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0人评价)

  • 基本信息
  • 看点解读
  • 影评短评

光荣日剧情

韩寒首部魔幻现实主义作品。一部讽刺意味很浓的小说。 七个青年人,大麦、王智、万和平、石山、洪中、米旗、娄梯,大学毕业后主动放弃分配,不想进外企,不想当白领,而是学古代的竹林七贤,来到边远的一个叫“和平凤凰”的小村中,他们自愿到村小学支教,同时运用自己的特长实现自己的理想,他们研究枪支炸药,盖房种菜,还收留了被......[详细]

光荣日精彩对白

光荣日幕后花絮

  韩寒:“书名跟内容没关联” 记者(以下简称记):看《光荣日》时,一边看一边乐,这本书保持了你一贯的写作风格,幽默、机智、嘲讽。你平时说话也是这样的风格?

  韩寒(以下简称韩):也未必,要看跟什么人在一起。这么说话其实挺累的,如果总这么说,肯定是很伤脑子。

  记:小说中讲了七个男孩子大学毕业后到边远的小学支教。在上课的同时,他们研究枪支炸药、盖房种菜,一群看似不正常的人建立了一个离奇世界……你怎么想到讲这样一个故事? 韩:如果我写很现实的东西总会有人对号入座,总会有很多忌讳,放不开手脚。所以我就找了一个完全虚拟的事情来写。其实我写的还是现实的事儿。

  记:这本书还没讲完这个故事?为什么叫“第一季”? 韩:这个名词来自《24小时》,当时我写的时候正在看第六季,当时就想干脆弄《光荣日》第一季出来,这样将来写多少季都可以。当然,这是一个有点恶搞的想法,其实跟美剧没有任何关系。

  记:出版商给你的新书标注为“魔幻现实主义”,你同意这种说法吗? 韩:小说就是小说,给它包装任何概念都很幼稚。“魔幻现实主义”是个老套的概念,非我所想,但也实在是没办法,理解的就笑一笑,不理解的就去问问理解的。

  记:这里面写了七个男孩子,里面有你自己的影子吗? 韩:人家都说,作者的第一本书是半自传。我现在写下来,早就脱离了写自己的模式。而且一个人也不能总写自己啊,就那点事。

  记:不过我一直没明白为什么这本书叫《光荣日》。 韩:我也不太明白这个书名的含义,当初起这个名字就是觉得好听,自己挺喜欢的。书名跟内容没什么关联,你不觉得任何一本书都可以叫这个名字吗?

  记:如何评价这本书,你最喜欢的书是哪本? 韩:《三重门》是我卖得最好的一本书。但现在看,写得很做作、很幼稚。我个人比较喜欢《长安乱》,《光荣日》我还没写完,如果我能坚持写下来,也还算是比较喜欢的一本书。 “我就是市场”

  记:这部作品目前是第一季,你在博客上说,自己这本书是边想边写,而且以后是不是接着写还很难说,给人感觉似乎很随意。 韩:其实这部小说里的内容我早就想好了,我觉得自己必须出一本书赚些钱的时候我就写出来。现在我脑子里还有10部小说呢,就看我什么时候经济困难了再写。

  记:那你的创作动机是什么?不会仅仅为钱吧,有没有对文学的热爱? 韩:首先我算不上是作家,只能说是作者。对于一名作者,赚钱和热爱文学这两者是天然结合在一起的。写作对所有作者来说都是谋生的手段。没有一个人会说,我写作就是出于热爱,出版社不用给我版税。但我之所以选择这个谋生手段还是因为热爱写作。

  记:既然把写作当作谋生,会不会特别在意市场,甚至自己的写作会迎合市场? 韩:我从不迎合市场,我就是市场。而且我也没办法迎合,如果要迎合,我应该去解读《论语》,但问题是我解读《论语》谁看啊?大家就是想看我写的东西,无所谓我写什么。

  记:感觉你非常自信啊,这种自信来源于哪里? 韩:可能是因为从我第一部作品起,就销量不错。虽然我很少接受采访,也很少搞签售活动,但书的销售自然地形成良性循环,所以我不用去考虑迎合市场,不用考虑跟什么风。我写得一直比较开心。

