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9
  • 单集片长:45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名门新娘剧情

曹氏家族,虽然富贾一方,以名门自居,可是其家族内部却存在着许多不为外人所知的矛盾与斗争。曹家二子曹天吉性格善良、风度翩翩,可是从小到大,他一直都是生活在深深的罪恶感里,无法自拔;事因儿时的他,由于贪玩,怂恿哥哥带着他到荒山远足,结果导致哥哥曹天裕在远行中染上恶疾,一直无法痊愈,遗恨多年,为此他们的母亲薛剑兰多年来都没能......[详细]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曹家大少爷曹天裕在天破晓时分,一时想不开,投井自尽,幸亏被早起的佣人发现,及时把他救了回来,这事件闹得很大,曹家上下人心惶惶,大家都为曹天裕的遭遇感到唏嘘,无奈。
    曹家本是花岗镇名门,家财万贯,诗礼传家,自清代中叶以来,无论是商界、官场都辈有人才出,来到曹锦峰这一代,膝下有两子,曹天裕与弟弟曹天吉,兄弟二人也是饱读诗书,风度翩翩,是属于人中龙凤。没有料到曹天裕十岁那年,曹天吉因为贪玩,擅自开动父亲的汽车,结果导致车子...[详情]

    曹家大少爷曹天裕在天破晓时分,一时想不开,投井自尽,幸亏被早起的佣人发现,及时把他救了回来,这事件闹得很大,曹家上下人心惶惶,大家都为曹天裕的遭遇感到唏嘘,无奈。
    曹家本是花岗镇名门,家财万贯,诗礼传家,自清代中叶以来,无论是商界、官场都辈有人才出,来到曹锦峰这一代,膝下有两子,曹天裕与弟弟曹天吉,兄弟二人也是饱读诗书,风度翩翩,是属于人中龙凤。没有料到曹天裕十岁那年,曹天吉因为贪玩,擅自开动父亲的汽车,结果导致车子失控,把曹天裕撞伤,曹天裕虽大难不死,可是因为车子撞击下体,受伤严重,导致他性功能出现障碍,成年之后的他因为这场意外,内心郁结,终日愁容满面,引发许多后患,患有一身残疾,终于导致他有了厌世之感,想要一死了之。
    母亲薛剑兰对曹天裕一向宠爱有加,尤其那场意外之后,薛剑兰心里更是恨死了小儿子曹天吉,不时冷脸相待,让曹天吉很是难受。
    曹天吉经常到药王庙给哥哥祈福,这一次却在庙里遇上他亲密的女友陈慕春正好从上海念完书,毕业回来。
    曹天吉看到陈慕春身为女子都能够上学堂修学,心里很是羡慕,陈慕春体谅他为了照顾哥哥自动放弃原本的学业,心里既是同情他,又为他不值。
    这次曹天裕投井的意外事件,让薛剑兰借题发挥,又把矛头指向曹天吉,没有原由的当众冲着他发脾气,曹天吉心里难受之极,曹家众人如妹妹曹天娇、婶娘白明珠等人都对曹天吉充满同情。
    曹天裕到时十分重视兄弟之间的情义,从来没有怀恨曹天吉给他带来这么大的磨难,曹天吉极力劝哥哥想开,好好的活下去。[收回]

  • 第2集

    曹家邀请地方上的要人顾督察夫妇前来做客,白明珠与丈夫曹顺昌怀有私心,想把自己的儿子曹天德介绍给顾督察的女儿,攀上这门亲戚,白明珠是名口没辙栏的无知妇人,她出言不逊,指出曹天裕这辈子恐怕无法成亲之类的话,薛剑兰听了,很是恼怒。
    曹顺昌本身是曹家养子,本人庸庸碌碌,最要命的还是他沉溺鸦片,导致他们在这一家子在曹家毫无地位,白明珠还经常是被人取笑的对象。
    顾督察全家上门做客,女儿长得落落大方,薛剑兰本身也很喜欢,心里也想着...[详情]

