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10
  • 集数:38
  • 单集片长:45分钟
  • 首播平台:东南卫视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娘妻剧情

1934年的闽南,含着“金汤匙”出生的高记洋行儿子高耀宗,从小调皮桀骜不驯,体弱多病。父母为了冲喜给她娶了大他九岁的林秋菊做为妻子,俗称“娘妻”。林秋菊温柔贤惠,作为高家媳妇没有享受到应有的爱反而受尽凌辱。但她任劳任怨勤俭持家,即便在高家洋行遭小人陷害而变故败落、长大后的丈夫移情别恋的情况下,仍然不辞辛......[详细]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1934年的福州,一场无名之火烧毁了高记洋行的仓库,看守仓库的长工阿福无力赔偿巨额损失,无奈之下,只好答应老爷的条件,把他十七岁的闺女秋菊,嫁给才八岁的少爷高耀宗做太太。美其名为婚姻,实则是耀宗的母亲病重,不放心幼儿无人照顾,只好让她所信任的少女秋菊做了童养媳,担负起照看这个小丈夫的责任。
    秋菊虽有自己的人生,名为妻,实为娘,为了救父,她不得不放下一切,劝父亲签下她的卖身契,此后她的青春就不再属于自己……
    与秋菊青梅...[详情]

    1934年的福州,一场无名之火烧毁了高记洋行的仓库,看守仓库的长工阿福无力赔偿巨额损失,无奈之下,只好答应老爷的条件,把他十七岁的闺女秋菊,嫁给才八岁的少爷高耀宗做太太。美其名为婚姻,实则是耀宗的母亲病重,不放心幼儿无人照顾,只好让她所信任的少女秋菊做了童养媳,担负起照看这个小丈夫的责任。
    秋菊虽有自己的人生,名为妻,实为娘,为了救父,她不得不放下一切,劝父亲签下她的卖身契,此后她的青春就不再属于自己……
    与秋菊青梅竹马的家俊深爱着秋菊,无法接受秋菊将要嫁给八岁孩童的事实,在婚礼当天冲动地拉着秋菊,要和她一起离开这个地方,追寻他们的幸福。但是秋菊怎能抛下一切就这样一走了之?家丁拆散了他们,秋菊含泪缩回了手,劝家俊忘了她,此后她已经嫁为人妇,没有资格再拥有家俊的爱了。
    婚礼上红烛高照,人声鼎沸,而秋菊的心却是冷的,痛的,她的人生就这样被锁在这片红头巾底下,此后她只属于一个人,一个不理解什么是爱的孩童高耀宗……
    新婚之夜,小丈夫耀宗吃过了东西,吵着要和奶娘睡,好不容易才被秋菊哄住了。唱了一夜摇篮曲的秋菊,尽管人累了,心乏了,却终夜无法入睡,对未来充满不安与惶然。
    早晨对婆婆奉茶时,婆婆拉紧了她的手,含泪向她说抱歉,由于自己来日无多,老爷又将另娶新欢,她实在无法就这样放下儿子撒手而去,只好委屈秋菊代自己保护耀宗。面对夫人的信任和重托,秋菊的心五味杂陈……[收回]

  • 第2集

    秋菊体谅夫人的无奈与苦楚,在夫人病榻前立誓,将一辈子做耀宗的娘与妻,永远只为耀宗而活。夫人这才安然地闭上眼睛……。老爷的新婚妻子依萍已身怀六甲,看似柔顺娇媚的她,与高记的总管丁传贤才是真正的一对,两人早就觊觎高记的家产,满心等着依萍生下她与丁传贤的孩子,就要逐步夺走一切,秋菊自然成了他们的眼中钉。两人已密议着如何先对付秋菊,再对付耀宗。此外,更无解的是,深爱她的家俊不肯死心,而耀宗的姐姐惠珊,却早已将感情都投注在家俊...[详情]

