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11
  • 单集片长:45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一世牵挂剧情

1959年的四月十六日,对于51858部队一营营长石峰来说,是一个既难忘又庆幸的一天。石峰美貌的妻子给他生了一个大胖小子,更让他合不拢嘴的是寻找多年的救命恩人梁步贵也终于让他找到了。对于石峰来说,儿子和梁步贵在他心目中有着同样重要的位置。 生性豪爽、做事干练的石峰根本就和举止文雅、满腹经纶的梁步贵不是一路人。在石峰的眼里,梁步贵......[详细]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解放军某部营长石峰所在部队正在执行一项任务,突然得知妻子高晓云早产的消息。石峰赶到医院妻子已产下一男婴,而这天刚好是一九五九年八月一日,孩子出生时候的重量也正好是八斤一两,故取名“八斤”。
    一直以来,想着多子多孙的石峰看着第一个孩子的降临,美的合不扰嘴,他从营里找来一个战士急着给儿子做婴儿床,可是,石峰不理解为什么床上还要加盖子,问清缘由后才知到火栓原来是一个做棺材的,一气之下,他将火栓轰了出门。
    妻子产后无奶,石峰...[详情]

    解放军某部营长石峰所在部队正在执行一项任务,突然得知妻子高晓云早产的消息。石峰赶到医院妻子已产下一男婴,而这天刚好是一九五九年八月一日,孩子出生时候的重量也正好是八斤一两,故取名“八斤”。
    一直以来,想着多子多孙的石峰看着第一个孩子的降临,美的合不扰嘴,他从营里找来一个战士急着给儿子做婴儿床,可是,石峰不理解为什么床上还要加盖子,问清缘由后才知到火栓原来是一个做棺材的,一气之下,他将火栓轰了出门。
    妻子产后无奶,石峰去医院给妻子买催奶药,恰逢一疯女子挟持一个中年妇女的婴儿,正在门诊楼的天台上纠缠,中年妇女看着疯女人抱着自己的孩子欲跳楼,痛不欲生,情况十分危急,正巧赶到的石峰急中生智,巧妙的用调包的方式将疯女人吸引开,解救了这对母子。疯女人打开石峰递过来的襁褓,发现襁褓中原来包的是一个暖瓶。二话没说上去揪住石峰就厮打起来,幸好女人的丈夫及时赶到,才避免了一场厮打。石峰始料不及的是站在面前的这位军人不是别人,而是自己日思夜想的恩人梁步贵。当石峰追问梁步贵疯女人是谁时,梁步贵说是他一个远方的亲戚。
    在医院里生死战友不期而遇,让石峰欣喜若狂,而梁步贵却发愁如何面对自己的战友,这么多年,没有把自己的真实情况告诉战友,目的是怕石峰思想上有压力。
    这天,梁步贵像往常一样正在给妻子做着午饭,邻居翠仙突然敲门,悄悄告诉冬柳抱了别人的孩子,被送到了派出所。[收回]

  • 第2集

    石峰满以为疯女人真是梁步贵的表妹,当他再次来到梁家时无意中发现了冬柳与梁步贵的结婚照,才意识到梁骗了他。当他追问冬柳梁的去向时,冬柳却告诉他梁步贵被派出所抓走了。在派出所门口,梁步贵被石峰堵了个正着,在石峰的追问下,梁步贵终于说出了隐情:他和冬柳结婚后,一直没有孩子,冬柳特别喜欢孩子,多次求医未果,就抱养了一个男孩,谁知道养了一年多,孩子的家人执意把孩子要了回去,孩子的离开对冬柳打击很大,让她就变成了今天这样半癫半疯...[详情]

