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12
  • 集数:30
  • 单集片长:45分钟
  • 又名:北京爱情故事2三十而立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片花

三十而立剧情

三十岁临近 ﹐男主人公周乐天面临着严峻的人生考验——麻烦事一桩接着一桩﹐先是女友安如意的母亲突然“审查”﹐让他措手不及﹐刚刚成立一家文化公司﹐又遭遇不公平竞争而破产﹐父亲周洪涛突然去世﹐欠下债务… 为了给父亲还债﹐周乐天接下父亲的小水厂﹐从此周乐天开始了一个男孩到男人的艰难蜕变——在创......[详细]

  • 相关视频
  • 分集剧情
  • 影评短评
  • 第1集

    眼看着儿子周乐天要三十岁了,老工人周洪涛一心想着给儿子买套经济适用房,让周乐天赶紧结婚。
    周洪涛在经济适用房售楼处看好一处七十平米的小户型,售楼人员说经济适用房比商品房紧俏,没关系肯定拿不到指标,暗示周洪涛拿出三万块钱来打点关系,否则没戏。周洪涛一下子急了,岂有此理,他儿子本来就符合经济适用房的条件,再说三万块钱可不是小数目。周洪涛说看看再说,就离开了。
    歌舞剧院舞美设计周乐天正在剧场里合成一台舞剧,女友安如意就神色...[详情]

