爱喜是萧飞的“女人”,担心爱喜误会,忙解释跟萧飞的关系,后来,善奇才从萧老的口中得悉爱喜是他们的邻居。
    萧老发现萧飞的店欠下数个月的水火费,才知道萧飞的生意已经陷入困境,善奇不小心听到,给萧飞提了不少点子,萧飞心情不好,根本没放在心上。善奇半夜睡不着,突然灵机一动,决定替萧飞搞促销大赠送。见善奇穿着性感,来到大街上大派传单,萧飞看到传单后,忙把善奇给找回来,不但不感激,还把她臭骂一顿,善奇还夸海口说会找父亲要钱买赠品,萧飞气在头上,说铭生根本不想跟他相认,不然早就来找善奇,说中善奇的隐忧!善奇后来还跑去店里,要找铭生,却不得要领!萧飞见善奇迟迟未归,出去找她时,发现善奇呆呆的坐在公园里,很失落。
    铭生为了给美雅与至耘制造机会,让机会给他们独处,谈论合作事宜。美雅捉紧机会,对至耘显得百般关心,怎知,至耘对她还是保持着一段距离,令美雅若有所失。树堂约至耘出来喝酒,树堂暗示自己已有心仪的对象,并探听美雅与至耘的关系。至耘进而提起最近遇到一个台湾女孩,跟他的前女友长得几分相似。
    铭生找了私家侦探调查善奇的背景,一阵犹豫后,决定来找善奇。[收回]

  • 第5集

    铭生带善奇去高级餐厅用餐,善奇很开心,以为铭生决定跟她相认。铭生问起善奇的童年往事,善奇诉说着过去和母亲相依为命的日子,母亲为了父亲终身不嫁,一直等待父亲来台湾找她!铭生听了后,心里万分感慨,但还是狠下心肠,否认跟善奇有血缘关系,开了张支票给善奇,善奇很失望,认定铭生是准备用钱打发她,拒绝收下。
    善奇约萧飞出来喝酒,心情很低落,萧飞已从爱喜口中得悉铭生来找过善奇,善奇道出铭生不肯认她,心里虽难过,却故作坚强,表示反...[详情]

    铭生带善奇去高级餐厅用餐,善奇很开心,以为铭生决定跟她相认。铭生问起善奇的童年往事,善奇诉说着过去和母亲相依为命的日子,母亲为了父亲终身不嫁,一直等待父亲来台湾找她!铭生听了后,心里万分感慨,但还是狠下心肠,否认跟善奇有血缘关系,开了张支票给善奇,善奇很失望,认定铭生是准备用钱打发她,拒绝收下。
    善奇约萧飞出来喝酒,心情很低落,萧飞已从爱喜口中得悉铭生来找过善奇,善奇道出铭生不肯认她,心里虽难过,却故作坚强,表示反正这些年来,没有父亲还不是活得很好!
    美雅请树堂吃饭,一直打听至耘的事情,树堂很不是滋味,问美雅是不是对至耘有意思,美雅大方承认,并希望树堂能助他一臂之力。树堂大表失望!美雅跟着向玉涵下手,借故亲近玉涵,博取他的好感,玉涵也看得出美雅对至耘有意,穿针引线买了音乐门票,要至耘请美雅去观赏音乐会。两人共渡了开心的一晚,美雅临下车前,还亲了至耘的脸颊,至耘感错愕。
    善奇重遇至耘表示即将回台湾,不想欠至耘人情,坚持要还钱,至耘只好叫善奇来公司以工作还债。善奇隔天就到公司报到,至耘一直忙碌工作,而冷落了善奇,令善奇倍感无聊。终于挨到了午餐时间,至耘带善奇去用餐,善奇心急的追问什么时候开始工作,至耘表示工作已经开始,善奇好奇,至耘道出她的任务是陪他轻松一天,看看新加坡…
    两人来到圣陶沙尽兴的游玩,交情更进一步,至耘还买了一个小礼物送给善奇,善奇也随手在沙滩上拾了一个贝壳送给至耘。
    爱喜介绍善奇去餐厅当侍应生,怎知,张铭生一家人以及至耘在那边用餐!善奇看着铭生,见他似乎有意避开他的眼神,善奇心里很难受,在捧酒进来时,还不小心打破冰酒!被宇春损了几句,铭生却只是沉默无言,倒是至耘挺身而出,替善奇解围。。。善奇越想越不甘心,决定去找铭生。[收回]

钻石情缘精彩对白

钻石情缘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钻石情缘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钻石情缘的短评

(13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全部13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