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11
  • 集数:36
  • 单集片长:45分钟
  • 首播平台:天津卫视
  • 又名:我的父亲是“板凳”我的父亲叫板凳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打分:6.6
写影评 写短评 收藏
播放源:

我的父亲是板凳剧情

“板凳”是上海滩一个杂耍班小人物的名字。板凳这个人只求太太平平地生活,甚至浑浑噩噩地混日子。他原本心无信仰,胸无热血,与政治和革命更是从无瓜葛,毫不相干。他活着仅仅为了活着,哪怕苟且偷生,不惜蒙羞含耻。直到有一天,他被骤然爆发的血雨腥风抛向了命运的惊涛骇浪,欲逃无路,欲罢不能。从此,十分惜命的草根贱民板凳与命......[详细]

  • 剧照海报
  • 分集剧情
  • 看点解读
  • 影评短评
  • 第1集

      1927年,蒋介石发动革命政变。我的母亲唐雪梅为了等我和交通员的到来,交换一份关于火种的情报延误了撤退时间,这时间一帮上海的黑帮份子冲了过来。我的父亲板凳上街打听的时候陷入这场纠结之中,双方展开一阵枪战,板凳见状后躲了起来。常叔叔带着红儿去找妈妈,板凳看着眼前的死人,他一动也不敢动。大街上的枪战进行的异常激烈,板凳多次用装死来骗取对方的注意,从天而降的蒙面人用火力压制了对方,然后将唐雪梅救走,其他非死即伤。常叔叔...[详情]

      1927年,蒋介石发动革命政变。我的母亲唐雪梅为了等我和交通员的到来,交换一份关于火种的情报延误了撤退时间,这时间一帮上海的黑帮份子冲了过来。我的父亲板凳上街打听的时候陷入这场纠结之中,双方展开一阵枪战,板凳见状后躲了起来。常叔叔带着红儿去找妈妈,板凳看着眼前的死人,他一动也不敢动。大街上的枪战进行的异常激烈,板凳多次用装死来骗取对方的注意,从天而降的蒙面人用火力压制了对方,然后将唐雪梅救走,其他非死即伤。常叔叔见情况有变,他要带红儿到第二个联络站去找妈妈。板凳侥幸逃了回去,他原本是去买酒的,结果什么都没带回来,他说自己看到二师兄了,他师傅说上海滩要出大乱子,都不要出门。街上的枪声仍在继续,常墩子带着红儿也躲了起来。齐三鑫班主在街上见到了芳姐,有人认出逃跑的人是齐家班子的常墩子,齐三鑫说如果常墩子是共党,他亲自抓住给送去。常墩子一夜没回齐家班,这让大家都很担心。唐雪梅回去之后感觉这次被伏击肯定是出了内鬼,她打算去找常墩子联系,只有她才能和常墩子接上头。齐三鑫叫板凳去把常墩子找回来,常墩子准备带着红儿去联络站,唐雪梅换了衣服出发了,新的联络站也暴露了。唐雪梅是上海总工会妇女部的主任,芳姐将情况告诉了付副处长。付副处长对特派员说唐雪梅要想接头定会去邱记药铺,板凳找到了二师兄,他说看着一个人像他,并说自己在家里陪他妈。板凳将大家说大师兄是共产的事情告诉了他,二师兄说要带他妈去医院看病。唐雪梅独自一人来到邱记药铺,那儿早已经被包围,特派员说先不让动手,要严密监控,她将在此交换火种,这是共党的绝密文件。唐雪梅在邱记药铺里发现了不对,她要做好拼死的准备了。板凳找到二师兄说自己害怕,特派员说现在抓捕唐雪梅是因小失大,并让付副处长必须听从命令。唐雪梅发现邱记店铺的老板受过刑,她冲进屋里打死了看守。[收回]