    眼看着儿子周乐天要三十岁了,老工人周洪涛一心想着给儿子买套经济适用房,让周乐天赶紧结婚。
    周洪涛在经济适用房售楼处看好一处七十平米的小户型,售楼人员说经济适用房比商品房紧俏,没关系肯定拿不到指标,暗示周洪涛拿出三万块钱来打点关系,否则没戏。周洪涛一下子急了,岂有此理,他儿子本来就符合经济适用房的条件,再说三万块钱可不是小数目。周洪涛说看看再说,就离开了。
    歌舞剧院舞美设计周乐天正在剧场里合成一台舞剧,女友安如意就神色慌张地赶来了。安如意接到母亲的电话,母亲已经在火车上了,明天一早就到北京,说白了“突然袭击”就是来“视察”周乐天。安母对安如意的恋爱要求很明确,一定要安如意找一个家庭条件好、事业有成的男人,一辈子过苦日子的她不希望重蹈她的覆辙。之前安如意为了安抚母亲,对母亲吹牛说周乐天已经买了房子、汽车,就等着结婚了。
    可安母明天就要来了,房子、汽车在哪儿呢?
    安如意要周乐天赶紧想办法借一处房子、一辆汽车,应付母亲的“考察”。周乐天觉得这是在骗人,觉得没必要“涂脂抹粉”,自信的他宁愿保持本色。可安如意清楚母亲希望见到的男友绝不是一穷二白的周乐天,只好连哄带吓,她告诫周乐天他现在不是小男生了,马上要到而立之年了,他的“三十而立”当务之急就是要在她母亲面前“立”住。
    事已至此,周乐天只好哥们儿总动员,叫来自己的好友许安波、张晓舟想辄。张晓舟在天昇私人会所做服务员,一位客人要出售一套高级公寓,就把房钥匙交给了张晓舟,要他带人看房。张晓舟答应把房子借开周乐天应急。安如意找到在广告公司工作的姚思洁借车,老板程健在外地出差,姚思洁答应明天一早把老板程健的车借给安逸如。
    晚上姚思洁晚上来到西餐厅和一位男士见面,这是母亲乔爱丽为她安排的相亲。姚思洁直言不讳,说自己没有相亲的愿望,但为了不驳母亲的面子才来见面。考虑到母亲肯定会跟他们的介绍人联系,她希望这位男士能配合一下,跟介绍人说双方都觉得不合适就可以。吃完饭,男人结账时忍不住说,觉得他俩很合适,建议试着交往一段时间。姚思洁一听,赶紧抢着把单买了,说要男人一定体谅自己,这顿饭就当她请客。
    母亲乔爱丽见姚思洁又无功而返十分不满,说这都是她通过朋友关系为她千挑万选出来的,有事业、有资产,问姚思洁究竟要个什么样的。说姚思洁都快三十岁了,这样下去以后小心嫁不出去!
    第二天一早,周乐天从姚思洁那里取了车,来不及去看一眼公寓所在的位置,就和安如意一起开车去火车站接安母。与此同时,许安波带着女友左玲一早就赶到公寓去收拾、打扫,遵照周乐天的要求,许安波把周乐天、安如意的几张合影镶进了相框挂在了墙上。
    毕竟不是自己的家,从来没来过,周乐天一进小区就转向了,带着安母在小区绕了一圈才找到公寓的楼号,上门开锁又遇到麻烦,进门连洗手间的位置都指错了,好在安如意在一边打掩护总算没有穿帮。可纸里包不住火,晚上安母刚要睡觉,房主回来取东西,房主也是一个女的,一进门竟然看见陌生人在家里顿时惊恐万分,等不及安母解释,就尖叫着叫来保安,把安母当贼扣了起来。
    安母被在小区物业。扣了三个小时,直到周乐天、张晓舟来了,才被放了出来。安母当晚只好住进了宾馆。
    骗局被戳穿,后果很严重。不管安如意如何为周乐天开脱,安母对周乐天的印象彻底完蛋了,觉得周乐天马上就而立之年了,不但一穷二白,做人还有问题。
