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10
  • 集数:20
  • 单集片长:45分钟
  • 首播平台:TVB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诱情转驳(粤)剧情

生于中产家庭的成伟信(马浚伟 饰)为人踏实,其父一直希望他能继承父业,成为律师。信不负父望, 诱情转驳女主角陈法拉毕业后成事务律师,但爱刺激的他想转型为大律师,接触各界人群和案件,生活添加兴趣。 伟信终成为大律师,并与家人一同到澳门庆祝,此间伟信巧遇正和小混混发生争吵的跳钢管舞女郎熊朗荞(陈法拉 饰)。朗荞的男友用手机偷拍......[详细]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成伟信正式执业成为大律师,遂举家前往澳门庆祝,当众人在候车到酒店时,巧遇父亲立仁的客户好友儿子高忠荣,两人寒暄一番,但忠荣的气焰却使伟信与伟业感到不屑。
    伟信陪伴父母畅游数个着名景点后感到苦闷,借故与弟伟业独自耍乐,两人在商讨目的地时,伟信被宣传海报上的钢管舞女郎所吸引,着伟业陪伴自己前往观赏,岂料两人来到夜总会,却遇上热爱舞蹈的母亲梁桂芬,要求立仁陪她入内观赏。
    答谢伟信朗荞吻别
    伟信怕尴尬而未有现身,只好等待两人...[详情]

    成伟信正式执业成为大律师,遂举家前往澳门庆祝,当众人在候车到酒店时,巧遇父亲立仁的客户好友儿子高忠荣,两人寒暄一番,但忠荣的气焰却使伟信与伟业感到不屑。
    伟信陪伴父母畅游数个着名景点后感到苦闷,借故与弟伟业独自耍乐,两人在商讨目的地时,伟信被宣传海报上的钢管舞女郎所吸引,着伟业陪伴自己前往观赏,岂料两人来到夜总会,却遇上热爱舞蹈的母亲梁桂芬,要求立仁陪她入内观赏。
    答谢伟信朗荞吻别
    伟信怕尴尬而未有现身,只好等待两人观赏完毕,才与伟业进内一睹其心仪钢管舞女郎的丰采,谁知当立仁与桂芬离开后,钢管舞女郎熊朗荞慌忙地从夜总会走出来,刚好与伟信碰个正着。伟信喜见眼前人正是海报中人,遂与伟业跟踪朗荞,未料却因而帮了她一个大忙。
    朗荞的小溷溷男友蒲英达不满被飞,遂以藏有朗荞出浴裸照的手机要胁她付分手费,两人争持间,手机却被伟信拾走。朗荞约见伟信欲取回手机,英达却凭定位系统追踪而至,朗荞遂拖着伟信狂奔离开,危急间伟信把英达打伤,终于成功与朗荞逃走,并教她删除照片最有效的方法,最后朗荞轻吻伟信的面颊作答谢。
    再遇朗荞伟信避忌
    伟信一身污秽回酒店会合家人,被问及到哪里去,伟信支吾以对,却又忍不住向入睡的伟业透露与朗荞经历的一切。
    翌日伟信再使计欲避与家人同游,未料桂芬大赞昨天观赏的钢管舞表演,并邀请两名儿子同往。伟信担心被台上的朗荞认出而显得甚为避忌,故在后台等候并向她示好,朗荞有感与伟信的地位差距,遂故意冷漠地调侃他。
    伟信与家人在购买手信时,惊见朗荞再次被英达等人追捕,伟信在危急之际救走朗荞,并走进赌场暂避。
    忠荣孝辉挺身救美
    朗荞无意中发现伟信曾偷看其裸照后,痛骂其一顿后离开,此时却遇上忠荣与多名女友,他对朗荞甚有好感,并于英达在赌场外埋伏朗荞时,与手下刘孝辉将她救走。
    忠荣向朗荞自我介绍,她亦表现受落,使伟信看在眼内感到不是味儿,决定前往码头与家人回港,谁知朗荞竟跟着坐上计程车随伟信离开。伟信临行前欲把名片留低以保持联系,却被朗荞婉拒,失落的伟信只好会合家人上船,当伟业等人谈及此行的收获时,伟信竟收到朗荞传来的手机短讯。[收回]

