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10
  • 集数:25
  • 单集片长:45分钟
  • 又名:相声传奇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窦天宝传奇剧情

25集电视连续剧全面展示旧时江湖艺人的生活状况,展现相声艺人的台前幕后。比如江湖规矩、行业规矩、舞台规矩。相声艺人如何学艺、练功。师傅如何给徒弟单独“过活”、“说活”。涉及相声、鼓曲、戏曲、评书、魔术、杂耍等各个艺术门类的行业知识的展示。艺人之间的相亲、相斥。人性最根本的赤裸展现,人物对白轻松幽默而凸......[详细]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窦天宝和梁大元都是军阀之子,两人从小一起长大,一起在很多护卫的陪同下读书。两人曾一起游荡于天桥一代与江湖艺人玩闹,建立起童年的友谊,虽然也偶有矛盾,但一直相安无事,往来甚密。后来梁大元的父亲升做了督办,梁家成为京城一霸。窦天宝父亲却在一次会议上被打死了。窦天宝母卷带而逃,家中诸人也纷纷携款而走,年幼的窦天宝家道中落。
    窦天宝家中只剩一位忠心的老仆窝囊未曾逃走,坚持留下来照顾他。瘦死的骡子比马大,窦家剩下的家业如果好好...[详情]

    窦天宝和梁大元都是军阀之子,两人从小一起长大,一起在很多护卫的陪同下读书。两人曾一起游荡于天桥一代与江湖艺人玩闹,建立起童年的友谊,虽然也偶有矛盾,但一直相安无事,往来甚密。后来梁大元的父亲升做了督办,梁家成为京城一霸。窦天宝父亲却在一次会议上被打死了。窦天宝母卷带而逃,家中诸人也纷纷携款而走,年幼的窦天宝家道中落。
    窦天宝家中只剩一位忠心的老仆窝囊未曾逃走,坚持留下来照顾他。瘦死的骡子比马大,窦家剩下的家业如果好好过普普通通的日子,原也能维持。奈何窦天宝别的本事不行,花钱的本事却是连一起玩到大的梁大元也比不上他。
    这一日梁大元在书茶馆内听“盖三省”说书。“盖三省”正说到精彩之处:“大英雄一跺脚,用手点指,你们这帮王八蛋!”不想这一句话惹出祸来。梁大元非说这句是在指骂自己,指使手下众流氓痛打了“盖三省”一顿。打完人,说书先生“盖三省”及茶馆的掌柜、伙计诸人还要陪笑将梁大元送走,半分都不敢得罪于他。梁大元觉得无聊。贴身的随从小笔提议去美凤楼。梁大元忙让小笔叫上窦天宝一同前往。