    石峰满以为疯女人真是梁步贵的表妹,当他再次来到梁家时无意中发现了冬柳与梁步贵的结婚照,才意识到梁骗了他。当他追问冬柳梁的去向时,冬柳却告诉他梁步贵被派出所抓走了。在派出所门口,梁步贵被石峰堵了个正着,在石峰的追问下,梁步贵终于说出了隐情:他和冬柳结婚后,一直没有孩子,冬柳特别喜欢孩子,多次求医未果,就抱养了一个男孩,谁知道养了一年多,孩子的家人执意把孩子要了回去,孩子的离开对冬柳打击很大,让她就变成了今天这样半癫半疯的样子。当得知战友是因那次在战场上,为救自己负伤失去生育能力时,石峰不禁愧疚万分。冬柳病情越来越重,经医生诊断,她患的是妄想形精神分裂症,无论何时,只要看到孩子她总会幻觉成当年被抱回去的儿子晓天。为此给梁找了不少的麻烦。梁虽带她去医院看了多次,但没有好转。梁步贵为了防止冬柳再去骚扰其它孩子,只好把冬柳锁在家里。一天,梁步贵使尽浑身解数,让冬柳吃药,冬柳就是不依,梁步贵让冬柳吃的药是治疗精神疾患的药物,而冬柳错认为生孩子是两个人的事,明明丈夫有问题,为什么偏偏让自己吃药,梁步贵顿时感到像秀才遇到兵一样,有理说不清。最后,无奈之下,只好陪着妻子一同将治疗精神疾患的药物吃了下去。梁步贵回到营里工作,感到头重脚轻,原来,他吃下的药物有催眠作用,昏昏欲睡中,梁步贵竟耽误了团里重要任务,与此同时,被锁在家的冬柳因不慎引起了火灾,烧伤被送进了医院。梁步贵惊魂未定却又传来了坏消息。团里处理梁步贵立即转业,闻讯赶到医院的石峰,让疯癫发作的冬柳又来了个下马威,看到处在两难竟地的梁步贵而自己又爱莫能助,愧疚之心,涌上心头,他深深意识到,造成今天梁步贵今天生活的人正是自己……[收回]

  • 第3集

    在石峰的努力下,一个叫喜梅的乡下女人,愿把刚出生的孩子送人,石峰兴致勃勃地来到梁家,但冬柳疯癫的样子让喜梅好像意识到了什么,梁步贵看到冬柳抱着喜梅的孩子,不由得憧憬着未来的美好。可是,喜梅突然反悔,声称,这个女人有病,孩子不能给了。喜梅和冬柳为了抢孩子动起手来,梁步贵只好连哄带骗,将情绪激动的冬柳安抚下来。可是,当冬柳发现孩子又回到喜梅手中后,她歇斯底里的发作让喜梅彻底断了念想。没想到没帮上忙,反而刺激了冬柳,回到家...[详情]

    在石峰的努力下,一个叫喜梅的乡下女人,愿把刚出生的孩子送人,石峰兴致勃勃地来到梁家,但冬柳疯癫的样子让喜梅好像意识到了什么,梁步贵看到冬柳抱着喜梅的孩子,不由得憧憬着未来的美好。可是,喜梅突然反悔,声称,这个女人有病,孩子不能给了。喜梅和冬柳为了抢孩子动起手来,梁步贵只好连哄带骗,将情绪激动的冬柳安抚下来。可是,当冬柳发现孩子又回到喜梅手中后,她歇斯底里的发作让喜梅彻底断了念想。没想到没帮上忙,反而刺激了冬柳,回到家中,石峰的心情无法平静,他萌生了把自己的孩子给梁步贵的想法,他试探性的和妻子商量把孩子给梁步贵,结果遭到妻子的强烈反对。为此事让妻子轰出了家门。
    当石峰再次来到梁家,正赶上冬柳发病,一进门,冬柳便毫不客气地拽住石峰纠缠。看着无理的妻子胡闹,梁步贵上去阻挠,冬柳一气之下将怀中的布娃娃塞到灶膛里。眼前的一幕,让石峰顿时放弃把儿子给她的想法。
    距梁步贵离开部队的时间不多了。石峰决定在家为梁步贵送行。当梁步贵带着冬柳来石峰家后,冬柳的表现让在在座的人吃惊。她的言谈举止;神色仪表落落大方,让人无法感觉冬柳是一个精神受过刺激有病的人。[收回]

