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6
  • 集数:20
  • 单集片长:45分钟
  • 又名:Trimming Success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飞短留长父子兵剧情

名发型师天朗在兰桂芳创立的Crossover发型屋,由于技艺高超,兼待客细心,客人总是络绎不绝,全都是名女艺人或高级模特儿,故Crossover 开办三年以来,业务总是蒸蒸日上,忙得天朗不可开交。而天朗亦有结识四年的同居模特儿女友卓琪,正是事业与爱情两皆得意。可是,平时长袖善舞、机敏伶俐的天朗不知为何,总是未能解决自己与父亲光荣之间的矛......[详细]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光荣天朗 理发精英
    光荣祖居赤柱,一直以来以理发为生,而他的儿子天朗更是高级发型屋「飞短留长」的首席发型师,为人脑筋灵活,而且办事能力高,深得客户信任。 光荣因细仔天明在英国的成绩欠佳而大为震怒,淑英唯有趁「做禡」急召天朗回家。
    天朗返回赤柱,重遇旧同学彭澄,她虽然身为女儿家,但却是机械工程师,更是滑浪风帆高手;其父亲彭根是赤柱船厂东主,妻子早死,所以父兼母职,对一对女儿爱护有加。
    彭根被选为新一届街坊福利会的...[详情]

    光荣天朗 理发精英
    光荣祖居赤柱,一直以来以理发为生,而他的儿子天朗更是高级发型屋「飞短留长」的首席发型师,为人脑筋灵活,而且办事能力高,深得客户信任。 光荣因细仔天明在英国的成绩欠佳而大为震怒,淑英唯有趁「做禡」急召天朗回家。
    天朗返回赤柱,重遇旧同学彭澄,她虽然身为女儿家,但却是机械工程师,更是滑浪风帆高手;其父亲彭根是赤柱船厂东主,妻子早死,所以父兼母职,对一对女儿爱护有加。
    彭根被选为新一届街坊福利会的理事长,为庆祝新委员会就任,众委员决定举办盘菜宴,而且更会向年长街坊大派礼物,为了举办是次盘菜宴,所以便要向各商户收取一千元的费用,当中体育用品店的阿威对此举甚为反感。
    为筹办盘菜宴,淑英到市区购买赠予老人家的金器,因发型屋突然有事而天朗未能送她回家,以致她跌倒受伤,光荣父子因而再次闹翻。天朗记起光荣之前提及老人家适宜穿冷背心,所以特地在盘菜宴之上送来一批赠予长者,令光荣大为安慰。[收回]

  • 第2集

    不请自来耿耿于怀
    祖升在盘菜宴中不请自来,令村中各人如丈八刚摸不着头脑。直至他自报身世,寒暄问好一番之后,天朗方知祖升父子于廿多年前曾因偷窃被赶离赤柱;之后更得光荣接济,方能远渡荷兰改过自身。然而虽事隔多年但彭根仍耿耿于怀。 眼见祖升对光荣、淑英等态度异常热情,犹如多年不见的亲人,直教天朗等孤疑;加上他对理发店各事了如指掌,又花心思修好被弃置的陈旧理发椅。最后更亲自下厨逗得各人大悦,不禁令人猜度多年音信全无,此时突...[详情]

    不请自来耿耿于怀
    祖升在盘菜宴中不请自来,令村中各人如丈八刚摸不着头脑。直至他自报身世,寒暄问好一番之后,天朗方知祖升父子于廿多年前曾因偷窃被赶离赤柱;之后更得光荣接济,方能远渡荷兰改过自身。然而虽事隔多年但彭根仍耿耿于怀。 眼见祖升对光荣、淑英等态度异常热情,犹如多年不见的亲人,直教天朗等孤疑;加上他对理发店各事了如指掌,又花心思修好被弃置的陈旧理发椅。最后更亲自下厨逗得各人大悦,不禁令人猜度多年音信全无,此时突然重归故里是别有用心。 另外祖升报称山上遇劫,证件金钱尽失身,要得光荣接济,却有意无意勾起被天朗卖掉的旧楼一事;令天朗本本欲向光荣提出,希望父亲借铺面为相集背景的如意算盘告吹。所幸最后在彭澄出面帮助下,终能成功安排借出。 原为模特儿的卓琪却因皮肤敏感而出满红疹;逼不得已之下,天朗唯有找彭澄顶替。彭澄因缺乏充当模特儿的自信,本欲拒绝;但天朗重提儿时理发的旧事,终劝服彭澄。在天朗的巧手技艺下,彭澄犹如脱胎换骨,教各人眼前一亮。[收回]

  • 第3集

    失窃疑云众矢之的
    祖升为寻找容姑消息,往街坊福利会向德顺查探;不料被卷入香油钱失窃疑云之中。光荣为祖升好话说尽,却被彭根直指偏坦;但最后因苦无证据证,在报警备案后只有悻悻然不了了之。
    彭澄因座驾故障,而与刚因证据不足而放行的祖升碰面;二人言谈甚欢,旋即熟稔起来。另一方面,彭澄临时拉夫充当模特儿的相片集效果出众,惹来多方赞誉;错失机会的卓琪感触良多,天朗却惊觉自己鲜与家人共处,抽空回赤柱一尽孝心。
    游艇宴会上,卓琪...[详情]

