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02
  • 集数:26
  • 单集片长:45分钟
  • 又名:韩剧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大望剧情

本剧描述了性格决然不同的两兄弟在江湖与宫廷纷争、人世恩怨中不同抉择以及他们的爱恨情仇。林始勇和朴载勇出生于富商家庭。父亲教给他两兄弟做生意的经验和诀窍。林始勇怀着身世的秘密,以冷酷无情的性格呈高强的武功。使父亲的商团成为国内第一商团。朴载勇因看不惯父亲和哥哥的做法而离家出走,以善良和智慧救济贫苦人民。适逢皇叔金平为争夺......[详细]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深山中,李修拿着剑和凶猛的老虎搏斗。最后李修虽然杀死了老虎,他自己也受了伤。正当他自己在包扎伤口时,一名女子摇摇晃晃地向他走来。她正苦于生产前的阵痛,由于情表急迫,李修只得帮忙接生。过了一会儿,传来声音洪亮的婴儿哭声,这个婴儿正是载勇。李修为了她在荒废的村庄里寻找可以住的地方。这个女子的名字叫段爱,她是个奴婢,因为某个原因逃到深山来,是个背负着悲惨命运的女性。段爱对李修说,将来她会报答他的救命之恩。而正当李修决定照顾...[详情]

    深山中,李修拿着剑和凶猛的老虎搏斗。最后李修虽然杀死了老虎,他自己也受了伤。正当他自己在包扎伤口时,一名女子摇摇晃晃地向他走来。她正苦于生产前的阵痛,由于情表急迫,李修只得帮忙接生。过了一会儿,传来声音洪亮的婴儿哭声,这个婴儿正是载勇。李修为了她在荒废的村庄里寻找可以住的地方。这个女子的名字叫段爱,她是个奴婢,因为某个原因逃到深山来,是个背负着悲惨命运的女性。段爱对李修说,将来她会报答他的救命之恩。而正当李修决定照顾她们母子时,她独自默默的带着襁褓中的婴儿离去。对于再次回到自己逃离的主人家,也就是小孩亲生父亲家的段爱,其心情是悲壮的。在主人的屋里,桂参和其夫人看到段爱走进屋内,显得很惊讶。段爱说:“请你们把这个孩子当作是自己的亲生儿子来照顾。不是下人的儿子,而是以一个人来养育他。”她边说边把手中的短刀移向婴儿的颈部。听到她这么说,刚刚因为第二个儿子流产没多久的夫人,建议把他当做死去的小孩的替身来扶养他。最后桂参也同意了。之后,段爱带着虚弱的身子离去。这时,李修远远的注视着段爱的身影。他说:“我是个平民老百姓,和那种家伙的等级毕竟是不一样的”留下这样一句话,独自走向黑暗中。数年后的某一天,江边一阵骚动。桂参雇用的保镳群起围殴着正在卖酱菜的老余。桂参是可以掌控这个区域的有钱商人。老余和沿路叫卖的小贩卖商被保镳们打得半死,且不知被带到哪里去的样子。老余的弟弟看到这种不公平的对待,心里非常怨恨。于是,他伙同他的同伴一起去绑架桂参的儿子。他打算绑架始勇,准备把他当做人质来和桂参谈判。没多久,老余的弟弟及其一行人和始勇的追逐战开始,载勇和他的同伴则站在远处观看此景。最后,正当始勇即将被老余的弟弟捉到,频临危急时,载勇伸开两臂企图阻挡他们。载勇规劝他们,对他的父亲绝对不能采用这个方法,且信心满满的告诉他们自己一定会帮他们救出老余。脱离险境的始勇,不仅不感谢载勇的帮忙,反而对他说:“从今以后,我的事不用你管。”并将载勇的手腕紧紧的扭转后甩开…载勇手腕被弄的很痛,但也只得向始勇道歉。始勇和载勇决定进行解救老余的计划之前,有一个和尚来找桂参,他表示愿意帮他的两个儿子算命,可是,条件是他必须答应让他带走老余。这个和尚的占卜意味深长…另一方面不知道老余已经被平安送回的始勇和载勇,故意在马厩放火,想趁大家忙着救火无瑕顾及监视老余时,将他救出。这个计谋是始勇想出来的,可是被桂参识破,终究没能成功,对于这件事,桂参十分生气,决定处罚他们。于是拿出造成骚动的赔偿金33两之借据。这时,载勇站出来说:“这是我提议的,所以我来签。”载勇将如何来筹措这笔庞大的钱呢?这天,载勇来到朋友开的客栈中,拜访当时最有名望的崔贤进,向他借30两。崔贤进被载勇的鲁直、有胆识和不执着于金钱的朴直个性所吸引,于是当场借钱给载勇。另一方面,始勇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中,遇到了一位武林高手和他的女儿谭洁蚑。亲眼目睹谭高人精湛的武术,始勇惊讶不已。而载勇也在偶然的机会中,遇到了二位少女。一个是在马路边不小心撞到的女扮男装的少女…崔东。崔东对于载勇的冒失、不礼貌的举动非常生气。另一个则是载勇为了赚钱,正在窥视着中药店商时,遇到了来中药店里买药的艺珍,艺珍帮忙将载勇已脱臼的手腕治好。对艺珍一见钟情的载勇将……[收回]