    安母打定了主意,一定看看周乐天究竟是什么一个家庭条件,拒绝了周洪涛在饭店吃烤鸭的安排,直接去了周乐天家里,一看周乐天家竟然住在工厂家属院里,家里的陈设竟然还停留在八十年代,心里就彻底凉了。虽然安如意一再劝告母亲,不要当着周乐天父母的面再提之前发生的事,但安母还是没给周乐天留面子,把自己周乐天骗自己的事当面揭穿。
    周洪涛、严凤英顿时觉得在亲家面前颜面尽失。原本和谐的家长见面一下子变得尴尬之极。
    严凤英狠狠地数落周洪涛,觉得儿子都快三十了,早就该给儿子准备结婚的房子,儿子闹出笑话,他们当父母的也有责任。第二天一早,周洪涛赶到经济适用房销售处,找到之前那个要三万块钱的业务员,说愿意出那三万块钱了,可这期的经济适用房已经卖完,没指标了!回到家,严凤英又数落老伴,怪他没当机立断出那三万块钱。现在经济适用房买不了了,商品房价格是连想都敢想的。
    周洪涛乐观主义精神又上来了,发誓给儿子买一套房子,说没钱就攒,为了表决心,狠心戒了烟,连两块五一盒的“都宝”也不抽了。
    周洪涛心烦意乱,到厂里的老职工活动室打牌,遇到姚思洁的父亲姚家征。说还是姚家征有个女儿好,像他这种养儿子的,还要想着给儿子买房,要是女儿就不用这么麻烦。姚家征则感叹,女儿姚思洁现在还没男朋友,她妈都快急死了,感叹说,男孩女孩到了三十岁都是一道坎,都够当爸妈的喝一壶的。
    姚思洁吃过晚饭,就出门赶到机场接出差回来的程健。其实姚思洁早已心有所属,她爱上了她的老板程健。程健和妻子感情长期不和,妻子常年在国外,感情名存实亡。当年程健创业时曾得到过岳父的帮助,程健一直感念于岳父的恩情,这些年才没有离婚。
    华丽的西餐厅,场面有些郑重,程健拿出一条镶嵌着十克拉钻石的手链给姚思洁,姚思洁很失望,说她只想得到一枚戒指(结婚钻戒),不管多小的钻石她都愿意。她母亲现在整天想着给她介绍男朋友,问程健他什么时候离婚,她一个人快承受不了了。程健告诉她快了,等他妻子回国,他就离婚。
    安母一天也不想在北京呆下去,提出要带安如意辞职,带安如意回杭州,她已经看不出女儿留在北京的理由。安母告诉安如意,要么她出国学习她的服装设计,要么就回杭州找一个条件好的男人结婚。安如意坚决不答应,安母这才发现女儿留在北京就是为了周乐天,可安母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女儿爱上周乐天的现实。
    周乐天担任舞美设计的一台歌舞剧要上演了,这是周乐天第一次署名舞美设计的作品。安如意顿时觉得机会来了——这是一个在母亲面前挽回周乐天印象的好机会,她想让母亲知道,周乐天虽然暂时贫困,但在国家级剧院已经成为一名设计师,有着光辉灿烂的前程。安如意让周乐天要了票,陪母亲一起去看。
    儿子设计的作品要公演,周洪涛也觉得扬眉吐气,终于等到了儿子出息的这一天,就在老职工活动室宣传了一番。平时一分钱掰开花的周洪涛竟然自己掏钱买了票,带着过去的老工友们一起去看演出,见证儿子迈出重要的一步。
    演出结束,导演上台介绍主创人员,主创上台和演员一起谢幕,可叫到舞美设计的时候,周乐天激动地站起身,听到的名字却不是周乐天,而是周乐天的主任。周乐天顿时傻了,跑到剧场外看海报,设计的一栏的署名竟然又不是自己,明明是自己的设计,又被主任剥夺署名权,据为己有了。本来是想挽回面子,倒头来安母反而更觉得周乐天嘴里没一句实话,周乐天、安如意有嘴也说不清了。周乐天的父母更是尴尬之极,第二次在亲家面前丢了面子。[收回]