    失窃疑云众矢之的
    祖升为寻找容姑消息,往街坊福利会向德顺查探;不料被卷入香油钱失窃疑云之中。光荣为祖升好话说尽,却被彭根直指偏坦;但最后因苦无证据证,在报警备案后只有悻悻然不了了之。
    彭澄因座驾故障,而与刚因证据不足而放行的祖升碰面;二人言谈甚欢,旋即熟稔起来。另一方面,彭澄临时拉夫充当模特儿的相片集效果出众,惹来多方赞誉;错失机会的卓琪感触良多,天朗却惊觉自己鲜与家人共处,抽空回赤柱一尽孝心。
    游艇宴会上,卓琪因贪慕虚荣,加上为一时之气,在天朗醉酒神志不清下,要他下购入二手游艇。当天朗送交游艇给彭澄检查时,却发现原来游艇暗藏问题,需要花时间修理妥当,极有可能无法赶及卓琪的生日。
    卓琪在瞒上欺下的情况下,强行将游艇开出进行生日派对;彭澄一方面不满其态度恃势欺人,另一方面又担心天朗。在海上卓琪因得意忘形,终导致游艇搁浅,险象横生。从彭根口中得知天朗一行触礁出事的光荣,竟然激动晕倒......[收回]

  • 第4集

    乐极生悲顿觉冷落
    游艇生日派对一事乐极生悲,天朗得知光荣晕倒入院,急忙赶往了解;剩下卓琪留守到最后,顿觉被冷落。祖升虽为外人但坚持陪伴左右,反令赶至医院天朗满不是味儿;加上得知卓琪通宵竟流连酒吧,更加深了二人间的不满。
    在探病期间,卓琪以有事为由先行离去,光荣及淑英见状即向天朗表明对卓琪的不满,;而在与彭澄的闲谈中,天朗不禁自嘲祖升与二人相处更融洽更似一家人。
    彭根因怀疑祖升返乡是为父报仇兼寻宝;当他得知祖升与彭...[详情]

    乐极生悲顿觉冷落
    游艇生日派对一事乐极生悲,天朗得知光荣晕倒入院,急忙赶往了解;剩下卓琪留守到最后,顿觉被冷落。祖升虽为外人但坚持陪伴左右,反令赶至医院天朗满不是味儿;加上得知卓琪通宵竟流连酒吧,更加深了二人间的不满。
    在探病期间,卓琪以有事为由先行离去,光荣及淑英见状即向天朗表明对卓琪的不满,;而在与彭澄的闲谈中,天朗不禁自嘲祖升与二人相处更融洽更似一家人。
    彭根因怀疑祖升返乡是为父报仇兼寻宝;当他得知祖升与彭澄来往甚密,二话不说就带同亲信当面对质,弄得彭澄尴尬非常,哭笑不得。
    另一方面,光荣意外撞破真相;终得知祖升携同亡父骨灰返港,是为寻回亡母墓地,以让二人得以合葬之故,更为祖升的孝顺坦承而感动不已。
    天朗接载光荣往医院覆诊,却因座驾问题而弄得狼狈不堪;虽得彭澄相助,但却让天朗体会自己?未有为家人设想。从买车买游艇到买铺卖楼,从没有考虑光荣与淑英的需要。于是他下定决心要补救改善,不料却因此与卓琪再起冲突......[收回]

  • 第5集

    重回故里难以投入
    天朗与卓琪争吵后,决意搬回赤柱与光荣和淑英同住;然而离家多年,竟无法习惯纯朴单纯的乡郊生活。幸得彭澄鼓励,翌日终能起床陪伴光荣一起饮早茶。然而眼见弟弟天明终日游手好闲无所事事,天朗决意出手拨乱反正。
    天朗虽应从外国回来的朋友之邀勉强出席,不料卓琪不满天朗貌合神离不加理睬;更和别人大跳贴身舞存心挑衅。天朗看在眼中,却只觉幼稚,随即借故失笑离去。
    面对感情和家人事事不如意,天朗在天台上烦恼不已反被祖...[详情]

    重回故里难以投入
    天朗与卓琪争吵后,决意搬回赤柱与光荣和淑英同住;然而离家多年,竟无法习惯纯朴单纯的乡郊生活。幸得彭澄鼓励,翌日终能起床陪伴光荣一起饮早茶。然而眼见弟弟天明终日游手好闲无所事事,天朗决意出手拨乱反正。
    天朗虽应从外国回来的朋友之邀勉强出席,不料卓琪不满天朗貌合神离不加理睬;更和别人大跳贴身舞存心挑衅。天朗看在眼中,却只觉幼稚,随即借故失笑离去。
    面对感情和家人事事不如意,天朗在天台上烦恼不已反被祖升教训。另一方面,祖升对慈善募捐和为朋友购买手信时出手豪爽,令慧姿以为祖升身怀巨款,加上早前无意中得知其返港真相,竟安排问米婆串通,祖升不防有诈信以为真,惨被骗去钱财而不自知。
    光荣因病禁食高脂及各种有损健康的食物,却因难抵口腹之欲偷吃牛腩被撞破;祖升遂请缨,泡制出一道道色香味俱全兼健康的菜肴,令光荣笑逐颜开。天朗眼见心有不甘,亦送上按摩机,更为淑英泡制酒浸青提子干,不料淑英却因此醉酒失仪。[收回]

飞短留长父子兵精彩对白

飞短留长父子兵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飞短留长父子兵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飞短留长父子兵的短评

(0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