  • 第2集

    桂参所属的石忠商人团体开始与有力人士勾结,企图对抗另一开始扩大势力的金刚商人团体。当时,桂参在石忠商人团体中,其实尚未掌控到实际的权力,但其野心慢慢地显现出来。这时,真正握有权力的是尤松波和柯杰夫。有一天,有一群人占用整个道路来进行祈雨的仪式,有一个年青人看到这样的场景非常愤慨,为了争取自己的利益,竟然连"雨神"都不惜利用之…这时载勇也在那里,不久他发现幼贞的倩影出现在对面的马路边。载勇跟在幼贞的后面,一路上经过险峻...[详情]

    桂参所属的石忠商人团体开始与有力人士勾结,企图对抗另一开始扩大势力的金刚商人团体。当时,桂参在石忠商人团体中,其实尚未掌控到实际的权力,但其野心慢慢地显现出来。这时,真正握有权力的是尤松波和柯杰夫。有一天,有一群人占用整个道路来进行祈雨的仪式,有一个年青人看到这样的场景非常愤慨,为了争取自己的利益,竟然连"雨神"都不惜利用之…这时载勇也在那里,不久他发现幼贞的倩影出现在对面的马路边。载勇跟在幼贞的后面,一路上经过险峻的石桥,最后终于来到她家门口。当幼贞和她家的女仆进入屋内后,载勇就爬上篱笆外的树上,打算偷窥屋内时,不小心从树上跌落在地,脸上因而沾到泥水,女仆带他去洗干净。载勇极力忍住疼痛,但看到自己满身是泥,不禁笑了出来。最后,他终于想到了赚钱的方法。始勇一直跟着谭高人一行人,后来不晓得因为什么事,被一群流氓袭击。谭高人把这群流氓,交给女儿来处理。始勇第一次看到如此惊险场面,非常震惊,于是招待谭高人一行人到他家去。并且,请求父亲桂参同意让他和谭高人学习武功,希望能把谭高人留在自己的身边。于是桂参利用这个机会,和始勇达成约定,那就是同意让谭高人留在家里,可是始勇在25岁以前都必须听桂参的话。另一方面,载勇因为利用买下所有用木材做的鞋子后,再高价卖出的结果,赚了很多钱。得意洋洋的去找崔贤进。结果,崔贤进反而怒斥着载勇说,“唉!我怎么会把钱借给你这种只会耍小聪明的商人呀!”崔贤进之所以会对载勇这么说,主要是想教导他,纵使是个商人,也不应该只把钱当做全部。后来,载勇把还给父亲和崔贤进之后剩下的钱,全部分给其它需要的人。彭行首把载勇的这件事情一五一十详细的告诉桂参,话语中,对载勇充满了期待和爱情。可是,桂参听了,非常不认同载勇的作法。始勇一再地拜托谭高人收他为徒弟,可是遭到谭高人的捥拒。始勇不死心,提议以打赌来做决定,最后始勇如愿的成为谭高人的徒弟。始勇学习武艺的同时,载勇为了博得幼贞的欢心,努力的开始造桥的工作。又经过了8年,始勇学会精湛的武功。载勇则积极的向幼贞求婚。对于载勇打算为自己开一家免费帮患者看诊的医院的幼贞,决定接受载勇的好意,可是……这一天,老和尚来拜访段爱。告诉她关于李修的消息。桂参积极的拢络尤松波和柯杰夫,心中暗自盘算,如果他们两人都不同意和他合作的话,将进行其它的阴谋。这个阴谋就是命令始勇去杀害尤松波和他的妾,并把这项罪行嫁祸给载勇的朋友。因为这个事件,使得载勇将陷入悲惨的境遇……而载勇的母亲段爱拼命地想找到的李修,在暗地里都看到了这事件发展的来龙去阙…[收回]

  • 第3集

    无法背弃陷入危机的朋友的儿子,只顾自己儿子安全的父亲想让儿子延续自己的野心,却使儿子陷入险境,作父亲的只打算救自己的儿子,可是这个儿子不是一个只顾自己而背弃自己好朋友的人。他开始逃亡,成为一个被捕校(专门捕捉凶手的官人名称)通缉的逃犯。然而,他认为应该帮助自己的朋友,于是他又折返回来。载勇认为,他的朋友一定是哪里被人误会?才会遭到逮捕。这个疑问一直让他久久无法释怀。可是,幼贞马上察觉到这件事的严重性,于是,她劝载勇暂...[详情]

