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5
  • 集数:30
  • 单集片长:45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神鞭剧情

1898年,清政府处决戊戌六君子。展嘉蓉、扬殿起炸死朝廷高官报仇。逃跑时嘉蓉躲进妓院瞒过了清兵搜捕,无赖死崔以此敲诈其父盐商展爷,傻二无辜卷入,因说实话被打入大牢险些送命。傻二因卖豆腐赚了一笔小钱,得罪了混混玻璃花,璃花鼓动地方武林高手,日本浪人等,一一和傻二打擂台,均被傻二击败,傻二名声大震,被称为神鞭,金子仙的女儿金菊......[详细]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1898年(光绪二十四年)。北京菜市口。
    朝廷问斩“戊戍六君子”,谭祠同等人背上插着“亡命牌”,戴着枷械,站在露车上被押赴刑场。拥挤的老百姓争相围观。人群中有人唾骂;有人高声叫好;有人怀揣着热馒头准备蘸死囚的血吃了治病;有人焚香膜拜给“六君子”送行,送行的人里有女公子展嘉蓉,落拓文人谭清竹和洋行小职员扬殿起。算起来,谭祠同是嘉蓉的师兄,嘉蓉也跟大刀王五习过武。
    午时三刻,行刑完毕后,嘉蓉等人搭上马车回天津,车夫还以为...[详情]