    秋菊体谅夫人的无奈与苦楚,在夫人病榻前立誓,将一辈子做耀宗的娘与妻,永远只为耀宗而活。夫人这才安然地闭上眼睛……。老爷的新婚妻子依萍已身怀六甲,看似柔顺娇媚的她,与高记的总管丁传贤才是真正的一对,两人早就觊觎高记的家产,满心等着依萍生下她与丁传贤的孩子,就要逐步夺走一切,秋菊自然成了他们的眼中钉。两人已密议着如何先对付秋菊,再对付耀宗。此外,更无解的是,深爱她的家俊不肯死心,而耀宗的姐姐惠珊,却早已将感情都投注在家俊身上,眼见秋菊已经嫁给弟弟,惠珊想趁这个机会安慰家俊,争取家俊的好感。但家俊却毫不领情,他对秋菊的一往情深,深深地刺伤了惠珊高傲的心。而母亲的过世、父亲的另娶新欢,都让惠珊满腔愤恨无处发泄,她不禁把一切的矛头对准了秋菊。
    身处青楼的依萍最擅长察颜观色,很快就发现惠珊是可以拉拢的盟友。于是,依萍表面上关心惠珊,其实却逐步地将她拉到自己这一边,一起制造对秋菊不利的环境。
    依萍虚情假意地对高老爷献媚,丁传贤则在高老爷面前制造对秋菊不利的传闻,秋菊却浑然不知自己已卷入暴风的中心,她只知道要尽力照顾好耀宗,但耀宗顽皮捣蛋,总以捉弄秋菊为乐,令秋菊已快耗尽所有的精力。
    依萍假意讨好秋菊,送秋菊一只名贵的珠钗,次日却谎称珠钗被偷了,秋菊被当作是小偷,这事使上上下下的家仆对秋菊产生异样眼光,高老爷更是气愤及不谅解秋菊。
    而在搜索秋菊时,惠珊无意中发现家俊送给秋菊的相思豆手链,见到家俊送秋菊的物品被藏着,这无异是宣告了他们之间依然有感情,尽管秋菊一再声明那只是对朋友的一个纪念,惠珊却无法接受,拉扯中手链断了,相思豆散了一地,秋菊的心也像这串相思豆一样整个碎了。不料一向爱捉弄秋菊的耀宗,见到秋菊心痛落泪的样子,反而挺身出面为秋菊说话,不许任何人欺负秋菊,一场风波才不了了之。
    而家俊一直对秋菊念念不忘,神情恍惚的他不知不觉走到秋菊家,听见阿福和荷珠的谈话,知道秋菊在高家受尽委屈,他再也按捺不住了……[收回]

  • 第3集

    家俊得知秋菊在高府内受尽委屈,他设法进入高家,见到忙于料理家务的秋菊那憔悴的身影,家俊更是心痛,他要求秋菊离开高家,不要受制于一纸荒唐的契约,但思想传统的秋菊怎有勇气说毁约就毁约?更何况她不能弃耀宗于不顾,不能把夫人临终的请托抛在脑后。
    就在家俊和秋菊拉拉扯扯中,惠珊撞见,误以为两人有不可告人之事,更是对秋菊怀恨在心!同时,爱玩的耀宗偷了脚踏车到处玩,竟失足摔入田中,摔成重伤昏迷不醒!
    高家上上下下急成一片,没有照顾...[详情]