    无法背弃陷入危机的朋友的儿子,只顾自己儿子安全的父亲想让儿子延续自己的野心,却使儿子陷入险境,作父亲的只打算救自己的儿子,可是这个儿子不是一个只顾自己而背弃自己好朋友的人。他开始逃亡,成为一个被捕校(专门捕捉凶手的官人名称)通缉的逃犯。然而,他认为应该帮助自己的朋友,于是他又折返回来。载勇认为,他的朋友一定是哪里被人误会?才会遭到逮捕。这个疑问一直让他久久无法释怀。可是,幼贞马上察觉到这件事的严重性,于是,她劝载勇暂时先避一下风头比较好。载勇也曾跑去求父亲能解救自己的朋友,但是父亲的回答?是,要他暂时先和商团一起离开京松(地名)。李修突然出现在急于赶路的始勇面前,他一方面暗示始勇,那天事情发生的经过他都亲眼看到了,同时也再次确认始勇的面貌后,从容的离开。这一天,崔贤进和他的女儿崔东来到"沙乌可窟"(音译,一个公共设施名称),载勇的亲生母亲段爱拜托崔贤进让一个年青人能混在准备去中国的商团里,以便让他能暂时离开京松一阵子。李修在一个渡船头边,向柯杰夫的船老大打听,关于昨晚去尤大监宅的一些琐事,实际上他是想确认关于始勇的传闻是否开始流传的事。载勇的朋友在监狱里,因为捕校们想利用他们,捏造出和载勇有关连的罪状,于是遭到严刑逼问。深夜,载勇来到母亲房里,确认母亲对自己的爱。之后,潜入父亲的房间,准备偷取银两时,被谭高人父女从屋顶上看到。天亮后,载勇混入商团中,顺利的搭船离去。崔东看到这个结果,心里很高兴,因为她总算不负段爱所托,暗地里让载勇亳不费力的顺利搭船离开京松。但是段爱目睹桂参看到自己的儿子落得如此下场,竟然还能平心静气的真正性格后,挂念着载勇的未来,崔东也不禁跟着担心起载勇,但自己也束手无策。坐在商船里,陷入沈思的载勇,突然起身,不久即跳入河里。载勇虽然可以去解救朋友,可是他现在也是一个捕校所要逮捕的犯人。一些捕校为了询问关于载勇的消息,来找幼贞。可是却被幼贞堂堂的气度所折服,只有无功而返。另一方面,藏匿在旅馆的载勇,收到幼贞送来的信。幼贞的父亲尤松波,当上某个新官候补,他们家来了好多祝贺的人,因此家里热闹非凡。崔贤进也陪着崔东去祝贺,可是晚了一步。尤松波在见到桂参和始勇后,就出门了。载勇听到他的朋友将在明天被处刑的传闻后,跳上准备去庙里拜拜的幼贞轿里,确认了她是尤大监宅的女儿这件事。同时,载勇用银两买通了小牢官,拜托小牢官让他见他的朋友们。[收回]

  • 第4集

    为了扩大自己的事业,将敌人设计陷害成为杀人教唆犯,企图一举歼灭为了扩大自己的事业,甚至不惜一再的利用自己的儿子朋友间的关怀根本是无稽之谈,那不过是虚伪的表征运用计谋,成功的独占事业,可是很多人也因此遭受斩首刑罚而丧失生命虽然头将落地,这些对着自己吐口水的最好朋友们,即将面临死亡的最后时刻,载勇因为再也拿不出任何办法来,整个人仿佛精神错乱,一脸茫然模样。捕校们认出载勇的真实身份,拒绝他的贿赂,将他逮捕。而始勇和谭高人父...[详情]

