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9
  • 集数:41
  • 单集片长:45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老大的幸福剧情

傅吉祥,人称傅老大,因父母早逝,他长子为父带大了三个弟弟一个妹妹,把他们都送进北京的大学。当弟妹们长大成人、事业有成后,他也错过了人生的辉煌时期:因没有生育能力而婚姻失败,失业下岗后成为一名足疗师。但他却有足够的乐观精神去面对一切,仍怀有自己的事业和生活理想——成为一名按摩师和父亲。他阴差阳错与孤独症儿童乐乐......[详细]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星期天傍晚,足疗师傅吉祥(男 46岁,人称老大)像往常一样来到街心小公园,悠然自得地在下棋的棋局旁支两招,又到京剧票友堆里吼两嗓……所到之处三句话不离本行,总要侃侃他热爱的足道。老大来到一个卖小兔子的地摊前蹲下来看兔子,一个眉清目秀名叫多多(男 6岁)的孩子就蹲在他身旁。多多专注地在和小兔子说话,没人能听懂他在说什么。老大就说,你是不是问小兔子想吃什么?说着就教多多用一根胡萝卜给小兔子喂食,多多笑了起来。摊贩就说,我...[详情]

    星期天傍晚,足疗师傅吉祥(男 46岁,人称老大)像往常一样来到街心小公园,悠然自得地在下棋的棋局旁支两招,又到京剧票友堆里吼两嗓……所到之处三句话不离本行,总要侃侃他热爱的足道。老大来到一个卖小兔子的地摊前蹲下来看兔子,一个眉清目秀名叫多多(男 6岁)的孩子就蹲在他身旁。多多专注地在和小兔子说话,没人能听懂他在说什么。老大就说,你是不是问小兔子想吃什么?说着就教多多用一根胡萝卜给小兔子喂食,多多笑了起来。摊贩就说,我们都不明白这孩子在说什么。他误以为老大是多多的家长,怂恿多多:你这么喜欢,就让爷爷给买一只吧……老大一听就不高兴了:我有这么老吗?摊贩连说对不起,问买不买,不买自己就要收摊了。小公园里的人渐渐散去,摊主站起来收摊要走,多多抓住笼子不撒手。摊主就用言语激老大,老大看着多多的样子,就买下一只小兔子,递给多多,说自己要回去了,让他快跟爸爸妈妈回家吧。多多马上重复了一句:爸爸。老大四下寻找呼喊孩子的妈妈爸爸,没人应答。倒是多多只要一听老大说到爸爸,他就会重复说:“爸爸”。
    远处有一群中老年妇女在跟着“幸福在哪里”的音乐节拍跳舞,梅好(女 30岁)躲在跳舞的人群后面远远地看着多多,在欢快的音乐中泪流满面。
    眼看着天就要黑了,老大只好掏出手机拨打了110。警察很快赶到,老大讲述时无意间说到爸爸这个词,多多就抬头冲老大喊“爸爸”,警察就训斥老大乱报警,警告要处罚他,老大哭笑不得,百口莫辩,越辩解自己不是孩子的爸爸,多多就重复喊一次“爸爸”,警察不耐烦了,接到电话处理别的案子去了。多多饿了,抓起喂兔子的胡萝卜就往嘴里塞……老大心软了,对多多说,先带他回家吃饭,然后再送他去派出所。
