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11
  • 集数:21
  • 单集片长:45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片花

洪武大案剧情

《洪武大案》是单元剧,讲的是朱元璋年间判案的故事,是中国第一部古装反贪剧。全剧共分为五个单元,各单元都有让人意想不到的贪污方式,陷阱、圈套五花八门,极具深度的剖析了人们内心深处的不同贪念,在满足受众感观的同时又给人们以启迪,具有强烈的现实意义。

  • 相关视频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明朝洪武初年,皇帝朱元璋推行新政,肃清吏治,提出“杀尽贪官”的口号,决心建立清正廉洁的王朝。不想,其家乡濠州发生了以高峰、黄纲等农民为首的暴乱。御审中,黄纲招认造反的原因是“千户”黎洪强、张道光克扣修城劳工的粮饷,以致修城的一千多劳工饿死病死数十人。
    工部左侍郎韩铎否认黄纲所说情况,向朱元璋进言,对高峰和黄纲等人严厉镇压。刑部尚书唐铎禀报,根据工部营膳所所丞郑士元揭发,韩铎上任后,伙同工部郎中丁嗣忠、翁经正、员外郎胡...[详情]

    明朝洪武初年,皇帝朱元璋推行新政,肃清吏治,提出“杀尽贪官”的口号,决心建立清正廉洁的王朝。不想,其家乡濠州发生了以高峰、黄纲等农民为首的暴乱。御审中,黄纲招认造反的原因是“千户”黎洪强、张道光克扣修城劳工的粮饷,以致修城的一千多劳工饿死病死数十人。
    工部左侍郎韩铎否认黄纲所说情况,向朱元璋进言,对高峰和黄纲等人严厉镇压。刑部尚书唐铎禀报,根据工部营膳所所丞郑士元揭发,韩铎上任后,伙同工部郎中丁嗣忠、翁经正、员外郎胡顺华、姚能玉等官员,不仅卖放工匠,还克扣工匠伙食,盗卖芦柴木炭等物资,私分非法所得款项。至于高峰和黄纲等农民造反引发的“濠州之乱”,也与韩铎对部下过分纵容有关。朱元璋查办涉案的丁嗣忠、翁经正、胡顺华、姚能玉等四人。韩铎事情败露被杀,
    工部营膳所所丞郑士元揭发韩铎、丁嗣忠、翁经正等人贪污有功,获得朱元璋特别召见。郑士元以为告发韩铎等人贪赃枉法一事被驳回,身穿打了补丁的旧黑袍上殿请罪。朱元璋见其清廉奉公,不但没有降罪,反而赏赐两千贯钱给他贴补家用,并升其为监察御史。[收回]

  • 第2集

    郑士元虽然得到赏赐,却将钱财封存,以示清廉。朱元璋到其家中探望时看到郑士元果然克勤克俭,对其更加信任。风闻秦淮河上经常出现商人贿赂官员的“花船”,朱元璋遂带郑士元微服私访。在临河的一家酒肆,两人遇到教书先生韩宜可。韩宜可指认一条停在码头上的大船,告诉朱元璋,该船就很可能是条“花船”。朱元璋为查明实情,带郑士元和一名护卫军官乘小船追上大船,对船家谎称商人,登上该船。岸上的韩宜可看着朱元璋等人上了船,不知是吉是凶。
    朱元...[详情]

    郑士元虽然得到赏赐,却将钱财封存,以示清廉。朱元璋到其家中探望时看到郑士元果然克勤克俭,对其更加信任。风闻秦淮河上经常出现商人贿赂官员的“花船”,朱元璋遂带郑士元微服私访。在临河的一家酒肆,两人遇到教书先生韩宜可。韩宜可指认一条停在码头上的大船,告诉朱元璋,该船就很可能是条“花船”。朱元璋为查明实情,带郑士元和一名护卫军官乘小船追上大船,对船家谎称商人,登上该船。岸上的韩宜可看着朱元璋等人上了船,不知是吉是凶。
    朱元璋等人登上大船,进入大舱,舱内四周坐满官员,茶几上摆满吃食酒水,官员们各拥美妓。荆州知府林万泉见有陌生人上船,责令通判李元生上前询问。朱元璋自称是在京任职的官员,骗过李元生,进入大船内的单舱查看。
    暗访中,朱元璋在一间单舱内撞见徽州知府康清寿和大同知府周大为狎妓。待朱元璋离开后,周大为忽然想起刚才见到的人好像是皇帝朱元璋,遂拉着康清寿找到“花船”的庄家林万泉通报情况。林万泉,伙同康清寿和通州知府吴至清等人欲意弑君自保。随从军官觉察到船上气氛不对,劝朱元璋马上离开“花船”,朱元璋却执意不肯。
    林万泉、康清寿等人集合了随身带领的贴身士兵正要行动,朱元璋等人出现在大舱门口。朱元璋的突然出震慑住了船上了士兵和官员,以康清寿为首的众人纷纷跪倒在船头。此时,岸上已经集了无数士兵。
    及至大船靠岸,朱元璋命令对船上的官员,验明身份,尽数押解大理寺。见朱元璋上岸,韩宜可挤上前来谢罪。朱元璋欣赏韩的胆识的才学,当场封他为监察御史,希望他和郑士元一样能够协助自己纠劾奸邪、整肃官风。[收回]

