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9
  • 集数:31
  • 单集片长:45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打分:6.6
写影评 写短评 收藏
播放源:

内线剧情

渡江战役前夕,宪兵团长楚立言带兵前往江边哨卡查岗,突遇黑夜人夜闯关卡。追捕中,黑衣人引爆手榴弹将自己炸得面目全非,楚立言却从他少了一根手指的手上认出此人是江南城防司令陈怀远的外联秘书宋仁。陈怀远情知是自己的机要秘书梁冬哥私下派宋仁去与对岸解放军联络起义,一面矢口否认死者是宋仁,一面下令抢回尸体,司令部和宪兵团打了起来。......[详细]

  • 剧照海报
  • 分集剧情
  • 看点解读
  • 影评短评
  • 第1集

    1949年2月3日,北平和平解放。北平新华广播电台将这一消息传向全国。
    临江市国民党宪兵团的机要秘书楚香雪正在收听着来自北平新华广播电台的新闻广播。她的叔叔是该宪兵团的团长楚立言。他们的核心任务就是监视江防城防司令陈怀远,防止他投向中共。
    而与此同时,临江城防司令陈怀远和他的夫人王玉玲也在听着同样的广播,解放军占领北平,随后开始的和平攻势让一干国民党将领如惊弓之鸟,他们对未来的前途十分悲观。解放军百万大军已经屯兵江边...[详情]

    1949年2月3日,北平和平解放。北平新华广播电台将这一消息传向全国。
    临江市国民党宪兵团的机要秘书楚香雪正在收听着来自北平新华广播电台的新闻广播。她的叔叔是该宪兵团的团长楚立言。他们的核心任务就是监视江防城防司令陈怀远,防止他投向中共。
    而与此同时,临江城防司令陈怀远和他的夫人王玉玲也在听着同样的广播,解放军占领北平,随后开始的和平攻势让一干国民党将领如惊弓之鸟,他们对未来的前途十分悲观。解放军百万大军已经屯兵江边,位于楚头吴尾的临江市就成了国民党的江防前线。保密局特务头子毛先生准备派出了自己的亲信王牌特工“七月蜂”张弛前往临江督军,防止陈怀远通共;桂系也派出了特工李曼娥悄悄潜入,防止保密局控制陈部,也不能让陈怀远投向中共,他们要让陈怀远的部队为自己做炮灰;共产党地下党也开始筹备对陈部的策反。新任临江市城防司令陈怀远一下变成了南京政府,桂系和共产党三方争夺的焦点人物。
    陈怀远接到了桂系华中剿总副总司令万荣举的电话,要求他速到武汉红楼参加军事会议。会上,万荣举慷慨陈词,坚决表示与中共对抗到底,并授予陈怀远临江城防总司令的职务。会后,万荣举又对陈怀远百般拉拢。
    楚立言得到情报,和谈之声日甚,前线官司兵纪律松懈,他晚上带着人到江防查勤。
    楚立言来到陈怀远的胞弟,炮团团长陈怀秋的关卡,发现陈怀秋正带士兵喝酒打牌,陈怀秋不把楚立言放在眼里,两人发生口角,争吵中动了枪。枪声却惊吓了离关卡只有百米之遥的一位黑衣人,黑衣人听到枪声,误以为是士兵抓他,一路狂逃,楚立言带人追赶黑衣人,陈怀秋也加入追逐,一番枪战,黑衣人被逼到江边绝境无路可逃,看着已经快要追上来的楚立言,情急之下,在一个大石下藏了东西后便拿手榴弹炸毁了自己的面容而死。楚立言不顾陈怀秋的阻挠,强行把尸体带走了。陈怀秋无奈,原来他就是来接应这个黑衣人的,但现在只得给陈怀远打电话求助,同时从石头下面找了黑衣人留下的纸包。
    陈怀远派自己的机要秘书梁冬哥去宪兵团要人。楚立言发现了尸体虽然面容已毁,但是手指却少了一根,由此判断此人正是陈怀远的外联秘书宋仁。梁冬哥拒不承认,并坚持此犯是穿越司令部的防区,要把尸体带走,双方僵持不下,动了枪。司令部作参谋姜志方不顾危险冲了出去回司令部送信。陈怀远见梁冬哥迟迟不归,知道楚立言不给面子,盛怒之下带人亲自来到了宪兵团。楚立言指出尸体是宋仁这一事实,让陈怀远很被动。紧急时刻,一个年轻女人哭着进来,自称是宋仁的太太,并说宋仁是回老家服丧,所说的一切都把楚立言的疑问合理的解释了。宋仁太太反问楚立言为什么杀了自己的丈夫,又哭又闹,楚立言无语。事情一下子峰回路转,这回轮到楚立言难堪,梁冬哥趁机带走了宋仁的尸体,楚立言虽然觉得不太对劲,但也只能眼巴巴地看着。
    当夜,混乱中,一个四十多岁丰满妖娆的女人找到宪兵团,要找楚立言,并称自己差点就是楚香雪的小婶,这让楚香雪十分恼火,但是楚立言却收留了这个女人。原来这个女人就是李曼娥,是楚立言年轻时候的恋人。第二天起来,楚立言回想起宋太太的事情越想越蹊跷,于是到司令部要求见宋太太,这才知道宋太太连夜带着尸体已经离开了。
    毛先生得知了临江的事,他找来自己的心腹张弛,派遣他到临江市负责查处共党,目的是控制住陈怀远,防止境他投向中共的白部,张弛领命,电报告知临江宪兵团自己到达的时间和接头方法。楚立言知道自己是被耍了,于是回到宪兵团准备电报向上级毛先生汇报了所有事情。没想到楚香雪已经收到了南京的电报,毛先生已经知道此事。毛先生如此之快地了解到了宋仁的死让二人惊讶,他们身边很可能有另一套监视系统。陈怀远本来也怀疑宋太太的来历,而宋太太走的又如此仓促,陈怀远知道这里的问题,于是警告梁冬哥和陈怀秋不要背着他做什么事,免得惹麻烦。梁冬哥和陈怀秋答应,但之后两人又见王玉玲,并把宋仁带来的情报交给了王玉玲,原来宋仁是他们背着陈怀远派出的,秘密与中共联络,商议起义之事,宋仁带回了联络方法,三人为宋仁的死难过不已。[收回]