    家俊得知秋菊在高府内受尽委屈,他设法进入高家,见到忙于料理家务的秋菊那憔悴的身影,家俊更是心痛,他要求秋菊离开高家,不要受制于一纸荒唐的契约,但思想传统的秋菊怎有勇气说毁约就毁约?更何况她不能弃耀宗于不顾,不能把夫人临终的请托抛在脑后。
    就在家俊和秋菊拉拉扯扯中,惠珊撞见,误以为两人有不可告人之事,更是对秋菊怀恨在心!同时,爱玩的耀宗偷了脚踏车到处玩,竟失足摔入田中,摔成重伤昏迷不醒!
    高家上上下下急成一片,没有照顾好耀宗的秋菊成了众矢之的,高老爷追问之下,才知秋菊当时竟与家俊在一起,更是气得七窍生烟,当场派人把家俊带来,三面对质,家俊承认他爱着秋菊,要带秋菊走,高老爷误以为秋菊早已和家俊有所不轨,当场让家丁将家俊打个半死,为了救家俊一命,秋菊哭着承诺,今后再也不见家俊一面。
    家俊的命保住了,秋菊却被关进了柴房,耀宗没有清醒之前不许任何人去看望秋菊,甚至连食物和水都不给她,若是耀宗就此有什么三长两短,秋菊也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耀宗昏迷不醒的这段时间,高家上下无不陷入忧愁之中,只有陆依萍和丁传贤两人,心中充满了欢喜,只要耀宗伤重而死,秋菊也不再是问题了,到时高家的一切,都将顺理成章的成为她肚内孩子的,也就等于她和丁传贤的。
    表面上,依萍挺着大肚子,尽心照顾昏迷的耀宗;暗地里,在高老爷为耀宗的伤势难过得寝食难安时,她却开心巴望着耀宗就这样一命呜呼!
    无意中,高老爷发现,被关在柴房内粒米未进的秋菊,正虔城地念颂佛经,为耀宗祈福,高老爷内心有几分感动,但是依萍冷冷地提醒他,这只是秋菊想讨好老爷的小手段,毕竟她和家俊有私,犯的是七出之罪,不能原谅。高老爷这才打消放出秋菊的念头。
    但是,没想到昏迷了几天的耀宗,竟真的清醒了!一醒来的耀宗只要秋菊,除了秋菊他谁也不要!高老爷只好把秋菊放出来,耀宗抱着秋菊不放,除了秋菊之外,没有人劝得动他喝补品汤药。见到耀宗如此依赖信任秋菊,高老爷只好不再计较秋菊与家俊的事。
    秋菊的生活恢复了平静,但家俊对秋菊依旧念念不忘,甚至在秋菊带耀宗去上学的路上堵截秋菊……[收回]

  • 第4集

    被秋菊拒绝的家俊一肚子火全都撒在了来看望她的惠珊身上,依萍趁机拉拢惠珊陷害秋菊。
    但依萍和丁传贤怎么可能眼睁睁地就让耀宗平安无事?只不过经过这次的风波,秋菊对耀宗保护得更加仔细,外人很难接近耀宗,或找机会伤害耀宗。这更加深了依萍和传贤的认定:只有先除掉秋菊,才能对付得了耀宗!
    无意中,陆依萍与丁传贤亲密相处的场面,被秋菊的好友,也是府内的婢女荷珠发现了,荷珠惊慌地逃离现场,却越想越害怕,找机会对秋菊说出自己似乎看到了...[详情]

