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10
  • 集数:20
  • 单集片长:45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打分:6.6
写影评 写短评 收藏
播放源:

天敌剧情

我国某沿海小城渤北,是几家重点军工单位的所在地。历来是境外间谍组织窥伺的目标。一天,渔船打捞上一个生命垂危的年轻人,在他身上藏着带有我军工机密的电脑芯片。立刻引起安全机关的高度重视,侦查二处处长粟丹来领侦查员温暖,段军等人展开调查。可当年轻人被救醒后,却因为头部遭到剧烈撞击而失忆了。与此同时,在医院附近出现了境外间谍人......[详细]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熙来攘往的大街上,时髦的女孩温暖带着MP3,貌似在逛街,眼角却始终瞄着前面不远处的一个中年男人。中年男人具有很强的反跟踪能力,温暖几次差点跟丢,好在反应灵活,终于在麦当劳里再次找到了跟踪对象。出乎意料,男人竟然朝她走了过来,冷冷的问她一直跟着自己干什么?温暖被吓坏了,极力否认,强作镇定。男人脸色一变,开始询问她在跟踪途中是否注意到自己的几个细节。温暖仔细回忆,一一作答。末了,却忽略了一个最关键的环节。男人叹了口气,说...[详情]

    熙来攘往的大街上,时髦的女孩温暖带着MP3,貌似在逛街,眼角却始终瞄着前面不远处的一个中年男人。中年男人具有很强的反跟踪能力,温暖几次差点跟丢,好在反应灵活,终于在麦当劳里再次找到了跟踪对象。出乎意料,男人竟然朝她走了过来,冷冷的问她一直跟着自己干什么?温暖被吓坏了,极力否认,强作镇定。男人脸色一变,开始询问她在跟踪途中是否注意到自己的几个细节。温暖仔细回忆,一一作答。末了,却忽略了一个最关键的环节。男人叹了口气,说她这次的考试没有合格。原来,男人是市安全局侦查二处的处长粟丹,他刚刚对温暖进行的是例行考试。温暖咬着牙说,希望能再给自己一个机会。粟丹反问,“你把跟踪对象跟丢了的时候,他会再给你机会吗?就那么一眨眼的功夫,可能你一生就再也找不到这个人了。”
    粟丹回到办公室,却接到安全厅陈厅长的电话,指示他尽快给温暖办理调入手续;粟丹还要辩解,一看桌上放的温暖的个人档案,脸色变了……警卫森严的省城监狱。一名在押的间谍罪犯人吕东在吃饭时,发现桌上被扔了一张小纸条。他默默看完内容,把纸条迅速吞进嘴里,炸号了!闹事的吕东被押进审讯室,他情绪激动的说要高级别的人来见他,他有重要情况报告。狱警漫不经心的用笔敲着桌子说,有什么情况,先跟我说。吕东吐出一串经纬数,让他们打电话告诉安全部的大官们,“他们立刻就会来找我了!”温暖进了侦查二处,一切都让她觉得新鲜和神秘,粟丹正眼都不看她,向她宣布纪律。恰在此时,二处接到省厅方面打来的电话,粟丹听情况紧急,马上带人前往,温暖被留下熟习业务。
