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10
  • 集数:40
  • 单集片长:45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天地民心剧情

清嘉庆年间,17岁的祁隽藻才华横溢。在经历了突如其来的家难之后,他开始思考如何为人,如何为读书人这一严峻的问题。通过跟随张观藜,年轻的祁隽藻树立起“以民为本”、“致君尧舜”、“使民小康”的人生信念,重回“科考”,最终金榜题名。 在清王朝走向末路的时候,祁隽藻亲手处决了视为骨肉的&ldqu......[详细]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嘉庆二十二年,大清朝灾民遍地,国势日衰。紫禁城内,一刺客假扮太监,刺杀嘉庆皇帝。御前侍卫统领穆彰阿拼死护驾,不惜受伤擒住刺客。
    祁韵士的家中,迎来了回京述职的好友冯叔阳,二人均为官清廉,刚正不阿。冯叔阳的儿子冯怀义,与祁韵士的儿子祁隽藻从小一起长大,情同手足。二人外出打猎,与女扮男装的穆彰阿之妹库仑真发生冲突,库仑真对隽藻一见倾心。 穆彰阿救驾有功,获得封赏。穆为攀附权贵,请求皇四子诺敏尽快与库仑真完婚,诺敏一再推...[详情]

    嘉庆二十二年,大清朝灾民遍地,国势日衰。紫禁城内,一刺客假扮太监,刺杀嘉庆皇帝。御前侍卫统领穆彰阿拼死护驾,不惜受伤擒住刺客。
    祁韵士的家中,迎来了回京述职的好友冯叔阳,二人均为官清廉,刚正不阿。冯叔阳的儿子冯怀义,与祁韵士的儿子祁隽藻从小一起长大,情同手足。二人外出打猎,与女扮男装的穆彰阿之妹库仑真发生冲突,库仑真对隽藻一见倾心。 穆彰阿救驾有功,获得封赏。穆为攀附权贵,请求皇四子诺敏尽快与库仑真完婚,诺敏一再推托。
    衢州知府曹寿阶被暴动的灾民杀害,其女曹玉儿携带官印逃至京城的姑父祁韵士家。嘉庆帝闻知,意欲重整朝纲。冯叔阳上朝陈辞,直言不讳,得罪权贵,却受到嘉庆赏识。冯叔阳进军机处的呼声日涨,大臣琦善到穆彰阿府上点明要害。[收回]

  • 第2集

    穆彰阿怕冯叔阳挡了自己晋升之路,便与自家的包衣奴才、现任御前侍卫保胜合谋,明知要有歹人行刺而任其为之,以图制敌立功,平步青云。果然在众臣歌功颂德之际,一伙刺客杀进宫中,穆彰阿早有防备,将刺客拿下。
    库仑真虽为女子,却只好弓马,仍女扮男装,以赔礼为名,邀祁隽藻、冯怀义二人喝酒。隽藻在行酒令时才学尽显。三人效法桃园三结义,拜为兄弟。
    祁韵士从主管造币的宝泉局监督任上交接完毕,账目清楚。穆彰阿却示意新任监督阿伦查库,竟...[详情]

    穆彰阿怕冯叔阳挡了自己晋升之路,便与自家的包衣奴才、现任御前侍卫保胜合谋,明知要有歹人行刺而任其为之,以图制敌立功,平步青云。果然在众臣歌功颂德之际,一伙刺客杀进宫中,穆彰阿早有防备,将刺客拿下。
    库仑真虽为女子,却只好弓马,仍女扮男装,以赔礼为名,邀祁隽藻、冯怀义二人喝酒。隽藻在行酒令时才学尽显。三人效法桃园三结义,拜为兄弟。
    祁韵士从主管造币的宝泉局监督任上交接完毕,账目清楚。穆彰阿却示意新任监督阿伦查库,竟查出亏铜七十万斤,实为祁韵士前任所为。
    保胜严刑拷打被捉拿的刺客,逼其做伪证,连同前一次的刺杀案一并栽赃给冯叔阳。[收回]

  • 第3集

    嘉庆帝大怒,下旨抄拿冯叔阳全家。曹玉儿情急之下,谎称冯元白是祁家之子,救下冯叔阳尚在襁褓之中的幼子元白。冯怀义恰好与隽藻外出买书,也逃过此劫。祁韵士深知好友蒙冤,在众臣上朝之际,手持状纸托大忠臣王鼎为冯家伸冤。穆彰阿抢在王鼎之前接过状纸,却暗中毁损。
    朝会上,嘉庆闻知宝泉局亏铜巨大,龙颜震怒,下旨彻查。祁韵士事发,被押入天牢,在隽藻的提醒下,始知自己不谙官场事故,为前几任宝泉局监督所构陷,便将实情禀告给主审此案的王...[详情]

