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12
  • 集数:30
  • 单集片长:45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再过把瘾剧情

《再过把瘾》以方言和杜梅的爱情为主线,讲述了几对都市男女的情感纠葛与婚姻困惑。剧中,对婚姻有“瘾”的杜梅终于和方言幸福牵手,可在婚后生活中彼此却因金钱、房子、生活习惯等问题而最终分道扬镳。同时,方言的发小潘佑军在婚姻问题上也是状况频出,有“离婚瘾”的他认为:“结婚就是为了离婚,所以活着当下才最......[详细]

  • 分集剧情
  • 看点解读
  • 影评短评
  • 第1集

    北京,一个普通的夏夜,女孩陈静失神地在街头徘徊,她焦急地拨弄着手机,显然是无人接听,每次她都无望地挂断。
    在唐会夜总会,忽明忽暗的五彩灯影在强烈的迪斯科音乐伴奏下,映衬出舞池中疯狂舞动着的青年男女,舞池边上的透明的包房中方言和潘佑军在喝着酒,潘佑军的手机一遍遍地显示着有电话打入,迪厅中的嘈杂完全掩盖了电话铃声。
    此时,杜梅正在同事周方家“相亲”,一桌麻将,四个男人,周方悄悄指给杜梅看今天要相的对象,杜梅毫无兴致地应付...[详情]

    北京,一个普通的夏夜,女孩陈静失神地在街头徘徊,她焦急地拨弄着手机,显然是无人接听,每次她都无望地挂断。
    在唐会夜总会,忽明忽暗的五彩灯影在强烈的迪斯科音乐伴奏下,映衬出舞池中疯狂舞动着的青年男女,舞池边上的透明的包房中方言和潘佑军在喝着酒,潘佑军的手机一遍遍地显示着有电话打入,迪厅中的嘈杂完全掩盖了电话铃声。
    此时,杜梅正在同事周方家“相亲”,一桌麻将,四个男人,周方悄悄指给杜梅看今天要相的对象,杜梅毫无兴致地应付着,医院一个电话,正好给了杜梅离去的理由。
    陈静打不通男友潘佑军的电话,在街头服了安眠药,被送到杜梅所在的医院,杜梅得知陈静的男友此时还在唐会作乐,盛怒之下,来到迪厅,她先是误把方言当作潘佑军斥责了一顿,随后强拉着二人赶到医院。
    在机场干地勤的方言早晨上班时,正碰上乘务员贾玲那一班下班,两人擦肩而过之间,魅力四射的贾玲给他留下了印象。贾玲是杜梅的中学同学,两人同住在一个单元里,她刚刚与当副驾驶的男朋友张东提出分手,张东纠缠不休,两人在飞行中在洗手间内争执,被乘务长抓了现行。
    一天,那个服安眠药的女孩陈静突然找到杜梅,要她与自己去见潘佑军,为他们和好做见证。来到茶馆,方言与潘佑军见到了陈静和杜梅,出乎意料,这是潘佑军与陈静彻底分手的谈话,陈静急了,跳起来痛殴潘佑军并摔杯子泄愤,方言与杜梅赶紧躲开了。杜梅与方言找了个饭馆,一起吃了饭,也许是彼此都感到缘份特殊,还是一种潜在的相互喜欢,两人相互留了手机号。
    一天,方言上班刚进院子,贾玲迎面冲来撞了方言一下,紧接着副驾驶员张东从车上下来非要拉贾玲上车谈谈,两人在院子里拉扯、争辩,方言和同事们倚窗看着这台好戏。
    贾玲因“厕所事件”被旅客投诉,她被停飞,只能坐在家中看电视剧,还常常买上些好吃的与杜梅分享,无聊时二人谈及未来的男友,贾玲开玩笑说,要是杜梅找个好男友她非得给抢过来,一句玩笑使杜梅在一瞬间露出不快。
    杜梅的同事周方在检查病房时,意外地发现这个病人的家属就是在晨跑时常常能遇到的英俊男子,他也好像感到两人在什么地方见过,友好地点了点头。周方与徐大夫正在竞争科室副主任的位置,徐大夫负责的一个癫痫病人迟迟查不出病因,周方在一旁冷眼静观。
    在医院食堂,周方与杜梅一起吃饭,这时杜梅接到方言的电话,而周方一直在思索着那个癫痫病人的病因,突然周方想起这个病人曾说过他酷爱打篮球,病因也许就在此,她抢先找院长汇报,赢得了给这个病人手术的机会。
    方言来了,他是带个女孩来做人流手术的,杜梅接待了他们,方言一个劲儿对杜梅解释女孩是朋友的女友,杜梅帮了忙,方言邀请杜梅改日一起吃饭。[收回]

