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11
  • 集数:32
  • 单集片长:45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片花 下载影片

走出硝烟的女人剧情

该剧讲述的是1948年,硝烟弥漫的关中大地上,在犬牙交错的战场情势下,猛虎营女营长陈大蔓临危受命:护送我军一支身怀六甲的孕妇队紧急转移。几十名怀有身孕的女兵在远离大部队、紧急向后方转移途中,不幸进入敌纵深部,被层层裹挟其间,险象环生。敌军为获取情报,对这支特殊的娘子军步步紧逼,穷追不舍。 陈大蔓和姐妹们不屈不饶,在沟壑山涧......[详细]

  • 在线观看
  • 相关视频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1947年3月,国民党在西北地区纠集了二十五万余众大举进攻延安,三百里峰火,六百里硝烟,陕北大地在燃烧,在毛泽东和战友们转战
    陕北的同一时空下,一支混编了又混编的无名家属队也意外地裹挟进了犬牙交错的战火硝烟中。陈大曼在行军途中赶往凤村,她一路打听还女扮男装,郑强负责送董冰去驻地,几人骑马先行,他回去后向汪司令员汇报。
    国军黑司令带部队来到闵财主家中,石海山的老婆还在怀孕之中,黑司令是他的外号。汪司令员和董冰商量行军之...[详情]

    1947年3月,国民党在西北地区纠集了二十五万余众大举进攻延安,三百里峰火,六百里硝烟,陕北大地在燃烧,在毛泽东和战友们转战
    陕北的同一时空下,一支混编了又混编的无名家属队也意外地裹挟进了犬牙交错的战火硝烟中。陈大曼在行军途中赶往凤村,她一路打听还女扮男装,郑强负责送董冰去驻地,几人骑马先行,他回去后向汪司令员汇报。
    国军黑司令带部队来到闵财主家中,石海山的老婆还在怀孕之中,黑司令是他的外号。汪司令员和董冰商量行军之事,她让他一定要对自己的身份暴露,董冰是中央首长的夫人,她的身份是传递重要文件的机要员。董冰的真名叫刘寒萍,军统一直对她进行追踪,他们在董冰身边藏有卧底,主要是想查出中共中央的位置。石海山向军长报到,他清楚那一带的山山水水。
    国军在老百姓中抓壮丁时陈大曼开枪出手相救,他们慌忙逃走,陈大曼在后面不断追赶,逃跑的两名国军见到村子后慌忙躲进去,陈大曼误打误撞来到凤村,还见到了郑强,陈大曼原来是猛虎营的连长,郑强将她带回连部。战地医生徐松准备转移,转移人中有几名孕妇。陈大曼见到了老旅长,族长对她进行夸奖,她这才得知猛虎连已成猛虎营,陈大曼目前已是正团职干部,老旅长说猛虎营的营长是郑强。
    陈大曼想让郑强让位,她找他商量营长之事,郑强给她端去面条和辣椒,还拿了酒。旅长让军医徐松听苦心安排,他不是妇产科大夫。陈大曼整天背着三八大盖,她喜欢长枪,族长给她派任务,不让她天黑前一定要赶回来随大队转移,任务是送三位女同志过江并交到熊旅长那里,绝对要保证安全,陈大曼欣然接受任务。陈大曼带领一个班护送她们,在路上见到了苦女的接应,陈大曼看到那些都是准备转移的同志,她要见熊旅长,苦女说他已经带兵离开,他们留下来是等陈大曼等人的到来。
    陈大曼见到徐松后知道他是军医,她将护送的三人交给徐松,陈大曼要离开时被苦女拉住,苦女说那名军医是解放兵,还把那几名人是首长家属的情况说出来。陈大曼听到炮声后急忙命人撤退,她准备带人过河回纵队。陈强率部完成任务后去接应陈大曼的归来,和他们交战的部队正是石海山,石海山感觉认识对面的指挥官,还派人过去打探,打探之后才知道是猛虎营的郑强,石海山命人集中所有炮火炸平山头,还安排人切断他们退路,石海山不能放过他。[收回]

