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11
  • 集数:30
  • 单集片长:45分钟
  • 首播平台:东方卫视,北京卫视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风声传奇剧情

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前夕,国际反法西斯同盟特使秘密访华,召集国共双方地下情报组织代表,召开秘密会议,商讨双方在敌占区对日情报的工作配合。汪伪特务机关大肆布置抓捕行动,不料却意外扑空。与此同时,汪伪破获一军统情报站,通过对交通员的严刑逼供,得知密电情报从汪伪司令部内部泄漏。 破败、神秘的裘庄,昔日灭门血案的现场,现成为......[详细]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前夕,国际反法西斯同盟特使杜鹃秘密访华,召集国共双方地下情报组织代表,召开秘密会议,商讨双方在敌占区对日情报的工作配合。汪伪特务机关大肆布置抓捕行动,不料却意外扑空。与此同时,汪伪破获一军统情报站,通过对交通员的严刑逼供,得知密电情报从汪伪司令部内部泄漏。
    破败神秘的裘庄,昔日灭门血案的现场,现成为临时的囚笼。汪伪司令部属员李宁玉、顾小梦等五人,均因有机会接触密电,具有重大嫌疑,被关入裘庄。...[详情]

    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前夕,国际反法西斯同盟特使杜鹃秘密访华,召集国共双方地下情报组织代表,召开秘密会议,商讨双方在敌占区对日情报的工作配合。汪伪特务机关大肆布置抓捕行动,不料却意外扑空。与此同时,汪伪破获一军统情报站,通过对交通员的严刑逼供,得知密电情报从汪伪司令部内部泄漏。
    破败神秘的裘庄,昔日灭门血案的现场,现成为临时的囚笼。汪伪司令部属员李宁玉、顾小梦等五人,均因有机会接触密电,具有重大嫌疑,被关入裘庄。
    电话铃声在裘庄餐厅响起,李宁玉从昏迷中惊醒,挣扎着起身环顾四周,周围横七竖八躺着四个不知是死是活的人。电话铃声在寂静的环境里显得格外刺耳。
    李宁玉拿起话筒,电话的另一头响起一个男声,冷冷地提醒李宁玉他们只剩八十八个小时,电话随即挂断。李宁玉努力辨认地上躺着的另外几个人,从中扶起一位年轻貌美的姑娘,连声呼唤顾小梦的名字。顾小梦缓缓睁开眼睛,问李宁玉她现在身在何处。
    会议室的另外三人也先后苏醒过来。这五人均任职于汪伪松沪剿匪司令部,分别是机要处处长吴志国,行政处处长金生火,司令员侍从官白小年,机要处译电科译电员顾小梦,而李宁玉本人的身份是机要处译电科科长。
    众人努力回忆之前发生的事情,深夜五人分别从不同地点被蒙面拉到这个秘密地点,然后就突然集体失去了知觉。这里到底是什么所在?吴志国检查周围环境,门窗均被紧紧封锁,加固了铁栅栏,对外大声呼喊也没有人应答。桌上的电话成为众人的焦点,吴志国拿起电话听筒后发现,电话是内线,根本拨不出去。
    白小年质问李宁玉,他在昏迷中听到李宁玉接过一个电话,要李宁玉说出电话内容。李宁玉一下成为众矢之的。李宁玉坦然说出实情,电话里有个男人提醒他们只剩下八十八个小时了。可是没人能够参悟这句话的意思。
    白小年的脸上突然露出惊恐的神情,他认出了这个地方,这里是裘庄,前任司令钱虎翼的私宅,一年前这里曾经发生血案,钱虎翼惨受灭门之祸,至今没有破案,白小年曾经到过案发现场,整幢下楼上上下下都被鲜血浸透。
    与此同时,腿部中枪的特使杜鹃被共产党人老潘营救。老潘找到一个隐蔽所在,为杜鹃取出腿上的子弹。
    裘庄西楼的临时办公室,日本宪兵队特高课课长石原少佐,将手下的军医叫来,东楼里的人已经醒过来了,在封闭的会议室里释放的小量神经毒气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由于剂量把握的问题,会议室的五个人并没有受到催眠而吐露实情,反而一度昏迷不醒,军医请示石原是否还要再试一下,但同时提醒石原,并无把握成功,五个人很有可能就此送命。石原摆手,现在还没有到时候,毒气只是迎接他们的一个下马威,接下来就要看他们自己的表现了。
    被关在东楼里面的五人惊恐不安,被迫聚在一起分析现在的状况,抓他们的人是日本宪兵队的人,但是为什么要抓他们?整个剿匪司令部一百多号大小军职官员,为什么单单就抓他们五人?
