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11
  • 集数:31
  • 单集片长:45分钟
  • 首播平台:北京卫视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打分:6.6
写影评 写短评 收藏

成家立业剧情

故事开始在80年代的小渔村……善良勤劳的退休职工赵淑兰丈夫早逝,她带着三个儿子住在已被充公的祖辈遗留下来的小洋楼里艰辛生活。三兄弟自由自在地成长,他们手足情深但性格迥异:大哥许志海为人忠厚,办事认真;老二许志洋是位理想主义者,喜欢绘画,受父亲影响立志做一位伟大的艺术家;而三弟许志江是一位桀骜不驯,狂放不羁的人......[详细]

  • 分集剧情
  • 看点解读
  • 影评短评
  • 第1集

      老街区的尽头一条苍桑石板路将视线引向一座欧洲风格的二层砖木结构老式洋楼,从洋楼圆拱形大门以及结构和造型上,依稀可以看到它昔日的辉煌。母亲赵淑兰带着三个儿子许志海、许志洋、许志江住在洋楼的二层。许家的斜对门住着邻居杨震和妻子郑佳珍及女儿杨小钰。许家的顶梁柱许青山死在文革时期,之后持家重任就落在了赵淑兰一个人身上。一日放学后,许志江又跟几个同学在巷口打架。许志江趴在地上被一个强壮的男生骑在身上,另一个男孩站在许志江面...[详情]

      老街区的尽头一条苍桑石板路将视线引向一座欧洲风格的二层砖木结构老式洋楼,从洋楼圆拱形大门以及结构和造型上,依稀可以看到它昔日的辉煌。母亲赵淑兰带着三个儿子许志海、许志洋、许志江住在洋楼的二层。许家的斜对门住着邻居杨震和妻子郑佳珍及女儿杨小钰。许家的顶梁柱许青山死在文革时期,之后持家重任就落在了赵淑兰一个人身上。一日放学后,许志江又跟几个同学在巷口打架。许志江趴在地上被一个强壮的男生骑在身上,另一个男孩站在许志江面前叉着腰得意的嘲笑许志江是阶级敌人。赵淑兰和春玲急忙边喊边拼命的向这边跑来。两个男生看到赵淑兰,吓得仓皇而逃。许志江爬起来,气愤的抹了下嘴角的血,他怕母亲着急,硬挺着装得满不在乎。这时,身穿蓝色运动服的许志洋骑自行车载着杨小钰拐进巷口。被突然急刹车晃了一下的杨晓钰摔了个趔趄,下意识地叫出了声。经她这么一喊,本来看不见的也看见了。知道犯了错的她手足无措,怯生生地看向许志洋。听到声音,赵淑兰和许志江都看向杨小钰,又同时转过来看着许志洋。许志洋急忙走过去,想找话题岔开刚刚的一幕,却总是被许志江又把话题兜回来,真是又好气又好笑。许志洋和许志江跟在赵淑兰身后,三个人向小巷深处走去。楼道中浓烟滚滚,糊味呛得人直咳嗽,杨晓钰急忙帮许家端下早已烧干的蒸锅,却被父亲杨震看到。许志海下班回家,上楼撞见这一幕,急忙跑来接过杨小钰手里烧干的锅。