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4
  • 集数:20
  • 单集片长:45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便衣警察剧情

故事发生在粉碎“四人帮”之前的一九七六年。经群众举报,南州市公安局逮捕了一个名叫徐邦呈的台湾特务。当时没有弄清楚特务潜入南州市来的目的,在军代表甘副局长的诱供下,徐邦呈谎称他要在边境接应一支敌人的小分队入境,目的是破坏大陆的批林批孔运动。甘副局长亲自带队押解着徐邦呈前往边境,准备将敌人的小分队一网打尽,结果徐......[详细]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七六年清明节的前夕,侦察员周志明的邻居、街道主任郑大妈煞有介事地向周志明举报一件事情,说同街道的李大妈家最近来了一位亲戚,可是据李大妈说,这个亲戚十年前就已经死了,怎么又突然活了呢,难道真是见鬼啦?郑大妈的老伴王涣德说老娘们家就爱多管闲事儿,不以为然。可是周志明却觉得有些蹊跷。
    周志明把这件事报告了侦察科长段兴玉。段兴玉说公安厅内部通报,可能有境外特务潜入南州市,还是应该了解一下为好。周志明很快通过郑大妈了解到,这个...[详情]

    七六年清明节的前夕,侦察员周志明的邻居、街道主任郑大妈煞有介事地向周志明举报一件事情,说同街道的李大妈家最近来了一位亲戚,可是据李大妈说,这个亲戚十年前就已经死了,怎么又突然活了呢,难道真是见鬼啦?郑大妈的老伴王涣德说老娘们家就爱多管闲事儿,不以为然。可是周志明却觉得有些蹊跷。
    周志明把这件事报告了侦察科长段兴玉。段兴玉说公安厅内部通报,可能有境外特务潜入南州市,还是应该了解一下为好。周志明很快通过郑大妈了解到,这个李大妈家的亲戚名叫徐邦呈,四十二岁,是广西某县人。接着给广西某县的公安局打电话寻问,当地回电说此人十年前确已自杀,早已注销了户口。这一情况立即引起了南州市公安局的注意。
    段兴玉和侦察处长纪真一起向局领导请示,段兴玉建议先不要打草惊蛇,继续注意这个叫徐邦呈的人,弄清楚他来南州市的目的。主管刑侦的副局长雷树峰赞同这一方案。可是军代表、甘副局长从当前阶级斗争的角度,判定徐邦呈一定有破坏活动,说万一他跑掉了谁负责,要求立刻实施拘捕。甘副局长虽然排名在雷副局长之后,却是公安局实际的当权者,纪真只好按照甘副局长的命令执行。
    段兴玉带领组长陈全有、侦察员周志明、严君和陆振羽前去拘捕了广西人徐邦呈,在徐邦呈的行李中意外地搜查出密写纸、密写药、用半导体改装的信号机等特务用具和大量的现金。甘副局长为自己果断决定抓到了特务颇为得意,顺便还表扬了周志明和段兴玉报告及时,是阶级斗争觉悟高的表现。
    在接下来的审讯中,徐邦呈招供是台湾情报局特务,要去北京在王府井与人接头,只是路过南州市。段兴玉和陈全有都是具有丰富经验的侦察员,认为徐邦呈的供述任务是虚假的,而且他是个受过专门训练的老手。那么他潜入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呢?
    甘副局长亲自出马来审讯了徐邦呈,在甘副局长阶级斗争上纲上线的凌厉攻势下,徐邦呈又供出了要接应台湾的一支恐怖活动小分队入境,任务是破坏当前的批邓和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随后,按照徐邦呈交代的时间和密码,侦察处又破译了海外发给徐邦呈的电文,小分队四天之后从边境潜入。甘副局长异常兴奋,认为即将破获一起重大的特务案件,决定亲自前往边境指挥诱捕敌特小分队的行动。
    段兴玉和陈全有对徐邦呈的供述都提出了疑问,怀疑徐邦呈有诈。可纪真还是按照甘副局长的部署,把段兴玉暂时调离了侦察处,让陈全有、周志明和陆振羽当晚就押解徐邦呈乘火车去边境。纪真和甘副局长乘飞机先去了边境。
    周志明临走之前,父亲突发心脏病住进了医院。周志明跑了几家菜店才给父亲买到几个西红柿,结果还在公共汽车上被挤烂了,西红柿汁弄了一个女孩一裤子,周志明差点被汽车上的人当做流氓打一顿。前来调解的民警叫周志明给人家洗干净裤子,周志明赶紧又去买了一条新裤子,委托同事严君给那个叫施肖萌的女孩送去。
    当晚,陈全有、周志明和陆振羽从看守所里押解出徐邦呈,一同上了去边境的列车。
    第二天,甘副局长和纪真已经到达边境的仙童山,在当地边防军的配合下,已经做好了围捕敌特小分队的准备,计划出动一个连的解放军战士伏击敌人。同时还掉来了专列,准备抓捕敌人小分队后直接押送回南州市。
    押解徐邦呈的火车上。参加过审讯的陈全有突然又问徐邦呈接头的时间和地点,问他在夜间怎么能够识别那个具体的方位。徐邦呈说在照片上看到过那个做为标志的大树。陈全有悄悄对周志明说,这小子很可能没有说实话。[收回]

