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4
  • 集数:30
  • 单集片长:45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下载影片

林海雪原剧情

1946年八年抗战刚刚结束。内战在东北一触即发。在复杂的国内外环境中,东北境内政治土匪活动猖獗,到1946年冬天,已经对民主改革形成致命威胁……《林海雪原》讲述的就是在这样一个复杂的历史背景下,一只骁勇善战的小分队与在东北山林盘踞多年的数股土匪斗志斗勇的故事……女县长鞠萍率领的工作队正在夹皮沟开展土改,......[详细]

  • 在线观看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1946年初,民主联军进入东北,为解放全中国,剿灭土匪,东北地区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土地改革运动。
    少剑波,为适应东北地区的特殊地理环境带领部队在牡丹江军分区集中训练。
    夹皮沟里,鞠县长,少剑波的姐姐,带着白茹和土改工作队正在进行土改。但面对着奶头山的首匪许大马棒的土地,老百姓都心有余悸,不敢认领。李勇奇不顾父亲的阻止,在属于自己的土地上打下了第一块木橛子。
    栾平,奶头山的联络副官,迅速将此信息递给了奶头山匪首许大马棒,...[详情]

    1946年初,民主联军进入东北,为解放全中国,剿灭土匪,东北地区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土地改革运动。
    少剑波,为适应东北地区的特殊地理环境带领部队在牡丹江军分区集中训练。
    夹皮沟里,鞠县长,少剑波的姐姐,带着白茹和土改工作队正在进行土改。但面对着奶头山的首匪许大马棒的土地,老百姓都心有余悸,不敢认领。李勇奇不顾父亲的阻止,在属于自己的土地上打下了第一块木橛子。
    栾平,奶头山的联络副官,迅速将此信息递给了奶头山匪首许大马棒,并将许大马棒的部队领到了夹皮沟外。
    老北风,一个以抗日起家的土匪,和许大马棒是拜把兄弟,可面对着要去杀害夹皮沟的百姓,他拒绝上战,并领着自己的部下退出了夹皮沟。
    一场浩劫已经不可避免地降落在夹皮沟了。在敌强我弱的状况下,鞠县长负伤倒下,她命令李勇奇帮助白茹突出重围,向牡丹江民主联军司令部请求援助。
    当李勇奇帮助白茹的突出重围时,夹皮沟已经在许大马棒的血腥镇压下血海成片,鞠县长也被许大马棒用棍棒杀害在场院上……
    杨子荣作为司令部的一位炊事员,在牡丹江购粮的途中发现了昏倒在雪地里的白茹,他把白茹送回了司令部,也带来了夹皮沟的噩耗。
    少剑波见到了姐姐从不离身背包,他向团长请战,并率部队火速赶往夹皮沟。白茹悄然的在后相随。
    夹皮沟里的惨状让战士们感到阵阵心悸……
    少剑波将姐姐的尸体紧紧的抱在怀里,命令部队立刻搜寻土匪的踪迹。但在浩淼的林海中,土匪踪迹全无,而暗枪和暗箭却不时的让一个个战士倒地……
    少剑波被迫发出撤退的命令。
    在姐姐居住的屋子里,少剑波回忆着与姐姐相处的日日夜夜……
    少剑波在军分区的大会上提出:建立剿匪小分队,深入林海雪原,依靠当地民众,掌握土匪行动规律,从匪徒源头上消灭他。[收回]

  • 第2集

    田司令接受了少剑波的提议,命令少剑波立刻组织小分队,深入匪穴,并要尽快找到日伪时期建立的秘密联络图,确保东北革命根据地的稳固建立。
    民主联军的节节深入,让滨绥图佳中央国务专员侯殿坤,威虎山的匪首座山雕,以及所谓的东北军司令谢文东都深感不安。侯殿坤决定派特务宋宝森到神河庙建立秘密联络站,并要求在冬月十八日召集所谓的东北剿匪5个旅的旅长集结开会,不得有误。久居深山的座山雕也在土匪的秘密联络点大车店与谢文东见面……
    田司令...[详情]