    老大领着多多往家走,梅好不舍地悄悄尾随。老大一路和多多唠唠叨叨地说话,做鬼脸,学动物叫,手舞足蹈想逗他开口,多多就是不理人,只盯着手上笼子里的小兔子。老大叹气,一路数落多多的父母:这么可爱的孩子,怎么丢了也不知道找,这爸妈怎么当的……梅好在后面听着听着又落泪了。
    回到家里,老大一边和多多叨叨一边做饭,多多把兔子放了出来,满屋子跑……老大不但没说他,还学小兔子在地上蹦,多多就跟着蹦,笑得咯咯的,一脸天真浪漫,让老大的心都醉了……
    梅好在老大家门外听着笑声,掩面而泣,徘徊了一阵,听到旁边邻居有人出来,她赶紧跑开了。
    老大一边叨叨一边照顾多多吃面条……
    梅好跑到顺河边,看着河水迟疑着,泪水又涌了出来……
    多多吃完,老大把碗筷收进厨房,说这就带他去派出所找妈妈……出来一看,多多趴在桌上睡着了。老大怜爱地抱孩子上床,给他脱衣服时,在衣服兜里发现了一个信封,打开一看,里面有一张纸条和两百块钱。纸条上写着:孩子名叫多多,有点和正常孩子不一样,但不会伤人,愿好心人收留他,好心一定有好报。孩子长大了,要是能懂事,让他每年今天到顺河桥下给妈妈点一盏河灯……老大大惊失色,跳起来,冲出门去。
    老大狂奔到顺河桥下,发现有人在水里扑腾,就高喊救人,自己跟着跳进了河里。谁知老大并不会游泳,狼狈不堪,幸好河水不深,在路人的帮助下,把他们两人都救了起来。路人嚷嚷:你不会水你跳下去干哈呀?
    老大一上岸就火冒三丈,劈头盖脸怒斥浑身湿淋淋冻得直打哆嗦的梅好:你死了扔下孩子我咋办啊……路人一听都斥责老大啥事儿把媳妇逼得跳河,两口子就不能好好过日子吗?这时候就别埋怨了,还不赶紧把媳妇接回家去……老大挨了众人一顿数落,哭笑不得,只好把梅好领回了家。
    一进门儿,老大就开始痛骂:你是孩子的亲妈吗?有你这么当妈的吗?什么事想不开把这么可爱的孩子扔下不管……梅好急切追问孩子在哪里?老大就带她走进房间。梅好扑过去,紧紧地抱住孩子,眼泪夺眶而出。梅好抱起孩子就要往外走,老大慌了,问她深更半夜带孩子去哪里?不会带着孩子再去跳顺河吧?梅好怔住了,一脸茫然。老大就劝:要是跳下去死不了,残废了,咋办?梅好低下了头。老大就拿出自己的一套衣裳放在梅好面前的床上,看都不看她一眼,说:换上衣服和孩子在这屋睡吧,有啥打算天亮了再说。老大气哼哼地声明自己一点都不同情她,根本不原谅她的行为,只是怕孩子遭罪,说完走出去把房间门带上了。
    天亮了,老大的小收音机定时响起了新闻和报纸摘要节目,梅好领着多多走出房间,发现几张椅子拼成一长溜挡在大门口,老大蜷着睡在上面。显然他在那里睡了一夜。梅好愣住了。
    老大坐了起来,一边拆他的临时床铺,一边绷着脸唠叨:要是让她从他家跑出去再跳了顺河,他浑身是嘴跟警察也说不清啊……
    梅好小声说昨晚的事情谢谢他,对不起了……
    老大就火了,开始一套一套地教训起梅好:你最对不起的是你儿子多多!这孩子多可爱呀,你怎么忍心……我就没见过这么狠心的妈,孩子生下来,就要负责任,老大用自己带大四个弟妹的经历现身说法,说为了孩子,啥苦不能吃啊?吃多大苦,遭多大罪都值……
