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6
  • 单集片长:43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逃亡香格里拉剧情

北京高科技公司的青年才俊盛一朝为人正直,也因此得罪了老板,被炒了“鱿鱼”。心情郁闷的他因为酒后开车误撞了人,一念之差下,开始了逃亡香格里拉的旅程。在逃亡的过程中,盛一朝不幸跌落猎人设下的陷阱,幸好被善良的宝石商人潘基业所救。盛一朝非常感激潘基业的救命之恩,并跟随他前往一个古镇,在那里潘基业神秘遇害,这让盛一朝......[详细]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盛一朝是个白领,正直善良,但运气不那么好。
    夜里,盛一朝在等待着最后一班地铁。他无意间翻阅着手上的一张报纸,看到了报纸上的一则通缉照片……巧合的是,上车时遇到了那个貌似通缉犯的人正从车上下来,于是跟踪而去。盛一朝尾随该人进了一家街头小餐厅……其实他的举止已经引起了那个人的警觉,于是盛一朝和通缉犯不得不短兵相接……好在遇到一个前来宵夜的警察,盛一朝得以化险为夷,逃犯落网……
    不过,盛一朝又遇到了倒霉的事,他被公司炒了鱿...[详情]

    盛一朝是个白领,正直善良,但运气不那么好。
    夜里,盛一朝在等待着最后一班地铁。他无意间翻阅着手上的一张报纸,看到了报纸上的一则通缉照片……巧合的是,上车时遇到了那个貌似通缉犯的人正从车上下来,于是跟踪而去。盛一朝尾随该人进了一家街头小餐厅……其实他的举止已经引起了那个人的警觉,于是盛一朝和通缉犯不得不短兵相接……好在遇到一个前来宵夜的警察,盛一朝得以化险为夷,逃犯落网……
    不过,盛一朝又遇到了倒霉的事,他被公司炒了鱿鱼……郁郁寡欢的盛一朝借酒浇愁,不幸酿成车祸……尽管他将生命垂危的伤者送往了医院,但肇事的后果还是让他忧心忡忡,尤其想到锒铛入狱的情景,更是内心充满了恐惧……一念之差,盛一朝带着内心一时无法消除的愧疚,蒙生了逃亡的念头。
    逃向何方呢?他望着父亲的遗像默默地询问。耳边回荡起父亲的声音……盛父早年在香格里拉搞过勘探,而且经历了一段美丽的爱情……多年来,父亲日记里记载的那些神秘而又美好的往事一直让盛一朝充满好奇和向往,香格里拉已经成为他探询的情结。也许盛一朝期待的正象父亲日记里说的那样一个地方……那里是洗净灵魂的地方,也是善良美好的归宿……
    漆黑的雨夜,他带着简单的行李和钱,特意揣起那承载着他最后希望和幻想的父亲的日记和一根笛子,开始了香格里拉的逃亡。
    可谓屋漏偏逢连阴雨,列车上盛一朝的行李被盗窃。由于心虚,他既不敢声张,也不敢报警,只得爬上一列货车继续南下逃亡。然而在货车上他又遇到了盗车贼……
    遁入森林后他迷了路,饥渴难耐中突然看到不远处一个水塘,便不顾一切地狂奔过去……他不幸落入了猎人狩猎的陷阱,被有毒的竹签扎中,昏死了过去。
    路过的宝石商潘基业,发现了盛一朝跌落的陷阱,便攀着藤条下到阱底,发现已被毒签刺中,命在旦夕,便实施了抢救,趴在盛一朝的伤口上往外吸毒血……
    潘基业用藤条捆住盛一朝,自己再攀上阱口,找到附近的一棵树,缠上藤条开始一下一下地往上拽盛一朝……潘基业显得非常吃力。渐渐地,潘基业的掌心开始淌出了鲜血……洞口,开始露出盛一朝昏迷耷拉着的脑袋……
    经过潘基业的民间方法治疗,盛一朝终于从死亡线上活了过来,两人成了生死之交的朋友。[收回]

  • 第2集

    盛一朝与潘基业路过一家农户,打算讨口水喝,遇到的是男主人那陌生而又警觉的眼神……盛一朝意外地发现旁边屋子窗口后面有一个女人神色诡秘地注视着他们,随后接到这女人扔出的一个纸团,上面歪歪斜斜地写着:明天有人要把我卖掉,救救我……
    充满正义感的潘基业决定出手相救,而盛一朝想到自己并不干净,生怕引火烧身,显得犹豫不决。潘基业义正词严地告戒他,要想救人于水火之中,又怕烧着自己,那就不如躲远点!
    夜晚,两个“蒙面人”骑着快马直奔...[详情]

