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10
  • 集数:23
  • 单集片长:45分钟
  • 首播平台:央视八套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打分:6.6
写影评 写短评 收藏

政协主席剧情

海江市遭遇罕见的暴风雨,山体滑坡,房屋被淹,部分学校教室倒塌,常务副市长许智龙搞的政绩工程幸福大街变成一片汪洋。许智龙勇于承担责任,积极组织救灾,努力挽回经济损失,并准备启动海港公路规划。因该公路经过之处地下可能存在古城墙遗址,一些专家和副市长姜晓宁提出意见,此事没搞清之前不能贸然动工,否则将会成为历史罪人。时逢领导班......[详细]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坐落在山脚下的古关小镇,乌云席卷而来,飘洒的细雨将小镇笼罩。古关镇中学,校园冷冷清清,一栋陈旧的教学楼里隐约传来琅琅读书声。初三(一)班教室,“哐铛”一扇窗户被阵风吹开,屋顶墙皮被水沁透,一块厚厚地墙皮脱落。教导主任匆匆来到校长陈蕊办公室,急切地道:要尽快让镇领导来看看,抓紧修缮这些年久失修的教室,一旦再来场大雨,后果将不堪设想……
    傍晚,在海州市东江区古关镇郊外,一群人正打着黑伞、冒着小雨在开现场会。由海州市政府...[详情]

    坐落在山脚下的古关小镇,乌云席卷而来,飘洒的细雨将小镇笼罩。古关镇中学,校园冷冷清清,一栋陈旧的教学楼里隐约传来琅琅读书声。初三(一)班教室,“哐铛”一扇窗户被阵风吹开,屋顶墙皮被水沁透,一块厚厚地墙皮脱落。教导主任匆匆来到校长陈蕊办公室,急切地道:要尽快让镇领导来看看,抓紧修缮这些年久失修的教室,一旦再来场大雨,后果将不堪设想……
    傍晚,在海州市东江区古关镇郊外,一群人正打着黑伞、冒着小雨在开现场会。由海州市政府组织的海江公路建设方案调研论证小组一行十几人,正对着山前的一条小路指指点点,各自发表自己的看法。参加调研论证的有省政协委员、著名考古学家戴慧玲教授,海州市副市长姜晓宁,海州市政协副主席刘一鸣、高明峰,海州日报张总编,海州市建设局长苏文斌等。海州市常务副市长许智龙激情洋溢地侃侃而谈,他告诉大家,根据市政府新的发展方案,同时为了迎接明年夏季国际啤酒节,将修建一条横穿古关镇的海江公路,连接沿海港口,打通制约海州经济发展的瓶颈,拉动当地经济的腾飞。许智龙说:这个方案目前正在四套班子里征求意见,有关部门正在进行前期工作。今天请省里和市里的专家学者以及政协的领导到现场,就是想听听各位的意见,以便市政府的这个规划既符合科学发展又符合民主决策,请大家提出宝贵意见。众人对许智龙的话纷纷交口称赞,一致认为市政府的决策英明,将为海州的经济发展、并带动古关镇经济腾飞起到积极作用,为海州百姓造福。