    1898年(光绪二十四年)。北京菜市口。
    朝廷问斩“戊戍六君子”,谭祠同等人背上插着“亡命牌”,戴着枷械,站在露车上被押赴刑场。拥挤的老百姓争相围观。人群中有人唾骂;有人高声叫好;有人怀揣着热馒头准备蘸死囚的血吃了治病;有人焚香膜拜给“六君子”送行,送行的人里有女公子展嘉蓉,落拓文人谭清竹和洋行小职员扬殿起。算起来,谭祠同是嘉蓉的师兄,嘉蓉也跟大刀王五习过武。
    午时三刻,行刑完毕后,嘉蓉等人搭上马车回天津,车夫还以为他们是专程到北京看热闹呢。
    二十岁出头的傻二帮着父亲豆腐王炸豆腐,看卖臭豆腐的过来了,故意大声喊一嗓子:炸豆腐——南豆腐鲜炸的炸豆腐!
    穷困潦倒的三梆子,饥肠咕噜,百无聊赖地闲逛,混在几个看热闹的行人里面艳羡地瞅着吹鼓手“青头愣”刘四打着竹板,在聚贤楼饭庄前一侧唱莲花落:
    ……左一步,右一步,不觉来到大饭铺。聚贤楼,酒菜好,想吃你得赶得早。这几天,我没来,恭喜掌柜发了财。你发财,我沾光,你吃肉来,我喝汤……
    傻二看得出神:刘爷又换新词儿了!豆腐王说:指着嘴皮子吃饭嘛!能不变变词儿?
    十几岁的小力本趁傻二父子不注意,抄起一块炸豆腐就跑,说时迟,那时快,傻二辫子一甩缠住了小力本的手腕子,把小力本给拽回来了,他立马讨饶,傻二笑着放过了小力本,小力本却想跟傻二学怎么使辫子,这时豆腐王一个大耳光把傻二打了个趔趄,傻二把自己的辫子拢了拢,委屈地说,我也没想,这辫子自己就出去了……。
    一个伙计从聚贤楼出来给刘四半只馒头,刘四道了声谢,又走到祥瑞绸缎庄前,还未开唱,绸缎庄的孙掌柜已经跨出门脸恶声恶气地撵他走,刘四开唱:
    老太爷,当门坐。不是渴了就是饿。渴了有夜壶,饿了有粪池……忽地,人们又被当铺丰盛当前的叫好声吸引过去,三梆子也凑了过去,原来是小混混黑五把自己的脸钉在店铺的门板上,任凭血水顺着脸往下流淌,三梆子下意识地用手捂住自己的腮帮子,惊慌失措的伙计叫来当铺的掌柜老西儿和东家盐商展爷,展爷对这样的混混也无奈,只好让老西儿掏钱打发,黑五拿钱后,自己拿家伙拔掉钉子,从衣兜掏出一个小药包,把药粉朝自己脸上一扑,若无其事地扬长而去,三梆子羡慕地看着……卖糖饽饽的趁人多使劲吆喝,小力本趁摊贩不注意,伸手拿了个糖饽饽就塞进嘴里,马上就被烫得把饽饽吐了出来,被卖糖饽饽的发现,小力本从地上检起糖饽饽就跑……
    三梆子看着蒸笼里热气腾腾的糖饽饽,咽了咽口水,愣了会儿神。