    小笔来到窦家,正赶上窦天宝被窝囊锁了起来。窝囊连忙放了窦天宝。原来窦天宝做惯少爷,别的本事不成,花钱却是一等一的好手。窝囊不忍心看着窦天宝将仅剩的家当都败掉了,故而将其锁在屋子里,不许他外出随便花钱。窦天宝同梁大元来到美凤楼,二人挑来挑去都没有能看上眼的姑娘。妈妈调足二人胃口才请出号称压箱底的冰清,终于同时博得两人的青睐。二人商定一个人陪冰清聊半个小时的天。窦天宝先与冰清在房内聊了半个小时的天,小笔进来将其唤出,换梁大元进屋。哪想还没到半小时梁大元就被窦天宝骗出。屋内,冰清与窦天宝山盟海誓之后,问窦天宝要一千元来娶她过门。窦天宝一口应允。窦天宝回家后没几天就卖掉了前院房产,凑出一千元,便急忙去美凤楼找冰清。窦天宝来到美凤楼,却被拦阻,见不到冰清。妈妈说冰清这两日害了病需大价钱医治,美凤楼出不起。窦天宝二话不说扔下钱给冰清治病。妈妈这才带窦天宝来看冰清。冰清装作病情严重,又说了好多情意绵绵的话来哄窦天宝。该说的话都说完了,妈妈便推说冰清需要修养,不让窦天宝久留。次日清早,窦天宝买了点心水果到美凤楼来探望冰清。伙计却告知冰清病重,已死于昨夜,极言死前如何对他念念不忘。窦天宝难过不已。正在此时,恰好被梁大元家的仆人小笔撞见,劝慰了窦天宝几句,便拉他同回了梁宅。梁大元请了几个艺人在正厅热闹。奈何窦天宝痛心冰清之死,全无听戏唱曲的心情。梁大元故意逗弄窦天宝,吩咐唱太平歌词的姑娘小白蛇坐他旁边。小白蛇才凑过去,就被窦天宝一把推开。梁大元又命何人乐等说段相声。窦天宝依然不乐,言道相声自己早就听腻了。窦天宝当初与梁大元一起常常去天桥玩耍,何人乐他们没少接他的赏钱。何人乐戏说一句“您太聪明了,您要是干了我们这行,我们全没饭了”窦天宝也戏言回他“哪天我没饭辙,我就找你们说相声去”不想后来果应此言。
    北平府新来了一个京剧的昆角儿雪梦华。窦天宝和梁大元邀雪梦华一起吃饭,酒席宴间两个人都来捧这位雪角儿,争着包她的票。雪梦华略微一露口风,梁大元立刻答应要包她二百张票。窦天宝仍改不了争强好胜的心性,立刻允诺包三百张票,而且连包一个月。梁大元归家与小笔暗笑窦天宝,已经穷成那样的还拿什么捧角儿。
    回得家来,窦天宝故计重施,卖掉了家里的东厢房。窝囊看不过去,却也拿窦天宝无可奈何。窦天宝不但白天去戏院包票、打赏,晚上还陪雪梦华打牌故意输给她哄她开心。窦天宝终于为了雪梦华卖尽房产。
    这一日,天降大雪,一个观众也没有,眼看戏要唱不成了。窦天宝心中不忍,掏出钱来包场。他却怎么也想不到,此时的雪梦华正拿着梁大元送的镯子跟梁大元一起睡在饭店高间。雪梦华要梁大元给她买钻石,两人醒来一同逛街,戏也不唱了。窦天宝得知角儿有应酬不开戏,信步走到落子馆内。落子馆上下爷前爷后一番恭维,窦天宝便觉还是昔日风光一般,点了姑娘唱曲,仍是习惯性的大把大把扔赏钱。正这工夫,窝囊急急来找他。原来窦天宝的母亲临走前早防了一手,在大兴给他留了一套房子和四十亩地。窦天宝不想去大兴,无奈窝囊以死相逼,窦天宝只得随窝囊赶赴大兴。梁大元与小笔议论窦天宝落魄大兴之事,自觉终于赢了窦天宝一次,十分高兴。
    窝囊害怕窦天宝重蹈覆辙,一心希望他安安稳稳过日子,未与天宝商量就为他定下了一门亲事。天宝扭不过窝囊,勉强答应。洞房花烛夜,窦天宝掀起盖头,发现新娘奇丑无比,不禁大惊失色,大叫一声“天哪——”![收回]