刘一鸣显得格外激动,赞扬许智龙有远见、有魄力、大手笔,在主持市政府工作期间,为海州的科学发展呕心沥血,希望海江公路规划尽快实施。刘一鸣说:经历风雨才能见彩虹,预示着海江公路前途一片光明,预示着我们海州的明天会更美好,海州的经济再次腾飞。马上就要换届了,这也预示着许副市长的前途一片光明。听着大家的一片叫好声,高明峰和戴慧玲却显得有些忧虑,一直没有吭声。许智龙谦虚的笑笑,回头问戴慧玲,戴教授,你是国内著名的考古专家和历史学家,今天把你请来目的很明显,请你也发表发表高见,帮我们鼓鼓劲。戴慧玲点头笑笑,问高明峰,你的意见如何?高明峰毫不掩饰自己的观点,说:早在汉代时期,古关镇就是一处重要的关隘,许多历史资料显示,这里的地底下埋着一段长长的古城墙,如果海江公路从此通过,显然要毁掉这段古城墙,我们不能以破坏古文物来换取所谓的经济发展。戴慧玲同意的点点头。许智龙皱了皱眉头,问姜晓宁,你是分管文教卫生的副市长,也是权威,你说说看。姜晓宁说:关于古关镇存在古城墙遗址的说法由来已久,而且说法不一。有专家说在古关镇,但也有许多专家认为古城墙遗址在离此处20公里远的山背,和海江公路挨不上边。并说当初向省发改委报规划时,已经组织了文化界的部分专家进行过论证,并对两地进行了初步的打钻勘探,意见还是比较统一的。姜晓宁对高明峰说:高副主席,你也参加了那个论证会,你也是同意大家的意见的,今天怎么变调了。高明峰气呼呼地说:你那也叫论证,上来就强调海江公路规划的重要性,希望大家和市政府保持高度一致。还有,市里的打钻勘探技术是否权威也值得商榷,这样的论证意见不统一才怪呢……姜晓宁打断高明峰的话,劝高副主席不要对论证的科学性提出质疑,参加论证的不只高副主席一人非等闲之辈。刘一鸣拉了拉高明峰,说:高副主席不是那个意思,其实他的本意也是好的,也是希望海江公路尽快得以实施。许副市长,你放心,虽说周主席身体不好,长期住院,但政协还有我们这些老同志,一定全力支持政府的工作,为海江公路早日贯通建言献策。许智龙感到满意,再次询问戴慧玲,希望戴教授发表高见。戴慧玲对海州市政府的魄力和为民办实事的精神给予了赞同,同时请市政府慎重处理,多听听各方不同意见,做到不留遗憾。许智龙问:你的意见究竟如何?戴慧玲说:我的意见恐怕要让你们失望,据我多年对海州历史发展的研究,古城墙遗址至少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是在古关镇。所以要慎重,千万不可贸然行事。高明峰赶紧插话:我建议请省考古队对两地进行技术勘探。许智龙瞥了高明峰一眼,对戴慧玲道:“这就是你的意见?真有你说的那么严重?真的要请省考古队进行勘探?戴慧玲说:许副市长不要忘了,当初修建幸福大街时你也问过我同样的话,我不希望历史重演……[收回]