杨震拽起杨小钰就往家走,还愤怒的训斥了杨小钰一番,明显是说给许志海听的。许志海有些气愤,但他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也没说什么。焦灼的烟雾弥漫在楼道里,仿佛杨许两家纠缠不清的恩怨,久久不能散去。相互置气的杨小钰和杨震对坐在桌边,父女俩互相谁都不理谁。母亲郑佳珍来打圆场,没好气的杨震将郑佳珍和杨小钰一起骂了一顿,正说到气头上,杨小钰抓上书包起身冲出家门。杨震忽然泄了气,一屁股坐到椅子上。郑佳珍想起文革那几年的闹事,伤心得落下泪来。许家,赵淑兰和三兄弟围坐在桌边,赵淑兰脸色铁青一言不发。半晌她若有所思缓缓提起三兄弟父亲的死。赵淑兰强忍住泪水,她是一个坚强的家庭妇女,在风浪面前从不低头,这些年忍辱负重,含辛茹苦拉扯几个孩子长大,风霜侵蚀了她原本清秀的容貌,但却动摇不了她铁一般的心。三个兄弟都低下头,他们都想起了离去的父亲,心如刀绞。在赵淑兰的心中杨震是害死许青山的罪魁祸首。想到那个丧尽天良的杨震,赵淑兰盯着许志洋。许志洋不敢正视母亲犀利的目光,他低着头,局促不安。赵淑兰接着嘱托许志洋一定要完成父亲的遗愿,不要鬼迷了心窍,是非不分的跟杨震的女儿在一起。听到杨家吵架的许志洋担心的偷偷去学校找杨晓钰。两人斜躺在操场的看台上,杨小钰很想知道许志洋父亲的死到底和自己的父亲有什么关系,许志洋回避话题,他实在不愿意提起杨震,那样只会让他感觉和杨小钰之间多了一层隔阂,一层无法逾越的障碍。各怀心事的两人沉默的靠在一起,看着天上的星星,都不说话。机械厂高大宽阔的厂房里,一套套大型设备不停地运转着。工友刘红艳一直暗恋着许志海。中午食堂开饭,刘红艳主动把自己的饭票和排骨都塞给没钱买菜的许志海。同在一个工厂,曾与刘红艳交往过的王军对此看不顺眼,故意将许志海的饭盒掀翻,两人纠打到一起,食堂顿时乱作一团。小巷路口的夜灯下许志江、春玲、刘伟正在谋划为许志江挨揍的事报仇。他们找到二蛋子撑腰。小树林里,两个打人的男孩见到二蛋子手里明晃晃的尖刀,早已吓得魂不守体……刘红艳在邮局堵到故意躲避自己的许志海,并对其表白。藏在远处角落里的王军紧盯着两人,脸色铁青。怀恨在心的王军用石头砸碎了许家客厅的玻璃,石头上裹着一张纸,写到:离她远点!赵淑兰批评老三许志江,以为又是他在外惹事生非,许志海在旁边默不做声。第二天,许志海到库房去找王军算账。胡搅蛮缠的王军不但不承认砸玻璃,还与许志海厮打起来。工人们七手八脚把许志海拉出了库房。经这么一闹,厂里风言风语开始流传。心不在焉的许志海重新开动机床,木然地把铁板一块一块放进机床。突然,一声惨叫传来,只见许志海的一只手臂被卡在铁板和机器之间,他面色惨白,痛苦万分。许志海被医护人员和工人们抬出车间,救护车呼啸而去。[收回]