    僻静街区一茶楼上,几个茶客在议论着北京戊戍变法的失败,光绪帝被软禁在中南海瀛台,谭祠同等六君子的在菜市口被砍头……
    展嘉蓉一身男装,公子哥打扮,和屡试不中的文人谭清竹,扬殿起坐在临窗的桌上说着什么不时地朝窗外看上一眼。谭清竹拿茶杯的手在发抖,把茶水泼洒了自己一身。嘉蓉说,哎,别把炸弹泼湿了,待会儿不响了。其实这是谭清竹故意把水泼洒在身上,来掩饰自己尿裤子了。扬殿起则说别小看了自己办事的能力,这炸弹是他从紫竹林租界里花高价买来最新式的德国造!谭清竹说这次是他最后一次行动,全当是过年放声爆竹,然后,便归隐江湖……扬殿起则说自己是舍命博得美人一笑……
    三梆子正在街上转悠,传来鸣锣开道的吆喝声,行人纷纷回避,三梆子傻傻地看着,一队兵丁护送一辆八抬绿呢大轿走过去。
    算命的小徒弟钱成问师傅金子仙,师傅,这是个什么官儿呀?这么威风?金子仙说,大概这就是那个京城来的亲王吧!
    看亲王的队列过去后,傻二一声断喝:炸豆腐!众人一惊,见官兵没来干涉,众人才把心放下。父亲训斥傻二,傻二颇为得意,说自己就是要趁人不出声的时候吆喝才响亮,吆喝不响亮,怎么多卖炸豆腐?
    三梆子转身走进丰盛当,脱下褂子朝柜台上一扔,想当两个子儿,谁知破衣服被当铺伙计翻检一下,不屑地扔了出来,还抢白了他几句,三梆子争辩两句,只好出了当铺。三梆子在街上彷徨间背后有人拍他一巴掌,原来是熟人蔡六。蔡六道:嚯,有银子了?还不设饭局?三梆子苦笑着:饭局?我想吃个包子都还没辙呢!
    蔡六拉三梆子进了聚贤楼饭庄,在店伙计狐疑的目光下,大方地叫了酒菜,边吃边聊“理想”,蔡六认为骗人者是人上人,因为被骗的都是傻子,拉三梆子入伙到街面上去设骗局……;三梆子则向往每顿饭都吃馆子,每晚上都睡天津卫最骚的娘们……蔡六说,自己曾混进春香楼,见过头牌姑娘飞来风……
    僻静的街道。在一个小摊上装做挑拣货物,边看着亲王的队列走过来。等亲王的轿子过去后,嘉蓉和身边的谭清竹和扬殿起交换一下眼色,三个人分头跟了上去……[收回]

  • 第2集

    僻静的街道。亲王的队列走过去,嘉蓉和谭清竹,扬殿起交换一下眼色,三个人分头跟了上去。扬殿起走在前头,从袖筒里掏出手雷,拔了拉环却不扔,嘉蓉和谭清竹忙对他大喊,快扔,扬殿起还愣在那儿,这时,轿子已经停下来,几个官兵朝扬殿起跑过来,这时扬殿起才扔出炸弹,炸弹响了!嘉蓉和谭清竹这时也把炸弹朝轿子扔去!轰隆隆巨响,轿子被炸翻了……
    聚贤楼。三梆子正和蔡六喝着酒,轰隆隆又穿来两声,食客们纷纷猜测是怎么回事?维新变法失败,慈禧太...[详情]