  记:你的作品一路下来一直是这样的风格,考虑过风格吗? 韩:这个风格是我自己喜欢的,慢慢我会把它发挥到极致。现在对我来说,文字方面很难再往上走,再往上也就是玩文字游戏了。以前我写作,不大考虑人物、性格等等,现在开始想了。最重要的是自己要写得更开心,不要写拧了。反正我不会突然变成郭敬明那样,那么忧伤。 “怎么评价都能接受” 记:你曾说过自己不接受采访,但为什么会为这本书接受专访,是一种妥协还是无奈? 韩:书出来以后,发布会、签售活动我都拒绝了,发行商说至少接受几家媒体采访吧,这样读者才知道你的书上市了,否则还以为是盗版呢。这也算是一种妥协吧。

  记:你是个性突出的人。有人觉得你这样很好,但也有人认为你太嚣张。你觉得自己是怎样一个人? 韩:别人怎么评价我,我都能接受。其实每个人在不同人面前的表现是不一样的,一个人不可能在父母面前和在女朋友面前表现一样。我不怕争议,很多人对我的批评都很有道理,我很赞同。但也有的人没看过我的书,就是看我不顺眼,还骂我的小说是中学生作文。

  记:最近两年,你时常在博客上与别人吵架。探讨问题无可指责,但是否有时觉得自己用词过于刻薄,而且说话有时也比较脏? 韩:中国每个人说话都带口语吧。而且写博客又不是写文章。别说写博客,就是写小说我都不修改,写完了自己一眼不看交给编辑,有错别字我也不改,让编辑处理。我不想像很多人那样特别注意修辞,最后写出来的东西都是一个模式。而且虽然我说脏话,但不搞人身攻击。不像有的人,骂人家祖宗、骂人家小兔崽子。

  记:想过收敛一下吗? 韩:问题是,有些人真的很傻,我那么说话,有时真是情不自禁。哈哈。而且这种话,北方人应该能接受啊,多正常啊。如果不能接受,也没关系。 记:你觉得媒体眼中的你,是真实的吗? 韩:很难说,人都有很多面。喜欢我的记者,关系自然不错。但也有不喜欢我的人,看我不顺眼,那也没办法。大家爱怎么写都可以。我很久以前做过一个电视节目,那个节目有个很傻的游戏,就是你说一句反话,然后说,这是不可以的,等于否定自己说的话。结果电视播出时,只剩下我前面说的那句反话,把我说的“这是不可以的”给删掉了。 “做喜欢又能赚钱的事”

  记:看一篇报道,说你现在的朋友还是小学时候的同学为多。在文学圈或赛车圈你的朋友多吗? 韩:赛车队的当然都认识,也都是比较好的朋友,不过都是酒肉朋友。文学圈我还真不认识谁。这个圈子很小的,你认识一个人就能认识一大堆。有些人情世故的东西在里面,以后再写什么就不那么方便了。

  记:赛车圈里,他们仅仅把你当车手,还是也把你当作家看待? 韩:我还真说不好,这你得问他们。比赛的时候应该只当我是车手吧,因为我们是竞争对手。但我们平时从来不谈写作的事情。 记:现在很多人把你当偶像,你怎么看? 韩:我不在乎。9年前我刚出名时,还多少有点在乎,担心是否有人会在街上认出我。现在无所谓。 记:上街戴墨镜吗? 韩:戴!我的眼睛本身有度数,另外开车时为了避免阳光刺激,也会戴眼镜。现在被读者认出来也无所谓,该打招呼打招呼,该签名就签名。不过,我倒确实觉得,写作的人应该少上电视,少公开露面,保持一点神秘感比较好。

  记:考虑过自己以后的发展吗? 韩:赛车方面,我的目标是拿到国内的双冠军,这个对我不是特别困难的事情。参加什么F1,这是根本不可能的,说出去被行家笑话。还有一个是写作,就按部就班地写,你天天想自己的销量超过多少也没有用,有一天我的书卖不动了也无所谓。

  记:在很多人眼中,你过上了自己选择的生活,比如不上大学,玩赛车。你自己评价现在的生活,到底感受如何? 韩:我是一个很容易知足的人。我做的是自己喜欢的事情,还能靠这个赚钱。我真的是很开心,如果这样再因为一些小事,小的不如意感叹,就太矫情了。

光荣日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光荣日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光荣日的短评

(1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全部1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