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11
  • 集数:38
  • 单集片长:45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裂变剧情

该剧以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荆楚大地汉江平原火龙沟铜矿矿区起义为背景,讲述主人公董海文从一个不谙世事的儒弱留洋学生在战火的历练中演变为一个坚强的革命战士的成长过程,以董海文和古小凤这对欢喜冤家几起几落,若即若离的爱情纠葛为主线,通过董海文与恩师日本次长小藤俊这两个化学天才,爆破专家在战场上的斗争和董海文等人与民族败类古......[详细]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佳明大剧院院子里鼓乐齐鸣,鬼子汉奸、各种头面人物纷至沓来为新任次长小滕俊到任举行庆祝盛会。小滕俊原是日本东京帝国大学矿产系教授,他的“以战养战”的论文得到日本陆军总部的赏识,因而被派到铜江担任伪政府副市长,当时叫次长。市长是华人,真正的实权在日本人的次长手里。
    大街上,地下党员老方带着未婚妻赵思琴潜入城后,到茶庄接头地下党联络人的陈姨告诉他们“冰山”下达新的指示,到景阳街26号203地下联络点取炸药,暗杀小滕俊,不幸...[详情]

    佳明大剧院院子里鼓乐齐鸣,鬼子汉奸、各种头面人物纷至沓来为新任次长小滕俊到任举行庆祝盛会。小滕俊原是日本东京帝国大学矿产系教授,他的“以战养战”的论文得到日本陆军总部的赏识,因而被派到铜江担任伪政府副市长,当时叫次长。市长是华人,真正的实权在日本人的次长手里。
    大街上,地下党员老方带着未婚妻赵思琴潜入城后,到茶庄接头地下党联络人的陈姨告诉他们“冰山”下达新的指示,到景阳街26号203地下联络点取炸药,暗杀小滕俊,不幸联络点暴露,宪兵队长黑木带便衣已秘密布控。日寇便衣步步逼近,老方把跟“冰山”的联系方式告诉赵思琴,将脖子上的围脖给她围上,突然一个紧紧地拥抱,叮嘱她一定完成任务,让赵思琴从后窗跳出去,自己接着夺门而出,开枪把特务引向楼顶。
    等赵思琴紧张地抱着首饰盒走上街的时候,楼上、阳台上枪声不断。赵思琴眼看着心爱的人命悬一线,拔出枪下决心回去营救,就在她刚转身回去的时刻,突然一个人从楼上掉下来,砸在赵思琴面前的汽车上,这陡然一击挡住了她想贸然回去的路,赵思琴吃惊地看着,砸在汽车上的人是身负重伤的老方!
    赵思琴愣住了,欲上前却被老方眼神制止,宪兵扑来抓人,老方给了她最后一个微笑,接着拉响了身上的炸弹同鬼子同归于尽。硝烟弥漫,赵思琴悲痛万分迅速撤离!赵思琴抱着暗藏炸药的首饰盒匆匆赶往剧院,她耳边响着中共铜江特委负责人“冰山”命令:此次暗杀小滕俊事关重大,一定要确保成功。商会会长董耀宗的儿子董海文因战乱从东京帝大肄业回来,正没事骑着自行车闲逛,对这些热闹不屑一顾,此时无意中看见赵思琴匆匆走来,觉得这个漂亮的姑娘眼熟,便一路跟上去。[收回]

  • 第2集

    小滕俊命令黑木尽快查到死者老方的身份,自己去安慰大剧院爆炸案中死亡者家属,这时突然灵机一动,拿来庆典的花名册,调查当日没有参加庆典的人,他的目光停在董耀宗的名字上!
    赵思琴与许平三等人四处躲藏,在宪兵队的追逼下走投无路,赵思琴决定冒险逃到董海文家求助。当她拿着董海文给她留下的地址找到董家,董耀宗一看到赵思琴等人就恼了,坚持要让他们离开。此时董海文却将他们拉进门,对父亲喊着:这事是我干的,我是他们的同谋!眼看黑木的追兵...[详情]

