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9
  • 集数:30
  • 单集片长:45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军旗飘扬剧情

      追求与获得,幻灭与希望,情爱与仇恨,真诚与欺骗,善良与邪恶,这些对立的矛盾在马八一、王长贵、杨五月和林红缨四个主人公之间缠裹着,纠葛着,伴着他们的成熟成长,几近二十年。吊儿郎当的将门子弟马八一(夏雨饰)为了一个心爱的姑娘的召唤,出人意外地毅然走进他最头疼的军营,仿佛早已注定:像他这样的人居......[详细]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1974年,清晨,某军区大院。
    高中毕业已经半年的马八一无所事事,一大早就被父亲从床上拽起来去晨跑。对父亲,马八一敢怒不敢言,但他一出家门,就溜进了小树林里,马八一的父亲马宝山照往常的习惯在营区里转悠,遛早,偶遇老战友军区后勤部部长杨俊才,俩人谈及最近招兵的事,杨部长说听说你那个吹小喇叭的儿子也要去当兵了?马部长说这小子又浑又懒,只有部队能治治他。杨部长说,恐怕他不是当兵的料。随即道出马八一正在墙根后偷懒,马部长发现...[详情]

    1974年,清晨,某军区大院。
    高中毕业已经半年的马八一无所事事,一大早就被父亲从床上拽起来去晨跑。对父亲,马八一敢怒不敢言,但他一出家门,就溜进了小树林里,马八一的父亲马宝山照往常的习惯在营区里转悠,遛早,偶遇老战友军区后勤部部长杨俊才,俩人谈及最近招兵的事,杨部长说听说你那个吹小喇叭的儿子也要去当兵了?马部长说这小子又浑又懒,只有部队能治治他。杨部长说,恐怕他不是当兵的料。随即道出马八一正在墙根后偷懒,马部长发现后厉声训斥马八一,回家后,他的爱人在市文工团工作的乔平赶紧探问得知此事,因为呵护儿子,建议八一去学音乐,受到马部长严厉制止,并要求乔平协助八一进行入伍体检,八一和乔平协商,无奈,为了躲避体检时间,八一决定在乔平的帮助下出逃,在逃往火车站的路上,几个战士呼喊着,抓住他!站台上乱了起来。一个刚刚从进战的列车上下来的女兵看着眼前的动荡景象,警惕起来,她放下了手里的行李,盯着被三个战士追赶的那个人的背影。
    眼看着就要攀上列车的扶梯,突然,一个当兵的身手敏捷的一把抓住了马八一,那人喊道:我看你往哪里跑!
    马八一死命地挣脱着,那人死命从后面搂紧了他!马八一回头一看,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兵!马八一愣了,那个女兵也愣了!原来女兵就是回来度假的昔日同学杨五月,逃跑未遂的马八一被强迫进行体检,他使用各种招数致使体检未获成功,心内暗喜,火车站一遇,马八一对出落成鲜花般的杨五月久久不能忘怀,为了接近杨五月,他借来父亲的车钥匙,两人在河边兜风,车,滑入了泥潭……[收回]

  • 第2集

    犯了错误的马八一正在家中接受马部长的惩罚,此时,杨五月前来说情,八一得以摆脱,被关禁闭的马八一习惯的从后窗翻墙和杨五月约会,善良的杨五月建议八一去当兵,并鼓励说:“马八一,去当兵吧,我在21师等你”……杨五月的笑容在马八一眼前定格,这笑容,这话语,马八一记了一生一世……
    心绪无比激动的马八一被杨五月的话激荡着,他打定主意,决定当兵,让父亲开门,说反省清楚了,要跟父亲当面承认错误。
    从逃避体检去当兵,如今主动请缨,马部...[详情]