    僻静的街道。亲王的队列走过去,嘉蓉和谭清竹,扬殿起交换一下眼色,三个人分头跟了上去。扬殿起走在前头,从袖筒里掏出手雷,拔了拉环却不扔,嘉蓉和谭清竹忙对他大喊,快扔,扬殿起还愣在那儿,这时,轿子已经停下来,几个官兵朝扬殿起跑过来,这时扬殿起才扔出炸弹,炸弹响了!嘉蓉和谭清竹这时也把炸弹朝轿子扔去!轰隆隆巨响,轿子被炸翻了……
    聚贤楼。三梆子正和蔡六喝着酒,轰隆隆又穿来两声,食客们纷纷猜测是怎么回事?维新变法失败,慈禧太后囚禁了光绪皇帝,捕杀维新党,会不会是维新党报复?……蔡六趁机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纸包,取出一只水煮过的死苍蝇,塞进剩菜里,赖饭局……
    偏僻街道十字口。嘉蓉、谭清竹和扬殿起跑过来向不同方向奔去,远处跑来追兵。
    聚贤楼。伙计只好把掌柜的叫来,谁知掌柜的一口吞进苍蝇,说那是片菜叶子!三梆子和蔡六没辙又掏不出饭钱被伙计们扔出饭庄。
    伙计们正欲痛殴,三梆子和蔡六爬起来就跑,听见后面传来追兵的喊声,三梆子跑得更快了,这时才发现前面几个行人也跑起来,其中就有嘉蓉,跑到春香楼前,发现前面来了追兵,仓皇间和送客出门的飞来风撞了个满怀,飞来风正欲发作,认出了嘉蓉,嘉蓉顾不了许多,慌不择路地进了春香楼,三梆子也糊里糊涂地跟了进去。飞来风把路两端一看,追兵正赶来,飞来风转身进了春香楼,把不知如何藏身的嘉蓉拉进自己的房间,让嘉蓉先把外面的男装脱了,嘉蓉说,你为什么救我?飞来风说,你不认识我,我倒知道你是展爷的女公子!
    傻二给隔壁房间的死崔送炸豆腐,刚出门,被飞来风拽进自己的房间……追兵进了春香楼,老鸨来周旋,飞来风说刚进来一个男人,从后门跑了!小兵头让几个兵去追,自己和几个兵搜春香楼。搜到嘉蓉和傻二的房间,没发现破绽,追兵们走了。
    一身女装的嘉蓉刚出房间,被死崔看见,便拦住轻薄,嘉蓉不想纠缠,死崔以为得意,上前拉扯,黑五和三梆子也凑过来看热闹,飞来风劝也劝不住,傻二一声断喝,上前“英雄救美人”,混乱中,嘉蓉逃脱,匆忙中把包袱掉在地上三梆子刚检起,傻二辫子一甩,把包袱勾到自己手上,三梆子和傻二争枪,死崔说傻二检了东西,应该见面分一半,黑五认出那女的是大盐商展爷的千斤,包袱里的东西肯定值钱。傻二不愿意,说要想要东西,先问自己的胳膊腿儿答应不答应,死崔和三梆子僵在那儿了,飞来风替傻二给死崔陪好话,死崔要当面打开包袱,三梆子说,见面人人有份,飞来风把他们带到自己房间当着死崔、黑五和三梆子的面,打开包袱,里面是一顶带假辫子的瓜皮帽和一件男人的长衫,一看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加上飞来风给了一串铜钱,死崔、黑五和三梆子,这才骂骂咧咧地走了。
    城门口,清兵严查行人。
    傻二家里。爷俩看着带假辫子的瓜皮帽和一件男装,街上传言是革命党把亲王给炸死了,现在已经把城门都关了,搜捕革命党……猜测嘉蓉是否跟扔炸弹的革命党有关系?豆腐王让把帽子烧了,傻二娘舍不得,傻二则说要还给那姑娘。
    繁华街区。人们传言是三个革命党扔的炸弹,其中一个男子有妇人相……傻二听后若有所思……死崔听了也若有所思……三梆子和黑五听了则夸嘉蓉有种,是条“汉子”!丰盛当。死崔以嘉蓉涉嫌爆炸案为由,敲诈当铺,要钱太多,掌柜老西儿不答应,死崔扬言告官,老西儿说,东家展爷的女儿是当今知县李大人没过门的媳妇,死崔一愣,旋即冷笑,说,如果是这样,价码还要翻倍!
    展爷家。嘉蓉正在庭院习武,展爷来问炸弹事,嘉蓉看瞒不过,只好说尚有假发辨在傻二手上,展爷一听,忙带了银子去找知县,知县闻言大惊。
    衙门。知县正和幕僚商议炸弹事,刑名书吏张铁笔建议用钱买两个混混抵命,这时,死崔来告展嘉蓉,并说傻二手里可能留有证据,知县大怒,先让皂隶打了死崔一顿板子,关进大牢……
    知县退堂见了展爷后大怒,说嘉蓉这事闹的,不光会毁了两家的婚事,弄不好连两家的身家性命都得搭进去!展爷只是赔罪,说抹平这件事的一切花费都由他出。
    展爷回家训斥嘉蓉,嘉蓉说,她这样做,就是让李家不敢把她做儿媳妇。展爷严令嘉蓉不许出门。嘉蓉说,只要你不再去春香楼,我就不出门!展爷只好说,以后嘉蓉出门,必须要带上丫鬟翠花!这时,谭清竹和扬殿起来访,展爷将扬殿起和谭清竹逐出家门,对扬殿起言辞犹为刻薄,扬殿起回了几句嘴,展爷大怒,说,你一个洋行的小伙计,竟敢口出狂言,下回再来,自个儿扛一条断腿回去!
    出了展府,扬殿起发奋要当个大买办让展爷瞧瞧;谭清竹则想卖字画为生,乐得清净。
    傻二到丰盛当坚持把嘉蓉的包袱卷当面还给嘉蓉,嘉蓉要酬谢傻二,傻二拒绝,但同意吃请。[收回]