  • 第2集

    石海山用密集型的炮火轰向山头,郑强及时带人撤退出去,陈大曼带人准备下船时见到郑强,冰姑也在其中,郑强没想到会接应这么多人,陈大曼带部队去吸引敌人,郑强带着那些女人们沿河道去追赶大部队,冰姑看出陈大曼是一员虎将,郑强命人轻装上阵,在沿途将多余的东西扔下。石海山的太太凤儿从门缝中看到了以前和她订婚的郑强,郑强正在外面发动群众工作,她想出去时被拦住。
    闵财主让儿子去凤村给黑司令报信,可他儿子不过去,闵财主为了活命只好过去通...[详情]

    石海山用密集型的炮火轰向山头,郑强及时带人撤退出去,陈大曼带人准备下船时见到郑强,冰姑也在其中,郑强没想到会接应这么多人,陈大曼带部队去吸引敌人,郑强带着那些女人们沿河道去追赶大部队,冰姑看出陈大曼是一员虎将,郑强命人轻装上阵,在沿途将多余的东西扔下。石海山的太太凤儿从门缝中看到了以前和她订婚的郑强,郑强正在外面发动群众工作,她想出去时被拦住。
    闵财主让儿子去凤村给黑司令报信,可他儿子不过去,闵财主为了活命只好过去通风报信,他追赶上了石海山的队伍并将郑强等人在村中的事情说出来。文工团的梅子要生孩子了,可只有徐松是医生,梅子不介意她是男的,还让人用布帘遮住。徐松检查后发现梅子离生孩子的时间还早着,他说她那是疼痛臆像。
    徐松的话让她们有些吃惊,也感觉很有道理,有些人还骂他。石海山带人包围了闵财主家,那里有几十号人,石海山的老婆凤儿也在其中,闵财产对他家十分担忧,陈大曼怀疑有人告密,郑强过去对她进行劝说,她无法冷静下来,她想死拼时被郑强拒绝,陈大曼取讨厌那些大肚婆,她和郑强争吵起来。小凤被人藏在箱子里,等人发现时发现她已经晕了过去。
    石海山清楚宅院中是郑强,冰姑也安排人准备冲出包围圈。陈大曼安排部队狙击敌人,各组分头行动。石海山一人来到门前叫喊,陈大曼命人将他放进来,他进去后没见到了郑强,郑强正在安排人员进行转移。郑强看到石海山后很吃惊,石海山提出要见他媳妇小凤,郑强并不知道她在这儿。石海山将郭小凤怀着他孩子的事情说出来,她仍在晕迷之中。
    陈大曼让人带郭小凤去见徐松,郑强知道郭小凤嫁给石海山后有些意外,徐松将郭小凤救醒,陈大曼让石海山的部队让路,石海山只好答应下来。水莲的肚子突然痛起来,徐松帮她接生,陈大曼劝部队赶快出发,董冰将她叫出去说水莲早就宫缩破水了,她清楚水莲出现了难产的情况,董冰希望陈大曼和郑强商量个新方案,陈大曼让她服从自己的命令。郑强在房中见到了郭小凤,他一直以为她已经死了。[收回]

  • 第3集

    陈大曼看到郑强和郭小凤在一起很生气,她哭着跑出去,郑强让郭小凤收拾一下转移,他跑过去追赶陈大曼进行安慰。徐松也没办法接生孩子,他建议应该用剖腹产,但条件达不到,水莲让人去拿把刺刀来把孩子取出来,由于她羊水流完致使孩子缺氧,水莲要坚持留下孩子。陈大曼让人牵来驴将水莲放在上面并让人牵着驴跑,徐松认为那违反了很多临床规定,陈大曼的土法子让水莲母子平安。
    她们抱着孩子让陈大曼来起名字,她给他起名叫难生,冰姑的解释让大家感觉也...[详情]