    原来,在多多三岁的时候,梅好发现他越来越不肯说话,不叫人,不理人,就带他到南方省城看病,医生说怀疑有孤独症倾向,花了很多钱治,没有好转,孩子的爸爸就要放弃治疗,她不肯,两人为孩子不断争吵,后来就离了婚。她就一个人带着孩子到处求医,当打听到这里有一老中医能治,就带着多多来了,钱花光了,孩子还是没有一点起色,她绝望了,几次想抱着多多一起跳下顺河,又狠不下心来,就把多多丢在小公园,心想也许孩子命好能遇上贵人……梅好小心翼翼地想解释、诉说,老大不耐烦地打断她,说什么也没用,我不想听你解释,就是这孩子太可怜了,亲妈都不想要他……
    梅好委屈地拉起多多就往外走,正在和小兔子玩的多多大哭大闹不肯走,梅好大声呵斥不管用,急得动手要打多多。老大冲上去护着多多,笨拙地满屋追着抓兔子,多多也跟着追,脸上还挂着泪就咯咯地笑起来……梅好在一旁怔怔地看着,眼圈红了起来。老大把兔子抓进小笼子递给多多,打开门让梅好走:走吧,走吧,我可警告你,别再把孩子扔了!
    老大收拾收拾就出门要上班去。刚把门锁好就发现梅好抱着多多坐在门外。梅好看着老大:我没有地方可以去,这里什么人都不认识,要不,我给你做家务……老大连连摆手:我哪雇得起保姆呀。梅好苦苦哀求:大哥,你是个好人,帮我找份工作吧……看着梅好无助的眼神,老大无奈地叹气:那就跟我去学足疗吧,随即声明自己只是不想让这孩子遭罪。
    走进国宾馆洗浴中心,梅好就在走廊的墙上看见老大的照片,肃然起敬。
    这时就有客人为争老大的钟打到经理那里,老大得意地出面摆平了两位客人。让客人泡上脚,老大就找经理,说自己收了个女徒弟,保证能把她带出来。先让她端茶倒水接待顾客宣讲足道,要学北京同行加强仪式感,规范服务,绿色足疗。经理就说知道你是首都家属,别一套一套的,是不是新处的对象?老大严正声明只是可怜孩子。
    老大摆谱,让包子先带梅好,自己不时过来指点两下。梅好非常努力,尽心尽力伺候着顾客、同事和老大,老大就越发得意地端着架子。包子取笑老大收女徒弟潜规则了没有?老大再次声明自己是可怜孩子。
    多多一直坐在员工休息室里安静地和兔子说话。
    吃饭的时候,工友们围着老大在员工休息室里正听他说评书,老大即兴将时事要闻编成评书段子,工友们边听边和老大调侃着……老大就得意地吹起了在北京的四个弟妹……
    远在北京的老二傅吉安(男 42岁)为他的公司面临房市低迷,资金紧张困局请来了风水先生,在风水先生的点拨下,多年没回过家乡的老二决定带着弟妹们回乡祭祖,立刻让行政总监辛雯(女 40岁)为他安排。
    老三傅吉兆(男 40岁)正面临能否升职的关键时刻,在辛雯的提示下,接受了老二的安排。老四傅吉星(男 36岁)在片场接到辛雯的电话,立刻打电话让在东北老家的儿时伙伴组织迎接自己荣归故里。小五傅吉平(女 34岁)马上通知学生家长取消钢琴课。
    下了班,老大把多多放在自行车前面往家走,梅好跟在后面,怯怯地说自己会再去找房子……他们在家门口碰见狗子,狗子愣了:呦,家里来客人了?不给介绍一下?老大一时不知该怎么介绍梅好,就脱口解释自己把多余的一间房租给这南方来的母子俩了,怪可怜的,孩子没爸爸。多多听见“爸爸”就冲老大重复了一声“爸爸”。狗子就一脸坏笑:老大行啊,一箭双雕,还白捡一儿子!老大问他啥事儿,他说有朋友要去做足疗,老大就把名片给他让他去预约,狗子就惊叹他当上养生协会的会长了![收回]

