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8
  • 集数:35
  • 单集片长:45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打分:6.6
写影评 写短评 收藏
播放源:

船娘雯蔚剧情

清末年间,南浔“八牛”之一的丝商洪福齐儿女绕膝,虽元配早年病故,幸喜娶得一房经营船菜馆的姨太太温柔贤慧,门前“洪福齐天”金匾高悬。但一家和和美美的表相却也暗藏危机,由姨太太带来的遗腹子洪文禄并非亲生,福齐对他自然另眼相看,文禄心理自卑且刻毒,总想有一天以紫夺红,为此暗设陷阱。洪家长子文光参加革命党,......[详细]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清末年间,水乡南浔丝商洪福齐靠经营“辑里”丝起家而腰纏万贯,更兼膝下儿女成双,虽元配病故,却娶得当地船菜馆的掌柜徐氏为续弦,徐姨娘温柔贤慧且有一手好厨艺,故一家和和美美。
    洪福齐正逢六十大寿,心中念想着多年来游学在外的长子文光能回家贺寿,不想先等来的却是不争气的小儿子文禄,文禄第一趟出门替洪家德茂行收帐就闯下大祸,在安庆辫子被人剪了,不免被老爷福齐劈头盖脸一顿训斥。洪家的商船归来,押船的金宝虽是老仆金棍之子,却既精明...[详情]

    清末年间,水乡南浔丝商洪福齐靠经营“辑里”丝起家而腰纏万贯,更兼膝下儿女成双,虽元配病故,却娶得当地船菜馆的掌柜徐氏为续弦,徐姨娘温柔贤慧且有一手好厨艺,故一家和和美美。
    洪福齐正逢六十大寿,心中念想着多年来游学在外的长子文光能回家贺寿,不想先等来的却是不争气的小儿子文禄,文禄第一趟出门替洪家德茂行收帐就闯下大祸,在安庆辫子被人剪了,不免被老爷福齐劈头盖脸一顿训斥。洪家的商船归来,押船的金宝虽是老仆金棍之子,却既精明能干又正直诚恳,深得福齐赏识。洪家小姐雯蔚美丽开朗,爱情的种子在两个年轻人心里悄悄萌芽。雯蔚得知金宝回来,在好友曹静家的笔庄精挑细选了一支湖笔,刻了字送予心上人。
    福齐寄予厚望的长子文光其实已经加入了革命党,此次他回来不仅是为老父贺寿,更身负恩师秋瑾的重托,要将一批枪支从湖州运往上海。
    是夜,举家团圆,福齐喜出望外之余,宣布了自己再做最后一趟买卖之后收山隐退的重大决定,他把此趟押货任务交给了金宝。此举暗合文光心意,他不露声色地提出同去,福齐以为儿子终于关心起家里的生意,不由欣然答应。文禄也想加入,好好表现在父亲面前驳回面子,却又遭羞辱。
    文禄郁郁不得志,总感觉自己在洪家是寄人篱下,幸而金宝时常劝慰他,让他不要泄气,总有一天证明自己。在文禄跟班、漕帮手下季贵的怂恿下,文禄和金宝结为兄弟。
    夜里,雯蔚和金宝私会,金宝小心翼翼地将自己从上海带回的红心结戴在雯蔚的颈上,两人的亲密被文光撞见,不免拿两人打趣。文光欲向金宝摊明运送枪支事宜,却被文禄的出现打断。
    南浔县衙师爷怀疑洪家少爷文光与革命党勾连,在文禄面前晓以利害,文禄得知革命党是要株九族的重罪,不由心惊胆战,迫不得已安排季贵上了金宝他们的商船,暗中调查文光行踪。[收回]

  • 第2集

    洪家商船在湖州停靠,文光与秋瑾等革命党碰面,运出枪支,不想被清兵包围,危急时文光遇到了京剧名旦白小倩,她的出手相救让文光化险为夷,其美貌和胆识均给文光留下了深刻印象。
    金宝在上海交易完,与文光一同押船返回南浔,途中,季贵在船舱上动手脚,伙同漕帮抢劫船上货物,文光为保护枪支与漕帮发生冲突,金宝替他挡了一枪,两人双双落水。
    洪家,福齐得知雯蔚和金宝的相恋坚决反对,他虽然器重金宝,但到底顾忌其出身,不愿把女儿嫁给一个下人的...[详情]

