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7
  • 集数:22
  • 单集片长:45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魔影狂花剧情

在不远的未来,世界与恐怖主义的对抗逐渐升级(典型的美国论调),社会动荡,经济萧条,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女英雄横空出世,她就是Jane Vasco(Kristanna Loken扮演,"终结者3"),人们也叫她"止痛药"。Jane曾经是禁毒署的顶级特工,身手敏捷,毅力强大,令人畏惧。童年时,父亲给她起了一个"止痛药"的外号,教她......[详细]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这次的常规禁毒行动对禁毒署特警Jane Vasco来说,可能是人生的又一个转折点。她遭遇了第一位Neuro人,不仅令她产生了幻觉,还打算杀她。即便如此,Jane还是棋高一招。事件过后,她对神秘的Andre McBride产生了兴趣。
    Jane知道Andre McBride为政府工作,但是究竟做些什么呢?还有Andre McBride嘴里所说的Neuro人,又是什么意思呢?Andre邀请Jane加入他的小组,但是Jan...[详情]

    这次的常规禁毒行动对禁毒署特警Jane Vasco来说,可能是人生的又一个转折点。她遭遇了第一位Neuro人,不仅令她产生了幻觉,还打算杀她。即便如此,Jane还是棋高一招。事件过后,她对神秘的Andre McBride产生了兴趣。
    Jane知道Andre McBride为政府工作,但是究竟做些什么呢?还有Andre McBride嘴里所说的Neuro人,又是什么意思呢?Andre邀请Jane加入他的小组,但是Jane没有动心,她不想离开禁毒署。
    不过,这越发勾起了Jane的好奇心,她打算了解更多有关Andre McBride和他的小组的情况。很快,她在一间废弃的地铁站里发现了Neuro猎人的秘密指挥部。
    但是Jane知道得太多了,Andre不得不用计将Jane诳骗进来,强迫她成为Neuro猎人。
    Jane的新同事们都已是这一行的老手了。她的第首个任务就是渗透进一家大规模的制药公司--Vono Tek。据信,Neuro利用这家公司加工违禁药品,并在黑市上出售,牟取暴利。直到此时,Jane才了解Neuro的真实身份--他们都是拥有超级思维力量的超能人,而且暴力倾向严重。
    Jane第一天的工作就成了玩命之旅。考虑到上一次派去Vono Tek的特工无故被谋杀,这一次Andre决定派Steve协同Jane工作。可惜,Steve不仅没帮上Jane的忙,最终自己还弄丢了性命。
    当Jane的朋友Maureen再次见到Jane时,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没开玩笑,Jane刚刚从停尸间回来--她随Steve一起从四十多层的高楼上坠落,Steve死了,她安然无恙。
    Jane发现了自己的奇妙技能:她的身体能快速地自我愈合。但她还是能感到疼痛--天哪,痛得像要下地狱一样。但这还不是最糟糕的事情--Maureen为了帮助Jane,也被卷入了Neuro猎人的行列。
    疼痛并没有什么,她自己的秘密才是最重要的。她的身体究竟怎么了?她恳求Carpenter医生给出一个合理解释,医生答应慢慢研究。但是与此同时,"魔影狂花"还将继续与那些Neuro人战斗--直到他们不再构成威胁。[收回]

  • 第2集

    对一个Neuro猎人来说,工作中没有波澜不惊的平凡。但是这一次的任务却异常艰巨,让人神经紧张,因为谁也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即便是一向以超级冷静而著称的Andre。
    在过去的一个月里,发生了三起非法入侵军需品仓库的事件。所有的疑犯都逃跑了,有的还身中数枪。这些入侵者还有一个让人不可思议的特点:受伤之后,谁也没有留下一滴血。
    Andre还在担忧另一次入侵事件,有人偷走了新世纪商业大厦的设计图纸,而总统很快就要来参加大厦...[详情]

