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7
  • 集数:21
  • 单集片长:45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打分:6.6
写影评 写短评 收藏
播放源:

爱无尽头剧情

五十多年前身为资本家女儿的母亲背叛了她的家庭投身到伟大的历史变革之中,成为解放军文工团的一名战士,五十多年后,我也背叛了我的家庭,将我的丈夫送上了法庭。一直靠着父亲的影响而事事如意的儿子终于受不了如此打击,在一个下着冬雨的夜里开车撞向了我……我和我的丈夫郝伟是在一个无雪的冬天相识的。我深刻的记得那天很冷,风......[详细]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时间回到了1976年,那是秋歌与郝伟相识的日子。 在知情点的水库大坝上,郝伟因偷鱼被岳阳(黑子)追赶,秋歌听到喊声将郝伟扑到,两张脸凑到一起,一段纠缠了二十年的爱情从此展开。 郝伟被黑子关进小屋,准备第二天处理。秋歌心生同情,不顾自己的安危,连夜将郝伟放走。随之第二天清晨,秋歌却意外发现,郝伟竟然在自己屋外劈柴。郝伟表明自己不愿拖累秋歌,在秋歌的劝说下,郝伟才决定离开。 郝伟的女友田辛找到秋歌,表示郝伟是个孤儿,情感...[详情]

    时间回到了1976年,那是秋歌与郝伟相识的日子。 在知情点的水库大坝上,郝伟因偷鱼被岳阳(黑子)追赶,秋歌听到喊声将郝伟扑到,两张脸凑到一起,一段纠缠了二十年的爱情从此展开。 郝伟被黑子关进小屋,准备第二天处理。秋歌心生同情,不顾自己的安危,连夜将郝伟放走。随之第二天清晨,秋歌却意外发现,郝伟竟然在自己屋外劈柴。郝伟表明自己不愿拖累秋歌,在秋歌的劝说下,郝伟才决定离开。 郝伟的女友田辛找到秋歌,表示郝伟是个孤儿,情感脆弱,他偷鱼只是为了给自己补身体。从此秋歌与田辛相识,三个年轻知青成为好友。 知青点的水库工地上,秋歌被哑炮炸伤,郝伟为报恩,献血将秋歌救了回来。秋歌冥冥之中被郝伟吸引。 自私的田辛甩下郝伟,独自回城,郝伟孤苦无助之下找到秋歌。此时秋歌也收到母亲来信,告知回城事宜已安排妥当,要求秋歌尽快回城。为陪伴郝伟,秋歌拒绝了母亲的要求。 知青们都走了,郝伟与秋歌在空荡荡的知青点里度过了一段美好的生活。 郝伟发现秋歌母亲的来信,为不拖累秋歌,郝伟留下自己的口琴,独自离开。 秋歌在母亲的安排下回到城里,偶遇田辛。田辛表示自己和郝伟只是玩玩。秋歌茫然地看着田辛离开。1978年恢复了高考,在母亲的安排下已经到话剧团上班的秋歌准备参加高考。 黑子倒工业券被人追赶,路遇秋歌,被秋歌所救。黑子告知秋歌自己曾见过郝伟,但不知其现在具体下落。秋歌开始牵挂起很久未曾谋面的郝伟。 在黑子的帮助下,秋歌找到郝伟工作单位,得知郝伟因为与田辛感情上的纠葛而被打,匆忙赶到医院相见,正巧看见田辛哥哥在医院殴打郝伟,秋歌挺身而出,替郝伟拦下田辛哥哥。田辛赶到医院,四位当年的知青好友重聚。在郝伟家中,秋歌目睹田辛与郝伟的亲密关系,只能强颜欢笑,被黑子看在眼中。 郝伟约秋歌见面并送了一台录音机给,希望秋歌考试能顺利通过。秋歌母亲不同意秋歌与郝伟的交往,要求秋歌退还郝伟送来的录音机,被秋歌拒绝。 秋歌找到郝伟归还当年他留下的口琴,郝伟一曲《红蜻蜓》让秋歌回忆起知青时代的美好生活,无奈田辛闯入,将秋歌与郝伟的温馨气氛打破,田辛吃醋将口琴扔掉,秋歌生气离开。 田辛找到秋歌在饭馆里赔罪,并告诉秋歌她和郝伟有过关系。秋歌开始为郝伟牵肠挂肚,被母亲看穿。秋歌母亲提醒秋歌赶紧备战高考,秋歌决定听从母亲的建议,断绝与郝伟的关系,并找到郝伟归还录音机,却无意中看见田辛在郝伟家中。在酒精的麻醉下,郝伟经不住诱惑,与田辛发生关系,秋歌伤心欲绝地离开。 派出所民警找到秋歌,表示她弟弟被抓,秋歌赶到派出所才发现此人是郝伟。原来郝伟醉酒闹事被抓,并告知民警秋歌是自己的姐姐,因而派出所民警会找到秋歌。秋歌心疼郝伟,承担起做姐姐的责任将郝伟带走。饭馆里,郝伟痛苦地表示田辛欺骗了自己,她要嫁人了,自己无意中撞见了她的定婚宴。郝伟醉酒,秋歌体贴照顾,并表示自己永远不会离开他。[收回]

