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10
  • 集数:20
  • 单集片长:45分钟
  • 又名:爸爸快跑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老爸快跑剧情

有个词叫“居安思危”,但张三把它忘记了,很多人都忘记了。张三不是一个有大志向的人,平淡的日子麻木了他的神经,他甚至很享受这种平庸的生活。妻子顾晓华向张三提出离婚[2],顾小华觉得张三活得没目标没激情,和他在一块过日子特没劲。他们的儿子上小学一年级,是张三父亲老张头的心头肉,顾小华说如果张三有五十万,她才同意儿子......[详细]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大街上,一名男子在疯狂地追逐一辆呼啸而驰的救护车,我们这个故事就这样开始了。这名男子名叫张武,三十出头,是一家小古董店的老板。
    张武的父亲老张头突然病重,医生和护士把老张头推进急救室,急救室的门关死了,张武只能在外面等待,时间是下午两点四十五分。
    张武和妻子顾小华约好三点在一家咖啡馆见面,商谈离婚事宜。顾小华是外企白领,伴随着顾小华职务的升高,她和张武之间的感情越来越不好,两个人已经分居有一段时间了。
    时间到了三点,...[详情]

    大街上,一名男子在疯狂地追逐一辆呼啸而驰的救护车,我们这个故事就这样开始了。这名男子名叫张武,三十出头,是一家小古董店的老板。
    张武的父亲老张头突然病重,医生和护士把老张头推进急救室,急救室的门关死了,张武只能在外面等待,时间是下午两点四十五分。
    张武和妻子顾小华约好三点在一家咖啡馆见面,商谈离婚事宜。顾小华是外企白领,伴随着顾小华职务的升高,她和张武之间的感情越来越不好,两个人已经分居有一段时间了。
    时间到了三点,张武没有出现,顾小华有些不耐烦。顾小华的面前放着一张纸,这是她起草的离婚协议书,她已经看了很多遍。
    张武在医院给顾小华打电话,撒谎说店里有点事,让顾小华等他一会。三点半的时候,老张头被推出了急救室,送进了病房。张武问大夫老张头是什么病,大夫说还不能确定,要等检查的结果。
    老张头打了针之后睡着了,张武去办了住院手续,时间已经接近四点。张武跑出医院,在医院门口上了一辆出租车,让司机以最快的速度去咖啡馆。
    车在行进的过程中,张武又给顾小华打了电话,说他十分钟就到。挂断电话,张武突然想起了什么,打开钱包,里面只有十几块钱,而出租车计价器上已经到了十一元,张武又犹豫了一会,计价器变成了十二元。张武让司机停车,付了钱,开始在大街上奔跑。
    十分钟早过了,张武还是没有出现,顾小华的手机响了,好像别人有重要的事找她,她准备离开咖啡馆。
    在咖啡馆门口,顾小华又等了一会,然后上了一辆出租车。车要开走时,顾小华看到张武急匆匆地从对面跑了过来。
    交谈只能在出租车上进行。顾小华没有问张武迟到的原因,也没有责备,而是直奔主题。顾小华把写好的离婚协议书给张武看,他们共同的财产有两项,一个是住房,归顾小华,另一个是一家小古董店,是老张头给张武的,所以归张武所有,对此张武都没有异议。关于孩子的抚养权,顾小华着重做了说明,顾小华同意让儿子张天一跟着张武,她认为男孩子跟着父亲对成长更有好处,同时她要移民加拿大,她不想儿子在国外变成一个香蕉人。但是鉴于张武的现状,尤其是经济基础,顾小华提出了自己的条件。顾小华算了一笔帐,要想儿子健康成长,张武必须要有三十万,这笔钱包括房子首付,包括给张左创造好的学习条件,而且不准借,因为借了还要还。顾小华给张武的时间是三个月,这是她办理出国手续的时间,三个月之后,要是张武没有完成协议上的要求,顾小华将带张天一去国外生活。
