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12
  • 集数:34
  • 单集片长:45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片花

明珠游龙剧情

明熹宗朱由校天生喜欢做木工,一日为刻小像出宫寻找材料,路遇民间木工大赛,技艺出众的朱由校参加比赛,原冠军败北。朱由校用大赛奖品——一块千年沉香木雕出了一位脱俗的仙子。 备选秀女中有一位叫张嫣的女子竟与小像长得一模一样,朱由校惊为神示,他将张嫣立为皇后,另将奶妈客氏力荐的魏忠贤侄孙女魏婉洛立为妃子,引发了客氏的......[详细]

  • 相关视频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夜晚的东府。所有人迎接魏忠贤。坐在台上的魏忠贤向属下宣布,明日早朝是铲除东林党的大好时机,要属下无论如何将他带回府。说完,便仰天长笑。
    穆老大带着随从赶去民间木工大赛,却有人暗中跟踪,好在几个随从技艺高,穆老大逃脱了袭击,赶上了复赛。举办比赛的老板拿出一块千年沉香木,要求木匠们参加比赛,并宣布比赛胜出者将赏银一百两;胜出者若能为美姬造一尊小像,将再赏一百两。台下的观众听到这个数目的奖金都很激动,穆老大的随从却很不屑。...[详情]

    夜晚的东府。所有人迎接魏忠贤。坐在台上的魏忠贤向属下宣布,明日早朝是铲除东林党的大好时机,要属下无论如何将他带回府。说完,便仰天长笑。
    穆老大带着随从赶去民间木工大赛,却有人暗中跟踪,好在几个随从技艺高,穆老大逃脱了袭击,赶上了复赛。举办比赛的老板拿出一块千年沉香木,要求木匠们参加比赛,并宣布比赛胜出者将赏银一百两;胜出者若能为美姬造一尊小像,将再赏一百两。台下的观众听到这个数目的奖金都很激动,穆老大的随从却很不屑。
    比赛开始,大家都在激动的等着结果。另一边,袭击穆老大的黑衣男子被穆老大叫去的王老大制伏,发现他们是东厂的人。比赛的结果出来了,夫人宣布阿牛哥获胜,穆老大却在最后拿出自己雕刻的精品,逆转了比赛结果。看到老板的美姬的寒酸样子,穆老大强忍着想吐的情绪,急忙离开了比赛现场。
    另一边,护着阿牛的宝珠还很不屑的想要替阿牛哥抢回比赛胜者的银两。