  • 第2集

    第二天,安母就心灰意冷地离开了北京,在火车站,安母放话,如果周乐天不尽快改变现状,她不会同意女儿跟他在一起。尤其要诚实,一个男人不诚实,就一无是处。
    周乐天来到剧院,越想越生气,按捺不住去找主任说理,主任不但不道歉反而训斥,要周乐天年纪轻轻不要这么功利,一定要耐得住寂寞,守得住清贫。周乐天顿时火了,说自己在剧院混这么多年就剩下寂寞和清贫了,大闹一场,拿出荧光笔把辞职报告写在办公室的大门上,说这是他为剧院做的最后一个设...[详情]

    第二天,安母就心灰意冷地离开了北京,在火车站,安母放话,如果周乐天不尽快改变现状,她不会同意女儿跟他在一起。尤其要诚实,一个男人不诚实,就一无是处。
    周乐天来到剧院,越想越生气,按捺不住去找主任说理,主任不但不道歉反而训斥,要周乐天年纪轻轻不要这么功利,一定要耐得住寂寞,守得住清贫。周乐天顿时火了,说自己在剧院混这么多年就剩下寂寞和清贫了,大闹一场,拿出荧光笔把辞职报告写在办公室的大门上,说这是他为剧院做的最后一个设计!
    办完辞职手续,周乐天赶到父亲所在工厂的浴池去洗澡,自己的两个朋友许安波和张晓舟早已等在了那里。其实周乐天并不打无准备之仗,半年前哥仨就开始张罗起一件大事,周乐天、许安波、张晓舟写了一份命名为《三十而立》的文化公司企划方案。
    许安波、张晓舟见周乐天辞职了,纷纷响应,许安波、张晓舟也决定辞职。
    周乐天租了一处房子,既然开公司,没一辆车也说不过去。周乐天买了一辆二手的QQ,也算是有车一族了。
    周乐天跟大家约定,不告诉父母,更不能不告诉女友。他们做梦都想给各自的女人一个惊喜!
    惊喜来得很快,周乐天凭借着出色的设计方案,在多家公司参予的竞标中,接下了为某医疗设备厂的器械展览会布展的生意。
    今天是签约的日子,周乐天一早出门,为了先占下展览馆的档期,他掏干了公司所有的钱先交了展览馆的定金,就开着小QQ带着许安波、张晓舟去医疗器械厂签约。一辆路虎汽车突然霸道地变线,小奥拓一下子顶在了路虎屁股上,小奥拓顿时熄了火,停在路上不动了。
    前面的路虎车竟然毫无知觉,扬长而去。
    路虎车的驾驶者是周乐天的大学同学袁杰,他来到医疗器械厂,敲开了老总办公室的大门进门就叫叔叔,说他也想做医疗器械厂布展的生意,而且是他爸爸的意思。老总立即给吴科长打电话,说他朋友的孩子也来投标,要吴科长先不要跟周乐天签约,本着精益求精的精神再组织一轮新的投标会,吴科长领会了老总的意图。等周乐天开着QQ赶来,得到的消息是暂缓签约,吴科长很惋惜,说要是早来一会合同就签了,现在恐怕夜长梦多了。听说三个年轻人已经交了展览馆订金,吴科长觉得他们冒失。
    医疗器械厂楼下,周乐遇到路虎车旁的袁杰,才知道刚才路上就是袁杰的路虎撞了自己的QQ。袁杰笑打趣周乐天,说老同学之间不但撞了车,生意还撞上了,说很不好意思。周乐天毫不示弱,说现在说不好意思有点早了,最后这生意谁做还不一定呢。
    安如意从服装公司下班,急着去工厂送通过的设计样品,出门就遇到了来找她的袁杰。大学时代,袁杰追求安如意,安如意却选择了家境条件远不如袁杰的周乐天。袁杰不甘心,一心想把安如意再夺回来。袁杰提出要安如意到他母亲那里工作,他的母亲经营着一家大的服装公司,说在大公司设计几件衣服就红了,在这么一个小公司什么时候能熬出来啊。安如意当然知道到了大公司,对她的事业有好处,但考虑到周乐天和袁杰的关系,就婉言谢绝了。袁杰说了周乐天辞职开公司,和他正在竞争一个布展项目,安如意顿时一下子有些紧张。[收回]