  • 第2集

    第二天,宾馆紧急集合全体员工,准备迎接要客下榻。
    辛雯先飞到顺城,安排好董事长的饮食起居,安保及行程后,独自上街,在和男朋友通完话以后,手机被窃,但她自己丝毫没有察觉。
    老大到街上给多多买吃的,那个偷手机的窃贼向他兜售辛雯的手机,并谎称自己落难继续用钱,老大花七百块钱买下了手机。
    为亲自试一下国宾馆为董事长安排的养生项目,辛雯接受了头牌技师老大的足底按摩。足疗中辛雯朦胧入睡,老大兜里辛雯的手机响了,老大跑出去接听,没...[详情]

    第二天,宾馆紧急集合全体员工,准备迎接要客下榻。
    辛雯先飞到顺城,安排好董事长的饮食起居,安保及行程后,独自上街,在和男朋友通完话以后,手机被窃,但她自己丝毫没有察觉。
    老大到街上给多多买吃的,那个偷手机的窃贼向他兜售辛雯的手机,并谎称自己落难继续用钱,老大花七百块钱买下了手机。
    为亲自试一下国宾馆为董事长安排的养生项目,辛雯接受了头牌技师老大的足底按摩。足疗中辛雯朦胧入睡,老大兜里辛雯的手机响了,老大跑出去接听,没想到竟然听到的是老二的声音,听说弟妹们要一起回来祭拜父母,老大激动得撒腿就往家跑。
    老大和梅好连夜收拾屋子,轧床单借被褥,做着迎接弟妹们回家住的准备。
    第二天早上,辛雯才发现自己的手机丢了,她最着急的是手机里存着董事长大哥的电话,找不到老大就不知道祖坟在哪里,董事长此行最重要的行程就无法安排。辛雯拨打自己的手机,正在忙乎的老大却无暇接电话。辛雯立即向宾馆报失。此事马上惊动了公安,因为老二是顺城市重点的招商对象,此次回来早已惊动了顺城市的上上下下。
    辛雯再次拨打自己的手机,老大接听,辛雯刚说这部手机是自己的,老大就急了,义正辞严地告诉她手机是自己花钱买的。辛雯说他想要手机没关系,完全可以把手机留下,自己只想要手机里的电话号码。老大对这个女人认定他偷了她的手机很生气,把手机挂断。辛雯再次打过来央求他马上打车到宾馆来,把房间号也告诉了他,保证说只要让她查一下电话号码,手机可以归他。老大说自己可以帮她查,辛雯就请他帮着查一下老大的电话号码,老大脱口就把自己的号码告诉了她,可辛雯却以为他油嘴滑舌地在跟自己开玩笑。忙得晕头转向的老大说现在没功夫,等忙完了,明天晚上再去宾馆找她。说完就关了机。
    辛雯正束手无策的时候,警察来了,辛雯告诉警察那个人拿着她手机的人答应明天晚上来宾馆房间找她。
    梅好帮着老大做完饭,带着多多回避出去了。老大穿上借来的西服,坐上邻居的面包车赶到机场,车上还准备了几张马扎。在机场,老大为弟妹们分别受到的隆重迎接激动不已,拿起新手机拍下了那些场面。当弟妹们当着那么多人喊着“大哥”向他跑来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神气极了!
    没想到接下来老二被当地的首富接走了,老三被政府官员接走了,老四跟他的“发小”组织来的所谓粉丝们走了,那些学钢琴的学生家长也把小五接走了。老大一直兴高采烈地站在边上向那长长一溜迎接的车队挥手致意……辛雯见到老大如释重负,通知他明天早上到国宾馆来带路去墓园。
    老大一个人回到家,面对一大桌准备好的菜肴,赶紧打电话叫梅好带多多回来吃,说弟妹们不回家住了。梅好回来后,老大快乐地拿出手机把拍下的迎接场面给梅好和多多看。正炫耀着,辛雯的男朋友打来电话,老大赶紧挂了。老大舍不得卡里存的话费,马上连夜抄手机里存的电话号码,说:只要把电话号码送给那女人,心里就踏实了。梅好就帮老大一起抄,结果,他们竟抄了一个通宵。[收回]

  • 第3集

    祭拜完父母之后,老大感谢辛雯把祭拜父母的仪式搞得这么排场,安排得这么妥帖,连声夸赞她的能干,要为她再做足疗,消除疲劳。辛雯这才想起他曾经为她服务过,连忙嘱咐他千万别对老二说。老大不解:我给你做足疗跟老二有什么关系?
    回家后,老大就打电话到宾馆房间,确认对方只是要电话号码不要手机,就约好晚上过去找她。
    警察化妆成服务员蹲守在辛雯的房间附近。
    见老大忙,梅好仗义地主动提出自己去送电话号码。
    梅好来到辛雯房间外按响了门铃。...[详情]