  • 第2集

    洞房花烛夜,窦天宝因嫌新媳妇大俊貌丑,假托上厕所之名连夜逃离了大兴。大俊家在当地也是富户,加之大俊貌丑性憨,而且自我感觉极其良好,从来不觉得自己丑,觉得自己肯下嫁完全是看窦家已故老爷子的面子,觉得窦天宝太不知趣,于是发誓天涯海角也一定要找到窦天宝。
    窦天宝来到天桥,正碰到何人乐要上天桥说相声,于是要听一段。在天桥的各种摊位中间,窦天宝坐在相声摊的场面桌旁,听二娘们和陈世忠说相声。窦天宝听出二娘们艺业不凡,有点自己的玩...[详情]

    洞房花烛夜,窦天宝因嫌新媳妇大俊貌丑,假托上厕所之名连夜逃离了大兴。大俊家在当地也是富户,加之大俊貌丑性憨,而且自我感觉极其良好,从来不觉得自己丑,觉得自己肯下嫁完全是看窦家已故老爷子的面子,觉得窦天宝太不知趣,于是发誓天涯海角也一定要找到窦天宝。
    窦天宝来到天桥,正碰到何人乐要上天桥说相声,于是要听一段。在天桥的各种摊位中间,窦天宝坐在相声摊的场面桌旁,听二娘们和陈世忠说相声。窦天宝听出二娘们艺业不凡,有点自己的玩意,便很爱惜,掏出钱来放在场面桌上。何人乐一边道谢,一边询问窦天宝的近况。言语间一来二去提到了雪梦华,窦天宝于是去戏班找雪梦华。
    窦天宝来到后台与雪梦华聊天。没说几句话,雪梦华就说自己饿了。窦天宝急忙出去买点心。哪知提着点心回来后,伙计却再不许窦天宝进后台找雪梦华了,都言不认识他。窦天宝想起当初花在戏班身上的钱,深感这些人太过绝情绝义。出得戏班,却发现归来路上不小心被小偷偷去了身上钱袋。身无分文的窦天宝去店里投宿,想先欠着或者,结果被伙计赶了出去。
    窦天宝去相声艺人何人乐家借宿。何人乐说自己丈母娘明天要过来住几天,实在不方便,告诉窦天宝可以去说相声的陈世忠家借宿,说相声的最讲义气,肯定没问题。说完了还不停的夸窦天宝的大褂好。窦天宝脱下大褂赠与何人乐。何人乐一边推托,一边收下。窦天宝来到陈世忠家,摸着陈世忠家门上的大锁,叹着气,转身离去。
    深夜里,窦天宝穿着短衣裤抱着肩在街上走。一辆洋车从对面跑来,车里坐着的赫然是自己心疼许久思念许久的冰清姑娘。窦天宝急忙上前将车拦住。冰清却对他说自己叫玉洁,冰清已经死了。洋车就地而去,风中传来冰清的轻笑。窦天宝站在电线杆下大哭。对面走来窦天宝多年不见的儿时好友没溜。没溜将天宝带到自己家中。原来没溜爹妈死了之后,自己去了一趟两广,没挣到钱,只好又孤身回到北平。从此窦天宝就借住在没溜家中,但是两个人约定白天各做各的营生,谁也不许管谁,只是晚上回来一处睡觉而已。
    这一日,街上有个骗子用十个碗骗钱,说自己是山东来送礼的,可那家人不在了,手里拿着信,说这十个碗是上等瓷器“十老会”。没想到还没骗到钱就被上一次受过骗的人发现了,追打而去。恰好窦天宝从此经过,捡起十个碗和写着“十老会”的信,兴冲冲来到一家古玩铺。柜上一个先生看碗,另一个先生查瓷器谱,却说瓷器谱上并没有“十老会”的名字,不收。窦天宝不甘心,直夸自己的碗好,不小心打碎了一个,无奈悻悻离开。
    窦天宝来到梁宅,给梁大元看自己带来的九个碗。梁大元差小笔去取瓷器谱。窦天宝心虚,包上碗欲走。小笔却说这碗在谱,叫“九龙图”。梁大元立刻出一千元将碗买了下来。窦天宝不由叹气,碎一个到对了。当晚,窦天宝和梁大元一起到酒楼吃饭、听曲。窦天宝多日不听曲了,这次格外高兴,把弦师和唱曲的都赏了个遍,刚刚卖碗赚的钱,转眼已花去了六百多。席间梁大元问窦天宝今后的打算。窦天宝于是托梁大元帮他找家戏班,自己要下海唱戏。梁大元刚带窦天宝来到戏班后台,窦天宝就成了众人的笑话。他根据自己的理解改了唱词,把《珠帘寨》原板“哗啦啦”改了“咕咚咚”,还说出自己一番道理。碍着梁大元面子,窦天宝留下来搭班唱戏,说定明天就派戏。第二天,班主单独和窦天宝谈,说没法给他派戏,因为他不会整出的戏,就是学也是以后的事了。窦天宝头一天搭班,先是《捉放曹》演个猪,他在台上不好好演,学猪叫。然后《牧羊圈》演羊,他又学羊叫。最后压轴戏《黑驴告状》那驴本该窦天宝演,管事的不让他再演了。窦天宝心中本就有气,才在演猪演羊时故意搅了场,一听管事的话,上去就和他扭打在一起。两人一直打到台上,把戏彻底搅了。恰巧小笔来到园子,偷偷趁乱拉窦天宝衣襟将他拉走。
    原来小笔找窦天宝是有事,街北平安戏院开业,大破台缺一个吊死鬼,酬劳是二百。窦天宝毫不犹豫应下了。回到家里,没溜听闻此事,心中迷信,劝他别去。窦天宝不听,坚持要赚这二百元钱。晚上,窦天宝到后台扮上,有人给勾脸,有人嘱咐路线。窦天宝扮好了一路跑来,不时被桌椅绊倒,最后跑到后台门口,有人把他推出去,扔给他二百元钱。窦天宝好不容易才爬起来,捏着二百元踉跄回家,不想路上又被人将二百元抢去。窦天宝扑地痛哭,巧遇评戏班小主演十二红和她的母亲李妈。李妈与窦天宝的母亲旧日相识,又见他实在可怜,于是将其带回家中。李妈劝慰窦天宝“有享不了的福,没有受不了的罪”。十二红提议让窦天宝跟她们搭班唱评戏。早上,窦天宝正在没溜家勤奋的练嗓子,小笔来邀请他参加梁大元生日。窦天宝酒席宴间百感交集,喝了一个大醉,把梁大元的生日宴弄得不尴不尬。两个仆人将其扶出。窦天宝糊里糊涂上了一辆不知是谁的汽车。[收回]