  • 第2集

    伟信成为执业大律师后,凭小小伎俩首次打赢官司,家人与律师行职员为他开庆祝会。立仁欲替伟信安排与其相交多年的客人高永泰接洽,处理租户索偿官司事宜,但伟信却另有打算,要求押后会面。伟信独自前往澳门,到夜总会等待朗荞,可惜原来她已离职,连手机号码亦停用,芳踪杳然。
    伟业志愿成为警察,对侦查事件大感兴趣,但立仁却希望他进修法律,承继其事务所律师楼,伟业无意修读,托辞诸多推搪之际,见伟信回家,伟业如获救星。
    伟信朗荞街头重遇
    ...[详情]

    伟信成为执业大律师后,凭小小伎俩首次打赢官司,家人与律师行职员为他开庆祝会。立仁欲替伟信安排与其相交多年的客人高永泰接洽,处理租户索偿官司事宜,但伟信却另有打算,要求押后会面。伟信独自前往澳门,到夜总会等待朗荞,可惜原来她已离职,连手机号码亦停用,芳踪杳然。
    伟业志愿成为警察,对侦查事件大感兴趣,但立仁却希望他进修法律,承继其事务所律师楼,伟业无意修读,托辞诸多推搪之际,见伟信回家,伟业如获救星。
    伟信朗荞街头重遇
    伟信接触永泰的受伤租户,了解其受伤经过,其后遇上忠荣,忠荣喋喋不休着伟信替其父教训租户,此时伟信瞥见朗荞,恐被忠荣发现,使计引开他的目光。伟信于旺角街头终再次与朗荞相遇,伟信喜出望外,原来朗荞来港工作,并在街头销售电讯服务,为免阻碍朗荞工作,伟信惟有留下名片给朗荞。
    朗荞逞一时之快,不甘被售货员看扁,购下二手名牌手袋,后几经考虑决致电约会伟信。伟信获朗荞邀约,喜不自胜,却被伟业发现,向他进行逼供,伟信如实相告,但惟恐伟业坏其好事,遂以替他报读法律来要胁伟业守秘。
    伟业在商场以手提电话四处拍摄,却被商铺老板关可晴误会为偷拍狂,二人发生争执,保安看过伟业电话内的相片后,让伟业离开。
    伟业因手机电池耗尽,恰巧到可晴的店内充电,可晴乘机开天杀价,伟业不忿,使计将她的客人赶走。
    永泰痛恨被人蒙骗
    永泰为气对头人,悭俭成性的他宁出高价收购对头的心头好古董。可晴因店铺遭业主永泰疯狂加三倍租金,遂往找永泰理论,被赶离开时,意外受伤,伟信看在眼内。永泰突然到其子忠荣的二手车行查核账目,发现忠荣借词亏蚀,实质要他代还赌债,永泰决定收紧付钱给忠荣。伟信与立仁获邀到永泰家中用膳,永泰借赞赏伟信图令忠荣发奋,忠荣不悦离席。伟信认为永泰应赔偿受伤租户,惹永泰不满,忠荣看见伟信顶撞永泰,大感心凉。
    伟信终与朗荞约会,一直气氛融洽,当朗荞接过来电后,即要求终止约会并变得冷淡,伟信大惑不解。
    伟业在商场再遇可晴,可晴得知伟业是公正行的理赔师,误会他协助保险公司,不发赔偿给因工受伤之商场保安员大头仔,向他泼水并将他赶离商场。伟信与伟业两兄弟对女性之野蛮及快速变脸,不约而同感到难以言喻。朗荞收到神秘短讯指示,要她接近有旺角铺王之称的永泰。[收回]

