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12
  • 集数:30
  • 单集片长:45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片花

长白山下我的家剧情

电视剧《长白山下我的家》讲述1958年底,长白山大雪纷飞。山区邮电所所长李志浩意外殉职,这一噩耗几乎击垮了他即将临盆的妻子金贞淑。贞淑的父亲金仁俊和全家商量,将贞淑姐姐金明淑的小女儿朴顺玉送到了大山林中的顶子村。美丽的顺玉在艰苦的生活中和贞淑小姨建立了美好的情感,她的灵秀和善良给全家人带来欢乐。顺玉和李昌善爷爷一家欣喜地迎......[详细]

  • 相关视频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朴顺玉是长白山艺术学院的一名舞蹈老师,招生考试到了,从珲春来的朴丽美让朴顺玉想起年轻时候的自己,让她回想起许多年前那些曾经改变命运的故事,想起了点燃她艺术生命的舞蹈启蒙老师-她的小姨金贞淑,她是一个普通的朝鲜族妇女,也是一个了不起的民间舞蹈家,谁也没有想到,令朴顺玉走上艺术道路的原因却是来自小姨家里的一场变故。
    朴顺玉的爸爸朴述胜在上课时得知妹夫李志浩在送信件时因公殉职,李志浩在县邮电所工作,他是一个平凡的英雄,他的...[详情]

    朴顺玉是长白山艺术学院的一名舞蹈老师,招生考试到了,从珲春来的朴丽美让朴顺玉想起年轻时候的自己,让她回想起许多年前那些曾经改变命运的故事,想起了点燃她艺术生命的舞蹈启蒙老师-她的小姨金贞淑,她是一个普通的朝鲜族妇女,也是一个了不起的民间舞蹈家,谁也没有想到,令朴顺玉走上艺术道路的原因却是来自小姨家里的一场变故。
    朴顺玉的爸爸朴述胜在上课时得知妹夫李志浩在送信件时因公殉职,李志浩在县邮电所工作,他是一个平凡的英雄,他的妻子金贞淑已经怀孕并且快要生了,朴顺玉知道家里的情况后愿意去陪小姨,她还跟着小姨学跳舞,朴顺玉要带着书过去。金贞淑想起和李志浩在一起的快乐时光,她眼中不由自主地流下泪水。
    家人原本想让朴善玉去她小姨家,可姥爷最后还是让朴顺玉过去,金贞淑见到她爸带着家人过来后情绪很激动,他们劝她安心将孩子生下来,她的公婆也等着去照顾。朴顺玉姥爷见到亲家李昌善后向他问起李志浩生前的事情,他知道李志浩当兵转业后可以留在县机关,但由于李昌善的干预才去了邮电所工作。
    李昌善认为自己做的没错,金贞淑听到两的争吵后过去劝说,她劝她爸不要再提起伤心往事。朴顺玉留在了小姨家,她姥爷走之前告诉她要把笑脸留给别人,把泪水往肚子里咽,朴顺玉当时还不明白姥爷的心思,但在后来每当她遇到困难和痛苦的时候,她都会想起姥爷在耳边说过的话。金贞淑看到父亲离开时在朴顺玉耳边说过话,她向她问起时朴顺玉没有说。
    朴顺玉感觉到小姨有些孤单,还有些可怜,她不时地一旁安慰她。李昌善带着金贞淑去打猎,她到现在还清晰地记着李昌善姥爷眼里闪烁的泪花,虽然当时她猜对了他的提问,但其实她并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做,只是感觉李昌善姥爷和她姥爷是不同的人,朴顺玉懂得李昌善姥爷对大山的感情,他让她要做一个像大山一样坚韧不拔的人,这句话让朴顺玉终生铭记。[收回]