    车上,粟丹被告之,吕东说的经纬数是我东部某军工秘密试验基地的准确位置。而这个吕东,原来只被认为是境外间谍组织的外围基层人员。事关重大,必须马上提审!同一时刻,海上的捕鱼船,意外发现了海上漂浮的一具“尸体”。尸体被打捞上船,船长战战兢兢的把尸体翻开,是一个年轻的男人,鼻子里居然还有一丝气息。船长颤声大叫————“返航!”粟丹带人赶到监狱,组织突审。可吕东除了那一串数字再没有吐露过一个字。坚持粟丹的级别不够,要见更大的人物,而且监狱太危险,容易被窃听,自己决不在这里说。粟丹欲擒故纵说,你是不是只有这点货,出去了就没的抖露了。吕东小声告诉他,他们的内部有鼹鼠,很大很大的鼹鼠!我们在这里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鼹鼠都能知道。
    海上的“尸体”送进医院,紧急抢救。主治医生是年轻的大夫那天,那天对“尸体”惊人的生命力和意志力感到吃惊。心率起搏器变成了一道平行的绿线,就在护士已经放弃抢救的时候,“尸体”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紧紧抓住了护士的手。那天咬着牙让“尸体”保持冷静。他又重新陷入昏迷。那天用电击器反复刺激他胸口,心率起搏器上的绿点终于又动了起来。粟丹请示了陈厅长,决定冒险把吕东带出监狱。但他也清楚,这很可能是敌人布下的圈套,要么想趁机越狱,要么冒险杀人灭口。但眼下的情势又刻不容缓,粟丹进行了周密部署……
    囚车一路上险象环生,一起伪造的交通意外挡住了去路,埋伏的杀手意图灭口,被粟丹及时收拾。原来,囚车押送只是明修栈道,真正的吕东早被乔装的邮政面包车送到了安全地点。陈厅长亲自主持了审讯,吕东说,他知道的事还有很多,他担心上面对他的家人不利,必须要确保安全才能说,况且,他不知道暗藏的鼹鼠是谁?“说不定就是你,你正琢磨怎么除掉我又不露马脚呢。”吕东望着陈厅长说。手术终于结束了,可那天发现“尸体”的腿部有异常,用手术刀拨开,居然是微型电脑芯片。手术室里的所有人都吓慌了。吕东还在顾左右而言其他,陈厅长和粟丹明白,碰到了老油条,恐怕不是那么快就能攻破的。大家都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粟丹突然接到市公安局的报告,出去了。温暖负责送饭。在确定食物安全后,吕东大吃大嚼,屋里只有同事穆穆和两个年轻的国安在看守。温暖在楼梯间站岗,碰上了突然回来的粟丹,粟丹交给他一个信封,让她给吕东。吕东打开信封,里面只有一张黑白照片,照片上一只惨白的左手。他脸上的汗下来了,说不舒服,要上厕所。国安监视着他进了厕所隔断,站在外面守着。粟丹听取了刑警队长关于“尸体”的汇报,拿着微型电脑芯片回到招待所,无意中发现了桌上的信封。粟丹情知有变,赶忙冲进洗手间。隔断里,吕东已经用墙上的碎瓷片,割断自己脖子自杀了。瓷砖墙上印了个鲜红的血手印,五指分开,颜色鲜艳……[收回]