  • 第2集

    秋歌紧张地准备高考,却老是心烦意乱,预感到会有事情发生。 田辛约郝伟有事要谈,告知郝伟自己怀孕,孩子是他的。郝伟要求将孩子打掉,田辛拒绝并伤心地跑开。郝伟追上田辛,两人正拉扯之中,遇到田辛哥哥及丈夫,郝伟再次被殴打。田辛哥哥到派出所报案,郝伟被民警以强奸未遂的罪名带走。黑子来到秋歌的单位迅速通知秋歌,两人赶往派出所。 郝伟不承认强奸田辛一事,民警叫来田辛对质,田辛一口咬定确实是郝伟强奸,这种情况下郝伟承认了全部罪行。...[详情]

    秋歌紧张地准备高考,却老是心烦意乱,预感到会有事情发生。 田辛约郝伟有事要谈,告知郝伟自己怀孕,孩子是他的。郝伟要求将孩子打掉,田辛拒绝并伤心地跑开。郝伟追上田辛,两人正拉扯之中,遇到田辛哥哥及丈夫,郝伟再次被殴打。田辛哥哥到派出所报案,郝伟被民警以强奸未遂的罪名带走。黑子来到秋歌的单位迅速通知秋歌,两人赶往派出所。 郝伟不承认强奸田辛一事,民警叫来田辛对质,田辛一口咬定确实是郝伟强奸,这种情况下郝伟承认了全部罪行。秋歌和黑子找到田辛家,却被田辛哥哥赶走。拘留室内,郝伟痛苦不堪。 为了救郝伟,秋歌决心找到田辛还郝伟一个清白。无奈田辛仿佛失踪了一般,音信全无。高考终于开始了。秋母送女儿前往考场,秋歌却在途中猛然发现田辛,毅然决定放弃高考,冲下车追随田辛而去。秋歌质问田辛为什么要冤枉郝伟,这样会毁了他一生,田辛落着泪表示如果不这样,丈夫就会提出离婚,在秋歌的哀求下,田辛终于同意前往派出所。 秋母追到派出所,要求女儿赶紧去参加高考,这是她一生中的大事,秋歌表示今天如果再不把郝伟救出来,他就会被判刑,自己的身体里流淌着他的血,自己不能不管。秋歌与母亲争执的时候,田辛偷偷溜走。 秋歌想从片警处知道田辛新家的住址,最后终于不懈终努力打动片警,秋歌得知田家下落。秋歌赶到田辛家,却发现田家已经搬迁。秋歌的突然到来,让田家人分外震惊,在秋歌的努力下,田辛及她的哥哥终于来到派出所,田辛的哥哥也承认自己犯有诬陷罪,郝伟终于被无罪释放。 派出所外田辛见到郝伟并道歉,希望郝伟能理解她的难处,被郝伟痛斥。郝伟伤心离开。最终,秋歌因为十分之差没有考上大学。 秋母仍然不同意秋歌和郝伟在一起,郝伟知道秋母不喜欢自己,为了转移秋母的视线,郝伟特意找了个叫做小芳的女孩陪伴自己前往秋歌家拜访,不想秋歌误会,利用切西瓜的机会发泄,被秋母看出。 秋歌想郝伟而分神,被开水烫伤,郝伟上门探望,并解释小芳是单位同事王姐的女儿,自己带来做掩护的,秋歌终于释怀,欢笑着与郝伟打闹,被秋母看见。秋母将郝伟赶走,秋歌欲追随郝伟,秋母承认错误后秋歌停住了脚步。秋母帮女儿介绍对象,秋歌根本就不当回事。 王姐为女儿收拾新房,需要材料,郝伟主动答应帮王姐到附近的建筑工地上搞材料郝伟帮王姐拉了材料,傍晚的时候被管理员发现并造的殴打,郝伟还是品拼命保护好给王姐的建房的材料。暴风雨的夜晚,郝伟坐到秋家楼下吹口琴,秋歌冥冥中感应到,冲出房门。雨夜的楼下,郝伟与秋歌紧紧抱到了一起。秋歌与郝伟沉浸到美妙的爱河中。[收回]

