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10
  • 集数:24
  • 单集片长:45分钟
  • 又名:黑色婚姻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打分:6.6
写影评 写短评 收藏
播放源:

阿喜剧情

本片讲述了一个智障孩子坎坷而感人的人生故事:智力低于正常人的男孩阿喜流浪到一个陌生的小镇,与拉三轮车的哑巴老头相遇。这个老头性格古怪孤僻,脾气暴躁,没有人愿意和他接近。镇中的人叫他“老苦瓜”。 其实“老苦瓜”有着一段不为人知的往事。二十多年前,“老苦瓜”是镇上吹洞箫的乐师,有一妻一子的幸福......[详细]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七岁的阿喜是个智障小孩,从小没有父亲,和母亲阿萍在云南老家相依为命,虽然生活简朴,但母子二人过得非常快乐。
    在一次被同村孩子戏弄的过程中,阿喜得到一个叫阿杰的小孩的帮助,自此阿喜交上了人生中第一个朋友。母亲得知阿喜被欺侮的事后,教育阿喜要独立,但阿喜仍然害怕一个人生活,希望母亲永远在自己身边。萍姨明白儿子终有一天会长大,自己不能永远留在他身边,她决定想尽方法教阿喜独立生活。
    在上海,一名运货商人在运送一批工艺品途中碰...[详情]

    七岁的阿喜是个智障小孩,从小没有父亲,和母亲阿萍在云南老家相依为命,虽然生活简朴,但母子二人过得非常快乐。
    在一次被同村孩子戏弄的过程中,阿喜得到一个叫阿杰的小孩的帮助,自此阿喜交上了人生中第一个朋友。母亲得知阿喜被欺侮的事后,教育阿喜要独立,但阿喜仍然害怕一个人生活,希望母亲永远在自己身边。萍姨明白儿子终有一天会长大,自己不能永远留在他身边,她决定想尽方法教阿喜独立生活。
    在上海,一名运货商人在运送一批工艺品途中碰到困难,一个五十来岁、外号“老苦瓜”的哑巴男人仗义地帮助了他。运货商人送了一件手工艺品给老苦瓜表示感谢,而这份工艺品恰好就是阿喜的母亲萍姨亲手制作的,它也暗示着阿喜和老苦瓜在未来的某种缘分……
    十六年后,阿喜长大成人,但其智商仍只有小孩水平,他跟着二十出头的好友阿杰干活挣钱。一天,阿杰决定跟同乡去城市打工,阿喜为即将失去朋友感到难过。分别那天,阿喜还未赶上见阿杰最后一面,就不幸被人贩子绑架,开始了他充满传奇的人生。[收回]

  • 第2集

    阿喜受人贩子威胁,不得不穿州过省到不同地方行乞。他从没有故定的居所,吃不饱、穿不暖,但他天生乐观,并始终相信自己有天能再见到母亲。
    萍姨到公安机关报案,得知最近有人贩子拐走小孩的个案。她担心阿喜落在坏人手上,更不想坐以待毙。终于她收拾好行李,决定到不同省市边打工边寻找儿子。
    同一时空,老苦瓜已在上海附近的小城宜兴住了很长时间。在邻居眼中,老苦瓜是个性格孤僻的三轮车夫,再加上是哑巴的缘故,更加让人难以接近。独处的时候,...[详情]

    阿喜受人贩子威胁,不得不穿州过省到不同地方行乞。他从没有故定的居所,吃不饱、穿不暖,但他天生乐观,并始终相信自己有天能再见到母亲。
    萍姨到公安机关报案,得知最近有人贩子拐走小孩的个案。她担心阿喜落在坏人手上,更不想坐以待毙。终于她收拾好行李,决定到不同省市边打工边寻找儿子。
    同一时空,老苦瓜已在上海附近的小城宜兴住了很长时间。在邻居眼中,老苦瓜是个性格孤僻的三轮车夫,再加上是哑巴的缘故,更加让人难以接近。独处的时候,他时常拿出一堆从没寄出的家书及一张旧照片发呆,原来老苦瓜也曾是有妻子和儿子的,但是什么原因让他成为了一个形影相吊的人,谜底只有他自己知道。
    阿喜在某地的火车站附近行乞,无意中捡到一张到上海的火车票。原本他只想把车票交给列车乘务员,怎知阿喜的口齿不清把乘务员弄得晕头转向,乘务员误以为他是来检票的,匆匆地推其上了火车。人贩子发现阿喜上了车,立即追赶,而阿喜也突然意识到自己有了逃脱的机会,努力躲避。
    终于火车开动,阿喜逃出了人贩子的魔掌。一番误打误撞后,阿喜流落到宜兴。此时,老苦瓜刚巧又拉人到火车站,二人短暂相遇后,又失之交臂。[收回]

  • 第3集

    阿喜来到一个陌生的小城,继续以行乞求生,含糊不清的乡音和乞丐的打扮使得他和周围的沟通完全断绝。
    老苦瓜原来还是一所特殊教育学校(教育智障儿童)的义工,他时常把自己亲手种的花草送到学校。看着小孩子们在这里学习、游戏,老苦瓜心里很高兴。老苦瓜在回家途中,见到一个貌似乞丐的人睡在一角,而此人正是阿喜。老苦瓜悄悄地把一个大饼和一点钱放在他身边,然后离去。阿喜醒来,不知是哪个好心人对自己的施舍,心头一阵温暖。
    阿喜继续行乞,他...[详情]

