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份:2012
  • 集数:40
  • 单集片长:45分钟

全部展开全部收起

0.0

(0人评价)

片花
打分:6.6
写影评 写短评 收藏
播放源:

不是钱的事剧情

在一个东北小艺术团里,有唱二人转的,有演小品的,有练杂技的,因为节目单一票房不理想,艺术团从事业单位转变成企业,团员们的内心也发生巨大变化。从吃大锅饭到按本事吃饭,艺术团发生了一系列令人啼笑皆非的事,经过不断更新经营理念,把“观众需要“和“市场需求”放在首位后,最终转企成功,走向了全国的大舞台。

  • 相关视频
  • 分集剧情
  • 看点解读
  • 影评短评
  • 第1集

    鞭炮声中银岭市民间艺术团正式改制转企变为银岭市民间艺术演出公司,二队队长尤任友(老尤)匆忙赶到。副队长于戴宁在团长岳文博(岳团)门口焦急地等来老尤。老尤跟岳团理论,想要争取留下二队,岳团表示无能为力,此时一队队长郝军来找岳团。老尤抓住机会争取到演出,岳团答应暂时保留二队。
    一队音响师陈中贵,人称陈老抠,拿着生鸡蛋来小卖部找小芬煮。一队演员周媛媛知道自己被分流,一时愣住。二队演员王丹在家灌血肠,王丹老公刀哥劝王丹辞职。...[详情]

    鞭炮声中银岭市民间艺术团正式改制转企变为银岭市民间艺术演出公司,二队队长尤任友(老尤)匆忙赶到。副队长于戴宁在团长岳文博(岳团)门口焦急地等来老尤。老尤跟岳团理论,想要争取留下二队,岳团表示无能为力,此时一队队长郝军来找岳团。老尤抓住机会争取到演出,岳团答应暂时保留二队。
    一队音响师陈中贵,人称陈老抠,拿着生鸡蛋来小卖部找小芬煮。一队演员周媛媛知道自己被分流,一时愣住。二队演员王丹在家灌血肠,王丹老公刀哥劝王丹辞职。
    老尤和于戴宁商量分工找演员和音响师。此时二队没签分流合同的人只剩齐大鹏、翟小明、王丹和李莹莹。王丹接老尤电话,刀哥劝王丹辞职灌血肠,王丹不同意。齐大鹏在卖化妆品,没听到老尤的电话。老尤到商场请回齐大鹏。
    周媛媛找郝军理论,郝军让周媛媛去二队试试。周媛媛来找老尤想留在二队,被老尤拒绝。陈中贵来找郝军,郝军被陈中贵气着,决定分流陈中贵。李莹莹来找老尤辞职,老尤傻眼。
    此时老尤媳妇侯玉红得知被骗,从楼梯滚落摔伤。老尤匆忙赶往医院。老尤安慰侯玉红安心养病。
    第二天,于戴宁汇报还没找到音响师。单位食堂包经理女儿包晓玲在公园练唱,郝军表弟一队演员牛卫国来找包晓玲拿饭票,陈中贵也来找包晓玲,包晓玲高兴地跟陈中贵走了,不理牛卫国。老尤派文小宝请周媛媛回来,文小宝说错话被周媛媛骂走。
    于戴宁正在找音响师,于妈找到单位逼于戴宁相亲,于戴宁无奈之下谎称自己有男朋友。陈中贵来小卖部拿鸡蛋,于戴宁回身看到陈中贵,灵机一动,请陈中贵假装男朋友,陈中贵答应帮忙。翟小明正在某开业庆典演出,匆忙接电话,来找老尤,被老尤留在二队,文小宝进来说被周媛媛打回来,老尤又让翟小明去请周媛媛。陈中贵假装男朋友把于妈糊弄走。[收回]

  • 第2集

    陈中贵把打开的可乐打包带走。翟小明连吹牛带吹捧让周媛媛来二队。王丹来找老尤辞职回家帮忙,老尤答应派人去帮忙,把王丹留住。陈中贵打包的可乐把调音台浇坏。陈中贵来找于戴宁解决调音台,老尤听到后叫来于戴宁商量把陈中贵留住,于戴宁不同意,但被老尤说服。老尤承诺解决调音台把陈中贵拖住。
    岳团来给二队开会,告诉大家如果演出不成功还是要解散。陈中贵埋怨老尤让岳团误会自己来二队,老尤让陈中贵自己考虑是否来二队。翟小明找老尤说想要走,...[详情]