    原来,这个穆老大正是当今圣上明熹宗朱由校。他见到王将军得知追赶自己的黑衣人是东厂的人,很不高兴。回到宫里,他吩咐陪他前去比赛的两人将自己在比赛的时候告诉老板的地址买下,开一家名叫穆雕坊的店,便开始回想美姬的样子进行雕刻。正准备雕刻,魏忠贤前来拜见,朱由校简单的警告魏忠贤不要一直找人暗算自己,便让他退下了。
    石老板前来店里询问雕像,朱由校却是将沉香木雕成了另一个心中美女的样子。他去到面店吃面,老板曾在比赛的时候替他加油,看到他很热情。可他刚想吃面,宝珠出现了,向他要钱。被宝珠和朱由校搅的小店乱成一团,朱由校的随从赶来带他逃跑,却把用沉香木雕刻的小像落在地上。面店老板看到小像,追上去将小像交还,朱由校塞了一大锭银子给老板。老板不是爱财之人,追上去想归还银两,却发现这个穆公子走进皇宫。
    回到宫里,皇上向魏忠贤问起选妃的画像,魏忠贤却说没准备好。最后,皇上交待他帮自己找一块上好的沉香木。原来,另一边,魏忠贤准备将婉洛安排到皇上的身边,所以决心将宫中漂亮的女子都送出宫,以防破坏了计划。另一边,不安分的皇上已经拉着自己的弟弟到墙头查看选妃的场景,但是并没引起兴致,便离开了。魏忠贤等在外面,担心不已,还好皇上并无兴趣,但是魏忠贤已经将沉香木准备好了。
    来到店里,朱由校发现店里被宝珠带人砸了店。正收拾残局,石老板前来索要画像,看到被雕成他样的沉香木,责怪朱由校将美姬雕丑,要他陪三万两银子,面对这样的狮子大开口,朱由校将原来准备赔给石老板的沉香木带走了。
    回宫的路上,他得知第二天宝珠将上台演一票,心中有了计划。第二天表演的时候,他让随从拉绳子,让宝珠的亮相变成摔下楼梯。他上前嘲笑了一番,便离开了戏场。路上,被面店老板拦下。原来面店老板误以为他是一位公公,本想让他帮忙一些事情,他却逃开了。回到穆雕坊,有人请他回宫,他这才想起选妃的事情。然而妃子的姿色让他昏昏欲睡,果然,如魏忠贤所愿,皇上一看到婉洛的姿色便被吸引。但是皇上并不满足于婉洛,在大臣的提醒下,要求将被刷掉的秀女召回来,重新查看。皇上看中白衣服的张嫣,发现她和自己几天前的雕像长相相似,他激动不已,想封张嫣为妃,奶娘急忙出来阻止,但是皇上坚持了自己的决定。
    皇上为自己人生难得的一次自我选择高兴,还从公公嘴里得知张嫣出生时,有七彩雷霞光笼罩,并被指为天宫的司花女神,身受富贵命。皇上觉得很新奇。
    然而,奶娘来找皇上,得知他已经决心封张嫣为后,奶娘甚至说出要求陛下将自己赐出宫。[收回]