    田司令接受了少剑波的提议,命令少剑波立刻组织小分队,深入匪穴,并要尽快找到日伪时期建立的秘密联络图,确保东北革命根据地的稳固建立。
    民主联军的节节深入,让滨绥图佳中央国务专员侯殿坤,威虎山的匪首座山雕,以及所谓的东北军司令谢文东都深感不安。侯殿坤决定派特务宋宝森到神河庙建立秘密联络站,并要求在冬月十八日召集所谓的东北剿匪5个旅的旅长集结开会,不得有误。久居深山的座山雕也在土匪的秘密联络点大车店与谢文东见面……
    田司令为小分队饯行,他用土匪黑话与少剑波交流,搞得少剑波丈二和尚一头雾水,幸好杨子荣沉着对应。不懂土匪黑话,怎么分辨是匪是民!为此,田司令提出:让杨子荣参加小分队,由他负责教小分队战士学习黑话。对此,少剑波和杨子荣都各有想法……
    次日,杨子荣来到田司令身边,硬汉子的杨子荣眼睛红了……
    田司令又何常想让杨子荣离开自己呢。他为杨子荣满上了一杯送行的酒……
    威虎山上,座山雕正在召集八大金刚进行事实分析,他决定拒绝侯殿坤给他的所谓封官,坐守威虎山,静观其后……
    小分队驻地,刘勋苍和栾超家对于让杨子荣进入小分队总有几分的不快。他们见杨子荣前来报到,便一通的揶揄杨子荣,搞得杨子荣着实尴尬了一番。喜好开玩笑的杨子荣决定也要给刘勋苍一点颜色看。
    杨子荣为小分队做的第一顿饭就给刘勋苍送上了一大海碗的汤,说是给他的特殊照顾,这下刘勋苍是一夜不得安生的跑厕所……
    刘勋苍深知这准是杨子荣搞得鬼,他向少剑波告状。少剑波则用各打五十大板的方式把他俩都批评了一通……
    可谁能想到,打这以后他俩却成了一对打不散的好战友……
    这一日,田司令和小分队的战士们正在专注地跟杨子荣学习土匪黑话,一车实枪核弹的苏联红军乘车来到了小分队的驻地,跳下车,便将战士们团团围住,喝令他们立刻缴械。[收回]

  • 第3集

    苏联红军少校萨沙向田司令和少剑波宣布:"苏联红军远东第一方面军红旗第一集团军吕司令命令你们立即缴械!"
    "缴械!"田司令感到吃惊和蹊跷。他命令部队暂且按兵不动,自己则赶往苏联红军处进行交涉。
    萨沙的中文翻译官身上散发出的一股特殊香味引起了杨子荣的注意,夜深人静时分,他悄然的拉起睡在一旁的刘勋苍,自己假扮半夜闹肚子,让刘勋苍背着自己去看病,借此溜出了小分队驻地,直奔牡丹江。
    杨子荣和刘勋苍在牡丹江的一家家大烟馆里寻找着...[详情]

    苏联红军少校萨沙向田司令和少剑波宣布:"苏联红军远东第一方面军红旗第一集团军吕司令命令你们立即缴械!"
    "缴械!"田司令感到吃惊和蹊跷。他命令部队暂且按兵不动,自己则赶往苏联红军处进行交涉。
    萨沙的中文翻译官身上散发出的一股特殊香味引起了杨子荣的注意,夜深人静时分,他悄然的拉起睡在一旁的刘勋苍,自己假扮半夜闹肚子,让刘勋苍背着自己去看病,借此溜出了小分队驻地,直奔牡丹江。
    杨子荣和刘勋苍在牡丹江的一家家大烟馆里寻找着那位翻译官,终于在一家最好的大烟馆里找到了他,并查出他其实是土匪,正在利用苏联红军缴械民主联军武器,为土匪袭击民主联军创造条件。
    误会解除了,苏联红军要撤离小分队,红军萨沙和小分队的战士们已经建立起了深深的友情。刘勋苍更是对杨子荣佩服得五体投地。少剑波当众宣布:杨子荣已经是小分队的一名正式战士了。杨子荣却闷闷地说:我不早就是了!
    "报告。我要求加入小分队。"白茹坚定要求参加小分队。为此少剑波紧缩眉头断然拒绝。可田司令却不时的东敲一下边鼓,西打一下锣镲,帮助白茹。望着这位姐姐生前的警卫员少剑波默然无语了……
    这一天,田司令召集各团领导开会,向大家展示国民党不择手段为拉拢我民主联军干部而发的各种委任状,要求少剑波率领的小分队三天后立刻进入夹皮沟,迅速在匪穴中心建立人民政权,查找日伪时期留下的秘密联络图,彻底断绝国民党反共生力军的来源。
    与此同时,大车店里,侯殿坤召集的滨绥图佳5个旅的要首商量谋略的会议却由于各自的利益分配而最终不欢而散……。
    小分队再次出现在临近夹皮沟的山道上,栾平为了阻挠小分队点燃了工作组居住的房子,火焰喷吐而起……
    火情就是命令,少剑波率领命令部队火速救火。然而这无疑在夹皮沟的百姓心里又增加了一层阴影……
    杨子荣在火场附近发现了一只胶皮鞋和一行脚印。少剑波决定:刘勋苍要顺着这只胶皮鞋,顺藤摸瓜,查找线索。[收回]

  • 第4集

    刘勋苍向少剑波提出要和杨子荣一起去寻找线索。于是,杨子荣和刘勋苍扮成一对皮货商,开始了漫长的雪地跋涉。
    李勇奇的父亲被杀害,母亲焦虑悲伤成疾。少剑波来到他家,那只鞠县长的背包打消了他们的顾虑,白茹奉命前来抢救李母,更让李勇奇激动万分……
    工夫不负有心人,杨子荣他们在一片林子发现了一串明显的记号,并由此发现了九龙汇和另外一只胶皮鞋。
    栾平渐渐浮出了水面。
    少剑波决定:逼栾平出走,让杨子荣他们继续跟踪。
    杨子荣受命火速赶...[详情]