  • 第3集

    朗荞为了接近永泰,刻意安排新的销售电讯地点,果然如她所愿,永泰对年轻貌美的朗荞留下深刻印象。永泰手下何国祥明白永泰心意,向朗荞说出永泰每天用膳地点。朗荞往酒楼与永泰共进午膳,没料忠荣为了向父讨钱而突然现身酒楼,永泰得悉儿子与朗荞早已认识大感没趣,离席并著忠荣送朗荞离开,朗荞好事被忠荣破坏,大感不悦。
    伟信为永泰租户受伤一事,向伟业求助,伟业指出当中疑点。伟信发现英达在香港出现,欲告知朗荞防备,不果。伟信到永泰家洽谈官...[详情]

    朗荞为了接近永泰,刻意安排新的销售电讯地点,果然如她所愿,永泰对年轻貌美的朗荞留下深刻印象。永泰手下何国祥明白永泰心意,向朗荞说出永泰每天用膳地点。朗荞往酒楼与永泰共进午膳,没料忠荣为了向父讨钱而突然现身酒楼,永泰得悉儿子与朗荞早已认识大感没趣,离席并著忠荣送朗荞离开,朗荞好事被忠荣破坏,大感不悦。
    伟信为永泰租户受伤一事,向伟业求助,伟业指出当中疑点。伟信发现英达在香港出现,欲告知朗荞防备,不果。伟信到永泰家洽谈官司,没料竟遇上朗荞,忠荣与伟信於晚饭桌上见朗荞对永泰大献殷勤,心中不是味儿。饭后朗荞自行乘车离去,忠荣认定朗荞的目标为自己老父,叫伟信放弃朗荞,伟信不表认同。
    孝辉口吃 拒绝作证
    伟业到医院探望大头仔,大头仔因受可晴之前证供影响,误会伟业质疑自己的口供,向他怒掷西饼,可晴探望大头仔,见状始知伟业为探求真相而无辜受辱,对他改观。伟信决亲自调查永泰租户受伤经过,对租户自行找人修理冷气机感到可疑。其后伟信接获英达为澳门通缉犯的消息,担心朗荞处境。伟信为阻挠朗荞与永泰约会,建议与永泰到租户家中调查,却无意中发现真相,永泰得悉被骗,大感气愤,但接受租户年迈母亲求情,从宽处理。
    伟信替永泰解决官司烦恼,永泰大喜,宴请成家上下,并在席间接受伟信求情,只略加可晴的铺租。伟信偷听朗荞电话对话,以为她再遭英达威胁,方接近永泰,向朗荞求证,不果。伟业争先将只酎量加租的好消息告知可晴,此时,可晴亦在商场重遇当日目击大头仔受伤的证人,原来他正是忠荣手下孝辉。可晴游说孝辉为大头仔作证,但奈何孝辉天生口吃,为保自尊,不肯到保险公司作证。
    跟踪英达 暗中报警
    忠荣因永泰不肯给钱而大为苦恼,孝辉劝他向永泰求助,惹怒忠荣,忠荣将一腔闷气藉拳击以孝辉发泄,孝辉虽被打,仍好言相劝,并将私己钱给忠荣。忠荣孤注一掷将孝辉私己钱押下赌马,竟让他赢了一笔横财解决燃眉之急,并回家向永泰炫耀一番。
    伟信发现英达下落,跟踪他至宾馆,欲报警之际却发现手机遗留於餐厅,惟有冒险以宾馆电话报警,惜被英达发现,英达穷追伟信时,伟信巧遇朗荞及阿欣,著二人一起逃跑,可惜仍被英达及其党羽追上,朗荞等被挟持,英达不忿伟信报警,举起玻璃瓶向伟信打去,幸**及时到来,众人前往警署协助调查。[收回]

