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1992
  • 集数:106
  • 单集片长:45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再见艳阳天(TVB)剧情

谢秀巧(陈秀雯)一个外柔内刚、刻苦朴实农家女儿命运之安排下嫁给地主方世藩(秦沛)之长子方贺生(马景涛)但省城求学生却早心有所属未能忘情于恋人张文凤(邓萃雯)与巧婚姻只为完成病重母亲玉卿(南红)心愿而已 及后革命巨浪如洪流般涌至燃起生爱国情操毅然从军参加北伐当凤得悉此事大怒深觉生漠视自己二人关系恶劣反之巧知振兴中华大业生理想遂鼓励......[详细]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谢祥一家养了三个女儿一直无子,次女已经出家,长女秀巧成了家中重要的劳动力,虽是二十出头,仍无归宿,但她知道这是无可奈何,全无怨言,秀巧母亲再次怀孕﹐添增男丁是谢祥的最大的希望﹐虽是难产﹐巧母仍奋力的产下男孩﹐秀巧一家喜欣若狂。然而,一场暴雨却将一家的欢愉冲走了。
    雨下不止,水坝决提,秀巧及众村民全力护提,堤坝是护着了,但是快将收成的禾稻却全被水淹没了,众村民生计已无着落,饥饿的村民开始对存中唯一的耕牛打注意,但耕牛是...[详情]

    谢祥一家养了三个女儿一直无子,次女已经出家,长女秀巧成了家中重要的劳动力,虽是二十出头,仍无归宿,但她知道这是无可奈何,全无怨言,秀巧母亲再次怀孕﹐添增男丁是谢祥的最大的希望﹐虽是难产﹐巧母仍奋力的产下男孩﹐秀巧一家喜欣若狂。然而,一场暴雨却将一家的欢愉冲走了。
    雨下不止,水坝决提,秀巧及众村民全力护提,堤坝是护着了,但是快将收成的禾稻却全被水淹没了,众村民生计已无着落,饥饿的村民开始对存中唯一的耕牛打注意,但耕牛是秀巧一家向存中地主方家借钱买回来的。谢祥担心一吃下耕牛,下造无牛犁田,影响收成之余更难以还钱给方家,只得全力护牛。秀巧及妹妹秀丽奉命带牛上山匿藏,岂料倦极的巧一觉醒来,却发现牛被偷走了,原来是被政府军打败,逐出广州的部队所为,众村民无可奈何,只得向方家求助望方家求助,望方老爷世藩开仓放粮以解燃眉之急,熟料,方家已被部队包围了。[收回]

  • 第2集

    被逐部队饥困交迫,决定在存中扎营休息,并要方世藩交出金钱和粮食。村民们感到逃兵前来夺粮,再不能留在存中,只得各自奔命,但村落已被贼兵封锁,村民无路可逃,方家二少爷贺文决定潜出城市求救,又截回来,几乎丧命。世藩无奈开仓放粮,村民们也只得充当贼兵们的仆役。虽然如此,由于放粮,村民们暂得温饱活存,变成不幸中的大幸。秀巧看着这班有如丧家之犬的士兵,为生活而争战苦斗,其中虽有作恶之人,大部份却是充满温情的苦命人﹐秀巧从中得到启...[详情]

    被逐部队饥困交迫,决定在存中扎营休息,并要方世藩交出金钱和粮食。村民们感到逃兵前来夺粮,再不能留在存中,只得各自奔命,但村落已被贼兵封锁,村民无路可逃,方家二少爷贺文决定潜出城市求救,又截回来,几乎丧命。世藩无奈开仓放粮,村民们也只得充当贼兵们的仆役。虽然如此,由于放粮,村民们暂得温饱活存,变成不幸中的大幸。秀巧看着这班有如丧家之犬的士兵,为生活而争战苦斗,其中虽有作恶之人,大部份却是充满温情的苦命人﹐秀巧从中得到启示,无论如何困苦,都要奋力的生存下去,在自己的土地建立家园﹗
    士兵离开后,方家的粮食和金钱被夺一空,方家最大的生意是酒庄,没粮就难以酿酒,这是方家生意上的危机。方世藩无计可施,由于他一直不喜二子,在这困境中,他对贺文也无以寄望,唯写信到广州要求长子贺生筹措现金来周转。贺生在广州替方家开设第一间布行,以扩展方家基业,由于现金都用在开铺上,只得等待一批英国布匹运到以套现。可是,时正值省港大罢工,工人对英货痛恨不已,将运到的英国的布烧毁了,贺生顿感彷徨。[收回]

  • 第3集

    秀巧出石岐找舅父杨学轩求助,以济燃眉之急。原来轩与巧之同乡姐妹石佩佩,亦即轩以往私塾之学生发生感情,但二人却未能宣诸于口。只是暗暗的相互爱慕起来。巧得见二人,喜形于色,终能得轩与佩金钱上之帮助,立刻回家。另一方面,佩之父石亨﹐乃石岐警察局之副局长,一心想佩嫁与豪门富户,就能下世无忧,暗地里得知女儿与穷光旦轩来往,一怒之下命人痛殴之,更将其赶出石岐。
    巧回家途中不幸遇贼,被劫部份金钱,祥知道后大怒,命巧将仅余之钱还回方...[详情]