  • 第2集

      唐雪梅从药铺里冲了出去,在二师兄的接应下他们再次逃生,特派员说为了火种放了她,并叫人严密监视,追击他们的人被迫撤退。常墩子带着红儿被人追击,他叫林铁带着红儿先走,林铁想要火种从后面把他扎伤,他将红儿藏了起来不要出声。常墩子让红儿见到她妈后唱儿歌给她听,常墩子仍然在跑,最终他还是逃走了。时间不多了,二师兄和唐雪梅准备分开找常墩子,还是板凳首先发现了常墩子,他临死之前对板凳说了一番话,板凳答应他一定能做到,他知道了大...[详情]

      唐雪梅从药铺里冲了出去,在二师兄的接应下他们再次逃生,特派员说为了火种放了她,并叫人严密监视,追击他们的人被迫撤退。常墩子带着红儿被人追击,他叫林铁带着红儿先走,林铁想要火种从后面把他扎伤,他将红儿藏了起来不要出声。常墩子让红儿见到她妈后唱儿歌给她听,常墩子仍然在跑,最终他还是逃走了。时间不多了,二师兄和唐雪梅准备分开找常墩子,还是板凳首先发现了常墩子,他临死之前对板凳说了一番话,板凳答应他一定能做到,他知道了大兄弟就是共产党,并叫他快走。唐雪梅赶到的时候发现板凳手里拿着刀子,她以为是板凳将常墩子杀死,当她把枪指向板凳头上时,他们又被赶过来的人抓住了。唐雪梅趁机跑走,板凳也趁机溜了。唐雪梅用调虎调山之计引开了追击她的人,板凳又赶回去将他大师兄扛走。常姐知道了有人把常墩子的尸体扛到了齐家班。唐雪梅将板凳是杀死常墩子的事情告诉了二师兄,二师兄不敢相信那是真的。唐雪梅说火种是党的最高机密,并要尽快找到红儿,她不想让二师兄去,当唐雪梅要出去找人时被板凳的二师兄打晕。板凳将常墩子的尸体扛回齐家班,齐三鑫问他话他什么也没说,他说先让大师兄入土为安。付副处长让芳姐去齐家班抓板凳,尽量留住活口,要抢在于志国之前。唐雪梅醒来后很生气,小丽找到了她,并告诉她吴书记要见她。特派人叫人盯住板凳,板凳在齐家班里给常墩子整理遗体时回想起了当年他和自己的一幕。红儿从垃圾箱里出来的时候看到了她的妈妈,当她去追赶的时候没赶上。唐雪梅在康所长那儿见到了吴书记,吴书记知道了很多同导都牺牲了,他接到通知上海的党组织转入地下。唐雪梅说住在李清风家中,他让唐雪梅先去通汇报社的新联络站,然后以记者身份尽快找到火种。齐三鑫问常墩子怎么死的时候,板凳说他死前什么都没说,板凳要出门的时候被人踢翻在地,芳姐的人闯了进来要把板凳抓到警备命令部。当芳姐带人将板凳带走时,齐三鑫说他已经入了帮会,并且常墩子是他杀死的。小芸出手救板凳反而被缚住。[收回]

  • 第3集

      当芳姐要出手时被李清水阻止,两人打了起来,结果芳姐占下风被绑住。当她还想动手时接到于特派员让她回去的消息,板凳的二师兄李清水拿着刀子带着板凳来到常墩子尸体前,他用鞭子勒住了板凳的脖子,板凳险些丧命,他缓过劲儿来时说那刀子是他拔的,但不是他捅的。板凳大叫自己冤枉,李清水发现了大师兄给他的盒子,板凳还是说大师兄死前什么都没说。齐三鑫叫板凳跟着李清风去哪儿,板凳出门后走了和李清风相反的方向。于特派员让阿芳放过板凳,他是...[详情]