    刘勋苍向少剑波提出要和杨子荣一起去寻找线索。于是,杨子荣和刘勋苍扮成一对皮货商,开始了漫长的雪地跋涉。
    李勇奇的父亲被杀害,母亲焦虑悲伤成疾。少剑波来到他家,那只鞠县长的背包打消了他们的顾虑,白茹奉命前来抢救李母,更让李勇奇激动万分……
    工夫不负有心人,杨子荣他们在一片林子发现了一串明显的记号,并由此发现了九龙汇和另外一只胶皮鞋。
    栾平渐渐浮出了水面。
    少剑波决定:逼栾平出走,让杨子荣他们继续跟踪。
    杨子荣受命火速赶回九龙汇,途中竟遇到了曾与自己定过娃娃亲的女子--槐花。
    槐花来到小分队,她向白茹打听一个叫杨大贵的同乡。白茹不明就里,告诉她小分队里只有一个姓杨的,却不叫杨大贵。
    少剑波急速赶到九龙汇,把皮货商杨子荣和小炉匠栾平一并抓来训问,命令他们不许在山里经商。于是,栾平不得不与杨子荣和刘勋苍同行。一路上,栾平几次想甩掉杨子荣未果,倒让杨子荣听到了他和三舅的对话,并找到了秘密联络图的踪迹。次日晨,杨子荣守株待兔,押解栾平回到夹皮沟。
    夹皮沟的百姓见到了栾平都扑了过去。槐花更是想起了栾平强奸她的情景,她撕扯着栾平。狡猾的栾平高声疾呼:出卖夹皮沟百姓的是槐花的男人--老北风。在这突如其来的噩耗中槐花昏了过去……
    杨子荣及时稳住百姓,强行将栾平押解进了小分队驻地。白茹则急忙抢救槐花。
    狡诈的栾平,面对少剑波的威武,坦然自若……[收回]

  • 第5集

    少剑波大喝一声:栾平。
    栾平面对少剑波的严厉审讯矢口否认,并声称自己的名字叫:王大一。
    杨子荣向少剑波提议:"由咱们派人替栾平去接捻子"以便弄清敌情。少剑波爽然接受,并要求一定要搞明白槐花和老北风的关系。杨子荣心里也正放心不下槐花,他来到了槐花家,向白茹打听槐花的情况。
    少剑波决定为了让战士们适应林海雪原的冰雪天气进行魔鬼训练。
    奶头山上,老北风自打血洗夹皮沟后,整日闷闷不乐。郑三炮和蝴蝶迷则趁着许大马棒不在,在许大...[详情]

    少剑波大喝一声:栾平。
    栾平面对少剑波的严厉审讯矢口否认,并声称自己的名字叫:王大一。
    杨子荣向少剑波提议:"由咱们派人替栾平去接捻子"以便弄清敌情。少剑波爽然接受,并要求一定要搞明白槐花和老北风的关系。杨子荣心里也正放心不下槐花,他来到了槐花家,向白茹打听槐花的情况。
    少剑波决定为了让战士们适应林海雪原的冰雪天气进行魔鬼训练。
    奶头山上,老北风自打血洗夹皮沟后,整日闷闷不乐。郑三炮和蝴蝶迷则趁着许大马棒不在,在许大马棒的大房子里堂而皇之的干上了淫秽之事。正碰上许大马棒召集众匪到大房子来分赏,他察觉到了不对劲。
    许大马棒不动声色,招呼着给大家分赏,并给老北风准备了一份丰厚的赏品。而老北风不卑不亢的拒绝许大马棒的奖赏。他告诉许大马棒:我受之有愧。许大马棒欲怒无言。但看在老北风手里的关东军烟土的份上,忍了这口气。烟土可是土匪在山里生活的主要资金命脉。
    待大家领赏而去,许大马棒开始和郑三炮算帐,他一枪打在郑三炮的脚背,以示警告。
    威虎山上,老谋深算的座山雕正在与八大金刚商讨时局,他放下话:早晚有一天,我要收了奶头山,还有大锅盔。他告诉八大金刚:对奶头山咱们要看着吃。对大锅盔咱们要吃着看。
    奶头山的联络员刁占一按照与栾平接捻子的时间出现在刘勋苍的视线里。他唱着酸歌,悠闲自得。刘勋苍不费吹灰之气,三下五除二就把他抓了个正着。刘勋苍他带到了少剑波面前。贪生怕死的刁占一将所知道的情况一五一十的都交代了。[收回]

林海雪原精彩对白

林海雪原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林海雪原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林海雪原的短评

(14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全部14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