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3
  • 集数:23
  • 单集片长:40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似水年华剧情

一段让人欲罢不能的岁月传奇就在文、英、英的未婚夫雄以及默默之间激情上演…… 五十年后,白发苍苍的英和文再次重逢在仿佛时间永远停住的古镇…… 一个人的命运,也许就是他一生的种种选择,我们在这些选择之间成长。这是一个关于选择和成长的故事。人生的种种选择之中,情感又是特别让我们困扰的。这是一个关于情感的故事。 故事里有一些很......[详细]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早晨的雾霭笼罩在这个小镇上,一艘无人的空船轻轻在小河上漂着,似乎装载着难以言述的故事。
    这个小镇叫做乌镇。镇上有一间著名的古书院,文和齐叔叔就工作生活在这里。这间书院现在已经改作图书馆,而文和齐叔叔的工作就是整理修缮古书。
    太阳出来了,文和齐叔叔照旧像仪式一样打开书院的一扇扇大门。
    默默是这个小镇上的精灵。这天早上,她像往常一样在酒坊喝了两大碗酒酿,然后便脸上带着绯红,风似的向书院跑去;又风似的跑出书院上学去了...[详情]

    早晨的雾霭笼罩在这个小镇上,一艘无人的空船轻轻在小河上漂着,似乎装载着难以言述的故事。
    这个小镇叫做乌镇。镇上有一间著名的古书院,文和齐叔叔就工作生活在这里。这间书院现在已经改作图书馆,而文和齐叔叔的工作就是整理修缮古书。
    太阳出来了,文和齐叔叔照旧像仪式一样打开书院的一扇扇大门。
    默默是这个小镇上的精灵。这天早上,她像往常一样在酒坊喝了两大碗酒酿,然后便脸上带着绯红,风似的向书院跑去;又风似的跑出书院上学去了。
    默默的哥哥,也是文的发小儿劲也像往常一样,举着个小旗,拎着个喇叭,带着三四个游客走进了书院,从他嘴里我们知道了文回到古镇之前在北大学习图书馆学,一直念到了硕士,可又不知什么原因回到了自己的家乡。
    小镇就这样如常的过完了一天。
    第二天清晨的喧闹打破了小镇的宁静,台湾著名时装设计师英和她的工作人员们来到了这里。
    书院的前院变成了工作组的休息处,英已经被这座古老的书院深深打动。齐叔叔在招呼着工作人员,默默好奇的看着他们工作。
    齐叔叔和英闲谈之中,英知道了齐叔叔已经在这里工作了一辈子,而齐叔叔说,在这里过一辈子,就像过了一天似的。
    又一天的清晨,英独自走进了这好似迷宫一样书院,不经意间抽开一本横放在书架上的古书,同时文也抽开了了一本。两双眼睛对视在一起,瞬间他们谁也没有移开目光。两个人的中间是一排高高的书架,两个人就停滞在原地。[收回]

  • 第2集

    文和英两个人四目相对,两双眼睛都像被对方牢牢吸住,无法分开。两双陌生的眼睛像陷入了魔咒般,不能移开,两个人又都无从开口,那个瞬间似乎停滞在时空中。
    外面的喧闹打破了这一切,英的助理小梅正在慌慌张张找寻着英,齐叔叔带着小梅来到了后院的书库里。
    齐叔叔把文介绍给英,这时的文显得很是漠然。
    工作间隙,英又一次来到了古书库,随意的从书架上拿出一本古书,她的这一举动招致文的反感,英感到一种莫名奇妙的委屈。
    英在街上闲逛...[详情]

