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户标签:法国电影欧洲战场网载资源七分犹太剧情让·雷诺战争法国二战历史电影
  • 分级:

    Sweden:15|France:U|Norway:11|South Korea:15|Switzerland:12

  • 官方网站:http://larafle.gaumont.fr/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 基本信息
  • 看点解读
  • 影评短评

巴黎血色围城剧情

1942年,约瑟夫11岁。这个六坦月的清晨,签他本该上学去,一颗黄色的星星缝在他的胸膛上…… 他得到邻居旧货商的鼓励和一个面包师傅的嘲讽。 在善意和轻蔑之间,约瑟夫、他的犹太小伙伴和他的家人在被占领区巴黎学习生活。在蒙马特高地,他们找到了庇护。 让他们没有料到的是,到1942年7月16日这天早上,他们脆弱的幸福也失去了......[详细]

巴黎血色围城精彩对白

巴黎血色围城幕后花絮

 

【接拍前的惶惑】

 

 

  导演罗丝琳·伯胥坦言,将冬季自行车场围捕事件拍成电影的想法来自电影制片人伊兰·古德曼:“多年以来,伊兰经常跟我提到这次围捕,它一直萦绕在她心头。至于我,对这个事件的唯一印象是一张自行车场前一辆辆空巴士的照片,它让我非常震惊。我不是犹太人,但我们有很多共同点,尤其是——我们都有孩子!那些受到双重教育的儿童将成为被迫害者。我想,他们的存在让得以我从一个截然不同的角度思考第二次世界大战和种族大屠杀。大屠杀使二战成为一次不同于以往的战争。在这次残酷的例外中,最突出的莫过于人类有史以来第一次向孩子发起攻击,秉着将他们全部灭绝的目标。这在人类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事实上,这是促使我拍这部电影的一个原因——从孩子的视角去拍。但长期以来我一直觉得完成这样一部电影是不可能的。”
  “首先,我自问自己是否具备那样的道德力量。我做过记者,我知道如何潜入一个主题,然后它会如何搅乱你的睡眠和生活。我能够想象。一旦着手开始,许多问题就会接踵而来:比如,如何解释这样一种野蛮为何会同高度文明的种族联系在一起?如何指导那些孩子们演戏,他们之中最主要的角色只有五岁?如何直面地拍电影,不垂下眼帘,不回避那些‘难以忍受’的景象?如何找到幸存者,在被围捕的一万三千人中只有25人重回法国,更不要提那4051名孩子?如何展现暴力,不遮掩,但绝不过奖……如何向法国的“正义者”——那些帮助过犹太孩子的法国人——致以公正,却不过分渲染我为了凸显法国人的善心而着意刻画的情感。”
  “最终,是真诚让我决心去做这件事,我的真诚、演员和团队的真诚,他们同我一同分享了这次人性历险。”
  此外的一个考虑是,“我不是犹太人,但我有着和他们相似的经历。我的父亲因为支持加泰罗尼亚无政府主义而遭软禁,先是在法国的集中营里,后来他逃跑了,就像片中的孩子约瑟夫一样,但是在二十岁!我们家对于‘迫害’这回事相当熟悉……我对于大屠杀有广义上的共鸣。四年前的一天,我告诉伊兰:‘我想拍这部片子,但只有在我找到了幸存者以后,因为我想讲述的是生命而不是死亡。我想为明天讲故事,而不是过去。”
   “‘不了解历史的人就会重复历史。’我们在教小孩要听话的同时,也要教他在必要的时候违抗命令。当命令本身不道德时,你就要对它说不。影片中,我让梅拉妮饰演的阿奈德·莫诺说:‘起来造反,别听他们的!’也许正如历史学家所说:如果所有的法国人团结起来拒绝这次围捕,它可能就不会发生。”

 

 

【真实从何而来】

 

 