  • 第2集

      赵淑兰坐在客厅的椅子上,眼睛哭得又红又肿。许青云来看她,并留了一些钱让赵淑兰给受伤的侄子许志海多增加点营养。 许志海手臂打着石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呆呆地望着窗外。刘红艳来看许志海,眼泪扑扑簌簌落下来,很是担心他落下残废。 小树林中,二蛋子威胁许志江应为帮他报仇成功付些酬劳。又害怕又不知所措的许志江靠在树上,哭得满脸是泪。二蛋子终于放了狠话,不拿钱也行,不过要许志江交出曾一直装在许父兜里的金色老怀表。许志江胆...[详情]

      赵淑兰坐在客厅的椅子上,眼睛哭得又红又肿。许青云来看她,并留了一些钱让赵淑兰给受伤的侄子许志海多增加点营养。 许志海手臂打着石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呆呆地望着窗外。刘红艳来看许志海,眼泪扑扑簌簌落下来,很是担心他落下残废。 小树林中,二蛋子威胁许志江应为帮他报仇成功付些酬劳。又害怕又不知所措的许志江靠在树上,哭得满脸是泪。二蛋子终于放了狠话,不拿钱也行,不过要许志江交出曾一直装在许父兜里的金色老怀表。许志江胆战心惊答应回家找找试试。刘红艳听信工友小青的劝告赶到医生办公室询问许志海的病情。如果真会落残废,刘红艳不想再为许志海多费心思。医生告知按照他目前的情况来看,医院会尽力而为,家属都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刘红艳听罢傻了眼。从办公室出来,刘红艳忧心忡忡地站在医院的走廊里,正遇上从洗手间回来的许志海。许志海深情的看着刘红艳,他没想到刘红艳在关键时刻这么关心自己。刘红艳却不敢迎接许志海的目光。放学后,许志洋连拉带推把杨小钰弄进屋,刚要去亲杨小钰,许志江慌慌张张的跑回家。许志江讹到五毛钱作为看到二哥和杨小钰在家的封口费。趁母亲不在,许志江翻箱倒柜的到处找老怀表,却没什么收获。二蛋子催的紧,许志江不得不再继续翻找,终于在装父亲文稿的老皮箱中发现一个用丝布裹着的小盒子,金色的怀表安静的躺在盒中,旁边还有一颗蚕豆大小的椭圆形石料。许志江舍不得把怀表给二蛋子,谎称那块小石头是宝石拿给二蛋子蒙混过关。一日,许志洋背着画夹骑着自行车往家走,远远地将杨小钰的自行车推到洋楼与筒子楼的夹道里,这一幕被路过的杨震和拎着菜进楼的赵淑兰看见。杨震对杨小钰,赵淑兰对许志洋又开始了一场永不停歇的家史家仇教育。许志洋意气风发地从美院考场走出来,杨小钰推着车,从后面跟上去,看着许志洋的背影,想了想,还是骑车走了。刘红艳自作主张来到许家看望休养中的许志海。赵淑兰看着这个漂亮、懂事的姑娘真是喜欢的不得了,倒是许志海有些不领风情的自讨没趣。这边杨震掂量着要给杨小钰介绍对象,那边赵淑兰疏通关系准备送三弟许志江去当兵。两家老人为儿女操碎了心。许志江不愿去当兵,以绝食抗议母亲。自从刘红艳去过许家后,许志海就忧心忡忡。一日工厂下班后,刘红艳借求许志海帮忙为由,把他带到自己家。刘红艳使了个鬼心眼,假装肚子疼,并一把拉住许志海的手按在自己的肚子上。木瓜许志海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已经被刘红艳压在身下。许志海承受不住刘红艳的激情,紧紧地与她抱在了一起。[收回]

  • 第3集

      为了不让父母看到,一起回家的杨小钰和许志洋走到楼下遍前后岔开时间上楼。刚走到楼梯口的杨小钰看到杨震出来,故意大喊一声“爸”,把杨震吓一跳。听到叫声,许志洋立马躲起来。杨震走出小楼,四下看了看,走了。许志洋见杨震走远,这才进了楼,却没想还是被老谋深算的杨震看到。二蛋子蹬着一辆装满服装和小商品的三轮车经过中学门口,正遇到刚考完试的许志江和刘伟。二蛋子把许志江带到自己家看刚从广州背回来的洋货,还送给他一只香港产的蛤蟆太...[详情]

      为了不让父母看到,一起回家的杨小钰和许志洋走到楼下遍前后岔开时间上楼。刚走到楼梯口的杨小钰看到杨震出来,故意大喊一声“爸”,把杨震吓一跳。听到叫声,许志洋立马躲起来。杨震走出小楼,四下看了看,走了。许志洋见杨震走远,这才进了楼,却没想还是被老谋深算的杨震看到。二蛋子蹬着一辆装满服装和小商品的三轮车经过中学门口,正遇到刚考完试的许志江和刘伟。二蛋子把许志江带到自己家看刚从广州背回来的洋货,还送给他一只香港产的蛤蟆太阳眼镜,并告诉许志江许家的那块小石头子儿卖了好几百块钱,许志江十分惊讶。在二蛋子的怂恿下,许志江决定趁假期一起跟二蛋子学做生意。回到家,许志江试探着跟母亲说想退学去做生意。吃惊的赵淑兰眼泪不自觉的涌出。在赵淑兰的心里,教育三个儿子走正路完成学业是许青山交待的遗愿,不管家里有多困难,她必须完成。黄昏的护城河凄美。刘红艳趴在河边哭得很伤心,苦苦哀求许志海别不要她。许志海面无表情,他介意刘红艳与王军在一起的过去。杨小钰和许志洋的恋爱一直都是杨震心头大病,喝醉的杨振到赵淑兰家闹事,把酒瓶摔了许家门前一地。次日,大哥到美院找许志洋,想叮嘱他不要再与杨小钰来往,不料杨小钰正和许志洋一起参加美院的舞会。许志海警告杨小钰不许再勾引许志洋,许家都快让她给弄垮了!杨震借口一家出来玩,把杨小钰带到了文化馆舞厅,同时约了孙大龙来见杨晓钰。郑佳珍不满地看着杨震,却没多说什么。一群人随着音乐兴致勃勃地转着圈,孙大龙和杨小钰也在其中。孙大龙的舞步很娴熟,动作很潇洒,杨小钰很快进入状态。二人随着音乐,配合地很默契,周围的人纷纷投来羡慕的眼光。孙大龙更加得意了,舞步越发地激情,人们将他俩围绕在中间,掌声频频响起。杨震满意得拽郑佳珍先离开。舞会散后,孙大龙骑车送杨小钰回家,被来找杨小钰的许志洋看到,堵了一肚子气的许志洋转身头也不回地消失在夜色里。刘红艳拎着东西到许家帮赵淑兰干活,颇有讨好老人的意思。刘红艳忙着做饭,赵淑兰打着下手。聪明的刘红艳有意说到结婚,想听赵淑兰的意见。许志洋、许志江、赵淑兰和刘红艳正围坐在桌前吃饭,第一次见到二弟、三弟的刘红艳不断的给兄弟俩夹菜,好像很熟的样子,一家人有说有笑。刚进门的许志海被眼前的意外吓愣了,他简直不敢相信这真的是刘红艳,站在那里的他不知如何是好。孙大龙又约杨小钰到文化馆舞厅跳舞。看着杨小钰优美的身段,孙大龙越发地来了兴致。杨小钰也被孙大龙的舞技所感染,无拘无束,尽展风姿。喝了一些酒的杨小钰坐在孙大龙的自行车后架上,双手抱着孙大龙的腰,两人在夜色中渐行渐远。[收回]

  • 第4集

      夜晚的繁星烁烁,楼群亮起温馨的灯火。街心花园里许志海在埋怨刘红艳的不请自来。刘红艳的这种先从母亲和许家兄弟开刀的做法让许志海及其厌恶。许志海发泄着心中的火气,刘红艳蹲在地上失声痛哭,哭得很伤心,很痛心,又很凄婉。 正要赶回学校的许志洋,偏巧又在小楼门前撞到了舞会后一起回来的孙大龙和杨小钰。许志洋从他们俩中间穿过去,回头看看杨小钰和旁边的孙大龙,哼了一声走了。春玲的妈妈拿着一套许志江送给春玲的帽子围巾,火急火燎的...[详情]

      夜晚的繁星烁烁,楼群亮起温馨的灯火。街心花园里许志海在埋怨刘红艳的不请自来。刘红艳的这种先从母亲和许家兄弟开刀的做法让许志海及其厌恶。许志海发泄着心中的火气,刘红艳蹲在地上失声痛哭,哭得很伤心,很痛心,又很凄婉。 正要赶回学校的许志洋,偏巧又在小楼门前撞到了舞会后一起回来的孙大龙和杨小钰。许志洋从他们俩中间穿过去,回头看看杨小钰和旁边的孙大龙,哼了一声走了。春玲的妈妈拿着一套许志江送给春玲的帽子围巾,火急火燎的跑到许家向赵淑兰告状,还告诉赵淑兰许志江已经好多天没有去学校了。原来,当初就是春玲妈热心的帮许志江办去当兵,想让春玲远离许志江。赵淑兰听着张大妈没完没了的唠叨,心中的火气一个劲地往上撞。美院每年都会组织学生外出写生,今年要去南方三个月,费用少说也得三百,许志洋很想去,但他知道这几乎是许家一个月的生活费。许家只靠大哥一人上班养家,还要供两个弟弟上学。矛盾的许志洋心烦意乱,没有心情画画。午后的阳光洒在公园的湖面上,泛起阵阵波澜。许志洋每年都不会忘记杨晓钰的生日。他双手捧着一张手绘的生日贺卡,彩色的天空下两只可爱的小狗相拥在一起,一行草书如行云流水:钰,爱你,直到地老天荒,祝生日快乐!许志洋坐在杨小钰的对面,眼神深情而专注。俩人许下承诺相爱到永远。杨家,一桌丰盛的菜肴,中间放着一只生日蛋糕。杨震早已把孙大龙请来一起为女儿过生日,杨震一厢情愿想就此将孙大龙和杨小钰间的那层窗户纸捅破。近日来,许家和杨家都听到了风声,政府出了新政策,允许把文革时充公的老宅子收回。赵淑兰动了心,想早日赶走碍眼的杨震。同时,杨震也在为自己找后路,这就打上了孙大龙的主意。孙大龙的爸爸是恢复原职的局长,家里有两套房子,如果杨小钰嫁给了孙大龙,杨震一家也不愁没房子住了。经过上次刘红艳到许家收买人心,许志海更加抵触刘红艳,经常没有好脸给她看。无精打采的刘红艳病急乱投医,不但让王军在厂里散步许志海不尊重女同志的谣言,还听取小青的主意告诉许志海“怀孕”的消息。许志洋背着画夹从学校回家,在胡同口与刚从杨小钰家出来的孙大龙擦身而过。二人都停下车来,回头看着对方。孙大龙挑衅的让许志洋退出两个人争夺杨小钰的战争。一直以来老沈都很关心赵淑兰一家老小的生活,这日,老沈找赵淑兰想介绍她到街道手套厂去工作,也能给许家多增加些收入。由于许志江无故旷课,平时表现很差,所以学校决定将许志江开除学籍。从教导主任口中听到这个消息的赵淑兰犹如晴天霹雳。没想到的是,母亲并没有打骂老三,想通了的赵淑兰告诉许志江不管走哪条路,它怎么着也得是正路,要做生意就去大胆的做吧,当初父亲走的时候天都要塌下来了,可现在也挺过来了,没什么大不了的,有妈在,天就塌不了。本来很害怕的许志江听母亲这样说,忍不住抽泣起来。赵淑兰为了帮老二筹写生的路费,硬着头皮找小叔子许青云借钱。钱没借成,反倒被弟妹戳破许家传家宝老天珠的事。赵淑兰明确表示许青山临终时留下话,那颗老天珠是许家祖上用命保下来的,决不能松手。 许志海受伤复原后如步青云,提升为车间主任。他担心刘红艳的肚子越来越大,便跟母亲商量想尽早结婚。家里的窘迫实在为难住了赵淑兰,处处都需要用钱,母亲和兄弟三人商量想卖掉天珠,为家里渡过暂时的难关。那颗天珠是许家祖上随皇上进藏时,救了活佛一命,一位活佛送的“天神的宝物”,有上千年的历史,是天珠中最珍貴的一种,非常罕见,是许家的传家宝。兄弟三人听罢面面相觑,许志江心里咯噔一下,知道这下闯大祸了。赵淑兰不但没有解决了两兄弟的困难,反而连天珠都失踪了,一个急火上来病倒了。许志江风风火火地闯进二蛋子家,疯了一样的要找回天珠。二蛋子连踹带骂,只见许志江抄起一把菜刀直奔二蛋子走来……[收回]

  • 第5集

      许志洋和同学王富生用被单将美院宿舍的门窗遮得严严实实,显影液中泡着一张张大小不一的照片,照片是翻拍的人体世界名画。意大利乔尔乔内的《沉睡的维纳斯》,安格尔的《大宫女》《爱情之泉》等。王富生并不缺钱,只求许志洋抽空帮自己改改画就行,这次帮许志洋联系活,想让他挣到路费一起去写生。许志洋现在的绘画功力已经可以与大四的学生相媲美,这次全国美术大赛参展作品中只有许志洋一个新生作品。王富生把定金的一百元拍在许志洋面前,许志洋...[详情]

      许志洋和同学王富生用被单将美院宿舍的门窗遮得严严实实,显影液中泡着一张张大小不一的照片,照片是翻拍的人体世界名画。意大利乔尔乔内的《沉睡的维纳斯》,安格尔的《大宫女》《爱情之泉》等。王富生并不缺钱,只求许志洋抽空帮自己改改画就行,这次帮许志洋联系活,想让他挣到路费一起去写生。许志洋现在的绘画功力已经可以与大四的学生相媲美,这次全国美术大赛参展作品中只有许志洋一个新生作品。王富生把定金的一百元拍在许志洋面前,许志洋激动的接过钱,欣喜万分。赵淑兰越想越不明白,为什么偷天珠的贼不拿金怀表,偏偏只偷走了一颗小石头儿呢。她怀疑可能就是三个儿子其中一人拿走的天珠。赵淑兰一筹莫展,既不能报案也不想冤枉孩子。走投无路的赵淑兰默默的进了血站……二蛋子带着许志江去找古玩张退回天珠,可天珠被转手卖给了倒羊皮的蒙古人那日松。两人又找到那日松的住处想抢走天珠,却被几个蒙古大汗捉住拖回仓库。那日松听了许志江的解释,虽不追究抢天珠的事,但是想拿回天珠必须用六百块钱来赎,其他都免谈。孙大龙一直积极的为杨震联系包工队的土建工程,借此经常去杨震家吃饭。在杨家孙大龙发现了一张夹在杨小钰书中的照片,正是许志洋翻拍的《瓦尔松的浴女》世界名画。嫉妒心驱使下,孙大龙不但悄悄拿走这张照片,还与一些黄色照片混在一起,写好举报信直接递到了大连市公安局……因卖血后身体虚弱的赵淑兰还没走到家就昏倒在巷口,被正要回家的杨小钰遇到。将赵淑兰送到医院后,杨小钰急忙跑到美院找许志洋,却得知他被带去警察局了。在警局保卫科,有贩卖黄色照片的人作证明,许志洋百口莫辩。得知母亲住院,许志洋随便衣警察来到病房看望母亲。赵淑兰微微睁开双眼,从被子里抽出手,将一卷人民币递给许志洋,并嘱咐他踏踏实实去写生,把画画好。许志洋热泪盈眶。孙大龙主动来安慰杨小钰,并告诉她自己可以为许志洋托人走关系,说不定求个情什么的就给放了。杨小钰似乎感到了孙大龙的真诚,感激的看着他,孙大龙心中若有所思。经过那日松的那场生死劫,二蛋子觉得许志江特别讲义气,所以把自己所有的存货都卖了,帮许志江凑够了赎回天珠的钱。可得了便宜卖乖的那日松又要涨价加钱。二蛋子从手腕上摘下一只香港货的电子表,那日松头一次见到会唱歌的电子表,觉着得了宝贝,高兴的从兜里掏出天珠,扔给许志江。[收回]

成家立业精彩对白

成家立业幕后花絮

  朱雨辰“成家立业”颠覆形象

  由宋春丽、郝平、辛柏青、朱雨辰等实力派演员主演的亲情戏《成家立业》正在上海电视剧频道热播,该剧围绕母亲赵淑兰独自抚养三个性格迥异的儿子的故事展开,通过三个兄弟的成长历程折射出改革开放后30年的发展变化和家庭爱恨情仇的转变。全剧大打亲情牌之余,还将视线锁定亲情与爱情间的冲突、遗产纠纷、老人赡养等现实话题。凭 《奋斗》、《我的青春谁做主》等剧人气大升的男星朱雨辰在 《成家立业》中彻底颠覆形象,他饰演的许家小儿子许志江不但对爱情飘忽不定,对待兄弟更是冷漠无情。朱雨辰表示:“许志江是一个很有争议的角色,复杂多变的人物性格也是对自己演技的考验。”

成家立业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成家立业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