    文和英两个人四目相对,两双眼睛都像被对方牢牢吸住,无法分开。两双陌生的眼睛像陷入了魔咒般,不能移开,两个人又都无从开口,那个瞬间似乎停滞在时空中。
    外面的喧闹打破了这一切,英的助理小梅正在慌慌张张找寻着英,齐叔叔带着小梅来到了后院的书库里。
    齐叔叔把文介绍给英,这时的文显得很是漠然。
    工作间隙,英又一次来到了古书库,随意的从书架上拿出一本古书,她的这一举动招致文的反感,英感到一种莫名奇妙的委屈。
    英在街上闲逛,碰到了匆匆走过的文。文希望英能够原谅自己刚才的无理,英马上就意识到,其实自己并不愿意真的生他气,所以他一道歉,她立刻觉得特别高兴。两个人一直在闲谈,谈的两个人都不知道该如何继续。
    傍晚,英邀请默默一家、齐叔叔和文一起吃晚饭,文执意不去,大家都知道文这种爱死不活的性格。
    第二天,英用镇上特产的蓝印花布,给众人分别做了一身衣服,还一起拍了合影。
    一到晚上,默默便会在街道上跑步,这天也不例外,默默一直暗恋着这个比她大八九岁的文哥。
    英失眠了,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文见齐叔叔的房间灯灭了,便悄悄溜出了书院。凌晨时分,英和文在这个像睡着了一样的小镇上偶遇了。两个人只隔着两步之遥,他们聊天气,聊童年,英请文带她夜游乌镇。二人来到逢源双桥,英站在文的身后,隔着栏杆注视着文。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许这个时候,只有沉默才能代表一切。文在栏杆这边走来走去,英隔着栏杆也在走着。文突然转头隔着栏杆看着英,目光交汇在了一起。
    英回到旅店,独自喝一瓶红酒直到天蒙蒙发亮,她打电话邀请文过来,说有件礼物要送给他。
    英拿起地上的酒瓶酒杯,倒了一杯酒,递给文。文说他从来没在早上五点喝过酒。英说自己也从来没有一个人喝酒喝到早上五点。英给文倒了半杯酒,文慢慢的把手里酒喝完,眼睛一直凝视着英。文放下酒杯,猛地把站在面前的英抱在怀中。文不知是从哪里来的勇气,是因为酒,还是因为英的那双眼睛。两人沉醉地拥抱。
    天亮了,英走了;英送给文的那张CD被放进CD机,音乐轰然响起在小镇。[收回]

  • 第3集

    英回到台北,在LUCY的陪同下来到了未婚夫雄的办公室。雄越是对英体贴,英心中的负罪感就越强烈。
    《钢琴课》的旋律回荡在书院中,文显得十分失落,他不能确定凌晨所发生的一切。齐叔叔又一次谈到了文的终身大事,还说觉得默默挺合适,文的回应似乎有些伤到了齐叔叔,齐叔叔竭力用玩笑来掩藏起内心深处的东西,他一生都在做两件事——等待与掩藏。
    英的父亲因为身体不好一直住在医院里,英每次从外面回来,都要来看望父亲。父亲告诉了英自己的...[详情]

    英回到台北,在LUCY的陪同下来到了未婚夫雄的办公室。雄越是对英体贴,英心中的负罪感就越强烈。
    《钢琴课》的旋律回荡在书院中,文显得十分失落,他不能确定凌晨所发生的一切。齐叔叔又一次谈到了文的终身大事,还说觉得默默挺合适,文的回应似乎有些伤到了齐叔叔,齐叔叔竭力用玩笑来掩藏起内心深处的东西,他一生都在做两件事——等待与掩藏。
    英的父亲因为身体不好一直住在医院里,英每次从外面回来,都要来看望父亲。父亲告诉了英自己的心愿,想让英和雄早点儿结婚,还希望英再回一次乌镇,英说她从不故地重游。
    这天是劲的女儿玲儿的生日,大家都在书院里忙活着。
    英在家里享受着独处的快乐,雄回到家中,说为英安排了一个朋友聚会,英紧紧地抱着雄说只想两个人安静的呆一会儿。英为雄对自己的体贴感动,但是心里的寂寥感却越来越强烈。
    文、齐叔叔、默默、劲、秀、玲儿围坐在一起为玲儿庆祝生日;英、雄和英的闺中密友芙以及芙的未婚夫峻在一家餐厅里吃饭说笑着。
    第二天,英约芙出来喝茶,可话到嘴边,又不知道该如何说了。
    默默在小镇上跑步,遇到文的时候总是围着他跑。每次遇到文,默默总想对文说出自己的心里话,可是总也说不出口,总是变得结结巴巴,其实文也能够猜出默默要说的话。
    日子可能就是这样,每天都差不多,可每天也都不一样,没准什么事情就能改变我们的一生。
    齐叔叔接到个电话,这个电话好像让齐叔叔等待的五十年有了结果。[收回]

  • 第4集

    又是一年的春节,古镇的春节有着它所特有的气质,这种喜悦的兴奋是来自于内心的,而不简单的是一种形式。默默像个小孩子一样到处躲着鞭炮乱跑。
    在台北,春节的气氛也是相当浓烈,而只不过是一种形式而已。
    英在一家小古董店里看上了个古旧的八音盒,可店主执意不卖给她。
    文在默默家对面的篮球场上打着篮球,文也不情愿在这打球,还好打球是对着墙,背对着默默。可是后背被人注视也许是件可怕的事儿,尤其是对文这样一个关闭内心的人。默默也...[详情]

