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10
  • 集数:31
  • 单集片长:45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大路朝天剧情

这是一部故事生动,情节曲折,人物鲜活,人物命运感人至深,观赏性很强,极富思想性启迪性,与时代同步的电视剧。该剧紧扣时代脉搏,回应时代风云激荡,带有浓郁的怀旧情怀和对现实生活的深切关注。 本剧通过演绎林克难、任本善、肖复业、南妮、国育尔、王志强、陈逸行、肖长福、谷小米等众多人物跌宕起伏的命运,全景式的反映了改革开放以来,......[详细]

  • 在线观看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沿海某江南省的金港市笼罩在飓风袭来之前的阴霾之中,这座城市的代理市长任本善此刻正在往回赶的火车上,同时这座城市的最大的民营企业志强集团却正在招开一个紧急的董事会。不测的事发生了,一个陌生的电话打到了董事会上,并指定要董事长陈逸行来接听电话……
    就在这一时刻,远隔千里之外的某野战部队坦克师长林克难正踌躇满志在给一群来坦克师实习的军校学员上课,他要求在他讲课时一律关闭通讯设备。但他却不知这堂讲课的画面已经被传到了另一个房...[详情]

    沿海某江南省的金港市笼罩在飓风袭来之前的阴霾之中,这座城市的代理市长任本善此刻正在往回赶的火车上,同时这座城市的最大的民营企业志强集团却正在招开一个紧急的董事会。不测的事发生了,一个陌生的电话打到了董事会上,并指定要董事长陈逸行来接听电话……
    就在这一时刻,远隔千里之外的某野战部队坦克师长林克难正踌躇满志在给一群来坦克师实习的军校学员上课,他要求在他讲课时一律关闭通讯设备。但他却不知这堂讲课的画面已经被传到了另一个房间,里面有总部来的首长,他们正在考察林克难,就在他讲到得意时,会场上响起了手机声,当他发现是自已的手机时,羞愧难当,当场砸掉了自己的手机……
    本来要兴师问罪的林克难当知道妻子简榕给他打电话,是要告诉他,她接到金港来的电话,说留在家乡金港市的老父亲林大兴病危,正在医院抢救。林克难这下才意识到情况不妙,于是归心似箭的林克难立刻赶上开往金港的火车,火车上碰巧和金港市市长任本善共处一个卧铺车厢,两人一见如故。火车因山洪暴发停下了,车上有一名待产的孕妇急需送到安全地带,林克难,任本善以及在车上他曾批评过的战士潘有居,还有一位叫宁晓兰的大夫一起冒险涉水,转移孕妇。途中,林克难冒着生命危险救下了险些被大水冲走的任本善,两人被困洪水中的孤岛,因此结下了生死情谊。在金港,靠捡垃圾发家的房地产商肖复业正被银行贷款逼得到处筹钱周转。三个男人的命运很快就要交织在一起。医院里,一个叫陈逸行的老人正焦急守候在急救室外,他是金港的利税大户志强集团的董事长,他和濒临破产的红星化工公司退休老工人林大兴之间有着什么样的瓜葛?林克难终于赶到医院,却没来得及见到林父最后一面。
    任本善得知肖复业就是在金港码头拆解工业垃圾堵住泄洪道的始作俑者后,指令他立即把垃圾清理掉。回到家中,妻子国育儿告诉他女儿任小琴离家出走上北京了。林克难在处理父亲遗物时,遇见了潘有居,原来潘的父亲是林大兴在红星化工公司的老工友。当林克难得知是志强集团为他父亲垫付的抢救费时,他决定去志强集团还上这笔费用,并要好好感谢他们,可是当他来到志强团时,才发现这家企业的董事长是陈逸行,他愣了,他突然明白志强集团为什么要垫费这笔费用,也知道为什么要打电话要他一个人回金港,他断然的离开了志强集团。[收回]

  • 第2集

    而此时肖复业也来到志强集团,要求借钱周转,原来当年他也是志强集团的股东之一。肖复业被外人说成是一匹狼,可是他最怕的是他奶奶。他带着公司新来的研究生小米回家骗奶奶说这是他新处的女朋友,拆穿后被肖奶奶打了出来,不知情的小米也一怒之下辞职了。小米和潘有居在人才市场上认识了。任本善专程拜访陈逸行,想请这位经济专家给红星化工公司的重组支个高招。这时林克难打来一个电话,问他知不知道陈逸行这个人,任本善一听是林克难,当即把电话给了...[详情]

