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9
  • 集数:25
  • 单集片长:45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打分:6.6
写影评 写短评 收藏
播放源:

女人无悔剧情

孤儿石惠被孙大凯寡母收养,为报答孙母养育之恩,石惠与孙大凯结合。石惠发现孙大凯嗜赌,在与孙大凯离婚后又被孙大凯强奸,孙大凯因此入狱,此后,石惠接受了崔文军的求爱。面对崔母的挑剔和事业的坎坷,石惠顽强拼搏,并生下女儿瑶瑶。崔母意外发现瑶瑶原是孙大凯的女儿,要求崔文军立刻离婚。石惠带瑶瑶离开了……石惠艰难创业,......[详细]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一个风雨之夜,巨大的雷雨将街道上冲刷得一个人也没有。偶尔的闪电将漆黑的夜幕撕扯得粉碎。靠街边一栋孤零零的旧房子边,一个黑影(孙大凯)像鬼魅一样的骤然出现,悄悄摸到门口,黑影鬼鬼祟祟地摸了进去,朦胧中可见一个女人(石惠)正在床上熟睡。一声撕心裂肺的惊呼撕破了夜的沉寂。闪电中,孙大凯的面容阴森可怖。石惠惊声尖叫:是你——!孙大凯立即用手堵住她的嘴巴,石惠拼命挣扎,被孙大凯重重地摔到了床上,她只能用手推,用脚蹬,可是压在身...[详情]