    又是一年的春节,古镇的春节有着它所特有的气质,这种喜悦的兴奋是来自于内心的,而不简单的是一种形式。默默像个小孩子一样到处躲着鞭炮乱跑。
    在台北,春节的气氛也是相当浓烈,而只不过是一种形式而已。
    英在一家小古董店里看上了个古旧的八音盒,可店主执意不卖给她。
    文在默默家对面的篮球场上打着篮球,文也不情愿在这打球,还好打球是对着墙,背对着默默。可是后背被人注视也许是件可怕的事儿,尤其是对文这样一个关闭内心的人。默默也总是体会着文,更有着自己的羞涩,她从来都背对着文,面向房间坐着,她宁愿去倾听。
    英收到了一张来自乌镇的电子贺卡,这是默默寄来的,默默邀请英再来一次乌镇。雄也向英表示想和英一起去一次乌镇。
    齐叔叔回想着那个电话,电话是当年他和文的父亲共同深爱着的一个女人莹打来的。
    文心中一直惦念着英,虽然他不能确定这到底是什么。
    英想要忘掉文,便向雄提出赶快结婚,可是男人与女人永远是站在不同的世界去面对同一个问题的,英是怕自己会陷入纷杂无序的情感陷阱中,无力自拔。这怕来自于英对自身的无知以及不信任;可雄却觉得是自己因为繁忙工作忽略了爱人。
    默默送文一个新篮球作为新年礼物,可因为不小心,球顺水漂走了,文有些满不在乎,默默感到很伤心。
    齐叔叔来到文的父母坟地跟前,向文的父亲道出了莹来的电话。
    在乌镇拍摄的照片被登在了著名的时尚杂志上,英把杂志连同贺卡寄到乌镇。这上面有文和英唯一的一张合影。
    默默的追求者东东回到了家乡,他从邮递员手里把那些贺卡和杂志带到了书院,文似乎明白了英的用意。
    英向雄提出想要一起去游水乡乌镇,她想有个依靠,帮她去忘掉,忘掉水乡,忘掉那个水乡桥头的少年。[收回]

  • 第5集

    清晨,齐叔叔站在书院门口,恍惚之中好像回到了五十年之前,他看到了身穿学生装的莹的背影。这天对于齐叔叔来说有特殊的意义,他前夜写好一封书信,要文做他的信使,把这封信带给从台湾来上海的莹。
    文和衣躺在床上,抬头望着窗顶的地图。文告诉齐叔叔他不想去上海,还说既然是朋友为什么不自己去上海探望。在齐叔叔的央求下,两人开始收拾行李,文带上了CD机和那张《钢琴课》的CD。
    从电话中得知文已经见到了莹,齐叔叔便让文多陪莹呆一阵子...[详情]

    清晨,齐叔叔站在书院门口,恍惚之中好像回到了五十年之前,他看到了身穿学生装的莹的背影。这天对于齐叔叔来说有特殊的意义,他前夜写好一封书信,要文做他的信使,把这封信带给从台湾来上海的莹。
    文和衣躺在床上,抬头望着窗顶的地图。文告诉齐叔叔他不想去上海,还说既然是朋友为什么不自己去上海探望。在齐叔叔的央求下,两人开始收拾行李,文带上了CD机和那张《钢琴课》的CD。
    从电话中得知文已经见到了莹,齐叔叔便让文多陪莹呆一阵子。
    雄在家里陪着英,早已习惯独处的英,显得有些心烦意乱。雄以为英是因为自己不能陪她去乌镇而生气,便开始安慰她。雄对英的不理解,使英感到很是委屈。
    齐叔叔来到劲的家中,要劲和他一起去喝酒,两个人在酒坊里喝得很起劲。齐叔叔问劲为什么不像镇上的年轻人一样离开这里,劲说他要改变乌镇。
    英到医院向父亲寻找答案,父亲告诉她,应该学会去面对,去了解,去解决,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忘掉心中那个挥之不去的身影。
    英回到家中,发现雄留下的字条和自己的护照,雄说自己有急事儿要出差,让英在这段时间到外面去散散心。[收回]

似水年华精彩对白

似水年华影评短评

似水年华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似水年华的短评

(0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