    对一个Neuro猎人来说,工作中没有波澜不惊的平凡。但是这一次的任务却异常艰巨,让人神经紧张,因为谁也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即便是一向以超级冷静而著称的Andre。
    在过去的一个月里,发生了三起非法入侵军需品仓库的事件。所有的疑犯都逃跑了,有的还身中数枪。这些入侵者还有一个让人不可思议的特点:受伤之后,谁也没有留下一滴血。
    Andre还在担忧另一次入侵事件,有人偷走了新世纪商业大厦的设计图纸,而总统很快就要来参加大厦的落成典礼。这很像是一次针对总统的暗杀行动。必须要阻止这种事情发生,但是又不能让联邦调查局发现"Neuro猎人"这个组织的存在,一切只能秘密进行。
    不久,另一起入侵案发生了。嫌疑犯在偷盗一辆坦克的时候,被守株待兔的军人和联邦调查局特工当场击毙。尸体很快被弄到了"Neuro猎人"总部,Carpenter仔细检查尸体后,发现他已经死亡五个星期。
    Jane等人来到墓地,发现偷坦克的家伙其实是自己从墓里爬出来的。进一步的调查表明,此前的两个月里还发生过多起尸体失踪案,失踪者全都是30岁以下的男性,身体条件极其优秀。面对一个死人组成的怪异团队,Jane和她的队友必须想出非常规的处理办法。
    就算是女超人也需要休息,特别是当工作进行得不顺利的时候。于是,Jane去找邻居Amanda谈心。本来是一个不错的夜晚,却因为Amanda说她感到Jane在隐瞒什么东西而闹得不欢而散。因为Carpenter医生没法说出Jane到底哪里有问题,Jane一直感到十分失望。
    一位守墓人跟踪一个爬出墓地的尸体来到大街上,Neuro猎人们随后赶到。尸体正准备进入一间仓库,Jane和Maureen上前阻止,却被这个活死人狠狠教训了一顿。尸体离开后,众人发现这件仓库并不是军火仓库,而装满了体育用品。
    根据这条新线索,Jane开始怀疑Neuro策划谋杀总统的猜测是否属实。但是Andre坚持继续执行在大厦落成典礼上保护总统的计划。
    Jane决定违背Andre的命令,独自调查Neuro的下落。她很快发现Neuro无意袭击总统,也无意伤害任何人。他只是想用自己的能力来为痛苦的生活寻找消遣--他是一个少年,只想用这些死人来玩他的战争游戏。
    其他的队员很快赶来与Jane会合。尸体战士抓住了Jane,而Neuro少年也不想放弃对死人的控制,Andre只好采取极端的方式来解决危机。
    对Jane来说,还是无法摆脱痛苦。[收回]

  • 第3集

    在一起离奇的火车失事案中,一位经验丰富的火车司机突然忘记了该如何开火车,结果导致火车出轨,两人当场死亡。Neuro猎人小组怀疑有超意念力卷入了整个事件。很快,又发生了两起类似的"选择性失忆"案件,受害人来自两个不相关的领域,而且都是各自领域内颇有声望的顶级专家。
    其中一个受害人是软件设计天才。Riley与Jane一道上门调查。Riley和受害人大谈运算法则、三角测量等高深理论,但受害人随后对自己独创的关键理论却显得一...[详情]

