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8
  • 单集片长:48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身份的证明剧情

这是一个共产党员用其一生的信仰为自己证明身份的故事。当五星红旗在天安门广场上高高飘扬时,瞿皓明的公开身份是国民党第92军情报处副处长。瞿皓明的真实身份是解放军二野川南情报员,他为我党我军提供了大量极有价值的情报。军统开始怀疑瞿皓明,特派罗明和戴佑才前来调查。与此同时,瞿皓明截获了一个重要情报——蒋介石正将一批新......[详细]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1949年,新中国诞生。残存大陆的30余万国民党军队被人民解放军挤压在西南一隅。驻守川南岷水市的国民党第92军,陷入重重包围之中。最后的战斗已近在咫尺!
    军统派往92军的罗明副官告知军长韩庆东,92军内部有共党的谍报人员。而罗明此行的主要目的,便是捉拿这名共党分子!
    罗明返回军部,适逢情报处副处长瞿皓明出门买烟。望着瞿皓明的背影,罗明心生怀疑……
    瞿皓明在街头与卖烟小贩——地下党情报员张山接头,将一份重要情报交...[详情]

    1949年,新中国诞生。残存大陆的30余万国民党军队被人民解放军挤压在西南一隅。驻守川南岷水市的国民党第92军,陷入重重包围之中。最后的战斗已近在咫尺!
    军统派往92军的罗明副官告知军长韩庆东,92军内部有共党的谍报人员。而罗明此行的主要目的,便是捉拿这名共党分子!
    罗明返回军部,适逢情报处副处长瞿皓明出门买烟。望着瞿皓明的背影,罗明心生怀疑……
    瞿皓明在街头与卖烟小贩——地下党情报员张山接头,将一份重要情报交给张山,并叮嘱其一定尽快送出。
    情报转送到地下党秘密情报站裁缝铺。裁缝杨剑锋打开情报,是一批全新美式装备即将运抵92军前线的消息,并附有运输线路和时间表。杨剑锋让地下交通员老王将情报送出。解放军某先遣团团长接到情报,命侦察连连长向德福率队伍伏击国军运输车队。
    与此同时,地下交通员老王被捕。在罗副官的严刑拷打下,他交代了情报内容。罗副官意欲将计就计,反用情报伏击共军。一方面以局部胜利鼓舞全军士气,另一方面就势将军部内的共党揪出。
    李天纲对罗副官介入情报处的工作十分不满。韩军长却暗示大厦将倾,手上少沾鲜血于他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李天纲心领神会,奉命协助审讯被捕共党。
    在罗明的紧密监视下,瞿皓明辗转将最新情况送出。杨剑锋和妻子丁雨岚得知先前的情报有诈,决定立即将新情报送往前线。
    情况紧急,丁雨岚冒着重重风险亲自将情报送往先遣团。就在其费尽周折赶到团部之时,却惊闻向德福带领的队伍早已出发。此时此刻,战斗已经打响![收回]

  • 第2集

    先遣团获得消息,向德福带领的队伍果然中了敌军埋伏。
    国民党地方杂牌军某师长周明仁对姨太太叶玉瑶表示,自己并未真正打算与共军冲突,只待共军进攻之机,携其逃往台湾。叶玉瑶闻言暗地将周家大太太接回,并表示自己不愿与周明仁同行。周明仁闻言大怒。
    杨剑锋和丁雨岚得知解放军侦察连被伏击的消息,丁雨岚质疑军火情报的真伪,杨剑锋坚定认为情报绝无问题,因为情报员是绝对可靠的。他判断是中间环节出了叛徒。他让丁雨岚给橱窗里的模特裹上一...[详情]

    先遣团获得消息,向德福带领的队伍果然中了敌军埋伏。
    国民党地方杂牌军某师长周明仁对姨太太叶玉瑶表示,自己并未真正打算与共军冲突,只待共军进攻之机,携其逃往台湾。叶玉瑶闻言暗地将周家大太太接回,并表示自己不愿与周明仁同行。周明仁闻言大怒。
    杨剑锋和丁雨岚得知解放军侦察连被伏击的消息,丁雨岚质疑军火情报的真伪,杨剑锋坚定认为情报绝无问题,因为情报员是绝对可靠的。他判断是中间环节出了叛徒。他让丁雨岚给橱窗里的模特裹上一块紫色布料,对外发出警告,让情报员暂停一切行动。
    瞿皓明开车从前线归来路过裁缝铺,见到橱窗中的紫色面料,甚是惊讶。回到军部,李天纲告之罗明是军统的人,一个共产党地下情报小组已被他发觉,并已抓住几个地下交通员,正在严刑逼供。军部内已被搅得鸡犬不宁,人人自危。瞿皓明和李天纲对罗明的猖狂极为不满,频频与之发生摩擦。
    韩苓是韩军长的独生女。李天纲一直对韩苓极有好感。这天李天纲自告奋勇陪同韩苓去杨剑锋的裁缝铺做衣服,却巧遇叶玉瑶。待叶玉瑶离去,李天纲告诉韩苓,叶玉瑶和瞿皓明是同乡,二人青梅竹马。韩苓因为暗恋瞿皓明,听了心中不快,对李天纲冷嘲热讽起来。
    叶玉瑶刚离开裁缝铺就被几个特务拦下,强行把她带到92军军部。随后,李天纲也因陪韩苓去了杨剑锋的裁缝铺被罗副官关押审讯。罗副官认定军火情报是从军部泄露出去的,而裁缝铺是地下党的情报站,李天纲这时出现在裁缝铺自然难脱干系。听此说法,李天纲有口难辩……[收回]