    张武觉得顾小华不讲理,这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只有抢银行才能在这么短时间弄到这么多钱。顾小华不以为然,她给张武几天时间考虑,如果张武同意,下周一一起到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如果张武不同意,顾小华将向法庭提起离婚诉讼。
    顾小华下了车,张武拿着协议书发呆。司机问张武去哪,张武看到计价器上已经花了十几块钱。张武说掉头往回走。因为身上没有钱,张武有些慌张。这时手机又响了,医院打来的,说老张头的检查结果出来了,让张武赶紧回去。
    张武给李安年打电话,李安年四十出头,是张武古董店里的助手。老李正和顾客在交谈,手机在静音上,他没有看到。
    出租车行驶到一个路口,遇到红灯停下来,张武推开车门就跑,还险些被车撞到。虽然张武跑得很快,出租车过了红灯还是追了上来,司机在大声喊他。张武跑进旁边的商场里,司机愤愤地看着张武的背影,觉得没法再追了。司机开车离开,没走多远,从后视镜里看到张武又追了回来。张武把离婚协议书落在车上了,回来取,自然被司机抓了个正着。
    张武说他身上没有钱,还有急事,他父亲生病了,让司机先放他走,过后定还钱。司机已经不相信张武了,要了张武的身份证,开车要把张武送到派出所。
    就要到派出所时,张武的手机响了,是老李打来的。张武让司机带他去医院,说有人给他送钱,司机看到张武着急的表情,同意了,但警告张武不要耍花招。
    车到了医院门口,李安年还没有出现。医院又打来电话,说大夫马上就要下班了。张武急得团团转,司机觉得张武耍花招,又要带张武去派出所,僵持不下时,老李骑着自行车从马路对面过来了。
    老李帮张武付了钱,张武拿了身份证,疯狂地向医院大楼里跑去。电梯迟迟没有下来,张武就爬楼梯,正好和大夫错过了。来到大夫办公室,护士说大夫刚走。张武又向楼下追,终于在医院门口追上了大夫。大夫告诉张武,老张头是胃癌,最好的方法是动手术,需要先交三万块钱的手术费。
    胃癌两个字把张武吓坏了。张武回到病房,老张头已经醒了,正和老李在说话。老李问大夫怎么说,张武说就是胃不好,住几天院就没事了。老张头是一个从来不示弱的人,一张嘴说话就是将军的口气。老张头问张武和顾小华谈得怎么样,张武怯怯地说已经不能挽回了。老张头一边骂张武不成器,一边说离就离吧,铁了心的女人挽回也没用,但张天一必须跟张武,这点不能商量。张武说顾小华同意儿子跟他,却没敢说顾小华苛刻的要求。
    张天一的老师打来电话,问张武为什么还没到学校接儿子,要不要帮着送回家。张武这才想起忘记接儿子放学了,说马上就过去。
    张武走出医院,又忘记带钱,只能还是跑步,这时天已经黑了。
    张武赶到学校,没发现儿子,看门的大爷说老师带着张天一到对面的饭馆吃饭去了。张武又去了饭馆,向年轻的女老师表示感谢,女老师说没什么,起身离开。
    张武在门口又追上了老师,张武说他忘带钱了,向老师借钱结帐。老师给了张武五十块钱,然后离开。
    张武也要了一碗面,跑了一天确实累了,他吃得狼吞虎咽。张天一不高兴地看着老爸,张武向老师借钱的举动让他很没面子。张武说仅此一次,下不为例。[收回]

  • 第2集

    张武问老李店里还有多少钱,老李说最近店里的生意不好,交了房租交了税,几乎剩不下钱,他自己上个月的工资都没拿。张武告诉老李其实老张头是胃癌,需要三万块钱做手术,他和顾小华在闹离婚,顾小华提出了苛刻的要求,他不可能张口向顾小华要钱,一旦要钱,儿子的抚养权就更成问题了。老李问张武有什么打算,张武说他想把店卖了,这是唯一的办法。张武问老李店能卖多少钱,老李说店里没有太值钱的东西,也就五六万。张武让老李帮着物色个买家,越快越好...[详情]