    犯了错误的马八一正在家中接受马部长的惩罚,此时,杨五月前来说情,八一得以摆脱,被关禁闭的马八一习惯的从后窗翻墙和杨五月约会,善良的杨五月建议八一去当兵,并鼓励说:“马八一,去当兵吧,我在21师等你”……杨五月的笑容在马八一眼前定格,这笑容,这话语,马八一记了一生一世……
    心绪无比激动的马八一被杨五月的话激荡着,他打定主意,决定当兵,让父亲开门,说反省清楚了,要跟父亲当面承认错误。
    从逃避体检去当兵,如今主动请缨,马部长怀疑马八一又在耍花样,马部长好生奇怪,问他为什么想去当兵?
    话到嘴边,马八一又咽回去了,想着杨五月跟他说的话,他的心绪无比激动,想着想着,他的脸竟红了!
    马部长说,我就知道你是又耍弯弯绕,告诉你,不混出个人样了,你休想离开这个家!
    马八一急了,狂喊到:我想明白了,我要去当兵!
    父亲以为马八一肯定是憋疯了,想出去,不再搭理他。
    见父亲没回应,马八一又喊道,我要去当兵。
    马部长还是想让儿子去当兵,但这次,他不着急了,他想让马八一有了进步再走。马部长决定,要马八一跟随全军积极分子演讲团到机关下属的各单位去巡讲,他要把儿子放在优秀分子身边,跟着他们实地学习,接受教育。
    巡讲团有八个人,马部长所拜托的负责人把马八一交给了一个叫王长贵的又高又瘦的排长,让王排长带带马八一,多向他传经送宝。
    一听说王常贵是21师的人,马八一开始自觉地跟王长贵亲热起来了,他想办法打听师卫生所的事,因为杨五月在那当卫生员。
    谁料,王长贵排长是个非常严肃认真的人,不苟言笑一本正经地跟马八一相处,马八一觉得很无趣。
    马八一跟王排长吃住在一起,他发现这个王排长不仅是学毛选的积极分子,还是个学雷锋的先进个人。每天,王排长都是起五更爬半夜,早早起床,把整个招待所五层楼房的楼道都拖两遍,还要替服务员稍好开水,接好暖水瓶。从第二天开始,王排长也给马八一布置了任务,让他拖四五两层的楼道。
    从没受过这种累的马八一对这个王排长渐生反感,琢磨着如何跟他斗争。
    更让马八一受不了的是,这个王排长每时每刻都要做好事,扫地,擦窗户,实在没事干了,还得到招待所的院子里去打扫一番,按照父亲的要求,马八一时时都要向他学习,爱干好事的王排长可让懒鬼马八一吃尽了苦头。
    为了逃避劳动,马八一绞尽脑汁,最终还是被王排长识破,受尽了惩罚。
    王排长并不知道马八一的真实身份,按照领导的嘱托,严格帮带这个有些吊儿郎当的男孩子,马八一恨不得打一顿这个拿他当战士训练、管理的王长贵。
    几天的传帮带结束了,马八一回家后,父亲让他汇报活思想,马八一说,都是装出来的,现在哪还有什么英雄,先进,都是假的!
    父亲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他越加气恼,命令马八一不得迈出家门半步,要他好好检讨反省。
    看到杨五月的信,马八一如获至宝,再一次对父亲提出要当兵,看到马八一近来劳动积极,人也安分踏实了许多,父亲总算答应了,但它改变了主意,不想让马八一再去21师,他怕儿子到老部下部队里丢人现眼。
    这可急坏了马八一,他急于去21师,去见杨五月。为了劝说父亲改变主意,马八一比以往越加努力,不仅是家里、家周围方圆200米的卫生,马八一连营区的马路都开始打扫了。
    马八一终于参军了,到了他如愿以偿的21师,为独有偶,他被分配在了王长贵的警卫排,面对新兵马八一,曾经受过他捉弄的排长王长贵心里十分复杂。[收回]

  • 第3集

    王长贵把马八一安排在陕西农村兵冯栓娃的班里,私下里,王长贵嘱咐冯栓娃要按新兵的要求训练马八一,王长贵说,咱警卫排是全师的脸面,谁都不能给我出半点差错!
    冯栓娃对马八一既关怀又看管,几乎寸步不离马八一,这使得几次想出去找杨五月的马八一十分难耐。
    马八一没想到,第二天起床号一吹响,冯栓娃就命令马八一出操,跑步、正步走。办事严谨的冯栓娃一丝不苟,令马八一叫苦不迭。
    对王长贵来讲,马八一这样的干部子弟他是绝不欢迎的,王长贵心...[详情]