    陈大曼看到郑强和郭小凤在一起很生气,她哭着跑出去,郑强让郭小凤收拾一下转移,他跑过去追赶陈大曼进行安慰。徐松也没办法接生孩子,他建议应该用剖腹产,但条件达不到,水莲让人去拿把刺刀来把孩子取出来,由于她羊水流完致使孩子缺氧,水莲要坚持留下孩子。陈大曼让人牵来驴将水莲放在上面并让人牵着驴跑,徐松认为那违反了很多临床规定,陈大曼的土法子让水莲母子平安。
    她们抱着孩子让陈大曼来起名字,她给他起名叫难生,冰姑的解释让大家感觉也挺好。郑强和陈大曼率领队伍转移,他们带着郭小凤一起行动,石海山看到郭小凤在队伍之中,他想上前时被陈大曼阻止。郑强带着队伍离开时看到一队国军,双方交火,石海山让郑强不要伤害老婆和儿子。
    郑强冒着生命危险将郭小凤救走,石海山看到军长的车开过来,军长到后让石海山将枪放下,石海山的姨娘被乱枪打死,主要是为了保护郭小凤,刚才开枪之人是丁处长,军长劝他和黑司令的误会就此解除。石海山让二狗命令村子里出来的部队原地待命。指挥部没能联系上三纵十一旅,猛虎营三连连长王中柱赶到司令部,他将郑强接应陈大曼的事情汇报出来,只是郑强还没赶上队伍,司令员命他随时做好接应工作。
    陈大曼对于郭小凤在队伍中表示不满,郑强清楚队伍走不快,队伍中多数人是家属,郑强在休息时向陈大曼建议她应该找个男人成家,她让他以后不要提及此事。冰姑向郑强聊起陈大曼说的青峰峡战斗,郑强将详细情况说给冰姑。当年青峰峡战后陈大曼被送去延安,她还受到过审查。
    冰姑从汪司令那里听说过此事,只是没想到是陈大曼所为。闵财主家中成了国军军部,他儿子已经十六岁,丁处长也来到闵财主家中,闵财主在家中排列老二。徐松发现陈小凤肚中的胎儿位置不正,她正不要想要肚中的孩子。闵财主指责儿子无理,他是想大树底下好乘凉,孝儿担心他娘的安危,闵财主那样做也是为了平安的生活。熊旅长战斗中受伤,他还担心着水南村的家属安危。[收回]

  • 第4集

    郭小凤向人打听起郑强前面的陈大曼,她要找郑强说肚子里孩子的事情,陈大曼听说过他们的事情。石海山命二狗带人化妆后去找郭小凤,郑强带队到了王母村,他以前带人在村里驻过军,对于村中守军的位置也很清楚。郑强见队伍被发现后急忙带人撤退,二狗听到枪声后让他不要惊动王母村的人,他还试图解释着上次打斗之事。二狗带人和王母村的驻军发生冲突,他们也是为了保护郭小凤离开。
    二狗带人赶上了郑强的队伍,他要将带的东西交给郭小凤,他说石海山被调...[详情]

    郭小凤向人打听起郑强前面的陈大曼,她要找郑强说肚子里孩子的事情,陈大曼听说过他们的事情。石海山命二狗带人化妆后去找郭小凤,郑强带队到了王母村,他以前带人在村里驻过军,对于村中守军的位置也很清楚。郑强见队伍被发现后急忙带人撤退,二狗听到枪声后让他不要惊动王母村的人,他还试图解释着上次打斗之事。二狗带人和王母村的驻军发生冲突,他们也是为了保护郭小凤离开。
    二狗带人赶上了郑强的队伍,他要将带的东西交给郭小凤,他说石海山被调到前线虎跳峪,还求郭小凤和她一起离开,郑强同意让郭小凤离开,当她要过去时突然被追赶上来的国军袭击,二狗带人反抗,郑强急忙命队伍转移,安全后他们在树林中休息,水莲死在途中,他们将她埋藏后继续行军。
    司令员派王中柱带着小分队去接应陈强等人,之后赶往青化砭追赶他们。丁处长拿着照片让闵财主辨认,他让人带孝儿辨认,照片上的人是董冰,他称自己见过,还说在家里见过,这让闵财主很惊慌。董冰提出不能盲目行动,陈大曼建议摸清情况后再行动。
    郑强得知部队要在大于村集结,他知道那个地方,于是带队伍赶过去,徐松向陈大曼建议应该让队伍休息一下,发现国军后他们急忙将队伍隐蔽起来,但驴的叫声让他们险些暴露。二狗回去后将找到郭小凤的事情说出来,石海山说他就不应该回来,还让人给他找个医官换药并命令二狗带人一直跟着郭小凤。
    陈大曼休息时喝起了陕北民歌,郭小凤也跟着唱起来。郑强想白天休息晚上行动,陈大曼想和他将人送到目的地后回猛虎营。郑强向徐松问起郭小凤的病情,徐松说她活不了多久了。陈大曼让徐松交出葡萄糖来喂水莲的孩子吃,他知道那样做是喂不活的。闵财主让媳妇收集细软带家人逃走,他担心性命难保。[收回]