  • 第2集

    陈全有、周志明和陆振羽一路上两天两夜都没有合眼,三个人都十分疲劳。徐邦呈却一直在火车上睡觉。第三天,他们把徐邦呈押送到边境某部队的驻地。陈全有还是有些不放心,向甘副局长提出,当天晚上的行动不要让徐邦呈到前沿的伏击阵地上去,可是甘副局长不以为然,说今晚就能把入境的敌人小分队一网打尽。甘副局长再次审问了徐邦呈,徐邦呈表示一定要立功赎罪,争取宽大处理。随后,按照甘副局长的布置,陈全有和周志明押解着徐邦呈进入了部队埋伏的地带...[详情]

    陈全有、周志明和陆振羽一路上两天两夜都没有合眼,三个人都十分疲劳。徐邦呈却一直在火车上睡觉。第三天,他们把徐邦呈押送到边境某部队的驻地。陈全有还是有些不放心,向甘副局长提出,当天晚上的行动不要让徐邦呈到前沿的伏击阵地上去,可是甘副局长不以为然,说今晚就能把入境的敌人小分队一网打尽。甘副局长再次审问了徐邦呈,徐邦呈表示一定要立功赎罪,争取宽大处理。随后,按照甘副局长的布置,陈全有和周志明押解着徐邦呈进入了部队埋伏的地带。
    深夜,山下的树林中有人用手电发出信号,陈全有按照徐邦呈所说的频率也用手电发出信号。接着,山下有多处手电在闪动,甘副局长让埋伏的解放军战士散开,准备围捕敌人的小分队。就在这时,徐邦呈拿起一块石头向身边的周志明头上猛击,然后跃身向山下逃去。同时山下响起了枪声,伏击的部队也开枪还击。周志明不顾头上的伤痛,向徐邦呈追去。徐邦呈利用两边在黑暗中交火的混乱,蹿入山下的树林中。周志明紧追不舍,经过一番追逃和激烈的搏斗,终于将徐邦呈击毙。对方接应的人打了一阵枪后很快便撤走了。围捕敌人小分队的行动没能成功。
    甘副局长见徐邦呈被击毙,大发脾气,说刚刚开始行动就失去了线索。边防部队的军官问甘副局长,敌人打了几枪就跑了到底有没有个小分队呀,甘副局长也说不清楚了,憋了一肚子气返回南州。
    回到局里,甘副局长把这次行动的失败,完全怪罪于徐邦呈逃跑这件事情上,非要追究陈全有和周志明的责任。纪真和段兴玉都尽力为二人说情。雷副局长也说这次行动我们领导可能判定有误,不能全怪年轻的同志。这样总算没有处分陈全有和周志明,只是让他们写了书面检查。这次事件也同时加深了甘副局长和雷副局长之间的矛盾。
    严君把那条裤子还给了周志明,说替他去过施肖萌家了,人家不要你买的裤子。原来严君心里暗暗地喜欢着周志明。
    周志明先去医院看望了父亲,父亲发现他头上有伤问他怎么回事,周志明说是出差时不小心碰伤的。病重的父亲觉得周志明还是个孩子,对他很不放心。
    随后,周志明带上那条女裤来到施肖萌家,施肖萌和母亲宋凡很客气地接待了周志明。正赶上施肖萌在垒小厨房,周志明就主动帮着干起活儿来。周志明也不会做泥瓦活儿,虽然小厨房垒起又蹋掉了。在干活和交谈中,施肖萌却开始喜欢上了周志明。施肖萌的姐姐施季虹却很讨厌警察,对周志明说话挺刻薄,这姐妹俩完全是两种不同类型的女孩。
    晚上,严君到周志明家来找周志明,叫他一同去段兴玉家分析徐邦呈的案情。严君看到了施肖萌借给周志明的《普西金诗集》后,告诉周志明施肖萌的父亲是文革前旧市委的政法部长,现在还算是尚未改悔的走资派。周志明说自己也属于可教子女。严君是个外表开朗,内心含蓄的女孩,她暗中喜欢周志明却不知道怎样表达。
    在段兴玉家,段兴玉、陈全有、周志明、严君和陆振羽一同分析了徐邦呈先后三次不同的供述,认为很可能就没有什么恐怖小分队。那么徐邦呈到底来南州是干什么呢?由于线索中断了,一时很难查清楚。段兴玉分析说,南州市有许多三线工厂,比如重型机械厂、941厂和806厂都是和国防工业有关的重点企业,这些情况早就引起了敌人的注意。敌人派遣特务进来很可能和这些工厂有关。陈全有提出一个怀疑,会不会有个人就潜伏在南州市呢?但是这个问题却深深地埋在了周志明的心里,并且对他的命运和成长都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在后来的许多年里,周志明都试图解开这个谜。
    周志明因为没有能够活捉徐邦呈致使线索中断了,心里感到非常自责,主动向段兴玉请求处分。段兴玉说等把事情弄清楚了再说处分吧。
    从段兴玉家出来,严君希望周志明送她回家,陆振羽抢着要送严君,结果严君谁也不让送,自己骑车走了。实际上严君是希望周志明送她而不愿意让陆振羽送她。[收回]