  • 第2集

    周方终于竞争到了科室副主任的位置,在超市买鱼时又与叶尉林巧遇了。周方在家里做鱼,叶尉林如约把做鱼的方法用手机短信发了过来。周方面对一桌菜等着丈夫,但等到菜凉了丈夫还未归,周方的心也在发凉。
    周方争取到为癫痫病人做手术的机会,她邀请她的对手徐大夫主刀,手术成功了,但周、徐二人并没有因此而停止竞争。下班了,周方在路上又遇见了那个病人家属,他开车送周方回家,他们发现两人住在同一小区。
    潘佑军告诉方言自己领了结婚证。杜梅带着...[详情]

    周方终于竞争到了科室副主任的位置,在超市买鱼时又与叶尉林巧遇了。周方在家里做鱼,叶尉林如约把做鱼的方法用手机短信发了过来。周方面对一桌菜等着丈夫,但等到菜凉了丈夫还未归,周方的心也在发凉。
    周方争取到为癫痫病人做手术的机会,她邀请她的对手徐大夫主刀,手术成功了,但周、徐二人并没有因此而停止竞争。下班了,周方在路上又遇见了那个病人家属,他开车送周方回家,他们发现两人住在同一小区。
    潘佑军告诉方言自己领了结婚证。杜梅带着贾玲来赴方言朋友的答谢宴,席间,方言与贾玲“斗”起没完,一会儿耳语、一会儿大笑,杜梅在一旁略显尴尬。杜梅、贾玲、方言、潘佑军吃完饭,意犹未尽,四人又去唱歌,这一晚在包房中贾玲一直在与方言说笑,还亲昵地跳着舞,杜梅在一旁五味杂陈,根本听不进潘佑军的唠叨。当贾玲说她不会唱歌时,杜梅拿起麦克风,一曲《哭砂》唱得如泣如诉,方言听呆了。在回来的路上,杜梅问贾玲是否移情于方言,贾玲告诉杜梅,方言是个“三不主义者”,即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跟这样的人谈恋爱相当于自残。
    杜梅的同事周方的丈夫是个处长,他在周方的督促下积极给杜梅介绍对象,这天他把同事小薛领来了,杜梅在与小薛的独处中兴致索然,感觉淡而无味。
    周方在医院又见到了在给岳父办出院手续的那个病人家属,他叫叶尉林,两人淡淡地打着招呼,在周方离开时,她见到了叶尉林的抱着孩子的妻子。又是一个清晨,都在跑步的周方与叶尉林相互问了好。
    方言和贾玲真的来往上了,看电影、接送上班,杜梅看着他们心里多少有点酸楚。一天,杜梅独自来到一所监狱,这是她定期要来的地方。方言到医院邀请正在上班的杜梅参加潘佑军的婚礼,杜梅推脱不掉答应下来。
    在潘佑军的婚礼上,坐在一起的杜梅与方言谈起婚姻,杜梅坚信“那张纸”(结婚证)的作用,方言则不以为然。当婚礼进行到新人接吻环节时,潘佑军的前女友陈静突然上台,当着全体来宾讲了一通肺腑之言,深知内情的杜梅与方言感慨万分。
    杜梅去与小薛约会,面对这位呆板的机关小职员,杜梅实在没兴趣,加之小薛一再追问他们两人的关系能否确定下来,杜梅只好回绝了小薛。
    方言来找贾玲,两人谈到那天在机场为了给张东做戏,两人接吻的事,两人来了点小感觉,当方言与贾玲的嘴唇再次贴近时,贾玲回绝了。杜梅回到家,见到屋内很乱,贾玲说方言在这儿呆了一下午,杜梅莫名地冲贾玲发了火。第二天,贾玲起来后杜梅已经上班去了,家里被收拾得整整齐齐。
    方言到医院去约杜梅,说是要在杜梅家给包工包料地做顿饭,杜梅心里别扭着方言与贾玲的暧昧关系,对这个提议很冷淡。第二天,方言果然提着大包小包来了,在做饭时,贾玲与方言一个劲儿地相互吹捧,一旁的杜梅看着心里很不是滋味。[收回]