    张武问老李店里还有多少钱,老李说最近店里的生意不好,交了房租交了税,几乎剩不下钱,他自己上个月的工资都没拿。张武告诉老李其实老张头是胃癌,需要三万块钱做手术,他和顾小华在闹离婚,顾小华提出了苛刻的要求,他不可能张口向顾小华要钱,一旦要钱,儿子的抚养权就更成问题了。老李问张武有什么打算,张武说他想把店卖了,这是唯一的办法。张武问老李店能卖多少钱,老李说店里没有太值钱的东西,也就五六万。张武让老李帮着物色个买家,越快越好。老李说要卖就卖给他吧,他现在手头有三万,先给老张头动手术,剩下的钱他借借再给张武。老李还说卖给他也不用签合同,什么时候张武有了钱,再买回去也行。张武说还是要签合同,老李能在关键时刻帮他,他已经很感激了。
    老李说星期一把钱交给张武,大夫也决定星期一给老张头动手术。顾小华周末看儿子,知道老张头生病了,就到医院来看望老张头了,虽然还叫着爸爸,看似和气,但气氛已经不对了。顾小华不知道老张头是胃癌,两个人走出病房,顾小华问张武离婚的事考虑得怎么样了,张武说他不同意,他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弄到这么多钱。顾小华还是让张武考虑一下,星期一上午十点,她在民政局门口等张武,如果张武不出现,她将去法院。
    星期天的晚上,张天一在家里找东西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了顾小华起草的离婚协议,这对只有七岁的张天一来说是个很大的打击。
    星期一早上,张武找离婚协议的时候,却怎么也找不到了。
    张武送张天一去学校的路上,张天一问爷爷动手术不会有事吧,张武说就是个小手术,做完了还和原来一样。张天一又问张武是不是要和妈妈离婚了,张武知道瞒不过,就告诉了张天一,还说张天一以后跟着他过。张天一仰起头,问张武能在三个月内赚到三十万吗?张武知道儿子已经看了那张纸,微笑着却又很坚定地说他一定能赚到那些钱,让儿子相信他。张天一点了点头,然后拿着要还给老师的五十块钱进了学校。
    然后张武又回到医院。大夫上班后就开始准备手术,但手术费还没交上。大夫告诉张武,如果九点半之前交不上钱,手术就得推迟。张武赶紧给李安年打电话,老李说他在银行门口了,银行九点才上班。张武问哪个地方的银行,老李说就在医院附近。
    张武赶到银行,银行刚好开门,张武第一个挤到了柜台前。取了钱之后已经九点十五了,张武拿着钱就往医院跑。路口遇到一个红灯,交通协管员把大家拦住,张武觉得一秒钟也不能耽搁了,就闯了红灯,协管员在他身后一个劲地摇旗吹哨子。张武惊险地过了大路口,但在一个转弯处,他还是被车撞了。
    张武摔了个跟头,手机摔碎了,手里的钱也向雪片一样飞了。开车的是一个女司机,也三十来岁,穿着职业装,赶紧下车看张武伤得怎么样。张武根本顾不上自己的伤势,流血了他也毫无知觉。他一张张地捡散落在地上的钱。旁边的群众也帮他捡,没有人趁火打劫,但钱还是少了一张,张武四下里找,看到有一张钱被压在了车轮下,张武去拿,结果把钱拽断了。张武冲女司机大吼,让她倒车。女司机把车往后倒了一点,张武又拿了另外半张钱,然后一瘸一拐地跑开。
    女司机捡起张武坏了的手机,大声喊张武,但张武没有回头。
    张武跑到医院收费处,收费处排着长长的队伍,张武只好插队,后面的人都在指责他。工作人员让他去排队,张武大吼,说再不交钱他父亲就没命了,一个大妈把位置让给了张武,人家才给他办理,但那张断了的钱医院不收,张武说钱没有少,工作人员说那也不行。张武拿着断了的钱出来,正好看到一个刚打完点滴的人走过来,那人手上粘着一块胶布。张武上前说让人家帮忙,人家还没明白什么事的时候,他把人家手上的胶布揭了下来,然后把钱连接了起来。
    老张头被推进了手术室。这时,张武才感觉到自己身上的疼痛,他到护士那做了简单的包扎,时间已经是九点五十分,离顾小华规定的时间只剩下十分钟了。张武问护士老张头的手术要做多长时间,护士说至少要三个小时。
    张武又向民政局跑去,他腿受了伤,跑起来很费力,但他在坚持。张武到达民政局门口,迟到了五分钟,顾小华也没在。
    张武以为顾小华去了法院,又跑去了法院,结果也没发现顾小华。张武用公用电话给顾小华打手机,顾小华说她在张天一的学校,儿子不见了。[收回]