    小滕俊命令黑木尽快查到死者老方的身份,自己去安慰大剧院爆炸案中死亡者家属,这时突然灵机一动,拿来庆典的花名册,调查当日没有参加庆典的人,他的目光停在董耀宗的名字上!
    赵思琴与许平三等人四处躲藏,在宪兵队的追逼下走投无路,赵思琴决定冒险逃到董海文家求助。当她拿着董海文给她留下的地址找到董家,董耀宗一看到赵思琴等人就恼了,坚持要让他们离开。此时董海文却将他们拉进门,对父亲喊着:这事是我干的,我是他们的同谋!眼看黑木的追兵逼近,董耀宗怕赵思琴被抓把儿子也供出去,最终将他们拉进屋里。
    董耀宗问赵思琴他们是什么人,赵思琴说是有良心的中国人。门外传来日本宪兵列队戒严的声音,次长小滕俊从军车上下来,敲开了董家的大门,赵思琴与董海文一惊,忙躲到楼上。当小滕俊走进堂屋的那一刻董海文更加惊呆了,来者正是他在东京帝大的老师,也是他留学生涯最亲密的朋友。董海文额头不觉浸出阵阵冷汗,惊愕地张大了嘴巴,而赵思琴却瞪着一双喷火的眼睛,掏枪把枪口对准了楼下的小滕俊…
    小滕俊指着自己的伤告诉董耀宗,炸弹就在主席台上,如果你到场,肯定性命难保。并旁敲侧击地奚落董耀宗能躲过一劫是因为有个好儿子,因为有人看见他被儿子给拦下来了。董耀宗紧张地听着,接下来小滕俊的话更让他大为吃惊——他在东京帝大当教授,董海文是他最得意的学生,在学校董海文就是个化学天才。小滕俊漫不经心的讲着董海文在帝国大学化学实验室搞爆炸恶作剧的故事,董耀宗听了心里发毛。小滕俊告诉董耀宗说,军方已经将炸剧院的“一声雷”列为反满抗日格杀勿论的首恶份子,要他的命比碾死个臭虫还容易!
    董耀宗直冒冷汗,表示竭尽一切能力尽快为皇军解决铜锭,支援圣战。小滕俊夸奖他是帝国的好朋友,建立大东亚共荣圈,皇军需要大大地董桑这样的朋友,并说向日葵是朝着太阳开的,铜江所有的人力物力、地上和地下的资源都应该为着大东亚圣战服务,这就是他上任后执行的“向日葵计划”。接着他突然话锋一转,直盯着董耀宗:他的上一任次长被暗杀前,曾经跟董耀宗筹备过修铁路的事情,铁路路线图就是勘探汉江平原的矿脉分布图,而这个秘密随着上一任次长的被暗杀被带进了坟墓,目前知道这个矿产分布图的只有你董耀宗一人活着,这张图纸倒是有足够的价值换取任何人的性命![收回]

  • 第3集

    董耀宗神态自若的跟古母举杯相庆,他深知自家已卷入漩涡难以控制,生性儒弱,不谙世事的董海文必须找到新的依托,而古家是最好的选择,于是郑重向古老太提出董海文跟古小凤的婚事。古小凤则当场摔了董耀宗定亲的镯子,告诉古老太她不喜欢董海文这样的,要嫁就嫁炸剧院的“一声雷”那样的铁血汉子!董海文“扑哧”笑出了声,调侃古小凤说“一声雷”不是什么铁血汉子,没啥了不起,董耀宗慌忙喝住儿子。
    与此同时,矿山医务室里赵思琴呆若木鸡,老方的牺...[详情]