    顾小梦情绪失控,冲着外面大叫大嚷;吴志国在旁冷言冷语,日本人根本只是利用他们做狗,随时可能翻脸不认人;金生火神经质地自言自语;白小年坚信只要等到天亮,张司令一定会跟日本人交涉,把他们救出去;李宁玉冷静分析,刚才那个电话里,对方提到了八十八个小时,李宁玉算出八十八小时之后,应是二十九日晚上八点。顾小梦直言她对这个时间有印象,在前一天的下午,这个时间出现在一份电报上。那是一份从南京汪伪总部发来的密电:"代号为'杜鹃'的国际反法西斯同盟特使,将于本月二十九日晚八点在上海帝国饭店,召集京沪杭国共地下抗日组织密谋联合抗日反汪之计。"五个人终于先后承认他们都看到过那份密电。顾小梦还是想不明白日本人为什么要抓他们,李宁玉轻轻叹了口气,日本人现在把他们五个人抓起来,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密电的内容泄露了。
    张司令一大早就把王田香找来质询,日本宪兵抓人抓到他司令部来了,作为特务处长,王田香事先是否知道这件事,为什么不向他报告。王田香一脸冤枉,抱怨日本人从来都不信任他这个特务处长,连他亲自抓来的犯人都没有审讯的权力,更别说在采取行动前通知他了。
    白小年看到张司令进入裘庄,不由得欢呼起来。吴志国要白小年别高兴得太早,密电外泄事件可大可小,放不放人,张司令说了其实不算,还得看日本人的态度。
    五个人眼睁睁看着张司令出了裘庄,气氛再度压抑下来。到了这一步谁都靠不上了,只有自己跟日本人谈判,在座的五人中吴志国军衔最高,众人推举吴志国作为谈判代表。现在的问题是怎样才能跟日本人通上话,白小年拍打着玻璃,冲着窗外的日本兵守卫大声呼喊,日本兵充耳不闻,顾小梦拿起桌上的电话呼叫,对方也没有反应。
    李宁玉发现餐厅光溜溜的窗帘杆上没有窗帘,走到落地窗前,看到从西楼窗口传来的望远镜的反光。
    石原站在西楼的窗口,用望远镜观察东楼餐厅的情况,告诉身边的手下,让犯人等是一种审讯技巧。面对不可知的命运,犯人的恐惧感越来越强烈,就会自乱阵脚露出破绽,这叫心理战。
    李宁玉和吴志国拉下餐桌桌布,索性把窗户整个儿遮了起来。石原脸上露出微笑,看来已经有人坐不住开始采取行动了。
    老潘向中共地下党负责人老K报告国际反法西斯同盟特派员"杜鹃"已经接到。但他在上岸时遭到日本人追捕,腿部受了重伤。老K指示老潘要确保"杜鹃"的安全。老K要老潘随时和"老鬼"保持联系,听取他的消息。确保此次会议万无一失。
    老潘回到家,迎面正好遇上房东太太张阿婆。张阿婆唠叨着,孩子妈今天中午都没回来给孩子做饭。老潘面色凝重,迅速拆除隐蔽在窗台外的天线,把藏在收音机里面的电台收进一个皮箱,同时销毁所有的密码文件。三岁的儿子志宽看到老潘回来刚亲热地叫了一声爸爸,张阿婆就赶紧把他拉走。
    与此同时,可能遭到暴露的中共情报站点,在老潘的果断处置下全部在第一时间关闭。
    裘庄东楼餐厅的门开了,石原出现在五个人的面前。石原表示,只有他们五人看过那份密电,但它被泄露了。石原把一空心螺丝放在桌上,问有没有人知道这是什么?所有人沉默。石原说这是从一把长椅子底下拆下来的,是一枚特殊的空心螺丝。他当场从空心螺丝中取出一张纸条,念给大家听:"'杜鹃'行踪暴露,等候'老鬼'重新安排会面。"
    石原提出两个疑问。谁泄漏了密电的内容?那个"老鬼"是谁?疑问的答案就在他们五个人中间。石原自认不是一个好的提问者,所以给每人发了一支钢笔一叠纸,要他们各自写交待材料,写完材料之后交换着看,找出别人的疑点,相互提问,直到有人难以自圆其说,暴露身份。桌上的电话直通石原的办公室兼卧房,随时欢迎自首或者相互揭发。
    石原冰冷地宣布,现在距离二十九日晚八点已经不到八十个小时,如果在这八十个小时内,他的疑问没有得到解答,五个人将面临同样的下场……遭到日本宪兵的秘密处决。[收回]

  • 第2集

    石原在窗外立了块石碑,碑上的数字代表他们还剩下的时间,每隔一小时就开始倒数,血一般红色的数字,触目惊心地提醒着五人,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众人问吴志国怎么办,吴志国没好气地挥手,折腾了一晚上,先回房间休息!五个人各自回房,面对着发下的纸笔,神情各异,唯独李宁玉拿着梳子不停地梳着头……
    石原决定重审叛变的军统交通员,王田香认为已经没有什么油水,未料石原采用酷刑,结果交通员终于供述:他曾经听说过"老鬼",但"老鬼"究竟是谁...[详情]