    一个风雨之夜,巨大的雷雨将街道上冲刷得一个人也没有。偶尔的闪电将漆黑的夜幕撕扯得粉碎。靠街边一栋孤零零的旧房子边,一个黑影(孙大凯)像鬼魅一样的骤然出现,悄悄摸到门口,黑影鬼鬼祟祟地摸了进去,朦胧中可见一个女人(石惠)正在床上熟睡。一声撕心裂肺的惊呼撕破了夜的沉寂。闪电中,孙大凯的面容阴森可怖。石惠惊声尖叫:是你——!孙大凯立即用手堵住她的嘴巴,石惠拼命挣扎,被孙大凯重重地摔到了床上,她只能用手推,用脚蹬,可是压在身上的孙大凯却像一座大山一样,令她丝毫也动弹不得……与此同时,林芳生日,林芳胁迫潘国庆与自己结婚,潘国庆拒绝,林芳质问他究竟什么时候才打算和自己结婚,潘国庆沉默,林芳咆哮着说你从来就没有打算和我结婚是不是,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要一直和自己在一起,潘国庆冷冷地说是你在一直纠缠我,两人激烈争执。林芳哭着说就因为石惠的存在,因为她是孤女,你就一直怜悯她,喜欢她,我告诉你这绝不是真正的爱情,石惠喜欢的也根本不是你,何况她早已嫁人了,就算她现在离婚,选择的对象也是崔文军,潘国庆黯然神伤,说不,你不会明白的!石惠踉踉跄跄地走在街道上,正在执勤的女警官陈硕看到石惠满身伤痕,立即通知崔文军并将石惠送进了医院。潘国庆与林芳激烈争执中持续提到石惠,潘国庆当即要离开,林芳哭着说我什么都可以为你做,只求你不要走,潘国庆决然离去,林芳伤心不已并打破花瓶割伤手腕,潘国庆送林芳到医院,目睹石惠的一切并以男朋友名义去询问医生,崔文军收到陈硕电话,紧急赶来,正碰上医生为石惠做完妇科检查,训斥潘国庆实施这样暴力的性行为,崔文军误会潘国庆强暴了石惠,两人激烈冲突,透露出两人既是对立情敌关系也是一起长大的好兄弟……林芳尾追而来,愤怒地上前斥责石惠抢夺她的男人,石惠无力反抗,让石惠倍加伤心。陈硕拉着石惠反复询问,石惠才说出她从小受孙母照顾,在小时离家出外谋生的孙大凯回来后,病重的孙母要自己和他结婚,好好照顾他,出于知恩图报的心理,石惠毅然拒绝两情相悦的崔文军对自己的追求,嫁给了儿时与兄妹般相处的孙大凯,但石惠没有想到的是此时的孙大凯已经沾染了诸多恶习,婚后日益沉沦,在屡次规劝无效下石惠决心离婚后遭受孙大凯强奸的事实,陈硕迅速派人抓住了孙大凯。审讯室内,孙大凯还很嚣张,当陈硕告诉他涉嫌强奸,孙大凯立即慌了,跪倒在石惠面前,请求石惠的原谅,如果她这次能放过自己,自己一定痛改前非,重新做人。石惠内心彷徨犹豫,想撤回诉讼,陈硕透露给崔文军,崔文军极力反对,他强烈地质疑石惠为什么到了现在还在包庇孙大凯,石惠解释说是为了报答孙母养育恩,崔文军还是耿耿于怀,案件迅速进入公诉程序,石惠无力阻止。法庭一审判决孙大凯强奸罪名成立,服刑五年。崔文军陪伴伤心落魄的石惠,要带着石惠去见崔母,石惠犹豫觉得配不上崔文军,崔文军坚持要去,石惠说冷静一下再说。石惠心神恍惚,在采购中误购服装面料,导致公司损失不小,石惠被开除。她被迫四处寻找工作,屡屡碰壁,意外看到麻辣烫小摊生意不错,立即想到这是一个过度到服装生意的好桥梁。崔文军再次对石惠深情表白,石惠感动答应。崔文军欣喜不已。石惠鼓足勇气跟崔文军回家,陈硕正好在崔家看望崔母,崔母鼓动陈硕继续抓牢崔文军,陈硕知道崔文军爱的是石惠,但碍于崔母多年来照顾她,崔母的要求不好拒绝,崔母提出让陈硕当自己儿媳妇,陈硕沉默,不知道说什么,崔母以为她已经答应,十分欢喜,此时崔文军带石惠出现在门口,介绍崔母说是自己的对象,众人尴尬,陈硕告辞。崔母盘问石惠,得知她已经离过婚,当即要将石惠赶出家,崔文军恳求,崔母执意不听。将石惠赶出家门!崔文军偷出户口本和石惠到民政部门登记(石惠以为崔母已经答应二人婚事)。崔母知道后大骂儿子不孝,石惠和崔文军被迫双双跪倒请求崔母原谅。崔母一时间也没有了办法。新婚当夜,崔文军发誓这辈子都对石惠好,石惠始终对孙大凯暴力强奸的阴影挥之不去,无法过夫妻之间的正常生活,崔文军无奈。崔母给她定下了许多规矩,让石惠必须遵守,石惠努力地做到让崔母满意。石惠瞒着崔母开始从事麻辣烫生意,但生意清淡,潘国庆多次帮助石惠,指挥公司一帮人来吃,石惠无以拒绝。石惠经过细心观察发现症结所在,改进了麻辣烫口味,以信誉和勤劳赢得了周围的客户,生意开始红火。这引起了小贩马丽英的嫉恨,常常有理无理的挑衅石惠,石惠百般忍让。一次意外事故中马丽英被人抢走钱包,石惠尽心竭力帮她夺回,让马丽英非常感动。两人化干戈为玉帛。潘国庆暗中让马丽英帮助石惠,并交代马丽英石惠有任何困难随时通知他。崔母冷言冷语对待石惠。石惠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伤害。可作为丈夫的崔文军,却一直唯唯诺诺。虽有反抗,总是处于下风。潘国庆避而不见林芳,林芳费尽心机想找到潘国庆道歉,却始终无法找到,她明白潘国庆是故意在躲避着她。杨律师找到石惠,说孙大凯提出上诉。让石惠能替孙大凯作伪证![收回]