  • 第2集

    刘一鸣问清学校垮塌的原因,大怒,说:我当区委书记的时候,你们打报告说要把学校迁到新的安全地点重建,我好不容易从许副市长那里给你们批了500万教育专项经费,怎么一年多了还没建成,钱都到哪去了?此时,赵荣的酒已经醒了,听刘一鸣问便赶紧解释,说那些钱大部分都用在征地和“三通一平”工作上了,准备过一段时间再补上。怕您批评,所以没敢向您汇报。我这也是为古关镇经济发展啊,没办法。刘一鸣很生气,说你好大的胆子,这种钱你也敢挪用,学...[详情]

    刘一鸣问清学校垮塌的原因,大怒,说:我当区委书记的时候,你们打报告说要把学校迁到新的安全地点重建,我好不容易从许副市长那里给你们批了500万教育专项经费,怎么一年多了还没建成,钱都到哪去了?此时,赵荣的酒已经醒了,听刘一鸣问便赶紧解释,说那些钱大部分都用在征地和“三通一平”工作上了,准备过一段时间再补上。怕您批评,所以没敢向您汇报。我这也是为古关镇经济发展啊,没办法。刘一鸣很生气,说你好大的胆子,这种钱你也敢挪用,学校出了问题你担当得起吗?如果让你姐夫知道了,你就别想在古关镇待了。赵荣惊呆,慌忙央求刘帮他渡过难关。刘一鸣令他立即回镇里组织抢救,把损失降到最低程度。赵说现在道路不通,如何回去。刘一鸣说:我不管,你就是爬也要给我爬回去!说罢,转身离开酒店,冲进大雨中。尤广顺问他去哪,刘说不能再等了,自己要走到市政府。他头也不回,径直离去,撇下尤广顺等人面面相觑。尤广顺回过神来,冲门口的迎宾小姐喊,快给我找两把雨伞来。
    幸福大街现场,肖建向许智龙汇报古关镇中学教学大楼垮塌的消息,许智龙听完后大吃一惊,赶紧让肖建联系赵荣,却始终联系不上。许智龙决定立即赶回指挥部,准备调动一切力量全力抢救。
    刘一鸣在大雨中深一脚浅一脚地往指挥部赶去,尤广顺拿着伞追了上来,给刘一鸣撑起伞,小心地问:刘副主席,赵书记的事,您打算怎么办?刘一鸣似乎怒气未消,说:堂堂一个区委常委、镇党委书记,还在市委办公室呆过,连起码的政策底线都不懂?教育专项经费他也敢挪作他用。难怪当初许副市长不同意提拔他,太不成熟了。尤广顺说:刘副主席也不要都怪赵书记,是我要他这么做的,“三通一平”不解决,我怎么去投资。刘一鸣说:那也不能动用这笔钱,现在学校倒塌了,上面追究下来,他这个常委和书记就别干了。尤广顺说:赵书记是您的老部下,又是许副市长的小舅子,刘副主席不能眼看着他被撤职查办,赶紧替他想个办法吧。刘一鸣边走边说:有什么办法好想,这个赵荣,简直乱弹琴,糊涂,越当越没有水平了。