  • 第3集

    聚贤楼。傻二穿着新衣裳来赴宴,闹了一些笑话,嘉蓉不仅不窘,反而张扬——也是故意让把这些荒唐事传到知县的耳里……
    闹市。三梆子和蔡六正走过,听临街摆张桌子算命的金子仙对他们招徕生意。金子仙:……十七、十八、二十八,下至山根上至发!二位是流年不利啊!三梆子和蔡六扭头一看,十五、六岁的小徒弟钱成正给五十多岁的金子仙看茶,摇羽毛扇,金子仙双目微闭,摇头晃脑,像是在招徕生意,又像是自言自语。
    三梆子和蔡六来算命后,蔡六给了很少...[详情]

    聚贤楼。傻二穿着新衣裳来赴宴,闹了一些笑话,嘉蓉不仅不窘,反而张扬——也是故意让把这些荒唐事传到知县的耳里……
    闹市。三梆子和蔡六正走过,听临街摆张桌子算命的金子仙对他们招徕生意。金子仙:……十七、十八、二十八,下至山根上至发!二位是流年不利啊!三梆子和蔡六扭头一看,十五、六岁的小徒弟钱成正给五十多岁的金子仙看茶,摇羽毛扇,金子仙双目微闭,摇头晃脑,像是在招徕生意,又像是自言自语。
    三梆子和蔡六来算命后,蔡六给了很少的钱,三梆子给不出卦金,耍赖,说,算从前的事,嘛都不准;以后的事,还得走着瞧。钱成出语直白,被三梆子和蔡六殴打,金子仙的女儿菊花拎来的饭盒也给打飞,三梆子还调戏菊花,帮父亲炸豆腐摊吆喝的傻二忍不住报打不平,三拳两脚把三梆子和蔡六打倒在地,正欲舒展拳脚,被豆腐王拦住,三梆子和蔡六这才爬起来跑了,跑远了这才站住叫骂,扬言要报复。
    豆腐王正训斥傻二,金子仙过来对豆腐王道谢,这时,捕快班头刘三等人来带傻二去问话,金子仙忙塞给班头刘三一些银两,嘱傻二请捕快到聚贤楼先喝酒。
    聚贤楼。班头刘三说话滴水不漏,意思是让傻二说检到的东西是另一衣物……傻二半天才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衙门。死崔以勒索良善为名被重责三十大板,死崔说他有旁证,证人是傻二、黑五和三梆子。
    菊花对傻二有好感,回到家里还惦记着三梆子和蔡六要去报复傻二怎么办?钱成也附和着,被金子仙训斥,说,三梆子和蔡六那样的小无赖,只不过嘴上那么一说,给自己找个台阶下而已。并说,钱成已经学了一年多,连这点眼力都没有,命相这碗饭怎么吃?并说,自己把命相摊摆在炸豆腐摊旁边,就是“借力”,有人“搅局”时,有傻二父子在旁,不至于吃大亏……菊花插嘴也夸傻二父子,金子仙不以为然,认为傻二人虽然是个好人,但心眼太实,没有前程,暗示菊花死了这份心。钱成插嘴,被金子仙训斥,罚他背相书和绕口令练嘴皮子,说,命相这碗饭,人情不练达,嘴皮子不利落就吃不成。
    傻二家里。豆腐王说他发现一有女人出事,傻二便要抱打不平,说傻二也到了该娶媳妇的年龄了,看出傻二对菊花有意思,也让傻二打消和菊花相好的念头,说,咱卖炸豆腐的,别高攀人家算命先生。傻二不承认,傻二的老娘却对菊花有好感,说菊花倒是个贤惠的闺女。
    衙门里过堂,傻二、黑五和三梆子一口咬定嘉蓉遗落的东西是一块绸料,绸缎庄的孙掌柜也证实炸弹响的时候,嘉蓉正在他店里挑衣料。
    傻二觉得三梆子还算仗义,出了衙门向他道歉,谁知三梆子还不领情,说,萝卜一行,豇豆一行。他和傻二的事还没完!
    傻二闷头在院子抽烟锅,被父亲责令习武,说,要想人前显贵,必得人后下死力气。他父亲也在院子里用肘拍树干,一棵老树已经被拍打的形成一道凹槽,没了一道树皮。傻二辫子一甩,勾上树枝把自己象荡秋千一般荡来荡去。
    嘉蓉和翠花来买傻二的炸豆腐,向傻二道谢,傻二劝嘉蓉姑娘家以后少出门,再碰见那天的事情就不好了。嘉蓉说,那天如果是她自己动手的话,那帮混混家里现在正办丧事呢!傻二父子愕然。展爷酬谢知县,知县死活要退婚,展爷顾惜面子极力维持。[收回]

  • 第4集

    三梆子和蔡六在闹市上上寻食。谭清竹手里拿着几张宣纸在街市上行走,三梆子突然上前打招呼,像是老熟人,谭清竹正纳闷,三梆子道:怎么?穿了双新靴子就连老朋友也不认识了?他装做熟人间开玩笑,把谭清竹的帽子摘了,扔到屋顶上,扬长而去,谭清竹以为他喝醉了,正不知如何处置时,蔡六上前说要帮谭清竹上房取帽子,结果骗走了谭清竹的衣服和靴子,谭清竹在房上无法下来,一群人围着看热闹,金子仙让傻二把人弄下来,傻二辫子一甩挂在树枝上,像荡秋千...[详情]