    祭拜完父母之后,老大感谢辛雯把祭拜父母的仪式搞得这么排场,安排得这么妥帖,连声夸赞她的能干,要为她再做足疗,消除疲劳。辛雯这才想起他曾经为她服务过,连忙嘱咐他千万别对老二说。老大不解:我给你做足疗跟老二有什么关系?
    回家后,老大就打电话到宾馆房间,确认对方只是要电话号码不要手机,就约好晚上过去找她。
    警察化妆成服务员蹲守在辛雯的房间附近。
    见老大忙,梅好仗义地主动提出自己去送电话号码。
    梅好来到辛雯房间外按响了门铃。化妆成服务员的警察立即过来盘查,梅好说有人让她给房间的客人送东西,警察问是什么东西?梅好说不知道,转身要走,被警察叫住了。警察打开信封发现电话号码,当即把梅好带走了。
    老大走进贵宾足疗室,发现洗浴中心要老大服务的神秘要客原来就是老二,老二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昏昏欲睡。老大得意地给老二做着足疗,想好好露一手。
    小五有事闯进来找老二,看见这一幕惊叫起来,老二这才睁开眼睛,发现正在给自己做足疗的技师是大哥!小五和老二看着身穿工作服的老大惊呆了。老大得意地带小妹去看外面挂着的自己的大照片,吹自己是首席技师,问老二感觉怎么样?小五痛斥老二忘恩负义,竟然让大哥为他捏脚!老二非常歉疚,随即迁怒于负责安排日程的辛雯!立刻喝令弟妹们马上回家。
    警察在派出所问讯梅好是谁让她送电话号码的?无论怎么问,梅好都什么也不说。
    回到家里,看见大哥为他们准备的满桌饭菜,看见大哥新轧的床单被套,弟妹们都很内疚。
    警察把辛雯叫到派出所,让她确认一下那些电话号码是不是出自她的手机。辛雯确认了,但是那密密麻麻的三大篇电话号码却让她突然有些感动。
    看见老大珍藏着他们每一个人童年最有意义的物品,弟妹们都想起了大哥的养育之恩,看见老大现在窘迫的生活,弟妹们突然意识到他们很久以来已经把大哥给忽略了。连大哥几年前下岗了都不知道。都埋怨大哥为什么没说,大哥说每月有低保领着,后来学了足疗,一个月能挣一千多,挺好的。
    多多困了,开始哭闹着……
    梅好像有感应,在派出所也大闹起来,说听见孩子哭了,要马上回家看看,说孩子有病,和正常孩子不一样……辛雯跟着警察跑过来,看见了正在哭闹的梅好……
    老大把辛雯的手机给多多玩游戏,多多马上不哭了。老大向弟妹们解释说自己把富余的一间房出租了,租给了自己的徒弟,这是她的孩子。小五叫起来:这么小的房子,你还出租一间!弟妹们就更加感到老大生活的拮据,心里都很不好受。
    这时,警察带着梅好、辛雯来到傅家,看见老大的弟妹们都在家,梅好愣了,哭着对老大说对不起,自己放心不下多多,就回来了。没想到家里这么多人。辛雯也愣了。老大生气地质问辛雯:为什么报警?你不是说只要电话号码吗?警察把那些电话号码拿给老大看,问是不是他抄的,问手机在哪里,老大支吾,弟妹们就问警察怎么回事?警察说辛总监的手机被窃,他们正在侦破此案。辛雯马上提出要撤案,被警察喝斥。警察拨打丢失的手机号,多多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众人惊呆了!老二觉得在父老乡亲面前丢尽脸面,立即炒了辛雯!而弟妹们再也坐不住了,他们要马上着手解决关于老大的幸福问题,决定接大哥去北京生活。
    老大一早来到老二住的豪华套房,说他不想去北京,他去了能干什么?弟妹们都忙,他去了不是给添乱吗?正在收拾东西的弟妹们都过来了。弟妹们坚持说他要是还在这儿过这种生活,他们谁都无法安心工作,会让乡亲们戳脊梁骨,骂他们不孝不义。大哥要是不答应,他们就都不走了。这时老三接到媳妇催他回去的电话,怕他错过这次升职的机会……老三看着老二,老二不理他。老四接到一位副导演的电话,有一个角色要找他,也看着老二,老二就发火:自己公司的两个地块要被政府收回,要赶着回去处理呢!他们的事算什么!大哥要是不走,耽误多大的事儿谁也不许走……弟妹们的情义十分感人,老大不得不答应了,说自己什么都没带,要回家收拾东西。弟妹们就说到北京什么都有,老大说什么也要去和工友们告个别。
    老大到洗浴中心向工友们告别,显摆着:这首都家属不是白当的,弟妹们是多么多么孝敬,非要接去北京住不可,这就要去坐飞机了。工友们就一片哗然:那往后就成首都市民了……梅好怔住了。经理赶紧拉老大出来问梅好怎么办?老大狡诘地就把梅好怎么误撞进他家的经过说了出来,警告经理,她现在已经是洗浴中心的员工了,要是你开了她,她再去跳河可就是你的责任了。经理吓得怔住了。
    弟妹们在老二套房焦急地一边等着老大,一边议论着那个住在家里,带着个怪怪的孩子的洗脚妹,她和大哥到底是什么关系?会不会缠着不让大哥走?又都议论起大哥当年为什么会离婚,大嫂那个人挺好的呀,大哥当年要是有个孩子,现在都该工作了。说着大家就更迫切要安排好大哥到北京以后的新生活。小五不放心,到洗浴中心去找老大。
    老大来到多多面前,学了两下兔子蹦,多多笑了。梅好在一旁慌乱地表示自己可以带多多出去租房子住……老大让她尽管住,啥时候想走就把钥匙交给邻居狗子,但就一个条件,再难也不许扔孩子。梅好自卑地低下了头。小五找来把老大匆匆拽走了。
    一到北京,大都市的喧嚣扑面而来。在车上弟妹们的电话就响个不停,有找老三开会的,有找老四拍戏的,有找小五问股票的……弟妹们都以大哥今天到北京为由推了,老大又感动又惶然。[收回]