  • 第3集

    席间,贾玲与方言依然在打情骂俏,杜梅实在不能忍受,独自“躲”到医院,在门口她遇见了从丈夫的应酬中“躲”出来的周方,两人感叹这夜色的清冷。杜梅回到家,贾玲直接问杜梅是不是爱上了方言,杜梅没有承认。
    杜梅要出差,贾玲到机场送行,她的前男友张东拦住她说她的一些私人用品还在他那儿,贾玲随口说道,送到我男朋友那儿吧,杜梅听后有些诧异,贾玲说,就是方言,先拿他当垫背的。因为那点私人用品,方言与贾玲见面,贾玲还跟着方言去了他的父母...[详情]

    席间,贾玲与方言依然在打情骂俏,杜梅实在不能忍受,独自“躲”到医院,在门口她遇见了从丈夫的应酬中“躲”出来的周方,两人感叹这夜色的清冷。杜梅回到家,贾玲直接问杜梅是不是爱上了方言,杜梅没有承认。
    杜梅要出差,贾玲到机场送行,她的前男友张东拦住她说她的一些私人用品还在他那儿,贾玲随口说道,送到我男朋友那儿吧,杜梅听后有些诧异,贾玲说,就是方言,先拿他当垫背的。因为那点私人用品,方言与贾玲见面,贾玲还跟着方言去了他的父母家。贾玲装成“乖乖女”,使方言的父母异常欢喜。
    在贾玲家楼下,在方言的车里,方言强吻了贾玲,贾玲告诉方言,这样会伤害杜梅的。杜梅出差归来,方言开车到机场接她回家,半路方言的车出了点问题,让杜梅先打车离开。杜梅在半路放心不下折回去,看到方言的车已经被弄上了拖车,杜梅在出租车里看着拖车上车里的方言笑了。
    潘佑军蜜月旅行归来,一点也没有意犹未尽的感觉,反而抱怨这婚结的有些“糗”,大呼后悔,并力邀方言到夜店狂欢。在迪厅,贾玲、潘佑军、方言在狂野的音乐伴奏下,宣泄着自己,杜梅上完洗手间回来,迪厅已是舒缓的慢曲,在轻柔的音乐下,方言与贾玲相拥舞动着,杜梅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悦。从迪厅回来,方言、潘佑军送贾玲、杜梅回家,潘佑军认真地告诉方言:贾玲只是逢场作戏,而杜梅是“闷骚型”,她对你方言是认真的。
    杜梅再次来到郊外的监狱,她是来探望关在这里的父亲。出来后,面对荒凉的旷野杜梅倍感孤独,她拨通了方言的电话,在电话里失声痛哭。方言急忙开车接上杜梅,两人一起吃了饭。在散步时,方言将自己的衣服披在杜梅身上,答应杜梅过几天陪她去给奶奶扫墓。
    这天,正在值班的杜梅遇到了中学同学钱康。
    方言陪杜梅给她的奶奶扫墓。方言远远地站着,杜梅面对母亲的墓碑泪流满面,她只告诉方言自己是给奶奶扫墓,隐瞒了其实是给母亲扫墓的事实。方言为了让杜梅开心,拉着杜梅郊游,在古长城上、在山野间留下了二人欢快的笑语,方言还回忆起自己的初恋。
    钱康约了贾玲、杜梅一起吃饭,三人想起孩提时的一些趣事。钱康深情地回忆着当年趴在学校窗户看杜梅训练时的情景,感叹杜梅扎在头上的粉色手绢、带白道的蓝色运动服、跑起来就像《动物世界》中的梅花鹿。在一旁的贾玲点破了钱康的心思——当年钱康暗恋杜梅,钱康说那不是“暗恋”,杜梅就是他心中的偶像,他曾日思夜想,为此影响了学习,留了两级,钱康认真地承认,当年的美好感觉一直保留至今。
    周方和叶尉林在餐厅一起吃饭,两人说起各自的生活颇有惺惺相惜的感觉。[收回]

