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6
  • 集数:36
  • 单集片长:45分钟
  • 又名:枪枭上海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打分:6.6
写影评 写短评 收藏
播放源:

格格的女儿剧情

故事从民国二十六年的北平戏班开始,白云秋随病重的师傅白玉心前来搭班谋生,受尽人情冷暖,幸而有善良的柳凤英照顾帮助,两人遂产生深刻的友情。白玉心和凤英的琴师唐师傅(天鹏)过去有一段未完成的情感,死前终于得到他的原谅,并视白云秋为徒弟照顾收容。凤英的师姐花艳霞一向爱慕唐师傅,但永远无法取代白玉心在唐师傅心中的地位,感情受挫的......[详细]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民国六年,景娴格格刺杀军阀柯瑞虎未果,生死下落不明,留下了她的婴儿……
    二十年后,西元1937年的北平正处于战争前夕的不安,天桥下的升平戏院来了两名搭班的京剧女伶,是少女白云秋及她师父白玉心。白玉心当年在天津曾红极一时,因得罪权贵,又身染肺痨,只能带着云秋来到北平,一是为找到容身之处,二是想为云秋找寻父母。云秋五岁那年,让家里差点卖给妓院,在茶馆谈价钱的时候,正好被玉心听见,看小女孩可怜便买了她。
    戏院钱老板看上白云...[详情]

    民国六年,景娴格格刺杀军阀柯瑞虎未果,生死下落不明,留下了她的婴儿……
    二十年后,西元1937年的北平正处于战争前夕的不安,天桥下的升平戏院来了两名搭班的京剧女伶,是少女白云秋及她师父白玉心。白玉心当年在天津曾红极一时,因得罪权贵,又身染肺痨,只能带着云秋来到北平,一是为找到容身之处,二是想为云秋找寻父母。云秋五岁那年,让家里差点卖给妓院,在茶馆谈价钱的时候,正好被玉心听见,看小女孩可怜便买了她。
    戏院钱老板看上白云秋为可造之材,接受了师徒二人,并安排与艳霞配戏。艳霞为救师妹凤英前途,在台上百般刁难云秋,果然引来喝倒彩。钱老板本欲赶走师徒二人,却被唐天鹏挺身阻拦,众人才发现,唐与白玉心不仅为旧识,两人之间似有一段隐情……
    北平权贵韩会长窥视艳霞美色已久,常到戏院捧场,借机邀请艳霞出堂会、吃夜宵。正直不阿的天鹏常以一己之力出面阻止,还曾独自一人到韩府恳请韩会长放过艳霞,却遭毒打。艳霞对天鹏有着情义,后者虽知,却无心接受。
    凤英见云秋师徒寄居后台,十分同情,因而让她们住进自己家里,却遭到后母的极力反对。同住一四合院的天鹏收留了她们,云秋师徒终于不再栖身于后台。
    韩会长扬言要抢花艳霞做四姨太,戏班只好藏起艳,改贴云秋与凤英的戏码,此为出头好机会,二人师父皆警告二人要不择手段抢风头。上台前,凤英父母前来探望女儿,却被玉心认出凤英之父乃当年卖女儿给她的男子,云秋无意间听到两人对话,激动不已。[收回]

  • 第2集

    戏台上,云秋不忍打击凤英,在台上代掩凤英的失误,却遭为求生存的凤英暗算,在台上出丑,满座倒彩声,并为飞上来的杯盘打伤,戏院也被韩会长的爪牙给砸了。台下,凤英十分不安,并说出自己家计困难,为求生存,不得不出此下策,云秋十分谅解,并告知凤英她们是亲姐妹,柳父柳母却拒不承认。凤英告诉云秋师徒,自己的亲生母亲当年因难产过世,并不清楚她是否是位格格。
    柳父终于说出了云秋身世之迷。
    原来云秋之母为满清皇族的景娴格格,而柳之母为丫...[详情]