  • 第2集

    温暖发誓是粟丹交给他的照片。可是她身边没有一个证人!温暖被隔离起来,接受审查,刚才还是同事,转眼就变成了正襟危坐,这让温暖难以接受。陈厅和粟丹在看招待所里的监控录像,确实有个和粟丹身形很像的家伙出现,而且对方很狡猾,始终没让监视器拍到自己的正脸。对留下照片的调查也没有任何结果。陈厅感慨遇到老手了,灭口易容这类极端的间谍手段,这些年已经很少发生了。这时,鉴定处打来电话,微型电脑芯片已经被解密出来了,竟然是我们军工单位最...[详情]

    温暖发誓是粟丹交给他的照片。可是她身边没有一个证人!温暖被隔离起来,接受审查,刚才还是同事,转眼就变成了正襟危坐,这让温暖难以接受。陈厅和粟丹在看招待所里的监控录像,确实有个和粟丹身形很像的家伙出现,而且对方很狡猾,始终没让监视器拍到自己的正脸。对留下照片的调查也没有任何结果。陈厅感慨遇到老手了,灭口易容这类极端的间谍手段,这些年已经很少发生了。这时,鉴定处打来电话,微型电脑芯片已经被解密出来了,竟然是我们军工单位最新技术试验的数据资料。粟丹被指示马上对年轻人监控,不能再把这条线索放掉了。粟丹从监控的警察那得知年轻人的身份尚未查清。粟丹向那天追问年轻人的伤情,那天却告诉粟丹不要打扰病人,他现在还异常虚弱。温暖的怀疑被解除了,她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出来,陈厅在门口等她。温暖问自己还能不能干了,陈厅说要看你还想不想干了。
    陈厅驱车带温暖来到墓地看她的父亲,这里长眠着一代代的国安烈士,他们谈起了温暖的父亲。原来她考警官大学,参加国安,就是为了父亲死前的一句叮嘱。不远处有一群白人老人来扫墓,墓碑上只有一个名字。陈厅告诉她,那是这个部门的创始人,他的情报曾挽救过美国飞虎队。可就在抗日战争即将胜利的时候,他却因为汉奸的身份,死在了自己不明真相的父亲手里。最伟大的情报员,往往也是最不为世人知晓的;道理如是,她完全可以撤出。粟丹向二处的侦查员们宣读事故处理意见,并进行案情分析,突然接到医院的报告。原来年轻人终于醒了,可他对自己的过去一无所知。脑海中只剩下几个割裂的片段。粟丹对他进行了测谎测试,判断出他没有说谎。那天诊断,艾迪生患上的是强迫性失忆症,一味的实施强制治疗可能会有生命危险,只能与患者建立信任,再等待时机。粟丹十分焦急但也无可奈何。
    那天下班后和自己的男友钱宇一起吃饭,钱宇是海归的精英,做某跨国公司的代理。对于这样一个钻石王老五为何会爱上那天,很多人看来都不可思议。那天闲聊中讲起年轻人的情况, 还拿他与自己的泰迪犬艾迪生作比较:“那个病人的眼神,就和艾迪生看我的时候一模一样……”那天对年轻人的身份做了种种猜测,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钱宇故意心不在焉的让她不要再胡琢磨了。
    深夜,年轻人再次从自己的噩梦中醒来。那天为了安抚住他,告诉他他叫艾迪生。给艾迪生输的药液突然出了问题,被人偷换,而换的药液可以很快致人死地。粟丹回想起吕东的话,怀疑内部确实有鼹鼠,他没有声张,例行公事的进行调查。艾迪生的身体在恢复,可记忆仍然模糊,只会不断盯着自己的左手看。粟丹与那天商量要请心理医生来帮助年轻人恢复记忆,那天勉强答应了,叮嘱他问询的时候不要有其他人在场,如果情况不对也要马上停止。心理医生来到艾迪生的病房,粟丹通过监视器观察着二人的一举一动。在心理医生的谆谆善诱下,艾迪生的脑海中闪现出无数的记忆画面。表情痛苦的艾迪生缓慢地吐出一串数字,居然跟吕东说的经纬度完全一致!粟丹身子一震,要求心理医生多问一点,艾迪生艰难地向医生伸出左手,吐出“左……左手”,便一头从床上栽了下去。
    粟丹送心理医生出门,心理医生犹豫了一下,对粟丹说碰到这样的人,除非他自己潜意识里想恢复记忆,否则任何外力都是徒劳,心理医生也无能为力。粟丹回到二处向陈厅汇报工作,说明艾迪生与吕东两起案件的必然联系,同时道出自己的计划:故意露出破绽,引妄图对艾迪生灭口的人上钩。艾迪生在偶然的机会,看到神秘的字条,告诉他一旦国安拿到他们想要的,马上会把他投进监狱,让他暗中做准备,会有人接他。艾迪生毁掉字条没有声张,这一切,都被监控室的粟丹看在眼里。深夜,温暖要求穆穆带自己去医院熟悉业务,恰遇医院电闸被人蓄意破坏,漆黑的医院一片混乱。杀手趁机混入医院。一场恶战,杀手被国安制服。灯也亮了。
    屋里空空如也,病房窗户大开,艾迪生不知去向。温暖大惊失色,穆穆却胸有成竹,原来艾迪生的身上早被安了跟踪器。监视器上,跟踪器的红点在飞速移动着,国安通过对讲机紧追不舍。温暖和穆穆与赶来的特警队一起包围了红点藏身的地下停车场。警队慢慢合拢,监视器显示人就在跟前,可就是一个人影不见。最终,众人在扔到货车上的一块肥皂上找到了跟踪器。[收回]

  • 第3集

    对医院的监控并没解除。忙碌了一夜的那天来到更衣室换衣服,居然碰到了藏身的艾迪生。原来他一直藏身在更衣室的柜子里。艾迪生恳求那天护送自己出去,望着他纯真的眼睛,那天内心的母性产生了力量,她带着艾迪生乔装离开了医院。与此同时,粟丹的两眼正直勾勾的盯着监视器屏幕。原来,真正的追踪器始终还在艾迪生身上,那个装在艾迪生衣兜里的不过是个障眼法。粟丹开始兴奋起来,要么艾迪生自己带出线索,要么,那些隐藏的对手也会冒出来。
    那天带艾迪...[详情]