  • 第3集

    张武又去儿子学校,他已经精疲力竭。老师说第一节课张天一还在,还还了她那五十块钱,但第二节人就不见了,学校里找遍了,也没找到。
    张武和顾小华开始在城市里寻找张天一,一直找到家里,也没找到,家里也没有人。顾小华问张武和儿子说什么了,张武说儿子知道了他们要离婚的事。顾小华没有用语言责备张武,目光中全是不屑。顾小华打电话报了警,张武看了看时间,老张头的手术差不多要完成了,他得去医院。
    张武来到手术室门前,手术室的灯还亮着,他...[详情]

    张武又去儿子学校,他已经精疲力竭。老师说第一节课张天一还在,还还了她那五十块钱,但第二节人就不见了,学校里找遍了,也没找到。
    张武和顾小华开始在城市里寻找张天一,一直找到家里,也没找到,家里也没有人。顾小华问张武和儿子说什么了,张武说儿子知道了他们要离婚的事。顾小华没有用语言责备张武,目光中全是不屑。顾小华打电话报了警,张武看了看时间,老张头的手术差不多要完成了,他得去医院。
    张武来到手术室门前,手术室的灯还亮着,他就坐在椅子上等着。过来一个护士,问张武干什么,张武说等父亲的手术。护士说老张头的手术早就完成了,已经送进了病房。张武去了病房,老张头还在昏迷,张天一坐在一旁怔怔地看着爷爷。儿子找到了,张武的眼中顿时湿湿的。
    张武给顾小华打电话,说儿子找到了,顾小华赶到了医院。一家三口坐在医院走廊的椅子上。张天一问父母能不离婚吗,他不希望父母离婚,他一定会做个懂事的孩子。顾小华告诉儿子离婚不是因为他不懂事,张天一问那是为什么,顾小华瞥了张武一眼,这一眼也被张天一看在眼里。守着儿子,顾小华没有再提和张武去离婚。
    大夫告诉张武,老张头的胃没有切除,因为癌细胞已经扩散,大夫让张武提前有个思想准备。张武问大夫老张头还有多少时间,大夫说说不准,也许几个月,也许几天。
    上午开车撞张武的那个女人叫徐慧,她是凤凰珠宝公司鉴定部的经理,当时她正是开车去公司上班。徐慧来到公司,参加了一个会议,董事长宣布了新的任命,徐慧被提升为公司副总,三十出头就能当副总自然让公司职员羡慕,但有一个人确是一脸鄙夷,她叫丽丽,数次在和徐慧的竞争中落下风,嫉妒和仇恨的种子越埋越深。