    陈蕊和老师们忙着安顿脱险的学生,万萍萍惊魂未定,哭喊着要找妈妈。陈蕊安慰她,问她妈妈在哪。万萍萍说妈妈跟齐大伯去市里了。陈蕊忙拿出手机,却发现手机没有一点信号。
    海州市防汛救灾指挥部,气氛紧张,肖建向许智龙报告,东江区来电说,由于有一处塌方阻断了通信电缆,加上辖区内的手机基站被雷电击中,与古关镇的联络突然中断,镇里的情况依然不明朗,区里正在组织抢修。李立华从北京打来电话询问抗灾情况。许智龙如实汇报情况。李立华指示尽快弄清学校的伤亡情况,并查清原因。如有人为因素,查清责任,依党纪国法严惩不贷。接完李立华的电话,许智龙强令东江区领导不惜一切代价,亲自赶往古关镇查明情况。就在大家紧张忙碌的时候,刘一鸣一身雨水的走进指挥部,他向已在现场的高明峰小声询问了一下情况。高明峰轻声说:古关镇中学垮塌了。
    许智龙接完李立华的电话后,对古关镇的情况放心不下,决定亲自赶去。姜晓宁、肖建等人都反对,认为全市的防汛救灾工作更需要许智龙在指挥部坐镇指挥。刘一鸣主动请缨,表示东湖的情况自己最熟悉,应该由自己去最合适。许智龙犹豫着。刘一鸣说:许副市长是不是不相信我啊?许智龙说当然不是,而是担心刘副主席年纪比较大了,怕你身体吃不消。更重要的是暴雨冲毁了很多路段,雨还在下,很不安全。刘一鸣说这个时候不能替自己考虑太多,一切应以大局为重。自己知道一条老路,肯定不会被水淹,只是绕点远路,安全到达古关镇没有问题,并在地图上指出那条路。许智龙同意了刘一鸣的请求,并派出市政府最有经验的司机和自己的越野车随刘一鸣前往。
    许智龙送刘一鸣走出市政府大楼,两人握手。许智龙说:古关镇的事情拜托刘副主席了,如有困难,我会迅速赶去。刘一鸣说许副市长放心,我一定不辱使命。说罢,登上越野车,驶离。许智龙望着远去的汽车,稍稍松了口气。[收回]

  • 第3集

    天亮了,陈蕊来到蔡可心家,通知万萍萍去上课,见万萍萍一个人坐在一旁哭泣。陈蕊奇怪,问万海通,萍萍妈呢?万海通说一夜未归。陈蕊一惊,什么,一夜未归,可心会去哪?不会出什么事吧?万说可能会跑去海州市区蔡的亲戚家。陈问是否有亲戚的电话,万说蔡的亲戚都看不起他,他也从来不和他们联系,只有蔡可心有他们的电话,蔡可能会在亲戚家待几天。以前吵架都是这样,到时候就回来了,有什么事等她回来再说吧。陈蕊说没见过你们这么当父母的,我先带萍...[详情]