    石原在窗外立了块石碑,碑上的数字代表他们还剩下的时间,每隔一小时就开始倒数,血一般红色的数字,触目惊心地提醒着五人,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众人问吴志国怎么办,吴志国没好气地挥手,折腾了一晚上,先回房间休息!五个人各自回房,面对着发下的纸笔,神情各异,唯独李宁玉拿着梳子不停地梳着头……
    石原决定重审叛变的军统交通员,王田香认为已经没有什么油水,未料石原采用酷刑,结果交通员终于供述:他曾经听说过"老鬼",但"老鬼"究竟是谁,谁也不知道,他只听说此次会议由"老鬼"具体负责安排。军统同中共地下组织达成默契,通过《申报》广告栏传递消息,如果发生紧急情况,"老鬼"会安排人在《申报》报馆的报纸上登一份内容特定的讣告,发出取消会议或者改变时间地点的信息。石原立即命令王田香派人去《申报》报社查,从昨天下午到今天早上有没有人去报社要求登讣告,如果没有,马上在报社四周布置埋伏,守株待兔。
    老谢来到报馆的广告营业部,要求登一则讣告。在他离开时,守候在报馆的便衣跟了出去。老谢走进电话亭,电话接通后要求给家里送两坛状元红,随即将一张纸条塞进嘴里咀嚼。老谢从电话亭冲出,撞开迎面而来的特务,冲进马路上的人群当中,但是特务们紧追不舍,老谢撞上一辆飞驰的汽车,当场毙命……
    王田香命令报馆撤掉那份"讣告"。男子的尸体躺在停尸间,王田香摘下男子大拇指上的翡翠扳指,戴在自己手上。死者肯定是"老鬼"的手下,"老鬼"意图向国共两党的地下组织发出警报,看来"老鬼"已经知道密电的内容。王田香突然发现了什么,拿过工具撬开尸体的嘴,从里面挖出一张嚼了一半的纸团。王田香仔细辨认纸条的边角,发现竟是剿匪司令部的便笺纸。
    王田香向石原报告重大发现,"老鬼"就藏在剿匪司令部里。石原找出从军统情报站搜出的那张情报,两张纸的质地完全一样。石原据此做出判断,这么说"老鬼"就是那个泄漏密电内容的人,且就在被关押的五人中间。石原命王田香继续派人在《申报》社附近监视,只要有人来报社查询"讣告",就一定是"老鬼"的同党。
    老潘手下的黑勇报告,联络站接到老谢发出的报警信号,意味着老谢出事了!老潘的表情顿时凝重。老谢是"老鬼"的联络员,会不会是"老鬼"出了问题?老潘向老K作了紧急汇报,老K中断所有联络站相互间的联系。
    石原询问王田香被关押的五个人目前的家庭情况,王田香一一汇报:白小年和顾小梦都是单身,顾小梦的父亲颇有来头,但远在南京,金生火刚调到司令部不久,据说家眷都还在老家,李宁玉和丈夫感情不合,晚上住在司令部宿舍不回家。吴志国的妻子临盆在即,很早就住院安胎待产。目前看,这五个人身边都没有太亲近的家人,临时失踪几天,一时半会儿不会引起什么怀疑。石原冷笑,从另一方面看,这五个人的情况都很符合潜伏在司令部里那只独来独往的"老鬼"。
    顾小梦推开李宁玉的房门,李宁玉问顾小梦,她被"请"到裘庄之前,有没有人找她问过话,顾小梦摇头。
    吴志国把五人再度召集到一起,问大家在这之前有谁见过石原?众人均摇头。李宁玉冷笑说,日本人把他们抓进来,口口声声时间紧迫,却不着急提审他们,也许他们中间就有日本人的耳目。李宁玉此言一出,举座皆惊。李宁玉接着分析,接触过电报的五个人,她们机要处的三个人有值班记录可查,这是逃不掉的,白小年作为电报的接手者,也不难查出,但是金生火当时的出现,日本人是怎么知道的?司令办公室在场的三个人,顾小梦没说,金生火自己不会说,那是谁把金处长供出来的?所有人的目光都射向白小年。