  • 第3集

    许安波、张晓舟都知道袁杰的背景,觉得麻烦来了,可周乐天仍旧自信满满,完善了自己的布置展览方案,又给吴科长送去。吴科长是个有同情心的小科员,不忍心看着周乐天白忙乎,暗示周乐天的布展方案他非常认可,已经很出色了,可他的大学同学袁杰背景很深,父亲是厅长,母亲是做服装生意,跟医疗公司老总有交情。面对即将到来的新的投标会,他担心周乐天没有机会。暗示周乐天这件事到此为止,知难而退。可知难而退不是周乐天的性格。更何况,袁杰和他还是...[详情]

    许安波、张晓舟都知道袁杰的背景,觉得麻烦来了,可周乐天仍旧自信满满,完善了自己的布置展览方案,又给吴科长送去。吴科长是个有同情心的小科员,不忍心看着周乐天白忙乎,暗示周乐天的布展方案他非常认可,已经很出色了,可他的大学同学袁杰背景很深,父亲是厅长,母亲是做服装生意,跟医疗公司老总有交情。面对即将到来的新的投标会,他担心周乐天没有机会。暗示周乐天这件事到此为止,知难而退。可知难而退不是周乐天的性格。更何况,袁杰和他还是情敌。为了创业,为了爱情,这次他都输不起!
    袁杰根本没把周乐天看在眼里,早以视医疗器械厂的合同为囊中之物,直接去展览馆订展位,被告知袁杰要的档期已经被周乐天订下了,就找到周乐天,要周乐天干脆把展览馆的档期退了让给他,说因为他要这个档期,所以这是周乐天唯一可以得到展览馆退款的机会,要不然到时候周乐天拿不到器械厂布展的合同,展览馆的十几万定金也退不回来就惨了。其实他也可以订别的展览馆,是看在同学的面子上,才愿意帮周乐天。
    张晓舟要周乐天退一步海阔天空,赶紧趁机退展览馆的定金,可周乐天被袁杰的傲慢激怒了,决定死磕到底。张晓舟想偷拿公章去退掉展览馆的订金,被周乐天发现,周乐天掏了心窝子,说他绝对不是因为和袁杰是情敌在赌气,他不会拿大家的利益开玩笑,他愿意拼一把,就是还愿意相信这个世界是美好的,这对他很重要,对朋友也很重要。
    张晓舟还犹豫,搬出公司章程,说大家都是股东,投票决议。最后时刻,许安波的小知识分子的浪漫与矜持占了上风,犹豫一番还是决定支持周乐天。
    袁杰又打来电话,周乐天说他不会退展览馆的档期。
    周乐天、袁杰正式交锋了。安如意很着急,大学同学聚会,安如意觉得这是周乐天和袁杰和解的机会,心思缜密的她要周乐天面对现实,做事就要遵循现实的逻辑,无论如何都跟袁杰谈谈,同学之间互惠互利不是丢人的事,没必要你死我活。周乐天说,这要看袁杰的态度。趁着敬酒的间隙,袁杰居高临下地告诉周乐天跟他竞争没意思,言外之意跟他竞争等于蚍蜉撼大树,说实在没活干了,他可以介绍一点别的给周乐天做,被自尊的周乐天一口回绝。
    周乐天告诉袁杰,他做的就是这个!
    安如意知道了这个消息,更为周乐天担忧。
    安如意打来电话,左玲才知道许安波辞职了跟周乐天在一起做公司。大学时代学习美术专业的许安波找不到工作,全靠着左玲父亲左文宣的老关系,他才在出版社当上了图片编辑。左玲觉得许安波冒失,怪许安波不跟自己商量就自作主张,但事已至此,她告诫许安波,这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习惯了做老师的左玲还给许安波买来了《马云创业史》、《王石——万科王国之路》一摞励志书籍,要他好好学习。