  • 第3集

    怒气冲天的周师长来到92军,逼韩军长交出自己的二姨太叶玉瑶,并不知情的韩军长大惊失色。瞿皓明告诉韩军长,叶玉瑶和李天纲都已被罗明逮捕关押。韩军长下令立即释放叶玉瑶。
    在罗明逼迫下,李天纲供述瞿皓明曾经向他打听过军火情况,不过自己什么也没说。与瞿皓明素有罅隙的罗副官闻讯大喜,立即派人逮捕瞿皓明,欲置之于死地。
    两个得力手下都被军统逮捕。韩军长既震惊又痛心。
    李天纲因供出瞿皓明被释放。韩苓对李天纲卖友保身愤愤不平。...[详情]

    怒气冲天的周师长来到92军,逼韩军长交出自己的二姨太叶玉瑶,并不知情的韩军长大惊失色。瞿皓明告诉韩军长,叶玉瑶和李天纲都已被罗明逮捕关押。韩军长下令立即释放叶玉瑶。
    在罗明逼迫下,李天纲供述瞿皓明曾经向他打听过军火情况,不过自己什么也没说。与瞿皓明素有罅隙的罗副官闻讯大喜,立即派人逮捕瞿皓明,欲置之于死地。
    两个得力手下都被军统逮捕。韩军长既震惊又痛心。
    李天纲因供出瞿皓明被释放。韩苓对李天纲卖友保身愤愤不平。
    在罗明严刑逼供下瞿皓明辩解说自己是帮周司令打探军火消息。罗明并不相信,威胁瞿皓明如若周司令不认账就将其枪毙!
    罗明来到周师长处,质问其是否通过瞿皓明打探过那批军火。周师长沉吟半晌竟然认可此事,直言自己就是想打劫军火。罗明无计可施,只好悻悻离去。
    瞿皓明通共没有证据,罗明只得向韩军长汇报瞿皓明吃里扒外,泄露军机,要求将其调离军部送上前线。韩军长断然拒决将瞿皓明派往前线送死,只把他留在军部停职反省。
    瞿皓明被释放,李天纲前来谢罪,解释说供出瞿皓明,瞿皓明再自己洗清嫌疑,二人才能真正脱身。瞿皓明与李天纲把酒言欢,原来二人多年搭档早已形成默契。得知李天纲因为去裁缝铺被怀疑,瞿皓明暗自吃惊。
    丁雨岚得知被捕的同志已有两人被杀害,只剩下张山,怀疑张山已经叛变。杨剑锋分析,裁缝铺被特务盯稍几天,仍然没有发生任何事情,说明张山没有招供,敌人还在钓鱼。
    周师长和姨太太叶玉瑶请瞿皓明吃饭压惊,周师长喝醉后,叶玉瑶送瞿皓明出门,明确表示了自己对他的爱情。瞿皓明为难地支吾回避,说自己已经不受重用,说不定还要上前线,生死难料,他要叶玉瑶自己保重。叶玉瑶十分失望,感叹自己的身份卑贱,让瞿皓明看不起。
    瞿皓明拿着一块紫色布料送给韩苓做旗袍,欲向裁缝铺通报消息,不想韩苓的反应却大大出乎瞿皓明的意料……[收回]

  • 第4集

    韩苓谢绝了瞿皓明赠送的紫色布料。于是,瞿皓明又将布料转送叶玉瑶,以此对之前的拒绝表示歉意,并建议她尽快去杨剑锋的裁缝铺做旗袍。叶玉瑶接受布料,想到自己终身无靠,不禁悲从中来。
    杨剑锋一见布料心中了然。这是其早先与瞿皓明约定的警报信号,一旦收到便需速速撤离。杨剑锋决定离城之前冒险见瞿皓明最后一面。
    罗明设宴向李天纲赔罪,辗转提出对瞿皓明与周明仁一家关系的质疑。李天纲不予置评。心有不甘的罗明又来到瞿皓明住处,表面欲与...[详情]