  • 第3集

    秋母终于接受了郝伟,并邀请郝伟到家中吃饭。 秋歌欢欣雀跃地在家等着郝伟的到来。门铃响,秋歌打开门,门外站着的却是田辛。田辛把随后到来的郝伟叫走,并告诉郝伟,自己已离婚,马上要去日本,并把孩子就托付给郝伟了,因为他本来就是自己和郝伟生的。 郝伟跟随田辛见到了他自己的亲生儿子,秋歌也紧跟前往,想弄清怎么回事,但最出呼意料之外的看见了田辛和郝伟的孩子。田辛表示田家已容不下这个孩子,自己走后只能郝伟把他养大,这时,秋歌进来了...[详情]

    秋母终于接受了郝伟,并邀请郝伟到家中吃饭。 秋歌欢欣雀跃地在家等着郝伟的到来。门铃响,秋歌打开门,门外站着的却是田辛。田辛把随后到来的郝伟叫走,并告诉郝伟,自己已离婚,马上要去日本,并把孩子就托付给郝伟了,因为他本来就是自己和郝伟生的。 郝伟跟随田辛见到了他自己的亲生儿子,秋歌也紧跟前往,想弄清怎么回事,但最出呼意料之外的看见了田辛和郝伟的孩子。田辛表示田家已容不下这个孩子,自己走后只能郝伟把他养大,这时,秋歌进来了,最后伤心欲绝地离开。黑子在街上碰到秋歌,得知消息后。黑子赶到郝伟家将他痛打一顿,田辛借机溜走。 田辛临走前找到秋歌,泪流满面地跪请秋歌收下孩子。这时黑子和郝伟找到孩子的亲生父亲也就是田辛的前夫家,准备让田辛前夫收养孩子,不想当天正是万宗仁结婚的日子,黑子和郝伟被赶了出来。 晚上,秋母与女儿谈心,秋母不知郝伟有孩子之事,再次邀请郝伟到家里做客,并询问郝伟准备何时与秋歌结婚,郝伟正要把孩子一事告知秋母,被秋歌阻拦,晚上秋歌将郝伟有个孩子的事和盘托出,秋母震惊不已,并表示只要自己还有一口气在,就绝对不会把秋歌嫁给郝伟。 秋母来到郝伟的单位,警告他如果再来找秋歌,自己就会报警。秋母和秋歌在河边谈心,劝解她希望她能正确对待自己的婚姻生活,并劝解和郝伟不要在一起。秋歌心软,决定说服母亲,不想秋母态度强硬,以断绝母女关系为要挟逼迫秋歌与郝伟一刀两断。秋歌表示自己作不到。秋母生气地离开。秋歌终于跟剧团的武致和开始学化装。 秋歌找到黑子,请他帮自己演一出精彩的戏,准备把孩子放到门外,这样秋母不得不接受。秋歌正和母亲一起做饭,屋外传来小孩的哭声。秋母打开门,门口竟然有个弃婴,秋母心疼孩子,抱了回来,但很快就反应过来这是郝伟与田辛生的那个孩子。秋母想把孩子重新扔到门口,无奈孩子的哭声让她下不了狠心。最终,秋母还是接纳了这个无辜的小生命。 这时,郝伟上门送上一副巨大的油画,那是根据秋母的照片描摹的,名字叫做《母亲》,这时,沙发上的孩子又哭了。面对秋歌和郝伟的双重夹攻,秋母终于接纳了他们。[收回]

