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4
  • 集数:30
  • 单集片长:45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一江春水向东流剧情

张忠良出身贫苦,从小就是上海富豪吴家祺的书童,两人都对贤淑善良的素芬心存爱慕,但素芬心中只有忠良,不久两人结为夫妻。抗日战争爆发,张忠良参加了救护队,夫妻两人在兵荒马乱时失散。后来张忠良辗转到了重庆,碰到旧相识现成为交际花的王丽珍,她为忠良在干爸庞浩的公司里谋得一职。在王丽珍的引诱下,张忠良很快投怀送抱、渐渐走向堕落…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故事发生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江南小镇——乌镇。方圆几十里谁都知道吴家在当地是富甲一方,吴老爷自然也成了能呼风唤雨的人物。眼看着吴老爷的七十大寿就要到了,这天一大早,吴家的二管家张忠良兴冲冲跑来,他带来了大少爷从上海寄来的信,可是信上的一句“你们权当我死了”惹得吴老爷勃然大怒,他认定这不孝子一心盼着亲爹早死,而自己偏要延年益寿不可。吴老爷下令让八姨太紫纶继续守斋,以助自己练成“九转还阳大功”。
    张忠良为了缓解吴家父子的...[详情]

    故事发生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江南小镇——乌镇。方圆几十里谁都知道吴家在当地是富甲一方,吴老爷自然也成了能呼风唤雨的人物。眼看着吴老爷的七十大寿就要到了,这天一大早,吴家的二管家张忠良兴冲冲跑来,他带来了大少爷从上海寄来的信,可是信上的一句“你们权当我死了”惹得吴老爷勃然大怒,他认定这不孝子一心盼着亲爹早死,而自己偏要延年益寿不可。吴老爷下令让八姨太紫纶继续守斋,以助自己练成“九转还阳大功”。
    张忠良为了缓解吴家父子的矛盾,亲自来到上海希望能说动大少爷,谁知吴家祺早就对自己的家庭深恶痛绝,如果说还有所惦念的话,那就只有紫纶了,可是一想到紫纶,就更不能回到那个令自己感到窒息的乌镇老家了,家祺在一张琴谱上写下“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请他转交给紫纶。
    而此刻的紫纶,面对着已经吃了半个多月的素斋实在是忍无可忍,但是她纵然能朝着一肚子坏水的大管家吴宝大发雷霆,也能掀翻饭菜,却终究逃不脱成为老爷“采阴补阳”工具的命运。熏香沐浴后的紫纶被送到了吴老爷的练功房“静居”,面对一身道士打扮的老爷,想着自己只不过是对方的一贴好药,一剂药渣,紫纶心里禁不住一阵翻江倒海的恶心。蒲团上方原形的帐纬缓缓落下,吴老爷淫笑着挨近紫纶,“扑”的一声,一口污物沾到了老爷身上,吴老爷惊觉紫纶吃了荤腥,惨遭毒打的紫纶又遭众姨太奚落,还连累了善良的家奴素芬被罚跪在大雨中,张忠良隐约觉得是有人在暗害紫纶,关键时刻,一张南货店的开洋赊帐单终于使四姨太和吴宝的阴谋败露无疑 。[收回]

  • 第2集

    “开洋馄饨”事件以后,紫纶决意逃离吴家,她来到昔日自己唱评弹的书场,请求书场的昔日的说书师傅帮自己找可靠的船工,师傅则担心紫纶逃不出吴家的魔掌。而无处不在的吴宝似乎已经注意到了紫纶的异常,上次暗害不成,便又和四姨太伺机而动,四姨太仗着自己当军长的哥哥自然肆无忌惮,就连偶尔在报上看到自己的外甥女王丽珍在上海得了选美第三名也成了骄傲的资本。
    吴老爷管不了姨太们的拈酸吃醋,只知道听从李道长的蛊惑,他决定加紧练功,要用足紫纶...[详情]