  • 第4集

    两家人在和谐的气氛中正吃着饭,可是里屋的“八斤”传出了哭声,孩子的哭声刺激了冬柳,冬柳将晓云怀中的孩子误认成当年的晓天,一把将孩子夺过去,死活不肯还给晓云。梁步贵见此情形赶紧制止。冬柳却依旧痴痴地抱着孩子不撒手。并声泪惧下跪在地上央求晓云,冬柳的变脸,让高晓云不知所措,梁只好强行拉着冬柳离开。好端端的一顿饭,被冬柳搅了局,石峰为此再次陷入到内疚和痛苦的煎熬之中。
    车站候车室,冬柳趁梁步贵买水之际,再次强行抱走了旅客的...[详情]

    两家人在和谐的气氛中正吃着饭,可是里屋的“八斤”传出了哭声,孩子的哭声刺激了冬柳,冬柳将晓云怀中的孩子误认成当年的晓天,一把将孩子夺过去,死活不肯还给晓云。梁步贵见此情形赶紧制止。冬柳却依旧痴痴地抱着孩子不撒手。并声泪惧下跪在地上央求晓云,冬柳的变脸,让高晓云不知所措,梁只好强行拉着冬柳离开。好端端的一顿饭,被冬柳搅了局,石峰为此再次陷入到内疚和痛苦的煎熬之中。
    车站候车室,冬柳趁梁步贵买水之际,再次强行抱走了旅客的孩子,孩子的父亲认为冬柳是人贩子,于是,带人追打,为保护冬柳,梁步贵遭众人狂殴。幸好石峰赶到,才解救了夫妻二人。
    回到家中,一次次灵魂的撞击和看着梁步贵一幕幕痛苦的煎熬,石峰终于下定决心,他要做一件非做不可的事。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石峰在妻子的粥里放了安眠药,趁高晓云沉睡之际,石峰抱起儿子,来到车站,将儿子交到梁步贵手中,梁步贵无法接受战友如此厚重的情份,石峰却毅然地说,儿子是你的了,今生今世我绝不相认。[收回]

  • 第5集

    得知丈夫瞒着自己把儿子送给梁步贵,高晓云疯一样的哭喊着质问石峰,他在妻子面前,一言不发,任其随意辱骂撕扯。
    火车上,冬柳对八斤视若珍宝,为能让一位正在哺乳的妇女给自己的孩子喂奶,冬柳虔诚地站了几个小时求人喂自己的孩子。她的执着最终打动了那对夫妇,妇女的乳头刚刚伸进孩子的嘴,饿了一宿的孩子立刻破啼而笑。
    痛苦万分的高晓云一直逼问丈夫孩子的下落,在她四处寻找梁步贵时,石峰却早已提前封锁了所有消息。
    为了寻找梁步贵,高晓云...[详情]

    得知丈夫瞒着自己把儿子送给梁步贵,高晓云疯一样的哭喊着质问石峰,他在妻子面前,一言不发,任其随意辱骂撕扯。
    火车上,冬柳对八斤视若珍宝,为能让一位正在哺乳的妇女给自己的孩子喂奶,冬柳虔诚地站了几个小时求人喂自己的孩子。她的执着最终打动了那对夫妇,妇女的乳头刚刚伸进孩子的嘴,饿了一宿的孩子立刻破啼而笑。
    痛苦万分的高晓云一直逼问丈夫孩子的下落,在她四处寻找梁步贵时,石峰却早已提前封锁了所有消息。
    为了寻找梁步贵,高晓云不辞而别只身来到南州,可到了军转安置部门却没查到梁步贵这个人,当她沮丧的想离开南州时又发现钱丢了,无奈之下只好当掉毛衣才凑足了车票钱。[收回]

一世牵挂精彩对白

一世牵挂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一世牵挂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一世牵挂的短评

(2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全部2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