    曹家邀请地方上的要人顾督察夫妇前来做客,白明珠与丈夫曹顺昌怀有私心,想把自己的儿子曹天德介绍给顾督察的女儿,攀上这门亲戚,白明珠是名口没辙栏的无知妇人,她出言不逊,指出曹天裕这辈子恐怕无法成亲之类的话,薛剑兰听了,很是恼怒。
    曹顺昌本身是曹家养子,本人庸庸碌碌,最要命的还是他沉溺鸦片,导致他们在这一家子在曹家毫无地位,白明珠还经常是被人取笑的对象。
    顾督察全家上门做客,女儿长得落落大方,薛剑兰本身也很喜欢,心里也想着向顾督察夫人乔嫣红提亲,没有料到曹天裕因为病体不适,当众出丑,乔嫣红觉得自己辈愚弄,很不客气的说了一番难听的话,表明态度说自己的女儿绝对不能嫁给一个病夫,这番话更让薛剑兰愤怒不已,一位为伤透心的母亲,发誓一定要给曹天裕娶上一门好媳妇,让曹天裕吐气扬眉。
    最后,薛剑兰把注意力转到与曹家有生意往来的香家染坊大小姐香雪心身上。
    这时候的香家染坊由于经营不善,面临清盘的惨淡局面,香雪心与母亲魏淑娴身上背负了许多债,心里愁苦不已,曹家的提亲似乎给了她们一个新的指向与生机。
    可是,香家内似乎还隐藏着一些不为外人所知的神秘事件……
    薛剑兰向香雪心提问是否愿意嫁予曹天裕,香雪心没有考虑就答应了,但是她也反提出另外一个古怪的条件,就是要曹天吉同时也答应迎娶她的妹妹香雪灵,至于香雪灵是何许人物,却是一个谜团。
    另一方面,其实曹天吉正在与陈慕春编织着美梦,曹天吉希望能够说服父母让他早日迎娶陈慕春进门,却没想到母亲对他是另外有安排,要他牺牲自己去完成哥哥娶香雪心的愿望……[收回]

  • 第3集

    薛剑兰与白明珠上香家染坊,终于见到神秘的香雪灵,却发现对方虽然长得灵气逼人,却是十分压抑、沉默,薛剑兰很是奇怪,香雪心解释由于香雪灵自小得不到父爱,导致她内心有些郁结,不善于与人沟通,薛剑兰信以为真。
    对薛剑兰的一意孤行,硬要拆散曹天吉与陈慕春之间的爱情来成全曹天裕娶媳妇的心愿,曹天娇心里很是不舒服,为此她为曹天吉打抱不平,跟母亲吵了起来,坚持不让母亲这么做,可是薛剑兰根本不把曹天娇的规劝听在耳里。
    父亲曹锦峰也希望...[详情]

    薛剑兰与白明珠上香家染坊,终于见到神秘的香雪灵,却发现对方虽然长得灵气逼人,却是十分压抑、沉默,薛剑兰很是奇怪,香雪心解释由于香雪灵自小得不到父爱,导致她内心有些郁结,不善于与人沟通,薛剑兰信以为真。
    对薛剑兰的一意孤行,硬要拆散曹天吉与陈慕春之间的爱情来成全曹天裕娶媳妇的心愿,曹天娇心里很是不舒服,为此她为曹天吉打抱不平,跟母亲吵了起来,坚持不让母亲这么做,可是薛剑兰根本不把曹天娇的规劝听在耳里。
    父亲曹锦峰也希望曹天吉不要这么怯弱的迎合母亲,可是在曹天吉很悲壮的表示 ,他有着牺牲自己,完成大我的宏愿,希望能够通过这次的婚事安排,让曹天裕成亲,达成他的赎罪愿望,于是他非常坚定的答应了薛剑兰,就像一个木偶人般的任由薛剑兰摆布。
    曹天吉自从答应了香家的婚事后,却又没有勇气向陈慕春提出分手,曹天娇看不过眼,觉得这样瞒住陈慕春未免太过残忍,她主动的代表曹天吉向陈慕春提出分手之说。
    陈慕春知道这事,宛如雷亟。
    曹天吉对自己给陈慕春带来的伤害,表示歉意,陈慕春心里既痛恨他没有积极争取他们的幸福,也很同情他的无奈,总觉得曹天吉的牺牲是没有意义的。
    与陈慕春分手之后的曹天吉终日坐困愁城,一蹶不振,白明珠危言耸听,咬定曹天吉有轻生的迹象,结果又搞得曹家众人虚惊一场。[收回]