    许安波的压力更大了,要周乐天有什么绝活赶紧拿出来,他这次无论如何都不能输,否则没法跟左玲一家人交代。
    周乐天冥思苦想,终于拿出了杀手锏,他重新做了布展方案,重新计算了成本,按照这份方案,他的盈利为零。他坚信这种零利润的方案可以打动任何一家企业,没有哪家企业会拒绝别人白白来服务。哥三个找到吴科长,周乐天眼圈红了,说只要这件事交给他做,他不赚钱都认了——!他赌得就是这口气,他就是想看看凭借年轻人的奋斗,还能不能做成一件事!
    圆滑的吴科长觉得周乐天疯了,也同时被周乐天的激情打动了,说这么多年没见过像周乐天这样的热血青年了,表示豁出这张老脸帮小兄弟们一把,他去做老总的工作,凭着零利率的方案和原本就出类拔萃的设计,他相信周乐天会胜出,要周乐天回去等好消息。
    哥三个欢呼雀跃,提前庆祝了胜利。张晓舟喝多了,又背诵起《红与黑》的段落。为周乐天和许安波担忧的安如意和左玲也都松了一口气。
    周末,姚思洁请左玲和安如意吃饭,姚思洁对好友左玲、安如意没有秘密,左玲和安如意早就知道程健和姚思洁的关系,就带着她俩看程健和她的新房子。是一两百平米的复式住宅。左玲、安如意都为姚思洁高兴,觉得她和程健的感情终于要修成正果。
    吴科长终于打电话通知周乐天到医疗器械厂,周乐天兴高采烈地去了,得到的却不是好消息。吴科长很沮丧,说老总发话了,说零利率不是关键,器械厂不差钱,关键是布展的质量,言外之意根本不吃周乐天这一套。周乐天急了,要去见老总,被吴科长拦住,要周乐天别害了他这个老大哥。点明了周乐天现在这种方式不上路子,才华和实力已经不是关键,要让周乐天赶紧去找找关系。现在做事拼的是社会资源,社会资源就是生产力!胜败决胜在人脉!
    一说到社会资源,周乐天傻了,哥三个掰着手指头数他们的社会资源——他们的父亲不是工人,就是农民;电话本里不是同学就是老师。
    危机时刻,张晓舟站了出来,说自己在私人会所认识一个大哥,叫刘子山,过去是某名牌大学的博士,一个人开着几家公司,路子相当野,就带周乐天找到刘山。去之前,张晓舟特意交代,见到刘子山之后,都要听他张晓舟的安排。刘子山是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西装革履文质彬彬,说这事可以办,让周乐天做东,他攒个“局”介绍他们认识几个朋友,点名在王府井的王府世纪吃饭。
    可王府世纪一个包间的菜品最低也一万多。刘子山一下子带来了十几个人,介绍说都是各路英雄人物。在饭桌上,刘子山话说得不着边际。周乐天很反感,许安波也不知所措,好在张晓舟嘴甜地张罗,一个劲地陪酒才不至于冷场。
    周乐天、张晓舟、许安波掏空了口袋,一顿饭就花了两万多块块钱。折腾到半夜,刘子山还不尽兴,又张罗着去了夜总会,说吃饭只是热身,到了夜总会才算是切入正题,那才是谈事的地方。在夜总会的包间里,刘子山提出要找几个坐台的女孩陪他的朋友玩玩,让周乐天去安排一下。周乐天忍无可忍,一下子火了,跟刘子山吵了起来。
    刘子山觉得周乐天不上路子,自己在朋友前面也跌了面儿,拉下脸带着人走了。[收回]