  • 第5集

    闵财主对丁处长十分害怕,他夫人不想轻易离开,她要守住祖上留下的基业,她想和全院的人通气一口咬定没见过。丁处长准备从知孝身上下手,还让军长帮忙,军长要考虑五分钟。闵财主听到声音后出去查看,这才发现是军队要抓他儿子去当兵,闵财主称他儿子才十四岁,丁处长进行质疑,闵财主答应多交赎金还苦苦哀求,丁处长坚持要将他儿子送上火线,闵财主答应让儿子跟他们走,知孝不害怕,只是担心他娘。
    知孝让闵财主告诉他娘说不要担心自己,他用石磨将儿...[详情]

    闵财主对丁处长十分害怕,他夫人不想轻易离开,她要守住祖上留下的基业,她想和全院的人通气一口咬定没见过。丁处长准备从知孝身上下手,还让军长帮忙,军长要考虑五分钟。闵财主听到声音后出去查看,这才发现是军队要抓他儿子去当兵,闵财主称他儿子才十四岁,丁处长进行质疑,闵财主答应多交赎金还苦苦哀求,丁处长坚持要将他儿子送上火线,闵财主答应让儿子跟他们走,知孝不害怕,只是担心他娘。
    知孝让闵财主告诉他娘说不要担心自己,他用石磨将儿子的腿压残,闵财主感觉对不起他,军长知道后要派车将知孝送到战地医院抢救。郭小凤告诉徐松说她想流产,他认为那不可能的事情。知孝躺在床上休养,闵财主太太将黑司令婆娘在队伍中的事情说给军长,并让他保密。
    徐松告诉他们说不能只让孩子喝葡萄糖,她们将玉米嚼成糊糊时看到一群羊过来,陈大曼让张虎拦住过去挤羊奶,赶羊的小孩儿慌忙要跑,他说村里有国民党驻兵,还说是中央军。放羊的小孩儿误把他们当成土匪,尹秀让张虎从羊那里弄奶,可她有些害怕,张虎让她找大母羊来挤,尹秀有些不好意思,张虎只好帮忙来挤。
    放羊娃赶着羊走了,他知道军队打仗的事情。尹秀端着羊奶回去时被石头绊翻了,郑强命部队马上转移,他们即将到达大于村。徐松认为强行军不行,他担心队伍中的孕妇,冰姑也劝她不要着急。郑强发现路上的马车后急忙躲藏起来,王中柱带人一直在寻找着郑强的队伍。郑强和陈大曼在晚上来到夏宫镇,进镇后两人分开行动。陈大曼要去偷马车时被九翠戏班班主银翠发现,她称要借时两人争执起来,银翠坚持不借,郑强看到他们争执时过去劝说,但争执之下陈大曼的枪走火了,陈大曼急忙上马车离开。
    郑强将追赶的国军引开,王中柱听到声音后也摸过去,他们找到了过去接应的队伍后去支援郑强,郑强由于子弹打光被国军活捉,王中柱看到后命人跟上去,他们不能硬抢。郑强被抓时说让舒连长找个大官来问话,他毕业于北平辅仁大学。[收回]

走出硝烟的女人片花(1个)

走出硝烟的女人精彩对白

走出硝烟的女人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走出硝烟的女人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走出硝烟的女人的短评

(22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全部22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