  • 第2集

    早朝期间,有爱卿提到皇上的奶娘奉圣夫人自请出宫的事情,恳请皇上赐与她一些好的赏赐。皇上对这个提议很满意,表示定会给奉圣夫人最好的赏赐。
    奶娘等在寝宫,魏忠贤前来将早朝的情况报给她。她有把握,皇上不会放自己出宫,并在魏忠贤说起王安是自己一方的阻碍时,恶狠狠的说不会让张嫣得逞。
    皇上找来皇弟,想要去看看张嫣。两个人出了宫,朱由校带他经过穆雕坊,半路被面店老板拦下,被皇弟耻笑他被误认作公公。两个人逃开老板的追逐,来到张府。...[详情]

    早朝期间,有爱卿提到皇上的奶娘奉圣夫人自请出宫的事情,恳请皇上赐与她一些好的赏赐。皇上对这个提议很满意,表示定会给奉圣夫人最好的赏赐。
    奶娘等在寝宫,魏忠贤前来将早朝的情况报给她。她有把握,皇上不会放自己出宫,并在魏忠贤说起王安是自己一方的阻碍时,恶狠狠的说不会让张嫣得逞。
    皇上找来皇弟,想要去看看张嫣。两个人出了宫,朱由校带他经过穆雕坊,半路被面店老板拦下,被皇弟耻笑他被误认作公公。两个人逃开老板的追逐,来到张府。张嫣觉得自己婚前不宜将面目示人,朱由校本想鲁莽闯进,被皇弟拦下。朱由校本还想问关于张嫣的传说,张嫣却不愿意多说。朱由校还想纠缠,却被皇弟拉走。急着赶走两伴公公,原来是张嫣已经发现两人不太对劲。
    两个人正要离开张府,却被宝珠带人拦下。朱由校正想和皇弟一起和他们拼命,张府却突然着火,朱由校救出张嫣便离开了。火被扑来,穆老大却不见了。宝珠带人找到店里,却看到前来的石老板。两个人得知彼此都是穆老大的仇人,他们约到了一起。张府被烧一事,使朱由校大为愤怒。
    张嫣被封为后,奶娘和魏忠贤很担心被皇上识破两人的计谋。但是他们决心等张嫣进宫,再对付她。
    店里的人回到宫里,通知皇上石老板来到店里,想要给皇上赔礼道歉。皇上听到很高兴。在台下的魏忠贤听到这件事,怂恿皇上前去,以拖延婚期。
    皇上高兴的来到店里,却被埋伏在里面的宝珠绑了起来。此时的宫里乱成一团,奶娘趁此机会,向众臣宣布当天陛下曾告诉自己,要立张嫣为后一事只是戏言,依这陛下消失的情形来看,确实不宜立张嫣为后。各位大臣有些动摇。但是,王公公和皇弟信王都反对这样取消立后一事。
    宝珠绑起了朱由校,想要在第二天皇上大婚之日,脱光他的衣服,让他在众人面前出丑。仓库里的朱由校没办法逃脱,终于,面店老板赶来,扔了一把刀给他,助他割断了绳索。然而,在逃出房间的过程中,朱由校仅剩的裤子也被扯烂,面店老板发现他不是公公,很失望。但是为了得到他的帮忙,朱由校答应尽管自己不是公公,也会帮他。面店老板才答应和他换了衣服,助他逃走。
    第二天,大婚照常举行,皇上却被魏忠贤的手下欺骗,锁在了店里。张嫣到达宫中,奉圣夫人告诉她,皇上不在,也并不想娶她。张嫣恳请容自己独自想想。此时的皇上正急忙赶回来。张嫣正想派手下告诉奉圣夫人,自己想明白了。信王前来,告诉她皇上是在乎她的,并说出两人假扮公公一事。张嫣大喜,决心为陛下承受一切。站在外面看到这些的奉圣夫人,愤怒的拂袖离开。
    虽然皇上没有及时赶到,婚事还是照常举行。寝宫中,张嫣得知皇上的心意,前嫌一释。
    宝珠被黑衣人绑到宫里,她偷穿了公公的衣服想逃出宫去,却因为蹦得太欢乐,被魏忠贤发现。魏忠贤派众人抓她,皇上在一旁偷笑不已。最后,宝珠冲进皇上的房间,魏忠贤正准备进去抓她,被皇上拦下。
    皇上骗宝珠,自己也是在宫里当差的,并带她到自己的房间。他继续骗宝珠,说晚上魏忠贤会带自己出宫。为了逃出宫里,以免惹到皇上,宝珠答应了皇上的要求。[收回]

  • 第3集

    宝珠的扮相吓晕了娘娘,被几个侍卫抓住。朱由校悠闲的过来,命令将她带去浣衣房。宝珠看到朱由校很生气,问他到底是谁。他继续骗她,自己是皇上身边最得宠的木工总管。最后,他吩咐侍卫让公公好好调教她,注意不要揭穿了自己的身份。
    奉圣夫人前去拜访张嫣。正聊着,皇上冲了进来。皇上和奶娘打了招呼,便拉张嫣去旁边将自己雕刻的女像拿给张嫣看。张嫣很是喜欢,但是还是劝他要以国家大事为主。听到这话,奶娘凑上来,说她不必劝皇上,因为她已经看惯...[详情]