  • 第3集

    段兴玉还想继续调查徐邦呈案件,可是侦察处长纪真说甘副局长已经把这个案件的总结报告交上去结案了,不让侦察科再调查了。段兴玉对纪真发泄心中的不满。纪真却说局里刚刚开过会,从今天开始,所有案件都要暂时停下来,中心工作要转移到保卫批邓运动这件事情上来。段兴玉很不以为然,纪真说这是压倒一切的政治任务。
    清明节的前夕,南州市发现了许多油印的传单,上边除了一些悼念周总理的文章和诗词以外,还有一些文章直接批评中央文革小组的成员,这引...[详情]

    段兴玉还想继续调查徐邦呈案件,可是侦察处长纪真说甘副局长已经把这个案件的总结报告交上去结案了,不让侦察科再调查了。段兴玉对纪真发泄心中的不满。纪真却说局里刚刚开过会,从今天开始,所有案件都要暂时停下来,中心工作要转移到保卫批邓运动这件事情上来。段兴玉很不以为然,纪真说这是压倒一切的政治任务。
    清明节的前夕,南州市发现了许多油印的传单,上边除了一些悼念周总理的文章和诗词以外,还有一些文章直接批评中央文革小组的成员,这引起了当时公安机关的注意。公安局军代表、副局长甘向前召集全局干警开会传达上级指示,说有人借悼念总理之名在搞右倾翻案,是阶级斗争的新动向。甘局长要求各处、分局马上布置警力,坚决查出油印传单的来源,反击右倾翻案飞。在会上,雷副局长坐在一边一言不发。
    散会后,侦察处的几名干警回到办公室,都在议论着,感到很疑惑。周志明和严君问科长段兴玉和组长陈全有,群众自发地悼念周总理有什么错呢?和右倾翻案风有什么关系?段兴玉说,看来上边的情况比较复杂,你们问我,我也说不清楚,反正领导让怎么做,咱们就怎么做吧。其实段兴玉和陈全有对局里的布置也感到疑惑。侦察员陆振羽告诉大家,听说雷副局长因为抓阶级斗争不力埃了上边的批,又要靠边站了,现在由甘副局长主抓全局的工作。正说着,处长纪真进来了。纪真训斥陆振羽,不要在下边议论领导。接着纪真布置工作,从即日起,侦察科到市内几家重点邮局布控,监视可疑的动向,如果发现散发油印传单所的人,要追查出传单的来源。
    段兴玉知道周志明的父亲病重住院了,让周志明先去医院照看一下父亲。周志明的母亲在文革中去世了,父亲是原南州大学的党委书记。做为一个靠边站的老干部,父亲在病中仍然对当时国家的前途忧心忡忡,同时也对当警察的儿子很不放心。周志明心里明白,父亲是在提醒自己,在目前混乱的政治形势下,千万不要做错事情。
    医生告诉周志明,父亲这次心脏病复发比以前更严重了。周志明想请假守在父亲身边,父亲却催促周志明赶紧去上班,不要为自己耽误了工作。
