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11
  • 集数:32
  • 单集片长:45分钟
  • 首播平台:翡翠台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女拳剧情

桂兰原是莫家拳传人 莫桂兰─平凡的广州女子,於广州名酒楼馥如居任担水杂工,和把她抚养成人的叔父莫平,以及莫平的义子游叁水过着简单安稳的日子。桂兰甘於平凡,但叁水却渴望一朝富贵,欲投到广州第一武功的黄飞鸿门下。桂兰偶尔目睹飞鸿跟迷踪拳传人霍冠威的较量,被二人高超的武艺及武德深深震撼,对武术的兴趣因而展开。 桂兰对学武的兴趣......[详细]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桂兰出手教训无赖
    「馥如居」茶楼伙计游叁水在黑市拳馆赌得天昏地暗,其感情要好的义妹莫桂兰几经辛苦找至,质问叁水何以偷了她十元作赌注,他随意胡混过去,并要桂兰留下陪他观看拳赛。叁水看好黑市拳手「山东铁马骝」雷正龙的身手,他果然爆冷胜出,叁水兴奋得欲领取奖金时,却发现有人拾取其票尾。叁水以「黄飞鸿徒弟」的身分上前与他理论,而桂兰则不忿义兄被欺负,出手教训无赖,此时,拳馆负责人陈坚赶至替众人讨回公道。
    滑头叁水练精学懒
    叁...[详情]

    桂兰出手教训无赖
    「馥如居」茶楼伙计游叁水在黑市拳馆赌得天昏地暗,其感情要好的义妹莫桂兰几经辛苦找至,质问叁水何以偷了她十元作赌注,他随意胡混过去,并要桂兰留下陪他观看拳赛。叁水看好黑市拳手「山东铁马骝」雷正龙的身手,他果然爆冷胜出,叁水兴奋得欲领取奖金时,却发现有人拾取其票尾。叁水以「黄飞鸿徒弟」的身分上前与他理论,而桂兰则不忿义兄被欺负,出手教训无赖,此时,拳馆负责人陈坚赶至替众人讨回公道。
    滑头叁水练精学懒
    叁水兴高采烈把奖金分予义妹及其他酒楼伙计,桂兰却留意到正龙与陈坚交涉,并对他留下深刻印象。叁水等人前往吃宵夜,桂兰为免义兄醉酒闹事,坚拒让他喝酒,但叁水未有理会,只顾想着如何瞒骗养父莫平。
    正龙与药馆老板起争执,路过的叁水主动为正龙付买药费,扬言欣赏其身手,鼓励他继续打拳、继续为自己赢钱,正龙未有正面回应便取药离开。
    「馥如居」较茶师傅莫平对养子叁水寄予厚望,故对他练精学懒的性格感到不满,后更轻易试探出叁水竟使计掩饰自己曾赌黑市拳……
    乙恒霸道车队横行
    桂兰与「馥如居」伙计远从白云山带回大批龙泉水,准备送回茶楼的途中,与东区总办唐乙恒的车队结下梁子,桂兰拒向恶势力低头,警员竟以藏有违禁品为由,把数缸龙泉水统统倒掉。
    莫平为缺水而慌,打算等待桂兰再运来第二批龙泉水才开市,老板何添福却认为外行人难以嚐出龙泉水与一般井水的分别,决定照常营业,终於被熟客黄飞鸿发现异样……
    北京参议会议长耿易天巡视广州,一向喜研武术的他与保镖霍冠威渴望与南方各武馆的师傅会面。乙恒为讨易天欢心,亲自到「馥如居」欲请飞鸿一展身手,未料被他断言拒绝。
    误会流言冠威踢馆
    叁水再次因正龙而赢大钱,庆祝时正龙突然现身退还买药的费用,对叁水等人表现冷淡后离开,桂兰在市集巧遇正龙,欲把白糖糕相赠却被拒,感觉此人性情古怪。
    乙恒请来各门派的师傅与冠威较量,却轻易被其打倒,众人大赞飞鸿的武术才是广州之冠,乙恒遂利用此机会抹黑飞鸿,欲借冠威之手替他除去眼中钉。叁水等人下重注买正龙胜出的拳赛,却弄至血本无归收场;冠威不忿家传「迷踪拳」被看扁,决定到「宝芝林」迫黄飞鸿出手与他一较高下。[收回]

  • 第2集

    冠威受唆摆到宝芝林踢馆找飞鸿较技,众徒弟欲出手教训,但却被飞鸿阻止,坚决不肯与冠威交手,冠威性性而去。桂兰欲把正龙遗下的药材还给他,于是一直追随至正龙家;但当桂兰进入正龙家时,却被一个满身毒疮的人袭击,赫然就是患了麻疯的正龙父亲雷刚。在招待易天到访广州的欢迎会上,飞鸿当记者的二儿子汉业前质问易天有关建铁路强迫居民搬迁之事,之后更揭发承包工程的公司是易天表弟所开,与乙恒勾结,乙恒对飞鸿更怀恨在心。正龙因无钱替父亲买药而...[详情]

    冠威受唆摆到宝芝林踢馆找飞鸿较技,众徒弟欲出手教训,但却被飞鸿阻止,坚决不肯与冠威交手,冠威性性而去。桂兰欲把正龙遗下的药材还给他,于是一直追随至正龙家;但当桂兰进入正龙家时,却被一个满身毒疮的人袭击,赫然就是患了麻疯的正龙父亲雷刚。在招待易天到访广州的欢迎会上,飞鸿当记者的二儿子汉业前质问易天有关建铁路强迫居民搬迁之事,之后更揭发承包工程的公司是易天表弟所开,与乙恒勾结,乙恒对飞鸿更怀恨在心。正龙因无钱替父亲买药而急得偷药,桂兰阻止更带正龙到宝芝林向飞鸿求助,正龙对飞鸿产生好感。警察突然出现要查封汉业之报馆,更把众人收监,最后乙恒故意看在飞鸿份上,故意令飞鸿因为要救报馆其他员工而要去求他,只把汉业释放。[收回]