  影片的官方剧情简介上,赫然写道:“电影中所有的人物都真实存在。”这些真实源自导演罗丝琳·伯胥大量的史料收集和整理工作。
  收集资料的过程耗费了导演三年时间:“我每天工作七到九小时,每周五天,雷打不动。电影到拍摄阶段我一点也没觉得气馁。而在调查过程中却屡有动摇的时候。”
  最大的困难时找不到采访对象。那次事件的幸存者在今天很难找到了。大部分的成人在当时就已失踪,剩下来的只有孩子。而1942年10岁的小孩到今天已经是八十岁的高龄了。
  因此,很多资料只能从报纸、纪录片和历史学家的记载中间接获得。为此,导演罗丝琳·伯胥向塞尔吉·卡拉尔斯菲尔德求教,此人25年来从不间断地调查受害者。“他甚至能告诉你,‘这是谁离开了,跟随那一列车队,和谁,具体哪一天……’”。不过,塞尔吉先生调查的都是已经逝去的受害者。而导演则想寻找幸存者。导演笑称:“塞尔吉·卡拉尔斯菲尔德是个了不起的历史顾问。我们的工作不像是电影人的工作,倒可能非常吸引历史学家。”
  银幕上由梅拉尼·罗兰饰演的护士阿奈特·莫诺是罗丝琳·伯胥确定的第一个真实人物。“在听关于一名护士的电台和电视台采访时,我深深为之吸引。在生命的最后几天里——她于1995年去世——她终于愿意说出她所见到的一切。当阿奈特·莫诺被抛进冬季自行车场,她当即意识到糟糕的卫生可能引发的灾难和不公正待遇。她同被关押在卢瓦雷集中营的人们一块来到这里,她和他们待在一起,丝毫不知这是开往死亡集中营的驿站。当她了解到实情时,已经被送进医院待了四个月。但她从没放弃她的使命。战争结束后,她前往鲁特提亚迎接幸存者。作为“种族间正义”组织的一员,这些给以色列带来荣耀的非犹太人在战争中拯救了大批犹太人。这个了不起的女人在战后成为监狱的常客,拜访那些被判了死刑的人们,直到1981年废除死刑。退休后,她为国际特赦积极活动,反对酷刑。我很想知道关于她更多的故事,可惜她没有留下一儿半女。”
  影片中出现的另一名幸存者是个叫约瑟夫·韦斯曼的男孩,发现这个人物有些机缘巧合:“一部15年前拍摄的纪录片让我完全没了自信。我强迫自己看了这部纪录片。突然,我听到一个男人说:‘我们那时住在蒙马特……人们来找我们,三四天后便被带到火车站……然后我们就到了波纳·拉·罗兰德集中营’,不,这不可能!我所知道的儿童幸免于难的唯一一例是个六个月大的婴儿。人们把它藏在一只大汤碗中,好让他自己爬出来。约瑟夫·韦斯曼继续说,‘我找到了一名叫约瑟夫·科刚的伙伴,我们打算逃跑,我们在长达5米的倒刺上爬行。’”此时的导演已经完全为激动所吞没,又听到韦斯曼说:“如果有一天,有人拍一部电影,讲述发生在我们身上的故事……”顿一顿,他重新开始:“不,我想没人敢这样做,没人有勇气面对这样的野蛮。”这个男人15年前的一番话罗丝琳感触颇多,也更坚定了她拍电影的决心。

 

 

【演职员表的号召力】

 

 