  • 第4集

    在一座大型商厦内,正在试衣的周方忽然看见叶尉林站在身后,叶尉林也感到意外,他请周方帮她试了件女式毛衣,周方与叶尉林第一次坐在一起。临走时,两人感觉到彼此之间有一丝特殊的感觉,淡淡的,谁也不愿轻易触动。
    方言接贾玲下班,在车上,贾玲对方言说了杜梅的事,说她的父母因车祸去世(杜梅以前没有对贾玲说真话),处了三年的男朋友也吹了,贾玲认真地对方言说,杜梅是个需要爱的女孩,她对待情感非常认真,方言听后若有所思。
    这天,方言到杜...[详情]

    在一座大型商厦内,正在试衣的周方忽然看见叶尉林站在身后,叶尉林也感到意外,他请周方帮她试了件女式毛衣,周方与叶尉林第一次坐在一起。临走时,两人感觉到彼此之间有一丝特殊的感觉,淡淡的,谁也不愿轻易触动。
    方言接贾玲下班,在车上,贾玲对方言说了杜梅的事,说她的父母因车祸去世(杜梅以前没有对贾玲说真话),处了三年的男朋友也吹了,贾玲认真地对方言说,杜梅是个需要爱的女孩,她对待情感非常认真,方言听后若有所思。
    这天,方言到杜梅家想蹭饭,见到快递送来一大束鲜花,接着又见一辆豪车停在杜梅家楼下,原来是钱康请杜梅出去吃饭。方言厚着脸皮非得跟去,路上钱康有意甩掉开车跟在他们后面的方言,但刚到饭店,杜梅就给方言打了电话,钱康还在洗手间精心打扮时,方言已经落座和杜梅喝上了。在吃饭时,钱康忍不住一再向杜梅表白,说杜梅从小就是他心目中的偶像,此次与杜梅重逢是命运之神的眷顾等等,杜梅对钱康的“爱情表白”不置可否,只是责怪在一旁起哄的方言是个小丑。
    在周方爱人徐光涛的父母家,两个老人催促他们要孩子,徐光涛直接说出是周方不想要,在回家的路上,谈起周方竞争主任的事,两人话不投机。
    方言、杜梅和钱康在晚饭后去了歌厅,方言一曲《哭砂》唱得特别动情,杜梅被感动了。钱康喝醉了误入了另一包间,与几个年轻人冲突起来,方言出手相助,结果被殴。在医院里,杜梅加倍照顾方言,并回绝了钱康的探望。当杜梅给方言换药时,方言深情地看着杜梅,这情景被刚到门口的贾玲看见了,贾玲戏称方言这是因祸得福。方言在住院期间看到了一个勤勤恳恳工作的杜梅。
    贾玲来到方言住处,方言对贾玲的示爱表现出躲避。钱康再次约了杜梅,在湖边的餐厅,钱康表示与杜梅重逢前的恋爱都没有意义,因为不是真爱。他挽着杜梅来到湖边,突然,湖对岸升腾起几束美丽的烟花,烟花映衬着杜梅惊讶的表情,钱康真诚地说道:“杜梅,祝你生日快乐!”杜梅此时才意识到,今天是自己的生日,杜梅被感动了,钱康握住杜梅的手,但杜梅慢慢地抽了回来。
    在歌厅,钱康陶醉地唱着情歌,贾玲饶有兴致地与别人玩着掷骰子的游戏,杜梅莫名地喝起酒来,大口大口地猛灌自己。这天晚上,贾玲见杜梅喝醉了,叫来方言送杜梅,在方言上车时,贾玲异常严肃地对方言说,我把杜梅正式交给你了,没开玩笑,是永远。
    在方言的车上,杜梅要求去方言家,到了方言家,躺在沙发上的杜梅一把抱住方言,两人相拥在一起,两个早已在渴望着对方的嘴唇深深地吻在一起。[收回]