    盛一朝与潘基业路过一家农户,打算讨口水喝,遇到的是男主人那陌生而又警觉的眼神……盛一朝意外地发现旁边屋子窗口后面有一个女人神色诡秘地注视着他们,随后接到这女人扔出的一个纸团,上面歪歪斜斜地写着:明天有人要把我卖掉,救救我……
    充满正义感的潘基业决定出手相救,而盛一朝想到自己并不干净,生怕引火烧身,显得犹豫不决。潘基业义正词严地告戒他,要想救人于水火之中,又怕烧着自己,那就不如躲远点!
    夜晚,两个“蒙面人”骑着快马直奔那户人家。茅屋内,一条铁练将那个女人和醉卧在床的男人锁在一起。当她看到“蒙面人”出现时,立即惊恐地大叫,被盛一朝捂住了嘴……
    为了避开不明真相的村民的追击,潘基业和盛一朝不得不连夜下山,到一个安全的地方。正是在这里,潘基业开始面临新的危机,而盛一朝却一无所知。
    他们带着被解救的女人来到小镇的一家旅馆,盛一朝注意到潘基业的神情有些异常,他留意着潘基业打电话时所拨的号码,同时也听到了交谈内容。之后,潘基业交代他先带着女人去报警……如果我今天晚上要是不回来的话,你就得马上离开这里!盛一朝对他的话迷惑不解,甚至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而这种预感在日后不幸得到了应验。
    茶楼中,商人胡满堂正和潘基业的义子何家川会晤。不难看出,这两个人是彼此知根知底的朋友。
    潘基业与胡满堂曾经是挚交,后者曾经因为一个女人得罪过潘基业,两人因此有了隔阂。由于贪财忘义的何家川吃里扒外,导致潘基业的“通达商行”濒临破产的时候,潘基业不得不用镇宅之宝的传世翡翠做了抵押。今天,潘基业要用六百万现金赎回这块被视同自己孩子一般的镇宅之宝。对这块翡翠,胡满堂虽然一直垂涎欲得,却碍于当初有约在先,必须返还,内心却很不甘愿。潘基业对他的欲望心知肚明,断然回绝,让他不要瞎打主意。“这么说吧,这块翡翠在谁手里也不如我自己看着。她可不是什么宝石,她是个美丽的孩子,在潘家呆了几辈子了,有灵性,也有感情,她离不开潘家!我还告诉你,这孩子可惹不得!我敢这么说,她只要一到外人手里,准招来杀身之祸!”胡满堂将信将疑,又不愿作罢。当听潘基业说最终会把翡翠捐给国家时,顿时变了脸,暗自狠狠地念叨:这孩子跑不了!
    胡满堂劝慰着情绪显然有些失落的何家川,他还有意无意地透露潘基业将从自己手上赎回曾经抵押的那块潘家翡翠,而且有可能最后要把它捐赠给政府时,激起了何家川深藏已久的占有欲。
    盛一朝硬着头皮陪那个被解救的女人去报案。尽管他是见义勇为的英雄,但是负案在逃的隐情使他到了公安局门口却犹豫不前了……可是,没有证人公安局又无法立案,那些人贩子就会逍遥法外。盛一朝在这种矛盾的情绪中,还是陪那个女人走进了公安局。
    接待他们的是老民警秦茂权,一位思路敏捷,明察秋毫的老刑警。盛一朝不敢正视他,甚至编造了谎言回避了自己的真实姓名和身份。盛一朝那看似自然的周旋,在秦茂权内心隐隐生成一种了某种疑惑。
    日头西沉时,盛一朝仍漫无目的的在小镇上闲逛。小镇的景致古朴而神秘。他注意到十六七的男孩胡钿从一幢雕梁画栋的老宅院里出来……还看到河对面慢坡上腰的平台上,有座孤零零的小楼,小楼上有一个美丽女人的影子……静谧的街上隐约中飘来一段悠扬而古典的音乐,曲调幽远深沉,盛一朝循声而去。
    在一条僻静的街巷口,一辆黑色轿车横在了潘基业面前。潘基业走近汽车拉开车门冷冷地说:你终于露面了?……躲在不远处的胡满堂在暗中看到了这一幕。
    小楼上,潘基业跟一个神秘女子说,医院的检查结果已经出来了,我恐怕活不了多久了……本来想白天就来看你的,再一想,还是夜里来好,免得坏了你的名声……
    夜幕来临,孤独的小楼笼罩在一片荒凉凄清之中。潘基业从小楼里走出,有些留恋地回头望了望,听见楼上传来摔东西的声音,摇了摇头郁闷地出了大门。当他在返回旅馆的路上,经过一座石桥的时候,突然有个阴影挡在了面前,没等他反应过来,两人展开了搏斗……潘基业被推入桥下。[收回]