    而此时肖复业也来到志强集团,要求借钱周转,原来当年他也是志强集团的股东之一。肖复业被外人说成是一匹狼,可是他最怕的是他奶奶。他带着公司新来的研究生小米回家骗奶奶说这是他新处的女朋友,拆穿后被肖奶奶打了出来,不知情的小米也一怒之下辞职了。小米和潘有居在人才市场上认识了。任本善专程拜访陈逸行,想请这位经济专家给红星化工公司的重组支个高招。这时林克难打来一个电话,问他知不知道陈逸行这个人,任本善一听是林克难,当即把电话给了陈逸行,陈逸行听到林克难的声音不知说什么好,最后约定在一家酒楼包间见面。
    林克难没有去赴约,总部首长紧急召他到北京,临行前,他将钱和一封信让在火车上认识的潘有居给陈逸行送去。当陈逸行接到信和钱时,伤心不已,他深知,自己的亲生儿子林克难,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他的了。这时,一直在悄然监视他的女儿娟子对父亲反常的举动感到不解。
    林克难到了北京见到老首长,老首长很欣赏林克难对于民兵预备役建设的想法,并向他透露很快他的工作将会有大的变动。林克难的女儿林又佳和简榕的父亲一起住在北京,她很快就要考研究生,而简榕一直希望能和林克难调回北京,好一家团聚。小米又遇见了当上了出租车司机的潘有居,两个人年轻人因为一次误会对彼此有了更深的了解。
    一个叫南妮的女人从国外回到金港,据说是回来投资的,她和红星化工公司的厂长冷铁似乎关系不一般。[收回]

  • 第3集

    肖复业去北京找到自己曾经资助过的大学生赤夫,让他帮任小琴考上舞蹈学院。林克难的人事调令宣布了,他被调到金港任军分区司令员,这令一心想留在野战部队的林克难有些难以接受,也令一心想回北京和家人团聚的简榕很失望。不过同样身为军人,她也明白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一家人只能暂时分开。
    林克难初到金港上任,受到任本善等金港市政府主要成员的热烈欢迎,任本善希望林克难能在工作上和他一条心。金港市橘园村来了一个神秘访客,原来是在文革...[详情]

    肖复业去北京找到自己曾经资助过的大学生赤夫,让他帮任小琴考上舞蹈学院。林克难的人事调令宣布了,他被调到金港任军分区司令员,这令一心想留在野战部队的林克难有些难以接受,也令一心想回北京和家人团聚的简榕很失望。不过同样身为军人,她也明白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一家人只能暂时分开。
    林克难初到金港上任,受到任本善等金港市政府主要成员的热烈欢迎,任本善希望林克难能在工作上和他一条心。金港市橘园村来了一个神秘访客,原来是在文革中逃到了海外的肖长福,现在他成了准备回国投资的海外侨胞,其实他返回大陆是为了寻找多年前失散的女儿肖立秋。当年为了送他出海,肖复业的父亲肖长庚送了命,肖复业视他为仇人。陈逸行想参与红星化工公司的兼并,肖复业也志在必得,众人的目的其实都是红星化工公司那一百五十亩上好地皮。林克难初到金港军分区就遇上了难题,军分区政委知道他和任市长私交不错,请他出面向市里要一块地基给老同志修建干休所。[收回]

  • 第4集

    在市长办公室里,任本善接到了一个奇怪的电话,电话里传一个女人的声音,并要他猜她是谁,这把任本善惹火了,他毫不客气的压掉电话,可是电话又打来了,他正要发火,电话里传的声音告诉他是南妮,任本善一下就呆了,这可是他大学时代的初恋情人,南妮约任本善见面,任本善如约前往,当任本善来了宾馆南妮房间时,他看到门虚掩着,面对曾经深爱的人,任本善心里起了涟漪。
    林克难为了阻止陈逸行与他的家人联系,终于主动约陈逸行见面,在造船厂的船坞前...[详情]