    戏台上,云秋不忍打击凤英,在台上代掩凤英的失误,却遭为求生存的凤英暗算,在台上出丑,满座倒彩声,并为飞上来的杯盘打伤,戏院也被韩会长的爪牙给砸了。台下,凤英十分不安,并说出自己家计困难,为求生存,不得不出此下策,云秋十分谅解,并告知凤英她们是亲姐妹,柳父柳母却拒不承认。凤英告诉云秋师徒,自己的亲生母亲当年因难产过世,并不清楚她是否是位格格。
    柳父终于说出了云秋身世之迷。
    原来云秋之母为满清皇族的景娴格格,而柳之母为丫环小蝶,清帝逊位,满族破落,景娴格格家遭变故,流落在京城旧宅,唯一忠仆忠福全心照顾,相依为命,日久生情,二人无婚约之慿,却如同夫妻,育有一女即为云秋。民国六年,袁世凯手下大将柯瑞虎看上景娴,陷害忠福入狱。景娴闻知忠福处死,遂谋刺柯姓军伐,未果,为忠福殉命。小蝶受托照顾云秋,后来嫁柳父,小蝶生凤英难产死后,柳父才再娶现在的势利贪财的后母,因生计困难,将云秋卖给了玉心。
    柳凤英为柳父未忠人所托之事十分不谅解,心生歉疚,对云秋更是百般照顾。
    白玉心病重之际,强撑身子教云秋绝活独门戏,并告之此戏系她毕生心血结晶,当年为学此戏,在师父面前立誓不嫁情郎唐天鹏,绝情专志,学成后果然一炮而红,养活全家十口人,而她与天鹏亦一世无缘了。此番传艺,是要云秋替她传艺,扬眉吐气。戏子命薄,唯剧艺立命。云秋日夜苦学,并以卖花为白玉心治病,而白玉心此番回来,原欲与天鹏合演此剧,以报情还愿,在获得天鹏谅解后,终于为艺而殉命。[收回]

  • 第3集

    云秋因白玉心的突然辞世伤心不已,恰才此时,戏院也因在韩会长迫害之下,遭受查封。
    天鹏在气愤之余撕毁封条,当众被捕,艳霞为众人生路并救天鹏出狱,故毅然决定嫁予韩,然而,出狱后的天鹏对艳霞的行为十分不谅解。
    戏院重新开幕,钱老板在韩会长的压迫下,力捧凤英挂头牌,唱压轴。艳霞为求凤英能出头,强逼钱老板,使云秋沦为配戏的二牌。
    韩之子韩茂林,为一纨绔子弟,早就迷上了凤英,派来一帮打手,力捧凤英,大喝其彩,大嘘云秋的倒彩;拥云...[详情]

    云秋因白玉心的突然辞世伤心不已,恰才此时,戏院也因在韩会长迫害之下,遭受查封。
    天鹏在气愤之余撕毁封条,当众被捕,艳霞为众人生路并救天鹏出狱,故毅然决定嫁予韩,然而,出狱后的天鹏对艳霞的行为十分不谅解。
    戏院重新开幕,钱老板在韩会长的压迫下,力捧凤英挂头牌,唱压轴。艳霞为求凤英能出头,强逼钱老板,使云秋沦为配戏的二牌。
    韩之子韩茂林,为一纨绔子弟,早就迷上了凤英,派来一帮打手,力捧凤英,大喝其彩,大嘘云秋的倒彩;拥云秋派敢怒不敢言,此时突有人不顾威胁,专为云秋叫好,孤掌难敌众手,但云秋一看便知是北京大学的学生夏正伦,他已不知专诚为她来看戏多少次了。
    韩茂林横行霸道,当场把夏抓走。韩之打手何强将夏正伦架至戏院外毒打,振飞赶来相救时,夏已伤重昏迷。振飞将夏带回住处,云秋细加照顾,并劝他专心学业,不要沉迷看戏,夏却流露出一片真情,令云秋感激、心动。夏家父亲来接正伦,原来夏家为书香门第,夏父为知名学者,气正伦为戏子着迷,遂对云秋十分恼火。
    韩茂林对凤英百般追求,凤英不予理会,因凤英心中已有对象,即是唐天鹏的徒弟何振飞,振飞性格侠义,豁达风趣,两人青梅竹马,常互吐心事,而情感日增。
    柳继母贪财势利,韩茂林百般巴结,柳继母因而常盼凤英能嫁茂,以赚取全家富贵荣华,逼凤英赴茂林的饭局。凤英明白告诉茂林自己不想与之应酬,后者为追求凤英,谎称自己没有什么企图,只是想与她做朋友。
    振飞担心凤英的处境,凤英让他不要忧心,因为茂林看上去不像坏人,倒像君子,引得振飞醋意顿生,说了几句负气的话,惹得凤英不开心,振飞懊恼不已。
    振飞将卖艺所得,买丝线,假珠宝暗赠凤英,以便凤英能增加行头,为天鹏所知,才知振飞在外偷卖艺,恨振不知自重,大加毒打,并将振飞赶出戏班。[收回]

  • 第4集

    振飞含泪离去,凤英伤心不已。
    凤英去寻卖药的振飞,在途中竟看到一位四、五十岁的妇女,与云秋长得一模一样,凤英追之不及,妇人终不知去向。凤英、云秋将此事追问柳父,但柳父坚决咬定云秋母已死,而柳父似有隐情。
    艳霞在韩家常闹得鸡飞狗跳,使韩会长头大,而艳霞则希望能闹得韩受不了而放她自由。韩夫人大寿,茂林请凤英出堂会,凤英要躲茂林,不欲去,但为探云秋母之谜,决定前行。果然韩会长记得当年事:原来当年景娴刺杀柯军伐未死,而忠福亦...[详情]