    董耀宗神态自若的跟古母举杯相庆,他深知自家已卷入漩涡难以控制,生性儒弱,不谙世事的董海文必须找到新的依托,而古家是最好的选择,于是郑重向古老太提出董海文跟古小凤的婚事。古小凤则当场摔了董耀宗定亲的镯子,告诉古老太她不喜欢董海文这样的,要嫁就嫁炸剧院的“一声雷”那样的铁血汉子!董海文“扑哧”笑出了声,调侃古小凤说“一声雷”不是什么铁血汉子,没啥了不起,董耀宗慌忙喝住儿子。
    与此同时,矿山医务室里赵思琴呆若木鸡,老方的牺牲彻底击垮了她的身体和意志,她凝望着“冰山”留给他们的喜糖,抚摸着老方留给她的围巾欲哭无泪。此时古小凤在酒席上突然晕倒,赵思琴强打精神赶到古家救治,董海文父子见到赵思琴都愣住了!这一切都被古振堂看在眼里。
    武汉会战大战在即,加速实施“向日葵计划”,解决兵工厂制造炮弹、子弹的铜的奇缺成了小滕俊的紧迫任务。小滕俊召集会议说,他上任前首相接见他时提出“小小的武汉,大大的铜江”,由此可见铜江的地下矿产储备对圣战的重要地位。接着他精确地指出江汉平原铜矿储量有多少,每天矿石产量和冶炼量多少,还有多少没收上来等一整套详尽的数字,叫与会日伪官员汗颜,没想到这个刚上任的次长如此专业精深。小滕俊指着地图:火龙沟铜矿问题大大地!厚生科长直呼不可能,火龙沟的铜锭都卖给咱们了!小滕俊拍着桌子:火龙沟铜矿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至少隐匿一半铜锭没缴上来!这时黑木进来报告,查到爆炸案使用的新式炸药只有火龙沟铜矿有,刘署长也查到爆炸前到联络点接头的老方,是火龙沟铜矿的矿工,两件事情都跟火龙沟铜矿扯上关系,黑木二话不说就要集合宪兵队去火龙沟抓人,被小滕俊拦住,说此事关系重大,决定先探探古振堂的底再决定计策。
    黑木内心对这个教授出身的次长十分蔑视,认为他“以华治华、以战养战”的策略最终会葬送会贻误帝国战机,对支那人必须用暴力才能使他们屈服。他抓住了刘署长私放董海文进剧院的把柄,抓了两名担任警戒的伪警察做替罪羊,严刑拷打并予击毙,威逼刘署长成为自己的狗。背着小滕俊,黑木命令刘署长集合警察大队火速奔向火龙沟!
    赵思琴疲惫地看了一眼董海文,进屋为古小凤看病,古振堂在一边不说话,只看着赵思琴。董海文惴惴不安地等赵思琴出来,赵思琴趁众人不备警告董海文此地危险,要他立刻离开火龙沟,董海文还没来得及没听明白,黒木和刘署长等一群伪警察已经堵在大院门口!
    宪兵队长黑木将老方的尸体抬进来,告诉古振堂这就是他庆寿的贺礼!赵思琴看着老方的尸体,眼前突然一黑,勉强支撑着站起,古振堂看在眼里。黑木宣布,已经查清老方身份为共党,是爆炸案的头目,作案的炸药来自古家的铜矿,要马上搜查别的逃犯,并要古振堂给出必要的解释。古振堂怒火中烧,声明与此事无关,谁在自己母亲寿宴上胡来,就是跟他过不去!
    看守剧院的宪兵指认赵思琴,黑木命令将她跟董耀宗父子一起带走,被古振堂拦住。古小凤和段江龙都拔枪相向,黑木恶狠狠地把枪顶在古振堂的胸前。危急关头护矿队长韩风带护矿队和家丁将黑木等人团团围住。就在剑拔弩张的时刻,小滕俊赶到,强行命令黑木放下枪,并叫他放了董海文。他走到董海文身边,和蔼地亲自为董海文包伤,并责怪他为什么不去拜访他,走时也不和他打招呼,难道忘了他这个老师吗?表示自己的家门永远向他敞开,并说女儿小滕惠子来信向他问好。
    黑木沉着脸看着小滕俊。接着小滕俊凑到董耀宗耳边,提醒他不要忘了他过去说过的话,买下古振堂的铜,连同矿脉图一起送到铜江,我在家里盛宴招待你和你的儿子,我向你保证,海文不但没人敢动他,还会成为座上宾,日后还能发挥他的特长,为你们董家耀祖光宗。帝国十分需要你们这样的朋友。董耀宗唯唯诺诺的答应小滕俊的要求。
    鬼子走后,赵思琴悲痛欲绝的蹲在老方的尸体旁边,悲痛欲绝,所有人都沉默着看着她,在赵思琴返回住处的路上,古振堂追来,用枪对准了赵思琴的脑袋!古振堂质问爆炸是怎么回事,这个老方和你是什么关系?你到底是什么人?赵思琴平静的说,是个不愿意当亡国奴的人。古振堂轻轻点点头,他追问董海文是不是跟爆炸案也有关系,赵思琴不语,古振堂还要逼问,赵思琴突然一个踉跄,栽倒在地!巨大的悲痛把她击倒。
    古振堂把赵思琴送回矿上一直守在她的身边,直到她疲惫地沉沉入睡才离开。古振堂出了屋子,看到门外站着黑压压的矿工,他立刻明白这个女人和这个死去的老方在矿工心中的位置。入夜,许平三领矿工将老方埋葬。[收回]