    接着徐慧发现自己怀孕了,她在洗手间呕吐的时候,正好被丽丽看到。丽丽觉得徐慧不应该要这个孩子,刚当上副总就休产假太不像话。但徐慧却坚持工作生育两手抓,她也有自己的难处,她和男友郑傲相恋近十年,为了工作不仅将婚期一拖在拖,中间还做过一次流产,如果这次再不要,没法和郑傲交代,自己的身体也受不了。丽丽觉得徐慧两手抓的想法很不现实,嘴上虽然没明说,但等着看徐慧的笑话了。
    晚上,徐慧把自己怀孕的消息告诉了郑傲,郑傲兴奋至极。郑傲已经是一家珠宝鉴定机构的老总,他要马上和徐慧结婚,还要徐慧辞掉工作,专心在家里照顾孩子。徐慧当然不同意,她付出了太多才得到了副总这个职务,她不会轻易丢掉,她告诉郑傲她会工作生育两不误的。郑傲说徐慧是打不死的理想主义,徐慧说郑傲是改不掉的大男子主义。
    第二天徐慧到公司去上班,老总安排徐慧负责一个国外的大项目,徐慧说她刚当上副总,对营销方面的工作还不熟悉,做这个项目有些冒险。老总觉得徐慧说得也有道理,就让徐慧负责珠宝鉴定师比赛的事情,这次比赛是凤凰公司宣传自己网罗人才的重要计划。
    张武和李安年签了古董店的转让合同,老李说剩下的钱他很快会给张武,他正在四处借呢,张武也没再催促,虽然他很需要钱。老李问接下来张武要干点什么,总得有份工作啊。张武说他要去找工作。
    张武开始找工作了,骑着自行车在城市里游荡,由于他除了懂古董,别的什么都不会,干服务业年龄又偏大,忙活了好几天,一无所获。这天中午的时候,他在一个地摊吃饭,桌子上的一张报纸引起了他的注意,上面有一则招聘启示,一个古董店招营业员,这正合他的胃口。张武赶紧给对方打电话,老板说让他半个小时内赶到。
    徐慧到医院去检查身体,医生说她是宫外孕,必须赶紧做手术。而且由于先天性的卵巢发育不良,医生不允许徐慧以后再生育。
    张武骑着自行车在马路上飞奔,自行车后轮爆胎,而附近又没有修车的,他把车子锁到马路边的栏杆上,跑着去向目的地。
    徐慧开着车,神情有些恍惚,她在路边看到了奔跑的张武,想起要还他的手机,一走神,险些又发生车祸。
    张武赶到那家古董店,店员说老板等了一会,刚离开。张武问老板干吗去了,多久回来,店员说去珠宝师比赛面试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珠宝师比赛也引起了张武的兴趣,就详细打听了一下,店员说是凤凰公司组织的,冠军可以有10万块钱的奖金,还可以进凤凰公司工作,年薪30万。
    天赐良机,张武离开古董店,赶紧回家拿证件去。[收回]