    白小年只得承认,他们被送到裘庄前的晚上,王田香曾经找过他谈话,穿便装的石原中途进来……白小年发誓自己当时并不知道石原的身份。吴志国发怒,在这种时候,谁说谎就说明谁心里有鬼!吴志国突然抓起桌上的电话,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他,吴志国要求的却是马上送水和吃的过来。
    石原亲自送来了水和食物。吴志国向石原郑重保证,泄密者绝不可能藏在机要处。石原宣布,他已掌握证据,"老鬼"现在就在他们五个人中间!石原离去,白小年指着窗外惊呼,日本兵正在裘庄的庭院里面挖坑,看那个大坑的规模,绝对不止埋一个人的。
    金生火唯唯诺诺地提出建议,日本人要一个交代,硬顶是不行的,提议每个人还是写一下自己在接触密电之后当晚的行踪,也许就能查出来到底谁泄漏了密电内容。吴志国点头同意,每人都各回房间好好整理,晚饭后开会讨论!
    白小年向金生火道歉,绝不是故意指认金生火。金生火安慰白小年不要往心里去,就算他不说,顾小梦也会说的。白小年对金生火的大度感激不尽,偷偷向金生火抱怨,刚才吴志国信誓旦旦他机要处里面没有鬼,岂不是直接把他们两个置于最危险的位置。不料金生火回应说作为一处之长,吴志国保护自己部下的行为也没有什么可非议之处。白小年自讨没趣。
    白小年来到李宁玉房间,他看出来吴处长对顾小梦有意思。李宁玉反驳,谁都知道吴处长的老婆在医院都快生了。白小年说李宁玉不懂男人。李宁玉翻脸,她的确不懂男人,谁都知道她丈夫冲到司令部打她。白小年又碰了一鼻子灰。
    白小年又凑到顾小梦身边,他们两个年纪资历相仿,应该结成联盟。顾小梦回答白小年,在这样的生死关头,我要知道你是"老鬼",我一定马上向日本人报告!
    白小年最后来到吴志国的门口,才张望了一眼,juqing.9duw.com被吴志国眼睛一瞪,吓得都没敢进去。
    夜幕降临,张阿婆拿着几块布料走进裁缝店,同等在那里的老潘见面。张阿婆向老潘汇报,家里的事情已经处理完毕,她会以回乡下老家串亲戚的理由暂时离家,带着孩子撤到安全点。张阿婆从布包里把一个相框交给老潘先保管。老潘拿起像框看,是一张全家福,老潘,儿子志宽,和李宁玉一家三口亲亲热热地对着镜头微笑着。
    吴志国到李宁玉房间,夸李宁玉心细如发,能够及时发现白小年的问题。李宁玉表示,她只是顺着处长的意思接着说下去而已。两人的第一次交手,以各自掩饰锋芒而告终。吴志国走后,李宁玉紧张地思索着,她的情报是否传递出去了呢?
    情景再现……前一天傍晚,李宁玉走出总部大门穿过马路,到对面一家杂货铺买了一块肥皂,悄声指示:明天去《申报》报社发一条'讣告'。说完李宁玉付完钱转身离去。杂货铺老板(老谢)打开钱,里面夹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讣告内容。老谢将纸条藏入口袋里。
    李宁玉意识到,昨天有人跟她同时传递出了关于密电的情报,就是说关在裘庄的五个人中,除了她之外肯定还有一个军统潜伏下来的特务,这个人是谁?日本人做出了错误判断,以为"老鬼"就是那个泄密者,这是她的机会。但时间已经剩下不多了,她首先要做的,必须判断出另外四个人中间,究竟谁是潜伏在司令部的另一个鬼。[收回]