  • 第4集

    弟妹们簇拥着老大来到老二的豪宅。高档的装修和豪华的设施,让老大惊呆了,模特出身的二弟媳明月(女 28岁)年轻漂亮,高人一头。老大误以为她是老二儿子佳佳的女朋友明月大笑不止,老大的“幸福”生活就在明月的笑声中开始了。
    当晚,老二在高档酒楼设宴给老大接风。老三媳妇小南(女 34岁)却要老三跟她一起回娘家吃饭,因为她父亲为了老三的升迁把一位重要的叔叔请到家里了。老二说老三,老三就反唇相讥老二同时还安排了别的应酬,服务员说他...[详情]

    弟妹们簇拥着老大来到老二的豪宅。高档的装修和豪华的设施,让老大惊呆了,模特出身的二弟媳明月(女 28岁)年轻漂亮,高人一头。老大误以为她是老二儿子佳佳的女朋友明月大笑不止,老大的“幸福”生活就在明月的笑声中开始了。
    当晚,老二在高档酒楼设宴给老大接风。老三媳妇小南(女 34岁)却要老三跟她一起回娘家吃饭,因为她父亲为了老三的升迁把一位重要的叔叔请到家里了。老二说老三,老三就反唇相讥老二同时还安排了别的应酬,服务员说他订了两个包厢。老三一家三口没吃饭就匆匆离去。老二也带着明月先到旁边的包厢去应酬。老四带着苗苗来了,两人旁若无人地当众秀着丁克家庭“二人世界”的甜蜜爱情。小五还是一个人。佳佳(男 18岁)也从学校赶回来给大伯接风,原来父母离婚的以后,他曾经被送回东北和大伯生活过一年,佳佳毫不掩饰自己对明月和老二的不屑。
    老二带头举杯庆贺老大幸福生活的开始。吃龙虾的时候,老大大口吃进芥末,辣得眼泪汪汪,明月笑得止不住,老大掩饰说弟妹们的盛情让他老感动了,他接过小五给他的毛巾擦干净鼻涕眼泪,就伸勺子到洗手盅里舀柠檬水喝,小五赶紧告诉他那是洗手用的。老大说我知道,就是想闻闻柠檬味儿……刚刚平复下来的明月再次忍不住笑喷了!佳佳呵斥傅吉安怎么不管管明月,明月笑着说对不起,还是控制不住,就站起来跑出了包厢。老大再也不敢乱动筷子了,服务员分到他面前的菜,他都学着小五优雅地摆摆手让撤了。老二问大哥吃得惯吗?大哥连连点头。
    辛雯一动不动独坐家中。男朋友张强回来,问她出什么事了?辛雯说了丢手机被老板炒的事情,张强就开导她,老板只是因为没面子发怒,并非真要炒她,只要装着什么都没发生过就行了。辛雯向他诉说对老板的怨气,张强却盘问她在东北为什么不接他的电话,手机还在一个男人手里?辛雯解释说那就是老板的大哥。张强一听是老板的大哥,就酸酸地问辛雯是不是看上老板的大哥了?辛雯气急,说傅老大是顺城的一个下岗工人,离了婚,现在干足疗,要钱没钱,要长相没长相,要地位没地位,自己怎么会跟他有什么故事?张强就阴阳怪气地说,他只要是傅吉安的哥哥,就是钻石王老五啊!辛雯就感动地说他吃醋了,两人相拥,辛雯甜蜜地说自己真不想再做什么女强人了,想回家给他做全职太太……背面张强脸上的表情却怪怪的。
    席间,一会儿老二明月要到隔壁包厢应酬,一会儿老二的客人喝得醉醺醺的过来向老大敬酒,酒楼的老板也来敬酒,小五老四频频出去接电话,酒席上的气氛忽儿热闹得人声鼎沸,忽而冷清得只剩下老大和佳佳苗苗。老大为弟妹们骄傲,但同时又感到自己有点多余,碍事。佳佳向老二发难了:就不能一心一意和自己家人吃顿饭?老二送走了应酬的客人。老四小五关上了手机,酒席上气氛重新热烈起来,弟妹们热情地为老大设计着他到北京后的新生活,从学习、工作、事业到生活、婚恋……要给大哥他从来没有拥有过的一切……老大听得发晕,只小声提了一个最简单的要求:有馒头吗?服务员端上来一盘袖珍小馒头,老大没好意思,只挟了两个,一口就进肚了。