  • 第4集

    曹天裕知道弟弟的曹天吉的无奈,他心里也很难受,觉得弟弟的牺牲未免太大,却已经无法扭转整个局面。
    薛剑兰趾高气扬的到顾督察府上派送请帖,为的就是要在乔嫣红面前出一口气,表示自己的儿子终于能成亲了。
    可是,薛剑兰万万没有料到香雪灵本身却是个疯子,而且病情严重,导致魏淑娴、香雪心母女俩惶惶不可终日。
    而香雪心本身还有一名亲昵的情人查鹤云,他本是也是豪门人家的子弟,还具有满族贵族血统,无奈清室退位之后,家道中落,来到查鹤云这...[详情]

    曹天裕知道弟弟的曹天吉的无奈,他心里也很难受,觉得弟弟的牺牲未免太大,却已经无法扭转整个局面。
    薛剑兰趾高气扬的到顾督察府上派送请帖,为的就是要在乔嫣红面前出一口气,表示自己的儿子终于能成亲了。
    可是,薛剑兰万万没有料到香雪灵本身却是个疯子,而且病情严重,导致魏淑娴、香雪心母女俩惶惶不可终日。
    而香雪心本身还有一名亲昵的情人查鹤云,他本是也是豪门人家的子弟,还具有满族贵族血统,无奈清室退位之后,家道中落,来到查鹤云这一代,生活拮据,他很想迎娶香雪心过门,却根本没有能力办起一场像样的婚事,查鹤云心里很是郁郁,尤其看到香雪心为了自己姐妹俩的幸福,答应嫁入曹家,查鹤云更是充满了妒忌。
    曹香两家开始讨论怎么操办这场婚礼,魏淑娴知道女儿香雪灵最怕打雷等突如其来的巨响,因为这样很容易刺激她的疯病发作,所以她很是为难的提出来一个极其古怪的建议,要办一场静悄悄的婚礼,不允许有唢呐,花鼓等传统婚礼必备的喜庆之乐。
    曹家众人都觉得这个提议太过古怪,怀疑香家必定是出了什么事,曹天德自告奋勇的偷偷溜进香家察看个究竟,终于看出香雪灵不是个正常的女子……[收回]

  • 第5集

    曹家顾及颜面,明知道香雪灵有问题,与香家的婚事还是不能不办,薛剑兰灵机一动,说服老太爷曹金庭接受香家的建议,办一场静悄悄,没有喜庆之乐的所谓西式婚礼。
    查鹤云极力反对香雪心嫁入曹家,香雪心无奈,以流年不利为理由作为推搪,希望能够再拖延一些时间,曹天裕被安排在花灯会上与香雪心再见一次面,他心里很是喜欢香雪心,勉强的答应了香雪心的要求,把婚礼的日期暂时挪后。
    可是薛剑兰与魏淑娴两家母亲都不愿意,香雪心的计划失败,让查鹤云...[详情]

    曹家顾及颜面,明知道香雪灵有问题,与香家的婚事还是不能不办,薛剑兰灵机一动,说服老太爷曹金庭接受香家的建议,办一场静悄悄,没有喜庆之乐的所谓西式婚礼。
    查鹤云极力反对香雪心嫁入曹家,香雪心无奈,以流年不利为理由作为推搪,希望能够再拖延一些时间,曹天裕被安排在花灯会上与香雪心再见一次面,他心里很是喜欢香雪心,勉强的答应了香雪心的要求,把婚礼的日期暂时挪后。
    可是薛剑兰与魏淑娴两家母亲都不愿意,香雪心的计划失败,让查鹤云心里更是不满。
    婚礼当天,很多街坊邻居都很奇怪曹家有钱有势,怎么却办了一场沉默的婚礼?
    众人议论纷纷。
    查鹤云知道香雪灵疯病的内情,他心里急切的盼望着爆发一场惊雷,希望就此吓坏香雪灵,让婚礼无法举办……
    曹家兄弟二人终于与香家姐妹一起拜堂。
    香雪灵第一次见到曹天吉,脑海里却想着她的昔日情人宋大成!
    婚礼是在西式教堂内举行,谁也没料到就是最关键时刻,果然风云变色,惊雷大响,香雪灵当场受到惊吓,疯病发作,大闹喜堂,场面顿时乱成一团。
    在场观礼的乔嫣红幸灾乐祸的笑着,把薛剑兰都气坏了。[收回]

名门新娘精彩对白

名门新娘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名门新娘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名门新娘的短评

(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