      当芳姐要出手时被李清水阻止,两人打了起来,结果芳姐占下风被绑住。当她还想动手时接到于特派员让她回去的消息,板凳的二师兄李清水拿着刀子带着板凳来到常墩子尸体前,他用鞭子勒住了板凳的脖子,板凳险些丧命,他缓过劲儿来时说那刀子是他拔的,但不是他捅的。板凳大叫自己冤枉,李清水发现了大师兄给他的盒子,板凳还是说大师兄死前什么都没说。齐三鑫叫板凳跟着李清风去哪儿,板凳出门后走了和李清风相反的方向。于特派员让阿芳放过板凳,他是想放长线钓大鱼。板凳赶到垃圾箱的时候人已经不在了,他急忙逃跑,追赶他的人她在不停地跑着。唐雪梅告诉了李清风新的接头地点,特务在追击板凳问题得到了怀疑。唐雪梅想在敌人那儿发展自己人,她把目前投向了仇股长并准备逼他就范。板凳逃进了欢乐门,追他的也进来搜查。他在一个屋里换上了工作人员的衣服,板凳穿上了小白的衣服,他趁机又逃走了。齐三鑫感觉李清风最近不太对劲,他的女儿小芸喜欢着他,板凳天生命大,在危险的时候总能化险为夷。花儿一人流浪在街上,板凳也找不到红儿,他只捡到了一只鞋子。林铁被送入医院后还没醒过来,等他醒来后说了一句常墩子带着火种,板凳带着鞋赶回齐家班的时候,他已经下葬了。板凳来到常墩子坟前,他拿着红儿的一只鞋子在发呆。唐雪梅约到了仇股长,她说有他关于贪污军饷的事情,并说要拿情报来换,伊股长被迫说出了他知道的情况。小芸将板凳小鞋子的事情告诉李清风,李清风让小芸去把板凳的那只鞋子偷过来看看,但不能被他发现了。[收回]

  • 第4集

      李清风在劝唐雪梅,他说会想办法找到红儿的。板凳买馒头的时候遇上了红儿,他给她了一个馒头。板凳拿鞋子的时候看到了红儿的脚上只穿了一只鞋,当他去追赶的时候红儿跑了,他无意中被车撞翻,等再醒来时红儿的踪迹早就不见了。芳姐又带人来到齐家班,她说这次是来赔不是的,她要将自己的人拜齐三鑫为师。齐三鑫再次问板凳关于常墩子死前说什么的时候,板凳胡说了几句。芳姐安排的滚爷成了齐家班的大师兄,常墩子的东西全给烧了。唐雪梅现在既是一个...[详情]

      李清风在劝唐雪梅,他说会想办法找到红儿的。板凳买馒头的时候遇上了红儿,他给她了一个馒头。板凳拿鞋子的时候看到了红儿的脚上只穿了一只鞋,当他去追赶的时候红儿跑了,他无意中被车撞翻,等再醒来时红儿的踪迹早就不见了。芳姐又带人来到齐家班,她说这次是来赔不是的,她要将自己的人拜齐三鑫为师。齐三鑫再次问板凳关于常墩子死前说什么的时候,板凳胡说了几句。芳姐安排的滚爷成了齐家班的大师兄,常墩子的东西全给烧了。唐雪梅现在既是一个妈妈又一名共产党员,她让吴书记放心,寻找火种的任务仍然在继续当中。板凳在大厅里想着大师兄以前交过他的功夫,他的板凳精神被齐三鑫骂了一顿。滚刀肉无意中在齐家班看到了小芸在换衣服,他向板凳打听小芸是否有相好,板凳说是他二师兄。于特派员想在齐家班进行搜查,他以为是板凳是把火种藏了起来。滚刀肉酒后说出了来齐家班的目的,板凳知道了他的用意。红儿讨了两个馒头,她给路上的一位老乞丐一个馒头。板凳在那个老乞丐要的地方打听到了红儿的行踪,他追了过去。[收回]