    陈中贵把打开的可乐打包带走。翟小明连吹牛带吹捧让周媛媛来二队。王丹来找老尤辞职回家帮忙,老尤答应派人去帮忙,把王丹留住。陈中贵打包的可乐把调音台浇坏。陈中贵来找于戴宁解决调音台,老尤听到后叫来于戴宁商量把陈中贵留住,于戴宁不同意,但被老尤说服。老尤承诺解决调音台把陈中贵拖住。
    岳团来给二队开会,告诉大家如果演出不成功还是要解散。陈中贵埋怨老尤让岳团误会自己来二队,老尤让陈中贵自己考虑是否来二队。翟小明找老尤说想要走,被老尤装傻糊弄过去。牛卫国为了追于戴宁,和郝军说想去二队,郝军不同意。晚上,陈中贵拿吹风机修调音台,把调音台彻底修坏。
    第二天,文小宝在单位门口练嗓子,遇到王丹老公刀哥来找王丹,文小宝说错话让刀哥误会,刀哥进排练厅看见老尤指导王丹排练,动作眼神亲密,生气就走。王丹追出,二人吵架。陈中贵来找老尤,同意来二队。二队开会,于戴宁分配演出任务,齐大鹏被分为替补。齐大鹏不满做替补,跑回商场卖化妆品。牛卫国来找于戴宁,想要来二队,于戴宁不同意。老尤来到排练厅齐大鹏去卖化妆品,到商场把齐大鹏劝回。
    艺术团元老房举轩(房老)指导二队排练,发现二队排练小帽联唱。食堂包经理算账看到许多白条,都是包晓玲给陈中贵签的,包晓玲表示要追陈中贵。[收回]

  • 第3集

    侯玉红弟弟侯玉刚被媳妇黄凤英埋怨没工作。侯玉刚打电话让侯玉红抓紧跟老尤说办工作的事。老尤让文小宝去王丹家帮忙灌血肠,文小宝无奈答应。
    房老来到会议室搅乱开会,向岳团告状老尤排练小帽联唱的事,还唱了起来,岳团把房老哄走。周媛媛找翟小明、文小宝、王丹商量明天接私活被陈中贵听到。老尤通知二队明天去小剧场干活,周媛媛他们傻眼。陈中贵和包晓玲在食堂吃饭,包晓玲问陈中贵去二队的事。晚上,刀哥给王丹买花道歉,二人和好。
    第二天,老...[详情]

    侯玉红弟弟侯玉刚被媳妇黄凤英埋怨没工作。侯玉刚打电话让侯玉红抓紧跟老尤说办工作的事。老尤让文小宝去王丹家帮忙灌血肠,文小宝无奈答应。
    房老来到会议室搅乱开会,向岳团告状老尤排练小帽联唱的事,还唱了起来,岳团把房老哄走。周媛媛找翟小明、文小宝、王丹商量明天接私活被陈中贵听到。老尤通知二队明天去小剧场干活,周媛媛他们傻眼。陈中贵和包晓玲在食堂吃饭,包晓玲问陈中贵去二队的事。晚上,刀哥给王丹买花道歉,二人和好。
    第二天,老尤、于戴宁来到小剧场,发现有陈中贵一人,陈中贵暗示老尤,大家接私活。老尤给翟小明打电话,翟小明谎称在医院。老尤、于戴宁去商场抓人,周媛媛、翟小明正在演出,被抓个正着,文小宝看到老尤来了,没卸妆就慌忙跑掉。
    老尤开会大骂周媛媛、翟小明、文小宝,翟小明提出光排练不发开支的事。晚上回家侯玉红跟老尤说起侯玉刚工作的事,老尤趁侯玉红睡着偷走了存折。
    老尤给大家发钱,于戴宁识破钱是老尤自己垫的。文小宝在刀哥家灌血肠,十分委屈。陈中贵向老尤追问调音台的事,老尤推说等演出结束再说。牛卫国找陈中贵帮忙进二队。文小宝向老尤诉苦,翟小明出主意举报刀哥血肠加工点。三人去举报,工商局让留姓名,三人谁也没有说真名字。三人带路去刀哥家小区,刀哥血肠加工点被封。[收回]

  • 第4集

    老尤三人在一旁看着心里不是滋味。陈中贵去检测调音台,路遇于妈买许多大米正在路上发愁,陈中贵帮于妈打车把大米运回家并扛上楼。老尤来排练厅发现陈中贵不在,大家没法排练,老尤生气,认为是陈中贵故意不来,想让老尤修调音台。
    大家知道王丹家血肠店被封,都出主意,大家分析是有人举报,王丹说刀哥放话,找到举报的人就砍死他,文小宝吓坏,老尤劝王丹安心工作,血肠店的事有大家帮忙。侯玉刚向侯玉红借钱,侯玉红发现存折里少了钱。老尤吓唬陈中...[详情]