    天亮了,陈蕊来到蔡可心家,通知万萍萍去上课,见万萍萍一个人坐在一旁哭泣。陈蕊奇怪,问万海通,萍萍妈呢?万海通说一夜未归。陈蕊一惊,什么,一夜未归,可心会去哪?不会出什么事吧?万说可能会跑去海州市区蔡的亲戚家。陈问是否有亲戚的电话,万说蔡的亲戚都看不起他,他也从来不和他们联系,只有蔡可心有他们的电话,蔡可能会在亲戚家待几天。以前吵架都是这样,到时候就回来了,有什么事等她回来再说吧。陈蕊说没见过你们这么当父母的,我先带萍萍上学去了。陈蕊带着萍萍走了。这时,电话铃声响起,万海通接电话,是赵荣打来的,询问蔡可心到哪去了,怎么没来上班,镇里有事等她过来呢。万海通说吵了一架跑出去了,我也不知上哪去了,过几天就会回来的。
    赵荣放下电话,感觉轻松了些,长长吐了一口气。
    鲁宗元送许智龙到政协上任,宣布了省委的决定,对许智龙做了简单的评价,许智龙也做了简短的表态。许智龙的到来,政协领导层中各怀心思。周志远非常激动,真诚的欢迎许智龙,希望他在政协岗位上有一番作为。刘一鸣虽说一百个不愿意,但他毕竟担任领导多年,懂得为官之道,表示一定积极配合许智龙做好工作。杨国昌一脸怀疑,他不知道政协能否在许智龙的带领下上个新的台阶。高明峰虽说以前和许智龙很少打交道,但他认为许智龙在政府的口碑不错,相信他到政协会有所作为。最后,鲁宗元对人民政协的工作给于了高度评价,说不重视政协工作的领导就不是一个好领导,至少不是一个明智的领导。今后凡是涉及海州市重大经济发展的战略决策,都要事先拿到政协进行协商,做到协商于决策之前,监督于实施全过程,参政于各个环节。鲁宗元的话博得机关干部的热烈掌声。
    姜晓宁拿着海江公路规划设计图来找田卫东,询问海江公路规划是怎么打算的,还要不要继续实施。田卫东说:这个规划总体来说没有什问题,只是目前尚有争议,你现在进了常委,可以先花点时间考虑考虑,做到心中有数。等人大会议结束、新班子组成后再具体商议。
    于凡和柳笛驱车赴省城人民医院,接于凡的母亲戴慧玲出院。于凡告诉柳笛,他已经写好了关于“加强海州文化建设,打造海州文化品牌”的提案,补充了很多资料,准备在新一届政协大会上提出。柳笛感谢于凡对自己事业的支持。于凡说:这个提案可不仅仅针对地方戏曲的消亡,而是事关海州未来文化的发展方向。柳笛说:听说政协主席要换成许副市长了,他在市政府挺能干的,也许海州市政协的工作会有一个新的变化。于凡则说据我了解,许副市长以前对政协工作不关心,不知他到政协后会不会改变。
    许智龙参加最后一次市政府碰头会议,他满怀深情的向众人告别,感谢大家这些年来对他工作的支持。
    赵荣到临时学校看望师生,并对陈蕊表示慰问,同时询问教学是否顺利。陈蕊说现在这种状况只能勉强应付,常此下去肯定不行,希望镇里尽快重新建设新教学大楼。如果镇里拖着不解决,自己将越级向上面反映。赵荣说:陈校长别着急,新校舍很快就会解决。赵荣说着有意无意问陈蕊,蔡可心没来上班,万海通说她到亲戚家去了,问问萍萍是否知道亲戚家的地址。陈蕊带着赵荣来到萍萍面前,陈蕊问萍萍是否知道妈妈的亲戚住在哪里。万萍萍说自己只去过一次,不记得了。赵荣说:电话又打不通,只能等她自己回来了。
    许智龙走出政府三楼会议室,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取下挂在墙上的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群农民工手上拿着人民币,正欢笑的围在许智龙的身边。姜晓宁走了进来,问许副市长在看什么呢?许智龙说这张照片是我当副市长后为老百姓办的第一件事,为农民工讨回拖欠的工资。看着这群农民工兄弟的一张张笑脸,我高兴不起来,感到很惭愧。这些钱本来就是他们的劳动所得,为什么拖欠三年不给?为什么一些主管部门无动于衷?为什么非要一个市长亲自处理才有结果?看着这张照片,我时刻提醒自己,我是人民选出来的副市长,每时每刻都不能忘记人民的利益。姜晓宁说:是啊,我们是人民选出来的市长,时刻都不能忘记人民的利益。许副市长是我们的楷模,我们一定以你为榜样。许智龙说:什么楷模,什么榜样,我只是发表一点感慨而已。我把这张照片带走,也许我以后为群众办事的机会少了,留着做个纪念吧。姜晓宁用一种非常亲切的口吻说:许副市长开完会一声不响就走,我就猜着您到办公室来了。您不用这么急着收拾办公室,政府永远是您的家,您什么时候想我们了就来坐坐。许说你什么时候看见我收拾办公室了。姜晓宁说许副市长辛辛苦苦大半辈子,就好好在政协休息休息,把身体养好。许不高兴了,说姜副市长的意思,到政协的同志都可以回家睡大觉了。姜晓宁赶紧解释,许副市长别误会,我只是向您表个态,政府的工作有我们这些“学生”帮您看着,老领导可以放心。许智龙说新一届领导班子年富力强,我有什么不放心的,以后姜副市长有空可以经常到政协来走走,人民政协欢迎你。肖建拿着两张请柬走了进来,姜晓宁对肖建说:许副市长有什么要求全力满足,说完,笑着离开办公室。肖建轻声问许智龙,今天有两项活动您参不参加?许问什么活动?肖建说一是尤广顺的顺发电器商城的奠基仪式,二是石成金的海巢安居工程剪彩仪式。[收回]