  • 第3集

    汽车开至一大宅院的后门。门开了,里面的人将已经醉的不省人事的窦天宝扶了进去。绣房内,有人将窦天宝扶上床,放下幔帐。绣房门外,一个人影晃动。人影左顾右盼,闪身轻步走进绣房。一大群人出现在门外,为首一老者注视着屋内。屋内,刚进来的人一怔,觉出床上有人,来人忙打开衣柜门钻入。只听门外大喊一声“拿下”,门开,众仆人闯入开柜门将来人拉出。院内,老者指挥众人将柜内人按倒在地痛打。最后老者大喊“把他头发和眉毛全剃了”。众人把被打之...[详情]

    汽车开至一大宅院的后门。门开了,里面的人将已经醉的不省人事的窦天宝扶了进去。绣房内,有人将窦天宝扶上床,放下幔帐。绣房门外,一个人影晃动。人影左顾右盼,闪身轻步走进绣房。一大群人出现在门外,为首一老者注视着屋内。屋内,刚进来的人一怔,觉出床上有人,来人忙打开衣柜门钻入。只听门外大喊一声“拿下”,门开,众仆人闯入开柜门将来人拉出。院内,老者指挥众人将柜内人按倒在地痛打。最后老者大喊“把他头发和眉毛全剃了”。众人把被打之人的头发眉毛全都给他剃了,这才将他抬出去。
    原来老者来捉自己小妾美娜的奸,可是对这小妾却又百般疼爱无可奈何,总是不由自主地由着她的性子胡闹。美娜原是窦天宝家的丫环。屋内,美娜掀开幔帐,见来是窦天宝,忙唤“少爷”。窦天宝朦胧醒来,二人诉说离别之事,美娜深念昔年天宝母亲的恩情,自觉无以为报。次日天明,美娜送窦天宝离开,还往窦天宝衣兜里塞了好些钱。
    窦天宝回到没溜家,却意外的看到了十二红,奇怪的询问她怎么会来此。十二红说早上喊嗓子时遇到一个叫没溜的人,一身的伤,还说和窦天宝是朋友,人在戏班后台呢。窦天宝急忙随十二红赶到戏班。李妈等人围着躺在箱上的没溜。窦天宝猛然发现没溜的头发和眉毛都没有了,正在纳闷,忽然想起夜间恍惚中听到老者大喊“把他头发和眉毛全剃了”,不禁大笑起来。窦天宝搀扶没溜回家。十二红不忘嘱咐窦天宝有空来唱戏。回到家后,窦天宝询问没溜受伤缘由。没溜只是胡吹牛,并不敢说实话。窦天宝轻轻点破,没溜甚为差异,当天宝神仙一般。二人聊了一会儿,窦天宝要出去听戏,顺便好给没溜捎点吃的回来。窦天宝来到评戏班后台,梁大元、花玉婷、十二红三人正在说话。彼此打过招呼,十二红把窦天宝拉至台角说话。十二红依旧是问窦天宝唱评戏怎么样,窦天宝心中却在诧异梁大元居然认识花玉婷。郝小文突然过来焦急地对十二红说今天《贫女泪》演李喜的人人乐没来。十二红听了也十分着急,赶紧询问窦天宝是否愿意救场。窦天宝说自己不会,京班大戏还凑合。十二红说李喜就是唱京胡的,拉过窦天宝给他说戏。郝小文则去通知花玉婷。郝小文一推后台门,梁大元从里面扔出一个凳子,正砸了郝小文的头。花玉婷和梁大元一起出了后台,对戏园的伙计说后面的戏让十二红唱。