    在一起离奇的火车失事案中,一位经验丰富的火车司机突然忘记了该如何开火车,结果导致火车出轨,两人当场死亡。Neuro猎人小组怀疑有超意念力卷入了整个事件。很快,又发生了两起类似的"选择性失忆"案件,受害人来自两个不相关的领域,而且都是各自领域内颇有声望的顶级专家。
    其中一个受害人是软件设计天才。Riley与Jane一道上门调查。Riley和受害人大谈运算法则、三角测量等高深理论,但受害人随后对自己独创的关键理论却显得一无所知。
    不久之后,Carpenter医生在医院里见到了另一位受害人--一位突然拥有了大量神经肌肉学知识的流浪汉。更奇怪的是,这位"专家"最近刚刚神经失常,理由是……突然丧失了所有的医学知识。
    Jane正在家里唱着歌,一个神秘人不请自来,闯进了她的公寓……Jane发现来人竟是Riley。Riley结结巴巴地说,自己并无恶意,只是想好好谈谈。Riley说,最近一家药店被盗,丢失的是血色素活性剂--小偷似乎有意专门挑选这种东西下手。Riley希望Jane协助他一起去现场勘查,Jane拒绝了--她只想好好享受一个平静的夜晚。
    Riley只好独自闯进情况复杂的贫民窟。可怜的Riley离开了计算机就手无缚鸡之力,几个流氓在小巷里袭击了他,抢走了他身上的东西,还有……他的记忆!和其他几个受害人不同,Riley这次完全失忆了。而对整个小组来说,失去的并不仅仅是Riley这位计算机天才,而且整个Neuro猎捕计划!
    很快,那个一直在幕后活动的神秘Neuro找上门来。幸运的是,他并不想搞破坏,而是想做交易。如果Jane和她的同伴能够帮他从一辆高度戒备的火车上偷一件物品,他就恢复Riley的记忆,并允许他们给他注射抑制超能力的芯片。
    这个Neuro人为这个计划已经筹划很久了,他甚至秘密将偷来的各种知识传递给每一位Neuro猎人成员--除了Jane。和以前一样,她是干体力活的。
    众人无法眼睁睁看着Riley这个天才终日以玩电脑游戏为乐,于是答应帮助Neuro偷取……嗯,其实他们谁也不知道要偷什么。
    在Neuro偷来的铁路知识的帮助下,众人成功地隔离了那节神秘的货车车厢。但Jane很不情愿地看到,"货物"被1.5万伏的高压电保护着。为了完成任务,她不得不再次痛苦一回……
    当众人打开货箱,发现Neuro让他们花费大量精力偷盗的……不过是一幅油画。事实上,这是这位Neuro年少时的肖像画。倒不是因为这幅画现在价值数百万美元让他动了心,而是他对童年的记忆。
    这位Neuro已经病入膏肓,所以他偷了外科专家的记忆,便于自己为自己治疗,而不用去医院。他就要死了,这幅画是他对童年、对人生的最后一点回忆。
    Andre将芯片注射进他体内,但是芯片是空白的,所以Neuro仍然保留了自己的超能力。但他被套上了足环,将从此受到软禁。Neuro一个人坐在屋里,盯着那幅画,回忆着自己的童年……[收回]

  • 第4集

    能看见未来固然是件妙事,但Jane和她的队友却并不喜欢--因为从现在数起的三天后,一个狙击手将射杀Connor、Andre和Maureen,而Jane会当面"结果"他。
    还是回头看看现在吧:Jane正在约会,她也很是享受,直到她偶然来到一家老年活动中心的洗手间,发现一个写有她名字的信封粘在镜子上。里面是一张DVD和一个信息:她的三个队友会死。
    当Jane播放这张DVD时,她发现里面有一个人自称可以预见未来。他预言:三...[详情]