  • 第2集

    朴顺玉跟着李昌善姥爷学劈柴,她在小姨家生活的很开心,金贞淑公婆感觉朴顺玉不能一直在家里呆着,他们想让朴顺玉在这边上学,这让金贞淑松了一口气,每天去学校要走五里路,朴顺玉知道自己要去上学后很高兴,她写信给家人让他们放心,同学和老师都很喜欢她。李昌善在家里给朴顺玉做了跷跷板,她放学回家后开心地玩起来,在小姨家的生活给朴顺玉带来幸福和快乐。
    眼前要过年了,金贞淑的娘家人准备去看望她,金大叔让朴述胜和金明淑去,朴善玉想去时被...[详情]

    朴顺玉跟着李昌善姥爷学劈柴,她在小姨家生活的很开心,金贞淑公婆感觉朴顺玉不能一直在家里呆着,他们想让朴顺玉在这边上学,这让金贞淑松了一口气,每天去学校要走五里路,朴顺玉知道自己要去上学后很高兴,她写信给家人让他们放心,同学和老师都很喜欢她。李昌善在家里给朴顺玉做了跷跷板,她放学回家后开心地玩起来,在小姨家的生活给朴顺玉带来幸福和快乐。
    眼前要过年了,金贞淑的娘家人准备去看望她,金大叔让朴述胜和金明淑去,朴善玉想去时被她爸阻止。朴善玉找到光植哥,她想借他家的马车送一下爸妈,光植也想去看朴顺玉。光植放学后找他爸借马车,他爸明白了他的意思,光植想亲自赶马车过去,他爸同意了。金大叔找光植爸借生产队的马车,光植爸同意让光植赶马车过去,光植拿着家里的山货去商店换了百雀羚。
    朴顺玉放学后没有按照回去,这让金贞淑一家人很担心,眼看天色已黑,金贞淑和李昌善出去寻找朴顺玉,朴顺玉听到了金贞淑的喊叫声后跑过去,她去了林子里采榛子而忘了时间,她们都听到了林子里的狼叫声。朴顺玉回家后被金贞淑严厉地指责,金贞淑还动手打起她,朴顺玉有些委屈地哭了出来,李昌善将她带过去,她不想被送回去,她知道自己错了,朴顺玉去后山采榛子是给小姨吃的,她听说孕妇吃了榛子后小孩儿的眼睛会很亮,金贞淑听后抱着朴顺玉哭起来。
    朴顺玉写了检讨书念给金贞淑听,她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光植赶马车带着朴述胜和金明淑去看望朴顺玉,他从小跟他爸学的赶马车技术。朴顺玉看到他们来后很高兴地跑过去,到家后李昌善热情地招待了他们,朴顺玉被夸奖,她说起自己去树林里捡榛子的事情,那天吓坏了金淑贞和李昌善。光植将百雀羚送给朴顺玉,她看到后很高兴。金贞淑要生了,家人很着急,金植和朴顺玉跑过去将安大夫叫过来,产婆说金贞淑胎位不正,还晕倒过去,安大夫在屋外指挥着金贞淑生产,他得知孩子是侧着身子的,金贞淑在生孩子时想到了李志浩,她最终生下了一个男孩。
    李昌善抱着孙子在牛棚中大喊牛棚仔儿出来了。金贞淑为了生儿子差点儿死去,李昌善给他起名为永强。永强的出生让这个家有了久违的笑声,金贞淑也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了。李昌善见到战友韩基燮后兴奋地唱起歌来,回家后还抱出孙子永强给他看,韩基燮发现李永强身上起了疹子,他被送到公社卫生院,医生诊断后发现是麻疹,只因公社里没有麻疹疫苗,得麻疹的小孩儿越来越多,韩基燮让人去村子里挨家挨户地查看。[收回]

  • 第3集

    没有特效的西药,很难控制孩子们的高热和咳嗽。张永默发动大家的力量,去各家找治疗需要的中草药材。卫生所里,贞淑哭着把最后的一针青霉素让给其他孩子。由于贞淑紧张和精神紊乱,突然没有了奶水,她哭着给孩子道歉,在忙乱中泣不成声晕倒过去。
    李昌善径自来到大山里,面临孙儿生死未卜的时刻,感到巨大的崩溃之感。对着苍穹和大山,他祈祷:如果上天要夺走生命,愿意拿自己的性命换取孙儿幼小的生命。黑夜降临,自行车和马匹送来的药品及时运到,孩...[详情]