    宝珠的扮相吓晕了娘娘,被几个侍卫抓住。朱由校悠闲的过来,命令将她带去浣衣房。宝珠看到朱由校很生气,问他到底是谁。他继续骗她,自己是皇上身边最得宠的木工总管。最后,他吩咐侍卫让公公好好调教她,注意不要揭穿了自己的身份。
    奉圣夫人前去拜访张嫣。正聊着,皇上冲了进来。皇上和奶娘打了招呼,便拉张嫣去旁边将自己雕刻的女像拿给张嫣看。张嫣很是喜欢,但是还是劝他要以国家大事为主。听到这话,奶娘凑上来,说她不必劝皇上,因为她已经看惯了皇上贪于玩乐。皇上很害羞,答应张嫣以后多关心朝政。
    得知张嫣的存在,奶娘觉得留着也好,以免张嫣专宠。
    皇上到浣衣房的墙头偷看宝珠干活,被宝珠发现,摔下墙头。得知宫外的便服已经做好,皇上差人送两箱衣服给面店老板。听下人回报,面店老板并不贪于财物,他决定亲自前去拜访。
    宝珠不喜欢洗衣服,用脚踩,被马公公发现。刚好,娘娘的下人来取衣服,发现娘娘的衣服被破坏,让马公公拉她打板子,宝珠很生气,居然拿脏衣服砸在宫女身上,转身就走,气得马公公直哆嗦,要将宝珠关上三天。
    娘娘的宫女正批评浣衣局的公公,娘娘听到,得知是披肩被洗坏,没多责怪。宫女猜测皇上是喜欢宝珠,娘娘决定罚宝珠三天内绣一封悔过书,以了解她的情况,帮皇上扩大后宫。皇上告诉张嫣,自己在民间曾遭宝珠陷害,也绝不会喜欢她。
    得知皇后让自己绣悔过书,宝珠愤怒的和公公发生冲突,并在花园里撞到皇后。看到皇后,她责问皇后为什么要为难自己绣悔过书,皇后四两拨千斤的回答了她的问题,被皇上看到。皇上很高兴,从暗中走了出来,但是不忘假装自己是木工总管,并安排宝珠到皇后身边。
    皇后安排徐妈妈管教宝珠,徐妈妈听到她自称张宝珠,很生气。原来宝珠是皇后的乳名。但是皇后并不介意,要徐妈妈不要拘泥于这些,教好宝珠宫里的规矩便是。
    得知自己和皇后重名,宝珠索性让徐妈妈叫自己作张宝塔。宫里被不懂规矩的宝珠搅得很不安生。一天,宝珠正吹嘘自己的打架事件,皇后出面,决定以后亲自管教她。
    宝珠坐在椅子上吃西瓜,垃圾扔的满地。皇后命她打扫干净,她不听。皇后命令宫女记着,以后宝珠一次不听自己的话,就罚她一天不许吃东西。宝珠赌气,宁愿不吃东西,也不要打扫。皇上对这样的处罚方式感到很满意,还故意带吃的去气宝珠。赶走皇上,宝珠决定自己去偷吃的,结果被皇后看到,笑她出尔反尔,又命她后天也不许吃饭。
    宝珠想假扮公公逃出宫去,还是被皇上抓到。
    宝珠正睡觉,皇后拿着饭来找她,要她打扫好被她弄脏的院子。没抗争过肚子,宝珠只好动手打扫。打扫好院子,宝珠急着吃饭,皇后告诉她,以后二人一同吃饭。
    宝珠带着公公在宫里赌大小,输得正惨,皇后出现。皇后罚宝珠和公公跪在院前顶水盆。皇后那边,想要找个机会送宝珠出宫。
    奉圣夫人找到婉洛,教训她不懂得抓住讨好皇上的时机,便命她出去。
    皇上正教训和宝珠赌博的公公,婉洛来送茶。然而,婉洛莽撞的碰倒皇上雕刻的鹦鹉,吓得跪在地上。皇上不喜欢她总是下跪,命她起来,问她自己的雕刻怎样。婉洛正讨好,楚楚说着可惜,从身后走了出来,说鹦鹉少了眼睛,令作品略显可惜,还自荐说自己学过丹青,可以为鹦鹉添一双眼睛。看到她的画龙点晴这笔,皇上很高兴,要她每天来帮自己。
    又到了吃饭时间,宝珠故意将宫中动态透露给宝珠,以便放她出宫。[收回]

  • 第4集

    由皇后所料,宝珠藏到朱由校的轿子里,被抬到了面店。因为有狗寻着肉的味道凑到轿子边,朱由校命人押着宝珠回到宫里。面店老板眼见他离开,扯着嗓子告诉他,自己叫李光济,要日后再聚。
    皇后看到被押回来的宝珠,有些为难,也只好继续管教宝珠。
    奉圣夫人正批评婉洛,一直得不到皇上的关注。有公公来报,皇上要召德妃身边的楚楚姑娘。
    宝珠捏泥人的时候,被徐妈妈发现,追着冲出屋子,结果撞到了皇后,将泥抹了皇后一身,害得皇后参加奉圣夫人的寿礼...[详情]

