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9
  • 集数:20
  • 单集片长:90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敲敲爱上你剧情

景致优美的皇后镇森林是程雪歌(郭品超/饰)成长的地方,也是父亲程志昂(刘尚谦/饰)精心创立的远帆休闲中心。这次雪歌暂时中止美国学业,急急返国一方面是父亲病势越来越沉重,再加上远帆经营不善、危危欲坠。此时,以房地产起家的姚氏企业有意收购远帆的土地,派来姚氏的三小姐(吴亚馨/饰)。但是雪歌不愿意见父亲毕生心血就这样化为乌有,......[详细]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姚氏企业」为了显示其商场上的地位,由二夫人主导的音乐慈善义演晚会终于开始排演。难得众家名门千 金 小姐齐聚一堂,光辉耀眼的程度简直如巨星云集一般。但这些平日吃不得一点苦头的大小姐们竟然在会场傻等,原因无他──担任这场演奏的指挥、也是唯一男性的「远帆」少东程雪歌迟到了!子望为了帮子期将遗忘的长笛送达会场,在门口与一个冒失鬼相撞。这一撞不仅鼻樑受伤,连眼镜都毁了。没错,这长得异常俊美的冒失鬼就是雪歌。当雪歌进入会场时,...[详情]

    「姚氏企业」为了显示其商场上的地位,由二夫人主导的音乐慈善义演晚会终于开始排演。难得众家名门千 金 小姐齐聚一堂,光辉耀眼的程度简直如巨星云集一般。但这些平日吃不得一点苦头的大小姐们竟然在会场傻等,原因无他──担任这场演奏的指挥、也是唯一男性的「远帆」少东程雪歌迟到了!子望为了帮子期将遗忘的长笛送达会场,在门口与一个冒失鬼相撞。这一撞不仅鼻樑受伤,连眼镜都毁了。没错,这长得异常俊美的冒失鬼就是雪歌。当雪歌进入会场时,一干等得正火冒三丈的名门闺秀竟都看呆了,这当中当然包括家世背景最雄厚的「皇昕金控」的千金赵冠丽! 众家名门之女为了让雪歌的眼光多停留在自己身上,正各显神通、暗裡较劲。然而雪歌却只对刚被自己撞到、坐在一旁像丑小鸭的子望多所关注,让冠丽等对黯澹的子望留下印象。 虽同样是姚家的千金,但因身为正房的母亲膝下无子,被迫 将 姚 太太的头衔让给了生下男丁汇恩的二房 ,造成子望与两个姐姐在姚家的地位。然而子望聪明不凡的性格不允许自己像两个姐姐的命运一样悲惨──成为政治婚姻的牺牲者,便总在有意无意间希望得到父亲的认可。 所以当知道雪歌拒绝担任音乐会指挥时,子望竟自告奋勇愿意担任劝说者好让音乐会能顺利进行。虽然子望与其他自以为是的千 金 小姐有那么点不一样,然雪歌却不想因为对子望的歉意再度接受这个令人不悦的差事。 子望碰了一鼻子灰,但是在「皇后镇」裡,雪歌与父亲的亲情流露、雪歌对员工的温暖,都给了子望一种不同的感受──那是在冷酷的姚家裡从未体会过的感觉。或者因为这种感觉,子望决定无论如何要说服雪歌、完成使命! 所幸雪歌的父亲十分欣赏子望的聪慧伶俐,给了子望一个能够打动雪歌的暗示…… 子望直接到学校找到雪歌,并在赵冠丽出现的「危急」时刻把雪歌救出。使了一点小手段的子望不由分说的将雪歌带到一个奇怪的地方,希望能藉此说服雪歌答应成为慈善音乐会的指挥……[收回]

  • 第2集

    虽然雪歌有点被愚弄的不悦,但当子望带着他来到山区的原住民部落,看到贫穷的小孩们就着简陋的音乐设备唱出童稚的歌声时,雪歌果然被说服了──如果能为这些小孩募捐到款项改善教育环境,忍受一下那些目中无人的大小姐又有何妨? 「诡计多端」的子望虽然常常令雪歌应接不暇,但他也必须承认在赖皮狡诈之外,这个女孩实在有其特别之处。所以即便子望没有按照约定「保护」他免受赵冠丽的骚扰,雪歌也乖乖的参与排练直到音乐会的正式演出。 看着台上风度...[详情]