    对医院的监控并没解除。忙碌了一夜的那天来到更衣室换衣服,居然碰到了藏身的艾迪生。原来他一直藏身在更衣室的柜子里。艾迪生恳求那天护送自己出去,望着他纯真的眼睛,那天内心的母性产生了力量,她带着艾迪生乔装离开了医院。与此同时,粟丹的两眼正直勾勾的盯着监视器屏幕。原来,真正的追踪器始终还在艾迪生身上,那个装在艾迪生衣兜里的不过是个障眼法。粟丹开始兴奋起来,要么艾迪生自己带出线索,要么,那些隐藏的对手也会冒出来。
    那天带艾迪生坐上出租车。直觉告诉艾迪生有人跟踪,他用反跟踪的常规手段轻而易举地甩掉了二处的侦查员。二人来到海边,艾迪生让那天离开。那天走出不远又折回来,躲在墙角看到艾迪生被回忆折磨得无比痛苦,不由分说,拽上他就走。温暖和穆穆垂头丧气的回来,想向粟丹道歉,可粟丹将二人训斥一番,不再理他们。倒是段军,把粟处的计划告诉了他们,原来二人不知不觉中为大家打了掩护。钱宇正要下班,那天鬼鬼祟祟来了,撒娇让钱宇帮自己一个忙。钱宇答应了,不想她背后闪出人高马大的艾迪生。钱宇先是热情接待,安排他住进自己的私人休息室。可出来就把那天一顿呵斥,说她不该引狼入室。两人争执起来,钱宇虽然表面上答应了那天,可暗中偷偷拨通了报警电话。
    艾迪生独自在房间里,脑海中的记忆碎片又开始闪现。他突然发现,墙上的一张照片里,那人物身后的背景和自己记忆中的老巷子如此相似,他记住了照片上的胡同名……
    那天不放心,带着吃的和药物又回来看望艾迪生,恰好钱宇带着警察赶来。那天还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警察冲进艾迪生藏身的房间,可屋里再次空空。门窗未动,地面沙发都整整齐齐的,仿佛从来没人来过。艾迪生来到那条老巷子,街上的景物让他觉得既熟悉又陌生。一个熟悉的红色院门开了,出来倒夜壶的老人认出了他,管他叫“老三”。艾迪生欣喜的上去问老人自己的过往。老人气愤的说,他的家人早就死了,是被他在外面的所作所为活活气死的!养一个这样的儿子有什么用!艾迪生还要再多问,老头叫嚷起来,各院人声沸腾,他只好向巷子深处逃去。粟丹奇怪老巷子到底有什么吸引了艾迪生,命令手下去老巷子布控。深夜,艾迪生再次回到老巷子,想找老人打听明白。可没想到,敞开的院门里,等待他的是老人的尸体!艾迪生正想撤,碰到老人的老伴从屋里走出,立刻尖叫起来。
    听到老巷子里大乱,埋伏的年轻国安一股作气冲出来。没想到艾迪生早发现了藏在自己鞋底里的跟踪器,老街里的岔路又太多,只有温暖追上了艾迪生。可交手一个照面,艾迪生就熟练的把她手里的枪卸得只剩一个扳机和枪柄。艾告诉她,在没有搞清自己是谁之前,自己是绝不会回去的。说罢,消失在茫茫夜色中。对现场的勘察证明,老人死于下毒。粟丹惊异于对手为什么始终和自己同步,每一个线索,每一个发现,自己掌握的同时,对手也开始行动了。他回忆起死去的吕东说过的话。
    “你们的内部有鼹鼠,很大很大的鼹鼠!我们这里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鼹鼠都能知道。”艾迪生还茫然的在街上寻找着。一个漆黑的房间里,只有屏幕上的追踪器红点在跃动着,黑暗中的一双眼睛注视着红点,向手下继续发出追杀指令……[收回]

  • 第4集

    巨大的朝阳在城市的东方冉冉升起,艾迪生穿行于人流中里。间谍组织派来的杀手悄悄跟在了他身后。艾迪生发现了,可并没有声张,只是将书报摊上一本厚厚的时尚杂志卷起来塞进了衣襟里。杀手被艾迪生东绕西绕,突然间没了踪影,正在纳闷时,艾迪生横空而出,手里的画册卷起成了坚硬的短棒,没几下就制服了杀手。
    在艾迪生的逼问下,杀手坦陈,是陈望指派的活儿,一般都是单线联系,从银行卡里拿钱,到指定地点取家伙,从来没见过上家的面。艾迪生追问他怎...[详情]