    洪家商船在湖州停靠,文光与秋瑾等革命党碰面,运出枪支,不想被清兵包围,危急时文光遇到了京剧名旦白小倩,她的出手相救让文光化险为夷,其美貌和胆识均给文光留下了深刻印象。
    金宝在上海交易完,与文光一同押船返回南浔,途中,季贵在船舱上动手脚,伙同漕帮抢劫船上货物,文光为保护枪支与漕帮发生冲突,金宝替他挡了一枪,两人双双落水。
    洪家,福齐得知雯蔚和金宝的相恋坚决反对,他虽然器重金宝,但到底顾忌其出身,不愿把女儿嫁给一个下人的儿子。为了尽快安排女儿的终身大事,他找来了雯蔚的表哥张醒民,希望他能赢得雯蔚的芳心。
    醒民开车带雯蔚兜风,遇到被当地恶霸那大爷欺负的白小倩,虽然素昧平生,雯蔚欲挺身相助,却被醒民强拉回来,雯蔚正要发作,忽然金棍带来商船出事、金宝文光生死未卜的消息,雯蔚担心不已,不惜变卖自己的首饰,让金棍四处打点,打听金宝他们的下落。面对突入其来的变故,福齐一下子乱了方寸,斥责雯蔚的行动方式太过莽撞,有辱家风。雯蔚表示只要大哥和金宝平安回来,自己甘受家法。
    金宝、文光死里逃生,积极商量对策抢回失去的货物。
    文禄没想到自己的行为会危及金宝和文光生命,痛骂季贵做事没有分寸,季贵本想依靠这次行动在漕帮邀功,不料漕帮堂主李健深明大义反而把枪支军火返还给了文光等革命党。
    正在洪家上下忧心忡忡之时,得到金宝、文光偕货款回来的消息,大家都松了口气。文光打算不日将军火送到安庆和绍兴,金宝许诺船只护送文光一程,文光非常感激。
    被那大爷陷害入狱的白小倩遇到文光的东洋革命友人佐佐木,他委托小倩传信文光。[收回]

  • 第3集

    码头,雯蔚兴冲冲地来接金宝、文光,看到金宝受的伤,心疼不已。小倩也到码头交信给文光后匆匆告辞,文光得到革命党起义失败、老师秋瑾被擒的噩耗后,急火攻心一时病倒。
    福齐这才知道文光这些年来早已参与了革命党,深感家门不幸,传承家业的希望眼看落空,还有可能犯下杀头的重罪,不由痛心疾首。听了算命先生的占卜,洪家必须用一件大喜之事冲冲连日来的晦气,想尽快做主办了雯蔚和醒民的婚事。
    县衙师爷再次找文禄商议,原来他此次不抓文光是想放...[详情]

    码头,雯蔚兴冲冲地来接金宝、文光,看到金宝受的伤,心疼不已。小倩也到码头交信给文光后匆匆告辞,文光得到革命党起义失败、老师秋瑾被擒的噩耗后,急火攻心一时病倒。
    福齐这才知道文光这些年来早已参与了革命党,深感家门不幸,传承家业的希望眼看落空,还有可能犯下杀头的重罪,不由痛心疾首。听了算命先生的占卜,洪家必须用一件大喜之事冲冲连日来的晦气,想尽快做主办了雯蔚和醒民的婚事。
    县衙师爷再次找文禄商议,原来他此次不抓文光是想放长线钓大鱼,其实县衙已觊觎洪家财产已久,希望通过此次家变从中渔利。文禄还蒙在鼓里,以为自己的举动能够帮助家里躲避灾祸。金宝确信此次商船出事季贵脱不了干系,想要告官,文禄却利用金宝的同情心求他再给季贵改过自新的机会。
    福齐设宴为金宝接风,任命他做德茂行的执事,但对于雯蔚的婚事却坚持门当户对,雯蔚极力反抗,和父亲闹翻,金宝不由自尊心受挫,郁郁寡欢。醒民趁机向雯蔚献殷勤,碰了一鼻子灰。
    雯蔚、金宝各自烦闷,借酒消愁,文禄把酒醉后的金宝拉去妓院,幸而金宝及时清醒。文禄在雯蔚面前添油加醋地把金宝去了妓院的事渲染一番,雯蔚和金宝在这个雨夜结合在了一起。
    文光终于恢复了元气,决定继续革命事业,正在和几个同志接头的时候,遭到了清兵伏击。
    文光逃跑途中,再次巧遇在南浔搭班唱戏的白小倩,小倩的掩护,又一次令文光脱险。[收回]

  • 第4集

    小倩安排文光暂避戏班内,自己前去洪家报信,让福齐等天黑之后去戏班接人。福齐打算让金棍尽快叫文光东渡日本避祸,不料正在安排时被文禄听个正着,他带着师爷和众清兵前去抓人。戏班住处内,文光与小倩互生情愫,两人相互交换了信物,未几,文光被清兵抓走,这时洪家来接文光的金棍才赶到,方知晚了一步。
    长子的入狱让福齐越发感到时局动乱,他一面安排文禄花银子在衙门打点,看看能不能从轻处理,一面密令金宝带着印章把洪家大部分财产转移去上海。...[详情]