    王长贵把马八一安排在陕西农村兵冯栓娃的班里,私下里,王长贵嘱咐冯栓娃要按新兵的要求训练马八一,王长贵说,咱警卫排是全师的脸面,谁都不能给我出半点差错!
    冯栓娃对马八一既关怀又看管,几乎寸步不离马八一,这使得几次想出去找杨五月的马八一十分难耐。
    马八一没想到,第二天起床号一吹响,冯栓娃就命令马八一出操,跑步、正步走。办事严谨的冯栓娃一丝不苟,令马八一叫苦不迭。
    对王长贵来讲,马八一这样的干部子弟他是绝不欢迎的,王长贵心里的主意已定,用纪律和艰苦让马八一知难而退,自动调离警卫排……
    部队所处的地区属干旱少雨的地区,今年的雨水格外少,师里每天都要派车到几十里地外拉水供应部队,所以,排里一直限制用水。
    在城里用惯了自来水的马八一哪里懂得珍惜用水,虽然冯栓瓦一再强调让马八一节约用水,但马八一就是不听,无奈,班长冯栓娃只好悄悄地把水省下来给马八一,对此,马八一浑然不觉。马八一又被冯栓娃带到了操场,进行单独教练。烈日下,马八一的军装湿透了再干,干了在湿透,他整个人都被拖垮了,为了降暑,马八一把水壶里的水都浇到了头上,冯栓娃看在眼里急在心上。
    马八一渴极了,冯栓瓦把自己节约下来的水递给马八一,马八一二话不说就把水壶喝干了。缺水的冯栓娃嘴唇上已经裂开了血口子。
    王长贵来到了训练场,见状,把自己的水壶递给了冯栓娃,冯栓娃推辞,说自己从小就渴惯了,能忍。王长贵命令冯栓娃喝水。
    冯栓娃说,城市兵不懂得水的金贵,排长你不要跟他计较。王长贵说,我要用事实教育他。明天打井,一定带上他!
    晚上,马八一正要溜出去去找日思夜想的杨五月,排长王长贵找到他通知他临时决定全排帮助老乡打井。
    顶着烈日,走了近二十公里,终于到了目的地,看着伫立在村边的一个井架子,马八一傻了眼,他失口道:就这鬼地方,能打出水来?真是天方夜谭!王长贵带着几个战士下了井,冯栓娃负责往上提土,马八一和另外连个战士负责运土,从未跳过扁担的马八一步履蹒跚,不一会,肩膀就被压出了血印子。
    几个小时过去了,见还没有休息的命令,马八一累得躺倒在地上。此时,王长贵从井口下上来,走到马八一跟前。马八一无奈地爬起来,拿着军帽当扇子扇风。王长贵再也看不下去了,夺过帽子,给马八一扣上。马八一不服,说,就这个鬼地方也能打井,简直是劳民伤财!人家的肩膀都铬出血印子来了!
    王长贵一把拽过冯栓娃的手,让马八一看。
    冯栓娃的手上已布满老茧,有的地方已经血肉模糊。
    僵持之际,老乡们派两个孩子来给他们送水。战士们推让着不肯喝孩子碗里的水,马八一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就接过了水碗,当他刚喝了一口水,就又把水吐了出来,把一碗水泼掉了。一个小孩急了,趴在地上抹石头上的水,用舌头舔残留在手指上的水。冯栓娃急了,推搡马八一说,你这是干什么?马八一说,这是什么水呀,又苦又咸!
    孩子心疼地说,叔,你不该倒水。
    王长贵走过来,搂紧孩子说,来,二小,跟他说说,你给这个叔叔喝的是什么水?
    二小说,这是爹昨天半夜出门,走了三十多里山路从崖沟里背回来的水!
    说着说着,二小哭了,王长贵问他怎么了?二小说,爹为了背水,在山路上摔伤了,现在已经不能走路了……
    第二天,马八一在医务室终于见到了他日思夜想的杨五月,由于过份激动,心脏跳动急剧,杨五月建议他过两天再来体检,此时,汽车排的排长赵喜贵急惶惶地来找王长贵,说他们汽车排的好几个战士连日饮用不卫生的生水病倒了,现在全团都在等着他们排拉水,他们急需会开车的人帮他们补充兵员。王长贵说会开车的两名战士都探亲走了,赵喜贵急得团团转。马八一脑筋一动,说他会开车,王长贵说,不行。几趟水拉回来,马八一更得意了,赵排长直夸他任务完成得不错,让他回去好好休息休息。
    马八一走了一半路,他突然想起了二小端着碗的样子,他这回汽车队,上了一辆汽车。
    见有人开车,几个战士急了,要拦阻马八一,马八一一打方向盘,躲开了,他猛踩油门,汽车驶出车队……[收回]