    梅好下班带着多多往家走,经过小公园老大邂逅多多的地方,她不由呆呆地站了一会儿……
    夜里老大饿了,下楼到厨房找吃的,什么吃的都没找到,冰箱里只有两根胡萝卜,老大洗洗就迫不及待大口吃了,还自我解嘲地学兔子在地上蹦了蹦。
    老大上楼以后在一扇扇一模一样的门前就犯了晕,他只好趴在门边听听,听见有音响声,他自语:佳佳。听见老二打电话的声音,他再自语:老二两口子。老大就放心大胆地走进了第三间房。
    只有床头灯柔和地亮着。老大看见床头柜上有一杯水端起就喝,觉得嗓子里有东西,还嘀咕了一句,就倒头睡到床上。此时明月正在化妆间里护理着自己的脸蛋。
    老二敲门来找明月,老大一惊,刚欠起身,发现明月从化妆间边拍着脸边走出来。老大急忙躺下,在床上惊呆了,他大气不敢出地躺着。老二是来告诉明月大哥就长住下去了,他接大哥来北京就是要让大哥来享福。但他最近公司很忙,请明月替他照顾好大哥,带大哥去开开眼,享受享受现代大都市的生活。明月就提出结婚协议里她的义务条款里没这一条。老二就说条款可以补充,给明月的年金也从五十万调到六十万。明月欣然答应,问发生的费用怎么办,老二说实报实销。老大听得目瞪口呆!
    老二出去了,明月刚要上床,老大急忙坐起来,明月吓得大声尖叫起来,老二跑回来,打开了大灯。佳佳也冲了过来。老大无比尴尬地裹着艳丽的玫瑰花图案的被子坐在床上看着大家:我,我以为这是我的房间……三人都笑了,明月更是笑得直不起腰来……老二安慰老大,明月还在笑,佳佳不满地斥责:还笑个没完了?佳佳就带大伯回房间去。明月跟着冲到走廊没心没肺地大声叫保姆起来,把她的床单被子都马上换了!佳佳转身火了:你有没有脑子啊?你成心让我大伯难堪是不是?老二赶紧把明月推进了自己的卧室。老大也赶紧把佳佳推进自己的房间。
    进屋后,佳佳还在那里骂骂咧咧:我爸怎么找这么一个二百五?老大不安地:都怪我,都怪我,你看我刚来第一天就招人讨厌了……我咋能想到他们两口子不住一个房间呢?
    那边明月还在和老二掰扯:我们的协议写得很清楚我和佳佳没有任何责任和义务,他凭什么管我啊?老二说,好了好了,协议不是写了,你们之间有什么问题由我负责嘛……希望我们的关系永远这么简单。明月说,要是有一天我爱上你怎么办?你真的不相信有爱情?老二:我更愿意相信钱。
    第二天早上,收音机定时响起了新闻和报纸摘要节目,老大打开房间门走出来,就看见保姆正在把明月房间的床单被褥一样一样扔出走廊。老大吓得赶紧缩回房间去了。
    明月开始履行自己对老二的承诺,热情地上来请老大下楼吃早饭,老大把小收音机挂在了自己的房门上,说做个记号。明月又大笑不止。跟着明月下楼的老大,手脚都有点发僵。
    明月耐心地教老大用刀叉吃西式早餐,老二满意地匆匆走了。佳佳也回学校去了。明月热情地把起司,培根什么的堆到老大的盘子里。
    老三一早边准备早餐边和小南商量要单独给老大接风的事情,小南训斥他还有这闲心,这次要上不了副局,就没有机会了。下班以后赶紧走动去。
    明月下楼来,大呼小叫找不到她泡在床头杯子里的隐形眼镜,老大愣了,想到自己昨晚喝的那一杯水,吓得坐不住了,慌慌张张站起来就要回避,说到花园去看看。[收回]