    周志明和段兴玉、陈全有、严君、陆振羽几个人在市中心最大的邮局附近布控,周志明远远地看到有个人在电线杆上贴标语,那人贴完标语很快消失在人群中。周志明正在人群中寻找,又发现有个小偷在扒窃,周志明上前抓住了小偷。那小偷大喊大叫说警察随便抓人啦,不明真相的群众围上来起哄,有人还要打周志明。这时,南城分局的刑警队长马三耀出现了,他在人群中找到了失主,从小偷的身上搜出了失主的钱包,这样就帮周志明解了围。随后马三耀让人把小偷带走了。当年正是马三耀把周志明招进公安局的,两人的关系很好。马三耀也悄悄地对周志明说心里话,他觉得现在群众有一些悼念活动没有什么不对的,他说那些悼念总理的诗词写得都非常感人。周志明心照不宣地表示认同。
    第二天,甘局长亲自来到侦察处,严厉地训斥了一番,说其他部门这几天都抓到了可疑分子,而侦察处却只是抓到一个小偷,是思想觉悟不高的表现。甘局长还让处里派人去941厂调查工人们制作巨型花圈的事情。
    段兴玉、周志明和严君都对调查花圈的事情有抵触情绪,一路上尽量说一些轻松的话题。周志明热心地为陆振羽撮合,告诉严君,陆振羽想和她交朋友。不料被严君抢白了几句。段兴玉悄悄对周志明说,傻小子,你看不出来吗,人家严君喜欢的是你,你瞎撮合什么。
    在941厂的车间里,段兴玉、周志明和严君看到了工人们正在用钢铁焊制一个巨大的花圈,在场的十几个工人都很冷漠地盯着三个不期而至的警察。施季虹也在这些工人之中,她很痕刻薄地讽刺道,警察不过是些工具而已。严君气愤地想说什么,被段兴玉阻止了。这时,又有几十名工人听说警察来了,都从外边涌进车间,一时气氛有些紧张。有个三十岁左右名叫安成的工人,认出了周志明,他们两家曾经是邻居,关系很好,可是文革之中两家失去了联系。周志明见到安成也很高兴,两人热情地交谈起来。安成知道周志明的父亲病重住院,说一定要去看望周父。工人们一看安成认识周志明,就都散去了。安成小声问周志明,你们会向领导汇报吗,周志明有些尴尬地笑了笑。
    从941厂回来1的路上,段兴玉对周志明和严君说,我们今天没有看到什么花圈,什么也没有看到啊。
    周志明晚上回到家里,邻居王涣德、郑大妈一家人正在用松树枝和白纸花做着花圈。郑大妈说白天街道上传达上级指示,不许做花圈。其实家家户户都在悄悄地做花圈呢。[收回]

  • 第4集

    纪真向甘局长汇报,说没有发现941厂有什么异常情况。。甘局长又把侦察处狠狠地批评了一顿。要求凡是在公开场合散发传单的人,一律要先跟踪再拘捕。雷副局长有些担心,说这样做会不会在群众中造成不好的影响。甘局长说这是上级的指示,关系到批邓的路线斗争,必须执行。
    安成和周志明一起到医院去看望周志明的父亲。安成的父亲和周志明的父亲是老战友,安成当过知青插过队,政治热情很高,谈了许多当前的小道消息,说上层两条路线斗争很激烈。周父嘱...[详情]