  • 第4集

    火龙沟,董耀宗终于向古振堂亮出了底牌,说我已经知道你囤积了大量的铜锭,战时囤积战备物资要担当什么罪名你心里应该清楚。我要是告诉日本人,轻者火龙沟改朝换代,重者你们全家全都得进宪兵队!接着董耀宗开出白菜价格买铜锭,古振堂强压怒火反而哈哈大笑。
    董耀宗仿佛是一种提示,不断叨叨自己这是狼入虎口,要是从山上跌下去,尸骨都找不到。古振堂问董耀宗到古家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因为据他掌握,日本人到处抢购铜锭,开出的价格比他远远高出好几...[详情]

    火龙沟,董耀宗终于向古振堂亮出了底牌,说我已经知道你囤积了大量的铜锭,战时囤积战备物资要担当什么罪名你心里应该清楚。我要是告诉日本人,轻者火龙沟改朝换代,重者你们全家全都得进宪兵队!接着董耀宗开出白菜价格买铜锭,古振堂强压怒火反而哈哈大笑。
    董耀宗仿佛是一种提示,不断叨叨自己这是狼入虎口,要是从山上跌下去,尸骨都找不到。古振堂问董耀宗到古家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因为据他掌握,日本人到处抢购铜锭,开出的价格比他远远高出好几倍!董耀宗笑,说昨天有句话没说透,他知道古振堂拿这批紧俏的物资到处购买枪支,如果告诉日本人,小滕俊一定当他要造反,火龙沟马上会变成一片战场。古振堂恶狠狠地说你这是明抢豪夺!董耀宗说钱我就这么多,事我还要办成,要么你杀了我,要么把铜卖给我,说完转身骑马而去。古振堂从他身后举起猎枪咬着牙瞄准,董耀宗平静甚至是面带微笑地骑着马离去,这时他的身后传来一声刺耳的枪声!
    大家提心吊胆地等着他们,只见两人说笑着回来。
    赵思琴连夜赶往城里,利用老方留下的联系方法联系“冰山”。在联络点见到四十多岁的陈姨,赵思琴问她是不是“冰山”,陈姨笑笑,不置可否。陈姨传达了“冰山”的指令,任命赵思琴暂时接管老方留下的工作,担任中共铜江特委驻火龙沟的联络员,赵思琴毫不犹豫答应下来。而“冰山”下的另一个指令,就是劫住这批铜锭,送到新四军兵工厂,另外,尽快找到矿脉图,彻底粉碎日寇的“向日葵计划”!
    董海文偷偷来到了矿上赵思琴的住处,说他知道他们是什么人,请求赵思琴把铜锭截了,并答应帮助他们尽量拖延时间,这时,门外的剧烈响声打断了他们,赵思琴一看门外有一个石头并刻着三点钟,明白是有人给他们暗中送信号。
    赵思琴回到矿山,上级的任务压在她的肩上沉甸甸的,无数种方案在脑袋里盘旋,却无数次否定,她不停地反问自己如果是老方会怎么做,这种反问对她却又像一种折磨。这时许平三告诉她,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只要搞清铜锭的押运路线,他保证完成任务。正当无计可施的时候,赵思琴突然发现不知什么时候,门外台阶上多了一块石头,一下子明白了——铜锭的押运路线是石头沟!许平三追出去,四周空无一人。