    振飞含泪离去,凤英伤心不已。
    凤英去寻卖药的振飞,在途中竟看到一位四、五十岁的妇女,与云秋长得一模一样,凤英追之不及,妇人终不知去向。凤英、云秋将此事追问柳父,但柳父坚决咬定云秋母已死,而柳父似有隐情。
    艳霞在韩家常闹得鸡飞狗跳,使韩会长头大,而艳霞则希望能闹得韩受不了而放她自由。韩夫人大寿,茂林请凤英出堂会,凤英要躲茂林,不欲去,但为探云秋母之谜,决定前行。果然韩会长记得当年事:原来当年景娴刺杀柯军伐未死,而忠福亦未死,人在狱中,景娴被救活后,嫁给了柯军伐。
    云知情后十分悲伤,柳父方说出他不欲讲出实情的原因,是怕云秋难过,她母亲,不过是个不贞不节的女人罢了,而柳母小蝶,忠心耿耿,却一点都不值得。
    当年的小蝶抱着云秋回乡下,被乡下误会为私生子,人人唾弃,含辛茹苦的抚育云秋;后来实在待不下,只好到天津,无以为生,沦落到烟花柳巷,做烟花生意养活云秋,在那里遇见柳父,两人成婚。一年后,他们搬回北京,吃尽苦头的小蝶竟听说景娴未死,却嫁入柯府,小蝶不愿将云秋还给景娴,因为在她心中,格格已死,她是忠于以前的景娴遗书之命。小蝶在风雨中早产,生下凤英之后,不多久便去世了。而悲伤的云秋立誓要寻到其母,质问她为何不死在刺柯之时?
    但振飞打探到的消息却是景娴格格早就死在了忠福行刑的那一天,云秋虽悲伤,但却欣慰——为自己的母亲,是位有情有义的女子而欣慰。
    夏正伦不愿一切来找云秋,云秋怕伤害他便避着不见他;正伦悲伤不已,夏母前来找云秋,想用钱收买云秋,逼她离开北平,云秋拒绝夏母的钱财,但为了正伦不在“迷恋”自己耽误学业,依然决定离开北平。
    柳父从云秋口中得知,她要离开北平的原因有二:一是为了不再耽误正伦,二就是知道自己母亲已过世,北平再无牵挂。柳父心中的愤怒再也无法抑制,终于说出实情,忠福被枪毙的当天,死的不是景娴,而是小蝶……
    当年,悲愤的小蝶,为忠福抱屈,她在忠福被枪决那天,穿上格格衣服,刚流产困旅店的她,强撑身子到城门口。怀中抱着云秋,设香案送忠福,刑车经过时忠福大喊格格,却看见被误为格格的小蝶,因虚弱而死在当时。柳父抱着凤英赶来,收了一具尸,抱起了两个女儿。[收回]

  • 第5集

    小蝶抛夫弃子,为一“忠”字而死。柳父认为不值,怨恨格格,讨厌云秋,几年后终于把她卖走;而云秋为柳父在此心情下仍养她数年,毫无怨恨。凤英则为她刚烈的母亲小蝶,感到骄傲。两人互吐心事,相知愈深,因而义结金兰。
    振飞一再邀凤英一起去私奔,凤英不能弃家不顾,振只好留下,事为唐天鹏所悉,故意用激将法,想逼振出外闯出自己前途,不惜断绝师徒之恩情。
    云秋为了寻母,不能离开北京,夏正伦的痴情令她难以抗拒,终于违反夏家的承诺,与正伦见...[详情]

    小蝶抛夫弃子,为一“忠”字而死。柳父认为不值,怨恨格格,讨厌云秋,几年后终于把她卖走;而云秋为柳父在此心情下仍养她数年,毫无怨恨。凤英则为她刚烈的母亲小蝶,感到骄傲。两人互吐心事,相知愈深,因而义结金兰。
    振飞一再邀凤英一起去私奔,凤英不能弃家不顾,振只好留下,事为唐天鹏所悉,故意用激将法,想逼振出外闯出自己前途,不惜断绝师徒之恩情。
    云秋为了寻母,不能离开北京,夏正伦的痴情令她难以抗拒,终于违反夏家的承诺,与正伦见面,并承认感情。夏正伦决定离家独立,以争取爱情,他找寻租房,竟意外找到景娴格格的下落,当年真相即将揭晓。
    茂林与柳继母暗商逼凤英就范之计,事为柳父所悉,起了争执,茂林失手打死柳父。[收回]

格格的女儿精彩对白

格格的女儿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格格的女儿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格格的女儿的短评

(3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全部3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