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10
  • 集数:33
  • 单集片长:45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苍天厚土剧情

淮河岸边的花岗生产队里,朱、常两姓家族在此繁衍生息,但因历史原因,竟结仇数百年。刚粉碎四人帮,队里吃大锅饭,社员们出工不出力,打下的粮食填不饱肚子。副队长常庆松因搞副业被游街示众。他的妹妹常柳枝因卖笆斗被县“打把办”关了起来,花岗生产队长朱占金的儿子朱淮川去给她送饭,原来就相互暗恋的两个人建立了爱情。也在两个......[详细]

  • 分集剧情
  • 看点解读
  • 影评短评
  • 第1集

    淮河岸边的花岗生产队里,朱、常两姓家族在此繁衍生息,但因历史原因,竟结仇数百年。刚粉碎四人帮,队里吃大锅饭,社员们出工不出力,打下的粮食填不饱肚子。副队长常庆松因搞副业被游街示众。他的妹妹常柳枝因卖笆斗被县“打把办”关了起来,花岗生产队长朱占金的儿子朱淮川去给她送饭,原来就相互暗恋的两个人建立了爱情。也在两个家族里引起了风波。

  • 第2集

    朱、常两姓社员因评工分而大打出手。朱淮川和常柳枝捍卫爱情的态度也趋于坚定,他们决心通过高考而走出村庄。年关将近,按惯例,社员们要外出讨饭,他们唱着花鼓,顶着漫天风雪,走向远方。朱占金、常庆松因无法阻止乡亲们讨饭而内疚。外号“桑葚子”的常庆木通过换亲,终于娶上了媳妇,而杏儿则是又哭又闹,一心要退婚。刚到任的县委书记石信元对现状感到痛心,他一心想让农村的社员们过年能吃上一顿饺子。

  • 第3集

    在石信元的努力下,花岗生产队外出讨饭的社员在年前返回村里,并如愿吃上了饺子。而一些有利于农民增收的副业生产也得到石信元的支持。柳枝和淮川参加高考,但考试那天,淮川为帮柳枝而没能考好,占金和妻子嫦娥都都对儿子帮助常家的做法感到非常生气。淮川高考落榜。常柳枝考上了大学,但却没等到录取通知书,原来是有人做了手脚……

  • 第4集

    为了替柳枝讨回公道,淮川找到爷爷的老战友石信元反映情况,柳枝如愿拿到录取通知书。临走之前,两人的爱情更加坚定,淮川准备参军,他们相约,将来还要回到村庄,用自己的专长改变家乡贫穷面貌。外来户何平有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儿何花、何叶。朱占金的弟弟朱占银和人称高级社员的、常庆松的堂弟常庆桐都看上了何花,两家分别上门求亲。想不到何花却舍老实的占银,而看上了油腔滑调的庆桐。

  • 第5集

    淮川如愿以偿地当了兵。在大学里,柳枝也受到同学杨高才的追求,但柳枝不为所动,一心爱着淮川。因为花岗生产队实在太穷了,石信元特批允许队里搞分田到组,但分组时,各家各户起了争执,最后索性搞起起了政策严令禁止的分田到户。如果事情露出去,队长朱占金和副队长常庆松将有坐牢的危险。于是全队人决定,如果两位队长担责,他们将集体养活两队长的家小。并郑重在协议书上摁下了手印。

苍天厚土精彩对白

苍天厚土幕后花絮

  第一集

  淮河岸边的花岗生产队里,朱、常两姓家族在此繁衍生息,但因历史原因,竟结仇数百年。刚粉碎四人帮,队里吃大锅饭,社员们出工不出力,打下的粮食填不饱肚子。副队长常庆松因搞副业被游街示众。他的妹妹常柳枝因卖笆斗被县“打把办”关了起来,花岗生产队长朱占金的儿子朱淮川去给她送饭,原来就相互暗恋的两个人建立了爱情。也在两个家族里引起了风波。

  第二集

  朱、常两姓社员因评工分而大打出手。朱淮川和常柳枝捍卫爱情的态度也趋于坚定,他们决心通过高考而走出村庄。年关将近,按惯例,社员们要外出讨饭,他们唱着花鼓,顶着漫天风雪,走向远方。朱占金、常庆松因无法阻止乡亲们讨饭而内疚。外号“桑葚子”的常庆木通过换亲,终于娶上了媳妇,而杏儿则是又哭又闹,一心要退婚。刚到任的县委书记石信元对现状感到痛心,他一心想让农村的社员们过年能吃上一顿饺子。

  第三集

  在石信元的努力下,花岗生产队外出讨饭的社员在年前返回村里,并如愿吃上了饺子。而一些有利于农民增收的副业生产也得到石信元的支持。柳枝和淮川参加高考,但考试那天,淮川为帮柳枝而没能考好,占金和妻子嫦娥都都对儿子帮助常家的做法感到非常生气。淮川高考落榜。常柳枝考上了大学,但却没等到录取通知书,原来是有人做了手脚……

  第四集

  为了替柳枝讨回公道,淮川找到爷爷的老战友石信元反映情况,柳枝如愿拿到录取通知书。临走之前,两人的爱情更加坚定,淮川准备参军,他们相约,将来还要回到村庄,用自己的专长改变家乡贫穷面貌。外来户何平有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儿何花、何叶。朱占金的弟弟朱占银和人称高级社员的、常庆松的堂弟常庆桐都看上了何花,两家分别上门求亲。想不到何花却舍老实的占银,而看上了油腔滑调的庆桐。