  • 第3集

    裘庄东楼,被关押的五人围坐在餐厅,各自手上拿着刚写就的交待材料,会议由吴志国主持,石原推门进屋。白小年把五个人材料收集集中后交给石原。
    石原把五个人写的材料拿到手里翻看。石原表示,机要处接到密电是下午两点,密电泄露是晚上九点。如果五人中间有人是"老鬼",那就一定是利用这段时间把情报传递出去的。石原问这段时间你们每个人都做了些什么?
    白小年称自己在司令办公室值班,一直到晚上王田香来办公室向他了解情况。金生火两点四十分去...[详情]

    裘庄东楼,被关押的五人围坐在餐厅,各自手上拿着刚写就的交待材料,会议由吴志国主持,石原推门进屋。白小年把五个人材料收集集中后交给石原。
    石原把五个人写的材料拿到手里翻看。石原表示,机要处接到密电是下午两点,密电泄露是晚上九点。如果五人中间有人是"老鬼",那就一定是利用这段时间把情报传递出去的。石原问这段时间你们每个人都做了些什么?
    白小年称自己在司令办公室值班,一直到晚上王田香来办公室向他了解情况。金生火两点四十分去司令办公室找张司令,然后就回到了行政处办公室加班。吴志国下午三点接到陆军医院打来的电话,他的妻子已经有产前阵痛表现,他急忙赶去医院迎接孩子的出生。顾小梦下午三点半感到身体不适,吃坏了东西,在厕所待了半天,然后请病假提前下班,回到宿舍休息。李宁玉独自留守在机要处办公室,六点下班后她去司令部食堂打饭,然后就径自回宿舍。
    五人里除了吴志国之外,没有人离开过司令部大院。吴志国苦笑,看来唯一的嫌疑人就是他了。李宁玉表示这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如果那个"鬼"在司令部里有同伙,即使不离开司令部,也能能把情报传递出去。
    石原指责五人互相包庇,他希望五人相互揭发,找出撒谎的人。石原说完起身离去。问题是,谁在撒谎?所有人的焦点再次聚集在白小年身上。
    白小年阴阳怪气地质疑顾小梦,昨天下午到晚上长达数小时的时间里,她到底有没有踏出司令部的大门。顾小梦反唇相讥,白小年怎知她没在宿舍休息,除非他自己也没待在司令办公室。二人争执起来。
    一直保持沉默的李宁玉突然开口,下班前她曾经给张司令办公室打电话请示下周例会安排,但司令办公室并没有人接电话。白小年的神情尴尬,回答说他可能去厕所了,李宁玉不依不饶,说她隔十分钟后又打过一个电话,司令办公室还是没有人接。
    所有人都用诡异的眼神看着白小年。白小年气急败坏,嚷嚷着:我可以证明,你们每一个人都在撒谎!每人都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李宁玉挺身而出,质问白小年,她撒谎了么?如果白小年有证据说她撒谎了,她现在就去向石原自首。白小年一下子被问懵了。
    老潘向老K报告,无法和"老鬼"联系上。他让张阿婆打电话去汪伪总部说他的儿子病了,希望他能马上回家。结果对方回答他出差去南京开会了。还不清楚多少天才能回来。老K听了以后立即警觉起来,什么样的会需要走得这么急?"老鬼"目前肩负如此重任,怎么会连一句话都没来得及留下?老潘也提出:她是译电科的怎么会有紧急出差的任务?这里面肯定有问题。老K让老潘一定要想方设法了解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各地参加会议的人明后天陆续就要到达上海,这个关键时候绝对不能出任何问题。