    三梆子和蔡六在闹市上上寻食。谭清竹手里拿着几张宣纸在街市上行走,三梆子突然上前打招呼,像是老熟人,谭清竹正纳闷,三梆子道:怎么?穿了双新靴子就连老朋友也不认识了?他装做熟人间开玩笑,把谭清竹的帽子摘了,扔到屋顶上,扬长而去,谭清竹以为他喝醉了,正不知如何处置时,蔡六上前说要帮谭清竹上房取帽子,结果骗走了谭清竹的衣服和靴子,谭清竹在房上无法下来,一群人围着看热闹,金子仙让傻二把人弄下来,傻二辫子一甩挂在树枝上,像荡秋千那样一荡,自己已经站在树枝上了,众人齐声喝彩,傻二空中一跃把谭清竹从房顶上弄下来,谭清竹对此大为惊异,向傻二和金子仙道谢,金子仙送了谭清竹几句,说谭清竹骨分五指,应是位居宰相。
    嘉蓉为退婚设宴庆贺,谭清竹说把翠花带上,嘉蓉说,不会是看上翠花了吧?谭清竹笑着说,宁取大家的婢女,不娶小家的碧玉。
    聚贤楼。扬殿起说,这下自己追嘉蓉有希望了!谭清竹把金子仙的话给嘉蓉说了一遍,被嘉蓉取笑,嘉蓉还对谭、扬二人丧失“革命意志”不满,谭、扬则反唇相讥,说嘉蓉当革命党是为了逃婚。傻二在院子里习武,举石锁,博得围观的人一片喝彩,邻居王糊却说傻二的膂力不足,为证实自己,傻二一个人在众人的喝彩声中把王糊准备盖房的土坯从街上一气儿搬进王糊的院子……事后,王糊得意地对别人说,难怪傻二叫傻二。
    三梆子和蔡六把骗来的衣物转手卖给估衣摊,到小酒馆“大酒缸”喝酒,碰见死崔,“大酒缸”掌柜陈麻子对死崔特客气。见三梆子和蔡六一脸诧异,邻桌一酒鬼,烟鬼老陈头讲死崔绰号的由来,顺便吊三梆子和蔡六的胃口,讲了半截不讲了,只把玩手里的空酒碗,还是蔡六有眼色,给老陈头的碗里添了酒,老陈头这才把事说完。死崔本姓崔,名来福,有一次他灌了几挂肉肠子,晾在院子里,被人隔墙用竿子挑了去。转天,死崔又灌了几挂肉肠子,在肉里下了砒霜,仍旧挂在老地方,转天又被人偷走了,再过一天,就听说一个街坊一家死了三口人,听说是被砒霜毒死的。县衙里查来查去,就把死崔抓去了,过堂时,死崔一口承认毒是自己下的,但是为了毒耗子。谁叫那街坊偷嘴吃?这话也不能说没有道理,官府把这案子翻来覆去,也没法给死崔定罪,只好把他放了。从此得名死崔。他的街坊们从此不敢搭理他,他自己只好搬了家。死崔虽不是个混混,但混混们都怕他。
    展爷家。嘉蓉请傻二来切磋武艺,展爷虽不乐意,但碍着傻二的“仗义”,仍是热情款待,傻二不熟悉展家的情况,闹一点笑话,翠花取笑嘉蓉。傻二回家闷头习武。
    街角上。剃头匠王老六正给戴奎一——,欺行霸市“三大块儿”之一剃头,洗头的时候,戴魁一弯腰站起来,这时,蔡六从背后过来悄悄抽走了他坐的凳子,并摇摇手让王老六不要说话,王老六以为是熟人闹着玩,也就没说,继续洗头,看蔡六把凳子拿到街道拐角处,嬉皮笑脸地朝这边张望。洗完头戴魁一坐了个空,摔倒在地上,吃了一惊,王老六便把刚才的情况告诉他,并说刚才还看见那人拿着凳子在拐弯的地方,一定是你相熟的人跟你闹着玩呢!戴魁一大怒,这天津卫敢跟我戴魁一这么闹着玩的人还没生出来呢!一定是骗子,还不赶快去追!戴奎一边骂着街一边和王老六追赶了几步,那有那骗子的踪影。等他们追远了,三梆子跑过来把剃头挑子的另一头搬跑了,戴魁一和王老六才发现这边的东西也空了,气得戴魁一破口大骂,扇王老六一个耳光出气。
    丰盛当。蔡六和三梆子把剃头挑子当钱,当铺掌柜老西儿不收,蔡六谎称是剃头的用这东西顶帐做押,自己也是急用钱,且下午就来赎当,不要当票,老西儿这才把当收了。
    三梆子被剃头匠的火盆烫了手,从当铺拿到钱赶紧到中药铺瑞芝堂讨药,冯掌柜略发善心,免费给涂了药。看着瑞芝堂和冯掌柜的气派,蔡六心有所动,自语道:有钱的人会当善人,当善人卖药能赚大钱!
    丰盛当。东家展爷发现剃头的行头,老西儿说明情况,展爷说要防着敲诈。因为,这很可能是贼赃,又没写当票,如果对方跟自己有仇,去告官,衙门来人一查,没写当票的物件,肯定是赃物,那麻烦就大了。[收回]