    窦天宝扮相出奇,嗓音也好,一段戏下来好声不断,十二红也暗暗点头。窦天宝下台来,却见十二红正在给郝小文头上裹伤。十二红为难的对窦天宝说郝小文家里孩子多,全仗他挣钱养家,如今不能勒头唱不了戏了。窦天宝立刻说要替郝小文唱戏,钱都给郝小文。后台众人都念窦天宝人好心善。然而这事却不是说说就能成的,当地有一个评剧公会,要想唱戏必须先去挂号,拿上证才许唱戏。窦天宝和十二红来到评剧公会,会长态度冷淡,十二红只得拉窦天宝离开。十二红每天早上带窦天宝练功、喊嗓子。眼看日子一天天过去,窦天宝交上评剧公会的履历却毫无消息。窦天宝又去评剧公会询问,会长仍然没有发证的意思。窦天宝气愤评剧公会这种旧社会行会欺压艺人的行为,痛打了会长一顿。过了几天,花玉婷又出去。窦天宝和十二红挑班主唱《铡阁老》,不想开戏之前评剧公会的会长带着一个巡警赶到,不许窦天宝唱戏。窦天宝气愤不已,奈何戏班中的众人都怕会长。窦天宝与十二红一起吃馄饨,心中暗暗决定要为穷苦艺人出口恶气。评剧公会会长出门,上了洋车。窦天宝立刻上了另一辆洋车跟踪。会长乘坐的洋车与一个推车汉子撞在一起,满车的酱豆腐洒了会长一身。推车汉子要会长赔酱豆腐钱,会长让推车汉子赔他大褂。两个人言语不和打了起来。附近一户人家正在修大门,上面刷白灰。主家一个大白胖子出门怕衣服沾了白灰,因此上穿了一身白大褂。不想才出得门来,就被甩了一身酱豆腐。此时窦天宝来到附近一家酱菜铺,告诉店里的伙计有人打卖酱豆腐的。众伙计立刻冲出去帮忙,与会长打在一处。胖子回去换了衣服,没想到走到门口又被甩了一身酱豆腐,只得回去再换。一阵哨响,大批警察赶到,经询问原来诸人身上的不是血,是红色的酱豆腐,于是只要求各人不要再打,赶快散去。胖子换了身红大褂出来,心想再不怕酱豆腐了,头上却掉下一桶白灰来,只得又回去换衣服。
    窦天宝趁着会长不在,和十二红一起唱戏。二人表演杜十娘活捉孙富,台下掌声雷动。窦天宝回到没溜家里收拾东西,要和十二红去看郝小文。没溜笑窦天宝什么行当都唱。窦天宝说毕竟比不得京班大戏行当齐全,只能赶上什么来什么。窦天宝买好点心来到十二红家,十二红母亲上戏班给人梳头了,不在家。二人嬉闹了一阵,这才同赴郝小文家。窦天宝和十二红留下点心和钱就匆匆走了。郝小文媳妇感激不尽。会长又来戏园搅闹,不让窦天宝唱戏。窦天宝用计将他稳住,唱完戏又将会长打跑。[收回]

  • 第4集

    十二红埋怨窦天宝脾气太急,得罪了会长戏班上下这几十口子都不好过了。窦天宝也明白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答应以后会尽量控制自己。两人又谈到最近座不好,大伙分不着钱。窦天宝认为不上座主要是因为戏不行,就那点老戏翻过来掉过去来回演,看戏的不腻,唱戏的也腻了。所以窦天宝决定排新戏《狸猫换太子》。这样,就由窦天宝给众演员说戏,花玉婷来反串陈琳,十二红演寇珠,郝小文演八王,窦天宝自己演郭槐,后头赶包公。众人一直赞成。
    同时...[详情]