  影片中,让·雷诺和加德·艾尔马莱扮演两名犹太人。生活中,让·雷诺和加德·艾尔马莱都是导演罗丝琳·伯胥的朋友,不过,“他们可不是跟我熟才接拍这片子的哦,”罗丝琳打趣说。二人在影片中的表演得到了导演的盛赞:“对我来说,让·雷诺就是Sheinbaum医生。他表现出一种巨大的冷静,任何危急关头都不会难倒他。他处处散发出一种贵族气质,即使在爆笑喜剧《时空急转弯》中也一样。这个犹太骑兵的角色,我以为非他莫属。”
  “加德的儿子跟我儿子一样大,当我看他如何做一个爸爸,如何在儿子怕乘飞机时说笑话让儿子释怀时,觉得非常感动。他是一个乐观主义者,是个自信的人,如同那个年代大多数犹太人一样。”但加德·艾尔马莱对自己的要求甚高,作为一名西班牙系犹太人而非德系犹太人,他一直担心自己在扮演波兰入境的犹太人时不够可信。“我们告诉他:‘你看着吧,带上你的小圈圈眼睛,我们绝对相信你!’”第一次同导演见面时,加德止不住地愤慨、坐下又站起,不住地踱步……“所有这些愤怒、所有这些情感都在拍摄中供他以营养。加德非常敏感,他经常大笑,很可能那是因为眼泪就要出来了……”总之,“我很庆幸让和加德接受了我的邀约。”
  另外,还有很多演员,像西尔薇·泰斯图德(《萨冈》)、卡特琳娜·阿莱格雷(《玫瑰人生》),虽然只是出演小角色,都非常乐意地接受了导演的邀请。
   说到本片的女演员,不得不提到最近在法国影坛风头正劲的梅拉尼·罗兰。同为女性,导演罗丝琳·伯胥非常喜欢这个年轻的女演员。“梅拉尼·罗兰,对我来说又是一次奇妙的相遇。一开始,我想阿奈特的扮演者应该是年轻却成熟的。一个看上去脆弱的小个头,身体里却蕴藏着极大的能量……有一段时间,人们都在谈论梅拉尼。我在《死亡之屋》中看到了她的表演,我发现她很成熟而且很有力量,但不确定她是否能承受这个角色……我给她寄去了剧本。读完剧本后,电话里她泣不成声。她非常在意这个题材。我听说她的祖父,很疼爱她的祖父,也曾被送往奥斯维辛,后来成功逃出来了。”
  “这是一个靠灵感演戏的女演员,她告诉我她不喜重复。正好我也是。我非常喜欢跟梅拉尼一起工作,她隐忍、勇敢、非常聪明,且有着让人吃惊的简单。她的性格正是任性和反复无常的对立面。”
  影片中的另两个主要角色时11岁的约瑟夫和五岁的诺诺。为这两个人物寻找代言人则是异常困难的事情。导演回忆说:“我们看了100个孩子的试演,再从100个孩子中挑选出中意的小演员。大概在拍摄的第六周,我还没找到能饰演约瑟夫的小孩,我甚至觉得恐怕永远也找不着了!可能是我把这个角色想象得太成型了。”“我挑了几个孩子进行训练,甚至为他们请了教练,还是行不通。他们完全可以去演别的角色,但不能演约瑟夫。拜托,那是开拍的第四十天,然后,在我看的最后几个孩子中,我发现了雨果,一个11岁的小男孩,带着非常的敏感和善解人意的眼神。甚至旁边正在面试其他孩子的工作人员也跑来告诉我:这小孩真让人吃惊!这是一个相对其年龄过分成熟的小孩,有着巨大的自制力,钢铁般的意志,热爱工作。”
  诺诺的扮演者是最后才确定的。由于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人选,一天,选角导演带来一对旁人无法辨识的双胞胎。“他们可爱极了,有着他们这个年纪应有的憨厚和童真。孩子的戏,我每天最多拍摄三小时,你不能让一个五岁的孩子连续工作三小时以上。而现在,我却有了六小时!困难在于要引导他们集中,在二人交接班的时候要让他们把情节连贯起来。好在双胞胎有很多相通之处,他们太好玩了!”
  为了电影拍摄,导演把自己的摄影团队分成了三组。“第一组,我把他们叫做‘幸福’,无论如何,在蒙马特的生活时轻快的,尽管他们得披星戴月地工作;围捕开始,我们开始用肩扛摄影机。鉴于只有14周的时间安排,我们总有两个甚至三个摄影机同时拍摄;最后,在集中营里,大部分时候,我们以孩子的高度、约瑟夫的高度来进行拍摄。从孩子的视角出发来看这个疯狂的成人世界,这很出效果。他们会怎么想我们?”

 

巴黎血色围城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巴黎血色围城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巴黎血色围城的短评

(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