  • 第5集

      芳姐对齐三鑫说让板凳放放血,齐三鑫只好让板凳挨刀子了。板凳跟着红儿的脚印一直走,他在树林里找到红儿的落脚地,他将红儿的鞋子穿到她的脚上。红儿听他说后就哭了,板凳又给红儿讲起了他的板凳精神,他将红儿带回了齐家班。回到齐家班后他告诉其他人说红儿是路上照顾过自己的人,他明天就将她送走。晚上他又给红儿讲了很多故事。齐三鑫让红儿加入齐家班,并叫她按手印,还叫她为小把戏。齐三鑫执意让红儿加入有班,这让板凳有点儿不愿意。官府悬...[详情]

      芳姐对齐三鑫说让板凳放放血,齐三鑫只好让板凳挨刀子了。板凳跟着红儿的脚印一直走,他在树林里找到红儿的落脚地,他将红儿的鞋子穿到她的脚上。红儿听他说后就哭了,板凳又给红儿讲起了他的板凳精神,他将红儿带回了齐家班。回到齐家班后他告诉其他人说红儿是路上照顾过自己的人,他明天就将她送走。晚上他又给红儿讲了很多故事。齐三鑫让红儿加入齐家班,并叫她按手印,还叫她为小把戏。齐三鑫执意让红儿加入有班,这让板凳有点儿不愿意。官府悬赏捉拿女共党,谁捉到可领取五万大洋。红儿看到那副画像上的人,她说那人是她的妈妈,还从口袋口拿出了一张一样的照片。板凳和红儿的对话让门的小芸听到了,小芸冲了进去,板凳求她不告密,她答应了板凳不说什么出去。李清风将板凳领回小孩的事情告诉了唐雪梅,她告诉了李清风红儿身上的特征。齐三鑫将板凳和红儿打了一番,他还陪着红儿练习呆辫飞,板凳大吼一声,他要先把红儿的胳膊接上。齐三鑫还让滚刀肉和红儿一起练习,板凳将自己的秘密告诉了红儿,红儿说自己记不起来了,她只记得板凳精神。护士将唐雪梅带进林铁的病房,还没等他把话说完,林铁高喊共产党,赶过来的仇部长无奈地放过了她,她说护士是被自己协迫的,要一起带走。[收回]

我的父亲是板凳剧照海报(7个)

我的父亲是板凳剧照(7个)

我的父亲是板凳精彩对白

我的父亲是板凳幕后花絮

  一流的主创:金牌策划人唐蒙和李洋继“顺溜”之后再度联手

  《我的父亲是“板凳”》主演阵容超强,而其幕后更是会集了国内顶尖的创作团队,特别是金牌策划人唐蒙和李洋的再度携手,备受各方瞩目。此前,两人曾两度携手,其中,首次合作就策划出了《历史的天空》这一标杆式的军旅大戏,而二度牵手更是制造出了《我的兄弟叫顺溜》这样红极一时的央视大作。在共同合作之外,两人也都各自策划过很多一流的作品,比如,唐蒙曾策划过《女人心事》、《狙击手》、《地道英雄》、《真情年代》、《一生为奴》、《台湾巡抚刘铭传》、《红孩儿》、《男人底线》、《空巢》、《我的兄弟是顺溜》、《漂亮女人》等众多大热荧屏的作品,李洋曾策划过红极一时的《亮剑》、《士兵突击》。而如今,两人三度携手,打造“顺溜”姐妹篇《我的父亲是“板凳”》,自然会受到业内前所未有的关注,而且,从已经面世的人物、题材、故事来说,《我的父亲是“板凳”》的思想性、可看性、拍摄视角的独特性都是近年来首屈一指的,高手出招,效果确实非同一般。

  此外,继《地道英雄》等大作之后,唐蒙在《我的父亲是“板凳”》中再度担任了总制片人一职。在编剧和导演方面,曾经创作过《幸福里九号》、《决战黎明》的国家一级编剧王俭担任本剧的编剧,曾经执导过《狼毒花》、《翡翠凤凰》、《谍影重重之上海》等众多高收视佳作的著名导演黄文利将出任本剧导演。曾成功拍摄过《杨靖宇将军》、《地道英雄》、《漂亮女人》等剧的青年优秀制作人刘娟担纲本剧制作人。