    十二红埋怨窦天宝脾气太急,得罪了会长戏班上下这几十口子都不好过了。窦天宝也明白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答应以后会尽量控制自己。两人又谈到最近座不好,大伙分不着钱。窦天宝认为不上座主要是因为戏不行,就那点老戏翻过来掉过去来回演,看戏的不腻,唱戏的也腻了。所以窦天宝决定排新戏《狸猫换太子》。这样,就由窦天宝给众演员说戏,花玉婷来反串陈琳,十二红演寇珠,郝小文演八王,窦天宝自己演郭槐,后头赶包公。众人一直赞成。
    同时,在排戏的还有另外一个人,那就是梁大元。梁大元在自己家里请客人看《空城计》。梁大元扮成司马懿,小笔扮成诸葛亮。结果小笔还没唱完呢,梁大元就急忙出场了,只得一遍又一遍跑圆场,最后索性又下去了。台下的宾客们大笑。窦天宝带领众人有模有样的排演着《狸猫换太子》,十二红在台角听着窦天宝的唱,心中赞叹不已。而梁大元家的笑话还没有结束。小笔扮演的诸葛亮上了城楼,唱二六,荒腔走板,极难听。客人们议论纷纷。梁大元大怒,命众兵将杀进西城,活捉诸葛亮。于是在梁大元的带领下众兵将冲入西城,将诸葛亮绑上。梁大元与众客人齐声大笑。这对一起长大的朋友,在排新戏这件事上的看法已经完全不同了。长期与下层劳动人民接触的窦天宝,已经摆脱了军阀子弟玩世不恭的态度,正正经经的把为百姓唱好戏当作了一件大事来做。
    排练完,窦天宝给十二红买二斤梨补嗓子。十二红对窦天宝又敬又佩,深深的爱上了窦天宝,送给他一块怀表。两个人定下终身。却不想正这个时候,李妈跑来,说评剧会长又来了,前后台老板都在,说不把窦天宝轰走,这戏班就谁也不让干了。窦天宝一言不发转身而去。十二红和李妈忙追去。窦天宝跑回评剧戏园门口,前后台老板正在送评剧公会会长。窦天宝将怀表塞入会长口袋中。会长说“少来这套,晚了!”窦天宝大喊“你敢偷我表!”说完一拳打去,会长倒地大呼冤枉众路人走近,纷纷说小偷,太可恨了,一拥而上,怒打会长。前台老板想拦着窦天宝,窦天宝痛恨他软弱,让会长欺压艺人,一怒下决定不在评戏班干了。夜里,窦天宝和十二红在巷口的电线杆下呆立。十二红轻声抽泣,埋怨都天宝唱不了戏了,怎么办。窦天宝说唱不了戏,可以干点儿别的。十二红不明白,哪有唱戏的打会长的道理。窦天宝赶紧转移话题说不能唱评戏,自己可以去搭梆子班。十二红更加着急,说窦天宝又不会唱梆子。窦天宝笑说评戏原来自己也不会。两人一时摆脱愁绪,对唱起苏三的片断。两人携手奔十二红家中去了。梆子戏园门外水牌上书“梆子大王铁达子”。舞台上,正在上演《牧羊圈》,窦天宝扮演小门子,台下掌声如雷。下台卸装时,管事直夸窦天宝的小门子不赖,并且说第二天《辕门斩子》让他演八王。窦天宝不会这出戏,只好求助于铁达子。铁达子让窦天宝给他买糖,却不肯教他戏。十二红说回头让郝小文帮忙打听打听谁会这出戏,给帮着念念。没想到郝小文的媳妇就会,她爸爸原来唱梆子老生的。第二天,梆子班上演《辕门斩子》,铁达子扮演杨六郎,窦天宝扮演八王。铁达子唱完,窦天宝上场。铁达子下场,摘下髯口,端杯喝水,见彩匣子旁有烟,顺手拿起,点着。烟卷突然爆炸,铁达子满脸黑。过一会儿又该铁达子上场了,满脸乌黑,观众大笑,窦天宝也大笑。观众起哄,茶壶、苹果飞上台。烟是窦天宝放的,他瞧不过铁达子这样觉得自己是角儿就了不起了的人,更瞧不过铁达子不肯帮助同样穷苦的艺人。于是窦天宝被赶出了梆子戏班。
    梁大元又去书馆听书,想起上次听书的不愉快,命令每个客人在听书时必须吃山里红。结果说书先生直流口水,没法说书了。梁大元打赏了说书先生,回家。梁宅大厅里,正中摆了一桌酒席,梁大元、窦天宝及三四名客人围坐在一起。不一会儿,评剧会长带着十二红等七八个艺人走进来。会长让十二红唱一段,窦天宝拦着不让。几句话不和,梁大元把会长打倒在地。事后,窦天宝对十二红说他们大模大样坐那儿,十二红在那唱,心里受不了。没溜听说评剧会长不让窦天宝唱戏,答应帮忙想办法。会长妻子听没溜说会长不按章办事,教训了会长一顿。评剧班正在上演连台本戏《狸猫换太子》,郝小文演包公但是嗓子不行,一开唱就被观众起哄叫倒好,只得狼狈下场。恰好窦天宝拿着许可证走进来,十二红连忙喊他救场。窦天宝开口一唱,好声四起。十二红在上场门看着,满脸喜悦。晚上,十二红和郝小文迎面碰上小笔和小笔的几个朋友。郝小文见小笔不怀好意,拦住了他,让十二红快跑。郝小文因此得罪了小笔。第二天,郝小文走在街上,一黑衣人迎面走来,手持一玻璃瓶向郝小文头上砸去。郝小文大吼一声,昏倒在地。[收回]