    老K问起"杜鹃"的情况,老潘汇报"杜鹃"的伤势仍未见好。老K想了想说,他认识一位姓郭的大夫医术品格都很高,他的妻子轰炸时遇难,所以痛恨日本侵略者,可以信任。
    裘庄东楼,晚上的餐厅会议不欢而散,每人都各怀心事。窗外那个大坑越挖越深,埋他们五个人绰绰有余。
    白小年独自蹲在楼梯拐角抽闷烟。吴志国走过来对他说,顾小梦只是个小姑娘,不要跟她一般见识。白小年白了吴志国一眼,别以为他不知道吴志国和顾小梦之间那桩不可告人的秘密,把他逼急了他什么都会说出来的。吴志国突然露出凶恶的表情,要白小年注意自己那张臭嘴,如果张司令知道了白小年的丑事,他倒想看看谁的下场更凄惨。白小年脸上变色。
    上楼的李宁玉刚好撞到这一幕,李宁玉躲在楼梯后,停顿了片刻,才故意加大脚步声上楼。吴志国和白小年见李宁玉上来,马上分开,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各自回屋。李宁玉盯着两人的背影,若有所思。
    顾小梦有气无力地靠在床上发呆,见李宁玉进来,立刻隐藏起忧郁的情绪,恢复平日大大咧咧的模样。顾小梦感谢李宁玉刚才为了她挺身而出,李宁玉告诉顾小梦,她其实根本没有打过电话去张司令办公室,就只是试一下白小年,结果他果然上当。顾小梦和李宁玉搂在一起哈哈大笑。李宁玉一副语重心长地模样,要顾小梦当心白小年,从白小年的反应来看,他一定有段时间不在办公室,但是他为什么要死咬住顾小梦呢?难道他真的在司令部外见到顾小梦了?顾小梦突然脸上变色,委婉地向李宁玉下了逐客令。
    李宁玉独自待在房间,在纸上分别写下白小年,吴志国,顾小梦,金生火的名字,在白小年和吴志国之间划了一道连线,在白小年和顾小梦之间划了一道连线,在下面分别打了两个问号。
    金生火来白小年的房间串门,表达对白小年的同情。小年没好气地说,司令部的人都知道李宁玉和顾小梦同进同出,几乎好到合穿一条裤衩,再加上一个护犊子的吴志国,这样下去,他们两个早晚被机要处的"三个臭皮匠"卖掉。金生火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话,谁都有自己的秘密,他一定会帮助白小年严守秘密的。白小年用恐惧的眼神看着金生火。
    吴志国突然敲响了李宁玉的房门,表示李宁玉是他最信任的部下,如果他们五个人中间真的有"老鬼",李宁玉一定是他最后怀疑的对象,李宁玉顺着吴志国的意思往下问,处长的意思,难道他现在已经有了怀疑的对象?吴志国点头,白小年,那个自相矛盾漏洞百出的白小年。吴志国称赞李宁玉的警惕性很高,他会进一步找到白小年就是"老鬼"的证据,需要李宁玉的配合。
    吴志国走后,李宁玉回想吴志国人前人后对待白小年的态度,感到其中大有文章。她必须想办法弄清楚其中的奥妙。
    老潘同郭大夫联系上,告诉大夫伤者是无辜市民,腿上的伤是被日本人打的。郭大夫给"杜鹃"做了紧急手术。
    楼里突然响起一阵脚步声,一群全副武装的日本宪兵冲进楼里,他们吆喝着把所有人赶出自己的房间。[收回]