  • 第4集

    清晨,一农民匆匆走进镇派出所大门……
    赵影和许智龙吃完早餐,赵影帮许智龙拿好上班的衣服,门外传来汽车喇叭声,原来是接赵影的小车,赵影问许智龙是否要搭车,许说你别以为当了副行长就了不起,你走吧,我们政协也有车。正说着,政协司机王师傅开车来接许智龙。赵影笑了笑,和丈夫挥挥手,坐车离去。
    小车行驶在海州大道上……
    小车驶进政协大门,许智龙下车,正碰到苏文斌也从车里下来。只见苏文斌怀里抱着一叠宣纸和两瓶墨汁,正往自己办...[详情]

    清晨,一农民匆匆走进镇派出所大门……
    赵影和许智龙吃完早餐,赵影帮许智龙拿好上班的衣服,门外传来汽车喇叭声,原来是接赵影的小车,赵影问许智龙是否要搭车,许说你别以为当了副行长就了不起,你走吧,我们政协也有车。正说着,政协司机王师傅开车来接许智龙。赵影笑了笑,和丈夫挥挥手,坐车离去。
    小车行驶在海州大道上……
    小车驶进政协大门,许智龙下车,正碰到苏文斌也从车里下来。只见苏文斌怀里抱着一叠宣纸和两瓶墨汁,正往自己办公室走。许智龙问:你这又是纸又是墨的,你想干什么?苏文斌说昨晚从朋友那里要了点纸和墨,准备把多年没练的书法捡起来,还准备去学习老年门球。许智龙说:看来你到政协真是休息来了。苏文斌说我到政协来了以后,很多朋友建议我少喝酒,别抽烟,多锻炼,不管事,至理明言啊。许智龙沉下脸说:少喝酒,别抽烟,多锻炼我赞成,这“不管事”我可不赞成,共产党员有这种思想,你让民主党派同志怎么想?等一下在会上你可不能散布这个“不管事”论调。苏文斌说我才不会呢。
    许智龙走进办公室,肖建向他汇报主席办公会议的准备情况,并说人员都到齐了,询问是否马上开会。许智龙说别急,你把高副主席叫来。
    赵荣在办公室接到派出所长的电话,说有一位在镇里打工的外村农民刚到派出所报案,称几天前的晚上看到蔡可心出现在右港河附近,现在民警正在赶往现场。赵荣听完电话匆匆走出办公室。
    苏文斌走进杨国昌的办公室,询问今天主席办公会议的内容,正在这时,刘一鸣也走了进来,问杨国昌已经八点半了,什么时候开会呀。杨国昌说许主席还没来,等等吧。苏说不对呀,许主席已经来了,我和他一同下的车。杨国昌说是嘛,那怎么还不通知开会,难道情况有变。杨国昌正要起身,石成金走进办公室,说有一份请柬要交给许主席,问许主席在什么地方?苏文斌让石成金去办公室找许主席。石说我刚到办公室,许主席不在。大家都感觉奇怪,主席会是要提前定好时间的,如果到时因特殊情况延迟,应立即紧急通知各位副主席等一下,并致歉意,许主席到哪去了?
    许智龙乘坐的小车驶进海州市规划设计院的大门,许智龙、高明峰、肖建走下汽车,走进设计院大楼。
    赵荣匆匆赶到右港河,民警们正在仔细搜查。一位民警找到一只女式皮鞋,赵荣问所长,报案人还说了什么线索?所长说:没有了,报案人只是看见蔡可心一人在右港河边走来走去。警察在发现鞋子的地方找到了有人从河岸坠落的痕迹,但没有搜索到更多有价值的线索或物证。所长分析,右港河虽然只是海州河的支流,但由于河道狭窄,堤岸很陡,再加上水流很急,如果是真的落水了,很难上岸,恐怕性命难保。就在这时,万海通闻讯赶来,经他辨认,确定那只女式皮鞋就是蔡可心的。万海通“扑通”一声跪在地下,面对右港河当场失声痛哭。说可心只会两下狗刨,肯定活不了了,会不会是被人推下河的。所长叫万海通在案情还没有搞清楚之前不要妄下结论,究竟是失足落水还是被人推下去的有待进一步调查取证。万海通请求所长一定要找到蔡可心的尸体,所长对赵荣说:赵书记,现在应立即向公安分局汇报,请沿河各地公安机关帮忙协查。赵荣说你们按法律程序办吧。万海通说:赵书记,可心死了,我该怎么办那,赵书记要帮帮我呀,我要找那个可心的相好算账……
    杨国昌办公室,刘一鸣说:你们看看,这就是许智龙,这就是那位曾经手握大权一呼百应的许智龙。上班第一天通知我们开会,自己却不知跑哪儿去了。在政协这个充满民主氛围的环境中,怎么和这种人打交道。苏文斌笑笑,说:还是以前副市长的作风,遇到急事就走,别人很难跟上趟。杨国昌说:看来还是苏副主席了解许主席,他肯定是有急事走了,我们等等吧。[收回]

  • 第5集

    许智龙走进食堂,里面冷冷清清。隔着大玻璃墙看去,操作间里,三、四个人背对众人,正围着看挂在墙上的电视。由于电视声音很大,他们没发现许智龙等人的到来。许智龙走到售饭菜窗口前,看见屋里桌上装菜的盆已是空空如也,装米饭的盆里还剩小半盆米饭,此外再无其他主食。苏文斌要冲里面的人喊,许智龙摆手阻止他,自己喊,师傅,要一份菜。里面的人头都不回,依然看电视,许智龙又喊了一遍,其中一人才看着电视回应,已经没菜了,你没看见吗?许智龙说...[详情]