  • 第5集

    郝小文满头鲜血,回到家中即栽倒在地。原来玻璃瓶中装的是镪水。郝小文头脸缠着白布躺在床上,窦天宝坐在床头注视着。郝小文的孩子也坐在床上。窦天宝劝慰郝小文的妻子几句。十二红请来先生给治病。先生坐在床头给郝小文把脉,又四下望去,看看床头坐的孩子,居然说得的是妇女病。郝小文头部全蒙白布,看不见脸,庸医错当他为女眷了。窦天宝生气,罚他把院里的二百斤煤灰都摇成煤球。先生:好,我认罚认罚!我这可不外行,我来!梁大元家也在治病,梁大...[详情]

    郝小文满头鲜血,回到家中即栽倒在地。原来玻璃瓶中装的是镪水。郝小文头脸缠着白布躺在床上,窦天宝坐在床头注视着。郝小文的孩子也坐在床上。窦天宝劝慰郝小文的妻子几句。十二红请来先生给治病。先生坐在床头给郝小文把脉,又四下望去,看看床头坐的孩子,居然说得的是妇女病。郝小文头部全蒙白布,看不见脸,庸医错当他为女眷了。窦天宝生气,罚他把院里的二百斤煤灰都摇成煤球。先生:好,我认罚认罚!我这可不外行,我来!梁大元家也在治病,梁大元的狗生病了,不吃饭也不吃药。梁大元出主意用竹筒子一头搁狗嘴里,一头搁人嘴里,把药吹进去。结果梁大元没有狗吹得快,呛得直咳嗽。
    窦天宝、十二红、郝妻送走另一位看病先生,窦天宝回头看头一位庸医摇煤球。细聊之下才知道,这庸医原本就是摇煤球的。窦天宝、十二红与郝小文的妻子商议,郝小文哥时期也上不了台,回去和大伙说一声,搭个桌,大伙唱几场戏,把钱都给送来,先看病要紧。窦天宝带领大家在评剧戏园内演《烧骨计》,窦天宝扮演的店家,十二红扮演的娃娃生与旦角跪街乞讨。窦天宝持长竿挑竹蓝伸向观众席。众观众纷纷向篮中扔钱。散戏后,众人在后台清点台上募捐来的钱,始终还是太少。而且附近也请不到专门治镪水烧伤的大夫。窦天宝想起当初听自己爸爸的副官提过,有一位专治烧伤的大夫叫王天蟾,外号叫赛华佗,是个世外高人。可是他住得远,在房山。窦天宝于是想办法去房山请王天蟾。窦天宝来到梁大元家,梁大元刚画了幅画,让窦天宝看。窦天宝直夸这张钟馗画得好。梁大元却说画的是貂禅。二人对坐,小笔倒茶,梁大元突然咳嗽起来,窦天宝一询问,得知是给狗吹药,一不留神把药咽了,之后就总咳嗽。窦天宝连忙说这个病不轻,得格外注意,还说认识一个专门治这个病的大夫,是房山的王天蟾。
    窦天宝和小笔坐着梁大元的汽车去请王天蟾。路上,窦天宝与小笔闲聊,觉得小笔的话中有疑点,用话套出小笔曾经用镪水伤人。窦天宝恨小笔居然这么歹毒,于是设计将小笔丢在半路的荒山野岭。窦天宝来到王天蟾家中,不巧,王天蟾的母亲身染重病,王天蟾不肯外出诊病。窦天宝坐在床头,注视着王天蟾的母亲,想起自己的母亲,不禁有点难过。老太太听说窦天宝是唱戏的,回忆起自己年轻时和丈夫看过戏,如今却多年没有见过戏班了。窦天宝为哄老人家高兴,一段一段的唱着,老太太微笑的听着。窦天宝整整唱了一夜,老太太闭着眼微笑。王天蟾感激的注视着窦天宝,决定随窦天宝先去一趟北平。一唤自己母亲,才发现老太太含笑去世了。王天蟾大哭。