    被秋菊拒绝的家俊一肚子火全都撒在了来看望她的惠珊身上,依萍趁机拉拢惠珊陷害秋菊。
    但依萍和丁传贤怎么可能眼睁睁地就让耀宗平安无事?只不过经过这次的风波,秋菊对耀宗保护得更加仔细,外人很难接近耀宗,或找机会伤害耀宗。这更加深了依萍和传贤的认定:只有先除掉秋菊,才能对付得了耀宗!
    无意中,陆依萍与丁传贤亲密相处的场面,被秋菊的好友,也是府内的婢女荷珠发现了,荷珠惊慌地逃离现场,却越想越害怕,找机会对秋菊说出自己似乎看到了不该看的事,不敢继续在高府中待下去,打算连夜逃走。
    秋菊对荷珠所说的事也是半信半疑,心中不安,无法阻止荷珠逃走,但秋菊望着荷珠逃亡的身影,却更有种不祥的感觉。
    离开高家的荷珠,果然次日就出了事,成为一具冷冰冰的尸体被送了回来,大家都认为荷珠是不小心动了二夫人的胎气,所以畏罪自杀。但是抚尸痛哭的秋菊,却知道不是那么回事,荷珠是被害死的!她想起荷珠告诉她所目睹的事,但是,秋菊又毫无证据,只能把满腔的悲伤隐忍下来。
    由于荷珠的死,秋菊总算认清了陆依萍的狠毒,这更坚定了她不能离开耀宗的想法。于是,秋菊主动找来惠珊,将她重新拼起的相思豆手链送给惠珊,告诉惠珊,自己心中只有耀宗,要惠珊掌握家俊,不要轻言放弃。
    秋菊的诚恳打动了惠珊,然而,当惠珊放下身段前去看望家俊时,家俊一看见手链竟在惠珊手上,家俊完全无法接受,不管惠珊如何体贴地照顾他,家俊都无动于衷,令惠珊又是气恼又是伤心。这时依萍已再度出招,她谎称秋菊的父亲生了重病,要秋菊赶快去看父亲最后一面。孝顺的秋菊不疑有它,很快地动身了。同时,依萍也派人找家俊,谎称秋菊约他在老家见面,家俊欢喜地连忙前往赴约。这时依萍再制造假线索,让人误以为秋菊私奔了!看着秋菊和家俊匆匆忙忙地赶往林家,依萍和丁传贤的奸计就要得逞了,他们一心等着好戏上演……[收回]

  • 第5集

    当秋菊与家俊在老家碰面,两人都感到莫名其妙,秋菊的父亲来福更是不解,自己并没有生病,也没有派人去叫秋菊回来。
    高老爷气呼呼地赶去秋菊的老家捉奸,本以为这回一定能抓个正着,谁知高老爷的人包围住林家时,当场抓到的人,竟是惠珊和家俊!
    而这时,在家中等候着,准备看好戏的依萍,竟见到秋菊自己回来了,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正在惊疑不定之际,只见惠珊和高老爷一起回来,而且泰然自若地揭穿线索造假,化解了高老爷的疑虑。而陆依萍和丁...[详情]

    当秋菊与家俊在老家碰面,两人都感到莫名其妙,秋菊的父亲来福更是不解,自己并没有生病,也没有派人去叫秋菊回来。
    高老爷气呼呼地赶去秋菊的老家捉奸,本以为这回一定能抓个正着,谁知高老爷的人包围住林家时,当场抓到的人,竟是惠珊和家俊!
    而这时,在家中等候着,准备看好戏的依萍,竟见到秋菊自己回来了,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正在惊疑不定之际,只见惠珊和高老爷一起回来,而且泰然自若地揭穿线索造假,化解了高老爷的疑虑。而陆依萍和丁传贤的借刀杀人再度失败,对秋菊和耀宗必欲除之而后快的心念也更坚定了。
    夜路走多碰到鬼,依萍自以为安排得天衣无缝的陷害秋菊行动,却被惠珊无意中发现,然惠珊并没有打草惊蛇,反而将计就计,让依萍与丁传贤的阴谋无法得逞,且露出狐狸尾巴。
    当惠珊将经过告诉秋菊,秋菊才恍然大悟,惠珊还告诉秋菊,为了防患丁传贤在洋行上下其手,她决定到洋行上班,以便就近监视丁传贤。
    且说高老爷从这次的事件中,也对依萍与丁传贤起了疑心,他同意让惠珊到洋行上班,管理公司帐目。
    惠珊在账本上看出了许多漏洞,丁传贤决定对惠珊下手,她派人在半路暗杀惠珊,却被家俊救下。家俊和惠珊告别,他要到省城把书念完,他清楚惠珊对他的心意,惠珊决定等到家俊忘记秋菊的那天……[收回]

娘妻精彩对白

娘妻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娘妻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娘妻的短评

(218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全部218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