  • 第3集

    潘基业的尸体被打捞上来,秦茂权带领警员出现场,在死者身上找到身份证和一把旅馆的钥匙。
    潘基业一去不返,令盛一朝十分担忧。他想起潘基业临别时对自己交代的话,让他吃饭的话就去纳德餐馆,只要说是我的朋友,他不收钱的……纳德既然是潘基业的朋友,他会不会知道潘基业的下落呢?带着疑问他找到了纳德餐馆,而让他失望的是,坐在一旁冷眼看他的纳德却并没有搭理他。
    盛一朝沉浸在不祥的预感中,深夜里被一阵敲门声惊醒。他一阵兴奋,以为是潘基...[详情]

    潘基业的尸体被打捞上来,秦茂权带领警员出现场,在死者身上找到身份证和一把旅馆的钥匙。
    潘基业一去不返,令盛一朝十分担忧。他想起潘基业临别时对自己交代的话,让他吃饭的话就去纳德餐馆,只要说是我的朋友,他不收钱的……纳德既然是潘基业的朋友,他会不会知道潘基业的下落呢?带着疑问他找到了纳德餐馆,而让他失望的是,坐在一旁冷眼看他的纳德却并没有搭理他。
    盛一朝沉浸在不祥的预感中,深夜里被一阵敲门声惊醒。他一阵兴奋,以为是潘基业回来了。打开门,却看见秦茂权带着几个警员站在面前。他原以为秦茂权登门还是为了他见义勇为解救被拐卖女人的事情,而让他意外的却是得知了潘基业被害的噩耗,自己也被当作杀人嫌疑犯让秦茂权带回了公安局。
    第二次与秦茂权对峙,盛一朝的许多话显然很难自圆其说。老谋深算的秦茂权确认盛一朝是个问题人物,可苦于无确凿证据,无奈地将他释放。
    破案线索中断,秦茂权十分沮丧。正在烦闷时,邂逅胡满堂。胡满堂盛情邀请他去喝酒,他没有推辞。席间胡满堂流露出对古镇凶杀案的关注,秦茂权缄口不谈,反而质问他:是不是想打听点什么?胡满堂被戳中要害,反唇相讥,两人话不投机,谈话陷入僵局。
    潘基业被杀的事使盛痛苦不堪,他凭借微弱的记忆,反复尝试着拨打潘基业最后打给胡老板的电话号码,以求找到一些线索,好为自己的恩人报仇。可是几次尝试,电话均不能接通。想到自己已经受到警方的注意,他决定先暂时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他搭乘一辆卡车绕过关卡的检查离开了古镇……结果节外生枝,贪财的客车司机在一家路边客栈内把他甩了。正在他懵头懵脑不知所措的时候,两个风尘仆仆的警察出现在眼前,内心有鬼的盛一朝虚惊一场,落荒而逃。
    人在孤独的时候往往最思念亲人,无依无靠的盛一朝此时最思念的是给过自己第二次生命的潘基业。脑海中翻腾着历历在目的记忆,如果不为恩人报仇,自己的良心将受到怎样的谴责呢?他不能就这样走掉,他要返回古镇寻找那真正的杀人凶手!
    要想在小镇逗留,他必须先找到一个相对稳定的栖身之地。
    一个发廊的女孩为他介绍了一份工作,在胡满堂开的网吧做清洁工。一次,他信步走到胡宅和小楼附近时,听到不远处传来几声狗叫声,便警觉地躲进了树丛中。很快,他看见一个身穿一袭黑色长服的女人快速从花园闪过……她身材婀娜,步伐轻盈,象一个幽灵飘逸而去,转眼间穿过小桥进了小楼。他远远地注视着,一会看见小楼的窗户亮起了灯光,一个女人的身影在灯影里时隐时现……这女人是干什么的?
    盛一朝再次拜访纳德,纳德主动上前搭讪。交谈中,他了解到纳德和父亲一样,年轻时也是搞地质勘探的,曾经还在北京工作过。这个原因似乎拉近了他与纳德之间的距离。纳德看他的神情总是非常异常,似乎对盛一朝似曾相识。盛一朝并无心关注纳德的怪异表现,他关心的只是潘基业的死因。正当他们谈话进入主题的时候,一个前来进餐的警察迫使盛一朝逃出餐厅,谈话就此中断。
    在网吧,盛一朝结识了贪恋网络游戏的胡钿(胡满堂之子)。胡钿恶作剧,断电导致网迷“耗子” 丢失了大量的游戏积分,耗子情急之下招来家人要砸场子……危急时刻,盛一朝挺身而出,凭借自己的“黑客”技术为耗子找回了积分,阻止了一场混战。这一举动引起了胡钿的兴趣,并对其十分崇拜……胡钿开始萌生一个念头。[收回]