  • 第5集

    在顺城的梅好继续留在足疗中心工作,小宝受老大之托,要帮助她提高业务。
    老二公司销售业绩不佳,老二态度强硬,不愿意降价,副总提出媒体促销的方案,老二敦促下属快点出成效。
    明月带老大去郊区的高档休闲会所玩,明月去做美容,老大在会所里闲逛,老大发现这里没有卖隐形眼镜的,就打电话给小五,让小五买一副隐形眼镜偷偷送过来。
    辛雯要求老二出一个正式的解雇通知以及经济补偿,和老二关系僵化。
    小五正在家看着股票下跌,心情不悦,拒绝了调...[详情]

    在顺城的梅好继续留在足疗中心工作,小宝受老大之托,要帮助她提高业务。
    老二公司销售业绩不佳,老二态度强硬,不愿意降价,副总提出媒体促销的方案,老二敦促下属快点出成效。
    明月带老大去郊区的高档休闲会所玩,明月去做美容,老大在会所里闲逛,老大发现这里没有卖隐形眼镜的,就打电话给小五,让小五买一副隐形眼镜偷偷送过来。
    辛雯要求老二出一个正式的解雇通知以及经济补偿,和老二关系僵化。
    小五正在家看着股票下跌,心情不悦,拒绝了调音师小朱一起去听音乐会的邀请,还要小朱帮她挡一挡前来追债的学生家长,引起了小朱的关切。小五收拾妥当后匆匆出门。
    老大在会所里见识了好多休闲项目,进错女厕所,闹出笑话。
    老四的制片人说如果老四能从他的大款二哥那里拉到赞助的话,就给老四一个在古装戏里演男二号太子的机会。老四去老二家找老二,发现大哥二哥都不在。
    老大在会所的高尔夫球场叫好,被保安带走询问是怎么混进来的,还对老大的脑型品头论足。明月找到老大后,对保安发火,说你知道不知道这是谁?怎么能随便抓人呢?老大却说这位小同志是尽忠职守,功大于过,建议不予以处罚,但是建议小同志不要以貌取人。 明月接到老二晚上有应酬的电话,说要明月出席陪同银行领导吃饭,争取贷款,明月就同小五、老大一起回家开始挑选衣服做准备,小五很羡慕明月这种阔太太的生活状态。老大偷偷把小五买来的隐形眼镜放到明月的玻璃杯里,结果被明月喝下去了,镜片卡在喉咙里,大家手忙脚乱的送明月去医院,明月害怕做手术,老大说医生能不能不做手术,一个女孩子,她害怕啊?医生反应冷淡,老大急中生智跑出去买了一个大面包和一瓶水,让明月就着面包和水把镜片从嗓子里吞进去了。[收回]

老大的幸福精彩对白

老大的幸福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老大的幸福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老大的幸福的短评

(143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全部143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