  • 第4集

    杨五月听说马八一生病,前来宿舍看望,可当她得知马八一装病后,对马八一的行为进行了批评,并声明不希望看到马八一成为软骨头,为大院子女抹黑,马八一受到杨五月的批评后,很是懊悔,决定做出个样子给杨五月看看,证明自己是真正的男子汉。
    次日凌晨,王长贵看到起早自行加小灶训练的马八一,有点奇怪,此时,警卫排刚刚接到了一个光荣的任务,为了加强部队的思想建设和军队建设,军分区要举行一次全分区各部队队列行进比赛,师领导决定,由警卫排代...[详情]

    杨五月听说马八一生病,前来宿舍看望,可当她得知马八一装病后,对马八一的行为进行了批评,并声明不希望看到马八一成为软骨头,为大院子女抹黑,马八一受到杨五月的批评后,很是懊悔,决定做出个样子给杨五月看看,证明自己是真正的男子汉。
    次日凌晨,王长贵看到起早自行加小灶训练的马八一,有点奇怪,此时,警卫排刚刚接到了一个光荣的任务,为了加强部队的思想建设和军队建设,军分区要举行一次全分区各部队队列行进比赛,师领导决定,由警卫排代表全师参加军分区的比赛……” 队伍里战士们精神一振……
    王长贵带着马八一再次体检,由于这次不是杨五月,马八一顺利通过心脏检查,走出卫生室时,迎面又见到了杨五月,一阵寒暄,杨五月鼓励马八一在比赛中争取好成绩,回排后,为了是否挑选新兵参加比赛,全排开展了激烈的讨论,最后决定,按照训练成绩选拔,
    烈日当头,训练场上,全排战士列队盘坐在地上,一个个腰板挺得笔直,汗水顺着战士们脸往下流,没有一个战士擦汗,马八一坐在队伍中……
    王长贵站在一旁观察,他的旁边是身背药箱的杨五月,王长贵看着手表:“现在是一个半小时,也就是说,刚刚过去一半……”几个小时后,马八一终于战胜了酷暑,证明了自己的实力,王长贵批准他参加比赛,并宣布马八一已经正式成为警卫排的一员了,马八一脸上笑开了花。马八一在老兵的带领下走上岗位站岗……从马八一的哨位上可以望见杨五月宿舍的灯光,每次他站在哨位上时,他都感到,杨五月和他在一起站岗……
    马八一兴奋地来到五月宿舍,夸赞五月的美丽,杨五月劝告八一,当兵才刚刚开始,多把时间用在工作和学习上,八一悻悻而归,回排的路上见到一名女兵正在排长的门前徘徊……[收回]

  • 第5集

    女兵叫林红缨,是通讯班的,和王长贵在农村当兵前的青梅竹马,来到军营后,由于部队有严格的规定,士兵不准谈恋爱,所以,一直私下交往,趁没人注意,林红缨把省下的苹果干和自己钩织的夹领塞给了王长贵临走还给了王长贵五元钱,让他寄给母亲看病,王长贵提醒缨子注意影响,以后没事不要老去找他,缨子走后,冯栓娃询问是谁,王长贵推搪说是通讯班的来查线。
    为了进步,排里的战士们争先恐后抢着干活表现,马八一觉得他们太形式化,战友们认为他思想落...[详情]

    女兵叫林红缨,是通讯班的,和王长贵在农村当兵前的青梅竹马,来到军营后,由于部队有严格的规定,士兵不准谈恋爱,所以,一直私下交往,趁没人注意,林红缨把省下的苹果干和自己钩织的夹领塞给了王长贵临走还给了王长贵五元钱,让他寄给母亲看病,王长贵提醒缨子注意影响,以后没事不要老去找他,缨子走后,冯栓娃询问是谁,王长贵推搪说是通讯班的来查线。
    为了进步,排里的战士们争先恐后抢着干活表现,马八一觉得他们太形式化,战友们认为他思想落后,全排展开了会议,要求马八一写检讨检查问题,散会后,原本以为排长王长贵会让马八一写检讨,可是王长贵却一反常态,推心置腹的和马八一进行了自我批评,并请马八一帮他办件事,马八一很是得意。
    马八一在邮电局找到了杨五月,看到她正在秘密的给陕西一位叫小何的汇钱,很是纳闷,原来小禾就是班长冯拴娃的妻子,家境寒苦,杨五月每个月都将自己的工资汇一部分支持她,马八一很是感动,带着杨五月来到商店为她买了雪花膏,让她好好照顾自己,并决心向杨五月学习,做好事,做出个惊天动地的好事让杨五月看看。。。
    随后几天,马八一都在鬼鬼异异地找东西,找来之后就藏在警卫排后面的小树林里。
    一日,除了轮值的战士,警卫排搞内务,休息。马八一叫来了一想跟他比较投缘的城市兵焦建辉,问他想不想搞出点令人刮目相看的动静来?焦建辉说当然,咱城市兵在这其余30人都是农村兵的警卫排里,一直都抬不起头来。马八一说,那好,你跟我走吧。
    马八一和焦建辉来到了他们排为老乡打井的地方,马八一从挎包里掏出了一个盛满了黑乎乎的自制炸药在焦建辉面前显摆。
    在井口边,马八一点燃了引绳,他和焦建辉退到一旁。
    引绳着了,发出吱吱的响声……此时,大卡车开了过来,王长贵等人急速下车,冲了过来。
    井下还是没有动静,马八一想去看看,冯栓娃按住马八一,自己一步步爬向井口突然,井口传出了明显的吱吱声,一声剧烈的爆炸声响起,冲天的浓烟窜向天空。
    等他们在一堆砾石中找到冯栓娃的时候,他正趴在离井口三米多的地方,满脸被烟熏得黑乎乎的,脸上也被炸药的细屑烧出了一些血泡。
    事后,王长贵嘱咐大家谁都不要把这件事透露出去,他希望赵喜贵排长也替他们警卫排保密。
    马八一觉得郁闷极了,不知该如何跟王长贵表示歉疚,王长贵说,也好这是对你是个教训,你的牢牢记住,部队上不是你逞性子耍小聪明的地方!
    见杨五月为自己担心,马八一十分感动,他内心暗涌的激流越加澎湃……
    几天后,王长贵又一次参加了师里的先进经验演讲交流会,王长贵发现,新标兵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年轻,他不禁产生了压力。
    在学习新得交流中,王长贵发现来找马八一的那个卫生员杨五月不仅口才好,而且思路也清晰,她的心得写的最有水平。
    原来,每次王长贵的心得都会受到领导表扬,而这次,没了他的份,杨五月成了标兵中的标兵。
    会后,王长贵看着年轻的杨五月有些嫉妒,为了表现老标兵的大度,更为了杨五月学一些经验,王长贵主动跟杨五月搭讪。
    本来对标兵王长贵就十分仰慕的杨五月很高兴跟王长贵排长聊天。
    卫生所王副所长来给王长贵送药,并提醒他注意多走动关系应对基层干部的考察机会
    王长贵看到马八一和杨五月走动频繁,以战士不准谈恋爱的规定教育八一,并声称为八一守密,并请八一帮他从杨五月哪里借来学习笔记参考学习,八一很是高兴,声称坚决完成任务。[收回]

军旗飘扬精彩对白

军旗飘扬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军旗飘扬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军旗飘扬的短评

(8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全部8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