    小倩安排文光暂避戏班内,自己前去洪家报信,让福齐等天黑之后去戏班接人。福齐打算让金棍尽快叫文光东渡日本避祸,不料正在安排时被文禄听个正着,他带着师爷和众清兵前去抓人。戏班住处内,文光与小倩互生情愫,两人相互交换了信物,未几,文光被清兵抓走,这时洪家来接文光的金棍才赶到,方知晚了一步。
    长子的入狱让福齐越发感到时局动乱,他一面安排文禄花银子在衙门打点,看看能不能从轻处理,一面密令金宝带着印章把洪家大部分财产转移去上海。
    文禄赶到衙门打点,师爷不依不饶趁机勒索巨款,文禄至此才知自己中了圈套,师爷又以在福齐面前揭发文禄相要挟,文禄被逼得没有办法,只得答应回去筹钱。
    谁知官府已经判定文光死罪,第二日便开始游街,福齐更感文禄处处无用,文禄不甘,在母亲徐姨娘面前诉苦,姨娘失言吐露文禄不是老爷亲生的秘密,文禄终于明白了自己在洪家的地位,决心一不做二不休伙同师爷、知县侵吞洪家财产。
    为救文光,雯蔚找到小倩,求她帮忙在湖州巡抚大人面前说情,小倩答应去试一试。眼看文光游街示众、开斩在即,福齐等回天乏术、一筹莫展,千钧一发之际,小倩策马赶到。
    小倩带来的巡抚大人的手谕让文光一时免于杀头,却只能为文光多争取些时间,官府说到底还是要钱,令洪家尽快筹措银两。[收回]

  • 第5集

    雯蔚意识到官府既想敛财,又不肯放人,悄悄和小倩商议能否寻找其它营救文光的方法,却一时难以决定。
    金宝刚刚从上海办完老爷嘱咐的事宜,雯蔚发现自己怀孕了,希望金宝早点在老爷面前提亲,金宝知道后发誓一定会对雯蔚负责到底。
    文禄在福齐和官府两头斡旋,官府趁机敲诈洪家更多银两。
    当日,金宝在洪家长跪不起,恳请老爷把雯蔚嫁给自己,福齐得知雯蔚怀了金宝的孩子震怒不已,金棍更气得把金宝的手臂打伤。醒民在这一切既成事实面前黯然离去。福...[详情]

    雯蔚意识到官府既想敛财,又不肯放人,悄悄和小倩商议能否寻找其它营救文光的方法,却一时难以决定。
    金宝刚刚从上海办完老爷嘱咐的事宜,雯蔚发现自己怀孕了,希望金宝早点在老爷面前提亲,金宝知道后发誓一定会对雯蔚负责到底。
    文禄在福齐和官府两头斡旋,官府趁机敲诈洪家更多银两。
    当日,金宝在洪家长跪不起,恳请老爷把雯蔚嫁给自己,福齐得知雯蔚怀了金宝的孩子震怒不已,金棍更气得把金宝的手臂打伤。醒民在这一切既成事实面前黯然离去。福齐的坚决阻挠激发了雯蔚性格中倔强的一面,她向金宝表明要是两人不能在一起,自己情愿去死。福齐虽然嘴上强硬,实际内心已经毫无办法,已经开始动摇,是不是要把家业交给金宝,让他和雯蔚结婚。他的心思被文禄知道,立刻怂恿金宝带着雯蔚连夜私奔,以免后患。等他们二人一走,他就向老爷禀报二人逃走的消息,声称自己有心帮助老爷经营上海德茂行分行,福齐身边没人,只得答应,但也对文禄留了一手。
    金宝和雯蔚逃到嘉兴,准备坐火车去上海,不想遇到坏人,雯蔚和金宝失散。
    金宝找不到雯蔚,火车又已启动,心急如焚,但想到所有的银两都在雯蔚身上又松了口气,以为到了上海之后雯蔚早晚会找来。谁料雯蔚落入坏人手中,虽然斗智斗勇保住性命,身上的银两却讨不回来了,车票又过期了,身无分文,只好先回南浔再作打算。
    官府听说文禄去了上海,怕夜长梦多,索性抄了洪家再说。福齐只好遣散家丁,暂避到徐姨娘的船菜馆上。[收回]

船娘雯蔚精彩对白

船娘雯蔚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船娘雯蔚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船娘雯蔚的短评

(6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 在中国拍电影不管什么臭鱼烂虾,凑到一起就能拍戏赚钱。一些名角大碗。只要赚钱不管什么烂片都拍,

    大漠发表于2013-07-01 23:55:38

  • 老杂毛在江湖混了几十年,身上带了那么多钱身边连一个跟班随从都没有。自己去给仇人送钱又送命,连一点基本的常识都没有。真他妈的太拙略。

    大漠发表于2013-07-01 23:33:38

  • 一个废物三少爷,把两个老江湖耍的像三岁小孩一样,看船娘雯蔚只能当儿童动画片看,里面的故事情节太拙略。属于脑残级。

    大漠发表于2013-07-01 22:11:32

  • 怎么放不了啊?网速好慢。

    烟雨朦朦发表于2011-11-27 20:13:46

  • 演的真好,真的,我好久没有被电视剧感动了, 加油!!! 演的真棒.!

    捡到⑴分钱发表于2010-10-05 02:17:22

  • 剧情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现在这样的电视剧基本上都是如出一辙,凑合着看吧

    曙光发表于2010-06-03 15:34:30

全部6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