  • 第5集

    早上起来,杜梅发现方言睡在沙发上,她给方言盖上一件衣服悄然离开,方言醒来,见潘佑军站在屋里,惊愕之余听到潘佑军说他要离婚了。
    杜梅与方言陷入热恋。方言送杜梅回家,两人难舍难分,在杜梅家门口热吻,正在陶醉时门开了,贾玲见到了这令人销魂的一幕。
    这天,钱康请杜梅、方言、贾玲、潘佑军吃饭。席间,钱康表示只要杜梅没结婚,他就要追下去,即便结了婚,他也要等下去。饭后,在是否去“唱通宵”的问题上,方言特别乖巧地听从了杜梅,两人坐...[详情]

    早上起来,杜梅发现方言睡在沙发上,她给方言盖上一件衣服悄然离开,方言醒来,见潘佑军站在屋里,惊愕之余听到潘佑军说他要离婚了。
    杜梅与方言陷入热恋。方言送杜梅回家,两人难舍难分,在杜梅家门口热吻,正在陶醉时门开了,贾玲见到了这令人销魂的一幕。
    这天,钱康请杜梅、方言、贾玲、潘佑军吃饭。席间,钱康表示只要杜梅没结婚,他就要追下去,即便结了婚,他也要等下去。饭后,在是否去“唱通宵”的问题上,方言特别乖巧地听从了杜梅,两人坐在车里,在寂静的大街上飞驰,感到特别开心。
    到了中午,周方来到她与叶尉林曾经吃过饭的餐厅,没想到真的遇到了叶尉林。两人坐了下来,开心地聊起来。他们几乎同时感到,除了能相互倾诉外,两人还可以相互慰藉。
    周方与丈夫徐光涛邀请杜梅、方言吃饭,可方言在上班,等他到了饭店时,杜梅和周方已经结完帐了。杜梅没有埋怨,向周方介绍了方言。周方陪着杜梅、方言又坐了一会,分手后,她见到叶尉林家里亮着灯,鬼使神差地给叶尉林打了手机,结果是叶的妻子田娟接的电话,慌乱中她谎称是客户并急忙挂断了电话。
    叶尉林到医院找周方吃午饭,周方因下午有手术拒绝了。可当周方晚上走出医院时,见到叶尉林还等在路边,她被感动了。
    在杜梅的要求下,方言带着杜梅到了自己父母家,将杜梅介绍给父母。从方言父母的态度与言谈中,杜梅敏感地察觉方言带贾玲来过这里。
    周方到叶尉林承接装修的地方找他,在阳台上叶尉林为周方拍了几张照片。
    在方言的父母家,杜梅向方言证实他是否真的将与自己结婚,方言没有答应。见到贾玲,方言把杜梅向他提出结婚的事告诉贾玲。贾玲认真地对方言说,杜梅已经把你当作她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你绝不能当作儿戏,方言坦言,他没有马上结婚的心理准备,贾玲正告方言绝不要伤害杜梅。[收回]

再过把瘾精彩对白

再过把瘾幕后花絮

  叶京——成长于北京训总大院的叶京是“根红苗正”的大院子弟,从小的耳濡目染加上成年后当兵的经历,让他在内心深处有着极为浓厚的“军队情结”。因此,《再过把瘾》剧组自组建之初便开始实行“军事化管理”,叶京以“铁腕”作风被大家尊称为“叶帅”。在《再过把瘾》剧组,所有人都要坚决地服从命令听指挥,无论是演员还是工作人员,每个人都要做到“早请示晚汇报”,拍摄完自己的戏份必须直接返回剧组,如此种种,使剧组得到了“军训基地”的称号。

再过把瘾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再过把瘾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再过把瘾的短评

(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