    老尤三人在一旁看着心里不是滋味。陈中贵去检测调音台,路遇于妈买许多大米正在路上发愁,陈中贵帮于妈打车把大米运回家并扛上楼。老尤来排练厅发现陈中贵不在,大家没法排练,老尤生气,认为是陈中贵故意不来,想让老尤修调音台。
    大家知道王丹家血肠店被封,都出主意,大家分析是有人举报,王丹说刀哥放话,找到举报的人就砍死他,文小宝吓坏,老尤劝王丹安心工作,血肠店的事有大家帮忙。侯玉刚向侯玉红借钱,侯玉红发现存折里少了钱。老尤吓唬陈中贵演出黄了就不给解决调音台。晚上侯玉红质问老尤存折的事,老尤谎称借给同事陈中贵。于妈告诉于戴宁陈中贵帮忙扛大米,于戴宁吃惊大笑,于妈劝于戴宁好好与陈中贵相处。
    老尤、翟小明、文小宝说举报的事,文小宝害怕想主动承认被老尤和翟小明制止。陈中贵找于戴宁要打车费5块钱,于戴宁本想请陈中贵吃饭表示感谢,听到陈中贵的话生气走掉。
    市委宣传部李部长来看演出,二队演出十分成功。演出结束,李部长上台与演员握手,老尤与李部长握手时低声说话让二队的人看见,并拍照留念,散场后周媛媛向老尤打听与李部长的关系,老尤故意说李部长是自己三舅。老尤回家喝酒,跟侯玉红吹牛。陈中贵到于戴宁家楼下,用计想要回打车费。[收回]

  • 第5集

    于戴宁识破陈中贵。
    老尤、于戴宁进岳团办公室,岳团说二队暂时保留,不给开支,一个月之内排出节目以观后效,不然还得解散。二队在排练,周媛媛进来八卦说岳团找老尤,二队队员纷纷猜测二队前景美好。
    老尤、于戴宁正在发愁,二队队员们进来问二队是否留下,老尤吹牛说二队保留了,戴宁逼老尤说二队不给开支的事,老尤却只说这个月不开支,大家发牢骚,散会后陈中贵找老尤说牛卫国进二队的事,老尤无语。
    大伙知道二队只是暂时保留不开支的事,去找...[详情]

    于戴宁识破陈中贵。
    老尤、于戴宁进岳团办公室,岳团说二队暂时保留,不给开支,一个月之内排出节目以观后效,不然还得解散。二队在排练,周媛媛进来八卦说岳团找老尤,二队队员纷纷猜测二队前景美好。
    老尤、于戴宁正在发愁,二队队员们进来问二队是否留下,老尤吹牛说二队保留了,戴宁逼老尤说二队不给开支的事,老尤却只说这个月不开支,大家发牢骚,散会后陈中贵找老尤说牛卫国进二队的事,老尤无语。
    大伙知道二队只是暂时保留不开支的事,去找老尤理论,翟小明和老尤打起来,众人正拉架,房老进来问怎么回事,大家谎说在排练节目,演给房老看,房老看后生气批评。
    老尤找岳团,岳团说团了给二队申请了一万元钱,老尤喜笑颜开。老尤正在分钱,二队队员去找老尤要钱走人,老尤把钱发给大家,大家拿到钱都不走了,老尤趁机说有一个演出,要大家研究节目,大家都答应。转眼在排练厅大家都不吱声,排不出节目,老尤发愁,队员又吵吵要解散。老尤和于戴宁商量排《顺水推舟》。
    大家来找岳团要分流,在岳团办公室等岳团,文小宝等人误把耗子药当成鱼食,把岳团的招财鱼药死,于戴宁接于妈电话,让请陈中贵来家吃饭,于戴宁听到岳团回来赶紧进屋报信,老尤让小宝出去买鱼,其他人稳住岳团。小宝买两条鲤鱼回来倒入鱼缸中,大家纷纷离去。[收回]

不是钱的事精彩对白

不是钱的事幕后花絮

  赵本山反串拈起兰花指 与之前本山传媒推出的电视剧不同的是,赵本山这次在《不是钱的事儿》中并不仅仅是客串,而是出演了一个戏份相对较重的角色——艺术团里负责节目审查的“房举轩”。此人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老艺术家,退休后被剧团返聘,他很保守,重视政策,讲究规矩,看不惯年轻人的新鲜玩意儿,经常在剧团里批评这个,指导那个。从播放的片花看,赵本山时不时拈起兰花指来个飞眼儿的样子非常搞笑。 说到自己塑造的这个角色,赵本山表示:“房举轩是一个唱旦角儿的老艺术家,所以有一些反串的戏,比较女性化。拍摄的时候,我一演,别人就绷不住乐。相信播出的时候,观众也能喜欢。” “奶奶腔”有突破 虽然是弟子挑大梁,但赵本山在该剧中戏份并不少,他出演银岭艺术团的节目总监房举轩,因演了一辈子旦角别号“小香水”,退休后被返聘,但思想极保守,看不惯年轻人,闲着没事儿在单位吹毛求疵。 发布会现场播放的15分钟片花来看,赵本山顶着瓜皮帽、戴着老花镜的造型以及“奶奶腔”的说话方式,再次颠覆以往形象。针对弟子看到师傅这个造型是否会笑场的问题,赵本山笑言“他们绷不住,我能绷住。”

不是钱的事影评短评

微博短评

不是钱的事短评

还可以输入140字

不是钱的事的短评

(9条) 我也要说两句
最新短评 热门短评

全部9

关注官方微博: