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巢看看

我看过的

新少林寺Shao Lin2011

剧情介绍

    20世纪20年代:时局动荡,天下大乱,华夏大地无有一片宁静之所,时群雄并起,军阀混战。军阀少帅侯杰纵横捭阖,骄横跋扈,视平民如草芥,却难逃自身劫数。正所谓城头变换大王旗,侯杰转眼间辉煌不在,副官曹蛮伺机上位、妻子颜夕离去、女儿身亡,种种打击令这个昔日的乱世修罗万念俱灰。落魄至少林寺期间,侯杰先后结识悟道、净能、净海和净空等僧众,其间认识了久居少林厨房、对梵学领悟甚高的煮饭僧悟道(成龙饰)终于启发侯杰参透禅理,并与少林寺3位少僧净能,并慢慢领悟了宿世的罪障因果,遂放下贪嗔痴慢疑之心,诚心向佛。大彻大悟后出家为僧,并带领僧人,对付出卖自己的曹蛮及其手下索降图,誓死保护战火中的灾民及少林寺。
      曹蛮看到侯杰几次舍命相救,看到少林寺僧人为了保护疾苦的人民而不惜性命,终于大彻大悟,悔过自新……

影片评价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少林寺》,对太多那个时代的人来说,是一个难忘的影像记忆。那部由张鑫炎执导的影片,让不到20岁的李连杰(在线看影视作品)家喻户晓,并红到现在。同时也掀起了全民功夫热,这种功夫热,不仅带动了中国功夫电影的狂潮,更重要的是,也引发了不少少不更事之人前往少林寺学艺,做着打遍天下无敌手的青春梦。这里要说的是,中国只有两部电影,真正具备电影后产品的特色,一部是《庐山恋》,另一部则是影响更为巨大和深远的《少林寺》。少林寺的所在地,中岳嵩山一跃成为旅游盛地。香港著名动作导演陈木胜的新作《新少林寺》显然不是简单的旧瓶装新酒,不仅有少林寺的大主持担当制片,整个影片的所指,还是在宣扬少林寺所特有的文化符号。

  假如说旧版的《少林寺》是无心插柳柳成荫,成就了少林寺的旅游事业。而《新少林寺》则成了一个庞大的、具笼罩性和渗透感的植入广告。在由刘德华(在线看影视作品)、谢霆锋、成龙等招牌明星出演的这部动作巨制里,少林寺不仅成了避难所,也成了心灵重生的救赎场。少林寺俨然成了一座拯救生命乃至灵魂的圣地。富有意味的是,少林寺作为佛家宝刹,在前后这两部以“少林寺”为命名的影片里,都在慈航普渡和与世无争之间语焉不详。佛家所言,所跃出光尘的出世感,都被影片为商业利益所服务的入世情怀所扭结,而变得儿戏化和过场化。

  陈木胜这个对爆破与飞车极有心得的香港动作导演,在这部动作戏里,最具光彩的也就是将以前的机动车变成了马车,来了一场火花四溅的极速体验。除此,皆乏善可陈兼司空见惯。而陈木胜自《新警察故事》起,不知从何而来,披上了道德家的外衣。这使他的这部新作同样充斥了“所谓寓教于乐”的无趣和苍白。单说影片的核心叙述,刘德华扮演的侯杰从一个杀人如麻的军阀如何皈依至佛门,就交待得仓促潦草。这个对结拜兄弟都不肯放过的军阀,在突遭巨变,失去女儿之时,最直接的理应就是复仇和夺位,但影片极其粗暴地过渡到他的万念俱灰,并很快剃发明志。还不如李连杰在旧版《少林寺》里烫戒疤时,还心系放歌山野的牧羊女更真实可信,更具人性的空间。此叙事核心的崩塌,使得整部影片信马由缰,毫无章法。

  港人大概是从《叶问》系列的民族情结里尝到了甜头,《新少林寺》把少林寺浩劫的元凶,又归至外来者。让刘德华与谢霆锋的兄弟情,颇为滑稽地上升到民族仇、家国恨的层面上来。而少林寺的一干众僧,更是一遇危险,首先想到的是“让老百姓先走”。这一点,在《赤壁(上)》中已有了不高明的表现。不难看出,香港电影在文化诉求上,还是不能把住内地观众的脉。一正襟危坐起来,就仿佛要带领我们坐上时空穿梭机,回到另一个时代。《新少林寺》就是这样一部新意缺缺,腐气沉沉的电影,也暴露出香港电影人北望神州后,水土不服的诸种症状。

幕后

  还原少林武学

  此次影片得到了少林寺的官方授权,剧组为求真实,斥资两千万、耗时四个月打造了一座全新的“少林寺”。为了完美重现“天下武宗”的少林功夫,刘德华特别花费三个月苦练少林拳法,另外成龙、吴京、谢霆锋、熊欣欣等功夫高手保驾护航更有真正的少林武僧参演,让影片的动作场面备受期待。《新少林寺》的武打动作将是实战风格,打的是正宗的少林拳法,更有少林武僧向演员亲身传授少林功夫,影片力求做到原汁原味还原少林武学。

  重建少林寺

   影片中出现的少林寺并非闻名天下的河南嵩山少林寺,而是剧组耗资两千万、花费两个月时间打造出的新“少林寺”。因为剧情需要,最后有“火烧少林”的情节,奚仲文说,拍这场戏的时候,许多参与搭建场景的工人都哭了,自己也有不舍之情,“但我认为还是很值得。”

  奚仲文曾担任过《倩女幽魂》、《甜蜜蜜》、《如果·爱》、《满城尽带黄金甲》、《孔子》、《画皮》、《保持通话》等多部影片的美术指导,并曾获奥斯卡提名奖。为了“向世人展示一个真实全面的少林寺”,导演陈木胜特意找来奚仲文担任《新少林寺》美术总监。奚仲文说:“我们都是完美主义者,这是我们最看重和信任彼此的地方。”

  奚仲文查阅了大量关于少林寺的资料。2009年6月,他带领制作团队,展开寻找适合影片拍摄的“寻寺之旅”,先后考察走访了河南、浙江等地30多处古庙,但并未找到理想中的寺庙。奚仲文说:“本来嵩山少林寺是最好的拍摄地点,但那里的香火太旺,游人太多,每天参观或者参拜的人络绎不绝,如果封寺拍摄电影,显然很不方便。另外,寺内部分庙院是遭火焚后重建,这就少了些我们想要的古朴感。”最终,经过与陈木胜导演商量,他们决定在浙江省永康市的方岩风景区搭建一座新“少林寺”,满足影片拍摄需要。

  奚仲文表示,新搭建这一处少林寺实景,确实“是给自己找了一件苦差事”。当年10月份,他带领美术组与置景组,与包括铁工、木工、泥水、搭景、铺石和油漆工等在内的150多名工人一起,开始大兴土木、日夜赶工,其间还多次遇到大雨,甚至遇到寒冷的雪天,非常辛苦。两个月后,终于搭建出一座气势恢宏的“新少林寺”,而其高度与阔度比嵩山少林寺还要超出三分之一。

  新搭建起的这座少林寺,依照嵩山少林寺原貌,由山门、天王殿、大雄宝殿三个主要殿堂构成。大雄宝殿是影片多场重头戏的拍摄场地,奚仲文在这里也最费心力。殿内一座高9.9米、重近10吨的大佛,置景组先用泥复模,再用纤维造型,接着用铁架固定位置,最后贴上金铂,才算大功告成。奚仲文说:“单是为了雕塑出一个慈祥的佛像容貌,也花了我们好多天时间。”

  而寺内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奚仲文也要求尽最大努力仿真置景。例如,大雄宝殿前的两棵大树,树身就由浙江天目山上珍贵的柳杉树倒模复制而来;树叶则用松枝制成,再由工人慢慢贴合到树身上。就连寺内所铺的地砖,据说也是从古屋里拆下来的。奚仲文感叹:“我拍了这么多年电影,说真的,像这次搭建这么好的外景,也是第一次见到。很多人来看,都说不像新盖起来的。”

  奚仲文说,原本剧组和当地都希望把“新少林寺”保留下来,当做一个景点供游人参观,但考虑到剧情需要,导演陈木胜还是坚持要“火烧少林寺”。结果,一把大火,最终烧掉了七成的面积。“拍火烧这场戏的时候,很多当时参加修建的工人都哭了,我也很感动。”奚仲文说,“虽然有些心痛,看到拍摄效果,感觉一切都还很值得,也希望大家可以在电影里看到我们的诚意。”

  关于翻拍

  1982年,一部由李连杰主演的《少林寺》大获成功,李连杰因此一炮而红,连少林寺也因此成为众多影视作品的热门题材,许多后来者都前仆后继地将有关少林寺的故事搬上银幕。《新少林寺》是继1982年的那部经典后,首部正式获得当今少林寺方丈释永信官方授权拍摄的电影,而方丈释永信还担任了影片顾问一职。

  此番执导电影《新少林寺》,导演陈木胜明确表态我们不是翻拍,“我们要在这部关于少林寺的电影中带出新的元素,少林寺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地方,也因而有很多故事可以值得讲述。靠着少林寺本身丰富的历史及数据,我们决定不会重拍1982李连杰那套经典的《少林寺》,相反我们将《新少林寺》的故事设定在1920年代的中国这样一个充满着战争的年代。”

  导演阐述

  我相信世上有很多人,都和我一样被当年《少林寺》这部电影所迷倒。这部1982年的经典之作,让我们看到不一样的中国武术电影,不论是演员、导演及动作也叫我的眼光完全打开了!别忘记当时国内的电影业仍未开放,这样的一套电影在当时是非常前卫及有创意的作品。

  当年《少林寺》的成功,令到后来者相继地去仿效拍摄相关少林寺的题材,但其实原来所有都是未经少林寺所授权的,直至在2009年英皇电影正式获得当今少林寺主持释永信方丈作出官方授权拍摄继1982「少林寺」后首套的电影。而当英皇电影给了我这个机会,对我来说这绝对是一个不能抗拒、吸引至极的邀请和挑战!我接受了,就这样《新少林寺》便开始孕育了。

  少林寺是拥有一千五百年历史文化之地,当中少林武术更被列入世界艺术文物遗产保护之一,从历史角度少林寺确实有很多宝贵的故事值得讲述的,可是要在《新少林寺》的电影中带出「新」的元素以及新的视觉效果,我决定从创作的角度出发,把过去曾经拍摄过少林寺的电影或电视的故事都放弃了,设定在1920年代的中国……一个充满着战乱及新、旧思想交错的年代。

  当然,武术在《新少林寺》是不可缺少的重要元素,但少林武术最高境界是《禅武》,以《武》修《禅》是过去电影里从未描写过的,这次我把这个主题放在《新少林寺》作为重点讯息,在电影里不论好人,坏人都要了解自己个人对生命的尊重,当然少林寺的侠仪精神是不能缺少的元素。面对冷热兵器交替时代,练武之人又如何面对,正义对抗邪恶能坚持多久,人性的丑陋,佛法如何慈航,仁慈和宽恕等等,都要在创作上多费心思。

  在筹备《新少林寺》的过程中,我们盖建了一座比例一样的少林寺庙,花费已是二千万元人民币之多,不论外在型态或寺内的砖瓦、梁柱都仿造真正在河南省登封市的少林寺,为的是戏内所有打斗及动作都更能随意发挥及破坏以致场面达到更震撼的效果,尤其最后火烧少林寺,这场戏便花上了我们全组人整整四个月去筹备及一个月时间拍摄。

  近年天灾频生,我为那些去帮助救济灾民的所有有心人而感动,就像在《新少林寺》戏中,那些少林僧人为战争中的难民给了避难之所,也愿意为他们而牺牲自己性命,对这班无英雄,献上我最高的致敬!

  感谢大家!

  关于被删减的戏份

  

  在香港电影导演陈木胜即将上映的最新动作影片《新少林寺》中,余少群颠覆了以往文弱小生的银幕形象,出演了一位文武双全的少林僧人。在戏中余少群饰演的僧人净海在蒙面救助灾民时获得了白冰饰演的卖唱姑娘的喜爱。但当白冰来到少林寺寻找心中人时,却因缘际会的错将救命恩人误认为了吴京饰演的大师兄净能。余少群与白冰的感情线已经被剪掉。导演陈木胜日承认,因为要考虑到少林寺的形象和影迷的接受程度。

  对于余少群与白冰的感情对手戏,陈木胜介绍了自己最初的想法:“其实我想借白冰误认吴京为余少群表达一种人心难测的意味。这是我从少林寺的佛家书籍中领悟到的。”并坦言余少群的角色表达了少许僧人的心态,尤其是十七八岁的少年僧人们。“当他们十七八岁时要经过考验,要大师认同具备救世、出家的思想才有资格出家。”戏中点到为止的借余少群的角色表达了少年僧人的遐想,“遐想是涟漪,但涟漪过后是平淡的水。”

  而对于感情戏被剪,余少群则很大度,表示只要电影的效果好自己当然支持导演的选择。

  导演陈木胜则解释说:“其实不只是涉及感情的部分被剪掉,我们这部戏拍完之后大概剪出4个小时内容。都很重要也很好看,但是我不可能一部电影放4个小时。最后没办法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我们需要做一个选择。我们有拍很多打戏,刘德华跟吴京、余少群、熊欣欣、释延能每个人都打过,打得真的很漂亮、很过瘾。但是最后太长了,我们只能减掉。最后不要说感情戏,打得很漂亮的动作戏我都剪掉1个多小时。是有很多遗憾,但是这样把最精华的、最好看的场面留下来给观众看,稍微差一点点的就留给我自己纪念吧。”

花絮

  道缘由释永信器重成都娃

  傅华阳的父亲是成都人,母亲是重庆人,他在华阳出生。傅华阳从上海戏剧学院导演系毕业后,被分配到上海电影制片厂,之后辞职投身电视广告业。2002年,傅华阳应邀执导电视剧《警戒线》重返影视圈。2004年完成电影处女作《桃花灿烂》,获第16届哥本哈根国际电影节“安徒生荣誉奖”,去年他还执导过范冰冰主演的《精舞门》。昨晚,傅华阳接受了记者的电话采访,他透露,这次之所以担任《新少林寺》的制片,主要因为自己成功 邀请了刘德华、成龙两大主演,而且他又师从少林寺方丈释永信大师。据了解,释永信一直都很信任这个学导演出身的嫡传弟子,不仅任命他担任少林寺文化传播(登封)有限公司总经理,而且还让他担任少林寺文化中心主任。释永信这次投资上亿元的电影《新少林寺》,便全权让他负责。

  讲幕后华仔顶替李连杰出演

  很多人特别好奇,此前圈内名气并不太大的傅华阳是如何请到刘德华、成龙两大巨星的?原来这得感谢他曾经的广告人经历。上世纪90年代,他曾担任过不少大品牌广告的制作人,很多大腕都是他广告镜头前的主角。傅华阳说:“我过去拍周润发、刘德华、任达华等明星的广告,我的创意很新,加上四川人做事厚道,感动了他们,大家就成了很好的朋友,所以我才请得动刘德华、成龙。”据他介绍,刘德华为演好《新少林寺》中军阀的儿子,提前3个月苦练少林功夫。1982年,由导演张鑫炎执导的《少林寺》捧红了一代功夫皇帝李连杰,而影片本身也成为华语影坛的一个经典。为什么不请李连杰做《新少林寺》的主演?他向记者交底:“最早,我请的就是李连杰,我们双方谈了三天,但他片约太多,档期实在忙不过来。” 此外,傅华阳还证实了范冰冰取代周迅扮演女一号的传闻,她与男一号谢霆锋在片中演对手戏。今天上午的开机仪式上,少林寺的方丈释永信将打开山门,迎接刘德华、成龙、谢霆锋、范冰冰、白冰一行到来。

  说想法不是翻拍压力也大

  刘德华顶替李连杰入住《新少林寺》傅华阳介绍说,《新少林寺》故事取材明朝的真实故事,当时中国沿海一带海盗猖獗,影片围绕少林武僧与海盗之间一系列的殊死搏杀展开。“我们不是翻拍。故事情节、时代背景和人物设置都完全不同。《新少林寺》的故事发生在混乱年代,我们主要表现英雄人物在乱世中救国救民的故事,并找出1500年来少林寺僧人练武的动力。” 傅华阳坦言,不否认当年的《少林寺》给《新少林寺》创作带来的压力,那一部太经典了,几乎每个人都记得,“所以这次我要做新的概念,压力和挑战很大。”据了解,该片邀请陈木胜任导演,由《新警察故事》编剧袁锦鳞操刀剧本,片中将有众多少林寺武僧参演,并将进入少林寺内取景。影片中不仅有鹰爪功、童子功、少林棍法等经典功夫,还会有很多少林寺从未曝光过的功夫首次亮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