  • 第4集

    回到家里,顾小华已经在等着张武了。还是离婚的事,顾小华说她的要求完全是站在儿子的角度考虑的,父母离婚已经给儿子造成了伤害,不想儿子再在生活中受委屈。顾小华还说如果张武不同意协议离婚,以张武目前的处境,法庭也一定会把儿子判给妈妈。张武想了想说,他同意协议离婚。顾小华要马上和张武去办手续,因为她要到外地去出差。
    两个人去了民政局,由于张武和顾小华的离婚协议过于复杂,工作人员一再询问他们问题,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马上就到了凤...[详情]

    回到家里,顾小华已经在等着张武了。还是离婚的事,顾小华说她的要求完全是站在儿子的角度考虑的,父母离婚已经给儿子造成了伤害,不想儿子再在生活中受委屈。顾小华还说如果张武不同意协议离婚,以张武目前的处境,法庭也一定会把儿子判给妈妈。张武想了想说,他同意协议离婚。顾小华要马上和张武去办手续,因为她要到外地去出差。
    两个人去了民政局,由于张武和顾小华的离婚协议过于复杂,工作人员一再询问他们问题,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马上就到了凤凰公司面试结束的时间了,工作人员还是问个没完,而这个时候张武无论如何不能发作。
    终于拿到了离婚证,张武刚要走,顾小华却又有话要对张武说。顾小华告诉张武,让张武赚钱不是她过于苛刻,而是这个时代的要求,这个时代就是这么残酷。张武频频点头,说他知道,他明白。
    张武赶到凤凰公司时离下班时间还有十分钟。
    张武在凤凰公司大厅里等电梯,电梯门开了,张武刚要往里进,被一个从电梯里出来的人叫住了。这个人叫付大龙,是张武珠宝学校的同学。两个人有近十年没见了,大龙和张武聊起天来,大龙滔滔不绝,让张武又错过了一趟电梯。眼看时间就要到了,又一班电梯下来的时候,张武钻了进去,大龙还在说要请张武吃饭。
    张武来到面试会场,填了表格之后,排在一个戴眼睛的小个子后面。但就要轮到小个子时,主持面试的丽丽却说今天的工作到此结束,鉴于面试的人很多,面试延长半天。
    张武去学校接了张天一,然后两个人又去取自行车。赶到放车的地点时,正好看到城管上的人在弄他的锁,张武和张天一跑到跟前,锁刚好被剪断。要交三十块钱的罚款才能取回车子,张武搜遍全身也不够三十块钱,张天一从书包里拿出五块钱,才领回了车子。然后又去补胎,张武还想换把新锁,但钱实在不够了,也就没换。
    徐慧和郑傲在一家饭店见面。郑傲问徐慧检查身体的事,徐慧说她把孩子做掉了,她刚提为副总,带着个孩子不合适。郑傲火冒三丈,质问徐慧为什么自作主张,毕竟他是孩子的父亲。徐慧说商量了郑傲肯定不会同意。郑傲说徐慧满眼只有工作,根本不爱她。徐慧说那我们分手吧。郑傲说分手就分手,说完愤愤地离开了。看着郑傲的背影,徐慧落下泪来。
    第二天,张武又去凤凰公司面试。公司门口没有放自行车的地方,张武的车子又没有锁,张武就让路边的一个男孩帮他看车子,还给了人家两块钱。
    张武来到面试会场,排好队。他一边排队一边要跑到窗户边上看自己的自行车,这让昨天排在他前面今天排在他后面的小个子非常不满,两个人还争执了起来。马上就要轮到张武时,张武看到那个男孩推着他的自行车走了。
    张武赶紧下楼追,在路口看到了那个男孩,男孩看到张武追来了,骑上车子就跑。一连追出了好几条街,追到了一条小巷里,男孩为了躲另一辆车,撞到了电线杆上。男孩受伤了,车子的前轮变了形,张武皱起了眉头。张武要走,男孩向他求救,男孩的身上也流了血。张武过去背起男孩,男孩问车子怎么办,张武说不要了。但是张武问男孩要回了看车的两块钱。
    张武把男孩送到了医院之后又回到凤凰公司,张武还想排到前面,但大家都不同意,他让面试结束了的小个子给他证明,小个子笑了笑走了。没办法,张武只好又一次排到了队伍的末尾,而且他的身上有男孩留下的血迹,引得别人都在议论他。上午十一点面试结束,而轮到张武时已经是十点五十五分,丽丽是主考官,丽丽对张武说你只有五分钟时间了,张武觉得不公平,问为什么别人是十五分钟,而他只有五分钟。丽丽说你只有三分钟时间了。张武赶紧做自我介绍。丽丽问张武他身上的血迹是怎么回事,张武给丽丽讲了刚才的事,丽丽说他很会编故事。[收回]

  • 第5集

    张武回到家里,越想越不对劲,他不能失去这次机会,于是他换了衣服再次回到凤凰公司。张武找到丽丽,希望丽丽再给他一次机会,丽丽很不耐烦,说如果张武再纠缠,她的评价只会更差。就在这时,徐慧从办公室走了出来。张武看到徐慧顿时呆了,这个女人他认识,十年前在珠宝学校上学时,徐慧是张武临班最漂亮的女生。徐慧也看到了张武,虽然上学时对这个人没有印象,但几天前她曾开车撞到过这个人。
    徐慧走到张武跟前,和张武打招呼,张武很紧张地回应着。...[详情]