  • 第3集

    鉴于“花船”一案是根据郑士元通报的民间“风闻”查获,朱元璋决定恢复风闻言事制度,在午门外设立“登闻鼓”,民间有冤情者,可直接敲登闻鼓向皇上申诉。刑部尚书唐铎和郑士元、韩宜可等人均表示赞同。朱元璋余兴未减,还想听听其他“风闻”,郑士元禀报定远知县朱桓在任上敲诈勒索贪赃枉法的传闻。由于朱桓是朱元璋的侄子,文武官员听郑士元说完无不惊愕。韩宜可表示也曾听说朱桓借皇亲国戚之威望在民间为非作歹的传闻。朱元璋遂派郑士元和韩宜可在赴...[详情]

    鉴于“花船”一案是根据郑士元通报的民间“风闻”查获,朱元璋决定恢复风闻言事制度,在午门外设立“登闻鼓”,民间有冤情者,可直接敲登闻鼓向皇上申诉。刑部尚书唐铎和郑士元、韩宜可等人均表示赞同。朱元璋余兴未减,还想听听其他“风闻”,郑士元禀报定远知县朱桓在任上敲诈勒索贪赃枉法的传闻。由于朱桓是朱元璋的侄子,文武官员听郑士元说完无不惊愕。韩宜可表示也曾听说朱桓借皇亲国戚之威望在民间为非作歹的传闻。朱元璋遂派郑士元和韩宜可在赴潞州途中顺便查访定远县的传闻,表示如果传闻属实,要对朱桓严惩不贷。
    刚到定远县城门口,郑士元和韩宜可见到朱桓送父亲朱六九出城。他们从百姓口中得知,朱六九进京去见皇上朱元璋。
    在定远县,郑韩两人调查民情,获知当地税收问题严重。按朝廷规定,税收为三十税一,而定远县则按三十税三征收,另外还对茶叶、盐、油、布匹等加征税收。
    朱桓曾在庐州府任职知府,因为贪污和强奸民女,被人告发。朱元璋本来要杀朱桓,后因堂兄朱六九求情,饶过朱桓死罪,贬到定远县。朱桓遭到贬谪,非但没有悔改,依然仗势欺人,滥收捐税,为非作歹。课税局大使吴金德是朱桓妻子吴氏的哥哥,平日里投其所好,不仅帮助朱桓征收苛捐杂税,还帮他寻找美貌女子。这天,吴金德带朱桓来到邀月酒店,见帮工小琴貌美,朱桓顿生歹意,强行把小琴带到酒店后面的房间施暴。
    郑士元和韩宜可调查民情来到邀月酒店。听到后面房间有女孩子的叫喊声,郑士元查问究竟。在酒店放风的吴金德百般遮掩。等朱桓得逞后从后面出来,两从匆匆离去。[收回]

  • 第4集

    听到后房传出小琴的哭声,郑士元寻问秦老板事情缘故。秦老板照实说出了朱桓的恶行。郑士元嘱咐秦老板将事实笔录下来,让小琴按了手印,留着备用。
    朱六九仰仗对朱元璋有赠地埋葬家的恩情,见到朱元璋以堂兄自居。在皇宫,朱元璋陪朱六九看戏聊天,待为上宾,夜间还同睡一张龙床。聊天中,朱元璋嘱咐朱六九要告诫朱桓安分守己,不要再做犯法的事。朱六九满口应承,希望朱元璋提拔朱桓。
    朱六九为儿子在朱元璋面前说尽了好话,却不想朱桓在定远县的行径...[详情]