  • 第4集

    派出所民警找到郝伟。秋歌正在跟师父学化妆,得到消息,匆忙放下手上工作,赶往派出所。田辛的哥哥与母亲不同意将孩子过户给郝伟,偷偷到派出所报案,其实真实目的是为了勒索郝伟。面对田家的无理纠缠,郝伟和秋歌都束手无策,最终秋母主动表示由自己出面解决 秋母找到田家,表示自己根本不想要这个孩子,要求田家赶紧把孩子领回来,田辛哥不同意,表示花费太大,田家不会出这笔钱。秋母表示自己只管自己的女儿,其他人都不管,田家要想告就告,最好把...[详情]

    派出所民警找到郝伟。秋歌正在跟师父学化妆,得到消息,匆忙放下手上工作,赶往派出所。田辛的哥哥与母亲不同意将孩子过户给郝伟,偷偷到派出所报案,其实真实目的是为了勒索郝伟。面对田家的无理纠缠,郝伟和秋歌都束手无策,最终秋母主动表示由自己出面解决 秋母找到田家,表示自己根本不想要这个孩子,要求田家赶紧把孩子领回来,田辛哥不同意,表示花费太大,田家不会出这笔钱。秋母表示自己只管自己的女儿,其他人都不管,田家要想告就告,最好把郝伟关进监狱,就可以随了自己的心愿。田家见勒索不成只能作罢,但要求秋母立下字据,表示孩子此后有任何事都与田家无关。 事情终于顺利解决。秋母催促女儿和郝伟,再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拦他们了,要求两人尽快结婚。秋歌和郝伟都感动不已。江边,秋歌和郝伟一起举行了一个简单却又浪漫的“婚礼”,那就是郝伟象他们初识一样,从远处跑来……两个年轻人幸福地抱在了一起。 郝伟在单位得到重用,并升职。秋母再次收到来自日本的信件,独自回到卧室秋歌将信交给母亲,发现母亲深夜独自落泪。 秋歌跟着师父武致和学化妆,经常无故被骂,秋歌很沮丧,却不知师父其实是希望她可以做得更好。武致和虽然总是批评秋歌,却决定让她做彩排的主化。化妆现场,武致和再次批评秋歌,秋歌生气跑了出去。多了一个孩子的生活使秋歌更加充实而且有些烦乱,这样让秋母看在眼里疼在里。郝伟的工作也越来越忙,跟以前的老主任取了很多工作的经验。 秋歌怀孕了,有了孩子的秋歌和郝伟的生活压力越来越大,两人只能拼命工作,但这时秋歌却发现自己怀孕了。终于可以有自己的孩子了,秋歌、郝伟和秋母都兴奋不已。生活变得充满了希望。 武致和得知秋歌怀孕之后,态度发生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突然对秋歌慈爱起来,并教导秋歌做母亲要负责任,对两个孩子都要一视同仁,否则孩子的幼小心灵会受到伤害,这让秋歌若有所思。儿子生病,郝伟却因为应酬而迟迟没有回家,秋歌只能挺着肚子和母亲一起把郝涛送往医院,途中,三轮车翻倒,秋歌流产。郝伟痛苦地在医院陪伴着妻子,自责不已。 秋歌正在给一个女演员化妆,现在她的化妆技术越来越好。这时,科长再次带来一封来自日本交给秋母的信,唯一不同的是,寄信人带着黑框,这是一封吊唁信。秋母看着手中的信,独自痛苦。 秋母心脏病发,被送往医院急救。手术室里,秋母要求与女儿见面。秋歌在母亲床前痛哭不止,秋母临死前告诉女儿,自己年轻时曾有一个深爱的男友,一个日本人,但是因为抗战的爆发,两人被迫分手,因为自己的父亲已经是个汉奸,自己不能再嫁给日本人。秋母的灵堂前,秋歌按照母亲的遗嘱,烧掉了那几封来自的日本的信件。[收回]