    此时古振堂从秘密的山洞里拉出所有库存的铜锭,大方地都卖给董耀宗。古小风看到后心疼的大闹,被古母拦住。护矿队长韩风惊讶地望着,在自己眼皮底下,古振堂竟然私藏这么多铜锭,不得不佩服古振堂的心机。押运铜锭的当天,董耀宗来到古老太房间,深深地鞠了一躬,古老太猜到了董耀宗此去的险境,含泪将董耀宗扶起来,答应让古小凤跟董海文成亲,以后董海文就是她的亲儿子!董耀宗满眼泪水。
    董海文闯到董耀宗的房间,恳求父亲不要为日本人做伤天害理的事。这些铜锭到了日本人手里,不知道要有多少中国人丧命,咱就会成为千古罪人。董耀宗百感交集的叹了口气,执意要将自己戴了多年的玉扳指留给他。董海文愤怒地将玉扳指丢给父亲。
    董海文为拖延时间,在古小凤的帮助下偷偷让豆儿往油桶里撒尿,用白磷使行进中的汽车起火,董父看在一旁偷笑的董海文立刻明白了。
    夜色中,董耀宗跟刘署长押运途经石头沟,突然冲来一片蒙面马队,为首的下令叫他们“交出买路钱”刘署长一惊,认为一定是遭遇土匪了。董耀宗非但没有紧张,反而脸上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刘署长威胁利诱的话都说遍了,对方执意要留下货物。双方僵持不下,突然密林里枪声大作,刘署长慌了,黑暗中以为是蒙面人这边的人开枪,举枪就打,三方激战,大家都杀红了眼只顾对着对方开枪。混乱中董耀宗东躲西藏,两方蒙面劫匪的首领都不约而同地把枪举起来,对准董耀宗,这时又有一只枪也悄悄瞄准董——此时一声枪响,子弹正中董耀宗的胸膛!(特技)董耀宗倒在地上。三支枪同时瞄准,是谁的子弹击中的,却不得而知。混乱中铜锭被 第三方劫走,刘署长狼狈地带着残余的伪警察逃走。蒙面人恨恨地摘下面罩,正是古振堂!战斗中他的右肩也受了伤。
    第二天,董耀宗的尸体被放在铜江医院停尸间,小滕俊突然意识到自己忽略了一个致命的细节——董耀宗身上的子弹不翼而飞!
    古振堂向母亲禀报董耀宗的死讯,古老太太则默默地敲着木鱼念经,仿佛这一切早在她的意料之中。古老太命人将董耀宗厚葬,并来到他的灵前向他保证会完成他的遗愿。然而古小凤一听说要嫁给董海文就火了,把自己往房间里一关,开始是发泄地摔摔打打,后来索性不吃不喝闹起绝食!董海文跪在父亲的灵堂前,他怎么也不肯相信眼前的事实。[收回]

  • 第5集

    刘署长向小滕俊汇报说有两股土匪参与了抢劫,被小滕俊训斥,说他没长脑子,土匪怎么会那么巧知道他们的路线?而董耀宗的死叫他更为震怒,这样矿脉图从此成了死结,直觉叫他觉得董耀宗一定提前把后事交代给了什么人,他儿子董海文可能性最大。劫铜锭和古振堂一定有瓜葛,而他最为关心的董海文也在古振堂那里。加上火龙沟有共党潜伏,劫持铜锭的另一伙武装也有可能是他们!他感到火龙沟就像一座火山,如果控制不住随时就会爆发!小滕俊下令刘署长盯住火龙...[详情]