    纪真向甘局长汇报,说没有发现941厂有什么异常情况。。甘局长又把侦察处狠狠地批评了一顿。要求凡是在公开场合散发传单的人,一律要先跟踪再拘捕。雷副局长有些担心,说这样做会不会在群众中造成不好的影响。甘局长说这是上级的指示,关系到批邓的路线斗争,必须执行。
    安成和周志明一起到医院去看望周志明的父亲。安成的父亲和周志明的父亲是老战友,安成当过知青插过队,政治热情很高,谈了许多当前的小道消息,说上层两条路线斗争很激烈。周父嘱咐他们一定不要在外边说这些事情。从医院出来,安成告诉周志明,最近每天晚上厂里的工人们都聚在一起朗诵悼念总理的诗词,他让周志明和他一起去听听。说那样才能真正了解人民群众的心声。
    施季虹家里坐满了941厂的工人,大家正在朗诵着悼念诗词。施季虹的父母、941厂的总工程师江一明也在其中。施季虹见安成带着周志明来了,很不客气地说我们家里不需要警察。施肖萌和施季虹顶撞起来,说周志明也是我的朋友,也是我请来的。施季虹的父亲施万云对女儿说,应该相信大家悼念总理的心情都是一样的嘛,人民群众都是热爱总理的。施万云和江一明问周志明公安局对群众的悼念活动是什么态度。周志明说上边有人认为是右倾犯案风,最好大家不要在公开场合看一些传单什么的。施季虹又抢白了周志明几句。施肖萌说,右倾犯案风又不是周志明说的,你冲人家发什么火。显然,这姐妹俩对周志明的态度截然不同。
    从施季虹家出来,安成说现在许多人对警察有成见,叫周志明不要在意。周志明并不生气,他只是感受到了多数群众与上边某些人的对立情绪。
    段兴玉对局里的布置消极应付,把心思都用在对案件的调查上。甘副局长接连几次批评侦察科只抓案件是丧失了阶级斗争的警惕,到现在还没有查出传单的来源。说有人利用发邮件来散发传单,他让段兴玉他们带上照相机去各个邮局蹲守,对可疑的人先拍照,一但证实是邮寄传单再拘捕。陈全有、周志明和严君都不愿意带照相机,陆振羽对玩照相机很感兴趣,主动要求带上照相机拍照。段兴玉对陈全有和周志明小声地嘀咕,对这种做法感到不满。
    周志明来到医院告诉父亲,说现在形势很紧张,可能要抓人了。父亲愤愤不平地说镇压群众是没有好下场的。父亲也预感到将要发生一些事情了,嘱咐周志明遇事要小心谨慎。
    清明节,周志明和陆振羽在市里一家大邮局布控。不料正好遇见施季虹、卢援朝和安成几个人来发了许多邮件,周志明看到陆振羽不断按动快门,给发邮件的人都拍了照,心里感到很着急。几次三番地想借故阻止陆振羽,陆振羽立功心切认为周志明在捣乱,很恼火地推开周志明。
    随后,陆振羽已经到邮局的里边拆开了邮件,发现里边有油印的传单。周志明趁机把安成叫到一边,催促他和施季虹等人都赶紧离开。可是安成、施季虹他们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陆振羽从里边出来后叫上周志明回局里汇报。
    周志明和陆振羽回到局里,甘副局长已经在组织人准备对拍过照的人实施拘捕。甘局长命令周志明立刻去冲洗照片。周志明拿着相机在去暗房的路上,终于下定了决心,到厕所里把相机里的胶卷曝光了。周志明返回办公室向纪真报告说相机里没有胶卷。甘局长一听大发雷霆,说一定要严肃处里陆振羽。陆振羽当时就吓得哭了。
    甘局长走后,周志明不愿意连累陆振羽受委屈,向纪真和段兴玉承认了是自己将胶卷曝了光。纪真大吃一惊,说你可是闯下大祸了。
    纪真和段兴玉向甘局长汇报后,希望这件事由侦察处内部处理,甘局长一口咬定这是现行反革命事件,立刻下令逮捕周志明。[收回]

  • 第5集

    当天夜里,纪真亲自带领着段兴玉、陈全有、严君和陆振羽到周志明家逮捕了周志明。周志明还没有穿好衣服,陆振羽就上前给他戴上了手铐。周志明和邻居王涣德、郑大妈一家全都惊呆了,郑大妈问周志明到底是怎么回事?周志明说自己违反了组织纪律,让他们先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住院的父亲。
    周志明被关进了看守所。一连几天都是王涣德和郑大妈到医院去给周志明的父亲送饭,他们谎说周志明有任务出差了。可是周父望着他们忧心忡忡的样子,心里很是疑惑。
    甘...[详情]