    巨大的朝阳在城市的东方冉冉升起,艾迪生穿行于人流中里。间谍组织派来的杀手悄悄跟在了他身后。艾迪生发现了,可并没有声张,只是将书报摊上一本厚厚的时尚杂志卷起来塞进了衣襟里。杀手被艾迪生东绕西绕,突然间没了踪影,正在纳闷时,艾迪生横空而出,手里的画册卷起成了坚硬的短棒,没几下就制服了杀手。
    在艾迪生的逼问下,杀手坦陈,是陈望指派的活儿,一般都是单线联系,从银行卡里拿钱,到指定地点取家伙,从来没见过上家的面。艾迪生追问他怎么知道自己行踪的?杀手说是对方用手机一直指的道儿。这时,杀手的手机又响了,艾迪生拿起手机,打开,贴到杀手的耳边。手机那边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要求与艾迪生通话。艾迪生接过电话,女人轻柔妖媚地告诉他,他们是“家里人”,不会害他。艾迪生进一步追问,女人却说他“一定要自己找到回家的路”,随即挂断电话。艾迪生再拨过去,话筒中只剩下了电子提示音。
    漆黑房间里,红点依然在跃动着……粟丹对杀手进行调查,发现几人都属于陈望的维汉公司,立刻对其公司、住处分别进行搜查。穆穆、温暖等人在住处发现了陈望的尸体,尸体旁边的墙上,仍是那个血手印,五指分开,颜色鲜艳——左手!
    粟丹和部下进行案情分析,温暖问现在跟丢了艾迪生怎么办。粟丹胸有成竹地说,他的记忆如果还没有恢复,能找的只有一个人!艾迪生那天在街上遇到了虚弱的艾迪生,惊喜交集,带他回自己家休息。睡梦中,艾迪生再次被惊醒。在那天的引导下,他逐渐勾勒出梦中海
    滨小屋的样子。二人来到网吧,那天按艾的要求在百度里输入几个关键词,那个在艾回忆里反复出现的海滨小屋出现了。艾迪生记住地址,带着那天离开了渤北。国安悄悄尾随着他们。一路上,那天对这个虽然失去记忆但却仿佛什么都会的家伙生出更多好感。星空下,那天谈起自己小时候的事,二人正畅所欲言,艾迪生却突然将那天扯回宾馆客房。原来艾迪生联想起前因后果,怀疑自己身上一直藏着跟踪器。在他的指引下,那天发现了他后背上的凸起。艾迪生果断让那天开刀,血淋淋的跟踪窃听器被取了出来!间谍组织的跟踪信号也从屏幕上消失了。粟丹带人一路赶到海滨小屋所在的城市——海洲,并迅速在海洲市安全局侦查五处的协助下展开调查。众人在生活垃圾里找到了艾迪生和那天交谈用的纸条,怀疑海滨小屋可能是事先约定的接头地点,下令马上在沿线地带设监控点和岗哨。
    离海滨小屋越近,艾迪生脑海里的记忆碎片就越多。终于,他们来到了荒废已久的海滨小屋。艾迪生凭着残存记忆找到了一本画册,而其中一页达芬奇的《最后的晚餐》十二信徒的眼珠都被挖去,在手电光束下显得格外恐怖!此外,他还扒拉出一本中英文对照的《基督山伯爵》。艾迪生想起自己总是念着的那串数字,将数字按页码对上,得到的却是一组新的密码。艾迪生正在寻思,埋伏的间谍杀手将他们包围,意欲灭口。危急关头,粟丹带人出现,制服杀手。眼看就要抓住艾迪生,艾迪生却坚持只有自己才能弄清一切,纵身跳下悬崖。粟丹再次功亏一篑!漆黑的海水中,艾迪生的痛苦记忆再次闪现,他拼命挣扎,还是被海浪淹没了……[收回]

  • 第5集

    那天本想为艾迪生遮掩,侦查五处处长刘薪宇晓以利害,那天只好犹豫地讲出实情。粟丹带人在海滨小屋里寻找线索,无意中发现遗落在地上的《最后的晚餐》。粟丹走到阳光下,仔细端详着画页……海警武警对周围五公里海域进行封锁,试图找到艾迪生的下落,却从海里打捞出一具尸体。尸体伤痕累累,面部严重腐坏,身上没有任何有效证件,掌心里倒有一道深深的刀疤。正在这时,刘薪宇从远处飞奔而来,拉开裹尸袋的一瞬间竟昏倒在地。
    五处的一名特工告诉粟丹等...[详情]