  • 第5集

    大酒缸”。三梆子和蔡六从“大酒缸”掌柜陈麻子口中得知,戴奎一是一号儿“人物”,号称是“平地抠饼,抄手拿佣”的主儿。三梆子羡慕戴奎一,听说戴奎一打天下靠的就是一身绝活,而天津的武林泰斗是索天响,索天响有三个绝活,一是单指倒立;二是脚踢苍蝇;三是在蜘蛛网上睡觉。三梆子便决意拜师。蔡六本想怎么把当铺骗一下,想来想去,没想出个稳妥的计策,因为知道丰盛当在官府里面有背景,这时,卖药的老宋来酒馆里卖药,生意似乎还不赖,蔡六觉得卖...[详情]

    大酒缸”。三梆子和蔡六从“大酒缸”掌柜陈麻子口中得知,戴奎一是一号儿“人物”,号称是“平地抠饼,抄手拿佣”的主儿。三梆子羡慕戴奎一,听说戴奎一打天下靠的就是一身绝活,而天津的武林泰斗是索天响,索天响有三个绝活,一是单指倒立;二是脚踢苍蝇;三是在蜘蛛网上睡觉。三梆子便决意拜师。蔡六本想怎么把当铺骗一下,想来想去,没想出个稳妥的计策,因为知道丰盛当在官府里面有背景,这时,卖药的老宋来酒馆里卖药,生意似乎还不赖,蔡六觉得卖药是个不错的生钱路子,便给老宋恭敬地买了酒菜,搭识了老宋。
    展爷想着也没人敢来赎当。便让老西儿遣伙计找着王老六,让他把行头带走,免得生事,并准备着万一有人来赎这剃头的行头,便去告官,到时候让王老六到堂上做证,王老六自是一口答应。王老六拿到自己吃饭的家伙千恩万谢,展爷说,不用谢,以后来剃头,顶还赎金。
    索天响的武馆。三梆子来拜师索天响,好不容易才门,但索天响他肯定是见不上,索天响的一个徒弟问了三梆子几个有关武林的问题,三梆子答不上来遭嘲笑,拳脚也没根底,也没带见面礼,在哄笑声中三梆子灰溜溜地走了。
    街市。叫卖声此起彼伏。
    一个洋人传教士和扬殿起等几个中国人教徒在唱赞美诗,传教,王糊问入教能得到什么好处?最后弄明白虽然不能发财,但礼拜天能吃一份不要钱的圣餐便入了教。
    傻二和嘉蓉、翠花被一阵叫好声吸引过去,原来,撂地摊买假药材的老宋正练几招硬气功,傻二为了在嘉蓉面前表现,自告奋勇地上去表演,老宋先是一愣,后来看傻二没有恶意,便顺水推舟,含混地把傻二说成自己的徒弟,然后,卖假药材,蔡六和三梆子当托儿,假称老宋的药灵验,要多买几包,老宋则说,你想全要,我还不卖呢!我是个走江湖行医的,要积德行善,好药不能让你一个人占了!引来不少围观者买药。黑五只是远远地站在一旁,嘿嘿地冷笑。买药人散去后,蔡六和三梆子跑回来从老宋手里领钱,老宋要给傻二钱,傻二不要。
    这当儿,黑五过来打秋风,顺便要从蔡六和三梆子的进项里扣份儿,三梆子不乐意,黑五两个大耳光打上去,三梆子乖乖的把钱交出来,傻二想抱打不平,又觉得不对,被嘉蓉拉走了。
    蔡六当托儿的同时看出卖药有很多门道,便在老宋面前尽力表现,说自己是个孤儿,拜老宋为干爹,从老宋口里知道如何辨别药材的真假,和经营药铺的路数和门道,三梆子则费不了脑筋,记不住药名、药性,当托也给当砸了,买药的把三梆子臭骂一顿,赶走了。
    三梆子羡慕小混混黑五,请他到“大酒缸”喝酒,听黑五说当混混有吃有喝,没人敢欺负,便发奋请黑五介绍入“锅伙”当混混。[收回]

神鞭精彩对白

神鞭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神鞭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神鞭的短评

(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