    听到后房传出小琴的哭声,郑士元寻问秦老板事情缘故。秦老板照实说出了朱桓的恶行。郑士元嘱咐秦老板将事实笔录下来,让小琴按了手印,留着备用。
    朱六九仰仗对朱元璋有赠地埋葬家的恩情,见到朱元璋以堂兄自居。在皇宫,朱元璋陪朱六九看戏聊天,待为上宾,夜间还同睡一张龙床。聊天中,朱元璋嘱咐朱六九要告诫朱桓安分守己,不要再做犯法的事。朱六九满口应承,希望朱元璋提拔朱桓。
    朱六九为儿子在朱元璋面前说尽了好话,却不想朱桓在定远县的行径愈发令人发指。就在强暴完小琴后,朱桓又在街上窥见县衙副巡检张议妻子张妾的美貌……
    朱桓也听说朝庭派出御史到地方巡查各级官员的政绩,不过仗着“皇侄”身份这道“护身符”,他依然为所欲为。因见张妾貌美,朱桓回到县衙便提升张议为主簿。张议不知其真正用意,热情邀请朱桓到家中喝酒答谢。哪知朱桓在张家见到张妾后露出本性,先是让其陪酒,而后硬行将其带回府去。张议迫于朱桓权势,只得眼睁睁看着妻子被带走。
    朱桓回到府中,对张妾强行非礼,而张妾坚决不从,一头撞向墙角,昏迷不醒。吴金德禀报张议失踪,担心去京城告状。朱桓却不以为然,最终也没有放过张妾。事毕,朱桓让人将张妾送回张家。
    此时,出巡中都的朱元璋送走了朱六九,在滁州行宫见到了赶来觐见的郑士元和韩宜可。郑、韩向朱元璋禀报了在定远县查访的情况。朱元璋决定扮作商人与郑韩二人再去定远县暗访查实。在定远县,朱元璋见郑韩所奏情况果然不差。一家药店内,朱元璋一行人遇到吴金德带着王衙役以查税名义敲诈店主。店主感激朱元璋等人照顾他的生意,告诉了他们朱桓抢夺张妾的事情。朱元璋闻听急忙带着郑士元和韩宜可赶往张议家查问详情。[收回]

  • 第5集

    张妾被送回家后,一直不见张议。她置办了一桌酒席请来几位有声望的邻居,向大家解释了自己是如何被朱桓带回府去,又遭到其如何强迫。说完这些,张妾从身上抽出一把尖刀,刺入胸口。
    朱元璋急着查办朱桓强抢张妾一事在随从的陪护下赶往张家。朱元璋等人赶到张家时,张妾已经自杀身亡。朱元璋又率人赶到县衙,传令监押吴金德和朱桓,交郑士元和韩宜可审理,而后起驾前往中都。
    向定远县衙所有任职人员的询问中,有官员向郑士元检举,朱桓曾密令吴金德到...[详情]

    张妾被送回家后,一直不见张议。她置办了一桌酒席请来几位有声望的邻居,向大家解释了自己是如何被朱桓带回府去,又遭到其如何强迫。说完这些,张妾从身上抽出一把尖刀,刺入胸口。
    朱元璋急着查办朱桓强抢张妾一事在随从的陪护下赶往张家。朱元璋等人赶到张家时,张妾已经自杀身亡。朱元璋又率人赶到县衙,传令监押吴金德和朱桓,交郑士元和韩宜可审理,而后起驾前往中都。
    向定远县衙所有任职人员的询问中,有官员向郑士元检举,朱桓曾密令吴金德到庐州搞到一张盖有庐州府印信的空白文书,伪造一份增设税种、税额的通令;有衙役禀报吴金德以皇亲名义四处勒索,数额巨大,估计在五万贯以上;朱桓以为朱元璋修建行宫为名,从税收中贪污总计约十五万贯以上。另外,朱桓和吴金德均有强奸民女的恶迹。这时进京告状未果的张议也回到定远县,向郑士元递交呈状。
    郑士元正在堂上听张议的陈述,差人禀报说有位商人要报告机密事宜。来人是曾经与郑士元有过一面之交的陈冬至。他奉劝郑士元在清查朱桓所犯罪责时应该把握分寸,适可而止,不要搞到让皇上杀也不是,不杀也不是的程度。郑士元料到陈冬至是受朱六九之命前来说服并威胁,于是暗中让韩宜可安排文书在隔壁录下了陈冬至所说言语,事毕让陈冬至签字留作备案。
    郑士元将陈冬至的笔录卷宗,连同对朱桓案审理后的奏折一并送往中都。朱元璋看后问太子朱标应该如何处置此案,朱标宅心仁厚,不想做出决断。
    朱六九见陈冬至没能说服郑士元,索性亲自到县衙指责郑士元。依据所犯案情,朱元璋判吴金德,以及县丞罗明通、主簿孟庭林皆为凌迟刑,尽诛三族。另外,凡贪污八十贯以上的官员,不论级别大小,一律处死,没收财产。对陈冬至则割舌后枭首示众。[收回]

洪武大案片花(2个)

洪武大案精彩对白

洪武大案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洪武大案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洪武大案的短评

(1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 精彩啊,演员演技也好啊 ,很少能见到国内电视剧能拍到这个水平!好片,值得反复看!评分应在9.5分以上

    reky发表于2012-08-03 17:24:53

全部1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