    虽然雪歌有点被愚弄的不悦,但当子望带着他来到山区的原住民部落,看到贫穷的小孩们就着简陋的音乐设备唱出童稚的歌声时,雪歌果然被说服了──如果能为这些小孩募捐到款项改善教育环境,忍受一下那些目中无人的大小姐又有何妨? 「诡计多端」的子望虽然常常令雪歌应接不暇,但他也必须承认在赖皮狡诈之外,这个女孩实在有其特别之处。所以即便子望没有按照约定「保护」他免受赵冠丽的骚扰,雪歌也乖乖的参与排练直到音乐会的正式演出。 看着台上风度翩翩、气质优雅的雪歌指挥着一干华丽做作的少女,子望的心情是複杂难懂的!她羡慕雪歌的诚挚善良、羡慕雪歌身处的真善美世界、羡慕雪歌有个慈爱且善体人意的父亲…… 不管子望如何努力,父亲的眼光始终不在她身上停留过,更别提认同女儿的能力。两个出嫁却不幸福的姊姊,和家中不问世事、形同藁木的母亲更加让子望对亲情与家庭灰心而消极。 最令人痛心的是在音乐会结束时,带着醉意的二姐竟脱口而出,当年子望出生时,因不是期望中的男孩,而差点遭母亲用枕头闷死的往事。只因为不是男孩,在这个重男轻女的家庭裡竟要背负着如此沉痛的十字架?子望因自己的不幸,面对着代表「幸福」意义的雪歌竟而生出妒恨之心,心不由己的用残忍的言词伤害雪歌。 两人第一次的交会却结束在一个丑陋的句点,彼此留下遗憾和不愉快的记忆从此分道扬镳。 再一次的相遇却是在 七年后 。雪歌得到了指挥大赛的冠军正预备和 上海交响乐团 签约,而子望七年来在父亲身边力争上游的努力下,也已在商界闯出一点名号。 这日子望刚在 上海 完成一个漂亮的合约,却被父亲以急电召回;雪歌也因为接到父亲病危的消息欲赶回台湾。两人的命运再度有了交集……[收回]

  • 第3集

    子望被父亲急召回国,原来是被查出了在「姚氏」以外的私人投资。以自己的薪水作财富规划原是合情合理且合法的举动,但在姚父的严厉掌控下,子望此举却是犯了姚父大忌。 而且预备未来让唯一的儿子汇恩继承家业的姚父,对于在在显露聪明才智的子望心存忌惮,找到机会与藉口便将子望七年来累积的一切冻结销毁,并把她从董事长特助的崇高地位打下为一般专员以示惩罚! 雪歌丢下隆重的签约仪式赶回台湾,这才知道父亲已是癌症末期,连一手创立的「远帆」与...[详情]

    子望被父亲急召回国,原来是被查出了在「姚氏」以外的私人投资。以自己的薪水作财富规划原是合情合理且合法的举动,但在姚父的严厉掌控下,子望此举却是犯了姚父大忌。 而且预备未来让唯一的儿子汇恩继承家业的姚父,对于在在显露聪明才智的子望心存忌惮,找到机会与藉口便将子望七年来累积的一切冻结销毁,并把她从董事长特助的崇高地位打下为一般专员以示惩罚! 雪歌丢下隆重的签约仪式赶回台湾,这才知道父亲已是癌症末期,连一手创立的「远帆」与「皇后镇」皆面临倒闭破产的危机! 在父亲病塌前,雪歌誓言保护父亲的产业,保住「皇后镇」。但一向徜徉在音乐世界的雪歌岂能了解商场的黑暗与现实。 为了解决当下的财务问题,雪歌到处求人资助,儘管所求之人均为父亲旧识,但在现实利益的考量下,没有人愿意伸出援手,甚至还落井下石,对雪歌的佼好长相讽刺一番。 正当雪歌一筹莫展时,却巧遇同在人生低点的子望。对于以前的回忆,雪歌万分不愿在落魄时遇见子望,却不知子望将是自己的唯一救星! 子望查出「远帆」遇上的困境,主动接触雪歌的父亲。雪歌对于此时出现的子望充满反感,却不明白为何父亲要将「远帆」交托给子望,更以托孤的心情,暗示也要将他也托付给这个冷血黑心的女人。 子望在身处困境中,将全副心力投予「远帆」身上,视作自己东山再起的踏脚石。除了这个檯面上的原因,其实七年前的雪歌早在子望内心深处留下深刻的痕迹。 正当一切计画将要顺利起步时,半路却杀出了赵冠丽──早在七年前便觊觎雪歌却不可得的强势女子……[收回]

  • 第4集

    子望在雪歌对自己毫无好感的时刻,说服雪歌父亲、持得九成股份入主「远帆」,成为幕后的老闆,从此解决「远帆」困境的重责大任便落在子望身上。然唯一的合伙人雪歌却对父亲此举大不谅解。 赵冠丽无意间得知雪歌回国的消息,意欲挟「皇昕金控」这金融界龙头的势力插手「远帆」的事务,却不料被子望捷足先登,冠丽对子望总在她与雪歌之间造成干扰颇为介意,「远帆」与雪歌的命运成为两名女子暗中较劲的战场。 姚父对子望擅自作主「远帆」事宜颇为震怒,...[详情]