    没有特效的西药,很难控制孩子们的高热和咳嗽。张永默发动大家的力量,去各家找治疗需要的中草药材。卫生所里,贞淑哭着把最后的一针青霉素让给其他孩子。由于贞淑紧张和精神紊乱,突然没有了奶水,她哭着给孩子道歉,在忙乱中泣不成声晕倒过去。
    李昌善径自来到大山里,面临孙儿生死未卜的时刻,感到巨大的崩溃之感。对着苍穹和大山,他祈祷:如果上天要夺走生命,愿意拿自己的性命换取孙儿幼小的生命。黑夜降临,自行车和马匹送来的药品及时运到,孩子们都得救了。第二天清晨,永强终于退烧,脱离了危险,贞淑和明月妈妈、顺玉都挤在门口苦盼了整整一夜,他们喜极而泣。
    张永默受邀来到李家,接受全家人的感谢,贞淑郑重地按朝鲜族礼仪敬他一杯酒。张永默向李昌善讲述了自己的身世。夜里,李昌善动情地吹起箫,顺玉偷偷起来,跟贞淑小姨学习跳舞,两人在小院里跳得很投入。回到家的张永默医生,冲着窗台上一盆盛开的金达莱花痴痴地笑。
    黄松甸顶子村大队队部正在传达水稻种植会议的情况,准备扩大山区水稻的种植面积。山区代表讲述了金仁俊水稻种植的经验,提到是否可以请金仁俊来指导山区水稻种植,他看着李昌善的表情,原以为李昌善会表示出反对,没想到李昌善非常大度,认为完全可以。
    除了繁重的家务,贞淑还要起早贪黑参加社里的扫盲学习班,公公婆婆对她很是心疼。社里开展扫盲检查会,韩基燮州长亲自来视察社员的学习情况。由于疲劳,贞淑在课堂里打起了瞌睡。一位公社干部想赶紧唤她起来,被韩基燮制止。
    检查会结束,贞淑出门险些晕倒,张永默把她搀扶到卫生院,进行检查。张永默对贞淑的顽强感到钦佩,由不得萌生了一种情感。他借了一辆自行车,要推车送贞淑,被贞淑婉言谢绝了。望着贞淑的身影,张永默陷入沉思。[收回]

  • 第4集

    为了响应州里的统一部署,顶子村大队也开始如火如荼地建设水电站。在李昌善的带领下,家家妇女老幼齐上阵,贞淑的手不小心受伤,在旁边的张永默赶紧上前帮她包扎。石辘轳等几个年轻人怕出力跑到一边偷懒,受到了李昌善严厉的训斥。贞淑为了让李昌善消消气,赶紧递上了一碗水。
    水电站工地上休息,贞淑发现崔福蕊又受丈夫罗二炳的家暴,满身瘀伤。罗二炳好吃懒做,天天喝酒,崔福蕊将满肚子苦水倒给贞淑。张永默在工地上一直暗中关注着贞淑,这一切被李...[详情]