    由皇后所料,宝珠藏到朱由校的轿子里,被抬到了面店。因为有狗寻着肉的味道凑到轿子边,朱由校命人押着宝珠回到宫里。面店老板眼见他离开,扯着嗓子告诉他,自己叫李光济,要日后再聚。
    皇后看到被押回来的宝珠,有些为难,也只好继续管教宝珠。
    奉圣夫人正批评婉洛,一直得不到皇上的关注。有公公来报,皇上要召德妃身边的楚楚姑娘。
    宝珠捏泥人的时候,被徐妈妈发现,追着冲出屋子,结果撞到了皇后,将泥抹了皇后一身,害得皇后参加奉圣夫人的寿礼去迟。奉圣夫人看到皇后送上的只是字联,更加愤怒不已。魏忠贤劝她稍安勿躁。
    皇上来找皇后,得知皇后在御花园散步,皇上又有了鬼主意。他差公公找宝珠去见自己。宝珠假间倒茶给皇上喝,皇上心知有诈,让宝珠喝下。宝珠忍气喝下,但是很生气。皇上看她不高兴,答应她如果她再倒一杯,自己一定喝下。皇上刚喝下茶,皇后散步回来。
    皇后正准备和皇上说送宝珠出宫的事情,皇上突然闹肚子,一直躲在外面偷听情况的宝珠很高兴。但是因为泻药的问题,皇上一再跑向厕所,使得皇后无法说出送宝珠出宫的事情。宝珠在门外偷听的担心,冲进来想让皇后将自己送出宫,得知是宝珠在皇上的茶里下的药,皇后这次真的生气了,下令重打宝珠十大板。她将皇上的真实身份说了出来,并告诉她自己当天故意放她出宫的事情,并警告她不许再伤害皇上。
    奉圣夫人得知宝珠在皇上的茶里下药的事情,很生气。但是她决定利用皇上在皇后屋里腹泻一事做文章。她找人押来了宝珠,想用暴力惩罚她,宝珠却反抗起来,然而宝珠将东西正中奉圣夫人的头,奉圣夫人更怒,下令若抓不住张宝珠,就要砍所有人的脑袋。
    皇后得知张宝珠被奉圣夫人叫去,很担心她的安危,决心救她。
    奉圣夫人绑好头上的伤,审问宝珠。她暗示宝珠可以将罪名安插给皇后,宝珠了解她的心思,却不顺她的意,直接说穿奉圣夫人的目的,并拒绝陷害皇后娘娘。看着嚣张的宝珠,奉圣夫人命人用木板掌她的嘴,将宝珠惩罚的几次晕了过去。正罚着,皇后来拜见。奉圣夫人差人拒绝皇后的拜见。皇后急忙命人找到皇上。但是皇上并不在宫里,宫女只找来信王。此时,奉圣夫人还在逼宝珠将罪名诬陷给皇后。皇后赶来,担心奉圣夫人伤害宝珠,故意作戏让宫女掌宝珠的嘴,宝珠却误以为皇后也是一个恶毒之人。
    皇后将宝珠带回屋,让人喂她吃药,自己却晕倒了。皇上担心的赶回来,看到皇后羞涩的表情,才从御医的嘴里得知皇后是怀孕了,皇上高兴极了。
    宝珠偷跑出屋子想了解皇后的病情,皇上拦下她,告诉她皇后是有喜了。宝珠也很高兴。皇上最后提出,有事情请宝珠帮忙。[收回]

  • 第5集

    皇上将皇后怀孕的事情向众臣宣布,并下令了解皇后和国丈的需要,尽管赏赐。奉圣夫人,假意恭喜皇后,还为宝珠一事道歉。婉洛送上一个刺绣,皇上看到很喜欢。奉圣夫人和魏忠贤大有得逞的感觉。楚楚在旁边也窃喜,但是紧张的婉洛结巴了起来。这令奉圣夫人大为不满。
    魏忠贤汇报朝事,皇上却非常不满,告诉他将事情交给王安就好,不需要他操心,更是不允许任何人在这大喜之日谈朝政。
    宝珠被安排刷恭桶,皇上跑去逗她。嘲笑一番后离开,皇上吩咐身边的人...[详情]