    为了扩大自己的事业,将敌人设计陷害成为杀人教唆犯,企图一举歼灭为了扩大自己的事业,甚至不惜一再的利用自己的儿子朋友间的关怀根本是无稽之谈,那不过是虚伪的表征运用计谋,成功的独占事业,可是很多人也因此遭受斩首刑罚而丧失生命虽然头将落地,这些对着自己吐口水的最好朋友们,即将面临死亡的最后时刻,载勇因为再也拿不出任何办法来,整个人仿佛精神错乱,一脸茫然模样。捕校们认出载勇的真实身份,拒绝他的贿赂,将他逮捕。而始勇和谭高人父女三人,静静地观察着事件的演变。受段爱托负的崔贤进,极力的想找出解救载勇的方法。他对于桂参丝亳没有任何的解救措施的作为,感到疑惑。桂参夫人一直无法相信载勇是自己去投案,看到夫人如此不安,桂参仍以轻松的口吻对她说,他早已掌握这整件事,他只是想试试始勇的忍耐度。载勇在牢里若无其事的说,他要自己一人承担所有的罪来帮助朋友。幼贞知道载勇打算这么做之后,“我一个重要的朋友,遇到一件大事”说完后立即出门准备去救他。载勇接受严刑烤打时,依旧不断地申诉着朋友是无辜的。桂参来到尤大监家。尤大监解释,他是为了制止受牵连的谣言散播出去,所以故意把他的儿子捉入牢里,主要就是想要封住他的口。尤大监马上前往彭行首的牢狱,见载勇和他的朋友们。并转述桂参的指示。这一天是接受刑曹判书最后判决命运的一天,载勇和朋友们都被铐上刑具出发至白州。这时载勇耳边迥绕着彭行首所说的话。载勇依照彭行首的话,对朋友大叫“你们要老实说呀!”可是出乎意外地,他们却自行供出“是柯杰夫命令他们做的”于是柯杰夫一伙人被拉了出去,而载勇被释放。可是之后,载勇并没有看到这群朋友们的踪影。桂参夫人正忙着张罗迎接载勇回家的琐事时,幼贞带着汉药前来拜访,并告诉载勇母亲,她是打从心底爱慕他的人。载勇回家途中,听到了一些因为自己背叛朋友而得到许多米作为回馈的传言。由于一时捉不着头绪,心情很混乱。但后来得知父亲已接掌了柯杰夫的事业。始勇洋洋得意的对心情正非常苦闷的载勇说“自己现在遵照着父亲的策略,做了想做自己的事。”风呼呼地吹着,柯杰夫一伙人和载勇的朋友们,将被判处死刑。他们对着载勇吐口水。看着这些即将接受斩首刑罚的朋友们,站在他的面前,因为再也想不出任何办法,载勇整个人仿佛变得精神错乱,一脸茫然模样。[收回]

  • 第5集

    已经失去活下去意志的载勇,说他打算和崔贤进的商团一起离开故乡。桂参夫人向始勇打听载勇的消息。可是在此之前载勇早已从后门离去。始勇看到自己的母亲如此关心载勇的安危,他质问母亲,两兄弟中,到底谁才是她亲生儿子?但母亲不回答他的问题。深夜里,载勇来到早已被人破坏殆尽,一片狼藉的朋友家中。他从一个老人口中得知,朋友全家早已被人卖去当奴隶了。载勇遵从父亲的想法去做任何事,就此向他拜别。桂参告诉载勇,他真正希望的是载勇能继承他的...[详情]

    已经失去活下去意志的载勇,说他打算和崔贤进的商团一起离开故乡。桂参夫人向始勇打听载勇的消息。可是在此之前载勇早已从后门离去。始勇看到自己的母亲如此关心载勇的安危,他质问母亲,两兄弟中,到底谁才是她亲生儿子?但母亲不回答他的问题。深夜里,载勇来到早已被人破坏殆尽,一片狼藉的朋友家中。他从一个老人口中得知,朋友全家早已被人卖去当奴隶了。载勇遵从父亲的想法去做任何事,就此向他拜别。桂参告诉载勇,他真正希望的是载勇能继承他的家业,而不是始勇,他企图以此来挽留载勇。可是载勇早已离去。载勇马不停蹄地去找艺珍,他想拜托她帮忙取得因为朋友的牺牲而落在尤大监手中的证据。艺珍找遍整个家,最后终于找到。可是被尤大监撞个正着。于是,载勇佯装是个强盗,故意以艺珍为人质来要挟尤大监。摆脱尤大监的追赶,载勇紧紧抱住不愿离开自己的艺珍。但是纵然有再多的依恋与不舍,载勇最后还是留下她孤独一人离去。在市场的打铁屋里李修正忙着制刀,这时听到有人传说,尤大监家中有强盗潜入。突然有个人出现袭击始勇,这个人正是李修。始勇认定李修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向他问好。李修故意岔开话题,叫始勇一起去松舥(地名)这个地方。崔贤进来找段爱,问她和载勇是什么关系?她承认载勇的亲生母亲另有其人,但为了继续隐瞒自己的身分,她告诉崔贤进,载勇的亲生母亲已不在人世。谭高人家中遭人突袭,整个屋子被烧个精光,始勇问他原因,谭高人却三缄其口。另一方面,早已料到载勇会再回到朋友家中的崔东,她躲在一旁看他收拾屋子,跟在载勇的后面。夜幕低垂,正当载勇准备烧毁证据时,崔东及时现身,因为她早已猜到载勇会这么做。急忙赶路的载勇,被一群山贼团团围住。最后被矛刺中,从断崖跌落山谷里。[收回]

大望精彩对白

大望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大望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大望的短评

(5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全部5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