  • 第4集

    伟信在警署指控英达要胁朗荞,英达反驳其指控,表明来港后第一次见朗荞,还出言恐吓二人一番,朗荞亦坚决否认遭英达威逼。朗荞与伟信离开警署后,请伟信不要多管闲事,更表明自己只因贪钱才接近永泰,伟信无奈。朗荞业主欢姨对朗荞与阿欣关怀备至,不单没怪责二人拖欠租金,还不时煲汤水给二人,更提议将楼宇廉价转让给二人,免二人捱贵租之苦,朗荞及阿欣心动。朗荞收到国祥来电,邀请她与永泰吃晚饭。
    可晴不懈 孝辉作证
    可晴、伟业和伟信到车行找...[详情]

    伟信在警署指控英达要胁朗荞,英达反驳其指控,表明来港后第一次见朗荞,还出言恐吓二人一番,朗荞亦坚决否认遭英达威逼。朗荞与伟信离开警署后,请伟信不要多管闲事,更表明自己只因贪钱才接近永泰,伟信无奈。朗荞业主欢姨对朗荞与阿欣关怀备至,不单没怪责二人拖欠租金,还不时煲汤水给二人,更提议将楼宇廉价转让给二人,免二人捱贵租之苦,朗荞及阿欣心动。朗荞收到国祥来电,邀请她与永泰吃晚饭。
    可晴不懈 孝辉作证
    可晴、伟业和伟信到车行找孝辉,希望他替大头仔作证,忠荣从中作梗,请二人不要让孝辉出丑人前。伟信从忠荣口中得知朗荞与永泰关系日趋亲密,心神恍惚,更险酿车祸,伟业认为朗荞出身不佳,且贪钱,不满兄长迷恋她。永泰与朗荞晚饭,并出示酒店房匙,暗示要跟朗荞上床,朗荞借故离席。朗荞离开酒店后,以短讯联络神秘人询问对策,神秘人竟以四十万利诱朗荞跟永泰上床,朗荞断然拒绝。
    可晴与伟业再找孝辉,并展示大头仔在医院治疗的短片,孝辉看后仍不为所动,二人无奈离开。孝辉思前想后,终鼓起勇气跟可晴与伟业上保险公司,为大头仔受伤一事作证人。国祥替永泰安排女伴Ruby,Ruby娇声软语要永泰买东买西,反令永泰忆起朗荞,对他念念不忘,遂以两百元打发Ruby离开,Ruby不悦。
    为见夫面 愿舍一切
    欢姨与有妇之夫崔生同居多年,崔生病危,欢姨遭崔太阻拦,颁禁制令使她无法探望崔生,朗荞得悉欢姨惨况,请伟信相助,伟信却误会她与阿欣纯粹为买平楼而协助欢姨见崔生,断然拒绝相助,并拂袖离去。朗荞追出,不满伟信出尔反尔,为了欢姨怒斥伟信不明白没有钱的惨况,伟信不敢苟同,朗荞遂道出自己童年背景,说到伤心处,声泪俱下,伟信向朗荞道歉。可晴得悉孝辉可能受童年阴影导致有口吃,为了承诺,决心助他改善口吃问题。
    崔生命悬一线,欢姨闯进医院,跪求崔太让她探望崔生,惜仍不得要领。伟信到来,问明欢姨意愿,向崔太开出条件,终令欢姨如愿见崔生最后一面。虽然欢姨得偿所愿,但朗荞却认为她付出的代价太贵,伟信不明朗荞为何时常将金钱挂在嘴边,更指朗荞曾被崔生、欢姨的真情打动落泪,朗荞硬指自己只是为了欢姨痛失一切落泪,伟信却不信朗荞所言,此时,永泰座驾驶过,朗荞即向他挥手。[收回]