    在市长办公室里,任本善接到了一个奇怪的电话,电话里传一个女人的声音,并要他猜她是谁,这把任本善惹火了,他毫不客气的压掉电话,可是电话又打来了,他正要发火,电话里传的声音告诉他是南妮,任本善一下就呆了,这可是他大学时代的初恋情人,南妮约任本善见面,任本善如约前往,当任本善来了宾馆南妮房间时,他看到门虚掩着,面对曾经深爱的人,任本善心里起了涟漪。
    林克难为了阻止陈逸行与他的家人联系,终于主动约陈逸行见面,在造船厂的船坞前,林克难触景生情,他想起了当年四十年前被亲生父亲抛弃的一幕一幕令人难以回首的往事,他知道父亲为了和另一个女人结婚而把他送与别人,这时陈逸行来了,林克难不容他做任何解释而告诫他,以后不要再打他们家的主意,他是不永远不会原谅他的,陈逸行不做任何辩解,只是告诉他,他现在有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叫娟子。
    任本善帮林克难解决了军区干休所的地基问题。林克难见到了自己从未谋面的妹妹娟子。显然她对林克难和自己的关系并不知情。小米澄清了和潘有居的误会,两个年轻人走得更近了。在红星化工公司的重组问题上,市里也有两种不同意见。一派主张让其破产,另一派主张重组,任本善倾向于后一派。南妮主动约国育儿见面,并送了她很贵重的礼物,并告诉她来金港就是为了看老同学,然而国育尔机敏的问她,来这的目的似乎并不只是找老同学叙旧这么单纯。南妮说出实情,也是想来找合适的投资项目,并告诉国育尔她带来了三千万美金,国育尔听后非常高兴,她鼓动这个多年未见的老同学留在金港投资,她回家后立即把与南妮见面和带了三千万美金来投资的消息告诉了任本善,任本善心里怕国育尔引起误会,装着不知道南妮来金港,显得很惊讶的样子。
    一个叫屠桂全的乡里人找到肖复业,非要他传授致富秘诀,并把他带到了一个叫屠岙村的地方。[收回]

  • 第5集

    林克难在探望退休的池政委时发现军区退休干部的生活环境急待改善。
    娟子对于父亲和林克难的频繁接触起了疑心,并与陈逸行起了争执。任本善又和南妮见面了,这次南妮包下一整间餐厅请任本善吃饭,席间,她透露出自己对任善难以忘怀的情感,并要任本善回答自己二十多年前为什么与自己不告而别的原因,任本善在南妮的情感攻击下,坚守住自己的底线,对南妮讲述了一个动人的故事后而离开了。
    肖长福病倒了,身为国资委主任的国育儿前去探望,肖长福向她打...[详情]

    林克难在探望退休的池政委时发现军区退休干部的生活环境急待改善。
    娟子对于父亲和林克难的频繁接触起了疑心,并与陈逸行起了争执。任本善又和南妮见面了,这次南妮包下一整间餐厅请任本善吃饭,席间,她透露出自己对任善难以忘怀的情感,并要任本善回答自己二十多年前为什么与自己不告而别的原因,任本善在南妮的情感攻击下,坚守住自己的底线,对南妮讲述了一个动人的故事后而离开了。
    肖长福病倒了,身为国资委主任的国育儿前去探望,肖长福向她打听池政委的消息。任本善想让志强集团和南妮一起参与红星化工公司的重组。但冷铁和南妮却另有想法,他们意欲和金山集团的黄金山合作。金山集团打报告要成立民兵连,林克难兴冲冲的去视察却发现那不过是黄金山的私人武装。志强集团内部对于是否参与红星化工公司的重组也有不同意见,娟子和丈夫王志强不想趟浑水,他们一心只想完成刚接到的欧洲大订单。而作为高级经济师的直觉,陈逸行觉得这对志强集团的转型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肖长福登门拜访当年放他一条生路的池政委,并请他帮忙给肖长庚平反,池政委建议他去找林克难帮忙。
    肖复业带着奶奶去了山清水秀的屠岙村,他爱上了纯朴的乡村老师屠桂花,并向她求婚。[收回]

大路朝天精彩对白

大路朝天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大路朝天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大路朝天的短评

(4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全部4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