    皇上将皇后怀孕的事情向众臣宣布,并下令了解皇后和国丈的需要,尽管赏赐。奉圣夫人,假意恭喜皇后,还为宝珠一事道歉。婉洛送上一个刺绣,皇上看到很喜欢。奉圣夫人和魏忠贤大有得逞的感觉。楚楚在旁边也窃喜,但是紧张的婉洛结巴了起来。这令奉圣夫人大为不满。
    魏忠贤汇报朝事,皇上却非常不满,告诉他将事情交给王安就好,不需要他操心,更是不允许任何人在这大喜之日谈朝政。
    宝珠被安排刷恭桶,皇上跑去逗她。嘲笑一番后离开,皇上吩咐身边的人,将宝珠安排到木工房,以方便自己逗她玩,还要安排楚楚帮自己将给皇儿的礼物准备好。
    皇上和宝珠都不服对方玩陀螺的技巧,两个人进行了一场比赛。结果,还是宝珠技高一筹。皇上赖皮的要宝珠擦好屋子里的所有木器。
    婉洛做了桂花糕,却不敢给皇上送去。楚楚鼓励着她大胆的前去。婉洛还在犹豫,有公公前来,宣楚楚到木工房。楚楚高兴的准备前去,还主动要求帮桂花糕送给皇上,婉洛委屈的答应了。楚楚来到木工房,看到有人在桌子下活动,误以为是皇上。看到是宝珠,她很生气。正好,皇上回来了,楚楚急忙献上桂花糕,说是自己新手准备的。楚楚自以为自己相比宝珠更有优势。
    魏忠贤和奉圣夫人商量着不能让皇后生下孩子。奉圣夫人觉得婉洛胆小无能,不能将事情向她透露太多。奉圣夫人另有语音。奉圣夫人来到婉洛屋里,让她给皇上献冰糖红梨。
    皇后正和皇上论诗,奉圣夫人出现了。随后,婉洛也出现,献上了冰糖红梨。奉圣夫人本来很高兴,不料婉洛在给皇上盛汤的时候溅到了皇上的身上,急忙下跪。但是皇上并不喜欢这样的卑微。皇后玩笑的说,女子在越是心爱的人面前越容易失措,看来此话不假。皇后还故意说要罚婉洛,命她去替皇上换衣。皇上本想挑逗婉洛,婉洛却依旧紧张,楚楚本来担心皇上宠爱婉洛,结果却得意的被皇上带走去木工房。
    木工房里,楚楚很得意。宝珠却依旧和皇上唱反调,还使得皇上扯破了裤子。皇上离开前命楚楚看好宝珠,楚楚更加得意了。
    皇上告诉魏忠贤,他将接替王安的职位。本以为能将王安踩在脚下的魏忠贤,并没有因为升官而感到高兴。
    奉圣夫人将自己借婉洛送去的冰糖红梨水给皇后下药,让她堕胎一事告诉给魏忠贤。这话被婉洛听到,她却不支持奉圣夫人的做法。她请求魏忠贤帮自己说话,劝说奉圣夫人此事做不得。然而魏忠贤却骂她懦弱。奉圣夫人更是威逼她去做。
    宝珠躲进佛堂,偷吃贡品。正巧碰到婉洛前来诉说心事。宝珠无意间发出声音,被婉洛发现。宝珠热心的询问她遇到什么事情感到心如刀绞。婉洛问她,如果有事对自己有利,却要伤害他人,是否该做。宝珠直言,损人利己之事,不能去做。
    婉洛正在烧掉奉圣夫人交给自己的堕胎药,却被前来的奉圣夫人发现。已经明白婉洛不能成事,奉圣夫人最后只好警告她,不要走漏半点风声。另一边,奉圣夫人已经另做了打算。
    奉圣夫人找来太医再给皇后诊脉。太医却说皇后的脉象有滑胎之迹。皇后很紧张,奉圣夫人却假意关心,说自己知道一个擅长推倒的张妈妈。皇后无心,相信了奉圣夫人。
    张妈妈正略施小计,想通过推拿让皇后的胎儿不保,不想被前来汇报事宜的王安看到,使得张妈妈不敢下手。皇后看过王安的礼单,表示自明立朝以来,最忌外戚掌权,觉得受礼太多,会陷皇上于不义。[收回]

明珠游龙片花(1个)

明珠游龙精彩对白

明珠游龙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明珠游龙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明珠游龙的短评

(7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全部7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