    阿喜来到一个陌生的小城,继续以行乞求生,含糊不清的乡音和乞丐的打扮使得他和周围的沟通完全断绝。
    老苦瓜原来还是一所特殊教育学校(教育智障儿童)的义工,他时常把自己亲手种的花草送到学校。看着小孩子们在这里学习、游戏,老苦瓜心里很高兴。老苦瓜在回家途中,见到一个貌似乞丐的人睡在一角,而此人正是阿喜。老苦瓜悄悄地把一个大饼和一点钱放在他身边,然后离去。阿喜醒来,不知是哪个好心人对自己的施舍,心头一阵温暖。
    阿喜继续行乞,他无意中尾随老苦瓜到了老苦瓜家中的小花园。老苦瓜发现有个傻子偷偷进了自己的花园,怕他破坏花草,便要将他赶走。但阿喜坚持不走。一个傻子一个哑巴,两人沟通不了,彼此心中都很焦急。最后老苦瓜还是强行把阿喜赶出了大门。
    阿喜就在老苦瓜门口“驻守”起来,几天过去了仍没有离开的意思。老苦瓜终还是口硬心软,将阿喜带回家。一番洗漱后,一个整洁的阿喜出现在老苦瓜面前。[收回]

  • 第4集

    老苦瓜用手势来沟通,尝试询问阿喜的背境。阿喜一提到母亲便哭了,他说他很想妈妈,却不知家在哪。老苦瓜猜出阿喜是被拐出来的,心生怜悯决定收留阿喜。从此,二人开始生活在一起,老苦瓜的家里也传出了很久没有的笑声。
    小镇上,有一家小酒吧,天天有一位特别歌手来演唱,他便是盲人歌手志忠。志忠是老苦瓜的邻居。他跟老苦瓜约好,每天老苦瓜要来接他下班回家。这天老苦瓜带着阿喜前来接志忠回家,发现志忠身边多了一个女孩。她的名字叫阿岚,是特殊...[详情]

    老苦瓜用手势来沟通,尝试询问阿喜的背境。阿喜一提到母亲便哭了,他说他很想妈妈,却不知家在哪。老苦瓜猜出阿喜是被拐出来的,心生怜悯决定收留阿喜。从此,二人开始生活在一起,老苦瓜的家里也传出了很久没有的笑声。
    小镇上,有一家小酒吧,天天有一位特别歌手来演唱,他便是盲人歌手志忠。志忠是老苦瓜的邻居。他跟老苦瓜约好,每天老苦瓜要来接他下班回家。这天老苦瓜带着阿喜前来接志忠回家,发现志忠身边多了一个女孩。她的名字叫阿岚,是特殊教育学校新来的老师。阿岚很喜欢阿喜,阿喜也觉得阿岚如母亲一样亲切,对她很有好感。阿岚叫老苦瓜下次来学校当义工时,带阿喜一同来玩,阿喜十分欣喜。
    阿岚原来是音乐学院的优秀毕业生,在母亲关系下,她本可以被安排去更理想的单位工作,但她却申请来到了这所学校。
    一天,阿岚开小车带上几个学生去郊外游玩。突然天色转变,大雨落下。在回学校的路上,为闪避山上滚下的大石,小车撞向了大树,车上所有人都一阵晕眩。更不妙的是,其中一个学生不幸落入了小溪中。千钧一发之际,突然有一个身影潜入水中救人……[收回]

  • 第5集

    下水救人的英雄原来是阿喜,他用力把车推回安全地方,阿岚等人终于脱险。此时,一路人小牛路过,见阿喜是智障儿,心生邪念。他把阿喜赶走,并声称自己才是救人英雄。
    老苦瓜担心阿喜,四处寻找。路上老苦瓜见到阿喜全身湿透,一身泥浆,便责骂阿喜以后不许出外乱跑。阿喜本想解释原因,但不懂表达。阿喜心中郁闷,突然发脾气把老苦瓜为他准备晚餐推倒,这夜二人没有说话。
    第二天,老苦瓜工作时,听到市镇内很多人在谈论小牛下水救人的英雄事迹,公安...[详情]

    下水救人的英雄原来是阿喜,他用力把车推回安全地方,阿岚等人终于脱险。此时,一路人小牛路过,见阿喜是智障儿,心生邪念。他把阿喜赶走,并声称自己才是救人英雄。
    老苦瓜担心阿喜,四处寻找。路上老苦瓜见到阿喜全身湿透,一身泥浆,便责骂阿喜以后不许出外乱跑。阿喜本想解释原因,但不懂表达。阿喜心中郁闷,突然发脾气把老苦瓜为他准备晚餐推倒,这夜二人没有说话。
    第二天,老苦瓜工作时,听到市镇内很多人在谈论小牛下水救人的英雄事迹,公安和乡亲决定奖赏小牛。老苦瓜联想到阿喜的言行,恍然明白了事情的真相,知道自己误会了阿喜。
    在老苦瓜和阿喜的帮助下,阿岚才没有因郊游事件被学校开除,阿岚很是感激,从此他们三人的关系更近了。
    一名记者田靖的出现,让整个救人事件的真相大白有了转机。来自上海的摄影师田靖本是专门前往宜兴来拍摄这所特殊学校学生们的生活,碰巧了解到这次事件。田靖相信阿喜才是真正的英雄,他鼓励阿喜在众记者和朋友们面前说出事情的经过。关键时刻阿喜却否认自己救过人,让众人很是吃惊。[收回]

阿喜精彩对白

阿喜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阿喜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阿喜的短评

(4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全部4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