  第五集

  淮川如愿以偿地当了兵。在大学里,柳枝也受到同学杨高才的追求,但柳枝不为所动,一心爱着淮川。因为花岗生产队实在太穷了,石信元特批允许队里搞分田到组,但分组时,各家各户起了争执,最后索性搞起起了政策严令禁止的分田到户。如果事情露出去,队长朱占金和副队长常庆松将有坐牢的危险。于是全队人决定,如果两位队长担责,他们将集体养活两队长的家小。并郑重在协议书上摁下了手印。

  第六集

  花岗生产队搞分田到户的事传到了县长赵向阳的耳朵里。朱占金和常庆松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已经做好了坐牢掉脑袋的思想准备。而在远方的柳枝和淮川却正在为分田到户而欢欣鼓舞。

  第七集

  经过调查,石信元发现大包干充分调动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他对这个举动投了赞成票。但县里反对大包干的势力更加强大,花岗生产队处处受到刁难,正常的买化肥指标被剥夺,全队社员担心收成受影响。就在此时,某报发表了反对大包干的社论,社员们情绪焦虑。庆松则买回一堆报纸,占燃泄愤。

  第八集

  花岗村社员因无法得到化肥指标,又不想误农时,只好买高价化肥。柳枝为了帮助哥嫂解决困难,去饭店打工。杨高才得知她的情况后,主动借钱给她帮家里买化肥。省里派工作组到花岗生产队调查分田到户的事,根据实际情况,工作组认为分田到户是解决农民吃不饱饭的一个好途径。淮川的爷爷宝山在田里晕倒,幸亏被何叶发现,才没什么大碍。看着眼前的何叶,宝山灵机一动,叫人给淮川发了封病危电报。

  第九集

  淮川回到家中后,才发现爷爷的病是个骗局。虽然难舍柳枝,可在宝山的挟迫下,淮川只好跟何叶成亲。他跟爷爷和何叶提出了一个苛刻的条件:柳枝不结婚,他就不会跟何叶同房。为了保全婚事,宝山和何叶都答应了他的条件。柳枝一直蒙在谷里,直到放假回家,才知淮川和何叶已经成婚。

  第十集

  一年后,常柳枝和杨高才恋爱,但毕业分配时,她不顾杨高才的苦苦挽留,毅然申请回到农村工作。淮川复员后,放弃可留城当工人的机会,也回乡。在龙水乡公社里,来报到的柳枝和淮川竟不期而遇,这引起了杨高才的猜疑。杏儿已经有了一个可爱的儿子,可她心里爱着自己的老师邵青,她和桑葚子毫无感情,与公爹也经常吵闹。

  第十一集

  柳枝工作勤奋,深得已调龙水乡当书记的赵向阳的赏识。杨高才未能如愿留在高校教书,被分配到一个农业方面的杂志社当编辑。由于工作的需要,他来龙水乡进行采访,因所提的问题比较尖锐,得罪了庆松和赵向阳等人。乡里要大办乡镇企业,赵向阳的急进受到已任乡团委书记的朱淮川的质疑,朱淮川辞职回乡,准备搞鱼塘。这个想法受到家人的强烈反对。

  第十二集

  杨高才想去日本,为了签证顺利,家人建议他结了婚再走,他咬定非柳枝不娶。柳枝和赵向阳等人外出考察,意外获得了一批柳编的订单,她将项目拿回村里推广,想让乡亲们增加收入,由淮川牵头。杨高才突然来到常家向柳枝求婚,而柳枝不想匆忙结婚,两人发生矛盾,恋情破裂。淮川迟迟不肯同何叶同房,让想看到下一代的宝山占金嫦娥非常着急,何叶只能默默地承受委屈。

  第十三集

  看见淮川被父亲打了,何叶很心疼。她找到柳枝,把当年结婚时淮川和自己的约定告诉了柳枝。柳枝即委屈又无奈,不知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庆桐见柳编赚钱,便去乡里告朱淮川的状,把柳编项目接手过来。由于把关不严,许多柳编产品不合格,厂家按合同拒绝接收,并提出赔偿要求。为了村里的长远发展,柳枝咬牙将赔偿责任独自承担下来。

  第十四集

  为了让淮川和何叶尽快同房,柳枝对淮川谎称自己要跟杨高才结婚了。一次回母校办事,柳枝才听说,杨高才正遭遇人生的低谷,休病假在家。在杨高才家里,柳枝向杨高才提出结婚的请求,但被杨高才拒绝了。柳枝感到很失落。淮川承包了一片废弃的鱼塘,占银和何花常去帮着干活。何花和庆桐生活得不幸福,所以对占银一直念念不忘。邵老师的爱人去世,杏儿去安慰,被公爹常老四发现,认定她给自己的儿子戴了绿帽子。

  第十五集

  淮川因柳枝而不肯跟何叶同房的事传得沸沸扬扬,柳枝承受着压力,深感委屈。她当着何叶的面请求淮川放弃可笑的“约定”。淮川因此事而埋怨何叶,两人之间也出现裂痕。庆松得知妹妹垫付了所有的柳编赔偿款,十分痛心,他妻子素芬更是心里不平衡。乡里要办罐头厂,赵向阳要柳枝主管,总经理王三强是赵向阳的内弟。柳枝因坚持原则,和王三强发生了矛盾。

  第十六集

  杏儿的公爹常老四上吊自杀。常庆桐曾因跟杏儿发生过纠纷而怀恨在心,他挑拨桑子控告自己的妻子犯虐待罪。杏儿因此被逮捕。柳枝发现,罐头厂用变质肉做罐头,便将情况反映给赵向阳,提出对罐头厂进行停产整顿。一些工人由于发不出工资,找到乡里要钱,差点和柳枝等人发生纠纷。杨高才调进省农科院,为推广农技,他下到基层工作,又和柳枝相遇。淮川的事业却走到低谷,他的鱼塘被大水冲垮,已经长大的鱼全跑光了。

苍天厚土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苍天厚土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苍天厚土的短评

(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