    那天本想为艾迪生遮掩,侦查五处处长刘薪宇晓以利害,那天只好犹豫地讲出实情。粟丹带人在海滨小屋里寻找线索,无意中发现遗落在地上的《最后的晚餐》。粟丹走到阳光下,仔细端详着画页……海警武警对周围五公里海域进行封锁,试图找到艾迪生的下落,却从海里打捞出一具尸体。尸体伤痕累累,面部严重腐坏,身上没有任何有效证件,掌心里倒有一道深深的刀疤。正在这时,刘薪宇从远处飞奔而来,拉开裹尸袋的一瞬间竟昏倒在地。
    五处的一名特工告诉粟丹等人,根据牙齿鉴定,尸体竟是失踪了一个多月的特情科科长——何小虎!何小虎是正在进行一起军工单位严重泄密案件的调查中失踪的,他失踪的时间正好和艾迪生坠海的时间相似,所调查的军工单位也与艾迪生提供的经纬度坐标位置有密切联系。目前对间谍组织的内部人员、行动目的都一无所知,只知道它的名字叫——“左手”。最后,众人得知,何小虎是刘薪宇的丈夫!
    艾迪生从海滩爬上岸,精疲力竭,他偷偷爬上一辆货车,进了城市。在城里,艾迪生露宿在旱桥下,却无意中闯入了一帮当地捡破烂的盲流地盘,为首的一个叫老六的把艾迪生也当成了盲流。双方说破脸动起手,几个小混混自然不是艾迪生的对手。老六嚷嚷着跑去叫人,艾迪生不愿再惹麻烦,悄然离开。
    次日,饥肠辘辘的艾迪生忍不住偷了个烧饼,被摊主抓住。正在尴尬时,老六冒出来汇了钞。原来,老六手下的一帮小盲流一直暗中跟随着艾迪生,他对艾迪生有如此身手竟然还会挨饿感到不可思议。请艾迪生饱餐一顿后,盛情邀请艾迪生到他的住处,这是外来人口搭的简陋棚户区。对艾迪生的来历,他们只字不问,私下里议论,艾迪生不是微服私访的大官,就是黑道的大哥。老六慨叹这次可算有了硬靠山,等混熟了,就让艾迪生帮忙,把河西的几条街也夺过来!艾迪生没有其他去处,暂时在老六处安顿下来……
    安全厅发来资料,“左手”是A国一个特殊的情报组织,资料极少。A国对外从来否定它的存在,但在几起著名的国际情报战中,背后却总闪现着它的影子。据有限的资料分析判断,左手应该有自己独立的情报网,还可以干“湿活”(破坏、暗杀等极端行动)。在谍战越来越趋于文明的今天,这样一个能提供各种服务,而又不会给自己政府机构惹上麻烦的独立间谍组
    织显然是受到情报部门欢迎。上级指示,不惜一切代价查清左手到中国活动的目的及组织成员,阻止他们!粟丹研究艾迪生留下的画页和《基督山伯爵》,用密码破译法,也查到了同样的密码。温暖在对那天的问讯和观察中,对艾迪生产生了越来越浓厚的兴趣。艾迪生终于想出了那串密码的含义——原来是一个自建聊天室的名称!
    老六带着他来到网吧,艾迪生输入名称,聊天室居然有人。对方让他把“回家”的见面礼送来。 艾迪生追问自己到底是谁,对方说会把来龙去脉都告诉他,只要他“把礼物想好”。艾迪生谨慎的放弃。另一侧的电脑前,粟丹一直观察着局势的发展,他命令手下二十四小时监控聊天室。艾迪生无意间帮老六打跑了经常欺负他的城西混混肘子,庆功酒桌上,艾迪生提出上网的要求。老六带他来到狗熊的修车店。
    艾迪生终于再次上联络对方,对方在确认东西在艾迪生身上后,与他约好了见面的时间地点……温暖在街上意外发见了一个老相识——冒充粟丹给她照片的男人,她兴奋的联络粟丹,手机却意外断电。温暖只好不管不顾自己跟了下去。粟丹怕温暖有情况,赶紧出来找她。
    温暖跟踪到一个僻静的废厂区,假粟丹突然没了踪影。温暖四下寻找着目标,身后传来一个男人阴郁的声音。她方才跟踪的假粟丹不知何时已到了她身后,一脸微笑地看着她……[收回]

天敌精彩对白

天敌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天敌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天敌的短评

(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