  • 第3集

    汉业向父亲说出报馆同僚已被释放,指不靠权贵也能把问题解决,更责父亲不应与权贵过从甚密,飞鸿没有说出真相。桂兰与三水宵夜时,发现飞鸿与冠威在不远处倾谈;三水与桂兰跟踪两人到郊外,得以亲眼目睹两高手比武,叹为其观,启发了桂兰对武学的兴趣。翌日桂兰与三水被恶霸痛殴,莫平赶到奉上血汗金钱赔偿,三水赌气地离开,对莫平不淮自己学武甚为不满。翌日三水与桂兰发现街上有一美女当街指骂一对男女,对美女留下印象;翌日「馥如居」接到突然要办...[详情]

    汉业向父亲说出报馆同僚已被释放,指不靠权贵也能把问题解决,更责父亲不应与权贵过从甚密,飞鸿没有说出真相。桂兰与三水宵夜时,发现飞鸿与冠威在不远处倾谈;三水与桂兰跟踪两人到郊外,得以亲眼目睹两高手比武,叹为其观,启发了桂兰对武学的兴趣。翌日桂兰与三水被恶霸痛殴,莫平赶到奉上血汗金钱赔偿,三水赌气地离开,对莫平不淮自己学武甚为不满。翌日三水与桂兰发现街上有一美女当街指骂一对男女,对美女留下印象;翌日「馥如居」接到突然要办婚宴,三水却发现下嫁给老翁的美丽新娘,竟就是在街上骂人的葵花,印象更深。桂兰与三水为了学武功,特意提早离家,偷偷站在宝芝林的墙边,看众人练功偷师……[收回]

  • 第4集

    云楷把汉业从警局保释回家,当飞鸿劝儿子放弃当记者时,汉业竟义愤填膺指责父亲跟权贵勾结,飞鸿欲辩无从,父子不欢而散。乙恒向市长报告已成功取缔了地下赌场,市长赞许更指他是下一任市长的人选,乙恒势力进一步扩大。桂兰欲送药给正龙时刚好遇上他,却听到有人正纠众前去对付麻疯病人,桂兰赶至,赫见正龙父子被困,出手助二人逃走。正龙把父亲背到宝芝林,甦醒过来的雷刚发现飞鸿竟是救命恩人,雷刚不但没有答谢飞鸿,反指,他就是自己弄得家散人亡...[详情]

    云楷把汉业从警局保释回家,当飞鸿劝儿子放弃当记者时,汉业竟义愤填膺指责父亲跟权贵勾结,飞鸿欲辩无从,父子不欢而散。乙恒向市长报告已成功取缔了地下赌场,市长赞许更指他是下一任市长的人选,乙恒势力进一步扩大。桂兰欲送药给正龙时刚好遇上他,却听到有人正纠众前去对付麻疯病人,桂兰赶至,赫见正龙父子被困,出手助二人逃走。正龙把父亲背到宝芝林,甦醒过来的雷刚发现飞鸿竟是救命恩人,雷刚不但没有答谢飞鸿,反指,他就是自己弄得家散人亡的人,带正龙离开。雷刚向正龙讲出当年和飞鸿比武,雷刚败阵被赶出广州,弄得家散人亡。翌日正龙醒来后不见了父亲,更从村民口中得知有人跳河,正龙赶到河边,发现雷刚的簪花,认定雷刚已投河自尽,悲働不已。添福要三水帮掌柜把行李带到火车站,当三水完成工作时竟遇上准备乘火车离开避债的葵花,但因三水好事,令葵花逃走失败,最后债主竟要求三水代她偿还五百元欠债……[收回]

  • 第5集

    还款限期将至,三水还欠二百五十元,三水苦恼不堪时,有食家投诉生炒排骨不够水准,葵花借机向添福打赌谁煮得好,赌注是二百五十元,葵花一显身手,原来厨艺非凡,葵花终胜出更被添福请她担任二厨。乙恒在佛诞上向众人前演说,但发现主办者竟要求飞鸿替牌匾揭幕,暗生妒忌;正龙现身以飞斧掷向飞鸿,要为父亲报仇,正龙被众人制服后飞鸿出面为他求情,又当众说出自己在年轻时因醉酒羞辱雷刚,铸成大错一事,并当众向正龙道歉,众人哗然。乙恒特意与正龙...[详情]

    还款限期将至,三水还欠二百五十元,三水苦恼不堪时,有食家投诉生炒排骨不够水准,葵花借机向添福打赌谁煮得好,赌注是二百五十元,葵花一显身手,原来厨艺非凡,葵花终胜出更被添福请她担任二厨。乙恒在佛诞上向众人前演说,但发现主办者竟要求飞鸿替牌匾揭幕,暗生妒忌;正龙现身以飞斧掷向飞鸿,要为父亲报仇,正龙被众人制服后飞鸿出面为他求情,又当众说出自己在年轻时因醉酒羞辱雷刚,铸成大错一事,并当众向正龙道歉,众人哗然。乙恒特意与正龙见面,目的为抹黑飞鸿,试图扰乱正龙,但正龙不为所动。葵花煮出美食欲讨好添福,但添福竟把她赶出账房,令葵花没趣。汉业收到消息地下赌场重新活跃,汉业与同僚跟踪有关人士,终查出是谁包庇地下赌场……[收回]

女拳精彩对白

女拳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女拳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女拳的短评

(123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全部123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