  • 第4集

    围绕着潘基业的被害,所有熟识他的人都有着不同的反应……胡满堂与何家川围绕争夺潘氏翡翠而明枪暗剑地进行着较量,盛一朝始终锲而不舍地查找那个与潘基业通过电话的“胡老板”,而秦茂权按照破案程序,正欲揭开小楼里神秘女人的面纱……原来,这幢小楼的真正主人是潘基业,神秘的女人是他的养女——艳丽夺目的舞蹈艺员婉婷。
    对婉婷感兴趣,一直在暗中用望远镜观察她的人还有一个,他就是胡钿。
    盛一朝对婉婷的注意完全出于好奇,他发现这个几次在他...[详情]

    围绕着潘基业的被害,所有熟识他的人都有着不同的反应……胡满堂与何家川围绕争夺潘氏翡翠而明枪暗剑地进行着较量,盛一朝始终锲而不舍地查找那个与潘基业通过电话的“胡老板”,而秦茂权按照破案程序,正欲揭开小楼里神秘女人的面纱……原来,这幢小楼的真正主人是潘基业,神秘的女人是他的养女——艳丽夺目的舞蹈艺员婉婷。
    对婉婷感兴趣,一直在暗中用望远镜观察她的人还有一个,他就是胡钿。
    盛一朝对婉婷的注意完全出于好奇,他发现这个几次在他视线中一闪即逝的神秘女人,总是忧郁地站在小楼的窗前,一副翘首期盼的模样,而这窗户正对着胡满堂的后宅。
    胡满堂对自己唯一的儿子寄予厚望,可是胡钿不羁的性格实在让他头疼,父子之间因此经常发生争执。偶然中,胡满堂发现胡钿拿着望远镜偷窥的事,不禁感到恼火,内心更是着急。他苦口婆心地想劝儿子好好学习,学以至用。胡钿一反常态地表示愿意学好,但条件是给他找一个好的家教。
    胡满堂无奈,按照胡钿提供的目标人选,亲自出马邀请盛一朝来给胡钿当家教。可从内心讲,胡满堂对盛一朝的身份一直持怀疑态度,至少认为一个英语达到相当水准的人,是不会屈尊在网吧做清洁工的,除非他卧薪尝胆,别有企图。
    胡满堂与盛一朝的第一次交锋从此展开,尽管盛一朝受雇于人,被胡满堂咄咄逼人的气势所压抑,但胡满堂内心清楚地意识到,盛一朝决非等闲之辈。为了满足爱子要求,他只能委曲求全。
    婉婷每天站在窗前翘首期盼的人到底是谁呢?当风流倜傥的胡满堂带着殷勤的笑容出现在小楼里的时候,婉婷的心有所属自然也不言而喻了。
    婉婷的出现使剧情趋于复杂化,既然她是胡满堂的情妇,又是潘基业的养女,难道胡满堂和潘基业之间的过节,会是因为这个女人吗?婉婷会向胡满堂指责的那样,是杀害潘基业的凶手吗?一切答案都在猜测中,她几乎成了贯穿剧情始末的焦点人物。
    秦茂权果然如胡满堂所料前来调查婉婷,婉婷按胡满堂授意,否认了与潘基业被杀前曾经见面的事实。秦茂权的调查无功而返,婉婷却对胡满堂心存芥蒂。
    对胡满堂许下承诺之后,盛一朝正式担当了胡钿的家教。尽管胡满堂对盛一朝怀有戒心,怎奈两人感情甚笃,盲从的胡钿也变得乐观向上,两个人和谐相处得如同朋友,到了无话不谈的地步……偶然的机会,胡钿带着他穿过自家后花园的一条铺满荆棘的小路,延路而下,小楼近在咫尺,他惊得冒出一身冷汗。胡钿对此未加解释,只是声明千万不能让爸爸知道。盛一朝大惑不解,夜深人静时再次悄悄潜回原路……[收回]