    刘署长向小滕俊汇报说有两股土匪参与了抢劫,被小滕俊训斥,说他没长脑子,土匪怎么会那么巧知道他们的路线?而董耀宗的死叫他更为震怒,这样矿脉图从此成了死结,直觉叫他觉得董耀宗一定提前把后事交代给了什么人,他儿子董海文可能性最大。劫铜锭和古振堂一定有瓜葛,而他最为关心的董海文也在古振堂那里。加上火龙沟有共党潜伏,劫持铜锭的另一伙武装也有可能是他们!他感到火龙沟就像一座火山,如果控制不住随时就会爆发!小滕俊下令刘署长盯住火龙沟,刘署长领命。
    黑木再次提议武力接管火龙沟被小滕俊制止,因为如果古振堂劫到了铜锭,他可以选择交给共党,也可以选择跟他合作,现在强行接管反而把古振堂推向了共党一方,交铜锭的日子越来越近,这是他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看到的。于是小滕俊命令刘署长盯住古振堂,打探清楚再作打算。黑木冷冷地看着小滕俊,说我很尊敬你的父亲和兄长,可你与他们之间的差异实在让我不敢恭维。小滕俊为之一震,本想发火却又转而一笑…
    古振堂的伤口恶化,韩风想请赵矿医被他拒绝,他觉得赵思琴很神秘也很危险,他的伤势不能轻易暴露给任何人。晚上,古振堂疼痛难忍,韩风拿来一种药让他服下。他问这是什么灵丹妙药?韩风说,哥,我也不瞒你,这是大烟土,也叫鸦片!古振堂说现在还没有必要。
    赵思琴来到老方的墓前,对老方说自己已经完成了任务,铜锭已经运往新四军兵工厂,自己已经挑起他身上的担子,请他放心。这时许平三也来到墓前,劝赵思琴从老方牺牲的阴影中尽快走出来,老方走了,他可以承担起帮助照顾她的责任。赵思琴听出了许平三的弦外之音,说没有人可以代替老方,他不仅是自己的爱人,还是把自己领上革命道路的导师。许平三郑重地向赵思琴提出入党的要求,赵思琴说你还要接受组织的考验。接着赵思琴边替他包扎伤口,边询问劫铜锭的经过,问他是谁杀了董耀宗,是你还是古振堂?许平三则说是谁杀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该杀不该杀。赵思琴还想再问,不远处传来马蹄声。
    是谁劫走了铜锭,害的发生混战,打死了董耀宗,古振堂突然也产生一种直觉,忍着疼骑马找来,却见赵思琴毫无异样,古振堂突然发现地上有滴滴鲜血和纱布,转身四处寻找,只密林里一个人正在自己包扎,古振堂走过去用枪对准那个人的脑袋,许平三的脸依稀可见!
    古振堂心里什么都明白了,质问他们为什么劫了古家的铜锭?赵思琴说铜锭落在鬼子手里就是屠杀中国人的刀!古振堂说你怎么知道我想交给日本人,我自有我自己的安排,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抢了我的家财,坏了我的好事,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你们是不是共产党,赵思琴反唇相讥是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古振堂斥责他们不该将祸水引到火龙沟,赵思琴则说你以为火龙沟是世外桃源吗,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日本人虎视眈眈,你古振堂就能相安无事坐享太平吗。古振堂被搞得哑口无言,悻悻而去。
    此时,护矿队长韩风也找了过来。韩风是古老太早年在大雪地救起来的孤儿,老人把他收为义子,他又跟古振堂拜了把子,一直暗恋古小风。眼下古小风不吃不喝,可把他急坏了。古小凤来到矿上找赵思琴,用枪顶着赵思琴,说自从鬼子上门,就看出来你和爆炸案有关。赵思琴冷冷地说,既然你看出来了,就把我交给鬼子好了。古小风一笑,说把你交给鬼子我有什么好处,不如这样,你带我去见“一声雷”,见了,咱俩就两清了。不然就一枪毙了你!赵思琴觉得可笑不理她,说自己不认识转身就走,古小凤恼火地开了一枪,子弹贴着赵的头皮打在门上,古小风惊讶地望着赵思琴头也不回地离开,暗自思衬这个女人不简单。