  • 第2集

    宋太太和罗克文、小马在为宋仁默哀。他们就是临江市地下党,罗克文拿着宋仁用生命换回来的情报掉下了眼泪,同时他们还从情报上得知他们有还有一位叫报春鸟的同志会继续给他们敌方的情报。张弛虽有正式的任命却不直接光明正大的来上任,还要这样行事的目的是想试试临江的水深浅,看看临江市地下党的活动力。张弛一到临江市便被罗克文带着小马等人伏击,险些丧命,这让张弛很震惊,知道临江市是个龙潭虎穴。楚香雪来接头,张弛看到楚香雪很吃惊,他们原来...[详情]

    宋太太和罗克文、小马在为宋仁默哀。他们就是临江市地下党,罗克文拿着宋仁用生命换回来的情报掉下了眼泪,同时他们还从情报上得知他们有还有一位叫报春鸟的同志会继续给他们敌方的情报。张弛虽有正式的任命却不直接光明正大的来上任,还要这样行事的目的是想试试临江的水深浅,看看临江市地下党的活动力。张弛一到临江市便被罗克文带着小马等人伏击,险些丧命,这让张弛很震惊,知道临江市是个龙潭虎穴。楚香雪来接头,张弛看到楚香雪很吃惊,他们原来是师生关系,张弛喜欢楚香雪已经很久了。楚香雪也吃惊张弛带着伤,张弛谎称自己是擦枪走火。楚香雪介绍了自己离开培训班后的情况后,把张弛带回了宪兵团,并给他和他的两个手下陈胜和李虎安排了住处。
    李曼娥对张弛也格外热情,就好像是自己家里来了客人一样,这让楚立言很难堪,而楚香雪总是冷眼看着李曼娥,这些都落在张弛眼里,在听了楚立言和楚香雪对李曼娥来历的介绍后便起了警惕之心。张弛一到了宪兵团便展开工作,他发现了军中流传的“春声报”,这是由临江地下党秘密发行的报纸,定期发给城防部队的军官们。张弛命令警卫连长周祥林对全市的报馆进行了清查,但却没有找到“春声报”的源头。周祥林查到了二十六个接收春声报的军官名单,而楚香雪则认为这份名单毫无意义,张弛觉得楚香雪说的有理,于是加大追查油墨的力度。
    张弛第一个就盯上了陈怀远的警卫连长苏子童,原因是这个小子整天满嘴的亲共言论。这天梁冬哥和苏子童出来喝酒,苏子童喝醉后又是一通乱说。两人吃喝完后,梁冬哥先下去开车,叫伙计把苏子童抬到车上。结果却不见了苏子童的踪影,梁冬哥返回酒馆,发现苏子童被两个特务抓走。梁冬哥急忙叫了姜志方和几个司令部的弟兄去宪兵团要人,但是却碰上了态度强硬的张弛。[收回]