  • 第2集

    石惠一直觉得对不起收养她的孙母,到派出所找到陈硕供称自己是自愿的,陈硕立即到单位告诉了崔文军,在崔文军的坚持之下,石惠放弃了为孙大凯翻案的想法。孙大凯被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潘国庆来看望石惠,告诉她自己已经决定前往英国读MBA,希望能跟她共进最后一次晚餐,石惠答应了,并拒绝了潘要她上大饭店的请求,执意要潘与她共吃麻辣烫。潘再次对石惠表达关切,石惠让潘好好对待林芳,潘不慎将汤汁洒在自己的西装上,石惠连忙帮他擦拭,潘国庆忍...[详情]

    石惠一直觉得对不起收养她的孙母,到派出所找到陈硕供称自己是自愿的,陈硕立即到单位告诉了崔文军,在崔文军的坚持之下,石惠放弃了为孙大凯翻案的想法。孙大凯被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潘国庆来看望石惠,告诉她自己已经决定前往英国读MBA,希望能跟她共进最后一次晚餐,石惠答应了,并拒绝了潘要她上大饭店的请求,执意要潘与她共吃麻辣烫。潘再次对石惠表达关切,石惠让潘好好对待林芳,潘不慎将汤汁洒在自己的西装上,石惠连忙帮他擦拭,潘国庆忍不住紧抓住石惠的手,诉说自己对她的思念,石惠一时不忍挣脱,此时崔文军刚好寻找至此,看到这一幕大怒。潘与崔言语口角,三个人再次激烈冲撞,不欢而散。崔母接到原公司打给石惠的电话,找到石惠原公司,发现了石惠隐瞒的离婚真相,崔母怒斥石惠。石惠流泪对崔母解释,崔母根本无动于衷,逼迫她立即和崔文军离婚,石惠意外晕倒。崔文军立即陪石惠去医院检查,医生证实怀孕!石惠满怀憧憬小生命的到来。崔母面对石惠怀孕的事实被迫接受石惠。几个月后,石惠顺利产下一个女儿(瑶瑶)。出了月子,石惠盘下某便民超市经营,没有想到被店主找人假冒房东用虚假合同欺骗!林芳苦苦等待潘国庆回来,辛苦的每天折叠奇怪的鸟,慢慢的在她的窗前已经有了串串鸟。潘国庆仍然没有下落,林芳没有办法,只有去找石惠,假意道歉,借机询问潘国庆下落,石惠可怜林芳,说出潘国庆的下落,林芳又是伤心不已,与石惠再一次激烈冲突!时光荏苒,一晃四年过去了,石惠生意红火。崔文军无比疼爱瑶瑶,崔母与她的关系也有缓解,石惠觉得很幸福。林芳意外发现潘国庆公司居然早已经被许副总弄得千疮百孔,并告知石惠,石惠通知潘国庆公司陷于困境,潘国庆提前回国赶走许副总,并看见石惠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内心独自黯然神伤。林芳毅然卖掉自己的另一处房子帮潘国庆还掉债务,潘国庆感动。林芳觉得潘国庆态度有所软化,但潘国庆对林芳的结婚要求总是推托,他心目中对石惠还是念念不忘。孙大凯在狱中表现积极提前释放,陈硕突然上门,婉转的告诉石惠帮助一下孙大凯,帮助政府改造释放人员也是公民应尽的义务,而且,希望石惠能帮助他重新出发。石惠左右为难,石惠想到孙母的恩情终于答应让他在超市帮工。[收回]

  • 第3集

    孙大凯尽心竭力的帮她做事,重活累活抢先上,事事都抢在前面,并且还对此坚决推让酬劳,表示自己只是想做点事情,要重新做人。石惠终于慢慢信任了他。小区内风言风语开始聒噪,说石惠与孙大凯有扯不清的关系,崔母极力反对石惠收留孙大凯,逼迫崔文军赶走孙大凯。惠被迫同意等孙大凯稍微稳定一些就让他离开。但孙大凯更加勤奋刻苦工作,令石惠每每没有机会开口。时间在僵持中溜走。在一次重要的生意关头,石惠委托孙大凯去进货,崔文军极力反对,说把这...[详情]