    嘉庆帝大怒,下旨抄拿冯叔阳全家。曹玉儿情急之下,谎称冯元白是祁家之子,救下冯叔阳尚在襁褓之中的幼子元白。冯怀义恰好与隽藻外出买书,也逃过此劫。祁韵士深知好友蒙冤,在众臣上朝之际,手持状纸托大忠臣王鼎为冯家伸冤。穆彰阿抢在王鼎之前接过状纸,却暗中毁损。
    朝会上,嘉庆闻知宝泉局亏铜巨大,龙颜震怒,下旨彻查。祁韵士事发,被押入天牢,在隽藻的提醒下,始知自己不谙官场事故,为前几任宝泉局监督所构陷,便将实情禀告给主审此案的王鼎。王鼎忧心祁韵士难免遭受牵连,恐将人头不保。
    祁隽藻进天牢探望父亲和冯叔阳,冯叔阳自知性命难保,将元白托孤给隽藻。[收回]

  • 第4集

    嘉庆下旨将冯叔阳满门抄斩。冯怀义只身劫法场,被隽藻和库仑真及时劝阻,三人目睹冯叔阳全家被斩,怀义立誓为父报仇。
    库仑真对保胜软硬兼施,保胜只得答应护送库仑真出城打猎。怀义身为钦犯,男扮女装,以库仑真丫鬟的身份混出城外,从此浪迹天涯。保胜发觉,但为时已晚。
    祁韵士被抄家,但清官家徒四壁,官兵一无所获。嘉庆帝下旨将历任宝泉局监督关入天牢,内有重臣朋党、皇亲国戚,顿时朝野大乱。穆彰阿运筹帷幄,心生一石三鸟之计。
    隽藻...[详情]

    嘉庆下旨将冯叔阳满门抄斩。冯怀义只身劫法场,被隽藻和库仑真及时劝阻,三人目睹冯叔阳全家被斩,怀义立誓为父报仇。
    库仑真对保胜软硬兼施,保胜只得答应护送库仑真出城打猎。怀义身为钦犯,男扮女装,以库仑真丫鬟的身份混出城外,从此浪迹天涯。保胜发觉,但为时已晚。
    祁韵士被抄家,但清官家徒四壁,官兵一无所获。嘉庆帝下旨将历任宝泉局监督关入天牢,内有重臣朋党、皇亲国戚,顿时朝野大乱。穆彰阿运筹帷幄,心生一石三鸟之计。
    隽藻在嘉庆祭天途中拦驾喊冤,被关入天牢。祁韵士在狱中已抱必死决心,悲歌慷慨,将平生遗愿交代给隽藻。隽藻却觉朝廷黑暗、世情昏昧,不愿苟活于世。库仑真用放走冯怀义之事要挟保胜,得以进入天牢探望隽藻,她得知隽藻决心随父赴难,深夜去求哥哥穆彰阿搭救祁家。[收回]

  • 第5集

    曹玉儿为报祁家收留之恩,跪在午门外喊冤,却无人理会,险遭官兵驱逐。穆彰阿接过玉儿状纸,以此为名上奏皇上。言语中看似只保祁韵士之命,却以此使皇上无法杀掉其他贪官,让众位当朝权贵、皇亲国戚对其感恩戴德。
    祁韵士闻得将自己遣戍新疆的旨意,拒不接旨,求王鼎再请皇上下旨杀了自己,以便诸杀真正贪官,王鼎晓之以大义,说服祁韵士接旨。祁韵士次日起程,交代夫人刘氏带全家回山西寿阳老家。隽藻要随父前往新疆,被母亲刘氏劝阻。
    隽藻给库...[详情]

    曹玉儿为报祁家收留之恩,跪在午门外喊冤,却无人理会,险遭官兵驱逐。穆彰阿接过玉儿状纸,以此为名上奏皇上。言语中看似只保祁韵士之命,却以此使皇上无法杀掉其他贪官,让众位当朝权贵、皇亲国戚对其感恩戴德。
    祁韵士闻得将自己遣戍新疆的旨意,拒不接旨,求王鼎再请皇上下旨杀了自己,以便诸杀真正贪官,王鼎晓之以大义,说服祁韵士接旨。祁韵士次日起程,交代夫人刘氏带全家回山西寿阳老家。隽藻要随父前往新疆,被母亲刘氏劝阻。
    隽藻给库仑真留下书信,随家人踏上返晋之路。库仑真驱马追至京郊,向隽藻表明女儿身和爱意,隽藻亦惊喜交加。库仑真不畏艰苦,愿随隽藻回乡务农。不料却被保胜带来的官兵劫回。[收回]

天地民心精彩对白

天地民心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天地民心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天地民心的短评

(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