    许智龙走进食堂,里面冷冷清清。隔着大玻璃墙看去,操作间里,三、四个人背对众人,正围着看挂在墙上的电视。由于电视声音很大,他们没发现许智龙等人的到来。许智龙走到售饭菜窗口前,看见屋里桌上装菜的盆已是空空如也,装米饭的盆里还剩小半盆米饭,此外再无其他主食。苏文斌要冲里面的人喊,许智龙摆手阻止他,自己喊,师傅,要一份菜。里面的人头都不回,依然看电视,许智龙又喊了一遍,其中一人才看着电视回应,已经没菜了,你没看见吗?许智龙说:怎么这会儿就没菜了?那人说:卖光了呗,谁让你不早来呀?许智龙说:这不刚下班么。那人说:那我就没办法了,你出去吃吧!许智龙脸上现出怒气,说这还是政协的食堂么?那人提高了嗓门,是又怎么着?气势汹汹转过身,一看是许智龙等人,傻了眼。苏文斌气得拍着窗口玻璃,喊:曹庆光,你还想干不想干啦?有你这么对主席说话的么?曹庆光一个劲陪不是,说不知道是主席来了。苏文斌更恼了,怒斥,听你这话,不是主席来你就可以耍这种态度了?行了,你别干了,现在就回家。曹庆光哭丧着脸,大哥,别呀……许智龙忍住火,说:现在不说这个,曹师傅,你现在给我和没吃饭的同志们再做点吃的,有什么就做什么。曹庆光赶紧张罗起来。许智龙对众人说:大家都坐下,咱们边等曹师傅做菜,边聊聊天,大家对机关工作、对领导有什么看法都可以说。
    市政府研讨会结束,众人纷纷走出会议室,高明峰还要与姜晓宁理论,刘一鸣赶紧把他劝开,高明峰很不高兴地离去。刘一鸣称赞姜晓宁,说从她的身上看到了过去许智龙的身影,看到了新一届政府的果断和大气。姜晓宁踌躇满志的笑了笑,关切的问:许主席怎么没来?刘一鸣说:许主席说他不好来,怕影响其他同志发言,所以让我来。高副主席是政府特邀专家,没想到一来就放炮,姜副市长多包容。姜晓宁说:老市长要是听到高副主席的话,恐怕要气坏了。刘一鸣说:那可不一定,或许他就是希望有人放炮呢。姜晓宁说:不会,这个规划是他和李书记一直力推的,他怎么会希望有人放炮呢。刘一鸣说:此一时彼一时,当初他是副市长,现在突然到政协工作,他的话起不了决定作用了。而一旦出现不同意见,正是他可以介入的时机,这屁股坐的位置不一样了,思考问题的角度可能就有所改变,可能许主席心里还有点不同意见。这个规划不是还要拿到政协协商么?如果没有一点争议,协商还有什么意义?姜晓宁说:刘副主席,你真这么看许主席?刘一鸣说:他是主席,他怎么做我都会支持。我怎么看他并不重要,我只是希望海江公路规划不要在江副市长手上耽搁了,影响整个海州的经济发展。姜晓宁沉思。
    政协食堂餐厅里,众人七嘴八舌与许智龙谈得热烈。许智龙语重心长地说:我知道,在政协工作的同志都想把工作做好,可有的时候我们的工作可能不被某些领导和某些部门重视,有些问题可能解决起来非常困难,这就无形中挫伤了大家的积极性,甚至心理憋着一股气,有意无意就冒了出来。这是机制的问题,这不能怪你们。今后我们大家共同努力,拿出我们的真知灼见,把政协工作活跃起来,让各级党政部门和社会各界对我们刮目相看。大家拍起了巴掌,都说只要领导有决心,充分调动大家的积极性,大家支持机关整改,谁也不想无所事事。曹庆光端出新炒的菜给众人吃。苏文斌吃了两口便喊起来,老曹,你这炒的什么菜?什么味啊?难吃死了!曹庆光战战兢兢地看着许智龙,其他人也都看着许智龙。许智龙看上去倒吃得津津有味,说:味道是不怎么样,不过还能吃得下去。要我说,食堂搞成这样也不能都怪曹师傅,我来政协有些日子了,要么是开会,要么是参加活动,这是第一次来自己食堂吃饭。我看要做一条规定,从今天起,如没有特殊情况,大家每天都要来食堂吃饭,包括主席们在内。如果我们都不来,曹师傅他们哪有兴趣做好饭菜呀?谁也不想不被人重视,对吧?曹庆光惭愧地说:许主席,您可别这么说:是我们做的不好。许智龙说:我告诉你怎么做好这道菜,我们家那口子可是厨艺高超,我在她身边这么多年也学了不少……[收回]

政协主席精彩对白

政协主席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政协主席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政协主席的短评

(2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全部2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