    孙大凯尽心竭力的帮她做事,重活累活抢先上,事事都抢在前面,并且还对此坚决推让酬劳,表示自己只是想做点事情,要重新做人。石惠终于慢慢信任了他。小区内风言风语开始聒噪,说石惠与孙大凯有扯不清的关系,崔母极力反对石惠收留孙大凯,逼迫崔文军赶走孙大凯。惠被迫同意等孙大凯稍微稳定一些就让他离开。但孙大凯更加勤奋刻苦工作,令石惠每每没有机会开口。时间在僵持中溜走。在一次重要的生意关头,石惠委托孙大凯去进货,崔文军极力反对,说把这样多的钱都交给一个前科累累的人实在是太冒险,孙大凯也唯唯诺诺的对石惠说是不是考虑派别人去,自己去真的不适合。石惠却坚持要考验一下孙大凯,过了预定时间,孙大凯还是杳无踪影!结果孙大凯因为见义勇为受伤被警察送回,当孙大凯赶回来,将所有的钱款一分不差的都交给石惠时,石惠感动不已。就连崔文军都真有些感动。孙大凯凭借自己的行为彻底证明了自己,石惠更加相信他。小卖店有一笔时间急迫的大业务,只不过这一次数额更大。这一次,孙大凯又一次推托,又一次被石惠“说服”,孙大凯携带大额款项一去不回。孙大凯从入狱那一刻起就处心积虑地要报复石惠,经过长时期的掩饰和潜伏,一直到这一次他觉得时机成熟他终于付诸行动。石惠和崔文军苦苦等待,当预定时间早已超过,客户打电话来催款,石惠才发觉孙大凯早已远走高飞,崔文军当即要报案,石惠本来同意了,可走到半途石惠又犹豫了,劝说崔文军回去,崔责备石惠,石惠说若报案孙大凯就要二次坐牢,要给他一次重生的机会。崔文军勉强同意了石惠的做法。石惠顿时陷入了债主逼债纷至沓来的困境,苦苦支撑,很多人劝说她出门躲债,石惠说不能让这些货主吃亏,崔文军怒斥石惠!崔母急得病倒在床。石惠坚持还债,突然发现债主都不来了,意外发现了原来是潘国庆替她还了钱,石惠的人生信条是做什么都不能亏欠别人的。石惠将所有的物资变卖大部分,到潘国庆处还钱,潘不在,石惠留与公司。石惠刚出门口,林芳“偶遇”石惠,嘲弄的问石惠怎么办,石惠冷静的说大不了从头再来。潘国庆出现,要将石惠留下的钱还给她,石惠坚决留下。潘国庆伤心,抛开林芳而去。崔文军的单位提供福利为员工在医院做免费做体检,检查后却发现自己居然是天生精液稀少,生育的几率非常小,崔文军怎么也不敢相信,他辛辛苦苦养育了几年的孩子,竟然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他愤怒的拖着瑶瑶到医院检验血型,发现两人血型同样都是AB型!崔文军立即对瑶瑶还是自己亲生女儿心存侥幸,他冲到医生处逼问医生可能弄错了,医生告诉他报告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是相信科学?还是相信妻子?崔文军左右为难。[收回]

  • 第4集

    正在医院打听如何能快速怀孕的林芳目睹这一幕,林芳赶到公司找潘国庆,潘国庆对她却只是冷漠的转过身不理不睬,直接扔给她一张支票作为林芳所卖房钱,林芳委屈不已……林芳望着窗外挂满的奇怪的鸟心里愤恨,将鸟踩在脚下,将恨转嫁到石惠身上,她悄悄找到崔文军,告诉他血型符合并不见得就是亲生的,自己可以帮他去做DNA验证。此时孙大凯输光了所有的钱,又来到石惠所在小区,孙大凯警惕地观测石惠有否报警,在确认一切平安无事后,他开始盘算如何从...[详情]