    韩苓谢绝了瞿皓明赠送的紫色布料。于是,瞿皓明又将布料转送叶玉瑶,以此对之前的拒绝表示歉意,并建议她尽快去杨剑锋的裁缝铺做旗袍。叶玉瑶接受布料,想到自己终身无靠,不禁悲从中来。
    杨剑锋一见布料心中了然。这是其早先与瞿皓明约定的警报信号,一旦收到便需速速撤离。杨剑锋决定离城之前冒险见瞿皓明最后一面。
    罗明设宴向李天纲赔罪,辗转提出对瞿皓明与周明仁一家关系的质疑。李天纲不予置评。心有不甘的罗明又来到瞿皓明住处,表面欲与其交好,话内话外却旁敲侧击,暗示瞿皓明与叶玉瑶关系暧昧。瞿皓明从容应对。临走,罗明将手表留至瞿皓明处,嘱其修理。
    瞿皓明果然修理起罗明的金表。看着瞿在修好的表壳内刻上记号,韩苓不禁好奇询问。瞿皓明得意地告之这是高级修表师的习惯。适逢叶玉瑶前来探望。韩苓望着叶玉瑶身上的紫色旗袍心中一动,生气地转身离去……
    在丁雨岚掩护下,杨剑锋带儿子在理发店与瞿皓明见面。杨剑锋告之有情报显示,重庆方面将派要员到此开会,布置殊死抵抗。要求瞿皓明务必设法搞到敌人的兵力配置与补给情况,并将情报送到指定的“死信箱”内,随后自会有人来取。
    李天纲受命负责制作新版军需军力分布图。他向瞿皓明讨教,瞿皓明建议李天纲制作军需补给情况一览表,以便军长一目了然了。李天纲欣然接受这一建议。
    重庆要员召集韩军长、周师长、李天纲等召开军事会议。会上突然宣布周司令的部队整编进92军,由韩军长统一指挥。周师长明升暗降,任城防司令。军权尽失的周师长大光其火。会后,罗副官拦住周师长,质问其手下抢走共党一事。周师长坚决否认。周明仁回府后,立即招来刘杰副官质问此事。刘杰绝口否认,并表示叶玉瑶可为自己作证。
    原来,刘杰正是直接听命于瞿皓明的地下党。今日他确实率一队武装士兵闯入裁缝铺,以强行押解的形式冲破监视特务的阻拦,将杨剑锋一家安全送出。[收回]

  • 第5集

    叶玉瑶向周明仁证实刘杰一直与她在一起。周明仁对叶玉瑶说起会议上的任免,表示把手中的烂摊子交给韩庆东未尝不是好事。并再次提出欲带叶玉瑶同赴台湾。
    向德福见到刚刚从城中撤退的杨剑锋一家,不依不饶地质问伏击国民党92军军火的情报是谁送出。原来,向德福遭伏击后失去了全连战士,只有他一人侥幸逃生,他对造成失误的情报员恨之入骨!
    战事日渐吃紧,韩军长欲送韩苓去香港和母亲团聚。可当韩军长向重庆要员提出送女儿去香港时,却遭到拒绝...[详情]

    叶玉瑶向周明仁证实刘杰一直与她在一起。周明仁对叶玉瑶说起会议上的任免,表示把手中的烂摊子交给韩庆东未尝不是好事。并再次提出欲带叶玉瑶同赴台湾。
    向德福见到刚刚从城中撤退的杨剑锋一家,不依不饶地质问伏击国民党92军军火的情报是谁送出。原来,向德福遭伏击后失去了全连战士,只有他一人侥幸逃生,他对造成失误的情报员恨之入骨!
    战事日渐吃紧,韩军长欲送韩苓去香港和母亲团聚。可当韩军长向重庆要员提出送女儿去香港时,却遭到拒绝。要员表示韩苓只能在前线,否则便要被送往台湾做人质。
    晚上,瞿皓明,韩苓和李天纲三人各怀心事,相约一起在情报处借酒浇愁。李天纲情绪激烈,酒酣耳热,大骂国军必败无疑。瞿皓明随声附和。作为进步学生的韩苓其实也早有同感。李天纲酒醉睡去,韩苓也返回住处。瞿皓明从李天纲公文包中取出《军需配置一览表》,迅速抄写。韩苓突然返回,李天纲酒醒,瞿皓明手中的《军需配置一览表》来不及放回……
    次日早上,李天纲在《军需配置一览表》上发现了一道折痕,立刻意识到问题严重。他找到韩苓,询问昨晚情况,韩苓否认自己曾经离开过。李天纲知道情报已经泄露,他找到韩军长,说责任重大,准备向罗副官报告此事。局长却说罗副官已经消失……
    瞿皓明约叶玉瑶来到一个茶馆,边聊天边把竹椅上的一节竹筒取下藏好。回到住处,瞿皓明打开竹筒,取出一张纸条,上面写有对他的新指示。
    李天纲提出《军需配置一览表》被人动过,瞿皓明直言李天纲怀疑自己。二人各自心怀玄机,斗智斗勇。[收回]

身份的证明精彩对白

身份的证明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身份的证明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身份的证明的短评

(1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全部1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