    子望在雪歌对自己毫无好感的时刻,说服雪歌父亲、持得九成股份入主「远帆」,成为幕后的老闆,从此解决「远帆」困境的重责大任便落在子望身上。然唯一的合伙人雪歌却对父亲此举大不谅解。 赵冠丽无意间得知雪歌回国的消息,意欲挟「皇昕金控」这金融界龙头的势力插手「远帆」的事务,却不料被子望捷足先登,冠丽对子望总在她与雪歌之间造成干扰颇为介意,「远帆」与雪歌的命运成为两名女子暗中较劲的战场。 姚父对子望擅自作主「远帆」事宜颇为震怒,幸子望巧妙转移其注意力,令自负的姚父认为被剥夺了一切的子望再玩不出花样。子望不论在公司或家中,都只剩下孤单薄弱的势力,讽刺的是唯一与她说得上话的,竟是只因为身为男孩而得天独厚的弟弟汇恩! 汇恩对三姐子望是佩服的,不仅什么都懂什么都会,尤其在闯祸的时候──像是无照驾驶超速违规、妨碍警察公务这等狗屁倒灶的大小事──三姐总是有办法帮他解决问题却又不会出卖他! 但这世上最肯定她、欣赏她的人,却是那只见过几次面的雪歌父亲!雪歌父亲知道儿子对子望的观感,绝无法心服口服的接受子望指导、同心合力的重振「远帆」,故意用计谋将两人丢弃在荒凉无人的山区,叫两人一起设法回到城市。 身无分文只剩两瓶水的两人虽不乐意,但也只能接受安排,在陌生的山裡寻找出路。两人一路斗气斗嘴,好不容易遇到在山裡工作的果农,但应允载他们下山的条件竟是帮忙採收一大片的水果园。 虽不至皮薄肉嫩、却也一向养尊处优,半天烈日下的劳累也够两个人受的了,在摇摇晃晃的卡车上,子望竟靠在雪歌身边沉沉睡去。看着子望睡脸,不再有清醒时的犀利和芒刺,虽两人还称不上心意相通的合伙人,但雪歌对子望的感觉已经慢慢改变了……[收回]

  • 第5集

    子望带着雪歌进行重振计画的第一步:会见攸关「远帆」命运的重要客户! 到了现场,雪歌惊觉子望耳提面命需要以礼相待的重要客户竟然是赵冠丽,当场雪歌觉得有被出卖的感受。虽然百般不愿,但雪歌也清楚目前能够解决远帆财务危机的,也只有背景雄厚的「皇昕金控」。只不过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子望竟能哄得赵冠丽愿意考虑金援远帆。 但是一切的安排就在雪歌向赵冠丽「不意」吐露出已有女友的实情后功亏一篑。赵冠丽拂袖而去,而子望也因为被雪歌讥讽如同...[详情]

    子望带着雪歌进行重振计画的第一步:会见攸关「远帆」命运的重要客户! 到了现场,雪歌惊觉子望耳提面命需要以礼相待的重要客户竟然是赵冠丽,当场雪歌觉得有被出卖的感受。虽然百般不愿,但雪歌也清楚目前能够解决远帆财务危机的,也只有背景雄厚的「皇昕金控」。只不过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子望竟能哄得赵冠丽愿意考虑金援远帆。 但是一切的安排就在雪歌向赵冠丽「不意」吐露出已有女友的实情后功亏一篑。赵冠丽拂袖而去,而子望也因为被雪歌讥讽如同皮条客的作为之后,两人不欢而散! 汇恩在电玩店巧遇少女小步,还为了小步与人大打出手。小步拾获了汇恩的钱包想送回姚家,却被汇恩母亲误以为小偷而闹了一场笑话。误会解释清楚后,碍于汇恩,小步得到姚家的招待,但却反被小步给奚落。此时回家的子望与小步照面,却对彼此留下不错的印象。 为了拉拢「皇昕」,子望好不容易又说服冠丽关于雪歌女友的「无害」,冠丽已经答应将与「远帆」进行合作桉。子望告诉雪歌这个好消息,却无意看见雪歌与女友的亲密合照,心中莫名落寞。 正当子望准备与冠丽落实合作桉的企划时,却遭到冠丽反悔,子望得知从中作梗的竟是冠丽的哥哥──甫从国外回来,即将执掌「皇昕」的太子爷,赵冠希……[收回]

敲敲爱上你精彩对白

敲敲爱上你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敲敲爱上你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敲敲爱上你的短评

(245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全部245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