    正在医院打听如何能快速怀孕的林芳目睹这一幕,林芳赶到公司找潘国庆,潘国庆对她却只是冷漠的转过身不理不睬,直接扔给她一张支票作为林芳所卖房钱,林芳委屈不已……林芳望着窗外挂满的奇怪的鸟心里愤恨,将鸟踩在脚下,将恨转嫁到石惠身上,她悄悄找到崔文军,告诉他血型符合并不见得就是亲生的,自己可以帮他去做DNA验证。此时孙大凯输光了所有的钱,又来到石惠所在小区,孙大凯警惕地观测石惠有否报警,在确认一切平安无事后,他开始盘算如何从石惠身上捞钱。林芳约孙大凯见面,立即告诉他瑶瑶可能是他女儿,孙大凯听说后如获至宝。孙大凯他偷偷的接近瑶瑶,伺机取得了瑶瑶的头发。与此同时林芳将医院DNA的结果告诉崔文军,医院的报告显示他与瑶瑶之间没有任何直接亲属关系的证明,崔文军心碎,他根本无法面对这个残酷的事实。石惠发现崔文军失魂落魄,处处小心翼翼的服侍他,崔文军常常莫名其妙的发火,让家庭氛围一落千丈。孙大凯拿瑶瑶头发到医院化验,果然被他证实瑶瑶是其女儿,孙大凯大喜,找到石惠,扬言要看视女儿,石惠震惊,自己最害怕的事情终于爆发了。石惠装作镇定,呵斥孙大凯,但孙大凯出示的证据令石惠恐惧,怕秘密被崔家知道,伤害到崔文军,她并不知道崔文军已经知道了。石惠被迫屈服于孙大凯。崔文军和石惠都陷在自我折磨中,但两个人都不愿意让对方知道,想要自己独自承受,却让痛苦更长久的残留在两人心中。崔文军瞒着家里人积极治疗,他非常渴望能拥有真正属于自己的孩子。石惠迁就孙大凯,就连他蛮横无理的要求也默默屈服,崔文军十分恐惧,他看着两个人日益接近,担心两人是不是在因为瑶瑶谈论复婚,崔文军甚至想把瑶瑶关在家里,瑶瑶天真的发现了爸爸的忧愁,让爸爸不要担心,崔文军的心简直都要碎了。崔文军恳求石惠不要再见孙大凯,石惠并不知道崔文军已经知道了秘密,不敢开诚布公,害怕家庭分裂,所以她竭力的掩饰,编造种种理由去见孙大凯,却每次都让偷偷跟踪的崔文军发现了一切,崔文军不愿意相信石惠有任何与孙大凯关系不净的说法,他陷入深刻矛盾中。石惠的行动却越来越让已经有心结的崔文军担忧和猜忌,夫妻关系转入冷淡。但石惠心目中还是真诚的爱着崔文军,她非常珍视这么多年以来的相濡以沫。孙大凯趁机勒索石惠,大肆诈骗钱财,石惠百般忍受,崔文军反复追问,石惠还是不肯告诉他原委。孙大凯还想猥亵石惠,被石惠严词拒绝,孙大凯不想因小失大,被迫放弃。[收回]

  • 第5集

    林芳看到孙大凯迟迟没有动静,一计不成又生一计,林芳主动接近石惠崔母,想要透露瑶瑶身世的消息给她,孙大凯察觉林芳的图谋,反而威胁林芳不许说,如果林芳敢说,他就把林芳和潘国庆的事情破坏,林芳惊恐,孙大凯的如意算盘是要尽可能多的敲诈石惠的钱,如果一切都暴露出来,那他要挟石惠的把柄就没有了。林芳暗中找人在石惠小卖部所进食品中做手脚,石惠被蒙在鼓里。林芳无法忘怀潘国庆,又重新叠起怪鸟,此时潘国庆再次遇到生意上的难题,林芳不惜牺...[详情]