    为了响应州里的统一部署,顶子村大队也开始如火如荼地建设水电站。在李昌善的带领下,家家妇女老幼齐上阵,贞淑的手不小心受伤,在旁边的张永默赶紧上前帮她包扎。石辘轳等几个年轻人怕出力跑到一边偷懒,受到了李昌善严厉的训斥。贞淑为了让李昌善消消气,赶紧递上了一碗水。
    水电站工地上休息,贞淑发现崔福蕊又受丈夫罗二炳的家暴,满身瘀伤。罗二炳好吃懒做,天天喝酒,崔福蕊将满肚子苦水倒给贞淑。张永默在工地上一直暗中关注着贞淑,这一切被李昌善看在眼里。
    贞淑为了给崔福蕊两口子劝架,反被罗二炳冷言相加,倍受打击。面对醉汉的无礼,贞淑情急之下举起大棒,李昌善出现在院落外,非常生气。家里爆发了严重的战争,李昌善大发雷霆指责贞淑,认为她要故意破坏他在黄松甸顶子村的威信,指责她早已经忘了他是志浩的媳妇。
    尹明月和李昌善深夜商量着,收拾出几大包山货,让贞淑带顺玉回家探望海兰江的亲人。贞淑虽然有些意外,并不理解为什么公公婆婆会在此刻让她回家省亲,但也接受了老人们的一片心意。第二天一大早,贞淑抱着小永强,和顺玉坐上了奔向海兰江的马车。[收回]

  • 第5集

    全家人重逢,格外欣喜,崔顺子搂着顺玉激动地哭着,夸她是个小福星。朴胜述兴奋地向大家宣布家里是双喜临门,自己的诗歌《美人松》在《延边日报》发表了,这是他第一百次投稿后获得的第一次成功。全家人沉浸在重逢的喜悦和幸福之中,崔顺子拿出稻米,布置打糕。光植带着州里文化馆特派采风的杨彦文老师,加入到金家的欢庆宴席中,他背着手风琴,自弹自唱,在他的邀请和伴奏下,全家人舞了起来,贞淑极富内涵和情韵的舞蹈深深地感染了他。
    金仁俊面对女...[详情]

    全家人重逢,格外欣喜,崔顺子搂着顺玉激动地哭着,夸她是个小福星。朴胜述兴奋地向大家宣布家里是双喜临门,自己的诗歌《美人松》在《延边日报》发表了,这是他第一百次投稿后获得的第一次成功。全家人沉浸在重逢的喜悦和幸福之中,崔顺子拿出稻米,布置打糕。光植带着州里文化馆特派采风的杨彦文老师,加入到金家的欢庆宴席中,他背着手风琴,自弹自唱,在他的邀请和伴奏下,全家人舞了起来,贞淑极富内涵和情韵的舞蹈深深地感染了他。
    金仁俊面对女儿和外孙女的突然归来,总是觉得有些琢磨不透。深夜里,他发现顺玉身上有淤青,仔细地询问了她在顶子村的生活。
    深夜,金仁俊强忍愤怒,叫醒贞淑,和崔顺子一起与她长谈,历数了亲家李昌善的许多不是,劝说贞淑留在娘家,不要再去吃苦。贞淑反倒安慰自己的父亲,认为家里的状况已经开始有所好转,她必须留在公公婆婆身边照顾他们。为了不耽误孩子的前程,她还建议让顺玉继续留在海兰江上学。金仁俊说自己的女儿是“仁顺菩萨”,总喜欢把苦水灌在自己肚子里。
    在公社学校,为参加全州农民文艺会演的节目正在排练,顺玉的舞蹈赢得大家的喜欢。排练老师强烈希望顺玉把贞淑小姨请来,帮助把几个参演的舞蹈节目排好,让大家跟着贞淑学好舞蹈,顺玉满口答应。
    在杨彦文的帮助下,顺玉考入长白山艺校的舞蹈班,开始正规的朝鲜族舞蹈学习。艺校的排练室里,她遇到了严酷、苛刻的舞蹈专业教研室主任卢慧璇老师,第一堂课便因为没有穿规定的新舞衣而受到责备。
    深夜权光植偷家里的鸡蛋被父亲发现,几经盘问才交代是给顺玉存的鸡蛋,权泰铉教育儿子要发奋考上大学才是真正的出路。艺校的学习紧张而忙碌,顺玉和许钰英两人经常起早贪黑,除了完成学校规定的练习,还自己苦练基本功,卢慧璇远远地将这些看在眼里。[收回]

长白山下我的家片花(1个)

长白山下我的家精彩对白

长白山下我的家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长白山下我的家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长白山下我的家的短评

(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