    秀巧出石岐找舅父杨学轩求助,以济燃眉之急。原来轩与巧之同乡姐妹石佩佩,亦即轩以往私塾之学生发生感情,但二人却未能宣诸于口。只是暗暗的相互爱慕起来。巧得见二人,喜形于色,终能得轩与佩金钱上之帮助,立刻回家。另一方面,佩之父石亨﹐乃石岐警察局之副局长,一心想佩嫁与豪门富户,就能下世无忧,暗地里得知女儿与穷光旦轩来往,一怒之下命人痛殴之,更将其赶出石岐。
    巧回家途中不幸遇贼,被劫部份金钱,祥知道后大怒,命巧将仅余之钱还回方家以补偿失牛之事,巧唯有听命。巧至方家还钱,竟晕倒﹐藩得知其苦况,答应聘之为工人,以工还钱,巧大喜不已。巧怀着战战兢兢的心情上工,由于工作勤奋,深得卿之心,却被其它人工人讥之过份卖力以博好感。
    方家的管家张大妈之夫好赌成性,欠下巨债远走。债主对张大妈苦苦相迫,哄骗其签下卖身契将其女文凤送至广州戏班当杂工,实则乃妓院当娼,凤感母先斩后奏之行为,加上一直怨恨其未有尽母亲责任而大怒,但还是上路。[收回]

  • 第4集

    凤被带出广州妓院,方知受骗,惜反抗无从,碰巧生为着借钱一事求助于富商区汉,汉带其望妓院寻欢,生被半推半就之下入凤房,得知凤悲惨遭遇,顿生怜悯之心,故替其与鸨母说项,凤却趁机逃走,生相助,二人过了一夜,言谈间惊悉生乃其母常挂在口边之大少爷,感觉复杂,但生始终是其恩人,心中不免对其留下印象,生劝之回乡见母。但凤深信其母存心骗之当娼,故未加理会,生无可奈何。
    鸨母至布行找生晦气,区汉相助打发之,更感生仗义过人,决资助生,方...[详情]

    凤被带出广州妓院,方知受骗,惜反抗无从,碰巧生为着借钱一事求助于富商区汉,汉带其望妓院寻欢,生被半推半就之下入凤房,得知凤悲惨遭遇,顿生怜悯之心,故替其与鸨母说项,凤却趁机逃走,生相助,二人过了一夜,言谈间惊悉生乃其母常挂在口边之大少爷,感觉复杂,但生始终是其恩人,心中不免对其留下印象,生劝之回乡见母。但凤深信其母存心骗之当娼,故未加理会,生无可奈何。
    鸨母至布行找生晦气,区汉相助打发之,更感生仗义过人,决资助生,方家事业得过难关。方家收到生汇来的信及巨款,上下无不欢欣,藩深庆有生如此良儿,老怀安慰。卿连日来精神不振,对人参燕窝都提不起兴趣,更大发脾气,众人无可奈何。然而巧却抱着尝试心态,烹调番薯粥给卿吃,众初不抱乐观,认为卿不会爱吃粗贱之物,但结果却是出人意表,卿就爱吃此粥,对巧印象更佳。夜半,艳霞暗中往后园私会一男子,被巧撞破,惊叫。[收回]

  • 第5集

    笑侬夜访艳霞,后园相会,秀巧经过瞥见,大叫有贼,惊动了方家上下。笑侬当场被逮,世藩认出是艳霞师兄,以为二人有染,怒不可遏,言词间甚至怀疑贺文是否其亲生子。贺文亦大感困惑,质问艳霞,艳霞羞愤激动,嚷着要死,笑侬情急,当众揭露自己是太监之身,世藩错愕不已,知道怪错好人,却大事化小,但艳霞不肯干休,撞柱自杀不遂,受伤晕倒。世藩深感歉意,允诺今后会善待艳霞和贺文。另方面,又向笑侬赔罪。慨赠其盘川上路。
    贺文在酒庄内大发晦气,...[详情]

    笑侬夜访艳霞,后园相会,秀巧经过瞥见,大叫有贼,惊动了方家上下。笑侬当场被逮,世藩认出是艳霞师兄,以为二人有染,怒不可遏,言词间甚至怀疑贺文是否其亲生子。贺文亦大感困惑,质问艳霞,艳霞羞愤激动,嚷着要死,笑侬情急,当众揭露自己是太监之身,世藩错愕不已,知道怪错好人,却大事化小,但艳霞不肯干休,撞柱自杀不遂,受伤晕倒。世藩深感歉意,允诺今后会善待艳霞和贺文。另方面,又向笑侬赔罪。慨赠其盘川上路。
    贺文在酒庄内大发晦气,指世藩多年来待己甚差,是因为一直怀疑自己并非亲生,世藩怒极掴之,贺文愤然离家。艳霞哭闹不休,认定一切事端皆由秀巧引起,迁怒于她,要世藩将她从玉卿身边调过来,玉卿剧烈反对亦不果。秀巧战战兢兢往伺候艳霞,艳霞不断分派苦差予,没完没了,秀巧为了家计,只好逆来顺受﹐亦不敢将实况告诉玉卿,恐二人会因己生冲突。然而此事最后仍被玉卿得知,与艳霞又起争执,秀巧顿成磨心。
    秀丽来找秀巧,告之杨娇产后失调,身体甚差。秀巧急向艳霞请假,艳霞乘机耍之,世藩看不过眼,特准秀巧多放两天假,秀巧道谢不迭。秀巧回到家园,一家乐也融融。但当她得知二妹秀玲在婆家受尽虐待,又担懮不已。
    贺文到石岐投靠好友赵三,赵三提议往广州卖烧乳鸽闯天下,贺文雄心勃勃,矢言事业无成不会回方家。文凤流浪广州街头,偶然认识了女摊贩荷姐,彼此一见如故,荷姐且分出部份自制饰物给文凤出售。一天,文凤?地摊的时候,见贺生经过,心感自卑﹐低头不敢招呼。[收回]

再见艳阳天(TVB)精彩对白

再见艳阳天(TVB)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再见艳阳天(TVB)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再见艳阳天(TVB)的短评

(9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全部9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