    当天夜里,纪真亲自带领着段兴玉、陈全有、严君和陆振羽到周志明家逮捕了周志明。周志明还没有穿好衣服,陆振羽就上前给他戴上了手铐。周志明和邻居王涣德、郑大妈一家全都惊呆了,郑大妈问周志明到底是怎么回事?周志明说自己违反了组织纪律,让他们先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住院的父亲。
    周志明被关进了看守所。一连几天都是王涣德和郑大妈到医院去给周志明的父亲送饭,他们谎说周志明有任务出差了。可是周父望着他们忧心忡忡的样子,心里很是疑惑。
    甘副局长让纪真亲自审讯了周志明,周志明说自己并没有受别人指使,只是觉得传单上悼念总理的诗词没有什么错误,对局里拘捕那些人的做法想不通。纪真建议给予周志明两年劳动教养保留公职的处分。甘副局长一口咬定周志明是反革命内奸罪,必须判十年以上的重刑。并且提出徐邦呈中途逃跑,周志明都有重大的嫌疑,要把徐邦呈案件失败的责任也加在周志明的头上。段兴玉、陈全有和严君听到这个罪名之后都感到很惊讶,找纪真替周志明说情,尽力想挽救周志明。就连陆振羽也觉得这个罪名有点太离谱了。段兴玉请求纪真出面去找一下雷副局长,希望雷副局长做做工作。可是纪真不愿意得罪甘副局长,段兴玉只好自己去找雷副局长,试图减轻对周志明的处罚。雷副局长虽然自身处境艰难,可还是同意在局党委会上提出重新考虑一下周志明的事情。
    在局党委会上,雷副局长说周志明一贯表现比较好,这次尽管犯有严重错误,但是对于年轻的同志应该本着治病救人的方针,给予改正错误的机会,应该按人民内部矛盾处理。甘副局长坚持认为这是敌我矛盾,指责雷副局长是姑息养奸包庇坏人,甚至还拍了桌子。双方都动了气,激烈地争执起来。纪真和其他的党委成员都不愿意表态,会议出现了僵局。
    甘副局长愤然出去打了电话,回来当场宣布了市委刘副书记的指示:周志明按现行反革命论处,交法院判十五年徒刑。同时还宣布了上级决定:雷副局长犯有路线斗争错误,撤销副局长职务,下放到劳改农场任副场长。
    这一结果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但是周志明的命运已经不可改变了。几天以后南州市要召开公判大会,甘副局长要让周志明在公判大会上亮相。纪真出于对公安机关形象的考虑,害怕有副作用,可甘副局长还是要让周志明陪斗。
    就在局里作出决定要处理周志明的时候,施肖萌一次次打电话找周志明。严君害怕她受到连累,约她出去见面,告诉她周志明出事了,叫她以后不要再找周志明了。施肖萌听到这个消息后当下就哭了,她怎么也不能相信周志明是坏人。严君很同情施肖萌,答应公审大会那天,把施肖萌带进会场,让施肖萌再见周志明一面。
    段兴玉对这样处理周志明还是想不通,给公安部写了一封信,如实反映了胶卷曝光事件是徐邦呈案件的情况。纪真和陈全有都不愿意在信上签名,也劝段兴玉不要给自己惹来麻烦。可段兴玉最终还是把信发出去了。
    马三耀知道周志明出事后,心里很难过,请假到医院看望周志明的父亲,遇见严君也来探望周父。他们开始瞒着周父说周志明这些天去外地出差。可是周父经过多次政治运动,从他们闪烁其辞的回答和王涣德、郑大妈忧虑的神色中,已经猜测到儿子一定是出什么事情了。最后马三耀不得已只好如实告诉了周父实情。周父在病床上痛苦万分,好半天才说道,我相信组织会调查清楚的,我儿子绝不是反革命。
    周志明在公判大会上被判处十五年徒刑。周父从报纸上看到儿子被判刑的照片,当即病情加重,气绝身亡了。段兴玉和马三耀来到看守所,给周志明送来了父亲的死亡通知书。周志明看着冷冰冰的通知书不禁失声痛哭。这时,他感到非常后悔,后悔不应该承认自己曝光了那个胶卷。本来是不愿意让陆振羽受委屈,可现在自己的一生全都毁掉了。段兴玉和马三耀都为周志明感到非常惋惜,可此时此刻他们已经爱莫能助了。
    几天以后,马三耀带队押送一批犯人去劳改农场。周志明也在这批犯人之中。马三耀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在上车之前,给周志明把手铐松了松。马三耀和周志明互相看了看,都说不出话来,马三耀默默地看着周志明上了火车。[收回]

便衣警察精彩对白

便衣警察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便衣警察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便衣警察的短评

(3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全部3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