  • 第4集

    所有人都被毛巾塞住嘴巴,捆绑起来押出了楼里,宪兵把他们押到楼前的大坑前,宪兵队长命令所有的人跪下。宪兵队长发出口令,所有的宪兵集合列队后举起枪。五个人知道自己的死期已到,白小年吓得浑身颤抖,顾小梦不服扭动身子,但她嘴被堵住无法骂出声,金生火冲着日本宪兵瞪眼,唯独李宁玉显得比较冷静。
    宪兵队长一声令下,所有的枪同时开枪,但子弹从他们的脑袋顶上穿过。白小年倒地昏死过去。宪兵队长叽哩哇啦一阵吼叫后,宪兵冲上前把五个人拽起,...[详情]

    所有人都被毛巾塞住嘴巴,捆绑起来押出了楼里,宪兵把他们押到楼前的大坑前,宪兵队长命令所有的人跪下。宪兵队长发出口令,所有的宪兵集合列队后举起枪。五个人知道自己的死期已到,白小年吓得浑身颤抖,顾小梦不服扭动身子,但她嘴被堵住无法骂出声,金生火冲着日本宪兵瞪眼,唯独李宁玉显得比较冷静。
    宪兵队长一声令下,所有的枪同时开枪,但子弹从他们的脑袋顶上穿过。白小年倒地昏死过去。宪兵队长叽哩哇啦一阵吼叫后,宪兵冲上前把五个人拽起,重新朝楼里押去。白小年两腿发软无法站立被宪兵拖着回去。
    石原转过身对王田香说,眼瞧着第一个二十四小时就要过去了,被关在东楼的五个人一点儿动静都没有,石原所以必须给东楼的五个人施加更大的压力,他相信今天晚上谁也别想再睡安稳觉了。
    王田香来裘庄向石原汇报情况,他的人继续在报社蹲守,至今没有发现可疑人员。石原有些恼火,王田香向石原献策,中国人审犯人有一招,所谓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石原现在是红脸,但他缺少一个唱白脸的搭档,王田香自告奋勇愿意尝试这个角色。石原对王田香的提议似乎并不抱什么希望,但既然王田香如此积极,他同意让王田香去试一下。
    王田香踏进裘庄东楼,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营养品,挨个房间敲门,连声抱歉自己来晚了,张司令听说自己的部下被日本人抓了以后心急如焚,命令他马上跟日本人交涉,他跟日本人谈判半天才争取到探视老同事的机会。一时间,裘庄被关押的五个人都把王田香当成救星,白小年拉着王田香到窗边看那个大坑:如果哪一天他失踪了,就请王田香从那儿把他挖出来,他不想做流浪在外的孤魂野鬼。
    王田香花言巧语地安抚他们,一边说话一边下意识地转动手上的扳指,李宁玉认出王田香手上戴的那个翡翠扳指,浑身一颤,那不是杂货铺老板老谢从不离身的板指么?李宁玉表面不露神色,但内心极度震惊。难道老谢出事了?李宁玉的脑子高速运转起来。
    老潘守候在临时手术室外,大夫出来告诉老潘手术成功,但是……大夫神情古怪,有一个情况,要老潘自己进来看一下。老潘跟着大夫走进病房,刚刚经历手术的"杜鹃"依旧昏迷着,嘴里面念念有辞自言自语,老潘凑上去凝神细听,脸色大变,这位国际反法西斯特使在昏迷状态中下意识说的全都是日语。
    顾小梦请王田香帮给自己父亲带个话,告诉她被日本人抓了。王田香遗憾地表示无能为力,他什么话都不能往外传,什么话也不能传进来,这是日本人定的规矩,但他倒是愿意做个中间人,要是有人想到了有什么情况可以先跟他聊,由他去跟日本人谈判交涉。顾小梦冷冷说她看出来了,王田香其实还是日本人派来的说客,玩的是唱红脸白脸的游戏。王田香被顾小梦一语戳破,非常尴尬。李宁玉突然开口,她有一些话必须单独跟王处长谈一下。王田香喜出望外,另外四个人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李宁玉,但李宁玉一副豁出去了无所谓的表现。
    李宁玉向王田香大倒苦水,絮絮叨叨说的都是自己的家务事。王田香问李宁玉到底有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李宁玉答非所问,开始说王田香的好话。铺垫半天,李宁玉突然把话题转到王田香手上戴的扳指上,面色凝重欲言又止。李宁玉告诉王田香,这东西也许会害了他。王田香追问这枚扳指有何讲究。李宁玉娓娓道来,这扳指出自南北朝墓葬,煞气太重,会给主人带来杀身之祸。王田香吓得马上把板指摘下来,说李宁玉说得果然有些道理,这枚扳指还真是从一个死人身上拿来的。李宁玉随口问是什么样的死人,王田香推说是他办案时抓的一名强盗。李宁玉点点头,又开始接着絮叨,王田香赶紧推托告辞。
    李宁玉意识到:老谢已经牺牲了。老谢出事意味着"讣告"没有发出去。组织上还不知道"杜鹃"的行动和会议计划已经暴露,李宁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
    "杜鹃"从昏迷中醒来,面对老潘和黑勇恶狠狠的神情,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被捆绑在床上。在老潘威胁下,"杜鹃"道出自己身世,他是生长在美国的日侨第二代,大战爆发后必须选择一个阵营,最后他选择跟自己的同胞作战。杜鹃鸟把自己的蛋放在别的鸟窝里孵化,是他命运的写照,所以他才选择"杜鹃"为自己的代号。
    李宁玉独自到餐厅喝起闷酒。顾小梦找到李宁玉,陪她喝了一杯,并搀扶着喝多了的李宁玉往房间走。吴志国在走廊遇到李宁玉,主动表示关心,不想李宁玉借着酒意突然歇斯底里起来。吴志国被李宁玉弄得十分烦躁,无法控制自己情绪,二人爆发争执。
    白小年在房间幸灾乐祸。李宁玉突然闯入白小年的房间,随手把门锁上,白小年十分紧张。李宁玉全无醉意地告诉白小年,吴志国刚才对她说,白小年就是"老鬼"。(转载注明:九度网电视剧频道)白小年暴跳如雷地拿出他收集的五人的材料,指给李宁玉看。吴志国说他接到医院电话,下午三点就去陆军医院了,陆军医院距离司令部大院五分钟车程,步行也只需二十分钟,可是下午四点他还在马路上看到吴志国,这段时间吴志国去哪儿了?
    吴志国十分后悔自己刚才的冲动,他突然感到李宁玉的表现一反常态,吴志国起身到李宁玉房门前把脸贴在门上仔细辨听了一会儿,敲了敲门没动静,轻轻推开房门走进去。
    另一扇房门悄悄开了一道门缝,金生火隔着门缝窥视着吴志国……[收回]