    “开洋馄饨”事件以后,紫纶决意逃离吴家,她来到昔日自己唱评弹的书场,请求书场的昔日的说书师傅帮自己找可靠的船工,师傅则担心紫纶逃不出吴家的魔掌。而无处不在的吴宝似乎已经注意到了紫纶的异常,上次暗害不成,便又和四姨太伺机而动,四姨太仗着自己当军长的哥哥自然肆无忌惮,就连偶尔在报上看到自己的外甥女王丽珍在上海得了选美第三名也成了骄傲的资本。
    吴老爷管不了姨太们的拈酸吃醋,只知道听从李道长的蛊惑,他决定加紧练功,要用足紫纶这个“佳鼎”。三日守斋,净身净口的“催命符”如今传到紫纶耳中已成了加速自己离开的动力。
    忠良带着素芬回家,同样善良的张母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本分的女孩子,连自己生日都不知道的孤女素芬第一次感受到了家的温暖,手里握着张母赠于的玉马,素芬不禁喜极而泣。可等她回到吴家大院,等着她的却是一场噩梦,原来紫纶的屋里已是人去楼空,吴家找不到紫纶,只能从素芬入手,吴宝认定素芬是紫纶的同党,对她百般逼问拷打,素芬有苦难言。情急之下,忠良赶到书场,终于劝回了紫纶,当他们赶回吴家,正遇上被打断胳膊的素芬被塞进麻袋要给扔下河去,由于过度惊吓,素芬失语了。
    紫纶的归来并没有真正打消吴老爷心中的猜忌,面对高挂船头警告自己的女尸,愤怒的紫纶在家宴上承认就是想私奔,想去上海找老爷的儿子。并在老爷的暴怒中一头冲向屋外欲投河自尽,一向与世无争的二姨太,也就是家祺的母亲一把抱住了紫纶,二姨太的“证词”救了紫纶一命,却无法化解她心中的恨,紫纶希望素芬能跟着忠良离开这个人间地狱,免得像自己一样将被慢慢地吞噬。[收回]

  • 第3集

    紫纶给了素芬一箱珠宝,并告诉她这里迟早会出大事,甚至还会死人。吴宝又来传话,老爷请来大师为素芬驱邪,还要八姨太紫纶守斋半月,以助老爷完成大业。紫纶暗中摸出了一把东洋短剑,见此情景,素芬虽然口不能言,却深深地为紫纶感到担忧。
    李道长围着素芬念念有词,这邪未驱完,却是连连恭喜。他告诉吴老爷所谓九九归一,必须娶第九房姨太,适才眼前的素芬乃上佳的“做鼎”之才,吴老爷大喜过望。至此以后,老爷见到素芬便有了异样的感觉,眼见着吴老...[详情]

    紫纶给了素芬一箱珠宝,并告诉她这里迟早会出大事,甚至还会死人。吴宝又来传话,老爷请来大师为素芬驱邪,还要八姨太紫纶守斋半月,以助老爷完成大业。紫纶暗中摸出了一把东洋短剑,见此情景,素芬虽然口不能言,却深深地为紫纶感到担忧。
    李道长围着素芬念念有词,这邪未驱完,却是连连恭喜。他告诉吴老爷所谓九九归一,必须娶第九房姨太,适才眼前的素芬乃上佳的“做鼎”之才,吴老爷大喜过望。至此以后,老爷见到素芬便有了异样的感觉,眼见着吴老爷的厚颜无耻,紫纶再一次暗中摸出了短剑,她决定用自己的方式来保护素芬,并把希望寄托在忠良身上,希望他别像当年的家祺那样软弱。
    而忠良正一心寻找让素芬重新开口的妙方,趁着去上海收帐的机会遍访良医,谁知在途中遇到了抢劫的歹徒,他的无畏吸引了坐车路过的王丽珍,丽珍的手枪以及车内的大人物“庞爷叔“令忠良大开眼界,在他心里第一次有了大亨的概念。
    忠良找到在舞厅弹琴的家祺又劝他回家,并告诉他紫论其实过得还不如素芬,两人竟然当街吵架。忠良与家祺不欢而散,回到吴家,忠良意外地被老爷封为大管家。此举更加深了紫纶的担忧,她决定行动了。
    月黑风高之夜,一个黑影出现在老爷的卧室里,正当她高举短剑刺向床头,手腕却被忠良牢牢扣住,紫纶只得匆匆离去。第二天,忠良在老爷的桌上发现了紫纶慌乱中遗落的东洋短剑,面对老爷的咄咄目光,他只能承认那是家祺当年送给自己的东西[收回]

  • 第4集

    吴老爷看似没有深究,却告诉忠良:自己可以把一个人送入天堂,也可以把他打入地狱。紫纶也告诉忠良,这实际上是一个圈套,吴老爷已经决定娶素芬做九姨太,继续他的采阴补阳之长生术。情急之下,忠良和素芬相约当晚以老爷房中灭灯为号共同出逃。
    是夜,静居里点起了灼灼烛光,紫纶为了迷惑老爷出人意料地极尽温柔,只一心想着早些灭灯,偏偏老爷也是一反常态,不急不燥地摸出一把短剑,所谓刀上花纹是苍颉鸟迹文的诳语骗得紫纶承认那是家祺送给自己的东...[详情]