  • 第3集

    梁冬哥无功而返,只得报告给陈怀远。正碰上刚刚被万荣举和国防部釜底抽薪,调走了心腹部队的陈怀远有火没处撒。于是本来就对国防部有意见的陈怀远亲自来找张弛。双方见面,梁冬哥见到了被打得体无完肤的苏子童。张弛审问没有任何结果,只逼得苏子童胡说八道,陈怀远很不高兴。张弛只能把苏子童送回司令部,但是却有了新的收获,他们在苏子童的床铺下发现了共党的《春声报》。
    张弛得意洋洋的拿着报纸来见陈怀远,陈怀远不以为然,认为这更说明苏子童不...[详情]

    梁冬哥无功而返,只得报告给陈怀远。正碰上刚刚被万荣举和国防部釜底抽薪,调走了心腹部队的陈怀远有火没处撒。于是本来就对国防部有意见的陈怀远亲自来找张弛。双方见面,梁冬哥见到了被打得体无完肤的苏子童。张弛审问没有任何结果,只逼得苏子童胡说八道,陈怀远很不高兴。张弛只能把苏子童送回司令部,但是却有了新的收获,他们在苏子童的床铺下发现了共党的《春声报》。
    张弛得意洋洋的拿着报纸来见陈怀远,陈怀远不以为然,认为这更说明苏子童不是共党。张弛同意他的说法,但是同时更严肃地提醒陈怀远要小心,并亮出了自己奉国防部二厅郭厅长命令,担任陈怀远部的监督组组长,陈怀远只得表示欢迎。张弛发现民生报的仓库看门人刘二熊有倒卖油墨的嫌疑,于是抓了刘二熊。张弛拿着报纸召开宪兵团大会,提出追察报纸源头的行动。任务分派之后,霎时弄得临江市的报馆行业是鸡飞狗跳,邮局也被翻了个底朝天。
    张弛不但抓了刘二熊,并下令宪兵团只能进不能出以防走漏消息,不少无辜的人也被关了起来,就连在宪兵团对面开杂货铺的叶老爹也被关了进来。同时张弛的封门做法让李曼娥也很恼火。[收回]

  • 第4集

    陈怀远对于张弛的到来和国防部对待自己的态度很不满,认定自己这样任人宰割是因为没兵没权,于是决定纠集地方武装力量成立一个新军团。这样不管决定以后是投靠谁才能有本钱。特勤连周连长对张弛的命令积极执行。楚香雪看着嗤之以鼻,挖苦周祥林是势利眼,现在不把叔叔楚立言当团长了,就只认张弛,当心到时候得罪了陈怀远死都不知道怎么死,周祥林嘴上反唇相讥,心里发憷。
    梁冬哥得知邮局被抄后马上通知了王玉玲,并建议王玉玲派陈怀远的私人幕僚张而...[详情]