    林芳看到孙大凯迟迟没有动静,一计不成又生一计,林芳主动接近石惠崔母,想要透露瑶瑶身世的消息给她,孙大凯察觉林芳的图谋,反而威胁林芳不许说,如果林芳敢说,他就把林芳和潘国庆的事情破坏,林芳惊恐,孙大凯的如意算盘是要尽可能多的敲诈石惠的钱,如果一切都暴露出来,那他要挟石惠的把柄就没有了。林芳暗中找人在石惠小卖部所进食品中做手脚,石惠被蒙在鼓里。林芳无法忘怀潘国庆,又重新叠起怪鸟,此时潘国庆再次遇到生意上的难题,林芳不惜牺牲自己,帮助他迷惑大客户,赢得了生意上的胜利,潘国庆感动的看着她,林芳苦苦的对他诉说着自己这么多年来默默的付出,虽然什么也没有得到,但自己仍然执迷不悔,情愿付出一生的代价。林芳还对潘国庆说起了一个故事,曾听说俄国森林中有一种鸟,叫“聋鸟”。这种鸟在发现配偶的时候耳朵就会聋了,什么也听不见,只是追寻着配偶大声的叫!由于聋了,所以叫的声音特别的大。猎人很容易就发现它,大多数聋鸟都是这样死于猎人枪下的!从古至今,无论是人好是动物,总是因为痴迷的爱而受到伤害!尽管如此,这条路上也从来不曾寂寞过!潘国庆醉眼朦胧,恍惚觉得坐在面前的林芳分明就是自己日思夜梦的石惠,他颤抖着站起来。林芳也哆嗦着站起来。他们紧紧抱着滚到了一起。石惠持续处在崔母、孙大凯和崔文军三人的夹缝中心力交瘁,崔母冷嘲热讽,孙大凯越来越放肆,崔文军忍无可忍,他终于对石惠发火,平生第一次动手打了她,石惠冲进了雨中。在雨中冷得瑟瑟发抖,她觉得极度无助,天地之大没有容身之地,鬼使神差的来到潘国庆的别墅!石惠敲门,赫然发现潘国庆与林芳穿着睡衣一起走出来!潘国庆一眼看到石惠试图帮助浑身湿淋淋的石惠。石惠愣愣的看着潘国庆与林芳,潘国庆不停的对她解释,说自己不应该来后跑开,潘国庆立即追了出去。崔文军在雨中疯狂的寻找石惠,不停的反复呼叫,他为自己刚才对石惠的粗暴感到万分的痛心,崔文军在家的楼下看见潘国庆送石惠回来,顿时和潘国庆厮打在一起……伤心欲绝的林芳冲到崔家,林芳内心痛苦的画面闪回,她想起潘国庆追逐石惠的场景,不再顾忌孙大凯的威胁,残忍的告诉崔母她有一个重大的秘密要告诉她。崔母怔住。潘国庆发现林芳的神态有些异常,想阻止林芳,石惠惊恐地看着林芳,林芳愤怒的痛斥石惠,都已经二婚了还跑过来勾引她男人,石惠吃惊地看着林芳,潘国庆怒视林芳,想冲过去阻止林芳,石惠拉住了潘国庆,林芳挑衅的望着石惠,感觉到巨大的报复快感,她一字一句地对崔母说出瑶瑶根本不是她的孙女,然后扭身恶狠狠地对石惠说你这辈子的报应到了,林芳跑入雨中。崔母傻了,所有人震惊当场,雨越下越大,所有人泥雕木塑一样怔立,石惠掩面痛哭,悔恨和愧疚的泪水与雨水交相混杂,瑶瑶被这场景震惊了,她用一双天真无邪的大眼睛忐忑地望着这一幕,婆婆颤抖着,用探询的目光打量石惠,所有人目光的焦点都聚集在石惠身上,石惠嘴唇哆嗦着,终于沉重地点了点头,崔母不敢相信这一切,昏厥过去……[收回]

女人无悔精彩对白

女人无悔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女人无悔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女人无悔的短评

(25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全部25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