  • 第5集

    转眼间,秋母已去世5年,在这5年里,郝伟已经从大学的经济管理系毕业,到区工业公司任副经理。郝涛也开始读小学。生活平稳下来,秋歌忙着张罗黑子相亲的事。 以前的同事王姐找到郝伟,要求帮女儿小芳在他的公司里安排一份好工作,被郝伟拒绝。郝伟表示自己不能徇私,王姐生气地离开。 秋歌和丈夫聊到黑子岳阳相亲不成之事,郝伟表示那是因为岳阳心中一直有秋歌。郝伟提出再要一个孩子,秋歌表示有郝涛在就够了,自己不想再折腾,郝伟万分感动。 郝...[详情]

    转眼间,秋母已去世5年,在这5年里,郝伟已经从大学的经济管理系毕业,到区工业公司任副经理。郝涛也开始读小学。生活平稳下来,秋歌忙着张罗黑子相亲的事。 以前的同事王姐找到郝伟,要求帮女儿小芳在他的公司里安排一份好工作,被郝伟拒绝。郝伟表示自己不能徇私,王姐生气地离开。 秋歌和丈夫聊到黑子岳阳相亲不成之事,郝伟表示那是因为岳阳心中一直有秋歌。郝伟提出再要一个孩子,秋歌表示有郝涛在就够了,自己不想再折腾,郝伟万分感动。 郝伟对公司进行改革,遭到很多员工的不满,面对员工的闹事举动,郝伟毫不手软地加以处理,并表示自己绝不放弃。团里到郊区演出,秋歌跟随老师武致和一起前往,但化妆过程中,秋歌一直心神紊乱,频频出错。秋歌深夜赶回家,发现郝伟因忙于工作,把家搞得一团糟,儿子郝涛也因无人照料而把舌头烫伤,秋歌心疼不已。 公司里一个叫杜三的人因不满郝伟的改革,故意闹事,打电话通知秋歌郝伟被人砍了,秋歌心慌意乱地赶到工业公司,却发现郝伟好端端地坐着。区长当即表态,支持郝伟的改革,谁要再闹事,一定严惩不贷,秋歌这才放下心来。郝伟的工作越来越忙,为了照顾好家庭和孩子,秋歌决定放弃化妆的工作,调回总务科。老师武致和劝说秋歌不要放弃自己的事业,秋歌表示自己愿意为家庭作出牺牲。武致和感伤地把自己心爱的化妆盒送给秋歌,表示那是当年自己的老师送给自己的。秋歌一瞬间感觉到了茫然。 王姐的女儿小芳因为没有去成郝伟的公司,只能在岳阳的小店里打工维生,两人渐渐熟悉起来。岳阳开始有意无意地照顾小芳。郝伟因为改革不顺利,心烦意乱地跟岳阳喝酒,醉倒后被岳阳送回。秋歌鼓励丈夫一定要挺住。时间回到现在。 秋歌把变卖公司的钱送到检察院,希望减轻郝伟的罪行。 时间回到过去。 工业公司老总被调走,郝伟终于可以大展拳脚地实施自己的改革计划了。但在工作过程中,郝伟已渐渐变得圆滑。杜三再次打电话上门,警告秋歌劝说郝伟不要与自己为难。秋歌为此神经紧张,时刻担心儿子和丈夫出事。果然,一天清晨,秋歌在家门口发现了一个用红色油漆涂写的红叉。郝伟表示绝不退缩,一定要将杜三开除。杜三将秋歌家窗户砸破,再次警告。区长劝说郝伟,做事要讲究方法。秋歌因为恐惧,到商店买了一把锋利的大号水果刀。[收回]

爱无尽头精彩对白

爱无尽头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爱无尽头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爱无尽头的短评

(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