    张武回到家里,越想越不对劲,他不能失去这次机会,于是他换了衣服再次回到凤凰公司。张武找到丽丽,希望丽丽再给他一次机会,丽丽很不耐烦,说如果张武再纠缠,她的评价只会更差。就在这时,徐慧从办公室走了出来。张武看到徐慧顿时呆了,这个女人他认识,十年前在珠宝学校上学时,徐慧是张武临班最漂亮的女生。徐慧也看到了张武,虽然上学时对这个人没有印象,但几天前她曾开车撞到过这个人。
    徐慧走到张武跟前,和张武打招呼,张武很紧张地回应着。丽丽问徐慧认识张武,徐慧点了点头。看在徐慧的面子上,丽丽又给了张武一次机会。这次张武表现得不错,面试结束后,丽丽问张武怎么认识徐慧的,张武说他们曾经是同学。
    张武想对徐慧表示感谢,但同事说徐慧已经离开了公司。同事给了张武一个新手机,说是徐慧对张武的赔偿,这让张武感到有些莫明其妙,因为他不知道那天车祸的肇事者是徐慧。同事还给了张武徐慧的手机号,说如果张武还有别的要求,可以再给徐慧打电话。
    张武又去了医院,张武问老张头好点了吗,老张头张嘴就说他还死不了。父子间一直是这样别扭的谈话氛围,所以两人相处的多数时间都是在沉默中度过的。隔了一会,张武告诉老张头他报名参加珠宝师比赛了,冠军有10万的奖金,还可以进凤凰公司,年薪30万。这个消息倒是让老张头高兴,但老张头说话还是教育的口气,说要是想着钱是拿不到冠军的,只有对珠宝鉴定事业的热爱才能拿到冠军。老张头还详细询问了比赛的过程,比赛要持续近三个月,老张头说他一定会坚持到张武获胜的那一天。
    老张头心情好,吃饭也有了胃口,张武去给老张头买饭,却在手术室门口看到了从手术室里被搀扶出来的徐慧。
    张武走上前,护士以为张武是徐慧的丈夫,交代张武回家如何照顾徐慧。张武搀扶着徐慧走出医院,徐慧说她自己能照顾好自己,张武却坚持要把徐慧送回家。
    张武扶着徐慧出门的时候,正好被来医院检查身体的老李看到。
    在出租车上,张武的手机响了,是大龙打来的,问张武有没有时间,一块吃饭,张武看了看徐慧,说暂时有事。接着徐慧的手机就响了,还是大龙。徐慧对大龙也没有印象了,说自己身体不适,拒绝了。
    徐慧问张武的伤怎么样了,这时张武才知道那天开车撞他的人是徐慧,那个新手机是对张武摔坏了的手机的赔偿。张武说只是皮外伤,没什么大碍。
    张武把徐慧扶到床上躺好,张武看到了徐慧床头徐慧和郑傲的照片,徐慧说那人是他男朋友,不过已经分手了。张武又看到了他们在珠宝学校毕业时的大毕业照,张武说他们是同学,隔壁班的,还在照片上指给徐慧看,徐慧笑着点了点头,但上学时她对隔壁班这个默默无闻的男生没有一点印象。张武说起了很多上学时候的事,说徐慧喜欢穿一件白裙子,说徐慧在毕业晚会上领唱的歌曲《二十年后再相会》一直在他的脑海中回荡。
    张武按照护士嘱托帮徐慧简单做了点饭,然后才离开了徐慧家。
    晚上老李到家里来找张武,张武以为老李是来给他送钱的,老李却迟迟不提钱的事,而是问张武和徐慧是怎么回事。张武说他报名参加珠宝师比赛了,徐慧是他的领导,而他们曾经又是同学。老李问徐慧结婚了吗,张武说没有,还刚刚分手。老李就给张武出谋划策,让张武利用同学关系把徐慧追到手,这样珠宝师比赛的冠军肯定非张武莫属。张武对这样的建议当然感到迟疑,但老李却信誓旦旦地说听他的没错。
    老李打开包,没拿出一分钱却拿出了一个磁碗,让张武给鉴定一下,张武看了之后,说是好东西,能值两三万。老李说是刚从古墓里盗出来的,一共六个,对方急于出手,一万块钱一个。老李想和张武一块把这六个碗买下来,然后发一笔。张武说他没有钱。老李说他不是欠着张武的钱吗,他想用古董店做抵押,然后贷款,他已经打听了,能贷六万块钱。张武又顾虑,因为他没做过这么大的生意。老李帮张武分析了形势,即便张武进了珠宝师比赛,到比赛结束要三个月,而过程中没有钱,老张头住院需要钱,张天一也需要钱,两万块钱根本不够用,如果这笔买卖做成,张武就没了后顾之忧,可以全身心地投入到比赛中了。
    张武觉得老李说得也有道理,就同意了老李的买卖。[收回]

老爸快跑精彩对白

老爸快跑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老爸快跑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老爸快跑的短评

(1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全部1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