  • 第4集

    得罪了刘子山,后果当然严重。
    第二天,哥三个绝望了。张晓舟劝周乐天去跟刘子山道歉,说大丈夫能屈能伸,为了创业要周乐天服个软,说刘子山是重要的社会资源。周乐天不答应,说刘子山不是社会资源,是社会垃圾!他豁出去不干,也不愿意跟这种人掺和。
    张晓舟找上门去,对刘子山说尽了好话,刘子山只是说周乐天这哥们三个,就觉得张晓舟还算上路子,但不再答应帮忙了。
    这条路子彻底断了。
    张晓舟见周乐天一筹莫展,觉得他和许安波的父亲都不在北京...[详情]

    得罪了刘子山,后果当然严重。
    第二天,哥三个绝望了。张晓舟劝周乐天去跟刘子山道歉,说大丈夫能屈能伸,为了创业要周乐天服个软,说刘子山是重要的社会资源。周乐天不答应,说刘子山不是社会资源,是社会垃圾!他豁出去不干,也不愿意跟这种人掺和。
    张晓舟找上门去,对刘子山说尽了好话,刘子山只是说周乐天这哥们三个,就觉得张晓舟还算上路子,但不再答应帮忙了。
    这条路子彻底断了。
    张晓舟见周乐天一筹莫展,觉得他和许安波的父亲都不在北京,就直接把周乐天的情况告诉了周乐天的父亲,希望还能起死回生。周乐天在事业单位工作,被周洪涛视为骄傲,他没想到兔崽子放着前途大好的工作不要,竟然辞职!
    周乐天一回家属院,周洪涛就生气地追打周乐天,被严凤英拦住。回到家,严凤英一针见血地点醒了丈夫,毕竟是儿子遭遇不公了,该是考验他这个老爸的时候了。看似袁杰和周乐天之间的竞争,其实是两个父亲之间的战斗,就是一场“拼爹”战争!周洪涛这才意识到,这次是儿子受欺负,顿时来了精神。他周洪涛曾经连续三年都是市级劳动模范,领受嘉奖时跟领导人握手的照片也挂了半面墙,连《人民日报》都刊登过他先进事迹,也是风云人物。周洪涛让周乐天把许安波、张晓舟请到家里吃饺子,几杯酒下肚,他自信地指着墙上的奖状告诉小崽子们,他去找找人,总会有一个主持公道的地方。周乐天不想让父亲插手,可也没有别的办法。许安波觉得遇到了救星,一下子觉得周乐天的父亲竟然这么伟大。
    周洪涛到退休家属院的职工人员活动室发动起自己所有的社会关系,打断了《咱们工人有力量》的合唱排练,问遍了厂里的老厂长、老书记,也没有哪家跟医疗器械公司有关系。姚家征也帮忙打听,反馈回来说过去曾经有关系的,现在也退休了,说话已经没有分量了。
    一群老伙计们热情似火地忙活了半天,都白忙乎了!姚家征说,周洪涛高估了自己的能量!时代变了——劳模带着红花风光的好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周洪涛慌了,严凤英要周洪涛直接找过去跟过的老首长。周乐天的父亲过去当兵时曾经在警卫连干过,曾经跟一位老首长当过勤务员,侍奉过老首长一家老小三年多时间。周洪涛很珍惜跟老首长的感情,老首长曾经说过,有什么难事尽管张口。这些年周洪涛遇到什么事都不忍心打扰过老首长。可这一次是为了儿子前途,他准备豁出老面子。
    老领导退休后就回老家济南休养去了,周洪涛来不及准备,买了几盒稻香村的点心就连夜坐火车赶到济南。秘书见周洪涛是来求办事的,收下点心又回赠了几盒高级茶叶,就推脱很忙,周洪涛再打电话,对方干脆不接了。世态炎凉,他这个老工人显然在人家心里没有了位置。他在省城住了两天,不但连人没见上,还把脚给崴了。去之前还雄赳赳的周洪涛灰溜溜地回来了。周乐天赶到火车站,从车上背下崴了脚的父亲。
    “拼爹”失败了!
    创业也宣告失败了!
    医疗器械厂跟袁杰顺利签约。展览馆不退还订金,周乐天公司一分钱也没有了,大家的心也散了,公司土崩瓦解!
    袁杰找到安如意,说他已经给了周乐天下台阶的机会,没想到他这么一根筋。直截了当要安如意和他在一起,安如意说不可能。袁杰自信地说,一切皆有可能,要安如意不要把大学时代选择周乐天的错误延续太久,现在谁高谁低,一目了然。安如意对袁杰没动心,却对周乐天惨败给袁杰感到失落、痛苦。
    周乐天退了公司租赁的房子,卖了桌椅板凳,坚持把剩下的钱分给张晓舟和安波。他觉得这次做事是他挑的头,有了损失也该他担着,很对不起朋友。说到这次失败的原因,许安波一针见血,就是“拼爹失败,一输全输”。[收回]