  • 第5集

    吴志国走进李宁玉房间,扑到床前把手伸到枕头下,又翻开褥子,但什么也没有发现。
    李宁玉用如梦方醒的眼神看着白小年,原来白小年真的不在办公室,白小年脸上露出一丝尴尬,幸好李宁玉很快转移了话题,那顾小梦呢,问白小年下午为什么要死咬顾小梦?白小年反问李宁玉,她和顾小梦这么要好,难道会不知道?顾小梦怀孕了。李宁玉震惊,追问白小年怎么知道,白小年冷笑,有家妇科私家诊所,去那儿一查病历就能知道。
    白小年暗示李宁玉他还掌握着更惊人的...[详情]

    吴志国走进李宁玉房间,扑到床前把手伸到枕头下,又翻开褥子,但什么也没有发现。
    李宁玉用如梦方醒的眼神看着白小年,原来白小年真的不在办公室,白小年脸上露出一丝尴尬,幸好李宁玉很快转移了话题,那顾小梦呢,问白小年下午为什么要死咬顾小梦?白小年反问李宁玉,她和顾小梦这么要好,难道会不知道?顾小梦怀孕了。李宁玉震惊,追问白小年怎么知道,白小年冷笑,有家妇科私家诊所,去那儿一查病历就能知道。
    白小年暗示李宁玉他还掌握着更惊人的情报,只要李宁玉跟他结成同盟,他们俩就一定能够揪出那个"老鬼"。李宁玉感激涕零,要白小年千万别丢下他不管,张司令一定会来救他的,到时候怎么也要拉她一把。提到张司令的名字,白小年的眼神黯淡下来。这一细节没有逃过李宁玉的眼睛。
    李宁玉从白小年房间出来,刚从李宁玉房间溜出的吴志国迅速闪回自己房间里,他又转身打开了一条门缝,狠狠盯着李宁玉进屋的背影。……
    李宁玉回到自己房间,立即发现屋里被人翻动过了,她摸出一个小本子打开,她在"白小年"名字的旁边写下张司令的名字,在旁边画了一个问号。
    老潘向老K汇报,司令部的司机班没有派车送军官去火车站或是机场,也就是说"老鬼"被派去南京开会的说法只是个幌子。据说,前天晚上日本宪兵闯入司令部,带走了几个人。老K意识到问题的严重,翻阅当天的《申报》,没有发现讣告栏里有任何信息。会议是否如期召开?会议的时间地点是否暴露?各地地下组织的代表有的已经到了,剩下的也会尽快赶到。特使在上海不可能长期停留,当务之急是必须找到"老鬼",如果"老鬼"出了问题,也必须了解到情况,以作最后决定。老潘决定亲自到日本宪兵队摸清情况。
    老潘大摇大摆来到宪兵队大门外递上名片,他的身份是一份汉奸报纸的记者,想写一篇颂扬大日本帝国军威的报道。卫兵告诉老潘,采访必须经过特高课批准,现在特高课课长石原有紧急任务外出。老潘打听石原去哪儿了,什么时候回来,得到无可奉告的回答。老潘被拦在宪兵队外。这时,一辆满载着蔬菜和鸡鸭鱼肉的卡车停在宪兵队大门门口,转眼功夫老潘神不知鬼不觉地藏身在卡车之下,冒险混进宪兵队的大门。送菜的跟卫兵发牢骚,有批日本宪兵被派去执行紧急任务,这两天驻扎在外,害他两边跑两边送菜。驻扎地就是郊区那幢有名的旧宅裘庄。老潘神情为之一变。
    老潘布置黑勇陪着郭医生给"杜鹃"换药,他自己赶去裘庄。老潘只身来到裘庄外,裘庄门口果然有宪兵站岗,戒备森严。老潘显然对裘庄十分熟悉,裘庄后的坟堆居然是秘道出口,老潘钻进秘道,往事仿佛历历在目。
    老潘通过秘道潜入裘庄东西主楼旁边的一间柴房,透过小窗观察两座主楼情况。老潘用望远镜发现了李宁玉的身影。但院子里卫兵巡逻,老潘无法接近,只能隐蔽身形,潜回秘道。
    吴志国表现得有些古怪,吃完午饭后找顾小梦谈话,要顾小梦当心李宁玉。顾小梦表示,她和李宁玉的交情不是一天两天了,她相信李宁玉决不会害她。吴志国深深叹气,顾小梦的父亲是汪精卫的拜把兄弟,他跟顾先生有一面之缘。顾先生曾托吴志国对顾小梦多加关照,以后他可能没法完成这一嘱托了,如果他死了,希望顾先生能够照顾他的妻儿。顾小梦感到奇怪,为什么吴志国会对她说这样的话,又为什么会提到自己的父亲。
    李宁玉在厕所发现了粘血的卫生纸,皱眉沉思。李宁玉来到顾小梦房间,单刀直入,顾小梦那天下午不在宿舍,她为什么要隐瞒自己的行踪?顾小梦不答,反问李宁玉难道怀疑她是"老鬼"。李宁玉摇头,她相信顾小梦决不是"老鬼",因为她知道顾小梦那天下午做什么去了,她是去堕胎的。顾小梦脸色大变,防线一下子崩溃。
    顾小梦向李宁玉袒露自己的内心世界,她出身富贵,但父亲事业忙碌,从来不跟她交流沟通。她感到人生空虚茫然,甘于堕落,渴求刺激和危险。可是,生活最终跟她开了个恶毒的玩笑,她发现自己怀孕了,她的家族绝对无法接受这个没有父亲的孩子,她别无选择。也许现在是老天在惩罚她,她将跟孩子一起死去。李宁玉向顾小梦保证,她会想办法让她们生存下去……
    老潘紧急向老K汇报情况,老K给老潘调派了两名经验丰富的行动队员,并亲自联络松江地区游击队,要求游击队配合老潘行动,前往裘庄营救我方重要情报人员。
    黑勇走进报社打听这几天有没有人来登讣告。坐在报社编辑身后的特务拿起电话向王田香报告。王田香命令手下吸取上次教训,远远跟踪,决不能打草惊蛇。
    老潘与行动队开会研究营救计划,随手画出裘庄秘道的详细地图。行动队员奇怪老潘怎么对裘庄这么了解。老潘回答裘庄是他家的老宅。
    东楼的电话铃突然响起,所有人听到电话铃不约而同地从各自房间冲出,奔到电话机前,盯着电话。电话铃声仍在响着,五个人相互对视,吴志国小心翼翼拿起了电话,片刻传来一个男人冰冷的声音:"有人对你们的表现很不满意。"
    吴志国放下电话,白小年突然指着窗外惊叫起来。对面西楼楼顶已经架起了机枪,枪口对准东楼的窗口疯狂扫射……[收回]

风声传奇精彩对白

风声传奇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风声传奇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风声传奇的短评

(127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全部127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