  • 第5集

    盛一朝深夜探访,险些被胡满堂发觉,幸而他急中生智,总算有惊无险。
    清晨,胡满堂带着一个妖艳的女人从家里出来……突然他停下,有些尴尬地望着前面路口的婉婷。婉婷神情伤感地跑到小桥上时,正好被盛一朝和胡钿看见……他们看着她进了小楼。
    胡钿见盛一朝两眼发直地望着婉婷的背影,以为他也被婉婷的美貌迷住了,便提醒他婉婷已经是一个名花有主的人……最后他说,你记得古镇上被杀的那个人吗?我看见他去找过她!
    胡钿无意间透露的细节使潘基业的...[详情]

    盛一朝深夜探访,险些被胡满堂发觉,幸而他急中生智,总算有惊无险。
    清晨,胡满堂带着一个妖艳的女人从家里出来……突然他停下,有些尴尬地望着前面路口的婉婷。婉婷神情伤感地跑到小桥上时,正好被盛一朝和胡钿看见……他们看着她进了小楼。
    胡钿见盛一朝两眼发直地望着婉婷的背影,以为他也被婉婷的美貌迷住了,便提醒他婉婷已经是一个名花有主的人……最后他说,你记得古镇上被杀的那个人吗?我看见他去找过她!
    胡钿无意间透露的细节使潘基业的死因更加扑朔迷离,难道潘基业和婉婷之间有什么瓜葛吗?
    胡钿因为胡满堂带自己母亲之外的女人回家过夜,与之发生了争执,胡满堂显然忌讳胡钿提起前妻,爆怒地瞪着眼警告胡钿“不许再提那个婊子!”胡钿当然不愿父亲咒骂母亲,恼羞成怒地喊:“我妈妈不是婊子,那些溜进溜出我们家的女人才是婊子!是你把妈妈逼走的,因为你认为钱比妈妈更重要,可以去买别的女人!……我还知道,她除了你之外还有男人,那个男人被人杀了!”……胡满堂忍无可忍地挥手给了胡钿一记耳光……胡钿伤心欲绝地说老胡,你终于敢开始打我了!你知道这一巴掌多贵吗?!”
    胡满堂盛怒之下打了儿子,后悔莫及。他觉得儿子的变化是盛一朝教坏的,遂迁怒于他,企图用钱买通秦茂权暗中调查盛一朝的底细,被盛一朝无意中发现。胡满堂越发感觉到胡钿与盛一朝的密切接触会给自己带来威胁,决定送儿子出国,遭到胡钿拒绝,哭着跑离家门。
    秦茂权通知潘基业的独生女儿竹香来小镇处理父亲后事。秦茂权就潘基业与婉婷之间的关系以及潘基业与盛一朝之间的关系向竹香做了一些调查。毫不知情的竹香感觉到父亲一定发生了什么不幸,当得知父亲遇害后一时难以承受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当场晕倒。
    胡满堂采取强硬手段欲解雇盛一朝,盛一朝据理力争,胡满堂不加解释,叫出三个打手出面威胁,盛一朝临危不惧地应对。最后,当看到胡满堂给秦茂权打电话时,盛一朝才不得不“知难而退”。
    离开胡家,盛一朝沮丧之极,不知不觉间来到潘基业遇害的地方……他发现有个民族女孩背个背篓驻足桥边注视着小楼,这引起了盛一朝的某种好奇心……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摩托车穿过小桥,但车后面装着的看似装修用的管道一下子剐到了竹香的背篓,竹香被带出去撞到了桥栏上,接着便倒在了地上……摩托车停顿了一下,但很快扬长而去……盛一朝看着眼前的一切,不由想起了自己当时肇事撞人的情景……他扶起竹香的头,看到她已经昏迷,满脸是血……他果断地抱起竹香,朝医院跑去……[收回]

逃亡香格里拉精彩对白

逃亡香格里拉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逃亡香格里拉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逃亡香格里拉的短评

(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