  据悉,电视剧《我的父亲是“板凳”》由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中视影视制作有限公司、陕西中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华视影视投资(北京)有限公司、东阳大唐娱乐影视制作有限公司联合摄制,将于今年国庆节在上海车墩影视基地开拍。一流的题材、一流的故事、一流的人物、一流的主演、一流的幕后团队,《我的父亲是“板凳”》无疑会成为明年荧屏的最大收视亮点。

  《我的父亲是“板凳”》讲述王宝强饰演的跑江湖的杂耍艺人“板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保护烈士遗孤红儿和她身上藏着的绝密文件,经历九死一生,在共产党人的理想情怀和牺牲精神的感召下,加入革命队伍的故事。

  剧中,“板凳爸爸”王宝强、“雪梅妈妈”小陶虹与小童星张子枫组成了一家三口。据制作人介绍:“在选小演员的时候我们更是谨慎再谨慎,这部戏里小演员与王宝强的关系是那种超越血缘的亲情,在王宝强那个角色的整个逃亡过程中,小演员也跟着他经历各种磨难,戏份非常重。”

  据了解,《我的父亲是“板凳”》中多处设计独具匠心,既有武侠又有枪战。剧中“板凳”是一个内向的人,道具板凳是他的兄弟,孤独的时候他常对着板凳诉苦谈心。剧组为此特别设计将板凳当做王宝强的武器,平时板凳一直背在他身后,一旦遇到危险,抽出凳腿就是一个三节棍。据王宝强介绍,戏中角色都有自己的独门武器,很多武器都就地取材,如午马扮演的“板凳”义父齐三鑫的武器,就是平时手里拿的烟袋锅,打仗时变成剑刺。

  据导演黄文利介绍,戏中不仅武打好看,不少王宝强被追捕的逃亡戏中还加入“跑酷”的戏份。

  正如全剧男主角的开场白所述:“我叫板凳,但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叫板凳?我爹是谁?我娘是谁?我不知道;我的祖籍在哪儿?我也不知道;我从哪里来,要往哪里去,我都不知道……”

  此人,性别:男;年龄:二十四;姓名:无;绰号:板凳;生日:不详;籍贯:不详;亲生父母:不详。

  他出生不久就被亲人遗弃在北平某杂耍场的板凳上,有个杂耍班的班主夫妇一时心软,将其收养,随口称为“板凳”。他从此在这杂耍班里长大,忍受着养父近乎魔鬼式的残酷训练。板凳八岁时首次登台,却因恐慌而失手,险些丧命,养母奋不顾身地搭救他,为此受伤,不治而亡。板凳因此落下了心病,对表演杂耍十分犯悚,从而沦为杂耍班里打杂的,所有的苦活累活都由他来干,所有的人都能使唤他。板凳也登台,但只是冒着有可能被飞刀和神鞭所伤害的风险,充当活靶子。

  在那个年代,杂耍艺人是处于社会底层下九流的贱民,而板凳则处于杂耍班的最底层,是个边缘而卑微的小人物。但是尽管他其貌不扬,同时还显得笨拙和懦弱,他的内心深处却埋藏着成为英雄的梦想……他尽管地位卑微,但维护尊严;他时常委曲求全,却始终坚守良知的底线;他尽管挣扎在乱世的混沌中,眼神却纯净和清澈,透着质朴和真诚,尤其是那本色的一笑,在黑暗中显得格外明亮;他毫无心计,却不乏机敏;他有点狡黠,但大智若愚;他隐忍,执着,倔强;他重情重义,更重承诺和诚信……

  然而,一九二七年四月十二日,在上海滩骤然爆发的血雨腥风,把板凳卷入了大时代的惊涛骇浪中,导致他命运跌宕,人生转折,精神成长……最终,他于劫难中接近真理,在恐怖中走向光明,从浑浑噩噩的草民,脱胎为堂堂正正的好汉,追随共产党走向新的人生。

我的父亲是板凳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我的父亲是板凳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我的父亲是板凳的短评

(46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全部46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