    陈怀远对于张弛的到来和国防部对待自己的态度很不满,认定自己这样任人宰割是因为没兵没权,于是决定纠集地方武装力量成立一个新军团。这样不管决定以后是投靠谁才能有本钱。特勤连周连长对张弛的命令积极执行。楚香雪看着嗤之以鼻,挖苦周祥林是势利眼,现在不把叔叔楚立言当团长了,就只认张弛,当心到时候得罪了陈怀远死都不知道怎么死,周祥林嘴上反唇相讥,心里发憷。
    梁冬哥得知邮局被抄后马上通知了王玉玲,并建议王玉玲派陈怀远的私人幕僚张而已马上过江与共军联络。刘二熊被毒打,但是咬定自己只卖油墨,但是并不认识买油墨的人。张弛派陈胜和李文去报社仓库蹲点,凡是来买油墨的,来一个抓一个。同时更加强调除了执行任务出去的,没他的命令其他人不得出宪兵团大门。李曼娥偏偏在这个时候闹着要出去,又是吵又是贿赂的,结果被张弛撞了个正着,楚立言很难堪,楚香雪出面这才把李曼娥带回家去。楚香雪警告李曼娥不要乱来,免得惹麻烦。
    晚上,楚香雪跟楚立言商量,提醒楚立言小心所有的功劳都变成张弛的。并提出自己跟着周祥林去执行任务,也能沾点功劳的边,楚立言同意。原来楚香雪就是报春鸟,她想利用这次行动借机将情报送出。楚香雪出现在周祥林的巡逻队伍里,周祥林很不高兴,但也没办法。路上两个人不停的拌嘴,周祥林生气下令队伍全速前进,楚香雪到云霓绸缎庄就跟不上了,停下来休息。这个绸缎庄正是李曼娥常常光顾的店,但其实这里是地下党的交通站,小马和罗克文在这里的掩饰身份就是裁缝。楚香雪想到绸缎庄门前坐坐,周祥林却派了小特务陪她,楚香雪只能继续往前走。刘二熊的表弟刘奇叶受一个锁匠之托来买油墨,被陈胜和李文抓了正着。在往回押送的时候碰上了周祥林和楚香雪,楚香雪知道自己来晚了一步很是懊恼。刘奇叶被严刑拷打,只说是个锁匠找上门的,其他什么都不知道,张弛下令天亮后去刘奇叶家蹲守,晚上定能收网。楚香雪不太赞同张弛的做法,没有证据就抓人还拷打,她想要阻拦张弛再大肆抓捕,滥用刑罚,但是张弛坚持要拷打,宁错杀不放过。
    早上宪兵团解封,李曼娥高兴找楚香雪要给她做旗袍,楚香雪将情报放到了自己的旗袍里,假意让李曼娥去做。李曼娥把旗袍送到了云霓绸缎庄,小马发现在楚香雪的旗袍右肩里面有情报,情报上说的是刘奇叶被捕,张弛蹲点的事情。罗克文忙让小马去找锁匠蒋玉龙。但是为时已晚,就在刘奇叶家门口,小马赶到时蒋玉龙被抓,小马跟特务们展开枪战,无奈敌我悬殊,小马只能眼睁睁看着蒋玉龙被抓走。[收回]

  • 第5集

    蒋玉龙被带回宪兵团,张弛知道蒋玉龙不好对付,于是先来软的,想要重金收买蒋玉龙。蒋玉龙不但拒绝,还没等张弛给自己用刑就弄断了自己的两只手腕,并且咬舌自尽了。楚香雪正好看到这一幕,吓哭了,张弛安慰她,怕把她吓坏了。这时叶老爹吵得厉害,张弛并不知道这个叶老爹是陈怀远夫人的舅公,因为蒋玉龙的死他是白忙了一场,气急败坏的张弛拿叶老爹撒气,还对叶老爹动了刑,结果又惹了陈怀远一次,楚立言紧着给陈怀远陪不是。住进医院的叶老爹伤还没好...[详情]