    董海文在路上等到赵思琴,他再也无法压抑自己的困惑和悲伤,蹲在地上泣不成声,赵思琴大姐姐般地轻抚他的肩膀,却说不出一句安慰的话。这时董海文说出一个让人震惊的消息:董耀宗临死前曾经说孙管家手上有东西给他。赵思琴一个激灵——矿脉图!一定是矿脉图!赵思琴掩饰着心中的激动匆匆赶回,与董海文、许平三决定趁夜冒死进城。董海文一进董府却发现小滕俊已捷足先登,宪兵队正严密搜查,而孙管家已经不知所踪。赵思琴跟许平三偷偷离开。
    小滕俊斥责黑木和刘署长,说他得到情报,董耀宗尸体上的子弹神秘地消失了,而这正是查清董耀宗之死的关键证据!小滕俊鹰一样的目光盯视着刘署长,要他追查到底。刘署长头上冒出汗来。他知道身为市公署次长的小滕俊还兼任特高课的首脑,手中握有庞大的特务网,这个表面温和的日本人不仅思维缜密,还极度狡诈,连子弹头这个细节都逃不脱他的眼睛。其实这个子弹头就在刘署长的手里,这里面埋藏着他说不出口的秘密。
    子弹的消失让董耀宗的死更加扑朔迷离,再加上孙管家逃跑和铜锭押运路线被透露,最大的嫌疑人就是董耀宗,小滕俊突然有个大胆的猜测,这会不会是董耀宗自己做的一个局,而自己却死在了自己的局里——“预谋死亡”小滕俊想到了这个词。他自称中国通,了解中国,但是他根本想不到一个父亲为了解救儿子免于灾难,能够付出这么大的牺牲,而且死得这么从容,这么睿智,心里感慨万分。他分析董耀宗死前,一定早就对后事有所安排,尤其是矿脉图。一定要抓住董海文,同时还要把孙管家引出来。这时特高课的人进门报告,铜锭已经被押送到新四军,小滕俊一个激灵,这个消息消除了他对古振堂最后的顾虑,当即命令黑木准备兵力对付火龙沟,黑木欣然领命。
    古小凤仍然不吃不喝,董海文奉古母之命前去送饭,古小凤要他帮助找“一声雷”,董海文突然放下碗,站定了看着古小凤:我就是“一声雷”!不是她印象中高大威猛的民族英雄,是个懦弱胆小的人。古小凤一巴掌打在董海文脸上:要撒风找别人去!董海文苦笑,他知道古小凤不会相信,最后和她约法三章:“ 第一老人的话不能算数, 第二我在你们家是权宜之计, 第三我俩决不能成亲。”这正是古小凤想要说的,但叫董海文先说出口,古小凤顿觉颜面扫地,指着董海文:滚!
    董海文从古小凤的房间悻悻离开,饭桌上古振堂的异样使董海文心生疑虑,董海文暗中窥视着古振堂,发现古家府上一些神神秘秘的事,晚上董海文跟着古振堂,发现他正在祭奠董耀宗,古老太跟他一起上香,香桌上竟然供奉着父亲常带的带着血的玉扳指![收回]

裂变精彩对白

裂变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裂变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裂变的短评

(1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 我比较喜欢荣石的沉着冷静和处变不惊的性格!身边看过(箭在弦上)电视剧的朋友都说,男一号荣石与我长得很像,不管是体貌特征还是在剧中的处事性格都基本上一样。其实剧中的女一号徐一航(蒋欣)我特别喜欢,与我在就读中国人民警官大学时的女朋友长得太像了,只是剧情的结局不是很理想,荣石与徐一航

    luxiaolong发表于2013-05-04 17:04:12

全部1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