  • 第5集

    伟信不忍朗荞为追逐金钱埋没本性,遂向朗荞开出条件,要她成为女友换取满足其金钱的欲望,却被朗荞取笑兼拒绝。朗荞回家,想起伟信示爱,甜在心头。永泰、忠荣与国祥到日本餐厅用膳,却遇上黑社会人物林中豹,中豹带同Ruby与手下出言侮辱永泰,忠荣欲还击,但永泰碍於对方背景,阻止忠荣。
    忠荣深深不忿,离开餐厅时划花中豹的车作报复,并告知永泰作炫耀。中豹与手下大旧发现车身遭刮花,向泊车仔兴师问罪,永泰为免忠荣恶行被揭发,出钱替泊车仔...[详情]

    伟信不忍朗荞为追逐金钱埋没本性,遂向朗荞开出条件,要她成为女友换取满足其金钱的欲望,却被朗荞取笑兼拒绝。朗荞回家,想起伟信示爱,甜在心头。永泰、忠荣与国祥到日本餐厅用膳,却遇上黑社会人物林中豹,中豹带同Ruby与手下出言侮辱永泰,忠荣欲还击,但永泰碍於对方背景,阻止忠荣。
    忠荣深深不忿,离开餐厅时划花中豹的车作报复,并告知永泰作炫耀。中豹与手下大旧发现车身遭刮花,向泊车仔兴师问罪,永泰为免忠荣恶行被揭发,出钱替泊车仔解围,却无意间说出中豹旧日浑号,令中豹感受辱,对永泰怨恨更深。原来永泰与中豹二人於多年前曾有过节,中豹为人记仇,誓要跟永泰对著干。忠荣经中间人欲取得日本潮流食品竹炭雪糕经营权,岂料因闯祸惹怒永泰,而无法开口。
    伟信借钱 朗荞置业
    伟信与朗荞陪伴欢姨拜祭崔生后,遇上崔太及其儿媳,其后崔太儿子上前跟欢姨表示崔太不会收回其物业,并称欢姨为细妈,欢姨欣慰。欢姨欲离港回乡与侄女同住,愿以特平价钱将楼宇售予朗荞,朗荞却因没足够资金而犹疑,伟信认为朗荞应该把握机会,更愿代为向银行借钱给朗荞作首期,朗荞不领情。
    忠荣得知永泰买铺遇阻,竟找人假扮中豹手下恐吓店主,使永泰成功购下铺位,忠荣邀功终博得永泰出钱支持搞竹炭雪糕。永泰在街头遇上朗荞,主动提出欲与朗荞再次约会,朗荞犹疑间想起伟信,便拒绝永泰邀约。伟业与可晴到伟信的写字楼,追问伟信是否向银行借钱给朗荞,二人力劝伟信别给朗荞欺骗。
    舞会决裂 伟信悔晚
    立仁与桂芬有事未能出席李大状的舞会, 伟信代为出席,并顺道跟李大状洽谈当副手一事,伟业质疑伟信积极接大官司另有所图,伟信竟向父母讹称伟业欠债,伟业气愤。朗荞以伟信舞伴身分出席舞会,引来艳羡目光,席间伟信的旧同学问及朗荞大学背景,伟信尴尬,幸音乐及时响起,二人共舞解窘。立仁与桂芬赶及出席舞会,伟信却不敢向二人表明在澳门认识朗荞,任由父母误会她是自己的旧同学,朗荞愤然离场。朗荞指责伟信看不起自己,不肯接纳伟信道歉,并拒绝伟信借钱给自己。朗荞为了物业首期,竟答应神秘人跟永泰上床。大旧忽到拳馆挑战忠荣,并将他打至重伤,中豹出现,指忠荣借用其名要付上代价。伟信见朗荞跟永泰上酒店房,欲上前阻止,最终却被可晴劝服离开。[收回]

诱情转驳(粤)精彩对白

诱情转驳(粤)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诱情转驳(粤)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诱情转驳(粤)的短评

(103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全部103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