    蒋玉龙被带回宪兵团,张弛知道蒋玉龙不好对付,于是先来软的,想要重金收买蒋玉龙。蒋玉龙不但拒绝,还没等张弛给自己用刑就弄断了自己的两只手腕,并且咬舌自尽了。楚香雪正好看到这一幕,吓哭了,张弛安慰她,怕把她吓坏了。这时叶老爹吵得厉害,张弛并不知道这个叶老爹是陈怀远夫人的舅公,因为蒋玉龙的死他是白忙了一场,气急败坏的张弛拿叶老爹撒气,还对叶老爹动了刑,结果又惹了陈怀远一次,楚立言紧着给陈怀远陪不是。住进医院的叶老爹伤还没好利索就吵着回自己的铺子,并且是又放炮又打鼓的,闹的宪兵团的特务们都来看热闹,张弛生气也拿他没办法。
    楚香雪来看叶老爹,看到李曼娥拿来些稀罕货让叶老爹代卖。楚香雪看见有些奇货在叶老爹这样的小铺是卖不掉的,楚香雪隐约有些怀疑。王玉玲也来看舅公,碰上了李曼娥,李曼娥一顿坦诚的自我介绍,还热情地送了王玉玲很多东西,王玉玲推托不过只好收下,李曼娥就这么着又攀上了王玉玲。小马和罗克文得到了报春鸟的新情报,知道蒋玉龙的牺牲。罗克文看着蒋玉龙最后排好的《春声报》的版面,上面还有军官集会的消息。罗克文决定再艰难再危险也要把这期的报纸发出去。但是邮寄这条路是断了的,姜志方建议由自己带回司令部直接发放,虽然这样会暴露地下党就在司令部内,但是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姜志方端着包袱回到司令部,回到自己的屋子,差点被梁冬哥撞破,好容易才把梁冬哥打发走。梁冬哥觉得他的行为古怪,但也没多想。
    第二天司令部的军官们又收到了《春声报》,大家都很惊慌,忙着处理掉。梁冬哥断定是内部人发的报纸,自然想到了姜志方,但是姜志方否认,梁冬哥也不好多说什么。特务们劫走了司令部的垃圾车,送回了宪兵团。张弛在里面发现了新的《春声报》也明白了司令部内部有共党这一事实。张弛对报纸仔细的研究了一番,发现一条军官聚会的消息很蹊跷,马上猜到这是地下党给军官们发出的集会信息。张弛得意,不顾楚立言和楚香雪的反对,要楚立言准备好在周日下午去聚缘舞厅把所有参加集会的军官都当场抓捕。[收回]

内线剧照海报(10个)

内线剧照(10个)

内线精彩对白

内线幕后花絮

  2009年3月6日,由著名导演尤小刚监制的新戏,反映解放战争中生死搏杀的电视剧《内线》,在位于顺义区赵全营镇的“京都中心”古代皇城外景拍摄基地开机。

  《内线》以建国初期的反间谍斗争为视角,故事惊险悬疑,从三方角逐猎杀开始,扑朔迷离,双方步步均在千钧一发之际,一场杀人游戏的典型格局,谁是谁?谁是他?他是谁?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一次次生死较量中锄奸反奸的机关算尽,双方不论是谁,走错一步就人头落地;一段被隐藏的爱情,是敌是友真假难分,外部是铁血较量,内心是激情燃烧,内线、策反、捕杀、起义……从而歌颂了那些为国家安全事业默默奉献的无名英雄。

  今年以来反映解放战争中生死搏杀的电视剧色彩纷呈,在此其中如何黑马跃出另辟蹊径,《内线》可见一斑,强烈推进的浓烈氛围和外部动作,与杀机重重的惊现悬疑相映成辉,就谍战而言,《内线》可以说无所不用其极,从三方角逐猎杀开始,扑朔迷离,双方步步均在千钧一发之际,一场杀人游戏的典型格局,谁是谁?谁是他?他是谁?螳螂捕蚁黄雀在后,一次次生死较量中锄奸反奸的机关算尽,双方不论是谁,走错一步就人头落地,一段被隐藏的爱情,是敌是友真假难分,外部是铁血较量,内心是激情燃烧,内线、策反、捕杀、起义,2009年3月6日开拍,可以说出奇招、胜出局,志在必得。

  该剧讲述了解放军部队为解放全中国准备渡过长江之际,蒋介石依靠长江天险妄图划江而治,渡江战役一触即发。临江,这座号称楚头吴尾的古城,一夜之间成为我军渡江作战的战略要地重要隘口,成为国民党蒋系、桂系和解放军三方势力争夺的焦点。面对着对岸陈兵百万气势如虹的解放军,面对着国民党内部的党派争斗,临江城防司令陈怀远——这个国民党军中的彪悍战将,背后涌出无数暗影,一时间,内线密布,谍影幢幢。

  《内线》在集合了惊险、悬疑、动作、爱情等一切商业要素的基础上,首次尝试引用热门心理测验——“杀人游戏”的典型格局来推动剧情内各方势力错综复杂的内心争斗。不同身份的人在《内线》中隐藏着各自的真实身份,旨在借他人之力绞杀对手。尤小刚说,《内线》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这是一场攻心战,一场杀人游戏的典型格局,秘密战线,步步是险,走错一步即将人头落地。

内线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内线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内线的短评

(1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全部1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