  • 第5集

    安如意逼着周乐天回过去的单位歌舞剧院,可周乐天觉得好马不吃回头草,坚决不答应。
    周乐天不甘心失败,拿着自己的企划案四处找投资,异想天开地幻想遇到伯乐,给他一笔启动资金,结果四处碰壁。安如意终于火了,觉得周乐天不面对现实,跟周乐天有了口角。
    安如意只好找到姚思洁,让她帮周乐天找一份工作,姚思洁答应要周乐天来程健的广告公司做广告创意。周一,无可奈何的周乐天灰溜溜地去广告公司上班了。
    自从没有帮助周乐天力挽狂澜,周洪涛仿佛...[详情]

    安如意逼着周乐天回过去的单位歌舞剧院,可周乐天觉得好马不吃回头草,坚决不答应。
    周乐天不甘心失败,拿着自己的企划案四处找投资,异想天开地幻想遇到伯乐,给他一笔启动资金,结果四处碰壁。安如意终于火了,觉得周乐天不面对现实,跟周乐天有了口角。
    安如意只好找到姚思洁,让她帮周乐天找一份工作,姚思洁答应要周乐天来程健的广告公司做广告创意。周一,无可奈何的周乐天灰溜溜地去广告公司上班了。
    自从没有帮助周乐天力挽狂澜,周洪涛仿佛一下就老了,把墙上的奖状和刊登他先进事迹的《人民日报》也摘了下来,要严凤英当垃圾给扔了,被周乐天拦住。
    为了准备老职工的会演,姚家征叫周洪涛到老职工活动室排练《咱们工人有力量》,周洪涛唱着几句,就流泪了,说工人有什么力量啊,眼看着儿子受欺负都帮不了忙。憨厚的姚家征拿出老党委书记的口气开导周洪涛,说他的人生观世界观有问题,不能这么一件小事就灰心失望。还是工人老穆给周洪涛出了主意,老穆的儿子也要结婚了,他就把房子让出来,自己在自行车棚边上搭了一个平房,就带着周洪涛去看,周洪涛大受启发。
    回到家,周洪涛说老穆都把房子让给儿子,他俩为什么不能呢。周洪涛决定卖掉老房子,先凑钱给周乐天把房子买了,好尽快让儿子有个房子结婚。他和严凤英商量,搬到他的小水厂凑活住就是了。严凤英支持周洪涛的决定,开始瞒着周乐天卖房子。
    许安波回到出版社说尽了好话,出版社也不答应再让他复职。左玲的父亲是某大学中文系教授,因为过去出书跟出版社的一位老社长有些来往,最终还是左玲让父亲左文宣出面说清,许安波才勉强回去。左玲一连几天不给许安波好脸色,责怪许安波好高骛远、不踏实。
    张晓舟接到家里电话,说老家农村出事了,说是母亲病了,要他赶紧回去帮忙处理。
    周乐天和许安波来送张晓舟,张晓舟向周乐天道歉说上次不该跟周乐天吵架,之前开公司的时候他心态很急,是因为他把那次创业当成了他最后留在北京的机会。说这次回去,他会在县里找一份工作就不回北京了。在北京混了这么多年,还是没有他的立足之地。他一辈都不会忘了北京,不会忘了周乐天和许安波这两个好朋友。
    火车站,周乐天、许安波看着远去的火车,哭了。
    周乐天没有从创业的阴影里走出来,工作中心浮气躁,总觉得有一肚子火气无处发泄。星期一上班,周乐天和姚思洁一起去给客户送创意,被客户批了一顿。广告客户刁钻刻薄,出言不逊,骂周乐天做的创意狗屁不是,周乐天顿时火了,姚思洁拦都拦不住,周乐天上去对客户就是一拳。
    这单生意自然黄了。程健看了周乐天的创意,不但没生气,反而有些喜欢周乐天,调侃周乐天说他自愧不如,这个广告客户刁难了他好几年,没想到是周乐天帮他出了口恶气。程健的宽容和大度,给周乐天留下深刻印象。
    直到周洪涛去跟买房人办理过户手续,才被周乐天发现,知道其中缘由的他顿时急了,说他不想“啃老”,可父母态度坚决地告诉周乐天,他眼看着就三十了,不给他买套房子看着他结婚,他们就不得安生。周乐天说“三十岁”是他自己的事,周洪涛反驳说,“三十“了就要成家立业,是全家的事!
    周乐天找到了买房人,好说歹说才把房子赎了回来。为了断了父母再卖房的念头,周乐天把周洪涛的房本没收了。
    周末,周乐天和许安波聚在一起,感叹三十岁实在太恐怖,不但成了自己的负担,竟然还成了父母的负担。
    周乐天决定先把父母从为他买房的负担中解放出来,跟安如意商量出国,再这样下去,他父母会为了给他买一套房子活活累死。他想离开一段时间,让父母眼不见心不烦——既然在国内一筹莫展,还不如到国外混两年,等翅膀硬了再回来。安如意觉得这是一个正确的决定,她也可以躲过母亲和袁杰的压力,就举双手赞成。
    周洪涛觉得周乐天出国是有出息的事,很支持。但电视上天天说房价,买房子的事却不敢放松了,周洪涛告诉老伴严凤英,儿子出国了也不等于给他这个老爸放假,还是要给儿子买下一套房子才踏实,周洪涛在水厂干得更卖力了。
    一大早,周洪涛赶到小水厂,见工人们在往三轮车上装水,他上去帮忙抱起一个水桶,突然一个跟头摔倒在地上,昏厥过去。工人们打电话叫来120,把老周送到医院。可谁会想到,刚到医院周洪涛竟然突发心肌梗塞,刚送进急救室就离开了人世。周乐天做梦也没想到,这么早他就失去了父亲。
    追悼会上,姚家征、老穆来了,周洪涛一辈子攒下的好人缘都来了,告别大厅里挤满了人。
    周乐天给父亲整理遗物,发现父亲的抽屉里都是一摞摞的房产广告,都是给周乐天看房子的时候拿回来的。周乐天看着这些房产广告,痛哭流涕。[收回]

三十而立片花(2个)

三十而立精彩对白

三十而立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三十而立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三十而立的短评

(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关注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