    能看见未来固然是件妙事,但Jane和她的队友却并不喜欢--因为从现在数起的三天后,一个狙击手将射杀Connor、Andre和Maureen,而Jane会当面"结果"他。
    还是回头看看现在吧:Jane正在约会,她也很是享受,直到她偶然来到一家老年活动中心的洗手间,发现一个写有她名字的信封粘在镜子上。里面是一张DVD和一个信息:她的三个队友会死。
    当Jane播放这张DVD时,她发现里面有一个人自称可以预见未来。他预言:三天后,Jane的队友会去逮捕他,其中三人将死于非命。他强烈要求Jane让她的队友不要去招惹他。
    Jane找来Maureen,但Maureen却不以为然,认为这只不过是一个恶作剧。但是当Andre宣布关于Neuro的最新案件时,Maureen不得不重新考虑自己的说法了:一个人曾试图警告当局,一些灾难事件即将发生,但却被官僚主义拒之门外。他所预见的灾难包括一场大火、一次空难和一次龙卷风袭击,它们全都变成了现实--此人正是Jane那张DVD上留言的人。
    Jane和Andre在处理方式上产生了分歧。Jane觉得这个Neuro只想救人,不该对他穷追猛打。但是Andre坚持认为即便Neuro没有犯法,但他们却有犯法的先天条件。
    Jane和Andre来到这个Neuro的姐姐家里。姐姐说,他以前一直是个普通人。一年前,他突然产生了预知能力。她还提到,他的兄弟怀疑自己是某个政府秘密试验的牺牲品。正在谈话间,Neuro打来电话,告诉Jane和Andre一处变电站即将爆炸,引发的连锁反应将导致11人死亡。Jane和Andre试图阻止灾难的发生,但失败了。
    此次事故之后,Andre打算给这个Neuro注射芯片,抑制他的超能力。Jane却怀疑Andre的动机--她认为Andre把这个Neuro视作非拆除不可的定时炸弹。
    通过追踪Neuro的通话记录,Jane和Andre找到了一家剩余军需物资商店。反复盘问店主后,他们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Neuro原来是这里的老主顾,他不仅购买生活必需品,还囤积了大量的枪支弹药、手榴弹甚至拉线式地雷,足以装备一支小型军队。
    在那家商店里,Jane和Andre还发现了一条线索:这个Neuro很可能躲藏在一家废弃的制鞋工厂里。于是众人全副武装赶往那里,却扑了个空。Jane发现自己无法说服队友放过这个Neuro,于是决定单干。
    Jane在一个体育馆里找到了这个Neuro,想要给他注射芯片。但是Neuro和她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不肯轻易放弃自己的超能力。但他还是恳求Jane能帮助他,他认为自己的预感并非随机自然发生的,某种看不见的联系将它们串在了一起。他坚持认为只有Jane能打破这种关联。
    下定决心后,Jane回到了总部,麻醉了Connor和Riley,破坏了Riley最心爱的计算机工作站,开着车子离开了城里。她决定阻止众人找到Neuro,最重要的是,她可以改变未来事件的发生条件,从死神手中将朋友们拯救出来--如果她不在场,未来肯定要被重写。她的车子远离了那间废弃的制鞋工厂,远离了城市,自认为队友们将度过难关。
    但事情并不这么简单,Jane发现了一个熟悉的地方--她竟无意中来到了警察设在郊外的训练场。鬼使神差的,这地方竟和制鞋工厂一模一样!她的队友们出现了,还有谁在哪?
    Neuro早已架好狙击枪等着他们上钩--一切都和他的预言一样。但是Jane在千钧一发之际作出了最大胆的决定--代替队友们去"死"。她的计划成功了,Neuro也被注射了芯片。Neuro对于所发生的一切非常惊讶--因为Jane的队友们没有死,他所见到的未来被改变了。
    倒霉的是,这个近视眼尽管可以预见未来,却忘记了自己埋下的地雷……他悲剧性地死在自己手中。Jane等人闯进他的住地,发现了大量奇怪的素描画……他想要说什么?还有什么会发生?只有时间能证明一切。[收回]

  • 第5集

    在这一个案件中,Neuro猎人必须调查清楚,为什么一栋普通的房子会让住在其中的人精神崩溃。这栋房子是FBI的财产,FBI将房子当作安全藏身点,用来保护证人或者关押嫌犯。但是如果房子让人看到墙上会流血,那就很难说"安全"的定义是否正确了。这些人离开房子之后,心智很快恢复正常。
    这些事件的发生,让人猜测FBI使用了药物或其他非常规手段来获取情报。Andre有些不相信,于是带着队员们检查了这栋房子。期间,Jane在一间屋子...[详情]