    吴老爷看似没有深究,却告诉忠良:自己可以把一个人送入天堂,也可以把他打入地狱。紫纶也告诉忠良,这实际上是一个圈套,吴老爷已经决定娶素芬做九姨太,继续他的采阴补阳之长生术。情急之下,忠良和素芬相约当晚以老爷房中灭灯为号共同出逃。
    是夜,静居里点起了灼灼烛光,紫纶为了迷惑老爷出人意料地极尽温柔,只一心想着早些灭灯,偏偏老爷也是一反常态,不急不燥地摸出一把短剑,所谓刀上花纹是苍颉鸟迹文的诳语骗得紫纶承认那是家祺送给自己的东西,老爷为紫纶的背叛而大怒,两人撕打之中,不慎着火,须臾,吴家大院燃起了熊熊烈焰。这意外的大火搅乱了忠良和素芬的计划,众人救出了老爷和紫纶。紫纶的“恶行”被公诸于众,死里逃生的老爷发誓要绞死紫纶,用李道长的话就是旧器必归与尘土,好在还有素芬这个新的上佳之鼎。
    忠良和素芬想尽了一切办法都不能留住紫纶。眼看着紫纶被五花大绑游街示众,她被押到船头,脖子上了绳套。按照族规,乡民们要排着队往紫纶身后的竹筐里扔石头,筐在下沉,紫纶脖子上的绳套也越来越紧,素芬不顾一切地冲上去抱住了紫纶的腿,可怜的她用尽全力竟然叫出了“紫纶姐姐”。就在此时,能说上话的人终于赶到了,吴家祺回到了乌镇。家祺的出现挽回了紫纶的性命,却改变不了苦难,她被吴老爷卖到了妓院。
    面对如同仇敌的儿子,吴老爷心灰意冷。为了得到素芬,吴老爷认了忠良为义子,但这一切都是有条件的,忠良发现门口满是手持棍棒的家丁,自己已无退路,只能下跪“屈从”。在素芬就要被送入静居“练道修仙”之际,被忠良赶来救下,两人连夜乘船逃走。
    静居再度着火,这一回吴家大院可就没有那么幸运了[收回]

  • 第5集

    经过一番惊心动魄的变故,令人惊奇的是素芬又能开口说话了。她和忠良逃到了上海,第一次站在熙熙攘攘的街头,素芬感到手足无措。
    在电车上,素芬发现自己的包袱不见了,还没等叫出口,已经有流氓摸样的人用刀抵住了忠良的腰,两人被逼下车,素芬为这一切深感惶恐,忠良安慰她等找到家祺少爷就好了,可是当他们找上门去,却被告知家祺被巡捕房抓走了。
    忠良和素芬只得先安顿好住处再慢慢打探家祺的下落。在两人的“新居”里,忠良拿出了自己偷偷打制的...[详情]

    经过一番惊心动魄的变故,令人惊奇的是素芬又能开口说话了。她和忠良逃到了上海,第一次站在熙熙攘攘的街头,素芬感到手足无措。
    在电车上,素芬发现自己的包袱不见了,还没等叫出口,已经有流氓摸样的人用刀抵住了忠良的腰,两人被逼下车,素芬为这一切深感惶恐,忠良安慰她等找到家祺少爷就好了,可是当他们找上门去,却被告知家祺被巡捕房抓走了。
    忠良和素芬只得先安顿好住处再慢慢打探家祺的下落。在两人的“新居”里,忠良拿出了自己偷偷打制的一对金戒指,却不让素芬戴上,因为他要给素芬一个体面的婚礼,要让自己心爱的人穿上洁白的婚纱,而对于素芬来说,能在一起永不分离就是最大的幸福。
    忠良为家祺的事而奔忙,却连监狱的大门都进不去。举目无亲的他只能去找王丽珍,得知家祺翻译的文章得罪了日本人,而他根本不肯认错。因为有了庞浩公的名片,忠良终于在狱中见到了固执己见,还一心日本俳句的家祺。又因为有了王丽珍的指点,忠良找到了日本商人奥平为雄,忠良的忠义之气感动了这位家祺的昔日同窗,终于同意伸出援手,却不知刚刚步出会社的忠良已紧张地跌坐在路边。
    出狱后的家祺依然惦念着流落到上海的紫纶,拜托忠良代为寻找,同时也希望忠良能和自己一起出席王丽珍表姐何文艳的订婚宴。家祺无法忘怀的紫纶确实在上海的一家妓院里,而且正在何文艳未婚夫温汉仁的怀抱里,拿温小开的话说,自己只有在紫纶这里才感觉自己是个真正的男人。
    忠良因为家祺的一句话,变卖了结婚戒指换来了两套参加订婚宴的礼服。
    大雨滂沱之夜,忠良和素芬兴冲冲赶到百乐门舞厅,却因为没有请柬被拒之门外,两人被遗忘在风雨中[收回]

一江春水向东流精彩对白

一江春水向东流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一江春水向东流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一江春水向东流的短评

(1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 在特定的年代 特定的历史背景下 一个忠厚善良的人 如何 在金钱权利女人游戏中 沉沦的!

    ren091发表于2009-09-24 04:33:12

全部1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