    大批乡邻来忙碌着白事。窦天宝呆立院中。司机说当地的规矩,死了人,孝子要守孝七七四十九天。窦天宝无奈,转身刚要走,王天蟾披麻带孝走出屋来。窦天宝心中过意不去。王天蟾并不怪窦天宝,相反,对他十分感激。王天蟾故意说出需守孝四十九天的家规。窦天宝并不强求,只说让王天蟾节哀。王天蟾更加感动,知道窦天宝实在是好人,向屋门跪下,连磕四个头,便要随窦天宝同去北平。汽车回来驶过丢下小笔的地方。睡在石上的小笔猛然惊醒,忙向汽车追去。回到北平,窦天宝扶王天蟾走下汽车,猛见郝家门挂着挑钱纸,屋中传来哭声。窦天宝走进屋中,见郝小文躺在床上已经去世,扑通跪倒,大哭起来。王天蟾叹了口气,转身而去。屋内哭声一片。小笔异常狼狈的跑回梁大元家,诉说自己上了窦天宝的当。梁大元毫不放在心上,只说花玉婷不在北平了,戏也没得听,要和小笔带上狗去开洼野地逮兔子玩。
    窦天宝听说花玉婷离开北平了,来到十二红家,与十二红母女商议,让十二红挑班唱主角。十二红怕观众不认她。窦天宝鼓励她,答应自己帮她配戏,唱《万花船》,自己演蔡炳。十二红才勉强放下心来。观众对大水牌上写的“名震平津十二红”也还认可,纷纷入场。窦天宝扮演的蔡炳配上十二红扮演的小生,观众反应热烈。梁大元也在观众席,见花玉婷不在,换了十二红挑班,于是让小笔去请十二红来吃饭。梁大元在酒楼包间久等十二红不来。小笔想起窦天宝把自己扔在路上的旧事,想借机让梁大元帮自己出气,于是说是窦天宝不让十二红来。梁大元于是对窦天宝很不满。
    小笔并不就此罢休,去评剧班后台捣乱,偷偷在十二红上场用的马鞭上做了手脚。十二红持马鞭出场亮相,趟马,再亮相时马鞭出手砸向观众席。小笔在观众席向台上扔茶壶,大批不明真相的观众跟着起哄砸戏园子。窦天宝跟十二红去小吃摊吃饭,得知是梁大元让小笔请十二红吃饭,十二红没去,于是问十二红为什么不告诉自己一声。十二红说怕窦天宝脾气不好,着急。窦天宝一边喝酒,一边感慨自己小时候在蜜罐里长大。不久之后,评剧戏班失火,整个戏园都被烧掉了。十二红与窦天宝在苇塘边并排而坐,二人无语良久。十二红心内焦急,不知该怎么办。窦天宝提议去天桥撂地。窦天宝和十二红来到天桥撂地演出,观众很捧场,对他们十分认可。这一天,窦天宝要去买点东西,经过天桥的一个说书的摊位。左大年正在说书,窦天宝被吸引住了。十二红在自己的摊位等了许久,都不见窦天宝回来,心中十分奇怪。窦天宝听完了书,随着左大年来到一个豆腐脑摊,追问后来的故事情节。左大年并不告诉他,只顾着吃饭。焦急的十二红在豆腐脑摊找到窦天宝,十分生气。[收回]

窦天宝传奇精彩对白

窦天宝传奇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窦天宝传奇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窦天宝传奇的短评

(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