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巢看看

我看过的

一九四二Back to 19422012

剧情介绍

    一九四二年,因为一场旱灾,我的故乡河南,发生了吃的问题。与此同时,世界上还发生着这样一些事:斯大林格勒战役、甘地绝食、宋美龄访美和丘吉尔感冒。老东家叫范殿元。大灾之年,战争逼近,他赶着马车,马车上拉着粮食,粮食上坐着他一家人,也加入往陕西逃荒的人流。三个月后,到了潼关,车没了,马没了,车上的人也没了。这时老东家特别纠结,他带一家人出来逃荒是为了让人活,为什么到了陕西,人全没了?于是他决定不逃荒了,开始逆着逃荒的人流往回走。人流中喊:“大哥,怎么往回走哇?往回走就是个死。”老东家:“没想活着,就想死得离家近些。” 转过山坡,碰到一个同样失去亲人的小姑娘,正爬在死去的爹的身上哭。老东家上去劝小姑娘:“妮儿,别哭了,身子都凉了。”小姑娘说,她并不是哭她爹死,而是她认识的人都死了,剩下的人她都不认识了。一句话让老东家百感交集,老东家:“妮儿,叫我一声爷,咱爷俩就算认识了。”小姑娘仰起脸,喊了一声“爷”。老东家拉起小姑娘的手,往山坡下走去。漫山遍野,开满了桃花。十五年后,这个小姑娘成了俺娘。

影片评价

  《一九四二》北大研讨会:哀而不伤给人温暖

  12月9日,《一九四二》学术研讨会在北京大学影视戏剧研究中心举行,北京大学影视戏剧研究中心主任陈旭光、《电影艺术》杂志主编吴冠平、中国电影资料馆副馆长饶曙光、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长章柏青、中国电影评论学会秘书长张卫、北京电影学院文化系教授钟大丰、中央戏剧学院电影电视系员主任教授路海波、中国艺术研究院影视所副所长赵卫防、北京电影学院电影学系教授王海洲、中国传媒大学影视艺术学院导演表演系教授赵宁宇以及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陆绍阳就《一九四二》的历史意义和艺术价值进行了研讨。

  诸位专业人士一致认为《一九四二》将对中国电影历史产生深远影响,饶曙光说“《一九四二》在中国电影史上有标志性意义,只有我们的民族强大自信之后才能面对自己的灾难,这部电影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中华民族的精神成人礼。” 张卫形容《一九四二》为“一幅民间苦难史诗长卷”, 路海波认为“《一九四二》体现了中国电影艺术的良心和道德感,超越了中华民族的普适情感。” 钟大丰直接评价“《一九四二》可与《现代启示录》、《阿拉伯的劳伦斯》相提并论。”赵宁宇也肯定道“《一九四二》是电影艺术在改革开放三十年观念流变之后的成果的展现,也为未来登上新的台阶提供了非常好的样本。” 陈旭光则从多个方面肯定了《一九四二》的价值所在:“《一九四二》第一具有启蒙价值,是鲁迅精神的银幕传达。第二,它有这对个体感性生命生存权的尊重和悲悯,而文明的进程就是个体与整体的关系。第三,它塑造了集体意识,打造了公共记忆,善莫大焉。第四,题材的超越性,不是简单的战争片,抗日题材等能概括的,格局更加宏大。”

  而《一九四二》里真实又温暖的人性展现也成为了专家们津津乐道的话题。张卫认为“冯小刚拍这部电影具有杜甫式对民生的悲天悯人,也有屈原式的‘哀民生之多艰’的情怀。《一九四二》是对人在生存底线之下对人性和文化还能保持多少的拷问,幸运的是,导演还是力图保持着一些人性的温暖和人的尊严。” 章柏青则表示“这部电影虽然展示了民族性中比较不良的东西,但也展示了民族的坚定性,对困难的承受度,以及内在的力量,这些是民族发展的希望。具有温暖的色调。”路海波同样认为《一九四二》是一部温暖的电影,“《一九四二》没有悲观,而是相信人性的温暖,给人往前行进的力量,哀而不伤。”

幕后

  《一九四二》取材于1942年发生于河南的大饥荒,讲述的是中国人民的苦难,拥有特殊的政治环境和地域特征。但刘震云在写作原著小说时,也没忘介绍当时的世界背景:斯大林格勒战役、甘地绝食、宋美龄访美、丘吉尔感冒……两大影帝的加盟,势必会拓宽《一九四二》的叙事视角。随之而来的,是观众对《一九四二》产生的两大疑问。

  由导演冯小刚执导的国际性影片《一九四二》于2012年11月29日上映。

花絮

  1、本片的主题是“人”,是千千万万的最广大人民,他们是一切事物的根本,他们像大地和大海一样默默地决定着历史的走向。落实到人物身上,就是“俺娘是谁”,“她从哪里来”。

  2、本片是对民族顽强生命力的悲壮讴歌,逃荒的浩大人群孤立无援地在大地上涌动,灾难如山,压碎了无数生命,但是,在最艰难、最惨痛的时刻,人心中不灭的善、勇气和人性尊严愈发闪耀着眩目的光芒,人是卑微的,人也是高大的,他们在残酷的命运中镇静地存续着希望和梦想。影片结尾,失去了所有亲人的老东家,碰到一个失去所有亲人的小女孩,老东家认她当了孙女,他们成了亲人——当老东家拉起小女孩的手,沿着山路往故乡走时,这个民族生生不息的原动力,得到了最有力的阐释。接着是字幕:十五年后,这个小姑娘成了俺娘。

  3、在中国电影娱乐化倾向日益严重的情况下,本片严肃的主题,对历史的追问,对生命的尊重,对人性的关怀,构成一部极具社会责任感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