    在这一个案件中,Neuro猎人必须调查清楚,为什么一栋普通的房子会让住在其中的人精神崩溃。这栋房子是FBI的财产,FBI将房子当作安全藏身点,用来保护证人或者关押嫌犯。但是如果房子让人看到墙上会流血,那就很难说"安全"的定义是否正确了。这些人离开房子之后,心智很快恢复正常。
    这些事件的发生,让人猜测FBI使用了药物或其他非常规手段来获取情报。Andre有些不相信,于是带着队员们检查了这栋房子。期间,Jane在一间屋子里猛然见到了死去多年的母亲,大为震惊。
    Andre发现Jane有些心神不宁,但是Jane拒绝向他透露真相。Andre认为她如果保留自己的秘密,就不值得被信任,于是叫她离开这个案子。当然了,Jane可不是那种会循规蹈矩的女孩。
    Andre决定让队员们(不包括Jane)住进这栋"鬼屋",一来是实地体验,二来作为一次周末的休闲之旅。队员们对此缺乏热情,但还是奉命行事。住进房子里不久后,警报响了--别担心,是Jane。她不会对此案撒手不管、一走了之的。
    Riley发现一个叫Anna的女人与此案有重大关联,每当屋子里的人出现异常情况的时候,她总是出没在屋子附近,行踪诡异。她是使屋里的人产生错觉的Neuro吗?这个答案众人不需要等待太久,因为--Anna又出现了。
    被Connor抓住后,Anna平静地说,FBI特工几年前把她的丈夫带到这里,询问一宗绑架案。她还提到,她的丈夫具有感觉转移和情绪感染的能力。
    Connor没兴趣听Anna的唠叨,他准备给她注射芯片,但是Andre阻止了他。虽然Anna并没有说出所有的实情,但Andre认为她并不是Neuro。 夜里,Andre告诉Jane,他对屋里出现的幻觉开始有初步的认识:这些幻觉因人而异,并且和每个人内心深处最恐惧的事情相关。那个看见墙上流血的女人就患有严重的恐血症。
    Andre还经历了自己的恐惧幻觉,那是在某个战场上,他手下的三名士兵被敌军杀死。他告诉Jane,他担心这个小组中会有人因他的指挥失误而受伤--这就是他最恐惧的事情。其实担任Neuro猎人的领队,也不是什么风光得意的事情,有太多的问题需要顾虑。
    Connor也经历了自己的幻觉,这对他触动极大,他竟擅自离开屋子,没有告诉任何人。当Riley最终找到Connor时,他拒绝回来,并拒绝说出自己看见了什么。
    Jane的恐惧依然缠绕着她,她再次看见了母亲的幻象。这一次,她们之间的对话并不那么友好。Jane的母亲说,她喜欢独自一人,这样她就能一个人静静思考--生下一个怪胎女儿所带来的巨大失望和痛苦。
    Maureen和Andre试图打消Jane的疑虑:尽管Jane的恐惧是真实的,但是幻象却不是。Jane能承受物理伤害所带来的一切痛苦,但是心灵的创伤能那么容易恢复吗?
    Riley发现,这屋子的问题之源在于电路系统,所有出现问题的房间均处于同一电路回路中。其他人认为Riley是在胡言乱语,但是他们很快找到了一间秘密的审讯室,里面有一个简易但是非常残酷的电刑装置。 这时,Connor带着一个FBI特工赶了回来。就是此人当年将Anna的丈夫带到这间屋子进行"审问"。他们曾想用电刑逼Anna的丈夫招供,但是却弄死了他,并且没有将此事向上级汇报。Anna的丈夫在临终的最后一刻,将所有脑部活动的电流转移到了屋子的电路中。
    众人准备将这名FBI特工送交FBI总部处理,但是他突然抓住电刑装置的电线,将自己活活电死。他的临终遗言很古怪,很像是Anna丈夫的声音--这个可怜的男人最终获得了解脱。[收回]

魔影狂花精彩对白

魔影狂花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魔影狂花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魔影狂花的短评

(2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全部2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